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奇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长夜应无寒
丿奶丶茶灬
包子-------
月叔丨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曲奇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曲奇初始皮肤.jpg

画师:

曲奇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曲奇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曲奇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曲奇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曲奇头像.jpg 曲奇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 CV(中配)
高垣彩阳 张琦
专属堕神 头像-贪食.png
贪食
头像-暴饮.png
暴饮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炸苹果圈.png炸苹果圈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127 / 4683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442 / 6812
Def icon.png 防御力 29 / 677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766 / 8684
Hp icon.png 生命值 700 / 15529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398 / 5943
食物 曲奇
类型 甜品
发源地 伊朗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捉摸不定
身高 172cm
关系 喜欢: 三炙鸟头像.jpg 三炙鸟
信条
美人在骨不在皮
简介
曲奇是一种细小而扁平的蛋糕式饼干,口感酥脆,带有浓厚的黄油香味,最初由伊朗发明,上世纪80年代,曲奇由欧美传入中国,并在21世纪初在香港、澳门、台湾等地掀起热潮,随之不断流行开来。在欧美,节庆时,女孩们会前往曲奇作坊,亲自烘焙味道诱人的曲奇送给爱人和朋友,向他们表示心意和尊敬。
背景故事
习惯遵循本性地生活、工作,是一个几乎完全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对于曲奇而言,没有什么比将一块随处可见的原料塑以神韵,赋予魂灵这一过程更令人愉悦了。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曲奇-基础技.png
凿空投刃
(1级)曲奇瞄准敌人持雕刻刀甩到敌人身上,对最近的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每秒212点伤害,持续3秒,同时使全体友方提高25%技能伤害,持续3秒。
(41级)曲奇瞄准敌人持雕刻刀甩到敌人身上,对最近的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每秒2756点伤害,持续3秒,同时使全体友方提高45%技能伤害,持续3秒。MAX
能量技
曲奇-能量技.png
一锤定音
(1级)曲奇用锤子在敌人头上俏皮地敲了一下,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402点伤害,同时使全体友方下3次普通攻击必定暴击。
(41级)曲奇用锤子在敌人头上俏皮地敲了一下,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5226点伤害,同时使全体友方下7次普通攻击必定暴击。MAX
连携技
曲奇-连携技.png
超级一锤定音
连携对象 30px ???
(1级)曲奇用锤子在敌人头上俏皮地敲了一下,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482点伤害,同时使全体友方下6次普通攻击必定暴击。
(41级)曲奇用锤子在敌人头上俏皮地敲了一下,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6266点伤害,同时使全体友方下10次普通攻击必定暴击。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你的眉眼很有味道,我可以将它们留下来吗?
登录
嗯............啊,你回来了?抱歉,没注意。
冰场
唔......好像还没试过冰雕呢。
技能
去吧,交给你们了。
升星
手指就像解开了枷锁一样。
疲劳中
石料放那就行,我先去睡会。
恢复中
梦到了很有趣的东西,等会把它刻出来吧。
出击编队
欸?我也要去吗?
落败
我果然......不适合这个......
通知
呃?到饭点了?要不......我们出去吃?
放置台词1
在人脸上做改动可比在石头上简单多了。
放置台词2
嗯哼哼——
触碰台词1
文字蕴含的感觉会随着读者的不同而有所变化,但雕像呈现的,永远是原本最真实的瞬间。
触碰台词2
不一样的,五官雕刻得再精致,那也只是像活物而已,但如果完成了最后一笔,它就是了。
触碰台词3
喜欢?我喜欢一切有形之物,因为这样就能定格它令我倾心的每一刻。
誓约台词
嗯?我要求很高的,知道我为什么喜欢雕像吗?因为它们不会背叛,如果你......这样啊,那——我同意。
亲密台词1
来,靠近些,不要害羞,我只是想更深入地了解你的身体。
亲密台词2
我描刻过那么多的面孔,没有哪副能如你这般,百看不厌。
亲密台词3
雕塑?你的模样已经印在我心里,没必要再为了纪念雕刻什么。
放置台词3
今天做些什么呢?要不给御侍做个挂坠吧。
胜利台词
欸?就......这样?
失败台词
......下次还是换别人来带队吧。
喂食台词
啊,放那边就行,辛苦你了。


故事

心灵的纪念


  眉,眼,鼻,唇。

  格林上校的手抚摸过眼前这座雕像的每一寸,他的目不转睛,还有微颤的指尖都在告诉我,他已经被这座雕像的美彻底征服了。

  「她是谁?圣文里的天使吗?」

  「不,它的原型——」

  我正要回答,御侍在我身边悄悄拽了一下我的衣角。

  「是我们的雕刻老师。」

  御侍小声接道。

  「啊,这么说,这座教堂是你们在她的指导下设计完成的了?」

  「……嗯。不过,还没好,有的地方还要再改一改……」

  御侍眼神躲闪,低头推了推她厚重的眼镜,又慌张地将沾了石料没法洗干净的手藏到身后。


  「请将这封信转交给你们的老师,告诉她,我很喜欢她的设计,我有很多关于艺术的想法想要和她交流,等她回来的时候,我会再来拜访她的!」

  我和御侍将格林上校送到教堂门口,他跨上马背,策马离开。

  前来视察的皇室成员总算离开了,我松了一口气,转身却发现一旁的御侍拿着那封信,眼神呆呆看着远处,那是格林上校离开的方向。

  我将手在她眼前挥了挥。

  「御侍?」

  她吓了一跳,惊慌地看我一眼,又迅速低下头。


  「走吧,今天的工作还没完成。」
  我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红透的耳垂,跟上她的脚步。

  「为什么不让我说实话?」

  「什,什么呀……」

  御侍小步疾走,并不回头。

  「你明明知道,我刻的所有雕像,原型都是你,其他人类的眉眼,我才看不上。」

  她突然顿住脚步。

  「曲奇……」

  「嗯? 」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相信我是那尊雕像的原型,没有人。」

  她转过身,眼眶泛红。

  我不解地望着她。

  「为什么要在乎别人怎么看 ?旁人难道比我更了解你的心灵的模样么?」

  「……心灵……心灵,有什么用呢?算了,你永远也不会懂吧。」

  她扯了扯嘴角,将那封信捏得变形,哽咽着跑远了。

审美的装饰


  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我和御侍陷入了从未有过的冷战,加上这座教堂的设计工作已经进入尾声,我更懒得出门,便整日待在雕刻室里,雕些打发时间的小玩意儿。

  有一次「不小心」多刻了一刀,雕出来的小狐狸有了生气,窜到室外,我去追赶,“刚好”撞见御侍抱着一只信鸽往里走,脸上一片喜色。

  她见到我怀里的小狐狸先是露出有点惊喜的神情,接着又想起了什么一样,面色变得黯淡,匆匆离开了。

  「就连这招都没用了么,以前她最喜欢你们了。」

  我喃喃自语着,把怀里的小狐狸举到胸前,无奈地吹了一口气,它扑腾一二,吱吱叫唤几声,很快,眼里的神采熄灭了,又变回了一个普通的狐狸雕像。

  放下狐狸雕像,我思索再三,走到御侍的房门外,她坐在桌前正写着什么,见我突然过来,连忙用身体挡住。

  「你,你过来干什么?」

  「还在和那位上校通信?」

  「……」

  「还是以不存在的’老师’的名义吗?」

  「……不用你管。」

  「这样下去,他对你的误解会越来越深,这样也没关系吗?」

  「除了这样,我还能怎么做呢?我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你可以告诉他真相啊,如果他真心欣赏你的才华,是你的知己,他当然会理解你。」

  「不行,如果告诉他……」

  御侍张了张嘴,但最终将所有假设咽了回去,别过脸。

  「反正 ,我不会告诉他的。」

  生平第一次,我像个人类一样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如果你真的需要,我可以让你的外表看起来和那座雕像一样。」

  御侍猛然回头。

  「不过你会活得很痛苦。」

  「我什么都不怕!」

完美的主题


  我永远无法理解,人类对完美的追求究竟有什么意义。

  神明为了让艺术拥有残缺之美,不惜砍断了维纳斯的双臂,为什么天生享有留白的人类,却无法理解缺憾的重要呢?

  算了,随她去吧,反正身为飨灵,第一要义是要满足御侍的愿望。

  我一手托腮,一手把玩着手上的刻刀,漫不经心地打量着面前摆好了姿势,正在轻轻哼歌的御侍。

  半晌,一股难以克制的倦怠情绪蔓延上来,我放下刻刀,打了个呵欠,起身往外走。

  「咦?曲奇,你去哪儿?」

  「累了,明天再继续吧。」

  我曾经很多次问御侍,能不能做我的雕塑模特,她都不答应,现在她主动提出,我却一点也不想再雕刻这张脸了。

  帮她实现愿望以后,我和御侍之间的关系不但没有改善,反而更加疏远。

  这真是没想到的局面。

  「你真的,确定不和我走吗?」

  教堂前的风将她的发梢吹起,她拉起我的手,用精致的眉眼忧伤地看着我,想要做最后一次挽留。

  「夫人,走吧,上校还在马车上等您呢,这座教堂,您随时都可以回来。」

  男仆上前,恭敬地接过她的行李箱。

  「有什么事,写信给我。我就在这里。」
  我淡淡地笑着。

  御侍犹犹豫豫地点点头,抱了我一下。

  「谢谢你,曲奇。」

  她在我耳边哽咽着说道,接着转身,咬着唇跑向马车。


  但我知道她不可能真的掉下眼泪。

  一阵风穿过我们之间迅速拉开的距离,不知为何,我的心里反而轻松起来。

  我哼起许久没有唱起的小调,回到了我的雕刻室。

  以后的时间里,我有我的雕像,它们都是真实的,它们绝不会背叛我,我依旧安全而自在。

有趣的功能


  我并不在乎时间过去了多久,或者外面的世界发生了什么改变,只是个别时候,也会因为无所事事而感到百无聊赖。

  这种时候,我会轻车熟路地雕刻一只小狐狸,看着它从一块石头渐渐有了生气,从我的工作台上一跃而下,飞快地窜出教堂。

  我随它逃亡,我不知道它会把我带向什么地方,这种未知正是我需要的灵感来源。

  这个追逐游戏十分有趣,我乐此不疲,但最近一次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

  我的小狐狸还没有逃出教堂,就被一个站在门口的阴影吓得失魂落魄,僵立着倒在地上装死。

  来者拎着它的后颈皮将它提了起来,不顾它的挣扎,打量着它,我赶到面前,将它从对方手上解救出来,安抚了一下。

  「它是什么?」对方开口了。

  我这才抬眼看去。

  门后有一朵云刚好把太阳暂时掩住,逆光中的人露出了真面目。

  她有-头如火般绚烂的红发,红色眸子下流转着一闪而过的金光。一身黑裙垂地,勾勒出修长曼妙的身段,她不急不躁,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场。

  她的鼻尖点缀着一些红色的小雀斑,它们的俏皮令她混合出了一种独特的气质。

  我很久没有见到这么让我有创作欲望的眉眼了。

  「它是什么?」她又问了一次。」

  「我的狐狸呀,你喜欢?那就送给你吧。」
  我将小狐狸往她怀里推。

  不料,她摇摇头。

  「它是死物。」

  「嗯?」这就有趣了,「它见过很多人,你是第一个发现这件事的。」

  「米德加尔出现的那些尸体,也是这样的。」

  她的声音波澜不惊。

  「嗯……连那些,也被你发现了呀。」

  「你将那些往生者的灵魂禁锢在这里,把他们的身体替换成了会说话的死物。」

  「往生者……你是在说那些人类吗?嗯,是我做的。」

  我将头发撩到耳后。

  「你要问我为什么吗?其实很简单,因为我是飨灵,当然是为了助人为乐呀。」

  话音未落,我的脖子一阵灼烧,一根淬火的长针已经抵在我的喉咙。

  我抬头看去,她面无表情,只是微微歪了歪头。

  「把前因后果告诉我,不得隐瞒。」

  我顿时笑了。

  「你是谁呀?要我听你的,总要给个理由吧?」

  说笑间,我勾了勾手指,教堂两旁的墙壁上,一左一右两尊雕像顿时活化,这种时候,是天使,或是恶魔,有何关系?能为我所用就好。

  「去吧,交给你们了。」

  大天使与大恶魔一拥而上,将她团团围住了。

  我抱着小狐狸坐到远处的长椅上。

  「小心点,不要弄伤她的脸啊。」

曲奇


  在米德加尔市内,有一座神秘的旧教堂。

  它的神秘,在于它奇特的造型,和教堂内雕刻摆放着的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雕塑,更在于它诡异的能力。

  据说,年轻的女子,如果对自己的外表有哪里不满意,来到这里向神明祈祷,就能获得令人惊艳的容貌。

  这个诡异的能力背后, 还有一个自圆其说的故事。

  这座旧教堂最初的设计者是一个平民女孩,她样貌平凡,但才华横溢,被格瑞洛的皇室派来修建这一所教堂。


  一位前来视察工程进度的上校被她天马行空的设计深深吸引,两人从未见面,一直通信往来如遇知己。

  但是因为女孩样貌平凡,她深深担心真实的自己无法得到上校的青睐。一天,她在教堂中向神明祷告,希望自己能拥有与上校相配的美貌。

  没想到,神明真的带着福音降临,女孩拥有了梦寐以求的外貌,她终于与上校相见,果然,上校对她一见倾心,女孩嫁入皇室,和上校一起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这一佳话在米德加尔悄悄传开,很快,这座教堂一度成为年轻女孩的朝圣圣地。

  遗憾的是,这个故事的最后并未完美落幕。

  女设计师嫁给上校后不过一年,突然离奇失踪。上校征集各路力量苦苦寻找 ,但始终没有找到。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那座旧教堂里出现了奇怪的现象。

  有人在礼拜的时候,看到教堂里的雕像忽然换了动作和表情,从笑脸变成了哭脸;在半夜里,无人的教堂里还会传出叮叮当当的雕刻声;甚至有几次,有人目睹到深夜的教堂里,有一个从未见过的年轻女子,正在雕刻着什么……

  大家都猜测,是那位上校夫人遭遇了某种不测,她的鬼魂回到了这里,继续做着生前没有完成的工作……

  「……这些诡异的事情发生以后,去那座教堂礼拜的信徒越来越少,教堂也就渐渐荒废了。不过,在米德加尔的贵族小姐之中,的确还流传着,如果想要美丽的容貌,就大着胆子去那座教堂祷告的说法。——我了解到的传闻,就是这些了。」

  芭菲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

  棉花糖摸了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难道那天把三炙鸟打伤的,其实是上校夫人的鬼魂?」

  「活人的能量和我们飨灵尚且天差地别,你觉得什么样的鬼魂,能把三炙鸟打伤?」

  「那……」

  「那座教堂,应该是某个强大灵物的地盘……是堕神还是飨灵,也不一定呢。」

  「对哦,萨赫蛋糕也这么说!」

  「三炙鸟呢,还是什么都不肯说?」


  棉花糖苦恼地点点头,「嗯,她只是说,她已经设下屏障,不让人再靠近那里,我们也不要再追究那里从前发生了什么。这样以后就不会有新的失踪案发生了。」

  「这么看来……她已经解决了?」


  涅架殡仪馆。

  持续不断的扣门声叫醒了三炙鸟,她似乎刚从某个梦境回来,眼神难得地茫然了一会儿,再起身,才慢吞吞地去开门。

  拉开房门,门外站着的东西换做其他人的话,估计早已吓破胆了。


  一座等身雕像和自己静静对视——而且还是自己的脸。

  三炙鸟怔住一秒,随即,她扬起手中的火焰毫不客气的挥向“自己”,瞬间,雕像在面前四分五裂,化作一堆黄色的粉末,消散不见了。

  她正要往回走,忽然脚步一滞。

  低下头,一只黄色的迷你小狐狸叼着一张卡片抱着自己的脚腕不放。

  三炙鸟只好蹲下身,伸出手,小狐狸随即跳到她的掌心,三炙鸟取走了它嘴里的卡片,下秒,小狐狸消失了,掌心只剩下一个狐狸纹路的曲奇饼干。

  「这个雕像也不喜欢吗?那么,等我下次再雕出更好的作品的时候,再寄给你哦。」

  信上这么写着一句话。

  三炙鸟关上门,将曲奇饼干和纸条随意丢到桌上,转身重新回去睡觉。

  她好久没有费那么大力气打架了,这几天要好好休息一下,谁也不想见。

  躺回床上时,她突然想起和曲奇打完之后的场景。

  在满是断壁残桓的教堂里,两人都气喘吁吁,曲奇靠在石柱上扇了扇风。

  「打不赢你,算了,不打了。」

  「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做。」她答应了萨赫蛋糕,要找到这次失踪案的源头。

  「不管面积多少,不管时间长短,只要身体的某一部分变成雕像,那一部分就会失去所有知觉。你觉得那些甘愿用灵魂替换容貌的人类,不会明白这一点吗?」

  然而,曲奇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这样笑着问道。

  「那些小女孩,只是一旦尝试过美貌带来的好处,就食髓知味了,非到把所有的生命力都雕琢殆尽不可,她们为了美貌,宁愿舍弃自己真实的身体和灵魂,将它们替代成没有知觉的,徒有其表的砂石……最后整个身体脆弱到崩盘成散沙,这不是注定的结果吗?」

  「人类就是这样的生物……他们有自己选择的追求,你我珍视的灵魂,他们向来弃如敝履……既然如此,不如放在我这里好好收藏……好在永恒的美是不可怪罪的,你说,我说的对吗?」

  这是她们相见的第一面,三炙鸟是因为答应帮萨赫蛋糕追寻失踪的,只在家里留下一堆灰烬的少女们,一路追踪到这里的。

  她和曲奇不了解彼此的过去,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但只言片语之间,彼此已经敏锐地发现,对方和自己一样,有同样的,看待世界的视角。

  「以后,我不会给你这么做的机会了。」

  三炙鸟淡淡丢下一句。

  「我无所谓啊。」曲奇拢了拢披肩。

  「这几年无聊而已,我现在觉得,你的脸,比那些人类有意思多啦。」

  「诶,你叫什么名字啊?你也住在米德加尔吗?有时间的话,可以做我的模特吗?我是曲奇,我会做很好吃的饼干哦。」

  三炙鸟踢开恶魔雕像的残骸,大步往外走去。

  「呀,如果你肯当我的模特,我就告诉你,我为什么开始做这些事,好不好?」

  可是,她已经无心在意曲奇的过去了。

  她突然发现,每个人都有故事,都有为何开始的原因,有的人说尽前言,也叫人难以理解,但有的人三两句,她已经明白了真正的为什么。

  涅檗之火自她手中点燃,化作一只冥凰的形状,呼啸着穿过教堂,带走了被主人交易到这里的灵魂。

  三炙鸟走出教堂,她设下封印,以后很长时间里,人类将再也找不到这座教堂的入口。

  而现在——

  三炙鸟闭上了眼,将教堂里的情景抛到脑后,决定好好睡一觉。

  在这个世界待了这么久,居然还能发现和自己相似的家伙,虽然有点麻烦,但总算……不孤单了。

神器

  • 石雕锤
  • 神器线路
曲奇神器.png
力量绿红青黄绿.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88
Def icon.png 防御力 66
Hp icon.png 生命值 2153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940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359
生命值+718
普通节点3 攻速值+2470
攻速值+4940
普通节点4 防御力+33
防御力+66
普通节点5 生命值+718
生命值+143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攻击力+91
普通节点7 上:暴击值+704
下:暴伤值+1013
上:暴击值+1407
下:暴伤值+2027
上:暴击值+2111
下:暴伤值+3040
普通节点8 上:基础技效果+2%
下:能量技效果+2%
上:基础技效果+5%
下:能量技效果+5%
上:基础技效果+10%
下:能量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34
攻击力+68
攻击力+102
攻击力+136
普通节点10 暴伤值+1520
暴伤值+3040
暴伤值+4560
暴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绿·攻速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攻击后,能量增加56 8 10 12 14 17 20 24 30)点,每15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环尾塔可.png 攻击后,额外对敌方全体造成一次自身攻击力42%55% 70% 85% 101% 118% 140% 167% 199% 240%)的伤害,每15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攻击后,友方全体的攻击速度增加8%11% 14% 17% 21% 24% 29% 34% 41% 50%),持续6秒,每15秒可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Ⅱ(红·生命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施法时使自身获得免疫眩晕和魅惑的效果,并且技能伤害增加7%10% 13% 15% 19% 22% 26% 31% 37% 45%),持续4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施法时使自身获得免疫眩晕和魅惑的效果,持续4秒,并对全体敌方造成攻击力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0%)的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施法时使自身获得免疫眩晕和魅惑的效果,并对攻击力最高的敌方造成攻击力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0%)的伤害同时禁止治疗,持续4秒
塔可节点Ⅲ(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暴击后,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19%25% 32% 39% 47% 55% 65% 78% 93% 112%)的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暴击后,28%概率驱散最近三名友方身上的减益效果,另有28%概率使他们受到的伤害减少4.9%6.4% 8.2% 9.9% 11.8% 13.8% 16.8% 19.5% 23.2% 28%),持续3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暴击后,所有友方角色伤害增加5%7% 8% 10% 12% 14% 16% 19% 23% 28%),持续3秒
塔可节点IV(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15秒发动一次,对敌方攻击力最高角色造成攻击力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0%)的伤害并且眩晕他3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每15秒发动一次,对敌方百分比最高的三名角色造成攻击力26%34% 44% 53% 63% 74% 87% 104% 124% 150%)的伤害,并且提高自身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技能伤害,持续4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每15秒发动一次,对全体敌方造成攻击力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0%)的伤害,并减少全体敌方811 14 17 21 24 29 34 41 50)点能量
塔可节点Ⅴ(绿·攻速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释放技能后,回复全体友方56 8 10 12 14 17 20 24 30)点能量,并使全体友方攻击力提高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持续8秒,该效果有25秒冷却时间
模板环尾塔可.png 释放技能后,回复攻击力最高友方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0)点能量,并提高攻击力最高友方的攻击速度8%11% 14% 17% 21% 24% 29% 34% 41% 50%),持续8秒,该效果有25秒冷却时间
模板绒球塔可.png 释放技能后,回复自身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0)点能量,并提升自身8%11% 14% 17% 21% 24% 29% 34% 41% 50%)技能伤害,持续5秒,同时对全体友方造成攻击力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0%)的伤害,该效果有15秒冷却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