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七夕的礼物--燃珂琴里

阅读

  ·  

2020-10-30更新

  ·  

最新编辑:哈乌戴德·迪乌斯

阅读:

  

更新日期:2020-10-30

  

最新编辑:哈乌戴德·迪乌斯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约战精灵再临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哈乌戴德·迪乌斯

契约者您好,欢迎来到Fraxinus中心数据库,通过搜索“约战wiki”便找到Fraxinus数据库入口
Fraxinus数据库会向各位契约者提供有关约战的相关数据,但不限于游戏内~如果觉得有兴趣的话,可以将此Wiki分享给自己的好友啦~
资料信息签
莉莉子小框
除精灵约会攻略以外其余攻略均具有时效性!发布时间越晚越靠近当前版本的数据!攻略均为玩家所写,不代表官方立场!
本资料的贡献者:
   
资料上次更新时间:2018-05-16(必填,必须用-,必须填年份)



       “啊……下个星期……就是七夕节了吧……”在自己的房间中,一个小小的身影小声嘀咕着,“七夕节……要不要送四糸乃礼物呢……啊,但是向我这种人的礼物怎么可能会有人喜欢呢……但是即使是向我这种人……即使是这种人也想向女神在七夕节上献上自己亲手做的礼物啊!”
       在黑暗的房间的一角,七罪暗暗下定了决心。
       ……
       “话是这么说……这种东西真的送的出去吗……”七罪放下手中封不住棉絮的玩偶,回过头看了看身后破破烂烂的玩偶,不由的开始灰心丧气起来。
       “果然,向我这种人是做不好任何事情多的吗?我这种人,竟然还想试图给女神献上自己的礼物……这是,这是对女神的不敬,而且四糸乃也不会收下我这种人的礼物的吧……”
       就在七罪不断地散发着负面情绪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士道的声音也随之传来:“七罪,在吗?我能进来一下吗?”
        七罪身体一颤,回了声“来了”,跑到门口打开门,看向笑着站在门口的士道问道:“士,士道,你有什么事吗?”
       “啊,就是……那个,咳,七罪你最近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了吗?”一边说着,士道一边朝七罪的房间里望了望。
       七罪猛的一惊,发现士道在往自己的身后看去,急忙闪身出来,一把把门给关上。问道:“你,你你你,看什么呢!”
       士道收回视线,有些尴尬的绕了饶脸颊。虽然七罪的反应很快,但士道还是在一瞬间看见了房间里的一堆玩偶,想起几天后就是七夕节了,但是也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七罪不知道士道是否看到了房间里的玩偶,但凭直觉,她感觉士道好像察觉到了自己正在做的事,于是脸颊有些泛红的问道:“你,你怎么知道我遇到了不顺心的事?”
       听到这意料之中的疑问,士道微微撇开视线回答道:“嘛……就是最近看你一直愁眉苦脸的……”毕竟总不能说是琴里让我来的吧,士道在心中吐槽道。
      七罪有些疑惑的看着士道,显然有些怀疑,于是士道有些生硬的转移话题——“啊。话说七罪,刚刚我不小心好像看到你房间里有很多玩偶,你是在为马上到来的七夕节做礼物吗?”
       七罪身体微微一抖,低下头说道:“嘛……果然还是被发现了啊……啊啊,你肯定认为像我这种人做礼物什么的一定很恶心吧?更何况我连一个小小的玩偶都做不出来,做其他事情的时候也会搞砸。果然,我这种人活着就是……”
       看着面前仿佛浑身散发着黑暗气场的七罪,士道将手搭在七罪的肩膀上,坚定的说到:“七罪,你这么想是不对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每个人也会有自己擅长或是不擅长的事,你也一定有些属于你自己的价值所在,也有你自己上场的事,有除你之外没人能做得到的事。”
       “每个人不是天生就擅长什么,一切都是通过不断的努力才能达成的,玩偶也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做不好。做不好的事,就向那些能做的好的人学习,然后自己再不断的努力去实践,这样终有一天,你一定能做好这件事的!”
        “而且,这件礼物你是准备在七夕节上送给某个人的吧。礼物最重要的不是好不好看,不是贵重不贵重,而是你为了它努力了多少,是你是否为了做好它而倾尽了全力!最重要的,是那一份心意!”
       “唔……哼,哼,我才没有因为这么一点小困难就放弃呢,你说的我都明白!好啦好啦,我还很忙,士道你就先回去吧。”七罪稍稍抬起了一点头,偷偷瞄了一眼士道,打开门闪身进了房间。
       关上门,七罪靠在墙上,小声说道:“谢谢你,士道……”
       士道看着眼前关闭的房门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小声说道:“七罪,加油!”
        ……
       “唔……不过……有谁会做玩偶呢……”在不断的尝试后终于明白了单靠自己是做不出好的玩偶,七罪开始思考起了这个问题。
       “啊,不对,先不说有没有人会做,就算有,也没有人会教我的吧,毕竟像我这种人活着就是在浪费、污染空气……”在又散发了一段黑暗的气场后,身体又是一颤,闭上眼睛小声说道:“七罪,不能放弃。就算是这样的自己,四糸乃也愿意和我做朋友,就算是为了报答她的这份心意,我也一定要做出玩偶啊!”
       深吸一口气,小声的说着“去问问看别人吧,虽然是这样的我……”一边好像又重新散发着黑暗气场,一边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就在七罪苦恼着应该找谁时,一道充满活力的声音传了过来:“唔,啊,七罪!你在干什么呢?”
       七罪回过头,看见十香在不远处兴奋的向自己招着手。待十香走过来来后,说道:“十,十香,你会做玩偶吗?”七罪低下头,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不过十香显然还是听见了。
       十香歪了歪头,,有些疑惑的问道:“玩偶?七罪是要做玩偶吗?”看见面前的少女脸颊有些泛红的点了点头,十香有些丧气的说道:“对不起啊,七罪,我不会做玩偶……”
       “这,这样啊……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失望的意思,像我这种人……”“但是七罪你不用担心,我会帮你找到会做玩偶的人的!”就在七罪为自己的“不知天高地厚”道歉时,十香那充满活力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抬起头,发现十香又跑开了,在远处向自己大声喊道:“七罪,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的!”
       “……”七罪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什么话,在心里暗暗的道:我还是先会房间自己努力一下吧……
       刚回到房间拿起针和布准备开始时,门外又传来了敲门声。七罪忙放下手中的东西,跑过去打开了门,发现八舞两姐妹正一脸笑意的现在门外看着自己。
       “你,你们有,有什么事吗……”七罪的身体往门后缩了缩。
       耶俱矢双手叉腰“哼哼哼”的说道:“吾之奴仆哟,吾听闻汝正为玩偶之事而烦恼,那么就由吾来助你一臂之力!”
       “赞同。我和耶俱矢之前在比赛时比过玩偶制作和对别人的教导写两项,而且刚好我们在这两项上都打成了平手,所以我们也趁机再比一次。”站在耶俱矢旁边的的夕弦面无表情的说道。
       七罪的眼角颤了颤,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但是就这样拒绝会显得自己有些“不知好歹”。所以在内心的利弊权衡之下,只好先让她们进了自己的房间。
       “唔姆,七罪你还真是很努力啊!”进房间后,看见地上一堆的失败品,耶俱矢发表了自己的感叹。
       “赞同。七罪很努力,是乖孩子。”夕弦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耶俱矢转过头对七罪说道,“那么,现在就开始教学( teaching)吧!”
       七罪看着充满干劲的耶俱矢也小小的“哦~”了一声,在心中祈求着不要发生什么意外。
       结果,才开始没多久,问题就来了——“七罪,这里应该把线这样串进去……”“否定,这里应该先将这里封口。”“不对,这里应该先把表面缝上才是。”“否定。这里应该和这个意思缝才是对的。”“唔!夕弦!你这家伙,是故意在和我作对吗?”“鄙视。明明就是耶俱矢学艺不精。”“哼,那么要再比一次吗?”“赞同,那就重新再来一分高低吧。”……
       七罪抱着膝盖蜷缩在角落里看着耶俱矢和夕弦开始互相较量起来,叹了口气。
       默默地站起身,向将正在比划的八舞姐妹道了声谢谢后把她们推了出去。
       看着地上一些奇形怪状的玩偶,七罪拍了拍自己的脸,小声说道:“七罪,加油,不能放弃。”
       之后,美九、六喰、琴里、四糸乃、二亚好像都是因为十香的热情跑过来帮忙了。
       美九虽然会做玩偶,但是……但是她的骚扰实在是太烦了,所以在学到了一点东西以后就将她赶走了。四糸乃……怎么可能让她知道我在干什么嘛!在大家都走后,七罪深陷破烂玩偶丛中想着,其他人也都不会做玩偶……
       就在七罪真的准备放弃时,有传来了敲门的声音。“来了~”拖着长长的尾音,七罪慢吞吞的打开了房门,就看见折纸手上拿着针线站在门口。
       还没等七罪开口,折纸就抢先开口道:“我从别的某个无脑精灵那里听说了,正好我准备在七夕节那天送给士道布偶,所以我打算一边教你一边做布偶。”说完,便直接走进了七罪的房间。
       七罪还在想着折纸看到这一地的破烂玩偶会不会嘲笑自己,就看见折纸已经找了个空地坐下等着自己过来了。她不禁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有些脸红。
       ……
       七夕节那天,大家一起逛完了集市,聚集在餐桌前向着织女祈求着能拥有一身好手艺。
       七罪在大家都在闭眼祈求时偷偷的睁开了眼,从身后拿出自己这几天努力换来的成品。看向坐在自己旁边的四糸乃,深吸一口气,在四糸乃睁开眼的一瞬间,将礼物递向她,闭上眼喊道:“四,四糸乃,这,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礼物!虽然不太好看,而且是我这种人做的……”
       四糸乃微微睁大了眼睛,看向自己身前的那个小小的玩偶——那是一个兔子形状的玩偶,全身以蓝白色的布料为底外形很可爱,但是仔细看可以发现玩偶上面有着很多缝缝补补的痕迹,有一些布与布之间的衔接比较粗糙。但是,注意到七罪那满是缠着绷带的手指,四糸乃的眼泪不知不觉的落了下来。
        “啊,四糸乃,我错了,我不该拿这样一个丑陋的玩偶侮辱你的……我,我干脆去死好了……”看见四糸乃哭了起来,七罪瞬间就慌了起来。
       “七,七罪酱,谢谢,谢谢你为我做的,做的玩偶,我很,很喜欢的。”四糸奈双手和四糸乃的另一只手抱住兔子玩偶,四糸奈说道:“啊啦啊啦,七罪酱为四糸乃还真是上心啊~”
       “唔……四糸奈你不讨厌吗?”七罪看向抱住玩偶笑着哭的四糸乃问道。
        “怎么,怎么可能会,会讨厌,呢?这,这是七罪酱,用心,做出来的……我,是不会,讨厌,的……而,而且,我觉得,挺好,看的……”
       “哦~七罪,你还真是厉害啊!”“哼哼哼,看来我的教导还是不错啊!”“反驳,耶俱矢根本就没有教什么,只是在一味的添乱而已。”“呜呜呜……七罪酱,为什么没有我的那一份呢……美九姐姐好伤心啊……伤心欲绝,需要抱抱可爱的七罪酱才能好~”
        发现美九一脸仿佛流着口水般扑过来的样子,七罪吓得身体一抖,向着旁边躲去。
        看着餐桌上一片和谐的场景,士道不禁微微的笑了起来。
       “士道。”听见有人在叫自己,士道回过头看向望着自己的折纸,问道:“怎么了吗折纸?”
       折纸从身后拿出一个包装盒,将它递给了士道,说道:“给你的,七夕节的礼物。”
       “啊,对不起啊,我这边没有准备什么礼物……”士道有些不好意思的结果包装盒,道歉道。
        “没事,快打开吧。”折纸催促道。“啊,好的,我先问一下,这里面不会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听到士道的问题,折纸撇开眼睛回答道:“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士道咽下一口口水,一边有些颤抖着用手慢慢打开包装盒,一边在心里祈求着:千万不要是内衣内裤什么的……
        “啊!这,这是什么啊!!!!!”朝包装盒看了一眼的士道大叫一声,将包装盒扔给了折纸。
        “咦咦咦,达令你怎么了?”“是啊,士道你怎么了?”“士道先生……”
       有些疑惑的重精灵将目光投向抱着包装盒的折纸。折纸面无表情的将包装盒里的礼物拿了出来——“啊!七罪,四糸乃你们快闭上眼,你们不能看啊!”“啊,这,这是果体玩偶吗?还是折纸的?啊啊啊,折纸酱!我要我要!送给我吧!”
        看着眼前又吵闹起来的精灵们,士道又笑了起来,小声的说道:“大家要永远幸福快乐的在一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