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WIKI由呜呜kurumi申请于2020年01月20日创建,编辑权限开放
帮助 | 留言 | 收藏
全站通知:

记忆灰烬

阅读

  ·  

2021-10-03更新

  ·  

最新编辑:水青虫凡

阅读:

  

更新日期:2021-10-03

  

最新编辑:水青虫凡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公主连结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水青虫凡

记忆灰烬

终末游戏-记忆灰烬

佑树在恢复了自己头脑里绝大部分的认知与记忆后,他脑海里总能闪过许多画面-碎片化的记忆,那是一些杂乱的片段。

人不能回忆起所有的东西,佑树也回忆对这些东西带有一定的抵触的心理,即便他反应过来,这些是他无意识间所反感的东西。但他内心的那一份好奇却让他再一次去回忆,如同梦一般的记忆。

那是一次死亡的回忆。

带领着“王宫骑士团”与霸瞳皇帝的魔物军队的凯留,包围住了他们正要围剿的“拉比林斯”的据点。藏匿于拉比林斯据点里的众人被袭来的敌人逼迫出藏身处后,不得不去面对数量多于他们几倍的士兵与魔物。

但凯留的到来,却依旧是在这种情况下,最让美食殿成员所震惊的。

“凯留酱,刚刚所说的......都是骗人的吧?都是傲娇的小凯留如往常一样的玩笑,对吧?凯留酱.....”

佩可莉姆所见所闻再怎么样冲击着她的认知,她都不会去相信面前所发生的一切,却只能靠言语去否定这个事实。

凯留只是无言的站在他们面前,黑色假面所遮蔽住的双眼上透露不出任何的情感,没人看得见她的双眼,她自己亦如此。即便是从她脸颊上滑落下的眼泪滴落在她略微颤抖的手上时,她也已经感受不到了,即便她内心的深处,还在想着什么。

“看来,你们是不打算投降了,那么,按照本国的法律,也就是尤斯缇娅娜陛下的意愿,我将在此,将你们全部剿灭!” 凯留举起她的法杖。

“受死吧,逆贼们!”

她身后的士兵与魔物便在她挥动法杖的号令下冲向佩可莉姆他们。

“凯留酱!为什么....”

佩可莉姆将手放在公主之剑的剑柄上,看着向他们冲来的敌人她却无法把剑从剑鞘中拔出。佑树与可可萝在这般状况下也不知所措,但他们仍在思考着下一步的行动的最好方案。

只是一切永远不会如同预料到的那样发生。

“佩可莉姆大人,还请不要冲上去!”可可萝看出了佩可莉姆直接表现出的意图,她在试图仍旧保持冷静的情况下尽可能的阻拦住了佩可莉姆。

“敌人有很多,很危险,佩可莉姆大人。”

“可是凯留酱,凯留酱还在那啊!”

佩可莉姆看向涌来的敌人中,指挥着他们的那个猫耳魔法使,那个曾经的伙伴。

袭来的士兵和魔物与他们的距离正在不断减少。

“喂!小姑娘们,别只是站在这里,他们很快就会攻过来了!”

原王宫骑士团的副团长,现在同样是被通缉与追杀的克里斯汀娜将她的“圣域之剑阿瓦隆”架好,摆出了战斗的姿态。

“一定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凯留酱的假面....一定是那个!”

佩可莉姆的目光被凯留的假面所吸引,她似乎发现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她挣脱开了可可萝的阻拦,将“公主之剑”拔出,随后冲向了袭来的敌人。

“佩可!”“佩可莉姆大人!”

见到阻止她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佑树咬紧牙齿,将自己的佩剑架至胸前后闭上双眼-发动强化。

这是他能为冲向前的佩可莉姆所做到唯一一件事的,他不知道他应该是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这样的状况,震惊吗?悲伤?或者说还是其他的什么。

随后同样向他们涌来的士兵让他彻底没有了思考的余地了。

“主人,小心!”

可可萝挥舞着长枪劈开了跃向佑树的魔物,她随后拉着佑树向着其他人的位置移动。

“主人,佩可莉姆大人已经离我们太远了,我们....”可可萝没有再说下去。

“........”佑树保持着不甘心的沉默。

佩可莉姆飞奔在平原上。面对涌来的魔物她没有丝毫的停顿,手上的“公主之剑”将它们斩成两半,而随后跟上来企图攻击佩可莉姆的士兵也同样在她的斩击中倒下。

“虽然很抱歉....但是”

佩可莉姆将身旁包围着她的士兵撞开。

“请不要阻挡我啊!”

十几个挡在佩可莉姆的面前的士兵被她用“公主之剑”一齐砍开。整个针对佩可莉姆的包围圈很快被她突破。

此时她身上已经布满了伤痕。

佩可莉姆并不理会自己身上何处正在流着血,她的眼中只有那个猫耳少女的身影。

“皇家装备-全力全开!凯留酱,一定要等着我啊!”

“拉比林斯”这边同样正与袭来的敌人战斗,纵使他们再怎么的强大,应对数量颇多的敌人都略显乏力。无暇给予佩可莉姆更多帮助的可可萝与佑树却也只能在击败一个敌人后仅有的一点闲暇来瞥视佩可莉姆。

“小心点啊,别光瞎看啊!小鬼!”

同样在逃亡队伍里的大吾挡在佑树前,金属的拳头将射来的箭雨弹开,他借着这股劲将一只向他咬去的魔物揍飞向涌上前的士兵群中,掀起一阵烟尘。

即便如此对于他们的敌人而言,这不过是杯水车薪。

“佩可......”

佑树只能看着佩可莉姆在人群中那渺小的身影。

佩可莉姆已经不记得自己打到了多少的魔物与士兵,也已经不记得自己喊了多少次凯留的名字。

凯留望着逼近向自己的佩可莉姆,她挥动起自己的法杖,法杖上的“混沌魔典”在凯留的魔法力之下开始快速翻动。

“铁锤将遵我之指令击穿你,以愤怒之剑刺透你,以复仇之炎灼烧你-”

复数的紫色魔法阵在她的咒语的召唤下显现在了她的身后。

“能让你逼近到如此境界是我所没能想到的呢。”凯留面对昔日的伙伴,仅仅只是冷冷的回应了这一句话。

她身边的护卫士兵与魔物都已经被击倒了,剩下的其他士兵却也在与其他的目标战斗中,被牵制的状况下无暇支援,即便要赶来也不能立即赶到。

这里便只剩下两人了,看着已经被浑身的伤口的血所染红的佩可莉姆正在不断的奔向自己的位置。

凯留低下了头,浑身抖了几下,几滴眼泪再一次从脸颊上滑落,但随后又抬起头来,直直的盯着佩可莉姆。

“但是,我会亲自动手的,逆贼!”

凯留大喊道,她用魔法使自己漂浮在空中,再次拉开与佩可莉姆的距离,身后的魔法阵在她的挥手下向着佩可莉姆吐露着密集的散发着紫色光芒的巨大电光球。

“哒哒哒”密集的魔法攻击扫向不断前进的佩可莉姆,“轰隆”几声,被击中的大地与爆炸一同变为飞散的碎片与尘埃,留下了规模不小的窟窿。

佩可莉姆在魔法造成的爆炸中不断躲闪,穿过爆炸的烟尘,依旧在靠近凯留的方向上不断前进。

“那么,这样如何?”原本是保持着冷淡的态度的凯留似乎感到了恼火,尽管她的假面上依旧看不出什么情感的变化,但咬紧牙齿的行为又表现这这份恼怒。

她展开双臂,浮空的法杖飘至她的面前,上面的“混沌魔典”飞速的翻开着,嘴巴默念着咒语:“为了毁灭一切,大声叫喊,唱歌,然后起舞,将最初的回忆从深渊中唤醒,在你体内的一切感觉,现在都化为仇恨,悲伤,嫉妒,绝望吧。”

凯留身后的魔法阵在她的咒语下,向着佩可莉姆喷射着密集的魔法光束。

紫色的光束犹如巨剑一般将大地切裂开,向着佩可莉姆的方向挥去。

“!”佩可莉姆举起“公主之剑”摆出格挡的姿势,勉强的挡住了其中一束魔法光束。被剑所格挡分散的光束的威力却也足以将她身边的事物毁灭,佩可莉姆发现凯留正使出了完全超出了自己身体限制的魔法。

“凯留酱在这样下去的话.....不行,呀!!!”佩可莉姆向身旁一跃,继续的尽可能的奔跑向凯留。

“去死吧!去死吧!为什么你一定要过来?!!”凯留歇斯底里的喊叫声中,自己也早已因为全身的力竭而颤抖着。脸颊上的究竟是眼泪还是冷汗,她已经彻底放弃了内心里还残留着的思考。

她只要完成任务就好了。

凯留重新吟唱起咒语,颤动的双手挥动着法杖。

“啊啊啊啊!!!”她竭尽全力的嘶喊着,用着电光球向佩可莉姆扫射。

纵使佩可莉姆跑得在快,不断的奔跑与躲闪下也早已达到了她现在这副使用着皇家装备的伤残的身体的极限,而凯留痛苦的模样则让她的注意力被分散开,而正因为这样,她被那一发魔法电光球径直的击中,将她击倒。

轰隆一声,散去的烟尘中是少女瘫倒在地上的姿态。

“肚子.....好痛,实在是不妙啊。”佩可莉姆用剑支撑着自己,随后再一次站了起来,站不稳的她却依旧让双手紧紧的握住“公主之剑”。

“但是,小凯留酱....就在面前了呢,只要把那个假面摘下,大家....都能一起开心的吃饭了吧?”

佩可莉姆无力的笑了笑。

此时的她,已经到达了她的面前,在那个触手可及的位置上的那个伙伴的面前。

“可可萝,佩可已经很接近凯留了的位置了,她一定可以救凯留的。”

从敌人的攻击中再一次拥有喘息的机会的佑树看见了这一切,略带欣喜的话语标示着他似乎重拾了希望。

只是一切永远不会如同预料到的那样发生。

敌人再一次对他们发动了攻击,虽然士兵已经被牵制住了一段时间,但是他们依旧成功的派出了几名士兵去增援他们的指挥官。

“佩可莉姆大人,一定要成功啊。”

此时再一次应对涌上来的敌人的可可萝也只能在心中向她信仰的神明祈祷。

依旧在相持着的两人,面对佩可莉姆沙哑的呼唤声,凯留依旧保持着沉默。

佩可莉姆慢慢的靠向凯留,她在抓住最后的时机,能够让她将她所认为的罪魁祸首—假面所揭下来的时机。

“不要再靠近我......不要再靠近我啊!!!”

冷淡的话语后所带着是如同她的请求一般的怒吼。凯留的面目上的狰狞即便是假面似乎也要被这份狰狞所吞噬,身后的法阵也再一次启动,对准佩可莉姆。

后面赶来增援的士兵也已经越来越靠向他们的位置了,对于佩可莉姆而言再缓慢的靠近向凯留只会增加危险。

她将“公主之剑”抛下,奔跑,然后一跃而上,纵然再一次抛向她的魔法电光球是多么的巨大,她头顶的王冠样式的发饰散发的光芒让她直面这片紫色的光芒。“轰!”

爆炸的烟尘中,是少女飞跃向凯留的身影。

佩可莉姆没有理会为了挡住攻击而被炸断的左手,她全身扑向了在空中的凯留,还能动的右手将她的假面摘下。

夕阳之下,是两人坠落的身影。假面摔落到草地上,将夕阳下两人的身影分割开。

“凯留酱!是我啊!凯留酱。”佩可莉姆激动的想抱住凯留,但仅剩的右手却只能搂住她。

“佩可.....莉姆.....”凯留慢慢抬起脸,那双本如绿宝石般清澈的眼睛,在夕阳下却是那么的混浊。

凯留感觉到了什么,正从她的双眼中流出。那是眼泪吗?她重新思考着这个问题。

可她内心中的那股声音再一次扼杀了她内心的思考。

她呆在了那,混浊的双眼如同空白一般。

佩可莉姆想全身抱住凯留,但她浑身的血色与残缺的身体让她慢慢的向后退。

即便如此,她还是希望能拥抱凯留,只是剩下的手又一次不能拥抱着任何人了。她用着仅剩的右手,艰难的拿起“公主之剑”,在她身后的,是前来增援凯留的士兵。

他们看见凯留的那一副狼狈模样也只能用言语来进行没有意义的询问。“凯留大人,没事吧?”

凯留没有给予任何的回应。

佩可莉姆则挡在他们的面前,右手颤抖的举着“公主之剑”。打算做最后的一次战斗。

在士兵的眼中,眼前的少女早已经是怪物一般的模样的存在了。

“呀呀呀!!!”

一声喊叫后,是几个人身上的金属盔甲倒地的声音。

佩可莉姆已经感觉到另一只手也没了知觉。

她睁大着的双眼似乎将她自己所希望的投向了自己的希望上,不过她已经听不见远处佑树与可可萝的呼喊声了。

重新站了起来的凯留举起了法杖,她的那句冷淡的话语让时间如同凝固了一般。

“佩可莉姆......又名‘尤斯提亚娜冯阿斯托雷雅’的...窃取陛下之名的人.....消失吧!”

佩可莉姆感觉到眼前原先的黑暗被突然的光芒所笼罩,只是对于她的已经冰冷的身体而言,这份光芒带来的,只有过分炽热与痛苦。

从士兵中硬生生斩出条出路的佑树不顾可可萝的阻挠,飞奔向紫色的魔法光束的位置。

越是靠近,他就越是看到的清清楚楚。

佩可莉姆在光束的光芒中爆裂开,爆裂的残骸在光芒中越来越小,随后消失.....

草地留下了灼热的烧痕,黑色的残渣早已看不清原来的模样。

佑树站在了凯留的面前,他只是睁大着双眼盯着凯留。

“啊....啊哈哈哈哈!!!”佑树不知道是他在笑,还是凯留在笑。

或许这一切都已经没有意义了,对于他们两人而言。

凯留看了看佑树,她爬到佩可莉姆扔下的“公主之剑”旁,把它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脸颊上的眼泪不断的滴落到剑身上。

佑树没有去理会凯留的行为,他也不在意后面的结果会是什么了。

佑树回过头,看着又一批冲向他的士兵,笑了笑。

一阵刺痛后,他的眼前便是无尽的黑暗,直到一切都被毁灭时.....

“起床了啊你喂!真是的,雪菲,佑树最近经常睡这么久吗?”

在少女熟悉的声音中,佑树睁开眼。

阳光透过窗户,照在“美食殿”的公会之屋的宿舍中。

佑树揉了揉模糊的双眼,他似乎做了个噩梦。在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过来后,佑树看向那个鼓着脸的猫耳少女。

“早上好,小凯留。”

“诶,明明已经恢复了记忆结果还要我来照顾。”

佑树不好意思的挠了下头,笑了笑。

“不过...也不坏罢了。”

对于凯留的小声的自言自语,佑树只是会心一笑,他打开窗户。

阳光下的兰德索尔如同往常一样。

“美食殿”新的一天开始了。

番外-END

雪夜猫头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