全站通知:

【从七罪开始攻略的约战.R】序(下)

阅读

  ·  

2020-10-30更新

  ·  

最新编辑:哈乌戴德·迪乌斯

阅读:

  

更新日期:2020-10-30

  

最新编辑:哈乌戴德·迪乌斯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约战精灵再临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哈乌戴德·迪乌斯
djdidbsuisq
抹茶小生trill



契约者您好,欢迎来到Fraxinus中心数据库,通过搜索“约战wiki”便找到Fraxinus数据库入口
Fraxinus数据库会向各位契约者提供有关约战的相关数据,但不限于游戏内~如果觉得有兴趣的话,可以将此Wiki分享给自己的好友啦~
资料信息签
莉莉子小框
除精灵约会攻略以外其余攻略均具有时效性!发布时间越晚越靠近当前版本的数据!攻略均为玩家所写,不代表官方立场!
本资料的贡献者:
   
资料上次更新时间:2020.03.17

“啊………”

从睡梦中自然的醒了过来,士道却莫名的感觉到悲伤

又做了那个梦吗?究竟是第几次了,梦中的孤独少女究竟是谁,为什么自己总是会脑海中浮现出她那寂寞的面孔

“呼~~”

长呼一口气,虽然非常的在意,但是就算那个星海中孤独少女真的存在,士道也不知道从何寻找而起,将注意力转移到其它地方

——“咣!”

房间门被打开的声音

“兄长大人,该起床了…………诶,已经起来了啊”

略显失望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士道转头看去

身穿着运动服,绑成一束的头发,还有左眼下的泪痣的蓝发女孩子,正是士道的妹妹——真那

“喲,早上好,真那”

“好啊,兄长,早饭已经准备好了,没什么事就快点下来吧”

真那招呼完后便把门给关上,远处传来啪塔啪塔的下楼声

“啊……..好想再回去睡个回笼觉呢”

士道随意用手按压睡乱的头发并打了个哈欠,但也只是想想而已,不动作快一点的话,刚才还是模范的温柔妹妹,下一秒就会暴走的成为凶悍母老虎呢

自己的这个妹妹对于日常行为规范异常的严格,一点点都不可爱!

整理下头发,洗漱完毕,下楼来到了饭厅

盛装着鸡蛋卷,牛奶,三明治,味噌汤的盘子和碗整齐的摆放在桌子上,真那一边吃着一边看着电视上播放的画面。

雷打不动的每日早间新闻,是家里电视播放的固定环节

虽然自己吐槽过明明都还是未成年为什么要关注这种时事新闻,但是很不巧自己在家里的地位而言并没有话语权。

“——今日凌晨,天宫市近郊的——”
  “嗯?”
   听到自己从来都无视的电视新闻报导的内容后,士道挑起眉毛。
   理由很简单。因为播报员用清晰的声音说出耳熟能详的街道名称。
  “嗯?什么嘛,离这里很近呐。发生什么事情了?”
   从埋头下吃饭的头抬起来,眯着眼睛,将视线抛向电视画面。
   电视萤幕上映照出被破坏得乱七八糟的街景。
   建筑物与道路崩塌毁坏,化为一堆瓦砾。
   看到这副惨状,让人忍不住怀疑街道是不是曾经遭受陨石撞击或是敌军空袭?
   士道皱起眉头,就在叹气的同时,也说出了一句话:
  “啊啊……空间震吗?”
   他厌烦地摇了摇头。
   被称为「空间的地震”之广域振动现象。
   那是发生原因不明、没有固定发生时间、无法确认灾害规模的爆炸、震动、消失。以及其他诸多现象的总称。
   这种极为离奇怪异的现象就像是一只突然现身并且肆意破坏街道的大怪兽。
   这个现象被确认的时间大约是在三十年前。
   欧亚大陆的正中央——包括当时的苏联、中国、蒙古一带犹如被剖凿般一夜凭空消失。
   到了士道这个世代,即使不愿意也会在教科书上看见这些照片。
   地表的一切物体简直就像是被人完全铲除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死伤者大约有一亿五千万人。堪称人类史上前所未有的最大灾难。
   接着,往后有长达半年左右的时间,世界各地都有发生规模虽小、情况却极为类似的现象。
   在士道所能记住的范围内——大约就有五十例。
   发生的范围遍及地球上的各个大陆、北极、海上,甚至是小岛。
   当然,日本也不例外。
   欧亚大空灾的六个月后,犹如被橡皮擦擦拭过一般,从东京都南部到神奈川县北部一带全都变成了圆状焦土。
   没错——正是士道兄妹俩现在所居住的这块地区。
  “不过,我记得后来几乎没有再发生过了,为什么这种现象又开始增加了呢?”
  “撒,谁知道呢?兄长就算问我,我也没法回答你的呢,真那也不知道哦~”
   听到士道的发问,真那不以为然的得意说道
   没错。当那场南关东大空灾结束后,短时间内都没有再发现任何空间震。
   但是大约4年多前,再次开发的天宫市某个角落又发生了一起空间震,以此为开端,陆陆续续开始发生多起原因不明的奇怪现象。
   而且这些现象大部分都集中在——日本。
   当然,在这段空白的二十五年内,人类并非一事无成。
   以完成再次开发的地区为首,从三十年前开始,全国的地下避难所普及率正在急遽上升。
   此外,目前也能预先观测到空间震的徵兆,甚至于成立自卫队的灾害复兴部队等组织。
   那是为了前往灾区,以修复崩坏的设施与道路为目标所组成的部队——但是,他们的工作内容几乎只能用「魔法”来形容。
   因为他们能在最短时间内,将被破坏得乱七八糟的街道恢复原状。
   由于作业情形被视为最高机密,所以从来不曾对外公开。不过,每次只要看到原本崩坏的大楼在隔夜就被恢复原状的情景,都会让人觉得犹如观赏了一场魔术秀。
   但是,虽然街道可以被快速修复,不过这并没有减轻空间震所带来的威胁。

“总觉得发生在这一带的空间震异常地多呀?尤其是从今年开始。”

“是呢,兄长出门的时候要小心一点哦,特别是打工的时候千万别死在空间震中,不然真那连收尸给兄长办葬礼都做不到”

“………别一大早就诅咒你的哥哥死啊,我死的话谁来照顾你啊,玩笑开过了吧!”

真那用若无其事的语气说出不得了的话,让士道不得不吐槽起来

“诶?兄长不喜欢毒舌风格的妹妹吗?我的一个前辈说过,毒舌又口是心非的妹妹的妹属性会很高,非常更受哥哥的宠爱呢”

愣了一下,真那困惑的歪了下头

“不不不,我又不是抖M……..谁会喜欢被自己的妹妹毒舌挖苦啊!别乱接受奇怪的知识啊!!”

额头渗出着汗水,士道有些好奇起来,真那口中的那个前辈究竟是何许人也,隔三差五的教真那一些奇怪的知识,有机会的自己一定要跟她见个面让她停下这种行为。

“行吧,既然兄长不喜欢,我就恢复本来的风格好了”

“嗯~”

士道欣慰的点了点头,能够有那么懂事又听话的妹妹真的是省下了很多心力,虽然偶尔会化身母老虎的有点可怕就是了

“对了,兄长,今天咖啡厅的打工,你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突然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真那双手撑桌急迫的问了起来

“什么时候结束?不,今天我用去打工啊,店长说难得节日盛典,让我好好地陪女朋友”

“诶诶诶诶!!!!兄长交了女朋友了吗?!!什么时候?!谁?!我怎么一点都没听过啊!!!!”

过于惊讶双眼圆睁的真那,发出着不敢置信的喊声

“……….谁说我交了女朋友了,别那么激动,冷静点”

“那为什么店长说让你陪女朋友的?”

“嘛………那是误会啦,店长搞错了,误以为那位女孩子和我是情侣关系,但是实际上压根不是那样子的,但是直接的说清楚又会伤害那个女孩子,所以就一直没说呢”

想起打工咖啡厅的那微妙的人际关系,士道就头疼起来,不自主的不去想它了

“这样子啊,那么真那就放心了,我就说嘛,我的兄长怎么可能会有女朋友!”

为什么真那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这家伙该不会是兄控属性觉醒了吧,不对,真那特意的问这个问题,一定有什么预谋和目的,想到这里士道不由的留起了心眼

“你这话说的……….小学和初中的时候,我还是挺受女孩子欢迎的”

并没有吹嘘,士道只是陈述一个事实。也许是唯一的父亲很小的时候便失踪的原因,留下自己和真那两个人生活而有些早熟,总有人说自己言谈举止不像是小孩子,也许正是这一点吸引了同龄的女孩子吧。虽然那么说有些自恋,但是女孩子情书和礼物,自己以前可没少收到呢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就算兄长过去多么的有人气,现在也已经没有女孩子会喜欢你了吧,还一个个唯恐避你不及!”

真那笑嘻嘻的泼了个冷水说道

“这种东西……..根本无所谓啦”

被说到痛处,士道想反驳但是又无可辩驳,同样也是事实……….

这已经升级为灵异事件了——升上了高中后,和自己距离近的女孩子开始接连不断的遭遇到了厄运

每隔几日出门差点被车撞,走路时踩到香蕉皮滑倒,洗澡的时候水管爆裂,经常吃到过期食物,上交的作业和试卷离奇失踪,最可怕的还是会经常没有缘由的昏睡一整天。

没有寻找到任何的人为的痕迹,就算是是人为,也是【完美犯罪】!

然后,很快,坊间学校里开始流传起那么一则【谣言】——【接近一年级生的女孩子,就会遭受到不幸之神的缠身】

加上当事人的现身说法还有不信邪者的亲身体验到了不幸缠身后,这句话便好似【真理】一样的刻在了大家的认知之中,自然而然再也没有女孩子胆敢接近自己了。

也是托这个【谣言】的福,自己原本打工的料理店的代理店主(同年级)将自己解雇了,失业的自己被迫去一家咖啡厅打工,不过那也是后话了

“没办法,毕竟兄长被不幸之神给缠身了呢,除非真的喜欢到兄长到不顾一切的女孩子,不然一般的人还真的做不到冒着生命危险去待在兄长身边呢,不过那样子的女孩子非常的罕见呢,罕见到全世界都不一定有一个呢~~”

“真那你想说什么………”

看着真那狡黠的笑容,士道明白真那有什么想说的没说

“嘻嘻~”

眨了眨眼睛,真那小脸上浮现出着【来问我啊,尽情的问我啊】的笑容

“吃饱了!先走了,今天中午不回来吃饭”

士道将鸡蛋卷最后一口吞入嘴里后,干脆利落的站起来,朝着玄关口快步走去

“喂,等等啊,兄长,我还没完呢——”

“没兴趣!!!”

懒洋洋的甩下一句话后,士道已经走出门去了,留下真那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没想到兄长根本不上套,直接听都不听就出去了,这样子下去前辈拜托自己的事情可就没法完成了呢

真那有些慌张起来了,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一会儿后打通了

“………是真那吗?”

电话里,传来一阵平静而没有抑扬顿挫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