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片儿川

阅读

  ·  

2021-07-01更新

  ·  

最新编辑:林久i

阅读:

  

更新日期:2021-07-01

  

最新编辑:林久i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林久i
丿奶丶茶灬
包子-------
久离哩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片儿川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淑女神探
片儿川初始皮肤.jpg

画师:

片儿川满星皮肤.jpg

画师:

片儿川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片儿川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片儿川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片儿川头像.jpg 片儿川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白砂沙帆 V17-Vila
专属堕神 头像-面刀.png
面刀
头像-断刀.png
断刀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炸薯条.png炸薯条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70 / 1538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830 / 3677
Def icon.png 防御力 18 / 350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674 / 2914
Hp icon.png 生命值 410 / 6355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350 / 5100
食物 片儿川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17~20世纪
性格 高贵淡然
身高 175cm
关系 喜欢: 京酱肉丝头像.jpg 京酱肉丝
信条
反求诸己,无愧于人。
简介
片儿川是中国浙江省杭州市的一道传统特色名菜,已有百余年历史,曾登上“中国十大名面条“榜单。其浇头主要是雪菜、笋片、瘦肉片,特色在于倒笃菜和笋片的鲜美,用它们制成的菜品格外面汤醇浓,肉片嫩滑,笋菜清口,让食客胃回大开。
背景故事
作为一名古书画修复师,拥有高超的技巧和热爱并且专注于自己事业的心。在南离印馆中有着较高的地位,身边跟着一个名为豆沙糕的徒弟,并常常通过他来传话。看似高冷,实则私下也偏爱着可爱的事物,但这件事只有极少人知道。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片儿川-基础技.png
墨染山雾
(1级)片儿川抛起卷轴,卷轴在空中展开,画卷里的山雾环绕敌方,在4秒内,降低全体敌方25%的攻击速度,向时对距离最近的敌方目标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115点伤害。
(41级)片儿川抛起卷轴,卷轴在空中展开,画卷里的山雾环绕敌方,在4秒内,降低全体敌方37%的攻击速度,向时对距离最近的敌方目标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1495点伤害。MAX
能量技
片儿川-能量技.png
风荷刃
(1级)片儿川展开绘卷,摘取画中所绘荷花,以花为剑,对距离最近的敌方目标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145点伤害,同时50%概率沉默全体敌方单位四秒。
(41级)片儿川展开绘卷,摘取画中所绘荷花,以花为剑,对距离最近的敌方目标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1885点伤害,同时50%概率沉默全体敌方单位四秒。MAX
连携技
片儿川-连携技.png
超级风荷刃
连携对象 30px ???
(1级)片儿川展开绘卷,摘取画中所绘荷花,以花为剑,对距离最近的敌方目标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160点伤害,同时50%概率沉默全体敌方单位四秒。
(41级)片儿川展开绘卷,摘取画中所绘荷花,以花为剑,对距离最近的敌方目标造成自身攻击力220%的伤害并附加2080点伤害,同时50%概率沉默全体敌方单位四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承召而来,自会做好分内之事,御侍大人,今后,当共勉之。
登录
山水有相逢,清风难入画......嗯,御侍大人,您来了。
冰场
此地寒凉,宜静心养性,若非御侍体弱,倒可多留几日。
技能
请指教。
升星
承蒙厚爱,我于书画之道,又有进益了。
疲劳中
我已经歇下......若有要事,唤豆沙糕来寻我便是。
恢复中
有劳御侍大人挂怀,我已无大碍。
出击编队
分内之事,自当尽力!
落败
何至于此......
通知
御侍大人,饭菜备齐,请您用膳。
放置台词1
京酱肉丝大人耽于享乐,不事政务......馆长如此,让人如何安心。
放置台词2
浮生之乐,莫过于读书,观画,喝茶,赏猫......逗豆沙糕。
触碰台词1
新得了几卷书画,御侍大人若有心,可共赏之。
触碰台词2
复原之道讲究心境,心不净,切不可轻易下笔。
触碰台词3
......若无事可做,便与豆沙糕一起整理书库去吧。
誓约台词
此处所藏皆是我心爱之物,从今以后,愿与御侍大人共享.......万望珍重。
亲密台词1
书画有形,人心无形.......御侍大人,您的心意究竟如何......
亲密台词2
为何......仍难描绘您的模样.......许是我的心乱了。
亲密台词3
我曾醉心书画,以为清净――直至遇到御待大人您,方知从前尽是寂寞。
放置台词3
......未曾想御侍大人不在之时,世界竟是如此......方籁俱寂。
胜利台词
幸未辱命。
失败台词
力有不逮,实非我愿。
喂食台词
原本不必......罢了,既已做了,我吃便是——嗯,确实可口。
换装独白
淑女神探 优雅与敏锐并存——是淑女神探恪守的准则。

故事

画情


  冬日午后,暖风和煦,日照正好。
  临湖而建的会宾阁四面轩敞,水面潋滟清光,
  一波三折,透过雕花窗柩,晃得我头昏脑涨。
  
  「明四喜心怀鬼胎,欺我等老弱。馆长大人又终日浪荡,没个正形,南离族崛起,难啊!」
  「哼!贼子把持南离印馆,打着收集朱雀大人信物的旗号,大肆搜刮,还用公中银钱招买人心,实在可恨!」
  
  本该是一天中最好的时辰,却被族中遗老们喋喋不休地抱怨破坏。
  翻来覆去地说着毫无意义的揣测,看似大公无私,暗地里却尽是为己谋私的念头。
  
  我心下空明,愣愣地看着身侧白瓷瓶儿中,豆沙糕晨起新换的折枝腊梅。
  枯骨嶙峋,花姿却格外妖娆。
  
  耳边喧闹声愈发高昂,我只觉身心俱疲,耐心耗尽。
  该有的尊重已经给足了,既然我的沉默无法让他们闭嘴,便只能用关门送客来表态了。
  
  回转书房,一眼便看到豆沙糕守在门口,见我过来,神色慌张。
  近日事务繁多,豆沙糕本该在馆长处帮忙,事出反常,我却没有多言。
  
  「片儿川大人,您,您回来了,族老们没说什么吧?」
  「说了,族老怒斥副馆长明四喜心存不轨,馆长京酱肉丝不务正业。」
  「啊?!他们怎么.......这样.......」
  「他们如何做,别人如何说,都不必理会。但是,豆沙糕,你既随我学习,便有师徒之缘。切记我们所处的位置,必要做到不偏不倚。」
  
  不等豆沙糕回答,我进入书房,朝桌上摊开的古画走去。
  这幅画的修复基本完成,只剩下人物面部表情,一片空白,我迟迟无法下笔。
  
  原想着今日完工,但前有族老聒噪,后有豆沙糕的反常之举,乱我心神。
  看着豆沙糕期期艾艾的样子,倒让我想起曾教导他的话。
  
  「复原之道讲究心境,心不净,切不可轻易下笔。你,可记住了!」
  「嗯,我一定会牢牢记住的,片儿川大人!」
  彼时豆沙糕刚刚入门,虽然天赋不算突出,却韧性十足,难能可贵的是心无旁骛,于书画复原之道,倒算得上契合。
  
  修复古籍字画看似枯燥,实则如同抽丝剥茧,
  环环相扣,须得见招拆招,十分精妙。
  一步错,步步错,容不得大意。
  
  「大人?您,您怎么还不动笔?」
  大概是我的目光在豆沙糕身上停留过久,他窘迫不已,嗫嚅着开口,眼神闪躲。
  
  「此处人物表情完全损坏,无迹可寻,我毫无头绪。」
  我对画叹息,微微摇头。
  
  「修复不同于创作,必须尊重原作,一笔不慎,便可能失之千里。」
  如今的南离族,又何尝不是如此。南离本是朱雀族人,朱雀失踪,便也失去了方向。
  
  「其实.......」
  「但说无妨。」
  「您曾教导我,作为修复师,不仅要有足够的笔力临摹原作,有时更需神来一笔的灵感,补足缺憾。」
  「确实如此。」
  「这幅画的感觉很温暖的......我想......应该是温柔的微笑,最适合这幅画吧。」
  「感觉么......适合的,就是最好的?原来如此......」
  
  收回紧盯着豆沙糕的目光,我松了口气,放下心中担忧。
  原以为豆沙糕认真有余,灵性不足.......看来,倒是我多虑了。
  
  「如此,京酱肉丝大人,也许不失为当下最适合南离印馆的馆长......」
  「啊?!您在说什么?」
  「豆沙糕,馆长大人又出去玩乐了吧?」
  「片儿川大人!您怎么......知道的......」
  「你本就不善言辞,又怎会撒谎。」
  「对不起.......」
  「不必道歉,事出有因,根源不在你,但既犯了错,自然要罚。」
  「是,大人,我知错了.......」
  「如此,便罚你闭门习琴,小惩大诫......切莫再有下次!」
  「嗯!我,我保证!」
  

琴心


  教不严,师之过。
  豆沙糕之所以会受到京酱肉丝的蛊惑,帮他隐瞒,与我的放纵,也不无关联。
  
  「曲谱可背熟了?」
  「背熟了。」
  「不错,接下来,每日练习百遍,注意感情与节奏,即便是练习,也要全身心投入。」
  「是!」
  
  熟悉的对白,我将从前御侍教我的,尽数教给豆沙糕。
  不同的是,这孩子对音律并不算热衷,只是尽心尽力完成我布置的功课而已。
  
  相比起通过音律传达情感,他更适合用笑容鼓舞身边之人。
  如此,待学过七八日,入门即可,我不会再强求他练琴。
  
  此次豆沙糕也是受了京酱肉丝的牵连,而那位嬉笑怒骂行为不端的馆长,就更......
  罢了罢了,陈年旧事,不提也罢。
  
  夜来北风萧索,琴音呕哑生涩。
  与其说是在惩罚豆沙糕,倒更似是在折磨我。
  
  庭前格外空旷,连往日喂熟的猫儿都不愿前来。
  豆沙糕的伴生灵宠雪团兔耳低垂,瑟瑟发抖,好不可怜。
  
  我把雪团抱在手上,温软的触感使得心中烦躁稍减。
  魔音灌耳,上次听到如此难听的琴音,还是与京酱肉丝一同学琴之时。
  
  那人懒于习琴,却最喜欢偷跑到外面听曲儿。难得又闻这般琴音,莫不如趁此机会,邀京酱肉丝大人来此共赏?
  
  往日情景于脑海浮现,相同的故事反复重演......
  
  「馆长大人这是要去往何处?」
  「啊!片儿......呼,是你呀!吓死我了!」
  「馆长大人以为是谁?松子酒么?又为何害怕?莫不是在做什么亏心事?」
  「不不不,哪能呢!我这是在......锻炼,对,锻炼身体。」
  「天色已晚......馆长好雅兴,在墙头锻炼,倒是闻所未闻。」
  「那你现在知道了。」
  「......」
  
  那些过往的月色,与今日别无二致,遥远过往中的我们,也似与现在并无不同。
  「京酱肉丝!你在干什么!是不是又要偷跑出去玩耍?!」
  「好片儿川!别告诉御侍,我回来给你带糖人儿!」
  「我要糖人何用?拿着有失仪态。」
  「......那你要仪态何用?又不能吃又不能玩儿的!」
  「御侍大人——」
  「好好好!那你说什么不影响仪态,我上刀山下火海也给你带回来!」
  「......毛茸茸的......」
  「哈哈哈哈!没想到,你这个冷冰冰的家伙,竟然喜欢毛茸茸......」
  「御侍大人——御侍大人——京酱肉丝又要溜出去玩了!御侍大人——」
  
  「铮!」
  弦断了。
  
  「啊!对不起对不起!没有惊扰到您吧!」
  豆沙糕仿佛受到惊吓的小兽,明明自己也吓了一跳,却总是先护着旁人。
  
  想起初遇那天,我的心中更软,我这个徒儿,比之京酱肉丝,省心多了。
  少年清澈纯良,乖巧又努力,站在那里,就能让人心生欢喜。
  
  「以后不必练了,随我学习乐理即可。」
  「......啊?真的?!可是......」
  「怎么?不必惊讶,也不必如此闷闷不乐,琴棋书画,在于修身养性,你不喜欢,我自不会强求。但仍需粗通乐理,不至于在修复此类古籍字画时不解其意就好。」
  「片儿川大人......对不起,我只是觉得不应该骗您......」
  「何解?」
  「是京酱肉丝大人说的......不喜欢的事情,要假装做不好......对不起大人!我错了!」
  「呵呵......你没错!」
  「大人?您去哪?」
  「请馆长过来赏琴——」
  「大人——大人?!」
  

书香


  我非严苛刻薄之人,但玉不琢不成器,好好的徒儿,决不能被京酱肉丝带偏。
  然而对豆沙糕的惩戒没有进行几日,便被迫打断了。
  
  明四喜带队归来,不仅带回了一批古籍字画,还有大量的伤员。
  结束了短暂的「惩戒」,豆沙糕立刻投入到劳役之中,毫无怨言。
  
  护理伤员,整理分配等杂务有豆沙糕代劳,我得以专心修复,进度喜人。
  好不容易修复完毕,偷得半日闲暇,恶客上门,我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
  
  「你我曾秉烛夜谈,如今却相对无言,着实令人唏嘘。」
  「明四喜大人今日前来所为何事?若只是陈词滥调,我不想听。」
  我与明四喜对坐,桌上热茶变冷茶,心中热望也早在寒夜中平息冷却。
  对面明四喜的表情一如既往,我曾把他的笑容解读为温煦可亲,如今,却再看不分明。
  
  世上有种人,见不得别人清净,偏爱拉人下水,明四喜便是此中高手。
  初见便让我引为知己,对其所言所行无不信服,曾以为他才是南离的未来。
  若非与松子酒一番长谈,生出几分明悟,我怕是仍受明四喜裹挟且不自知。
  
  「不知我何处得罪了你,或是旁人闲话?你我之间,何至于此。」
  「明四喜大人心系南离,非但无过,反而有功。」
  「那你我更应同心协力......」
  「此言差矣。」
  我打断了明四喜的话,怕听多便又信了。
  
  「南离是朱雀大人的南离,朱雀大人不在,无人可以评判孰对孰错。」
  「而今南离印馆又是如此情形,既需要京酱肉丝做馆长,亦需要你,明四喜大人。」
  「我这个名誉长老的存在便是要保证,你与馆长乃至长老会之间的平衡。」
  「这样对南离的未来最好,不是么?」
  「若你真如自己所言一心为公,便不应扰乱我心。」
  
  明四喜神色平静地听我讲完,不悲不怒,反倒洒然一笑。
  
  「都说片儿川大人处事最为公正,果然是这般。」
  「此前是在下考虑不周了,如此平衡之道,甚好,甚好!」
  「若有朝一日,情势变化,也希望大人能够以南离前程为先,助我一臂之力。」
  
  不知为何,我悲从心生,却学着不动声色,淡然点头。
  「自然,事事以南离为先。」
  
  送走明四喜,我缓了口气,却不由为南离的未来感到担忧。
  如同古画,若破损过度,即便用合适之法修复,怕也是面目全非了罢。
  

棋局


  「大人,这是什么?」
  「此为玲珑棋盘,你从仓库找到的?」
  
  那日之后,风平浪静。无事可做,豆沙糕自告奋勇,帮我整理仓库的私人藏品。
  我最不耐整理繁琐之事,有豆沙糕代劳,求之不得。
  整理之时,偶尔遇到稀罕物件,还可对豆沙糕指点一二,算得上寓教于乐。
  
  「从未见大人下棋,大人不喜欢下棋么?」
  「以天地为棋盘,深陷其中,终日都在下棋何必用什么玲珑棋盘。」
  「大人说的......我听不懂......」
  「遵守既定规则,利用可用之物,与人周旋达成目的,便可视作棋局。」
  「......很厉害的样子!那用什么做棋子呢?」
  「万物皆可。」
  「啊?那,食物,古玩字画也可以做棋子么?」
  「自然,不止这些,人,飨灵,堕神,名利,财势,人心,皆可为棋。」
  「人心?」
  「对,书画有形,人心无形,皆可入局。你听馆长之命,蒙骗我,便是做了他的棋子。」
  「片儿川大人!我已经知错了!」
  「无妨,我们都曾为彼此的棋子,只不过目的不同罢了。」
  
  豆沙糕懵懵懂懂,就如曾经的我。
  我入局已深,而豆沙糕赤子之心,胜我万千。
  
  「可是......我觉得片儿川大人并不是棋子......」
  「哦?」
  「如果说别人是在下棋的话......您更像是裁判」
  「何解。」
  「嗯!大家都说您是最公正,裁判不就是这样的么?」
  
  我耗费多年方才领悟的道理,却被豆沙糕一语道破。
  果然,跳出棋局,才可勘破棋局。
  
  南离是南离族人的南离,朱雀遁世未出,南离的未来,需得南离族人来评判,而非一家之言。
  
  「豆沙糕,你想做裁判么?」
  心情倏尔转好,我故作严肃,转向豆沙糕。
  
  「我,可是我的力量......」
  「力量有很多种,除了自己的力量,你还可以借助别人的力量,还可激发大家的力量。若是你,会如何选择?」
  「我......」
  
  一向软糯的豆沙糕,脸上神情逐渐严肃。
  「我想要成为,能够激发大家力量的人!」
  
  窝在我怀里的雪团耳朵竖起,和我一起看向它的主人。
  豆沙糕眼神前所未有地坚定,以至于我有些不舍得说出接下来的话。
  
  「那么,去把书房第三排最后一列的棋谱全部背下来吧!想做裁判,自然要先学下棋。」
  「啊......真的么!好的!我会全部背下来的!」
  
  我曾以为浮生之乐,莫过于读书,观画,喝茶,赏猫......
  如今,又添了两项——搓雪团,以及逗豆沙糕。
  

片儿川


  南离族乃朱雀族人,成也朱雀,败也朱雀。
  随着朱雀陨落隐世,南离族逐渐落于四圣族最末。
  
  片儿川便是在南离最危难的时刻,被召唤而来的首批飨灵。
  随着飨灵的力量注入南离,这个没落的圣族逐渐焕发生机。
  
  然而,朱雀缺席,也让无主的族群内部纷乱丛生。
  片儿川的御侍以退为进,不争不抢,谨守本心,作为中立派的代表,在几次动荡之中,
  稳住了南离的根基。
  
  时过境迁,人事全非,飨灵却因为漫长的生命,逐渐站到了舞台的中央。
  南离印馆建立,京酱肉丝成为馆长,片儿川也接替她的老御侍,成为中立派的代表。
  
  片儿川全然接受了御侍的培养,高贵淡然,成熟稳重,以光复南离为己任。
  她热爱着南离,却也深受其累。
  
  在遇到豆沙糕之前,片儿川有过一段消沉的时光。
  
  南离族最后一批半灵族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日渐腐朽。
  新任馆长京酱肉丝浪荡不羁。
  再加上一直以来别有用心的明四喜刻意引导。
  
  片儿川一度认为人类与飨灵的关系是扭曲的,飨灵应当主导人类。
  去他的仁义礼智!去他的琴棋书画!去他的南离未来!
  还不如庭前一只野猫,可以给她柔软与温暖。
  
  幸好,有种救赎,叫做偶遇。
  片儿川多了个小跟班,没多久小跟班升格成了小徒弟。
  
  很多事情需得亲身经历过,才能体验。
  为人师,正是这样的事情之一。
  
  「你在做什么?」
  「啊,片儿川大人!我在喂猫!」
  「为何?」
  「......没什么,只是觉得它们毛茸茸的,很可爱。片儿川大人喜欢猫嘛?」
  「......」
  
  「近几天为何早起?」
  「负责扫洒的大婶扭伤了脚......放心,我动作很快,绝对不会影响白天任务的!」
  「......」
  
  片儿川教豆沙糕修复之道。
  豆沙糕投桃报李,一点一滴修复了片儿川隐有裂痕的心。
  
  如今的片儿川,看上去依旧同以前那般高贵冷淡。
  甚至行事说话愈发坦荡,常有惊人之语,往往一针见血,戳中痛脚。
  
  明四喜觉得这样的片儿川难以对付,句句诛心,每每让他思虑良久,夜不能眠。
  长此以往,明四喜便也刻意回避了片儿川。
  
  这对片儿川来说是个好消息。
  毕竟,对任何清醒的人来说,明四喜也绝非容易相与之人。
  
  让片儿川遗憾的是,就算她故意针对,百般刁难,似乎仍然难以撼动京酱肉丝。
  
  那些话语仿佛无法触及京酱肉丝的内心,他依然我行我素,放浪形骸,不知收敛。
  
  不过南离印馆却在微妙的平衡之中,愈发壮大了。
  
  岁月偶尔温存,予人片刻闲暇。
  闲庭夕照,天光朗鉴。
  
  湖上水阁间,豆沙糕研磨,片儿川放笔狂书。
  少有人知,片儿川不仅精于修复,本身也是书画大家,功力精深。
  
  既然功力精深,自然也不易看懂。
  片儿川等纸上墨迹干透,便折好了,冷淡地塞给豆沙糕。
  
  「拿去给京酱肉丝,最好能看着他挂在房间,
  也算时时提醒。」
  「片儿川大人,您写的这是什么意思呀?」
  「反求诸己,无愧于人。」
  「啊?不是很明白......」
  「意思是,让馆长大人少给别人添麻烦。」
  
  ……
  豆沙糕无辜地眨巴着大眼睛,片儿川不动声色地伸手在雪团的兔耳上搓了一把。
  
  「你快些去吧,雪团留下。」
  「 是......拜托大人......手下留情......」
  
  没见什么动作,雪团便晕晕乎乎到了片儿川的膝头。
  兔耳低垂,瑟瑟发抖,好不可怜。

神器

  • 山水墨卷
  • 神器线路
片儿川神器.png
魔法青红黄紫青.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88
Def icon.png 防御力 66
Hp icon.png 生命值 2153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940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359
生命值+718
普通节点3 攻速值+2470
攻速值+4940
普通节点4 防御力+33
防御力+66
普通节点5 生命值+718
生命值+143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攻击力+91
普通节点7 上:暴击值+704
下:暴伤值+1013
上:暴击值+1407
下:暴伤值+2027
上:暴击值+2111
下:暴伤值+3040
普通节点8 上:基础技效果+2%
下:能量技效果+2%
上:基础技效果+5%
下:能量技效果+5%
上:基础技效果+10%
下:能量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34
攻击力+68
攻击力+102
攻击力+136
普通节点10 暴伤值+1520
暴伤值+3040
暴伤值+4560
暴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战斗中,自身暴击值增加6%7% 9% 11% 13% 15% 17% 21% 25% 30%
模板环尾塔可.png 战斗中,自身攻速值增加6%7% 9% 11% 13% 15% 17% 21% 25% 30%
模板绒球塔可.png 战斗中,攻击力增加4%5.1% 6.3% 7.5% 8.8% 10.2% 11.9% 14.1% 16.7% 20%
塔可节点Ⅱ(红·生命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增加一个20%概率触发的基础技:对敌方全体造成攻击力17%22% 28% 34% 41% 48% 57% 68% 81% 98%)的伤害,对攻击力最高的两名角色造成攻击力28%的二次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增加一个20%概率触发的基础技:对敌方全体造成攻击力17%22% 28% 34% 41% 48% 57% 68% 81% 98%)的伤害,眩晕攻击力最高两名角色2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增加一个20%概率触发的基础技:对敌方全体造成攻击力17%22% 28% 34% 41% 48% 57% 68% 81% 98%)的伤害,自身获得5点能量
塔可节点Ⅲ(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友方防御力最高的角色受到伤害时,对伤害来源造成攻击力2.4%3.2% 4.1% 4.9% 5.9% 6.9% 8.1% 9.7% 11.6% 14%)的伤害,另有8%概率回击敌人使其额外眩晕1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友方防御力最高的角色受到伤害时,对伤害来源造成攻击力2.4%3.2% 4.1% 4.9% 5.9% 6.9% 8.1% 9.7% 11.6% 14%)的伤害,另自身有8%10% 12% 15% 17% 20% 23% 28% 33% 40%)概率得到2秒无敌效果
模板绒球塔可.png 友方防御力最高的角色受到伤害时,对伤害来源造成攻击力2.4%3.2% 4.1% 4.9% 5.9% 6.9% 8.1% 9.7% 11.6% 14%)的伤害,另自身有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概率获得4点能量
塔可节点IV(紫·暴伤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战斗中,自身技能伤害增加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释放技能时有20%几率驱散我方全体减益效果,该效果有15秒冷却
模板环尾塔可.png 战斗中,自身技能伤害增加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释放技能时有20%几率驱散敌方全体增益效果,该效果有15秒冷却
模板绒球塔可.png 战斗中,自身技能伤害增加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释放技能时有20%几率回复我方全体30能量,该效果有15秒冷却
塔可节点Ⅴ(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暴击后,自身免疫眩晕,并提高自身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攻击速度,持续8秒,该效果有15秒冷却时间
模板环尾塔可.png 暴击后,自身免疫沉默,并提高自身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攻击速度,持续8秒,该效果有15秒冷却时间
模板绒球塔可.png 暴击后,自身免疫魅惑,并提高自身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攻击速度,持续8秒,该效果有15秒冷却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