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游戏即将升级为重置版,本wiki即将进行大浮动改动!

重制版更新预告

三周年版本相关内容可点击此处查看

全站通知:

Date A Live 七夕Festival --纸鸢

阅读

  ·  

2020-01-21更新

  ·  

最新编辑:丘人头

阅读:

  

更新日期:2020-01-21

  

最新编辑:丘人头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约战精灵再临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契约者您好,欢迎来到Fraxinus中心数据库,通过搜索“约战wiki”便找到Fraxinus数据库入口
Fraxinus数据库会向各位契约者提供有关约战的相关数据,但不限于游戏内~如果觉得有兴趣的话,可以将此Wiki分享给自己的好友啦~
资料信息签
莉莉子小框
除精灵约会攻略以外其余攻略均具有时效性!发布时间越晚越靠近当前版本的数据!攻略均为玩家所写,不代表官方立场!
本资料的贡献者:
   
资料上次更新时间:2018.10.10


『... ...天帝无奈,只好允许牛郎织女每年七月七日在鹊桥上会面一次,喜鹊也会在身边。以后每年的七月七日牛郎织女都会见面了。』

“嘭!”

士道缓缓合上一本很厚的书,看向早已只剩轻微呼吸声的琴里。

明天好像就是七夕了啊,不知道牛郎和织女会不会在鹊桥相会呢?士道边想边轻轻把琴里身上的被子向上稍稍挪动,确认已经盖好无误以后,才如猫一般小心翼翼走出房间。

安顿好琴里后,士道才回到自己房间,准备结束这疲劳的一天。

『嗯?』

我明明没有没有把被子铺平啊,为什么被子是展开的?而且中间还有迷之凸起...难道...

『谁?现身吧!无需隐藏汝之身形!汝之一切皆为吾所知晓!』

不好...一不小心得意忘形了...话刚说出口,士道立马就后悔了,甚至想把上一秒的自己活活掐死。

『这是什么?抱枕?好大。』

掀开被子后,只有一个很大的等身抱枕静静躺在床上。

『这是...折纸?』

那抱枕上印着一个很大的穿着女仆装的折纸图案,仿佛真人一样盯着士道,真实到甚至能让人感觉到视线。虽然不知道哪来的,但总要先搬走再说。

『这抱枕...好重。』

虽然到不了搬不动的程度,但这抱枕差不多和一个普通人差不多重了吧?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累了一天的士道也不想再去费力气把抱枕搬走,而是放在床的一 边。

『就先这样吧,明天再说吧...』

自言自语之后,士道轻轻关了灯,屋里陷入一片寂静和些许黑暗,唯有窗外的月光仍然微亮,透过玻璃传来丝丝洁白的光芒。

... ... ... ...

也许是一分钟,也许是一小时,士道突然醒了,并不是因为想上厕所或是什么,而且他感觉到了身上莫名其妙出现的重量。

难道是鬼压床?这种事不可能发生吧!这可不是迷信社会啊喂!士道强制使自己冷静下来,悄悄睁开一只眼,并把它迷成一条缝。借着微弱的月光,士道看清了自 己身上的重物。

『折...折纸?!』

士道看到身上的人性物体,不由得叫出来。

『什么事?』

折纸若无其事地回应,似乎有异样的并不是她。

『那个,你在干什么?』

『不行吗?』

『我...我觉得...应该不行。』

士道虽然感觉这话好像在哪听到过,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微弱月光照耀下的折纸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银色的秀发映射着些许光芒,女孩子特有的体香 穿过士道的鼻孔,刺激着士道的嗅觉神经,几乎使士道失去招架之力。

『这样啊...』

折纸歪头想了想。

『那,作为交换...约会。』

『约会?明天吗?』

『嗯。』

『可以啊...但我还有一个疑问,你是怎么进来的?』

... ... ... ...

『真的需要这么早吗?』

刚吃完早饭,清脆的门铃声就响起了,外面的人似乎一直在看着他们,掐准了时间一样,不需要看,除了折纸应该不会有其他人了。士道赶紧回头随便说了个理由出去一趟,就被折纸拉走了。

商店街现在根本没有几个人,但街边早已挂上五颜六色的“短册”,这种习俗甚至在奈良时代便开始流行,一直至今,当然士道家中也是有一些的。 在士道在意短册的时候,折纸已经非常自然地牵起了士道的手,并紧紧握住。

『不用抓这么紧的,我又跑不掉。』

『这是恋人的权利。』

沉默了一会儿,士道先开口打破了尴尬的氛围。

『既然是七夕,那我们就去四天王寺吧,听说各个方面都很好。』

『嗯。』

... ... ... ...

虽然此时并不是人多的时间段,但这种地方人并不会少,虽然不到人山人海,也算随处可见三五群吧。

『那边人似乎比较多啊...』

『嗯,那边是七夕许愿树,可以在树下许下七夕愿望。』

折纸看了一眼,语气十分淡然道。

『类似于年初参拜那种吗?』

『嗯。』

『那我们去看看?』

『如果士道想去的话。』

到了以后才发现这里人确实多,密度明显要比其他地方高一些,显然说明这里还是比较吸引人的,许愿树也很别致,挂有密密麻麻的白色小灯。

『这些白色的小灯很漂亮啊。』

『这些小灯是寺庙人在这种时候特意挂上去的,是在模拟出一种天河的感觉。』

折纸在知识方面懂的还是特别多的,不管是哪方面的知识。

『折纸知道的好多啊。』

士道不禁赞叹,自己的知识储备恐怕远远不如折纸。

『到我们了,士道要许什么愿?』

折纸扭头看向士道。

『折纸呢?』

『可以和士道多生几个孩子。』

『等...』

折纸并没有压低声音,可能在她看来完全不需要压低声音。

在许愿树下的他们本就是众人的关注点,这一来他们彻底成了焦点。

但都来到树下了,总不能立马就走吧?就这样,士道在众人的目光下抱着自暴自弃的心情许了愿,而折纸则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出了四天王寺,太阳也差不多高照了。

『折纸,要不要去吃点东西?』

『嗯。』

『要吃点什么?』

『甲鱼怎么样?』

折纸几乎没有思考,甲鱼二字脱口而出。

『这个就算了吧...就普通一点怎么样?』

『只要士道觉得好就可以。』

... ... ... ...

『士道。』

『嗯?』

此时的士道和折纸早已在位置上坐好,等待菜肴的登场。

『我去下厕所。』

『嗯,等等,你要去哪?』

折纸刚站起来,就往厕所完全相反的方向走。

『厕所。』

『不不不,哪里是后厨吧?厕所应该在相反的一边吧?』

『士道只是被他们的障眼法欺骗了而已。』

虽然再用平淡的语气在说不平淡的话,但在折纸口中说出似乎是理所当然的,没有任何的违和感。

士道还能再说些什么呢,也就随她去了。

『感觉身体,有点热啊,这里应该是有空调的啊。』

饭吃到一半,士道感觉自己身体有些发热,逐渐有些不受控制。

昏昏沉沉中只听到了折纸结账的声音。

... ... ... ...

『折...纸?这里是?』

还有些迷糊的士道从床上坐起来环视四周。

『药效竟然这么快就过了...』

折纸显然没有料到士道会醒这么早。

『什么?』

『没什么,只是士道你太累了,在这旅馆休息而已。』

不得不说折纸唬人还是有一套的。

『我没事了,我们走吧。』

『嗯。』

... ... ... ...

从旅馆出来后,何去何从成了一个大问题。

『我们...去哪?』

『士道想去哪?』

折纸的回答速度总是很快。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那是什么?祭典?』

前面的一个类似祭典的地方映入士道眼帘。

『七夕祭。』

『那我们就过去看看吧。』

... ... ... ...

『和普通祭典区别不是很大嘛,歌舞表演多一些吧。』

下午的祭典人已经不少,虽然晚上还会更多,但也完全不影响人们的热情。

一直喧闹到晚上,离烟火大会也不远了,然而折纸似乎走了下神。

『五河...同学?』

折纸回过神后似乎变了个人,甚至连对士道的称呼也变了。

『嗯?』

不仅这样,折纸和士道握着的手还一直冒汗。

『没...没事!烟火马上要点燃了,快看天上吧!』

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什么,折纸脸色通红,说话还有些结结巴巴。

难道又出现了那种情况?算了,偶尔这样也不错。

“嘭!”

随着烟火的第一声响,第二,第三声也接连响起。

牛郎也织女也许已经在鹊桥相会了吧。在士道望着天上的烟火和那两颗星星出神的时候,折纸似乎决定什么一样。

『五...五河同学。』

『嗯?』

在士道还没反应的时候,折纸踮起脚尖,如同蜻蜓点水一般轻轻吻在士道侧脸上。

在士道还是发愣的时候,折纸的什么东西好像用光了一样,晕了过去。

... ... ... ...

『折纸?』

过了几分钟,折纸也慢慢恢复了意识。

『烟火大会完了吗?』

『马上了吧,还有,谢谢你,折纸。』

听到这句话,折纸本来不会有什么表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随后突然起身在士道另一边脸上快速吻了下去...

“嘭!”

此时,最后一个烟火飞上了天空,最后给世界带来短暂的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