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皮月饼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冰皮月饼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落笔婵娟
冰皮月饼初始皮肤.jpg

画师:

冰皮月饼满星皮肤.jpg

画师:

冰皮月饼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冰皮月饼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冰皮月饼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冰皮月饼头像.jpg 冰皮月饼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川部有纪 V17-KIYO
专属堕神 头像-老爷猫.png
老爷猫
头像-犬神.png
犬神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番茄炒蛋.png番茄炒蛋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53 / 1340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125 / 5119
Def icon.png 防御力 11 / 213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732 / 3195
Hp icon.png 生命值 425 / 6586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241 / 4666
食物 冰皮月饼
类型 甜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20世纪
性格 沉默寡言
身高 157cm
关系
信条
冰雪的宁静,才是最好的。
简介
冰皮月饼是一种不经烤焗的月饼,不同于传统月饼,冰皮月饼的部份原料是糯米,做成的月饼外观呈半透明白色的,售卖时需要保存在冷藏柜里,因此得名。它的口感酥软滑爽,与传统月饼相比别有一番滋味。
背景故事
性格三无,情感表达弱,少言寡语,内心纤细敏感,向往冰冷凉爽的地方。虽然会写一种旁人看不懂的符号,但也精通正常文字,喜欢记录旅途中的所见所闻。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冰皮月饼-基础技.png
笔落冰花
(1级)冰皮月饼挥动手中的笔,冰痕浮现空中变成冰锥,对距离最近的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62点额外伤害。
(41级)冰皮月饼挥动手中的笔,冰痕浮现空中变成冰锥,对距离最近的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806点额外伤害。MAX
能量技
冰皮月饼-能量技.png
风起寒雪
(1级)冰皮月饼浮空吟唱,周围形成薄薄的冰冷旋风,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278点额外伤害。
(41级)冰皮月饼浮空吟唱,周围形成薄薄的冰冷旋风,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3614点额外伤害。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我叫……冰皮月饼。
登录
欢迎回来。
冰场
凉凉的,喜欢……
技能
你们不该这样......
升星
能……画出更好看的图案吗?
疲劳中
累了……
恢复中
呼呼……嗯——御侍大人?
出击编队
……好的。
落败
好疼……
通知
只会……甜点和凉菜……不要……嫌弃。
放置台词1
真羡慕……时间……能什么都不想……往前走。
放置台词2
姐姐和大人……都好热情……
触碰台词1
我在……画御侍大人……很好看。
触碰台词2
您在……做什么?
触碰台词3
这些符号……是回忆的痕迹。
誓约台词
嗯!你在……就好了,我也……很喜欢你的。
亲密台词1
遇上您……真好。
亲密台词2
胸口……暖暖的,这样……不讨厌。
亲密台词3
一起坐着……很高兴。
放置台词3
能……好好画出来吗?和大人的未来……
胜利台词
大人……高兴就好。
失败台词
对不起……
喂食台词
谢谢……喜欢......
换装独白
落笔婵娟 玉兔弄纤,萤火缥缈素娥间,桂影落笺,提笔绘月色万千,惟愿年年常相见。

故事

冰莲


  呼……冰凉凉的,真舒服……
  「你、你醒啦?!」
  我听到一个少年欣喜的声音。
  是在……叫我吗……我在哪里……
  模糊的视野渐渐变得清晰,我发现自己躺在一朵冰莲上,阴暗的四壁挂满冰晶。
  明明应该是刺骨的冰冷,却让我感到十分的舒适。
  「阿嚏——要不、我们先出去吧 ,这里太冷了……」
  他说着向我伸出了手。

  我呆呆地看着他。
  「你、你还好吗?」
  脑子里一片混沌,忽然间摸到身上的笔,我紧紧地攥着它。
  这是很重要的东西……我告诉自己。
  「恩……那个……你叫什么?」少年的声音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我……」
  我努力搜索着这片混沌,不经意间瞥到他的……
  僧衣……?
  眼前突然闪过一个披着青衣布裟的僧人,远远地站着,嘴里在说着什么。

  「冰皮……月饼。」
  他这么唤我。
  「原来你是冰皮月饼,我叫纳豆。」
  纳豆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说。
  「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我摇摇头,再想不起来更多。
  「唔……没关系……我们先出去吧。」

  我们来到外面,刺目的阳光使温度骤然上升,我忽然想念起地下的冰潭。
  除此之外,只有一些残垣断壁,看起来像是……寺庙……
  刹那间,我恍惚听到晨钟暮鼓,渺渺经声。
  「冰皮月饼!小心!」
  身后传来纳豆的惊呼,我才发觉自己鬼使神差地走到了一片烧得焦黑的墙壁下。

  顶上摇摇欲坠的木梁轰地砸下来。
  视线收紧,我的耳边恍然间响起此起彼伏的哭喊声,熊熊燃烧的火光映着四处逃窜的人影。
  中心的地方站着一个模糊的僧人,呈双手合十状。
  殷红的火苗猛然增大,人们的哭喊声越发凄厉。
  僧人缓缓跪地,身体发出剧烈的金光。
  下一秒,金光夹杂着滚滚火焰袭来,我突然听见自己的声音,撕心裂肺。

符号


  再次睁开眼,已经没有漆黑的墙壁了。
  是一间桃树环绕的小屋,潺潺流水伴着清清茶香。
  与冰潭的冰冷不同,是另一种同样令人舒服的清爽。
  但是……我的笔……不见了……
  我支起身子,在柔软的塌上摸索。
  这时,有人从外面走进来,是刚才的纳豆,手里端了一碗冒着热气的汤水。
  「你醒啦!感觉还好吗?」
  「庐山云雾已经为你治好了伤口,她的医术很好。」
  「这是她刚刚熬好的药膳,可以补身子的。」
  「龟苓膏他已经知道了你的事情,说你可以安心在这多留些日子。」
  「他们……也都是飨灵吗……」
  「嗯,是很好的飨灵。」
  「他们是……这里的主人吗……」
  「不是哦,忘忧舍的主人是一个叫做小馄饨的飨灵。」
  「谢谢……」
  对于眼前这些没有原因的善意,我不知还能用怎样的言语去表达我的谢意。
  我思忖了一会儿,最终也只能说出这样简单的回答。
  比起口中的言语,我更喜欢将这一切用文字和符号记录下来。

  这么想着,我下意识地寻找着什么。
  「那你有看到……我的笔吗……」
  「我的笔……不见了……要找到……」
  「你是说那只像冰晶一样的笔吗,就在外面的桌上。」
  「刚才你晕过去了……但是一直紧紧地抓着它……对了别担心,东西没有砸到你们!」
  「笔……很重要……要保护好……」

  于是,我便待在了这间名叫忘忧舍的屋子里。
  纳豆说,他来到耀之洲,原本要去看看自己的御侍大人曾经住过的莲华寺。
  可是不仅发现了莲华寺已经成为废墟,还救出了冰潭里的我。
  后来,他将我带到了这个他在旅途中意外发现的如同桃源乡一般的地方——忘忧舍。
  「恩……我是记录者的一员,现在正在世界各地旅行。」
  「这个世界……很大,发生的故事也很多。」
  「我想尽自己所能,把我看到的都记录下来。」

  我回想着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和纳豆说的话,手中的笔唰唰地在纸上跳动。
  「冰皮月饼,你,你又在写字呀……」
  回过头,是纳豆和庐山姐姐。
  「冰皮月饼,今日好些了吗?可还有不适?」
  「谢谢……庐山姐姐……我没事。」
  「那便好,这些所写,是有何意吗。」
  我看着满纸符号,记忆依旧模糊,只能摇了摇头。

  「冰皮月饼……对于莲华寺……还有什么印象吗?」纳豆说。
  莲华寺……我试着将这个词投进记忆里,却如石沉大海一般,毫无反应……

  也许是看到了我迷茫的眼神,纳豆有些着急地说。
  「啊……没、没关系!不用勉强自己的!」
  忽然想到什么,我拿起被堆在底下的一张,唯一一张写着正常文字的纸。
  「印空……是一个名字……」
  纳豆好奇地打量着,然后又说道。
  「这或许是线索。」

  我不知道,只是看着这两个字时,心里涌出一些奇怪的感觉。

旧事


  这一天,我独自走上街头,走走停停,或写或画。
  五颜六色的人群,熙熙攘攘,我才知道忘忧舍外还有这样热闹的地方。
  扎着双髻的女孩拿着冰糖葫芦时绽放的笑容,留着白色长胡子的老人手里变出的糖人……
  我都想一一记录下来。
  除了符号,我开始尝试用正常的文字进行书写。
  每当提起笔,都令我感到安心与平静。

  「冰皮月饼!」
  纳豆的声音传来,他朝我跑来。
  「呼——原来你在这里啊, 我我找到了一些关于印空大师的线索,或许对你有帮助!」
  不知为何,那一瞬间,我想到了那个青衣僧人。

  我们来到城中一处小屋子外,院子里的小水池里静静躺着几株莲花。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坐在池边的石凳上。
  「这位婆婆说她认识印空法师,还知道莲华寺的一些事情……」
  纳豆将我带到老婆婆面前,对我说道。

  我们刚走进院内,婆婆便颤颤巍巍地站起来。
  「婆婆您好,我是纳豆,听说您……知道关于印空大师和莲华寺的事情。」
  「我这条命……就是印空大师给的……」
  「你、你是……一直呆在印空大师身边的冰皮月饼吗……你还记得我吗……」
  「那个时候,我常常去庙里听印空大师讲禅……到你总是在写字。」
  「大师常常说,你的文字越来越好了,还说你为寺庙誊写了不少经文,记录了不少事务。」
  「我还想过……要是我也能有这样乖巧懂事的飨灵,就好了……」

  「可是偏偏那个时候……」
  婆婆看着我,明明是想要露出笑容,眼角却流下浑浊的泪。

莲成


  在婆婆的口中,我终于忆起了大火焚烧的那一天。

  「哈哈哈哈——! 既然事情都已败露,老衲无话可说。」
  一向稳重的老住持此时双目发红,袈裟凌乱地披在身上。

  「住持此举不仅有违佛门之道,亦反世俗教义。住持身为佛门德高望重之人,为何做出如此叛经离道之事。」
  对面的人着一袭青衣僧袍,向来柔和的眉目透着一股凌厉。

  「事已至此,老衲不想再辩解。要怪,便怪人性使然吧!」
  「住持所犯乃贪、偷盗、杀生三大恶业,如今欲逃,不惧恶报苦果吗。」
  「所以老衲,可并未说过,要独自承担啊一一」
  住持说完,双目愈发猩红,嘴里开始念诵奇怪的符咒。

  「不好……冰皮月饼 !退散众人!」
  僧人话音刚落,簇簇异火燃起,瞬间包围了大殿。
  我还未来得及回答,惊慌失措的人群如泄洪一般,将我与御侍冲散。

  「御侍……大人……!」
  被人群推攘着,我试图朝御侍大人的方向挤去。
  哭喊声和责骂声四起,我看到老住持已经奄奄一息,然而火势却没有停下的意思。
  「御侍大人……现在……该怎么办……」
  「冰皮月饼,你护好众人,先将他们送出寺外!」
  我努力地辟出一条道路,人群开始争先恐后地向外挤。
  然而殿外的景象让人更加绝望,异火蔓延了整座寺庙,像是要把寺庙生吞一般。
  不断有人在哀嚎声中倒下。

  我急忙回头,看到御侍大人立在殿中,手中正在结印。
  随即,周围缓缓亮起金光,汇聚起来。而御侍大人已经双膝跪地。
  「御侍……大人……?!」
  御侍大人双目紧闭,身体也在发着金光。
  慢慢地,一朵金莲在他体内显现。
  莲瓣逐渐伸展,直至罩住了……整座寺庙,四周一切顷刻被笼在大片佛光之下。
  异火被隔绝在外,人们又发出阵阵惊呼。
  我看着身体正在消散的御侍大人,悲痛欲绝。
  「冰皮月饼……对不起……」

  「那大火足足烧了两天两夜……我们躲在金莲里,火一点都烧不着……可是印空大师……」
  「就这么没了啊……」

  我重新回到了寺庙里。
  明明依然是前几日破败不堪的样子,我却看到了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冰皮月饼?很可爱的名字。贫僧乃印空,这里是莲华寺。」
  「一念心清静,莲花处处开。冰皮月饼你的心境,倒十分适合修行。」
  「我虽读不懂你的符号,但世间万物,自有其玄妙之处,倒也不必穷究到底。」
  「你……你说你喜欢这些经文和我们的文字吗?无事……我只是觉得很欣喜……」
  「好……那我今后便亲自授你写字,教你习佛经禅意。」
  「这是我托山下匠人所寻材料,亲自制成的笔想来更能衬你笔墨。」
  「冰皮月饼,你的功课修习得愈发地好了。嗯?原来你还记了如此多的事……甚是有趣。」

  「我这一生,只喜听风雨,听山语,听禅经。伴我身侧,你可觉无趣……?」
  从来不觉。


冰皮月饼


  「冰皮月饼……你好些了吗……」
  直到纳豆说话,我才发觉他一直静静站在一旁。
  「我的御侍大人曾说过圣人心似开莲花,印空大师他慈悲向善,所以才会化作佛莲度化众生……」
  「谢谢……」
  我知道的。

  「还有……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邀请你加入我们记录者。」
  「我、我看到了你这几天写的文字,觉得你应该……也是很喜欢记录的吧……」
  「啊…….我不是故意要去看的,只、只是偶然间瞥到……」
  「你、你说你愿意!太好了……」
  「不过我现在得去下一个地方了……我们每三年都会举办一次茶会,到时候,我会给你发邀请函的!」

  「世间物皆有万般禅意,若我……今后不在了,你可以去这天地间游历一番,当作是替我看看也好。」
  脑海里忽然忆起御侍大人的话,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纳豆。
  「好。」
  我一定会去的。



  耀之洲的某个小城里有一座备受盛名的莲华寺,信徒与香客络绎不绝,常年香火不断。 其中印空法师是寺内最有名望的僧人之一,未及而立之年,便能讲经释禅,通达佛法。
  印空有一位飨灵,生性沉默寡静,唯独喜欢写字画画,时常写一些旁人看不懂的符号。

  时逢当地邪教组织作祟,寺庙住持本性作恶贪婪,竟听信邪教之言,利用镇上信徒进行敛财和献祭活动。
  不久,住持行径被印空查出,事情败露。
  失望的人们纷纷涌进莲华寺,要为自己和死去的亲人寻求说法,住持情急之下引来邪火,想要与众人同归于尽。
  大火焚烧了整座寺庙,人群受伤惨重,可是却大多幸存下来。

  据说,那天城里的人,皆观莲华寺绽放出一朵巨大的金莲,金光照耀半边天,久久不散。佛门说花开见佛性,当自身修持达到大境时,体内便会生出莲台,同时修出佛体。修成大果后,佛体与莲台随之长大,与肉身合为一体。莲华寺的印空法师用尽毕生修行,以己身化作巨大莲花吞噬业火,保护众人,终显佛性。花开莲现,花落莲成。

  「快看!这个神秘的作者又出新书了!」
  「是啊,可惜他从来不露面,我可喜欢他了……」
  冰皮月饼合上自己的笔记,起身离开茶馆。
  身后的闲聊声渐远,没有人看到,冰皮月饼微微上扬的嘴角。

  是时候该去别处看看了,冰皮月饼想。



  「这符号……是来自耀之洲的?」
  远方的格瑞洛,长着精灵耳的男子放下手里的长弓,抓过一旁的书卷,看着书的扉页题记旁的奇怪符号,神色有些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