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四糸乃date

阅读

  ·  

2020-10-30更新

  ·  

最新编辑:哈乌戴德·迪乌斯

阅读:

  

更新日期:2020-10-30

  

最新编辑:哈乌戴德·迪乌斯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约战精灵再临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哈乌戴德·迪乌斯



契约者您好,欢迎来到Fraxinus中心数据库,通过搜索“约战wiki”便找到Fraxinus数据库入口
Fraxinus数据库会向各位契约者提供有关约战的相关数据,但不限于游戏内~如果觉得有兴趣的话,可以将此Wiki分享给自己的好友啦~
资料信息签
莉莉子小框
除精灵约会攻略以外其余攻略均具有时效性!发布时间越晚越靠近当前版本的数据!攻略均为玩家所写,不代表官方立场!
本资料的贡献者:
   
资料上次更新时间:2018.10.25


[叮,叮,叮……]

考场外传来结束作答的铃声,“考试时间结束,请同学们停止作答。”

“呼~终于完了——各种意义上的....”

教室,士道像是全身力气被抽干一样瘫坐在椅子上。

“....感觉数学还行,国语....应该要挂科了——

....不过话说回来....十香去哪了?”

士道用眼睛的余光望向那个空空的位置,

"十香...."

士道轻吟道,

"嘛,去找找看吧。

毕竟平常时十香都会来找士道,这次一反常态不由得让人担心。

“....嗯——总感觉忘了一点事....到底是什么....”

士道自言自语地走着,但脚步又突然停下了。f

不对,正确来说是撞到了人而停下的

“啊,抱、抱歉....”

抬头看见的是穿着背心的如同职业摔跤手般魁梧的高大男性,以及围在他身边,有着世纪末装束的男人们。

“那,那个....”

士道的脸上开始冒出冷汗。

“....又有战士阵亡了?”

看来是没注意到士道,面前的男人们继续聊着天。

士道不由得松了口气,招惹到这种人可不好。

“啊——,差不多所有的战士都阵亡了,那个女王〈Queen〉,突然穿着来禅高中的校服出现了。”

“嗯——?”

不小心听到的对话引起了士道的注意。

“女王〈Queen〉也不可能全身而退吧,她真的是高中生吗?”

“查过她的名字了,好像是叫夜刀神十香来着。”

“——诶?”

一段时间后,

“嘛——姑且是问清了在哪里....”

士道来到豪华餐厅旁边。

先看到的是被掀倒在地的桌椅,以及魁梧的男人们尸横遍野的倒在特设舞台上的景象。

但真正夺走士道目光的却是在那舞台的中间。

穿着来禅高中校服少女坐在唯一一张没倒的桌子前,犹如夜色的长发像是在跟风嬉戏地飘舞着,水晶般的瞳孔凛然的睥睨着脚下的尸体们,手指像是等得有点不耐烦般敲打着桌子。

“十香——吗?”

士道有些疑惑地说道。

毕竟这个十香无论是气质,还是表情,都跟士道印象中的那个十香有点不同。

“喂!借过借过——”

“唔啊——!”

两个扛着担架的人从士道旁边跑过,担架上的男人断断续续地发出痛苦的呻吟。

“这到底是——”

舞台的后方,一名服务生穿着白色的礼服迈着端正的步伐缓步移动到十香的桌旁,将手上的圆形瓷盘放在桌上,然后又恭敬地低头退向后方。

没错,像是服务员上菜一般。

“....诶?”

从士道的喉咙里泄出了疑惑的声音。

“喂喂喂,这盘面的油明显放多了吧。”

旁边的男人惊恐的说道。

舞台上的十香绕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食物。

“嚯哦,油光闪闪的,激起我的食欲了呢,上菜慢的罪过我就不追问了。”

“是,是....”

这回反倒是服务员被吓到了,有些慌乱的退回到舞台后方。

十香拿起了筷子,但马上又放了下来,直接抓起盘子倒进嘴里,纤细的脖子微微的动了一下

“当——”

“下一份!”

十香将手上的空盘拍在桌子上,以凛然的气势喊到。

“来、来了——”

从舞台后方出来的服务员,手颤抖着将端上来的菜放到桌上,手忙脚乱的逃了回去,顺带一提,他的鼻子是用夹子夹住了的。

下一秒,莫名的恶臭从舞台上袭来。

“这,这个臭味是!”

“瑞典的鲱鱼罐头!”

“虽然说是鱼类食物,但没想到居然是这个!”

“不,仔细看!上面好像还有东西!那是鲔鱼酱!但这占比是怎么回事!9:1!”

周围的路人们纷纷惊呼。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士道捏着鼻子说道。

“诶,小伙子不懂吗?这是那边那个餐厅举行的活动啦”

“啊——?”

“说是吃完就全部免费,但如果停下来就要支付刚刚的所有餐费。”

“....诶?”

“上面那位小姑娘已经吃了13....哦不,14盘了”

话音刚落,十香已经吃完眼前的菜了。

“那‘战士’是指....”

“大胃战士(food fighter),因为人类最根源的欲求而产生的原罪『食』——不断追求其『量』的极限的战士们,就是那些躺着的。大概整个天宫市的大胃战士(food fighter)都败在这场活动上了。”

“....那大概还有多少盘啊。”

“主材部分大概还有....15盘吧。”

十香又吃完了一盘。

“肚子一点都没变啊....到底食物到哪里去了?话说餐盘是不是越来越大盘了?”

“....这个嘛....我也想问啊”

士道看着疑惑的路人尴尬地挠了挠脸颊。

还是有些担心啊,毕竟十香真的吃不完的话....她身上可不会有那么多的钱啊,而且十香....给人一种不同的感觉....

士道思索着拨通了电话。


『『『『幕间故事①

时间是士道放学一段时间后,在五河家旁边的精灵别墅里,四糸乃正抬头看着墙上的钟表。

“呐,四糸奈。”

“嗯?”

“士道桑还没回来....”

“咿呀——不必担心,士道桑可是四糸乃的英雄,英雄总是最后才登场的啊,按照士道桑的性格,肯定在准备什么惊喜吧~”

“嗯,嗯——”

四糸乃有些感伤似的低下头,四糸奈“哈——”地一声,

“四糸奈?”

“四糸乃呦,要不要去找一下士道桑呢?”

“但,但是....”

四糸乃犹豫了一下,又接着说了下去

“一个人出门....士道桑说过,不能那么做”

“所以说四糸乃真是太善良了啊,嘛,那就带上七罪吧。”

“七罪小姐....吗?”

“嗯——好好拜托她的话。”

然后,

“那,那个,就是这样....”

“拜托你了哦,七罪~”

“我我我我知道了!不、不用靠那么近啊——”

七罪的房间里,四糸乃正跨坐在七罪身上,脸贴的很近。

据说这是拜托人的最好方法。顺便一提,四糸奈在偷偷的笑着。

本来这个时候的七罪就是在睡觉的,察觉到异样才醒来过来。

想要笑就笑吧,整天都在睡觉没有目标和理想,女神大人还踏进这种垃圾的房间,对不起,我死掉好了。啊,死了的话四糸乃就不能出去了,不行,不行....话说这都是士道那家伙的错吧!女神大人的约会还会忘记?!四糸乃很担心的好吧!啊啊啊啊!女神大人好善良,体贴人心,好像跟她结婚。士道什么的还是拿鏖杀公砍掉好了。

“那,事不宜迟”

七罪略微整理一下仪容之后,跟着四糸乃出了公寓。

“但是,你们两个知道要去哪找吗?”

“诶....那、那个”

四糸奈的提醒四糸乃愣了一下,正在她犹豫期间,感觉手臂被轻轻地拉了一下

“那个,就从最有可能的去找吧....”

七罪红着脸将另一只手指向商业街。

“——算了,我果然应该回去在角落那里蹲着。”

七罪猛地转身,但又马上停住了,因为,其身后,是紧紧地握住她的手的四糸乃

“哦呀,七罪桑真可靠,这就是女性的直觉吗?”

“一起,去吧——”』』』』


“原来如此。”

“那么,资金问题就拜托你了,琴里”

“我这边倒是没什么,问题是你一个人应付的来吗?虽说十香现在的心情数值....开心?”

“嗯,没问题的,你们去忙你们的吧。”

说罢,士道挂断了通讯。

“哈——”地发出了略带叹息的声音,望着舞台上开始变得忙乱的景象。

“这一份是金牌烤鸡!”

“吃完了!”

“接下来是烤全羊!”

“下一份!”

“喂喂,是不是太过了一点....”

正如其所说的,食物是越来越大份。

但刚刚上去的烤全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吃掉。

“然后是是炭烤全牛!”

上了一份不得了的菜肴啊!

十香看了看占满了整个桌子的牛肉,缓缓地伸出了手。

忽的,餐桌上的炭烤全牛身上开始出现淡淡的缝隙,然后,肉片开始被剥离出来,只剩骨架留在上面。

十香将牛肉片悉数吃掉。

“还有吗?”

“结、结束了——这是,最后的甜点——以及奖品”

刚刚的服务员跪坐在地上,双眼含着泪水,像是进贡贡品一般将手上的东西往上托。

此时,仿佛一道光从十香的头顶照射下来,胜者冷漠地看着地上的败者,笼罩在胜利的光芒之中;而败者,只能流着眼泪,用阴暗衬托胜者,全场欢呼了起来。

十香“哼——”的拿出纸巾,擦拭了嘴角的油,拿起胜者的奖品,缓步走下舞台,强烈的威压感如王者君临。

没有错,十香不会给人这种感觉,这是跟有着十香的外貌和声音——但却不是十香的“某人”,士道曾经见过的“黑十香”。

“但是,为什么....”

十香像是注意到士道一般,将锐利的视线投了过来,迈步走了过来,粗暴的抓住士道的衣服,不顾士道发出“等、等等”的声音,将其就这么举了起来

“看来又是你这家伙啊,这次又是有什么目的!”

冷淡的语气加上危险的视线令士道冷汗直冒,表示投降般的举起双手

“那、那个,这种事换个地方说如何?”

士道无奈的说道。

『『『『幕间故事②

“那个女王〈Queen〉蛮行的嘛,居然只是个高中生吗?”

“下盘是什么?记得多加点油。”

“最后的那个大胃战士(food fighter)还差一点就完了,但是女王〈Queen〉的肚子居然还没变,食物都到哪去了?”

“....试试这个吧!”

“又是鲱鱼罐头吗?虽然有点阴险,但也只能这样了,女王〈Queen〉要是真的吃完我们就要亏本了。”

“啧....这味道还是一如既往。”

“......”

“喂喂喂!女王〈Queen〉她把那罐头吃下去了!怪物啊!”

“怎、怎么办!”

“不要慌!”

“我们辗转无数成城市,无数大胃战士(food fighter)想要挑战我们的活动证明自己。”

“但他们没有一个人成功过!这已经成为我们的荣誉了!”

“为了荣耀!”

“拼到底!”

你们打哪来的啊....

七罪心里如此想到。

没错,七罪她们此刻正在餐厅旁边,不对,准确来说应该是在餐厅的厨房旁边。

果不其然的凭着少女的直觉(四糸奈坚持要这么说的),成功的找到了士道,但为什么她们会在餐厅旁边,理由很简单。

在找到士道之后

“太...好了。士道桑....没出事”

“不、现在下定论还太早了!”

就是因为没有弄清男方为什么在外逗留那么久,女方才会被男方给抛弃,为了不让这种事情发生,必须必须弄清他在外面到底在干什么!无论是追问还是尾随亦或是请私家侦探!这些都是必要的!

七罪如此想到。

然后为了更好的观察,才把四糸乃拉到厨房的旁边,反正这里的人少....不是因为害怕靠近密集的人群才在远处观察的!绝对不是!

“那个是....十香小姐?”

“....还真是诶”

七罪也发现了舞台的中央散发着凛然气势的十香。

然后十香迈开步伐靠近了士道,并将其举了起来

“这个....不是十香吧....”

“啊,走了。”

“跟上去!』』』』”


“说!你的目的是什么!”

十香粗暴的将士道丢在地上,士道用手撑着才避免了脸部着地的结局,刚想起来

“谁允许你抬头了!”

异常冷漠的声音从头上传来

“是、是....”

“回答我的问题。”

“啊....就是....那个,要跟我约会....吗?”

直接切入主题,虽然不知道反转十香为什么会出现,但对所有精灵,士道只用做一件事。

与她们约会,令她们娇羞!

“....你这家伙,认真的吗?”

“啊,认认真真的!”

“哼,那好吧,看在刚刚已经尽兴的份上,稍稍陪你一下吧”

“啊、好,好的,那....那么要不要一起去吃黄豆....”

“锵——”地一声。

地面像是豆腐一样被切开,士道的几根头发飘在空中

“我我我、我知道了,换个地方换个地方.....对了,那里如何”

士道用眼睛的余光扫到一家店面,用手指向那里,十香饶有兴趣的看了一眼,迈开步子走向商店。

士道松了一口气,随即跟上,接着....

马上就后悔了。

店面里面陈列着的用品,多数都是,所谓的“成人用品”。

“十十十、十香,这里——就算了吧,我们换个地方吧。”

“哈?明明是你说要来这里的,你这家伙!在耍我吗?”

“不不不,只是,这里的东西太....”

“咔嚓——”

清脆的上锁声在士道的脖子上响起。

“耶耶耶耶——?!”

士道的脖子被外形像是狗项圈般的,带着金属质感的东西扣住了,而另一端,正被十香抓在手里。

十香心满意足的“嗯——”地点了点头,就这拖着士道走出了商店。

“等等!为什么偏偏选了这个啊——!!”

理所当然的,接下来的时间,士道一直套着这个东西陪着十香转了一圈。

“哈——饶了我吧”

被周围的人投以怪异的眼光,士道把萌生出的那股快感扼杀在摇篮之中。

“怎么了,这就不行了?切,真是扫兴。”

“我可不是神无月先生啊。”

“你在嘟嚷着什么?”

“没,没什么!”

士道慌乱的摆着手。

十香“哼——”的把士道扯了过来。

“——你看起来好像很不爽啊?”

“没、没有的事!”

“你们啊——到底在干什么啊——”

第三人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士道循声望去,瞪大了瞳孔

“七罪....四糸乃....”

站在那里的,正是跟随而来的七罪和四糸乃两人。

“呐,士道啊——”

“是、是?”

“....为什么你会跟十香在这里呢?”

散发着浓重的负面气息的七罪用着阴沉的声音说道。

“那,那个,七罪,没关系的....”

四糸乃在后面扯了扯七罪的衣服。

七罪猛地转身,一把抓住四糸乃的肩膀

“四糸乃是喜欢士道的吧!那就应该牢牢的抓住他!像他这种花心大萝卜很容易被来路不明的人给拐跑的!”

“咦?....那,那个....”

“喜欢的话就应该大声说出来!”

感觉接下里会变得越来越不妙,士道发出了弱弱的声音

“那、那个,七罪啊,其实....”

“闭嘴!你这个抖m变态!”

“抖m变态?!”

“你们无视我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呢!”

无形的威压以十香为中心发散开来。

“咕——!”

七罪最终确定了,这不是十香。

“约会还没完呢!你们给我闪一边去!”

庞大的黑色灵力从地面涌向七罪,但又马上被七罪发出的紫色光芒给抵消。

七罪手上拿着跟身材不符的大剑。

天使——鏖杀公。

身后就是四糸乃,所以不能闪避,但,刚刚,稍稍有那么一点,让七罪在意的地方。

“约会....?”

也就是说,士道是翘掉跟圣女四糸乃的约会而去跟其他的人约会了?

“给我分清楚主次啊!”

“所以说这是突发情况啦!”

“赝品的鏖杀公吗?无聊——!”

虽然有着跟本尊的相同力量,但十香还是认出了那是假货,黑光一般的斩击描绘着月牙般的轨迹朝着七罪的空档袭来。

“七罪——!”

四糸乃连忙挡在七罪前,用寒气筑起冰墙,但还是因为巨大的后坐力而跌倒在地上。

“四糸乃——!”

“你们给我住手啊——!”

士道挡在中间大喊道。

纠纷解决之后。

“情况我大概了解了,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琴里“啵”的把棒棒糖从嘴里抽出,看着用标准下跪姿势在道歉的士道,以及蹲在角落里仿佛失去了色彩的七罪,

“啊啊啊啊,都是因为我....因为我....因为我....”

“也不全是你的错啊,真是的,还不如找找补救方法呢,你这样....”

看着这个不停散发出负面能量的精灵,琴里叹了口气,转过头命令士道

“好了,你也快速度去换衣服”

“那个....十香怎么样了?”

“恢复正常了,还不是因为你逞强才会这样,给我专心应对晚上的约会啊”

“是是是。

。。。。。。”

“换好衣服了吗,士道”

“唔,附近是有祭典吗?”

士道身上穿着的是一件蓝色的男式和服,地点也换到了地上。

“这样就好了吗”

“这样就行了,笨蛋哥哥!”

“为什么要突然骂我啊。”

士道的声音里透露出一种无奈。

“士....士道桑”

声音在士道后面响起,士道转头望去,

“••••”

“怎,怎么了?”

“啊,那个,很适合你很哦,很可爱”

的确不假,四糸乃换上了和服,显得更加是如同小动物一般的可爱。

“唔!••••士道桑也是,很帅气”

“那么,走吧,开始我们的约会吧”

“嗯——”


『『『『幕间故事③

“这样就.......行了吗”

“这样就行了,你还要哭到什么时候啊!真是的!”』』』』

“士道桑,快跟上来啊”

“再不跟上来四糸乃就要被带走了哦”

“怎么可能让那种事情发生啊”。

士道向着四糸乃的方向跑去,

“喂喂,士道,重头戏准备开始了,现在听我指挥”

耳机里传来琴里的声音,这次是以防万一,琴里硬是让士道带上的。

“现在去到西边的空地上”

“那边有什么吗”

“别废话了,叫你去就去”

士道叹了口气,“四糸乃~~~~”

随后,士道与四糸乃来到了西面的空地,四糸乃望着没有人的空地

“这里怎么了吗?”

“呀~~~~士道君终于忍不住要犯罪了吗?”

“我怎么可能是那种人呢!”

士道话音未落,点点星光在空地上升起,是萤火虫,与此同时,原本的空地上一根根细芽破土而出,迅速成长成成熟的满天星。越来越多的满天星以士道和四糸乃为中心一点点出现,整个空地不一会就没有空位了。

“士,士道桑!”

“这是什么?!好厉害”

四糸乃和四糸奈惊讶的捂住了口

“这不是一般人干的到的吧,你做了什么?”

士道向琴里问道

“是七罪哦,那孩子现在还哭着呢。”,

“是吗....四糸乃,怎么样,喜欢吗?”

士道向四糸乃问道

“这个,是士道桑做的吗”,

“不错呢,干的漂亮,少年”

“哈哈,呐,四糸乃,对不起忘记了要和你约会的事”

“没事,我知道士道桑不是故意的”

“那能原谅七罪吗”

“七罪小姐只是为我着想而已,谢谢....能有这么好的一个朋友....”

“呜呜呜,女神啊~~~~”士道仿佛听到七罪的呻吟,

“士道,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哦,你那本自传小本子(黑历史)第四十一页,那个咒语还记得吗?”

耳机里传来了琴里的声音,

“唔!琴里你....”

“啊啦,不记得了?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吗?我记得是show....”

“停!!!!呼呼••••(喘气)你这家伙!难道....”

“你认为呢——”

“诶”地,士道无奈的叹了口气,转头看向四糸乃

“四糸乃,还有一个礼物,收好了哦”

“诶?”

士道指向天空,吐出那段被尘封的咒语

——“show me the flowers(显现我的花朵)”,

话音刚落,

“噗通,噗通~~~~”

天空中绽放了五彩缤纷的烟花,这一幕四糸乃看了个呆,

“四糸乃啊,虽然时间有点短,不过....喜欢吗”

四糸乃才渐渐的回过神来,脸一下子就红了,而显得更可爱,也许是烟花的原因吧,

“当然了,今天我很开心,四糸乃最喜欢和士道桑在一起了”

“那样就最好了....烟花怎么样?”

“很....漂亮”,

“是吗,四糸乃开心就好了。”

“沙沙~~~~”

草丛传来了响声。

“嗯?”,

两只兔子正以难看的步伐走近

【呜姆~~这个姿态很难走路啊】,

【啊,真是的,这也是没办法的啊,我的天使的能力就是这样的啊】,

【嗯姆,啊,到了,就是这里】,

“快看,那是兔子吗,是兔子吧。”

四糸奈的嘴一开一合地说道

【不好,被发现了!快走!】

【诶?等....噗唔】,

“撞一起了呢”

“撞一起了呢”

“没,没事吗?”

四糸乃抱起其中一个兔子,四糸乃和四糸奈摸着兔子的头,

【唔....女神大人,////////(窒息)】,

“怎么那只兔子好像快晕过去了呢”,

“啊,逃掉了”

“另一只也不见了,嗯?这是什么?”

在兔子躺过的地方有一个盒子,士道将其拿起来打开,

“这是!”

“是....蛋糕呢。”

“真是奇怪呢,为什么会有蛋糕在这呢,这蛋糕上还有黄豆粉”

——“约会快乐”

士道看到身边的一张纸条上写着歪歪扭扭的几个字,

“是那家餐厅活动的奖品哟,可以定制蛋糕,十香说要送给你们.”,

耳机传来琴里的声音

“十香还真是帮大忙了呢”

“嗯?十香酱怎么了?”

“啊,没什么,只是觉得这蛋糕好像是送给我们的呢”

“嗯?这样的吗?”

“到底是谁呢,嗤嗤嗤嗤”

四糸奈偷笑着,四糸乃不解的歪了歪头

“怎么了?”,

“啊,没什么,先吃蛋糕吧”

“四糸乃,啊~~~~”,

“啊,士道君,原本是我要喂的”,

然而四糸乃犹豫了一下,吃了进去,脸有点红,

“非常好吃呢”

“到我喂了!”。

四糸奈伸出它圆圆的手臂。

蛋糕带着刚出炉的热度,温暖着彼此的心。ED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