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草加仙贝

阅读

  ·  

2021-01-26更新

  ·  

最新编辑:汉堡X奶昔

阅读:

  

更新日期:2021-01-26

  

最新编辑:汉堡X奶昔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汉堡X奶昔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草加仙贝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草加仙贝初始皮肤.jpg

画师:

草加仙贝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草加仙贝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草加仙贝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草加仙贝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草加仙贝头像.jpg 草加仙贝
类系 稀有度
防御系.png 防御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田丸笃志 小忻
专属堕神 头像-瓜子巨炮.png
瓜子巨炮
头像-蛇君.png
蛇君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炒菌菇.png炒菌菇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29 / 638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887 / 3842
Def icon.png 防御力 28 / 559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691 / 2911
Hp icon.png 生命值 701 / 11161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728 / 2613
食物 草加仙贝
类型 小吃
发源地 日本
诞生年代 17世纪~19世纪
性格 淡然
身高 178cm
关系
信条
忘却一切,是仅剩的救赎。
简介
仙贝,即"日式煎饼"的中文音译,是将粳米舂捣之后摊开,再煎或者烤制而成的一种米饼小吃。它大致可以分为煎炸两类,佐料多变,盐、酱油、辣子,粗砂糖都可搭配,风味酥香浓郁。仙贝的雏形出自日本草加市。在日本江户时代,草加市饮食行业生意兴隆,为了处理制作茶点的剩余原料,商人们把大米磨成的粉经过烘焙或油炸,制成煎饼,佐以调料出售,成为当地特产。草加市将这种煎饼进贡给天皇,天皇赐名"草加仙贝"。
背景故事
沉稳冷静,感情淡薄,对万事万物是云淡风轻的态度,却拥有藏不住的天然呆气质。因为某些原因丧失了曾经的记忆,对事反应也迟钝了许多。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草加仙贝-基础技.png
红叶之护
(1级)草加仙贝撑伞保护自己,红叶飘零,降低自身90%攻击力并使自身无敌,持续4秒。
(41级)草加仙贝撑伞保护自己,红叶飘零,降低自身50%攻击力并使自身无敌,持续4秒。MAX
能量技
草加仙贝-能量技.png
忘却之刃
(1级)草加仙贝收伞,化伞为剑,刀光闪烁,对最近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212点伤害同时恢复自身15%最大生命值。
(41级)草加仙贝收伞,化伞为剑,刀光闪烁,对最近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2756点伤害同时恢复自身35%最大生命值。MAX
连携技
草加仙贝-连携技.png
超级忘却之刃
连携对象 30px ???
(1级)草加仙贝收伞,化伞为剑,刀光闪烁,对最近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265点伤害同时恢复自身25%最大生命值。
(41级)草加仙贝收伞,化伞为剑,刀光闪烁,对最近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220%的伤害,并附加3445点伤害同时恢复自身45%最大生命值。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此刻正是相逢之时。
登录
你回来了。
冰场
......冰原?
技能
嗯?
升星
......嗯?什么?
疲劳中
有些累而已,不用担心。
恢复中
呼......
出击编队
好,这就出发。
落败
就在这里结束吧。
通知
做好了。菜谱有些看不懂,我用自己的方法试了试......嗯?旁边这些奇怪的东西也都是厨具吗?
放置台词1
太阳,要落山了。
放置台词2
想不起来......
触碰台词1
这是......毯子?多谢,但我并没有睡着,只是在想事情罢了。
触碰台词2
要喝茶吗?
触碰台词3
天气正好,要去散散步吗?
誓约台词
嗯,有关你的事,我会一直记得。
亲密台词1
我的茶杯?这是以前——嗯......有点记不清了。
亲密台词2
用什么护理头发?唔......清水?
亲密台词3
总有一天我会和你分开,但我希望这一天能来得晚一些。
放置台词3
嗯......笔呢?
胜利台词
嗯,回去吧。
失败台词
唔......我带你回家。
喂食台词
谢谢你。


故事

晕眩


  不知从何处传来炊饭的气味,才发现已到了日落时分。
  房间被暮色轻笼,一抹斜阳倾在未干的新墨上。
  
  我将台面上的笔砚收起。
  孩童离开座椅,双手捧着今日习字的纸,步伐轻快地跑向门口的女人。
  
  「妈妈你看!这是仙贝老师教我写的!!」
  
  女人轻轻抚摸他的头顶,抬起头向我微笑。
  「今天也谢谢你了,仙贝老师。」
  
  「不谢,明天再见。」
  
  如往常,简单的道别之后,女人牵着孩童手离开了侦探社。
  
  二位是日暮侦探社的常客。
  白天,孩童总被托付于这里,让我们代为照顾。
  
  得知这孩子喜欢写字,我便教教他,竟然被他,喊作了「老师」。
  
  没过多久,连日式刨冰、苹果糖、日式猪排饭都跟着叫起了老师。
  
  可我未曾教过他们什么,又为何被他们称作「老师」呢?
  
  如果想学什么,倘若我会,必然倾囊相授,可也没有谁找我来说……
  我找日式猪排饭谈了谈自己的疑虑,他捂着肚子大笑,摆着手说不用在意那些。
  苹果糖的反应也差不太多,顺道嘱咐我不要被外边的坏人骗去了。
  
  ……?
  
  虽然还是不太明白,也罢……任他们去吧
  
  「仙贝老师,辛苦了。」
  事务告一段落,一双白净的手将热茶摆到桌边。
  日式刨冰整了整裙角,在我身边落座。
  
  「多谢。也辛苦你了。」
  捧起茶杯啜一口茶水,香气清远疏淡,颇像她本人的风格。
  
  「仙贝老师很受欢迎呢。」
  日式刨冰看着桌上未整理完的纸张笑道。
  
  「侦探社的各位,都很受人欢迎。」
  
  「啊,也是……有环境使然的因素。这个镇子比较特殊,飨灵和人类可以在一起平等地共同生活。」
  
  「是这样么?」
  
  「嗯,这里的警视厅开了先河,飨灵和人类共同守护着镇子,随着时间过去,大家也就相处得很好了。」
  
  原来如此。
  
  难怪我来时路上,并未见着人类如此亲近飨灵。
  
  「放在以前,可没有这种事。」
  
  「以前……」
  
  「嗯,很久以前……是仙贝老师说不记得的战乱时代。飨灵被当做战争武器用来居杀人类,所以人害怕飨灵,而飨灵也不甘心被控制……」
  
  战争…武器……?
  
  从她的描述中,仿佛有浓厚的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扑面而来——
  我顿觉一阵头晕目眩。
  
  「仙贝老师?你的脸色有点不好,是哪里不舒服吗?」
  
  错觉般的晕眩转瞬便过去了,我眨了眨眼,一切正常。
  
  「唔…许是有些累了吧。」
  

正月


  冰雪三十一日,正月将至。
  稍一看窗外,便能瞧见行人抱着新鲜的蔬菜熟食穿行在街道。
  任寒风呼啸也吹不散小镇一派热闹的气象。
  
  为迎接大晦日,「日暮」近几日都早早打烊。
  扫除、写年贺状、食材的采购……要做的事太多,大家都忙得不可开交。
  
  如今年贺状都已写完,也都由苹果糖一一分发至邻舍。
  
  见「日暮」的各位仍然忙碌,平日里多受大家照顾,心里不愿闲着,便向抹茶先生要点事来做。
  
  「那么,仙贝先生,你来采购今晚要用的食材吧。」
  
  「啊??不是,老板,仙贝老师一个人去真的没问题吧??要不我陪他去?」
  
  「让猪排饭陪仙贝老师去吧!!抹茶先生你记得吗,上次仙贝老师去买东西直接失踪了半天,后来还是刨冰把他从百货楼后门捡回来的——」
  
  啊……那次,原本是与一名走失的儿童寻找母亲,却在儿童与家长相见之后自己迷了路……
  
  「上上次,仙贝老师走出去被一群野猫围在路边,也是创冰把他捡回来的……!」
  
  那次,是见猫咪想与我玩耍,我便陪陪他们。
  没能注意时间,一不留心就到了夜晚。
  
  「王牌说得对,而且万一碰到黑心商家,他铁定要被忽悠的!!」
  
  「还、还有那种江湖骗子…感觉仙贝老师很容易被盯上啊!!」
  
  「噗……你们叫人家老师,怎么现在都一副家长的样子。」
  抹茶笑道。
  
  「唔.…我这不是担心仙贝老师嘛!」
  「我的巡查之魂有点不安……」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停一停,先想想自己能不能把事情做完吧…仙贝先生,你怎么想?」
  抹茶苦笑着摇头,看向我。
  
  「既然都有各自的事要忙,我一个人去就好。这次托日式刨冰绘制了地图,不会迷路了。」
  
  我从袖袋里取出绘着地图的纸片,递到他们面前。
  日式猪排饭和苹果糖仍是一副担忧的神情……
  许是我先前惹他们不安了,是应该好好反思。
  「……交给我吧,不会出事的。」
  

赠礼


  商店街相较平时更热闹了些。
  
  我从未体验过所谓正月,也不曾知道这是如此盛大的节日。
  望着涌动的人潮,竟一时不知要从哪里进入商店了。难怪他们要担心,这般场面,我的确不晓得要如何应对…
  
  唔……?!
  
  正当手足无措时,眼前却突然一阵晕眩。
  身穿甲胄的士兵立于冰原之上,凌冽寒风中,旌旗猎猎作响。
  这般画面化作重影盖在了眼前的人群之上,而转瞬间又消失不见,仿佛只是错觉。
  
  以前也曾有过类似的事.大致是在与日式刨冰交谈的时候?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呀啊啊啊!!这是什么?!?!」
  
  一道惊叫将我从思考中抽离。
  人们从店内涌出,我才察觉店内有一股充斥着恶意的力量。
  
  「妈呀,是堕神…是堕神!!!快叫巡查来!!!」
  
  堕神……
  
  堕神本性残暴,让它伤了人可不好。
  
  余光瞥见一旁挂着的纸伞,我抽出一把,将其纳于身侧。
  
  「借用一下,失礼了。」
  
  像是曾做过千百次一般习惯了这样的动作,身体行云流水地动了起来。
  
  斩。
  
  堕神的躯体被分成数块,化作光点逐渐消散。
  
  ……
  掌心出了一层薄汘,伞柄的触感变得有些湿黏,在心中激起一阵隐隐的不适。
  
  而这股不适却被身后的人声悄然压下。
  
  「厉害啊!!这是哪家飨灵?要不是他在可就出大事了……」
  
  「是日暮侦探社的草加仙贝吧?我见过!」
  
  「不好意思,让一让。」
  
  此时一个身影穿过人群匆匆而来,四下迎望了一阵,气喘吁吁地发问。
  
  「是这里通报发现堕神吗?」
  
  「呀,是玉子烧!放心,堕神已经被打死啦,喏,就这位漂亮小哥消灭它的!」
  
  「原来如此。」
  被称作玉子烧的女性对说话的镇民点头,转身向我重重地鞠了躬,声音响亮而真诚地致歉。
  「抱歉!是我失职了!!非常感谢您的帮助,先生!」
  
  「……只是举手之劳。」
  
  「哎呀别谦虚嘛,多亏有你在我们才没事呢!玉子烧也不用觉得内疚,你来得也很快,平时多受你照顾了!来,你们拿好——」
  
  一筐水果被塞进怀里。
  
  「……?」
  
  「就是就是!!来,你拿着这个,就当是谢礼了。」
  
  装满蔬菜的袋子被塞进手心。
  
  「呃.…嗯?」
  
  随后,我就被亲切的赠礼所淹没。
  

新雪


  「仙贝老师你可算回来了—欸?!」
  「怎么了怎么了??」
  刚一上楼,推开门,便听见日式猪排饭的声音苹果糖也闻声从里间跑到了门口。
  
  「怎么这么多?!」
  「咦我记得仙贝老师带去的钱才刚好够买我们几个人的份呀??」
  
  他们帮着将我满身的包裹卸下来,而我也终于有机会将采购用的钱从袖袋里取出,放回抹茶的桌上。
  
  「这些并不是买来的,而是大家的赠礼。」
  
  「赠礼??」
  
  了事情的始末,两人的表情终于放松下来。
  
  「这堕神也真会挑时间来。大过年的让它跑进来,那家伙估计又要自责好一阵子了啊…」
  日式猪排饭看着满地蔬果肉菜小声嘀咕,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一拍手。
  
  「啊对了,反正这么多东西我们也吃不完,要不请大家吃火锅吧!玉子烧、章鱼烧、波子汽水……把关东煮大阪烧他们也叫上,人多热闹嘛!!」
  
  「我也在想要不要请他们来,我赞成~!」
  「嗯,我也同意。」
  
  「是个好主意,仙贝先生觉得呢?这些是送给你的礼物,要怎么处置,你说了算。」
  抹茶笑着看我,与此同时,其他三道视线也集中在我身上,不知怎么让心里起了些微的暖意而我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好。」
  
  火锅很美味尽情欢闹过后,大家都有些疲惫,便都在被炉边上躺下睡了。
  
  我也稍作小睡。
  不知是隔了多久,睁眼时天刚破晓,平稳的鼻息声中,淡淡晨光安静地洒落。
  
  抹茶醒着,站在窗前,捧着一杯热茶看元日的雪花悠悠飘下。
  
  或许是察觉了我起身的动静,他转过身来
  「啊……仙贝先生,新年快乐。」
  
  「抹茶先生,新年快乐。」
  
  「刚好……」
  他抿了抿嘴,似是犹豫了一下,随后稍带歉意
  地笑了笑。
  「抱歉,新年伊始就要谈这些…只是,我想快点告诉你
  
  「先前你托我们调查的事,有进展了。」
  

草加仙贝


  櫻之岛曾经经历过一段战乱时代。
  而在席卷天地的战火之中,活跃着飨灵的身影。
  
  天生拥有超常力量的他们,被当做战争中最有震慑力的兵器来使用。
  
  草加仙贝,便是某一支势力的「兵器」。
  
  出战,斩杀。
  
  他持刀立于战场,记忆与生活中,除了斩杀敌人,再没有别的东西。
  
  在一次又一次地夺取生命之后,从敌人的双眼中草加仙贝逐渐意识到自己长年累月所做究竟是怎样的事。
  
  他意识到…千回,万回,数不清的生人在他刀下化作亡魂。
  濒死之人的眼睛里包含的绝望与愤怒、悲痛与不甘让他指尖发麻。
  
  生命在手中流逝的恐慌驱使着他去反抗自己的御侍,换得的却只有压制与禁锢。
  
  在那之后,又是干回、万回。
  
  就算是闭上双眼,被殷红液体浸染的土地仍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他痛恨自己手中的力量,痛恨下达指令的御侍,痛恨争夺不休的人类,痛恨血液的猩红气味……
  
  可他并没有反抗的余地,只有在无穷无尽的自我厌恶中迎来绝望。
  
  他原以为自己的命运就将永远停留在绝望之中直到一位飨灵出现,给一切带来了转折。
  
  「呜……你……………」
  
  「你……呜……呜呜鸣……呃呃……啊!!」
  
  他所召唤的雨落在身上并不疼,那是甚至有些温暖的酥痒。
  恍惚中,视线里的飨灵像瞧见什么怪物似的揪紧胸口的衣物,目眦欲裂地望着草加仙贝,他张开嘴,唇瓣一张一合。
  他在说什么?
  草加仙贝看不清他的口型。
  而他仿佛遭遇无法承受的剧痛般倾倒在地,指尖紧抠着地面的泥土,颗颗砂砾陷进了指缝。
  他痛得几乎要晕厥过去,可没有人能听到他撕心裂肺的痛吼。
  
  草加仙贝只是在汹涌而来的睡意中阖上眼。
  任一切,随雨声的抱拥远去。
  
  「仙贝老师,仙贝老师?」
  
  日式刨冰推了推草加仙贝的肩膀,他的睫毛颤了颤,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缓缓睁开了双眼。
  
  「唔……嗯?」
  
  「你一直用力抓着拿把伞,看起来是做噩梦了……列车快到站了,不出意外,我们今天就能到那个出了事的村庄。」
  
  草加仙贝松开手中的伞柄,望着酸胀发红的手心,轻轻歪了歪头。
  
  好像是做了梦。不过,内容……唔……想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