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年糕汤

阅读

  ·  

2022-09-21更新

  ·  

最新编辑:林久i

阅读:

  

更新日期:2022-09-21

  

最新编辑:林久i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林久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年糕汤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秋庭枫华
年糕汤初始皮肤.jpg

画师:

年糕汤满星皮肤.jpg

画师:

年糕汤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年糕汤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年糕汤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年糕汤头像.jpg 年糕汤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 CV(中配)
铃木裕斗 小忻
专属堕神 头像-暴饮.png
暴饮
头像-酒童子.png
酒童子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山药鸽子汤.png山药鸽子汤
实装日期 2019年04月04日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135 / 4328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2153 / 10679
Def icon.png 防御力 10 / 2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643 / 2903
Hp icon.png 生命值 423 / 7941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523 / 6508
食物 年糕汤
类型 主食
发源地 韩国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温和
身高 183cm
关系 喜欢: 石锅拌饭头像.jpg 石锅拌饭
信条
言谈举止越是正式,就越能够体现其价值。
简介
年糕汤是上古时代新年祭祀时吃的饮福食物,随着吃法不同而代表着不同的祈愿。十八世纪时,年糕汤已成为了全国上下都会吃的春节美食并流传后世。由于吃一碗年糕汤等于多长一岁,所以有些人也会为岁月的流逝而对其爱恨交加。
背景故事
较为自律,是一位注重仪式感,注重外表仪态的青年,因此举手投足恭谦得体,待人也很温和。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年糕汤-基础技.png
刀焰破邪
(1级)年糕汤手中冒出蓝色火焰,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65点伤害,同时使敌方全体受到的普通攻击伤害增加20%,持续3秒。
(41级)年糕汤手中冒出蓝色火焰,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845点伤害,同时使敌方全体受到的普通攻击伤害增加20%,持续3秒。MAX
能量技
年糕汤-能量技.png
驱魔之仪
(1级)年糕汤唤出驱魔仪式,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315点伤害,同时有几率眩晕敌方全体,持续5秒。
(41级)年糕汤唤出驱魔仪式,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4095点伤害,同时有几率眩晕敌方全体,持续5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お会いできて嬉しいです、御侍様。トックックと申します。
很高兴认识你,御侍大人,我是年糕汤。
登录
お戻りですか?疲れたでしょう?さぁ、座って休んでください。
回来了?很累吧,快坐下歇歇。
冰场
ここは少し冷えますね。早くこの服を羽織ってください。
这里有点冷,快把衣服披上吧。
技能
白日の烈光をもって邪気を払わん!
请烈阳以净鬼祟。
升星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とてもうららかな気分です。
谢谢你,我现在感觉很好。
疲劳中
心配しないでください。少し疲れただけです。
别担心,我只是有点累了而已。
恢复中
大丈夫です。すぐに良くなります。
别害怕,我就快恢复了。
出击编队
闇に潜む邪悪なものは私にお任せください。
那些鬼祟的邪物就交给我吧。
落败
早く……行ってください……
你快......快走......
通知
ご飯ができましたよ。早くお上がりください。規則的な喂食を心がけないと、体に毒ですよ。
饭做好了,快吃吧,用餐时间不正常会生病的。
放置台词1
今月の特別な日は……?しっかり書いておかねばいけませんね。
这个月特殊的日子有哪些呢?我得好好记下来。
放置台词2
庭に桑の木でも植えましょうか。
在院子里种一棵桑葚吧。
触碰台词1
はい?米を舂(つ)いております。魔除けの風習ですよ。
嗯?我在舂米,这是一种辟邪的习俗。
触碰台词2
幽霊が恐ろしいですか?ふふ、私が守って差し上げます。安心してください。
怕鬼?呵呵,我会守着你的,安心好了。
触碰台词3
この円衫を着てみませんか?きっと似合うと思いますよ。
要不要试试这件彩袖的衣服?感觉你穿上会很好看。
誓约台词
これは……あ、申し訳ございません。私がいま戸惑ってしまったのは、こういった話は本来私の方からするべきでしたのに、あなたに言わせてしまったからです。こんな未熟な私でもよろしければ、どうかこれからの道は共に歩ませてください。
这……啊,抱歉,我迟疑 是因为这番话 本该由我来说的,真是失礼,还请您不要介意。未来的路,就让我陪着您走下去吧。
亲密台词1
特別な日を祝うことは、とても大切なことだと思います。貴方とどれほど一緒にいたとしても、記念日にはプレゼントを送り、何度でも好きだと伝えたいです。
仪式感是很重要的东西,不管我们在一起多久了,也还是想在纪念日送你礼物,说声喜欢。
亲密台词2
昔の私はわがままで、礼儀作法など何一つできていませんでした。思えば色々ありましたね…知りたいですか?いいですよ。全部教えて差し上げましょう。
其实我以前一点儿也不懂事,礼节仪态更是半点没有,后来啊,发生了很多事。想知道吗?我都会讲给你听的。
亲密台词3
襟元が乱れてますよ。出かける時はちゃんと身だしなみを整えないと、みんなに笑われてしまいますよ。
衣领要整好,可不能就这样乱糟糟地出门,大家会觉得我没照顾好你的。
放置台词3
御侍様、抜け落ちた髪の毛はちゃんと片付けたほうがいいですよ……何故ですって?私がそうしてほしいだけです。
御侍大人,掉下的头发收起来才好……你问我为什么?只是我的希望而已。
胜利台词
これで、御侍様は喜んでくださるでしょう。
这样,御侍大人就会高兴了吧。
失败台词
……ごめんなさい。今回は私がいけませんでした。次はやり遂げてみせます。
......抱歉,这次是我的不是,下次我会做好的。
喂食台词
まあ!お気遣い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呀!你有心了,谢谢。
换装独白
秋庭枫华 枫叶又盛开了,如果不坐下好好欣赏一番,便是对秋日的辜负了。所以御侍大人,你愿意,同我一起吗?

故事

停歇


  嘈杂的声音充斥着耳畔。

  目力所及尽是废墟残骸和燃着的火焰。

  身前的怪物嘴里含着呜咽,生机渐散,在不甘中缓缓倒下,带起一圈细碎的尘烟。

  “哈……哈……”

  扶着双膝,我大口喘着粗气,压在手中的刀刃明灭不定。

  空气吸入肺腑,如同烧灼般炽热疼痛。

  四肢在不断地颤抖,汗水遮蔽了双眼。

  周围的一切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力气在逐渐从身体中抽离。

  这样的感觉,这样的场景究竟经历了多少次呢?

  无法细想,每当我开始思考,脑海里所浮现的就只有人类不停对我重复过的话语。

  “杀掉堕神。”

  “帮我……”

  “救命……”

  “快上啊!你可是飨灵。”

  挣扎似地开始晃动脑袋,我试图甩脱那些恶魔般的低语。

  “好累啊……”

  这一举动让我再也无法保持平衡,身形一晃,我摔在了地上。

  看着光亮渐息的刀刃,我闭上了眼。

  喉咙里卡着无数词句,或抱怨,或哀鸣,或憎恨。

  然而话到嘴边,却依旧只是……

  “好累啊……”

  下一秒,熟悉的黑暗再次将我包裹。



  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

  朦胧中我感觉到了颠簸。

  想要起身,然而疲倦却在继续催眠着我的意识。

  再次昏睡前我依稀听到有人伏在我耳旁轻念。

  “都没事了,你可以好好休息了。”

  好好……休息吗?

  是了,我好像从未得到过休息。

  自诞生起,就在御侍的命令下,不断地战斗,战斗。

  为了人类,为了和平,为了拯救。

  我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守护他们。

  这样的思想一次又一次地被灌输到我的脑海。

  飨灵就是如此。

  飨灵本该这样。

  我一次又一次地这样告诉自己。

  忘了从什么时候起,一度被重复的念头折腾得精疲力尽的我,甚至已经开始放弃思考。

  不再是作为一个有意识的个体,而是作为工具那样活着。

  胜利也感受不到喜悦。

  只会被拖上马车,片刻不停地赶往下个战场。

  因为他们说,还有更多的人在受苦,更多的人需要拯救。

  那我呢?

  渐渐地,我开始产生这样的疑问。

  那我呢,又有谁来拯救?

违和


  “你是说,没有战斗了?”

  坐在病床上,我摩挲着掌心里-一个硬币大小的勋章,茫然地看向站在--旁整理房间的御侍大人。

  “是啊。”御侍大人将手里的文件放到了我的手上。

  “东部防线已经建设完成了,堕神抵御圈也已经成型,已经可以不用再战斗了。”

  御侍大人又给我递上了一杯热茶,用感慨的语气赞许道。

  “这都是你的功劳。”

  “我的……功劳。”
  
  低头看着茶水里的倒影,我双眼无神地重复这么一个词汇。

  翅膀的扑腾声蓦地响起,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转过头去,窗外掠过了一群白鸽,而白鸽之下,是正在工作,面露微笑的人们。

  “结束了……吗?”

  望着满脸写着对新生活向往的人们,我轻声呢喃道。

  明明是如此美好的画面,然而我的双手却不自觉攒紧。

  仿佛看到了什么十分抗拒的东西一般。

  手中的茶杯因外力而咯吱作响。

  就在它即将碎裂的时候,一个声音阻止了我。

  “结束了。”

  御侍大人伸手按在我的脑袋上揉了揉。

  “好好休息吧,年糕汤。”



  战争彻底结束了。

  边境建立起了堕神难以逾越的防线。

  后方得到消息的人们开始积极地重建家园。

  一些都是那么地美好。

  平和的未来仿佛近在眼前,触手可及。

  而我也像个英雄一样被人们簇拥着,围绕着。

  这就是拯救吗?

  我问自己。

  然而走在人们中间,他们的笑容却无法让我感受到温暖,只有……

  距离。

  我和他们……

  格格不入。

出走


  “非常对不起,大人。”

  餐馆老板站在御侍大人面前鞠躬道歉。

  “可能我们这样的小店并不适合年糕汤大人。”

  “我知道了,你们回去吧。”

  御侍大人不可置否地摇了摇头,一脸淡漠地送走了店长。

  这是我去工作的第十二家店。

  御侍大人回头看向了我。

  想象中的责骂并没有出现。

  反而是非常温柔地为我披了件大衣。

  “走吧,带你去看看医生。”



  “战后心理综合症……吗?”

  我和御侍大人拿着医生给的报告,上面的对病症的描述尤为刺眼。

  主要症状包括恶梦、性格大变、情感分离、麻木感、失眠等。

  还有易怒、过度警觉、失忆和易受惊吓等情况发生。

  “抱歉,我都没注意到你已经这么辛苦了。”

  御侍大人长叹了一口气,-边揉着我的脑袋一边询问医生。

  “那请问我们该做怎么做呢?”

  “我不知道,大人。”

  出乎意料的,医生给出了一个相当意外的答案。

  “我只是知道这种病症而已,治疗方法的话……”

  医生沉思了一会儿,旋即报以歉然的笑容。

  “我建议你可以去耀之州看看,我这一身医术也基本都是学自那里。”



  “决定了吗?要去耀之州。”

  站在门外,御侍大人张嘴似是想要说些什么,犹豫了一番,还是变成了这句普通淡然的问话。
  
  “你知道的,我没法跟着你,这边有太多……”

  “我知道。”

  我打断了他的话语。

  “……”御侍大人怔怔地看了我好一会儿。

  “对不起。”

  “没关系。”

  “早点回来。”

  “好。”

剖析


  说到底,我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呢。

  旅途中,我木然地看着所经的人文风景,不止一次地向自己提出问题。

  明明在此之前自己的记忆里就只有战斗。

  “突然就说,什么都不用做了,好好休息吧……”

  轻轻抚摸掌心的勋章。

  而后……

  用力捏碎。

  “不对……我的意义,应该就只有战斗才对。”

  “什么都不要去想,作为工具一直战斗下去就好了。”

  我对着自己这么说了。

  保持着这样的心态,直到我来到了医生所给的地址。

  太云观。

  观主问清来意后,便让我跟着一位听说和我来自同一个地方的女性一起做事。

  “安心好了,她可以带着你解决这个问题的。”



  尽管不甚相信,但我还是陪着这位名为石锅拌饭的女性一起帮忙做事了起来。

  也在相处的这段时间中渐渐了解到了有关于她的事情。

  然而……

  “这样又有什么意义呢……”

  日复一日的日常琐事,过着好像很平静很简单很温馨的生活。

  “但是啊……”

  我找到了坐在树下看书的石锅拌饭,倚着树枝低头看着她。

  “但是我们做这些东西,又有什么意义呢?”

  石锅拌饭合上了书。

  “可以治好你的病啊。”

  “病?”难言的烦躁自空虚感中生出,我扯了扯嘴角。

  “战后心理综合症?”

  “那是指把我看成人类后下的判断吧?”

  我伸出手握住了她合上的书籍。

  “飨灵不会生病,飨灵只要有灵力供给就不会消亡。”

  “飨灵和人类是不同的,飨灵也不该和人类一样。”

  石锅拌饭的手覆在了我的手上。

  “那你觉得,飨灵的意义是什么呢?”

  “只要战斗不就可以了吗?不停地战斗,然后保护人类就可以了。”

  “可是……”

  “可是?”

  “飨灵不是工具啊。”

  我的瞳孔骤然缩紧,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般。

  “我不知道你从前发生了什么,但是就我所知,基本所有飨灵都是-路战斗过来的。”

  石锅拌饭伸出了手抚摸着我的脸颊。

  “但我从未听说过有飨灵因为战斗而留有战后心理综合症。”

  “很辛苦吧?”

  “一直在战斗中过活的日子,很辛苦吧?”

  “可是啊,并不是只有战斗才有意义的。”

  说着她打开了手中的书,十分认真地看着我。

  “读书能解惑,解惑为其意。”

  “你我手中正在做的事情可以为观主他们分担课业,解忧为其意。”

  说着,她将手放在了我的脑袋上。

  “我们正在努力让你变得开心快乐,可以借助生活的小事让你摆脱战争的阴影,这也是意义。”

  说着,她站起身来,缓缓地转身走开,在不远处回头朝着我笑了笑。

  “觉得理解辛苦的话,就不要去想那么多了。”

  “意义只有我们给了定义才有意义,没有什么事物的定义是下死的,永恒不变的。”

  “只要我们做了事情,哪怕是再怎么微不足道的事情,只要有人因此而得到些许帮助,就是意义。”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我握了握方才抓住书背的手掌。

  “原来我……一直被困在自己所下定义的意义里……吗……”

年糕汤


  那是樱之岛很久以前的一个故事。

  那时候堕神肆虐而飨灵刚生。

  无数人的家园正受到致命的威胁。

  一位料理御侍站了出来,带着他的飨灵征战四方。

  战斗的日子仿佛永无止境。

  伤痛中的人们只有恐惧的惊惶,和生命本能的自私。

  而那位刚诞生的飨灵所能接触到的,了解到的也就只有战斗和人类这般急躁的一面。

  至于人们回过神来,想要表示感谢这些正面积极的情绪,飨灵都没有时间去接受。

  因为他必须第一时间赶到下一个战场。

  可飨灵不是工具,他们也会疲倦。

  御侍大人注意到了自己飨灵的异状,但他没有时间去安慰。

  因为时间不等人,堕神不等人。

  他只想快点结束这一切。

  下一次就好,下一次。

  每当奔波在往返的旅途上,看着熟睡的飨灵,御侍大人总会愧疚又无奈地对自己这样安慰。

  马上就能结束一切了。

  而事实也正如他所想的那样,一切终于结束了。

  然而飨灵的身心却已经处在崩溃边缘了。

  战斗结束,料理御侍和飨灵得到了与他们功勋相匹配的奖赏。

  料理御侍不懂那些细腻的东西,只能把自己所有的东西尽可能地交给飨灵。

  平和的生活,高高在上的地位。

  然而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

  就连飨灵自己,也不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他只能感受到因习惯而不停生出的战斗冲动,还有无法填满的空虚。

  直到他踏上了寻求答案和救赎的旅途。

  在耀之州的一座道观。

  飨灵碰到了能给予他温暖的另一位飨灵。

  她教导了他心灵上的创伤因何而生,如何解决。

  她教会了他生活的美,存在的意义,可以追求的东西。

  还有最重要的,她给予了他足以安心满足的温暖陪伴。

  让他明白了,没有什么事物的定义是下死的,永恒不变的。

  没有必要强行因为过往的生活而为现在的自己下一个定义好的意义。

  只要去做,只要时能够为他人带来改变,不论怎么样的行为,怎么样的生活都是有意义的。

  在她的帮助下,飨灵渐渐开始习惯在道观的生活。

  他学会了许许多多从前不会的东西。

  他,生出了对她的憧憬。

  当飨灵从道观走出。

  他已经从一个对生活麻木无感,不定期会暴躁发怒的“病人”,变成了一个如他所向往的,温暖的,能够感受爱,给予爱的,全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