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WIKI由呜呜kurumi申请于2020年01月20日创建,编辑权限开放
帮助 | 留言 | 收藏
全站通知:

伪欲

阅读

  ·  

2021-09-20更新

  ·  

最新编辑:水青虫凡

阅读:

  

更新日期:2021-09-20

  

最新编辑:水青虫凡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公主连结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水青虫凡

伪欲

百地希留耶6星.png


“对于我们人类本身而言,过去定义了我们,而我们依靠着过去定义着现在,再依靠着现在定义着未来。”

-伪欲

“正因为如此,我们对一切的事物的定义离不开我们被过去的‘记忆’所引导的认知,这种寄托于记忆上认知产生的意识,也就是某种意义上‘自我’或者是‘灵魂’的意义。”

炎热的阳光下,夏日的蝉鸣声中的椿丘市的公园里,一个有着麻花辫马尾长发的少女坐在公园的长凳上,手上的自动笔在她手上的笔记本上飞快的写着少女的自言自语。不一会后,飞快移动的笔顺着手的停顿一同停下,少女看向笔记本上的成果时,却只是叹了口气。

她在长椅上拖着略微鼓着的脸,微微皱眉的看向前方,一种不满正显现在她的脸上,但没人清楚少女的心情为何如此。

少女的前方,是另一个年纪与她相仿的女孩。

那个女孩的乌黑的头发中白色挑染使她格外的显眼,少女心化的黑猫发饰与偏向中性化的打扮加之她那似乎是桀骜不驯的野猫一般的神情。

这样的打扮似乎在哪里都是很容易引人瞩目的。更别说是这一幅面容姣好却又稚嫩的脸上带着的与这年纪有略微不符的气质的初中生女孩。

看见这个女孩的出现,带着笔记本的少女脸上的那种不满很快变成了一种欣喜,同样也带着一种忧愁。

“过往的女主角将会与过往的男主角一同,踏入虚幻的回忆中,带着被引导而出的情感,再一次睁开他们的双眼。”

少女的笔记本上,她的自动笔早已留下了她的自言自语。

“定义彼此的......诶~”

少女叹了口气,没有再写下去,她看着那个年纪与她相仿的女孩在夏日的蝉鸣中同样的自言自语着,只是那种言语的情绪会更加的激烈与悲伤。那个少女在悲愤的怒吼后,便沉默的坐到另一个长椅上,低着头,仿佛是在哭泣着。

“或许,她会更希望是愉快的故事么....虽说这样也是我的本意呢,但是....为什么呢?我却没有那个答案。”

她讲头仰天,将笔记本盖在脸上,遮挡着夏日那刺眼的阳光,继续着她自己的自言自语,然后闭上双眼。

少女的身旁经过了一个少年。

少年似乎没有注意到少女,或者是说,他的目光被那个有着稚嫩的却散发着异于常人的气质的初中生少女所吸引。

不过更多的原因是,他们是熟识的。

“小希留耶酱,怎么了?”

“谁啊?!”

带着怨气与哭腔的疑问声中,少女原本低着的头在少年的询问中抬了起来,她看见少年后便惊讶的睁大眼睛,双手急忙的拭去已经红了的双眼上的眼泪。

“是你啊.......别搞得我们好像很熟一样。”

被称为希留耶的少女看着少年脸上温柔的笑容,只是叹了口气,身上的那股原先的怒气虽仍在,但似乎是因为少年的到来而缓和了一些。

“你是叫佑树是吧,来这干嘛?”

被称为佑树的少年坐在少女的身旁,却也隔开了些位置。他面对少女的疑问,带着略微尴尬的笑容说到。

“那个......无聊啊。”

“反正你不一直都是像这样么。”

少女撇过眼看着佑树的微笑,自己却也好似忘记了自己刚刚的哭腔,窃笑了一下。即便她的内心中刚刚的愤怒与悲伤依旧,她却感觉到在这个人身旁,似乎可以抛开这些敞开心扉的去聊天。

“你哭了吗?发生什么了。”

佑树见到少女的表情缓和了一点后,才开始问起少女刚刚发生的事。

希留耶嘟着嘴,又将微微转过去的脸与双眼别了回来,似乎是因为佑树的提问她又一次被那种心情所影响。即便这样,她还是笑了笑,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耸耸肩。

“只是公园里几个小孩子抛沙子把沙子抛了过来,没什么的,没有哭啦,真的。”

“是吗,可脸颊上还有呢。”

希留耶感觉到感觉到了脸颊上被柔软的东西擦了一下,她转过头,看见佑树早已在她不知不觉中 ,靠近到她的身旁。少年手上的手帕轻轻的拭去她脸颊上残留的泪水,温柔的笑容却让少女愣了一会,她再一次急忙的别过脸。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的脸已经红热透了。

她随后从椅子上站起身,离开了佑树一段距离。

希留耶并不知道自己自己对刚刚发生的是抱有什么情感,只是胸口的剧烈悸动让她冷静不下来。

佑树脸上挂着的笑容中再一次带着尴尬的情感,意识到了似乎做错了什么。

“抱歉,一不留神就....”佑树将手帕收回,那是他用于应对各种意外而随身携带的东西。

但很快在思维上冷静下来的希留耶意识到自己才是该道歉的那一个。

“对不起.....是我刚刚反应太过激了,但谁叫你突然靠这么近啊!”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子,她的头低了下去,那双眼睛却依然窃望着佑树。

“不,我应该注意到这一点的。”佑树却依旧将刚刚的意外的责任归于自己。

希留耶叹了口气,带着依旧剧烈跳动的心,坐回了长椅上。

两人的位置反转了,这一次,希留耶在长椅上离佑树一开始的位置更远。

两人看着在公园的沙堆中抛着沙的小孩子,蝉鸣声中,夏日的耀眼的阳光让佑树意识到了什么。他看着少女在那孤独的身影,希留耶正支着脸,看见沙堆中孩子们玩乐的模样,内心之中所联想到的,似乎已经写在了脸上。

“小希留耶酱,你想不想去哪里呢?”佑树明白了发生的事情,他的善意驱使着他打算做些什么。

少女的目光从沙堆里的小孩子上移开,转向佑树。

“我想去哪你能带我去吗?”

她苦笑了一下,随后带着这份苦涩与不甘盯着佑树。

“该不会想把我带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去吧?”

“你到时候就会知道了。”佑树站起身,朝少女伸出手。

“什么呀,你要是带我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就等着兜着走吧。”

话虽如此说着,但少女的内心却和激烈跳动的心脏一般,剧烈之中带着某种期待。

那里是椿丘市的商业区一家商店前,也就是两人曾来过的服装店。

“你带再我来这里干什么?”凯留疑惑的问到。

“上次没能带够钱,不过现在你可以挑你喜欢的 我看看能不能付上吧。”佑树带着略微勉强的微笑,翻动着自己的钱包。

“你没能去成修学旅行吧,抱歉我不能帮上忙,我希望能把当初没能帮上的忙给帮上。”

希留耶这才意识到佑树已经猜出了原因。

少女为佑树的对于她而言是摸不着头脑的举措而感到震惊,但她也很快意识到对于面前这个自己似乎已经习以为常的“怪人”而言,或许不是什么去值得震惊的事。

“就是这样,整体一副老好人的样子.....”

希留耶心中却也带着抱怨般的情感,涌入她的脑海中,即便她清楚她没有任何权利去抱怨眼前这个温柔的少年半分,心中依旧带着这种宣泄性质的感情,但也夹杂着某种另类的,对于少女现在而言无法彻底领悟的......某种期待。

只是,她依旧不得不感慨于佑树的察言观色,还有那让她无法言述任何一种单纯的情绪的温柔。

“不用装老好人了,就算是你这样真的单纯的老好人,现在做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少女摆着“无所谓”的表情,带着她一直伪装在脸上的那种“不屑”,摇了摇头。

情绪在某种缘故的催化下却也在少女的认知的压抑下,在言语与眼神中继续透露着不满。却也一同带着她的那种期待,对于佑树的期待,即便是少女本身都没有意识到。

“抱歉。”

佑树也只能这样表达自己无能为力的遗憾。

“都说了不是你的错了,啊啊,算了。”

希留耶摸着橱窗,望着里面所展示的不同样式的女性泳装,成熟女性的性格风格还是少女的可爱风格,都映入了她的眼帘中。

那都是她所不能触及的,奢侈的东西,无论是在价格上,还是在一开始的可能性上,希留耶似乎只能成为那个隔着橱窗的少女。

心中是如此的火大,埋于心底的愤怒,憎恶一直都存留于她的脑海里。因为不断的激起了她的记忆,关于母亲的记忆,这些记忆中过往只给她带来了愤怒。

她在心里将这些记忆所带来的不快一直都归到自己的母亲上。

那个将自己的一切期望都强加到自己身上,霸道的控制着自己,几乎毁了自己的一切的女人。

她一直都想报复那个女人。

即便她没有能力对她母亲说“不”,也在内心里因为是她的母亲而让她在道德伦理上感到那种矛盾感。

少女依旧想报复她,只要她也能再一次体验到那一切被毁掉的感觉。

这些想法却也如同那份莫名的期待一样,清晰却也模糊。

“想好要哪一件了么?”

佑树的话语将少女的思绪拖回了眼前的一件件泳装上。

“你没必要将你的温柔给予到这种人上的,不仅我是没有必要值得你这么做的人,而且,现在也都没有意义了吧?更何况,我猜你的钱也........”

少女的目光被橱窗内的一件泳衣所吸引。

那件泳衣对于希留耶而言,既不会显得过于的成熟与性感,也不会像小孩子一样的过分可爱,介于这两者之间。

那件泳衣很适合她。

“那个...你有足够的钱吧?”

像是渴望糖果的小孩子一样,即便再怎么遮掩,少女脸上写满了她的想法。

“应该够的,毕竟我还是想帮上什么的。”

佑树与希留耶一起进入了服装店中,少女取出那一件她所中意的泳衣,搭在镜子前简略的看了看,除了气质上很符合外,在尺码上似乎也极为合身。

“我能,去试穿一下吗?

在得到了店员的许可后,少女像是得到了玩具的孩童一般,飞快的跑进了更衣室里。

佑树看着少女的样子,欣慰的笑了笑。

不一会,希留耶穿着那件泳衣,满脸通红的,手臂遮着胸口,慢慢的走到佑树的面前。

纤细又小小的身躯在泳装下显露无疑,14岁少女的那还未发育完成的身姿也隐约透露着女性的味道。但整体来看,却似一只小猫一样娇小。

红透了的脸上,那双眼睛微微瞥向佑树。

“怎....怎么样?”

佑树伸出大拇指,笑了笑。

“很适合你。”

佑树的反应对于希留耶而言意外的平淡,或是说,无论在表情上的反应,还是在语言上的反应,都对于少女心中所期望的而言有些落差。

“像只小猫一样可爱。”

不过在佑树又一次发表评论的时候,少女那本来就没有停止激烈跳动的心变得更加激烈。

“....哼,还算不错嘛。”

少女在期待什么呢?此时的她依旧不清楚。

希留耶看见镜子中的那个女孩脸上的笑容,那是她几乎没有见到过的笑容。

但心里那颗跳动的心,那份涌上心头的喜悦,却更加挑动着她的埋藏于心里那份对于母亲的憎恶。

“那个将自己的一切都强加给我的女人.....控制着我的一切的母亲...将我当成工具的女人........”那些内心的话语在她的脑海中越来越响。

镜子中的少女脸上仍是灿烂的笑容,希留耶的双眼中却也如同脸上的阴霾一般,被一层浑浊的灰暗所笼罩。

不一会后,当佑树前往前台去付款时,他意外的发现钱包的现金中夹着两张门票。

“椿丘市乐园水世界情侣票”

佑树才想起那是几天前他在乐园里帮忙时被工作人员赠送的门票,但他当时没有在意,只是直接放在了钱包中。

现在再找到这两份门票时,佑树看着那个站在镜子前凝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的少女,心中有了更多的想法。

希留耶换回了自己的衣服,但镜子中那个女孩灿烂的笑脸仍在。少女就这么望着镜子中的女孩,发着呆,镜子中的女孩手放在自己的胸前,感受着跃动的心脏。

“要是....”少女的心中深处涌起的那个模糊的想法也在这激烈的跳动中,笼上心头。或许她没意识到,自己双眼里的那种灰暗与镜子中的那个女孩的灿烂,却是如此的相似。

“小希留耶酱,这是你的衣服。”

佑树将装在袋子里的泳衣递给希留耶,他看着手里的两张票,想着怎么开口才能最好的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佑树依旧希望他能为这只小野猫做些什么,不求回报的,单纯的帮助。当然,在他看见少女那副几乎没有见到过的,灿烂的笑容后,少年的内心其实被触动了。

“啊,谢谢.....”

希留耶的思绪仍旧停留在了镜子里的那个少女上,像是幻象一般,镜子里的那个有着灿烂的笑容的女孩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挑动着少女内心里的想法,使其变得与那个仍然剧烈跃动的心脏一样。

少女发呆似的楞在了镜子前,她似乎听见了什么东西碎掉了。

“小希留耶酱?怎么了?”看见少女灿烂的笑容下暗藏的阴霾,佑树还是先担心起了她的状况。

“不,没事啦,真的谢谢啦。”

希留耶笑了笑。

“倒不如说,我该怎么回报你好呢,你再怎么老好人也不会白花钱吧?真是的,在我这种人身上明明没有任何回报的,老好人也不能滥好人啊。”

她没了先前的羞涩,直勾勾的盯着佑树,那双光明且锐利的双眼中却夹杂着与这灿烂的笑容截然相反的阴暗与迷离。

少女突然像只乖巧的猫咪一般,慢慢的靠近佑树,随后贴在他的身旁,脸也如此的靠近着他。

似乎再往前一走,两人间的唇便可轻易碰上。

“你究竟想要什么呢?佑树-先生。”

虽然少女似乎是刻意的行为与意外的用起了敬语让佑树察觉到了什么。

但对于佑树来说,他并没有在意这个。

“陪我一起去这里吧。”

保持着温柔的笑容的佑树递出了那两张门票。

少女接过了门票,看了看上面的内容,摆出了忧愁的面容。

“我今天下午还得去妈妈安排的补习班呢......不过呢.....”

少女再一次看向了镜子,随后又一次像一只睁大了眼睛猫一样直勾勾的盯着佑树。

“既然是佑树先生所要求的回报,似乎又不能拒绝呢。”

“小希留耶酱,如果你....”

少女的手指轻轻的靠在了佑树的嘴前,打断了他的话。

“像佑树先生这样的滥好人,其实一定想得到更多的回报的吧?像佑树这样的滥好人,也有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的吧?像你这样的滥好人,一定不介意再帮助我一次吧?”

希留耶的脸颊上再一次,流下了眼泪,颤抖着的声音下,渴望的双眼又在期待着什么?

“呐,一定会再帮助我的吧?无论我是怎么样的人,无论把我当成什么样的人,一定会需要我的吧?”

“小希留耶酱?”对于佑树而言少女突然的情绪转变让他有点束手无策。

周围的店员虽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他们也只是自己干着自己的事。

佑树见状,虽然他也对少女突然的情绪转变不知所以,他却也只好拉着少女的手,离开服装店。

希留耶紧紧的抓住佑树的手,甚至那份力气有点让佑树感到了疼痛,她紧贴在佑树的身旁,久久没有放开。

希留耶的内心感到了从所未有的满足与兴奋,甚至还有一种温暖。

“呐,带我去乐园吧。”

早已失去了光泽的双眼里面充满了渴求与欲望。

“只要你能帮我的话,我什么都会干的,我会回报你的,什么都可以的。”

心中的那份杂糅着的情感,那些记忆所给她带来的感觉,顺着那个挥之不去的女孩的灿烂的笑容一起,充斥在她的脑海中。

“只要你能彻底把我毁了的话,毁掉我母亲的希望的话......第一次是你的话,我不会后悔的...”

这句话还未说出口,少女便被佑树所拥抱住,那份温暖,却也在这夏日之中显得有些炽热了。

“我不知道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无论小希留耶酱是什么样的人,发生了什么,我都会帮忙的。”佑树除了说出发自内心的话语外,他便也只能给少女一个拥抱了。

少女感觉到了温暖,对于她剧烈跃动的心而言却是更加炽热。

“那就,再帮我一次吧。”

少女再一次投以渴求的眼神,这份眼神让佑树无法拒绝。

“带我去游乐园吧,母亲,补习班什么的都无所谓了。”

希留耶的心里,那份憎恶顺着心中对佑树的期待,渴求,还有那份自己都未曾发现的爱恋一起 ,达到了极点。

“在那里,将我毁掉吧,将母亲的梦想毁掉吧。”

少女的心中将自己的愿望,说了出来。

只是少女依旧不清楚,她的内心只是渴求那份作为“自我”所被认可的温暖,那份爱恋,仅此而已,只是这样的她已经显得有些病态与疯狂了。

前往椿丘市游乐园的路上,两人带着十分微妙的氛围一同无言的行走着。

希留耶紧紧的贴在佑树的身旁,抱紧了他的手臂。像是一只流浪的野猫变成了一只粘人的乖巧的小猫。

佑树试图说些什么,却又放弃了。

面对这种状况的佑树虽然多少猜出了什么,但他依旧没有头绪。

少女的目的-“她所祈求的帮助”是什么。

他或许知道少女在期待什么,而他能否给予这份期待回应,或许还是未知数。

纵使外面的壳是如此的炽热,内在的心仍是冰冷。

佑树喜欢少女的那份坚强,与坚强背后的那颗脆弱的心,这也是为什么他一直在这么关注着女孩,给予了她拥抱。

少女现在的反常让他担心。

那么喜欢着这个女孩的他就更应该做些什么。

夏日的椿丘市里不绝于耳的蝉鸣中,假期的游乐园里总是人流涌动。

少女在人流里紧拥着佑树的手臂,她看着那些与她几乎同龄的孩子聚在一起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然后将佑树的手臂抱的更紧了,时刻都不想有半点放松。佑树也只好顺着希留耶的需求,让她更加容易抱紧自己的手臂。

在到了椿丘市游乐园水世界的检票处,接过佑树递出的情侣票的检票员没有多看两人几眼便直接放他们进去了,或许是人多不方便,当然,也完全没有必要去对一目了然的事物多看几眼。

水世界里,佑树等着还在更换着泳装的希留耶,他少见的叹了口气,看着水中倒映着的自己的脸。

虽然水中的那个他也带着灿烂的微笑,但佑树清楚自己正在某种棘手的状况中,即便脸上不会展现出来这种忧愁。

“映射的一切不会完全为真实。”

突然,佑树感觉到背后的柔软,随后两支纤细手就这么搂住了佑树。

水中投映的那个少女,带着幸福且温柔的微笑贴在她身前的少年背上。

跃动的心也便这样转达给了佑树。

只是仍旧灰暗的双眼还是没有光明。

“没让你等太久吧?”

少女的声音顺着她微微的吐息声飘到佑树的耳边。

佑树回过头,少女那惟妙惟肖的身姿再一次展现在他面前,未发育完全的少女的身躯虽稚嫩,但少女的容貌在人群之中又可以鹤立鸡群一般,吸引他人的目光。

佑树并不拒绝这种感觉,或者说,他的喜好就是如此。

少女那裸露的肌肤就这么蹭在佑树身上,眼神之中带着一种妩媚。

希留耶此时的状态早已与佑树的认知之中的那个傲娇少女有着天壤之别,这也让佑树更加担心少女的状态-没了往常的那一副野猫般的爱摆架子的傲娇,而成为一种近乎病态般的“乖巧”与“亲近”。

这完全与他认知里的希留耶判若两人,原因为何,佑树这才感觉到后悔没有对希留耶有更多的了解,以至他仍旧没有关于这方面的头绪。

在这种反常的情况下,佑树思考着怎么做才好。

至少现在佑树可以想明白的是,少女的行为下既包含了对佑树的带有爱恋是期待外,也包含了其他的东西。

这些复杂的东西杂糅在一起,才成为了少女这种近乎病态的模样与异于往常的亲近行为,还有那种过激的想法与行为的欲望。

但对于佑树而言希留耶的这种想法与行为并不在一个合适的状况下。

只是他也在这种亲近行为下显得有些尴尬,作为一个男性,或许先前还未达到肌肤之亲时他还能忍受,但当佑树也确认了自己的心境后,少女的肌肤之亲就已经在挑战佑树的生理上与心理的极限了。

但是,理性压制住了他随及可能产生的生理反应,在公众环境下这些事情的发生一旦被注意到,佑树在椿丘市的学生生涯可能就会结束了,更重要的,是这会波及到希留耶。

“小希留耶酱,我们是不是考得太近了....”

佑树将少女搂住他的手臂轻轻拨开,他想要通过对话来吸引自己的注意,也希望通过此试图让希留耶恢复过来。

即便如此,少女还是像一只猫一样又贴回了他身旁。

“让我更加靠近你,这就是我想你帮助我的地方之一,难道不能吗?”猫一样的双眼盯着佑树,让佑树不敢直望着少女。

少女的话像是嘲讽佑树的先前的诺言一般,非常轻松的将佑树想先拉开距离的想法打了回去。而考虑到少女的精神状态,佑树又不好去辩驳什么。

椿丘市的游乐园的沸腾着的水世界下,却有两个人滴水未沾。

看着涌动的人群佑树才回想起他最开始的目的,

佑树突然有了新的想法,可以借此得到与少女真正的对话的机会。

“小希留耶酱,你会游泳吗?”

佑树突然的疑问让少女看向了泳池,她思索了一会,摇了摇头。

“不会。”

“想学吗?”

希留耶先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波涛的水池里的人们戏水的模样,随后她才注意到周围的人群的数量,身体颤抖了一下。

少女的双眼随后转向佑树,一如既往的直勾勾的盯着他。

“人很多,况且也没有什么意义吧。”

“有的,这样我就不必纠结突发状况下要先救谁了。”

虽说佑树的玩笑话,但少女脸上的表情写满了了她的不情愿。

“只需要你来就好了,你不是会帮助我吗?”

“如果我帮助要小希留耶酱的话,我觉得的确该索取点什么回报。”

佑树顺着恰到好处的对话说了下去。

“毕竟小希留耶酱也说过会给我回报的,那我做一些要求不过分吧?”

少女那双眼中再一次被渴求所占据,她期待着佑树的所想要的“回报”是她所想要的。

“那么,我来教会你怎么游泳吧,这就是我所想要的回报。”

虽然与她的期望完全相反,但出乎意料的回答也让希留耶不好去拒绝什么。

“那么.........抱紧我吧。”

带着微红的脸的少女同意了佑树的请求。

初入水池,清凉的触感便涌向少女,带着泳圈的少女在水流涌动的泳池中漂浮着。似乎是因为夏日之中,窜动的人群将水池搅动,整个泳池的水流很大。

如果是之前的话,希留耶可能会很慌张乱晃然后一头栽进水里,现在她却是可以依靠在宛如柱子一般的男性身旁,任凭水流汹涌中也不会被冲走。

即便是清凉的水中,佑树的体温却依旧是温暖的。

“试着去摆开这种姿势,慢慢的像划舟一样拨动水。”

佑树在少女浮在水面时不断的在一旁扶正少女的身姿,少女稚嫩的肌肤与苗条的身体的触感在佑树的接触下不断的刺激着他自己的神经。

面对这种状况,佑树的心情十分复杂,既是感到了肉体上的兴奋也同样带着理智上后悔,即便如此佑树还是保持着理智与身体上的正常,去纠正着希留耶在游泳中的姿势。

见到少女一开始还如蹒跚学步般将她所学到姿势进行着尝试,很快,在泳圈的协助下希留耶掌握了怎么在水中前进。

“佑树,我好像可以向前游动了呢。”

“可以嘛,没想到你可以学这么快,小希留耶酱。”

少女在佑树的夸奖下,再一次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少女的模样的细微的变化让佑树感到了希望,他虽然并不讨厌少女如今这副模样,但他也清楚,如今的少女仍旧如同瓷娃娃般易碎。

他所要的是那个坚强的希留耶。

“接下来,试着把泳圈摘下来,不依靠泳圈来漂浮,你可以抓着我。”

佑树牵着希留耶的手,看着少女尝试着不依靠泳圈来游动着。少女在没有泳圈后,面对涌动的水流开始显得有些慌乱,她刚所学会的动作也在实际尝试里变得混乱,很快少女就要一头栽进水里。

佑树接住了少女那纤细的腰,在她沉入水中之际抱住了她。

两个人的目光在一次对上了,面与面间的距离是如此的接近。希留耶渴求的双眼与她肌肤的柔软的触感不停的刺激着佑树。

佑树几乎压抑不住内心的理性那一条线后面涌上的情感,慢慢的将嘴唇靠近向少女。但是他还是停了下来,理智依旧压抑住了他的冲动。

虽然佑树不清楚他的尝试究竟有没有什么意义,但是他还是抱有希望,只要他还能做什么。

“再来一遍吧,我一直会在你身边的。”

“为什么?”

“因为我相信小希留耶酱可以的。”

佑树的言语不断的敲击着希留耶的心灵。

“相信我么......嗯。”

少女似乎找到了自信一般,重新在水中游动了起来,她试着摆动动作,在水中前进着。

望着不依靠泳圈而成功游动的自己,这一次,她成功了。

“你做到了,你可以的嘛,小希留耶酱。”

佑树发自内心的赞扬中,那份从所未有过的喜悦,被认可的欣喜让少女露出了真正的灿烂的笑容。

那一刻,希留耶再一次看见了思绪里那个女孩,她的灿烂的笑容在那如同镜子的水中展现着。

她再一次愣住了。

希留耶意识到,女孩那灿烂的笑容与自己的是多么的相似。

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却似乎又什么都没明白。

“.......”少女感觉到自己脸颊上有什么在流动,可下一刻涌动的池水将其一同带走了。

“小希留耶酱?怎么了。”

“佑树......”

佑树终于在少女的眼神中找到了一丝他所熟悉的感觉,笑了笑。

“我一直都在的哦。”

少女凭着学到的技术,游回了佑树身边,随后如一开始那样,抱住了少年的手臂。

“佑树.....我好像找到了什么,却又好像丢掉了什么。”

希留耶的眼神中依旧带着渴求的欲望与期待。

“不过,谢谢了。”

她抓住佑树的手,迟疑了一下,然后又一次像猫一般直勾勾的盯着佑树。

突然,少女松开手,将泳池的水泼向佑树,带着她这个年纪的少女该有的顽皮与纯真一起。

“一起来玩吧。”

只是,少女依旧没有等到一个答案,她的双眼里的阴霾犹在,这种没有答案的焦虑与那份复杂的情感一起,依然将少女锁在笼子中。

正午的太阳也随着时间的偏移来到了天空的边缘,带着橘红色的阳光一起,成为了夏日里夕阳的一部分。

夕阳的橘红色将整个世界都染成了这番颜色。

在水上世界玩了一整天的两人坐在高台上,看着脚下的人群渐渐变得稀少。

夕阳时刻的凉风呼呼的吹着两人,即便是在夏日之中,也会显得有些寒凉,而他们肌肤上的水滴却也使得这种寒凉更加的深入他们的感官之中。

只是少女一直在紧靠着少年,握着他的手,似乎这样就不必害怕这种寒凉感。

夕阳将两人的脸染成了通红。

夕阳之中的两人在这无言的相靠里犹豫着,思考着,他们间保持着微妙的平衡,虽是肌肤之亲,两人却依旧似隔了一面墙。

只是,先打破了这面墙的人,是少女。

“呐,谢谢你带我过来玩。”

“不用谢啦,本来我就有两张票用不到,而且你还耽误了好多东西呢。”

希留耶看着佑树,想继续说些什么,接着她又鼓足了勇气。

“我玩的很开心,真的,似乎我以前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

夕阳的阳光在那一刻,将希留耶的双眼照亮。带着少女那矛盾的情感一起,在这夕阳的余烬一起,进行着最后的燃烧。

少女的心已经平稳了下来。带着将要燃尽的火焰一起,被自己拥有着的自卑所压抑住。

“我说过,我会回报你的帮助的,无论我是怎么样的人,你都帮了我这么多,果然还是滥好人啊.....”

内心的冰冷在外壳的火焰将要燃尽之时,将会陷入黑暗之中。少女渴望着内心的光明与温暖,却也甘愿在黑暗之中彻底崩溃。

少女将最后的渴求投寄到少年身上。

“呐,佑树,再帮我一次吧,最后一次了,这也是我对你的回报。”

“抱住我,然后,把我毁掉吧。”

“我找到了我失去的东西了,但是,太迟了。”

“只要第一次是你,那我怎么样都不会后悔了,只要第一次是你,那以后会怎么样都无所谓了,因为在那之后我也不会是我自己了。”

“但是,内心好不情愿啊,不甘心啊,明明找到了,明白了,却又太迟了,为什么啊?”

少女抽泣着,一字一句的将自己内心的话全部都在颤抖之中坦白着。

“我,不希望成为报复我母亲的工具,我希望我就是我自己,我终于知道我是多么的喜欢你啊,但是我却又是这种人,配不上你的人。”

“正因为喜欢着你,所以一次就好......一次就好了.....”

“......帮帮我,佑树。”

话音刚落,少女的唇便被少年所夺走。

突然间有些强硬的动作让少女有些不知所措。

少年便这么抱住了少女,那是带着他的真情的拥抱。

他决定去回应少女的祈求。

“我也喜欢希留耶啊,我一直都会帮助你的啊,因为,我只需要的是,原来的那个你啊。”

少年的告白或许显得突然,却将少女心中的火焰再一次点燃,将寒冷与黑暗一同驱散而开。

希留耶的眼泪如雨点般泄下,她得到了答案。

“佑树......”两人在夕阳之下相拥在了一起。

夕阳的太阳也将要彻底落入黑幕之中。

“嗯,请慢走。”

水上世界的检票员在关门之前,看着从里面慌乱的跑出来的衣着较为混乱的两人,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随后低着头拿起了扫把,干起了自己的活。

傍晚时分的椿丘市的街道上,有一对情侣正手牵着,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呐,你说我回去该怎么办呢,今天都已经这么干了肯定会被妈妈骂死的。”

“不如你到我家去吧,刚好我家爸妈经常有事在忙呢,她们两个应该不在吧。”

“那我就去你家好了嘛。”

少女带着温柔而幸福的微笑,依靠在少年的身边。

“只要,你一直都在我身边就好了。”

两人望着将要降临的夜幕,天空中已经有几颗星星开始闪耀着光明。

“他们将带着这一切走下去,待至一切再一次走向终末之时。“

电灯下的长椅上那个带着笔记本的有着麻花辫的少女将盖在她脸上的笔记本取下,带着欣慰却也苦涩的笑容在她的笔记本上留下了这些字。

”即便,只是一段美好的记忆罢了。“

少女再一次将笔记本盖在了脸上,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闭上双眼。

”但是,答案会是什么呢?“

留下最后的”疑问“后,整个世界便被黑暗所彻底覆盖。

清晨的鸟鸣声中,猫耳少女凯留在兰德索尔的美食殿的公会小屋的沙发上伸了个懒腰。她看见那个年龄与她相近的龙族少女—雪菲,正在拿笔记本盖在脸上,躺着沙发呼呼大睡着。

凯留将少女落下的外套给她盖上了。

闻着从餐桌上传来的香味,凯留看见佑树与佩可一起正在准备着今日的早晨。

“早上好,佩可莉姆,还有你啊。”

“早上好,小凯留酱。”

在三人的交流声中,雪菲将盖在脸上的笔记本收走,看着如同往常一般活泼的美食殿。

“早上好,各位。”

美食殿的一天便也这么开始了。

雪夜猫头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