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绿豆汤

阅读

  ·  

2021-02-04更新

  ·  

最新编辑:swerg15936

阅读:

  

更新日期:2021-02-04

  

最新编辑:swerg15936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长夜应无寒
丿奶丶茶灬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绿豆汤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手心的暖意
  • 春风似剪
绿豆汤初始皮肤.jpg

画师:

绿豆汤满星皮肤.jpg

画师:

绿豆汤换装.jpg

画师:

绿豆汤换装2.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绿豆汤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绿豆汤头像.jpg 绿豆汤
类系 稀有度
辅助系.png 辅助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优木加奈 二娇
专属堕神 头像-寄居蟹.png
寄居蟹
头像-针海螺.png
针海螺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清蒸鳗鱼.png清蒸鳗鱼
获取途径 协力作战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45 / 1138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93 / 2918
Def icon.png 防御力 16 / 311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685 / 2880
Hp icon.png 生命值 412 / 7546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39 / 1488
食物 绿豆汤
类型 饮料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10世纪前
性格 开朗
身高 156cm
关系 喜欢: 酥油茶头像.jpg 酥油茶
信条
享受恬静的生活不是很美好的事情嘛~
简介
在过去,饮绿豆汤是解暑的诸多方式之一,能够在解渴的同时消除火气,是其大受欢迎的原因。因此绿豆汤不但作为药膳记录在了诸多医书中,更是夏日里很受民间欢迎的消暑饮品。
背景故事
强运体质,性格和笑容都非常爽朗的少女。心智意外地成熟,为了寻找什么而看了很多书,因此会偶尔说一些和外表不符的大道理。喜欢医药,也会去看草药书,总会在食物中加入草药,认为这样可以让大家获得健康,但是最后却做出了黑暗料理。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绿豆汤-基础技.png
歪打正着
(1级)绿豆仔夺走了绿豆汤手中的枝叶,但却撞到了队友,治疗当前生命百分比最低的单位20点,同时使其获得无敌,持续1秒。
(41级)绿豆仔夺走了绿豆汤手中的枝叶,但却撞到了队友,治疗当前生命百分比最低的单位260点,同时使其获得无敌,持续1秒。MAX
能量技
绿豆汤-能量技.png
乘风送愿
(1级)绿豆汤举起手中的绿豆枝晃动着,治疗当前生命百分比最低的单位220点,同时驱散全体友方单位全部减益效果。
(41级)绿豆汤举起手中的绿豆枝晃动着,治疗当前生命百分比最低的单位2860点,同时驱散全体友方单位全部减益效果。MAX
连携技
绿豆汤-连携技.png
超级乘风送愿
连携对象 酥油茶头像.jpg 酥油茶
(1级)绿豆汤举起手中的绿豆枝晃动着,治疗当前生命百分比最低的单位264点,同时驱散全体友方单位全部减益效果。
(41级)绿豆汤举起手中的绿豆枝晃动着,治疗当前生命百分比最低的单位3432点,同时驱散全体友方单位全部减益效果。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初次见面,御侍大人,我是绿豆汤,这个小家伙是绿豆仔...嗯...它只是一开始有点怕生...好了好了,别躲着啦,绿豆仔,快来和御侍大人打招呼吧!
登录
您很在意绿豆仔吗?它很容易相处的哦~...啊~啊~别把水泼在御侍大人的身上啊,绿豆仔!
冰场
这里看上去好有意思啊!绿豆仔,你也很高兴吧!诶嘿嘿...
技能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
升星
风里有着很好闻的味道呢~连绿豆仔都精神了不少,诶嘿嘿...
疲劳中
还有好多的书没有看呢...嗯...但是...有点...困了...呢...
恢复中
御侍大人,我找到了一本有趣的书哦!要来一起看吗?
出击编队
绿豆仔,不要乱跑哦,要准备出发了呢!
落败
明明...还有很多事情都没做...
通知
御侍大人,饭已经完成了呢!那,要不要加一些我刚采回来的药草呢?
放置台词1
不能逃避,我明白的,不能逃避...一旦逃过了这次,下一次就永远都是下一次。所以,这次我应该加什么药材好呢?
放置台词2
哈哈哈...绿豆仔,别闹了!哈哈哈...别闹了,御侍大人正在休息呢~嗯?生气了吗?……那我们出去玩吧!
触碰台词1
御侍大人,您知道这个字怎么读吗?...啊!绿豆仔,别拿走书,会弄湿的!
触碰台词2
这是我刚煲的药膳,书里说黄连清热燥湿,我就试着加了一点,御侍大人,您尝尝看吧?
触碰台词3
别愁眉苦脸啊,御侍大人,好运会跑掉的哦~来,像我一样笑起来吧!
誓约台词
我啊~知道自己没办法为御侍大人做很多事情,也知道自己之后也会给御侍大人带来很多麻烦,但即便如此, 我也还是想呆在御侍大人身边。我...就是如此这般的,喜欢御侍大人你啊...
亲密台词1
很奇怪呢,脑海中所有的快乐回忆都是和御侍大人有关的呢!御侍大人你呢?
亲密台词2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书中所写的那些话,只要有想见的人,真的每天都会觉得很幸福呢...
亲密台词3
无论什么时候,我都觉得,能够遇见御侍大人你...真是太好了。
放置台词3
御侍大人,你可不能像绿豆仔那么胡闹,一直这样可是会受凉生病的!书里面都写着哦!
胜利台词
这次,我的运气也很好呢,嘿嘿~
失败台词
不想...看到御侍大人担心的表情啊...
喂食台词
御侍大人好厉害啊!总是知道我想吃什么呢!
换装独白
手心的暖意 呼——呼——绿豆仔你也很冷吗?没事的哦,喝了这个就会变暖和的呢……
春风似剪 我已经感受到春天的气息啦!啊啾......虽然还有点冷......总之,快点跟我出去放风筝吧,看,是小燕子的!

故事

远途


  北诺尔斯大陆上,存在着一片荒芜的原野,与耀之州接壤。

  原野的最深处,风沙之下埋藏着一处古老的废墟。

  那是个曾盛极一时的国度,规模不大,却繁华无比,富埒陶白。

  传说,这个国家里记载着这片大陆上所有的历史,自然也掌握着,那浩瀚如海的历史中,无数鲜为人知的秘密。

  我无意去探寻那些秘密,我更感兴趣的,是废墟里的真金白银。

  ———《耀之州旅者寒烟自传》

  合上这本翻看了四五遍的书籍, 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书中所描绘的地方深深地吸引了我,想要一探究竟。

  与作者相反,我感兴趣的,不是钱财,而是那些历史。

  或许....能从中找到我的由来。

  犹豫再三,我做出了决定。

  不想再踌躇下去,虽然离的有些远,但我无法说服自己错过这个地方,只要有一丝的可能性,我都要去尝试一番。

  对于自己的身世,我有着非同一般的执念。

  「绿豆仔~」这般想着,我朝着房门]轻唤了声,便看见一个白碗晃晃悠悠地从门外飘了进来,小家伙的脑袋探出碗口,一脸没睡醒的模样,迷糊地看着我。

  「我们要出去一趟了哦。」笑着拍了拍它的脑袋,我如是说道。

  小家伙的眉毛抖了抖,眼睛半睁半闭,也不知听没听进去。

  总之,先做好出行准备吧。

  怀揣即将踏.上新旅途的欣喜, 我跃下了床铺,开始收拾行李。

解围


  时隔半月,我与绿豆仔终于离开了耀之州边境,来到书中记载的原野边上。

  原野的边上有一座小镇,下了马车,我盘算着先找个地方住下,稍微打听一点消息,再深入原野也不迟。

  却不曾想,这里的情况和我预计的稍微有些出入。

  「哈哈,小姑娘你也是看了那本什么传记来的吧?」不过提了一嘴这件事情,旅店老板便露出了古怪的笑容,滔滔不绝地对我说道。「那我估计你要失望了。」

  「啊?为什么这么说呢?」我愣了一下,不解地挠了挠头,心中涌起些许失落的情绪,但面上还是挂着笑容。

  要是书里说的都是假的,那我岂不是白跑一趟。

  「原野深处是有废墟没错, 不过财宝嘛,就不好说了。」老板大叔十分爽快地给我递上了杯茶,似是为了安抚我般。「这里每天不知道要来多少淘金者探险家,都是被那本书吸引来的,就算真的有财宝,也早没啦。」

  「啊...那书籍卷宗什么的.....」情况好像没那么糟....

  「卷宗?不知道,那种东西估计没人感兴趣,不过要是小姑娘你不介意的话,倒是可以去看看风景。 」老板耸了耸肩,说完这句便去服务其他客人了。

  「.....谢谢。」我若有所思地轻声自语。

  离开旅店,照着老板的指示,我来到了镇上的一处招募广场,在这里可以比较容易地找到同行者。

  据老板说,废墟在原野的最深处,不管是出于什么方面,孤身一人前往都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捧着绿豆仔,我问了一圈,才找到近期唯一一支准备深入原野的商队,出发日期是明天。

  「 那个,请问.....」与商队的管事照了面,刚想开口说些什么。

  「五十两白银随队,护卫另算。」管事头也不抬。

  「啊? ....我没有这么多钱.....」听到这个报价,我忽地有些不知所措。

  管事抬起头看了我一眼。

  「嗯?小孩子?小孩子没钱就不要瞎闹腾。」这般说着,他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示意我赶快离开。

  「那个....我可以帮忙做些杂事....」我按住躁动不安的绿豆仔,试图说服管事让我随队。

  「小孩子快回家去。」管事态度仍旧强硬。

  「我是飨....」正当我准备抬出飨灵的身份时,一只手掌覆上了我的嘴巴,而后便听到一个温柔的男音在耳旁轻轻响起。

  「我来替她出钱吧。」

告诫


  替我付钱的男子名叫酥油茶,是个头发很长很白,看起来非常帅气的青年。

  这人似乎还是个信徒,因为我在他的衣服上发现了与宗教有关的纹饰。

  「谢谢你,」回去的路上,我挽着发梢,有些不好意思地朝他微笑。 「给你添麻烦了。」

  「无碍。」酥油茶不以为意地摇了摇头,随后轻声叮嘱道 。「如无必要,不要说出飨灵的身份,出门在外,小心无错。」

  「好的。」

  「......」

  回到旅店,我躺在床上高举着枕头发呆,轻声呢喃。

  「王城的废墟啊.... 能不能找到那些我需要的史料呢.....」

  绿豆仔晃悠悠地飘到了我的眼前,坐着的小白碗来回转动,像是在给我打气。

  见状我不禁轻笑出声,放下枕头,把小家伙抱在怀里,小意地抚摸着他的脑袋。

  「说起来今天那个叫酥油茶的,真是个好人呢,很温柔~」

  话音刚落,原本微眯着眼的小家伙忽地不安分地扭动挣扎起来, 脱开了我的手飞回了碗里,背对着我一副不想说话的模样。

  「咦?绿豆仔,你怎么了呀。」

  小家伙稍稍回头瞥了一-眼,见我仍旧一头雾水地挠着脑袋,便再次扭过身去,驶着白碗飞回桌上。

  「啊鸣....对不起?」我试图道歉,尽管我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不过小家伙依然没有理会我的意思。


  「好....那晚安.....」有点委屈地叹口气,我吹熄了烛火便闭上眼睛。
  明天还有很长的路要赶。

  第二天一早,我带着一脸迷糊的绿豆仔赶到了商队的集合点。

  酥油茶正蹲在广场的角落检查包裹。

  见我两手空空,他不由得露出了迷惑的表情。

  「你...什么都没带吗?」

  「啊?」听了他的话,我怔了怔。「还......还需要带什么吗?」

  酥油茶摇了摇头。

  「之后你用我的吧。」


  我们随商队进入了原野,没过几日,我就吃到了苦头。

  书本不可全信,是我明白的第一件事情。

  那些有关于特殊地域的情况记载,不尽详实,更不要提诸如人心诡秘等。如不亲身经历,便永远不会明白。

  阅历阅历,自然是要读书与经历相结合,才能被称作阅历呐......

  假如没有酥油茶,我可能已经为这次匆促的旅行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甚至于生命。

同行


  一路上,酥油茶给予了我很多帮助。

  防风服饰,食物清水,野外常识。

  他教会了我很多书本上没有的东西。

  只是....如果我能更听他的话就好了。

  「我随他们捕猎,你待在马车里,他们让你做什么,都不要听。」

  明明,已经被这样告诫过了。

  但是在商队管事一脸真诚地向我求助时,我还是紧张地跟了上去。

  「不好意思,绿豆汤小姐,酥油茶受伤了,你可以来帮帮忙吗?」

  我与他一起进了另一辆马车,带着焦虑的心情,毫无防备。

  而后....

  马车炸裂,木屑纷飞。

  尘土激荡间,管事微眯双眼,右手把着柴刀,作劈砍状。

  而我的眼前,立起了一方宽大的藏袍,随风飘动。

  「佛说,屠刀且放。」

  酥油茶不知何时横在了我与管事中间,一手礼佛,一手前推。

  周身大放光明。

  佛光如海,庄严曼妙。

  管事节节败退。

  末了他回首,用关切的语气对我淡淡道。

  「小姑娘,不是告诉过你,不要轻信他们吗?」

  「两个同类.... 撞大运啊。」管事擦了擦被佛光烫伤的嘴角,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我还以为只是普通的肥羊。」

  只有飨灵,才会有这样的恢复能力。

  「身为飨灵,何其堕落,竟行匪盗之举。」酥油茶淡漠的言语间透着愠怒。

  「有肥羊不宰,那才叫堕落。」管事看了我一眼,不以为意道,「既然没得手,那就这样吧,废墟也没多远了,各走各的?」

  一番话说得理所当然,我实在是无法理解这种行为。

  这般想着,却听酥油茶干净利落地道了声好,便拉着我离去。

  直到离开,我脑袋还是迷糊的。

  酥油茶救了我,唯一清楚地知道的,只有这件事情。

  「抱歉....我不知道....」路上,我对着酥油茶道歉。

  「无碍,我多少猜到了,你没什么经验。 」他还是跟先前一样,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你来这里是想做什么?」

  「...我想找些历史,查查自己的来历。」愣了一下,我老老实实地回答了他的问题。听说这里曾记载大陆上的所有历史。」

  「查身世查到历史头上....」酥油茶顿了一下,似是有些无奈。

  「啊哈....嘿嘿。」吐了吐舌头,我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因为我不知道其他的办法了嘛.....」

  我们一起在废墟里寻找了数个日夜,然而并没有找到,那些所谓的历史。

  意外的,我并没有从前那些失落的情绪。

  反倒是机缘巧合下了解到的酥油茶的目的,更令我在意。

  他在追寻着某个人的影子。

  谈及那个人时,酥油茶神情不再庄严,眸中掠过一抹深情。

  令我莫名感到心疼的深情。

  「接下来你要去哪儿呢?」决定离去的前一天,我与酥油茶坐在某座废楼顶端,望着远处的斜阳,忽地开口道。

  「要去别的地方再走走吧。」

  「那个...故人走过的地方?」

  「....嗯」

  「...我可以跟你一起吗?」

  「嗯....嗯?」

  「可以吗?」

  「好......」

  酥油茶面色复杂地同意了我的请求。

  而我在他的身旁笑的很开心。

  因为我感觉我找到了,比寻找身世更重要的事情。

绿豆汤


  耀之州

  玉泉镇

  这里是耀之州有名的大镇,商业发达,人口基数庞大。

  就连数量相对稀少的料理御侍与飨灵,在这儿也随处可见。

  二者在这儿已经算不上特别。

  但总有些特殊的存在。

  比如很多人都知道,有那么一个飨灵,从始至终,都没有御侍大人。

  或者说,她不知道,自己的御侍大人是谁。

  契约一直在,可人不在。

  从她被召唤出生的那一刻起,所看见的,就只有一间堆满了书籍的屋子,还有一只随她而来的小东西。

  她很懵懂,也很孤寂。

  她翻遍了许多书籍。

  直到翻完屋子里这堪比一座图书馆藏书量的书籍。

  她也还是找不到与自己御侍大人相关的痕迹。

  于是她决定离开这里,去更多的地方寻找关乎自己来历的东西。

  指引她的,是藏书里某个知名旅者的读书笔记、旅游见闻。

  她开始效仿这个人的足迹,走遍了耀之州。

  可许多年过去了,她仍旧一无所获。

  幸运的是,在这段漫长的旅途中,女孩遇到了一个可以温暖她心灵的飨灵。

  还要寻找御侍大人吗?

  女孩这样问过自己。

  要找的吧,可是也没最初那般迫不及待了。

  偶尔女孩也会在心里埋怨,御侍大人到底去哪了呢?

  或许有一日,她对御侍大人的思念会彻底地消失在时间里。



  帕拉塔

  堕神遗骸

  荒野上立着一处营地,在黑夜里亮着星点的灯光。

  一名模样斯文的男子提着油灯从营地中走出,他身后还跟着一位身形佝偻的老者。

  迎着旷野.上呼啸的狂风,他们朝着那座巨大无比的尸骸,步履缓慢地走去。

  「寒烟,堕神的调研记录如何了?」

  「研究到了第三阶段,我们在尝试用净化堕神对尸骸残片进行寄生。」
  「老头子我听不太懂,不过进度不出错就好。」

  老者说着,突然话锋一转。

  「说起来那个飨灵怎样了。」

  斯文男子提着的油灯晃动了一下,而后道。

  「你是说绿豆汤?应该还在耀之州吧。」

  「真冷淡啊。」老者假模假样地感慨了一番,「不打算做点什么吗?」
  「没必要,契约放着挺好,说不定有用的上的时候。」 男子淡淡答道。

  「呵....这样啊。」老者微眯起眼,意味难明地笑了笑。「那最好不过了...不然处理一个飨灵也是蛮费事的,你说对吧。」

  男子放在口袋里的手蓦地攒紧,青筋暴起。

  而脸上却仍旧一副冷漠的表情,看似随意地应道。

  「嗯.....」

  冷漠下隐怒,消散在夜色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