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亡灵面包

阅读

  ·  

2021-03-30更新

  ·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阅读:

  

更新日期:2021-03-30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长夜应无寒
丿奶丶茶灬
汉堡X奶昔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亡灵面包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耀夜流辉
亡灵面包初始皮肤.jpg

画师:

亡灵面包满星皮肤.jpg

画师:

亡灵面包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亡灵面包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亡灵面包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亡灵面包头像.jpg 亡灵面包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川上千寻 小巫
专属堕神 头像-土蜘蛛.png
土蜘蛛
头像-大雀.png
大雀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水果沙拉.png水果沙拉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51 / 1121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792 / 3387
Def icon.png 防御力 23 / 447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71 / 4368
Hp icon.png 生命值 444 / 7069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175 / 4400
食物 亡灵面包
类型 主食
发源地 墨西哥
诞生年代 16世纪
性格 平易近人
身高 160cm
关系 喜欢: 三炙鸟头像.jpg 三炙鸟 萨赫蛋糕头像.jpg 萨赫蛋糕
信条
对生命迎来送往,让爱和记忆都充满仪式感。
简介
亡灵面包是墨西哥亡灵节的专属食物,它是一种加入了龙舌兰酒的甜面包,带有骷髅造型,表皮会撒上大量的糖粉,吃起来又会有淡淡的柑橘果香,风味十分动人。墨西哥人对于死亡保持乐观的态度,认为骷髅也意味着生命的起源。"亡灵节"这两天,墨西哥人会载歌载舞,尽情举行各种游行派对,摆放各种各样的祭台,用欢庆来展现对生命的热爱,以深情来纪念已经不在身边的朋友和家人。
背景故事
亡灵面包是涅槃葬仪馆的迎灵师,她的工作室对殡仪馆日常客人的迎来送往,为逝者举行葬礼,和各个时节的庆典活动。她的本性是欢脱的,很皮,但是因为日常的工作内容,不得不常常努力控制全部五官,画着彩妆,用一种悲痛和淡定的外表和气场,来向失去亲人的人们表达自己的同情心(这种努力的结果偶尔也会不小心垮掉)。但是工作一结束,没有外人的时候,亡灵面包就会放松下来,恢复到居家的欢脱俏皮的个性里。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亡灵面包-基础技.png
亡灵道别
(1级)亡灵面包召唤亡灵力量,道别时刻的悲痛激全场,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132点伤害同时提高全体友方25%暴击率,持续5秒。
(41级)亡灵面包召唤亡灵力量,道别时刻的悲痛激全场,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1716点伤害同时提高全体友方45%暴击率,持续5秒。MAX
能量技
亡灵面包-能量技.png
重逢庆典
(1级)亡灵面包主持亡灵节祭祀典礼,对血量最低的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221点伤害,若其生命值低于50%则造成双倍伤害。
(41级)亡灵面包主持亡灵节祭祀典礼,对血量最低的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2873点伤害,若其生命值低于50%则造成双倍伤害。MAX
连携技
亡灵面包-连携技.png
超级重逢庆典
连携对象 30px ???
(1级)亡灵面包主持亡灵节祭祀典礼,对血量最低的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265点伤害,若其生命值低于50%则造成双倍伤害。
(41级)亡灵面包主持亡灵节祭祀典礼,对血量最低的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220%的伤害,并附加3445点伤害,若其生命值低于50%则造成双倍伤害。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嗨,御侍大人,我是亡灵面包,你会带我走向新的开始吗?
登录
您好,这里是「涅槃」葬仪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冰场
咻——好好玩!御侍大人快推我一把!
技能
加入这场狂欢吧!
升星
灵魂无论在哪里,总是不停地,不停地修行......真是辛苦呀。
疲劳中
好累,我要下班回家了,卸妆睡觉了。
恢复中
嗯!身体渐渐恢复了!
出击编队
狂欢要开始了吗!我已经等不及了!
落败
灵魂火焰的轮回......将生生不息......
通知
面包做好啦!诶呀,不是给你们吃的——啊?御侍大人别怕,只是有些亡灵在捣蛋啦。
放置台词1
亡灵啊亡灵,你们说。萨赫蛋糕什么时候能不加班呢......咦?御侍大人??不准偷听!
放置台词2
御侍大人,不要走神,亡灵节的祭坛一定要用心布置,才能让亡灵开心地回家哦!
触碰台词1
是御侍大人呀,你有烦心事吗?请让我疗愈你受伤的心灵吧。
触碰台词2
御侍大人,你好像有一些没说出口的话......为什么呢?
触碰台词3
御侍大人,请不要为失去的东西沮丧,你的守护灵说,它们一直在保佑你呢。
誓约台词
御侍大人呢,有一个特别美好的灵魂。很勇敢,也很善良,这样的你,不管我遇到多少次,都会义无反顾地追随下去吧!在生命无限的循环里,在世界无数次的重逢里,我一定都会对你一见钟情。
亲密台词1
啊,是御侍大人来了!你的话我就不特意招待啦!请随意吧!
亲密台词2
诶?不小心熄灭了祭祀烛台?哈哈哈没事没事,再点起来就好啦......亡灵们才没有那么小气呢!
亲密台词3
哈哈哈,你果然也很期待亡灵节吗?那就跟我一起布置祭坛吧!
放置台词3
今年的亡灵节穿什么衣服好呢......明天去问问扭结糖最近流行什么风格吧!
胜利台词
耶!赢了!
失败台词
失利是暂时的,生命的能量将一直延续......
喂食台词
喜欢!感觉整颗心都被御侍大人治愈了!
换装独白
耀夜流辉 萤火短暂,但此刻与你在耀夜辉光间相处的美好,我一定会永远珍藏!

故事

工作


  「请不要再继续沮丧下去了,你爱的丈夫已经变成了守护灵,他和我说,他一直在看着你呢。」
  
  面前这位女士的手是多么冰凉呀 ,就算被我轻轻握住了,也还在不断散发着寒意。
  
  但我没有放开。
  
  因为我的工作就是要驱散她的这份冰凉,将她坠落在地狱边缘的意志重新接回这个温暖的世界。
  
  毕竟她才是在那场意外事故中幸存下来的,得到机会继续活下去的人,不是吗?
  
  「不,你不要骗我了。他死了,他死了……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他了……我活下去也没有意义了……」
  
  女士将她的手从我的掌心里抽出,捂住自己的脸嚎啕大哭起来。
  
  唉,可是,很多很多时候,幸存下来的人们,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幸运。
  
  他们虽然在各种不好的遭遇里活下来了,但是意志和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停滞在痛苦发生的那一瞬间。
  
  在我从御侍那里学会了全部本领,当上迎灵师以后,这样的情况几乎每天都要面对。
  
  或许是因为我资历尚浅,比起御侍那带有魔力一般,让人听了以后,就忍不住坚信的话语,大家对我的安慰总是将信将疑。
  
  没办法了,我拿起一旁的烛台,在烛光里,静静看着眼前的女士。
  
  「莉莉丝,别哭了。」
  
  「……」
  
  女士的哭声忽然顿住了。
  
  她不可置信一般放下捂住脸的的手,自我进屋以来,第一次正视着我的眼睛。
  
  「你,你叫我什么……」
  
  「莉莉丝。不要难过了,请往前走吧。」
  
  「怎么,怎么会这样……只有他这么叫我……你怎么会知道他这么叫我!」
  
  「莉莉丝,是我。你不要怀疑迎灵师小姐的话了。听我说,我一直都在你身边,我不会离开你,所以,请让我的遗体顺利下葬,重回大地母亲的怀抱吧……」
  
  黑色的棺木总算顺利从这家人的房子里抬了出去 ,憔悴的莉莉丝静静跟在棺木边上,他们即将前往墓地。
  她虽然眼圈依旧是哭过的泛红,但神色间,一开始的那些冷意已经消失不见。
  
  她甚至是带着一丝微笑的——在与她的爱人结束了一次两个世界的对话以后。
  
  我看着她渐渐走远,嘴边挂上了欣慰的笑。
  
  嗯,这样多好!
  
  以后也请带着亡灵的祝福,勇敢地活下去吧!
  
  四下无人,我偷偷伸了一个懒腰。
  
  呼,最近的客户比以往多了不少,不过总算都完成工作了接下去——回家!
  

日常


  如果要说最开心的事,那一定是工作完成以后,可以卸掉妆容,脱掉高跟鞋,换上轻松的家居服的时候!
  
  因为迎灵师特殊的职业需求,每次上班,我都必须穿着地得体肃穆,说话做事也不能有太大的动作表情,以免那些逝者的亲属误以为我对逝者不尊敬。
  
  但这才不是我的本性。
  
  所以我特别珍惜下班以后的属于我的时间。
  
  「三炙鸟——我回来啦——你在家吗?」
  
  关上家门,我利索地蹭掉高跟鞋,光着脚朝里走。
  
  不过,整个屋子都找了一遍,既没有看见三炙鸟,也没有看见那个家伙——意大利杂蔬汤。
  
  他们又不知道去干什么了,两个人都神出鬼没的。
  
  我耸了耸肩。
  
  「好吧,看来今天的晚餐料理也是我一个人独享了。」
  
  
  我嘟囔着,准备往厨房走。
  
  这时,忽然有人按响了门铃。
  
  「您好 ,打扰了。」
  
  我打开门,门口站着两个素未谋面的青年。
  
  更高一些的那位似乎微微一愣,接着若无其事地露出了温和的笑脸。
  
  「我叫萨赫蛋糕,是荷鲁斯之眼的一名飨灵执行官,这是我的搭档。」
  
  「你好,我是法棍面包。我们负责调查米德加尔范围内与灵力相关的异常事件。」
  
  「你们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抱歉,请问这里的确是住着一位叫做亡灵面包的迎灵师吗?还是我找错地方了?」
  
  「我就是呀。」
  
  啊,早知道有客人来,就不那么快换上家居服。
  
  大多数人对于迎灵师的印象,估计都还是祭典上神神叨叨的那一套吧。
  
  我捋了捋自己胡乱扎起的头发,侧身让出路来
  
  「有什么事,先进来说吧。」
  
  
  「迎灵师小姐,这些人你都还记得吗?」
  
  萨赫蛋糕递来一份人员名单。
  
  我接过一看,果然眼熟,他们都是这段时间米德加尔的逝者。
  
  「他们都是我的客户。」
  
  我放下名单,有些紧张地看着萨赫蛋糕。
  
  「执行官先生 ,是他们的家人里 ,有人出事了吗?」
  
  家里人过世了,对于在世的亲属而言,伤害是巨大的。
  
  在那样悲痛的情绪里,意外发生的概率会大大增强。
  
  在我以往的工作中,事主一个人去世,引发一整个家庭接连出事,这样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你别急,这些逝者的家人都好好的。」
  
  我松了一口气。
  
  「那就好……」
  
  「不过,迎灵师小姐,关于你的这些客户,他们的死亡还有一些没有解开的疑点。」
  
  「他们本身?」
  
  「对,我们是为他们而来。」
  
  萨赫蛋糕的眼神变得严肃起来。
  

访客


  「这些逝者?他们难道是被人谋害的吗?」
  
  我惊讶地捂住嘴巴。
  
  「事情还在调查中。」
  
  萨赫蛋糕双手交叉,放在膝上。
  
  「我们刚到米德加尔不久,所以第一件事就去普查了一下米德加尔历年来的案件数量和人口死亡名单。」
  
  「结果发现,这一个月里,米德加尔身亡的人口名单,比过去所有时候都要多。尤其是意外和自杀的人数。这很不正常。」
  
  「额……会不会只是凑巧呢?」
  
  「当然也有这种可能。不过对于执行官而言,任何异常都不应该放过。」
  
  「所以你们调查到什么了吗?」
  
  「嗯,调查中发现两点可疑的情况。」
  
  萨赫蛋糕看向法棍,示意他接着往下说。法棍打开了他的厚厚的本子。
  
  「第一,这些意外逝世的人类,他们的家人都曾聘请一位飨灵迎灵师,为他们召唤亡灵,进行最后的对话。」
  
  我眨了眨眼。
  
  「对呀,这是我的工作。」
  
  「那么,请问您在与亡灵的沟通期间,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吗?」
  
  我愣了一下,摇了摇头。
  
  「没有,没有什么异常。」
  
  「难道亡灵们自己也承认,自己是死于意外吗?」
  萨赫蛋糕发问。
  
  「我不知道。」
  萨赫蛋糕的眼神忽然锐利起来,我连忙解释:
  
  「因为亡灵们在离开以后,就不会记得自己是怎么死的了。」
  
  「而且,为了不惹任何麻烦,迎灵师只会负责传递与死亡无关的话语。这是我们作为迎灵师,和两个世界的约定。」
  
  我一边解释,一边躲开了萨赫蛋糕忽然锐利的目光。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
  
  还好,他很快又恢复到温和的模样。
  
  「 抱歉,我们不太了解。」
  
  「没事。」
  我摆摆手,勉强一笑。
  
  「还有第二件事情,想请问您。」
  法棍面包说着,从手上的一本厚厚的本子里翻出一张画像。
  
  「画上的人,就是调查后得到的第二个疑点——多个死者死亡的现场,我们访查目击者,是否有见过可疑的人,他们都提到当天现场出现了一个这样特征的男性。」
  
  我一下愣住了。
  
  画上是一个青年男性的简笔画,红色的头发,右眼带着奇怪的眼罩,嘴角挂着诡异的笑容。
  
  ——是意大利杂蔬汤!
  
  虽然画得很简单,但几乎是第一时间,这些特征让我想到了他。
  
  但……真的是他吗?
  
  他怎么会出现在那些意外事故的现场呢?
  
  「亡灵面包小姐,你认识这个人吗?」
  
  萨赫蛋糕的话将我唤回现实。
  
  我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
  
  「……画得太潦草了,我不认得是谁。」
  
  「……好吧。」
  
  萨赫蛋糕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起身。
  
  「今天麻烦你了,我们就不打扰了。」
  
  「没事没事!也没帮上什么忙……」
  
  我越说越心虚,只好冲他们笑了笑。
  
  我把萨林蛋烂和法棍面包送到门口,忽然,萨赫蛋糕递来一张字条。
  
  「这是?」
  
  「我和法棍的住址。初来乍到,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办公,就先住在这间旅馆了。」
  
  「哦……行,等我哪天没有工作,就去找你们玩!」
  
  「欢迎。」
  萨赫蛋糕笑了笑。
  
  「并且,希望我们下次见面,迎灵师小姐可以信任我们,告诉我们真话。」
  
  信任我们,告诉我们真话。」
  
  「诶?」
  
  未等我反应回来,两人已经走远了。
  

伙伴


  没想到,萨赫蛋糕居然看出了我在说谎。
  
  不愧是专业的调查者。
  
  但是,因为情况特殊 ,我现在绝不能告诉他意大利杂蔬汤的存在。
  
  他出现在各种意外现场的事,还是等三炙鸟回来,我再和她商量该怎么处理吧。
  
  一个月前,我同时认识了三炙鸟和意大利杂蔬汤。
  
  三炙鸟是我御侍先祖的恩人,御侍离开之前特意叮嘱我,将来如果碰到三炙鸟,一定要感恩相待。
  
  我一直期待和她见面的那一天。
  
  就在一个月前的亡灵节祭典上,我竟然真的见到了她。
  
  她当时正在追赶一个遍体鳞伤的飨灵——意大利杂蔬汤。
  
  三炙鸟想要救他,但意大利杂蔬汤却以为她是坏人。
  
  没办法,我只好帮三炙鸟先打晕了他。
  
  三炙鸟给意大利杂蔬汤处理好了伤口,救回他的命,从那天起,意大利杂蔬汤就留在我家里养伤了。
  
  他是一个阴骘古怪的人,我有点怕他,不爱和他接触。
  
  但是其实我心里也很钦佩他。
  
  因为他正是那种我钦佩的,在某种灾难里幸存下来,还能不被过去困扰,清醒地争取活着的机会的人。
  
  我记得他刚刚被救回的样子。
  
  浑身上下都是伤口,身躯比许多我见过的,不幸的逝者还要遍布疮痍。
  
  可就算是这样,他竟然还想要攻击三炙鸟!
  
  当然,最后被我的一记飞鞋击倒了。
  
  直到现在,我和三炙鸟都没能问出,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才让他对外界的一切接触都那么反应过激。
  
  他对过去缄口不言 ,还是因为涉及到后续的治疗,他才含糊地告诉我们,他的身体之所以现在这样支离破碎,是因为他从某一场非人的实验中逃脱出来。
  
  而我不愿告诉萨赫蛋糕真相,也是因为我不能完全信任他们。
  
  我不知道对意大利杂蔬汤进行实验的那群人会不会我的一句话就找到他。
  
  我不能冒着让他重新回到深渊的风险贸然开口 。
  
  因为我和三炙鸟都明白,这个世界对于飨灵的恶意从古到今都存在着。
  
  世界上总有那么一部分人,把我们当做物品和工具,恨不得榨干我们身上的每一点能量。
  
  但幸好,黑暗永远不会彻底消失,但它们也只是存在在极少数的角落
  
  而我们能做的,除了尽量躲开那些角落之外,也就是让自己不要成为那样的存在了。
  
  ——希望意大利杂蔬汤不要因为自己的仇恨,变成那样的存在……
  

亡灵面包


  三炙鸟回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
  
  亡灵面包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脸上盖着一本摊开来的小说。
  
  她悄声上前,想要把她抱回房间去睡。刚拿下那本书,亡灵面包醒了。
  
  亡灵面包揉了揉眼睛,见到是她,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自己跳下沙发,踩着拖鞋跑到意大利杂蔬汤的门口看了一圈,又揉着眼回来。
  
  「怎么还没回来……」
  
  三炙鸟投来问询的眼神。
  
  亡灵面包正将昨天晚上萨赫蛋糕和法根面包到访的事情一一告知,话说到一半,这边,大门又开了,意大利杂蔬汤带着一身冷气,看也不看她们,径直往房间里去。
  
  「回来。」
  
  三炙鸟开口。
  
  「……」
  
  意大利杂蔬汤脸上不耐烦,但还是停住了脚步。
  
  「去哪里了?」
  
  「……」
  
  「说。」
  
  「你的确救过我,但这不代表我做什么都要告诉你吧 ?」
  
  意大利杂蔬汤的语气很糟糕。
  
  亡灵面包不知道他吃了什么炸药,正要开口打圆场,意大利杂蔬汤马上睨向了她。
  
  「我知道你早就想赶走我,我今天就走,不用你处心积虑往我身上泼脏水。」
  
  「……」亡灵面包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意大利杂蔬汤说完,转身想走,三炙鸟转瞬拦在他面前。
  
  「这几日,米德加尔多出许多往生者,和你有关么?」
  「我说没有,你信吗?」
  意大利杂蔬汤讽刺地说。
  
  「目击者见过你。男性,红发,一只眼。」
  
  「……那是他们该死!……唔!」
  
  亡灵面包捂住嘴,看向被一掌打晕的杂蔬汤。
  
  和三炙鸟一起将杂蔬汤搬回床上,她先离开房间,等着三炙鸟给杂蔬汤的身体做检查。
  
  过了一会儿,三炙鸟出来了,神情晦暗不明。
  
  「三炙鸟……他怎么了?」
  
  三炙鸟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开口。
  
  「这几日往生者增多,我早有感知,也去探查过。但没想到和他有关。」
  
  「所以……萨赫蛋糕他们说的是真的……那些人,真的不是死于意外和自杀?」
  
  三炙鸟轻轻摇了摇头。
  
  「他没有动手。」
  
  「诶?」
  
  「是他身上的负面能量……影响了那些本就脆弱的人类。」
  
  「这,不会吧,飨灵怎么会携带负面能量……难道是……是那场实验的原因吗?」
  
  「或许,他在堕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
  
  三炙鸟的话让亡灵面包的心一下荡到谷底。
  
  她以为意大利杂蔬汤已经好起来了。
  
  明明他那么努力想要活下去。
  
  ……为什么偏偏是这样的人,却没办法过正常的生活呢?
  「三炙鸟 ,你还有办法救他吗?」
  亡灵面包问。
  
  「别怕,我会处理好他。」
  
  听到三炙鸟这么说,亡灵面包的眼睛亮了起来,可就在这时,她们身后的房门猛然被掀开。
  
  砰砰秤!
  
  意大利杂蔬汤疯了一般,对两人发动了袭击。
  
  「小心!」
  
  忽而,窗外嗖地飞来一道白色的光带,挡在意大利杂蔬汤和两人之间。
  
  一个银发的身影一闪而过,追着意大利杂蔬汤而去。
  
  亡灵面包揉了揉眼睛。刚才是法棍面包吗?
  
  「你们没事吧?」
  
  身旁传来不久前刚听过的声音。
  
  「……萨赫蛋糕?你们怎么……」
  
  萨赫蛋糕将他的地图收回箱子。
  
  「火势过大,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亡灵面包被三炙鸟和萨赫蛋糕左右扶着逃了出去。
  
  离开火场,她脚下一软,跌坐在地。
  
  回头一看,被意大利杂蔬汤袭击后,熊熊烈火逐渐将她的房子整个吞噬了……
  
  三个月后。
  
  「喏,钥匙。」
  
  「谢谢。不过……你真的把这确定把这里分出一半租给我们?」
  
  「这话应该我来说才对。」
  
  亡灵面包将钥匙塞到萨赫蛋糕手上。
  
  「一般人看到这个招牌,也不会想要租下这里吧?」
  
  两人面前的大门上挂着一块招牌,上面写着「涅槃葬仪馆」。
  
  这个名字是三炙鸟取的,她说既然这里是大火之后重建的地方,不如就叫「涅槃」。
  
  三个月前,意大利杂蔬汤炸了亡灵面包的房子逃走了,留下一堆废墟。
  
  亡灵面包索性将这里推翻重修,开了一个葬仪馆。
  
  她和三炙鸟将一同经营这个地方。
  
  而在那葬仪馆招牌之下,有着一个神秘的鹰眼符号——那是「荷鲁斯之眼」的标志。
  
  经过意大利杂蔬汤的时间,萨赫和法相和她来往繁多,中间,亡灵面包得知他们需要找一个对外隐秘的场所工作,便邀请他们到涅槃来住,并提出可以分出一半的空间,给他们任意改造,自己绝不干涉。
  
  毕竟没有什么地方,比葬仪馆更加人烟稀少,掩人耳目了。
  
  「你不担心我们找这样的地方工作,还有许多不能和你说的内容,我们其实是坏人么?」
  萨赫蛋糕这样问亡灵面包。
  
  亡灵面包摇了摇头。
  「三炙鸟说你们是好人,我相信她。而且……每个人的工作都有秘密。」
  
  萨赫蛋糕恍然一笑。
  
  「那么我就接受了,谢谢你的信任。」
  萨赫蛋糕伸出手。
  「我们会按时交付租金的。」
  
  「嗯。合作愉快!」
  
  在这个世界上,死亡最常见的出现方式,不是自然老去,也不是疾病侵蚀,而是「意外」。
  
  每天,每时,各种各样的意外事故都在发生。
  
  它们夺去了事主的生命,带来的,则是事主背后一整个家庭 ,无数亲人朋友的惊愕和无法面对。
  
  他们无法接受自己和至亲至爱的人分开,甚至连告别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一个叫「迎灵师」的职业诞生了。
  
  传说中,迎灵师可以将自己作为媒介,沟通两个世界,为那些意外失去挚爱的人,联系到另一个世界的对方。
  
  在一根蜡烛燃烧的时间里 ,两个世界的彼此能够说完未尽的话,让逝者安息,生者了愿。
  
  亡灵面包的御侍,就是一个很厉害的迎灵师。
  
  亡灵面包刚被召唤的时候,跟着御侍一起工作,她觉得御侍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类,因为她竟然能够和另一个世界的亡灵沟通。
  
  ——这个本事,就算身为飨灵的她也没有。
  
  但御侍说,这个本事是能够学会的,只是在学之前,要先学一些别的东西。
  
  于是,亡灵面包学习了许多本领,她精通占卜,星象,水晶还有各类奇奇怪怪的神秘学,心理学知识。
  
  直到她彻底掌握了这些东西,去问御侍究竟怎么才能做到看见亡灵的时候,御侍才告诉她迎灵师最大的秘密。
  原来,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人能看到亡灵。
  
  迎灵师做的一切,都是利用自己的本事,为那些深陷悲伤的客户们营造出的假象。
  
  「亡灵面包问,这难道不就是骗人吗?」
  
  御侍告诉她,很多人执着于这个世界的真相,只有少数人明白,组成这个世界的,从来就不是真相,而是现象。
  
  很多时候,安慰的欺骗,比一无所有的真相更能让人有勇气生活下去。
  
  御侍离开以后,身为迎灵师的飨灵,亡灵面包被许多人类求助。
  
  心软的她,不得不担起了这份工作。在帮助许多人类走出伤痛以后,她渐渐接受了御侍的观点。
  
  为了安抚还活着的灵魂,她愿意违背自己的性格,画上彩妆,举着烛台,做一个神神叨叨的迎灵师。
  
  只要能给世界带来一丝安抚,这就是这份工作最大的价值。
  
  这样的生活,直到遇到三炙鸟和意大利杂蔬汤开始,发生了改变。
  
  她忽然发现了御侍没有告诉她的道理。
  
  哪怕这个世界的大部分人都需要安抚,还是有很多人心,需要的是揭开真相,或者被揭开真相的痛快。
  
  萨赫蛋糕和法棍面包做的就是这样的工作,因此,她愿意助他们一臂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