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菊花酒

阅读

  ·  

2020-09-22更新

  ·  

最新编辑:包子-------

阅读:

  

更新日期:2020-09-22

  

最新编辑:包子-------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长夜应无寒
丿奶丶茶灬
包子-------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菊花酒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浴兰时节
菊花酒初始皮肤.jpg

画师:

菊花酒满星皮肤.jpg

画师:

菊花酒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菊花酒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菊花酒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菊花酒头像.jpg 菊花酒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西园雪乃 V17-KIYO
专属堕神 头像-面刀.png
面刀
头像-断刀.png
断刀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叉烧包.png叉烧包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42 / 1062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21 / 2576
Def icon.png 防御力 16 / 311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100 / 4996
Hp icon.png 生命值 511 / 936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112 / 4152
食物 菊花酒
类型 酒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约公元2世纪
性格 随性自由
身高 165cm
关系 喜欢: 重阳糕头像.jpg 重阳糕
信条
愿提剑归来,能与你一同煮酒言欢。
简介
我国酿制菊花酒,早在汉魏时期就已盛行。据《西京杂记》载称"菊花舒时,并采茎叶,杂黍为酿之,至来年九月九日始熟,就饮焉,故谓之菊花酒。"
背景故事
性情洒脱,随性自由的女子,意志坚定且自我,不在乎那些条条框框的规矩。剑术强大,战绩耀眼,习惯独自一人战斗。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菊花酒-基础技.png
清香盈袖
(1级)菊花酒操控手中的剑,环绕自身旋转,使自身下4次普通攻击附加35点伤害,同时驱散全体友方单位全部减益效果。
(41级)菊花酒操控手中的剑,环绕自身旋转,使自身下4次普通攻击附加455点伤害,同时驱散全体友方单位全部减益效果。MAX
能量技
菊花酒-能量技.png
傲然孤菊
(1级)菊花酒飞身跃起,举剑连续攻击,对敌方群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281点伤害,并有50%几率减少敌方全体30%防御力,持续5秒。
(41级)菊花酒飞身跃起,举剑连续攻击,对敌方群体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3635点伤害,并有50%几率减少敌方全体30%防御力,持续5秒。MAX
连携技
菊花酒-连携技.png
超级傲然孤菊
连携对象 重阳糕头像.jpg 重阳糕
(1级)菊花酒飞身跃起,举剑连续攻击,对敌方群体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337点伤害,并有50%几率减少敌方全体45%防御力,持续5秒。
(41级)菊花酒飞身跃起,举剑连续攻击,对敌方群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4381点伤害,并有50%几率减少敌方全体45%防御力,持续5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御 侍?好麻烦的称呼,你叫什么名字?
登录
嗯?来一杯吗?
冰场
凝水成冰,有趣的手段。
技能
剑抚天下不平事。
升星
愿有朝一日,我也可剑开天门。
疲劳中
哈——有些乏了,御侍,过来,让我靠一下。
恢复中
嗯……现在什么时辰了?
出击编队
酒温好,我很快回来。
落败
哈——好生狼狈……
通知
尝尝味道,我行走西域学来的。
放置台词1
人若长生,与飨灵何异?
放置台词2
听闻算卦的找到他一直叨念的的姑娘了,可真想见上一见。
触碰台词1
我行人间仅一剑,蛟龙授首,仙人低眉。
触碰台词2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时过境迁,不说故人,我竟连那年的山水都找不到了。
触碰台词3
舞剑不分晨昏,饮酒不论昼夜,凭栏举杯,一盏一盏敬岁月。
誓约台词
哦?我吗?你知道我会离开的吧?我从不在某个地方停留驻足,即便如此,你也……呵,那依你便是。
亲密台词1
听人说,相见,就是为了分离,有朝一日我若离去,你可愿等我?
亲密台词2
我曾独身攀峰,触星繁云海,也曾跨河过川,看人间百态。现在却只想住进你眼眸里,候春去春来
亲密台词3
我见世人皆草木,唯独望你如青山,人间遇你,甚辛。
放置台词3
啊……呸……好苦……什么啊,原来是茶吗。
胜利台词
事已了,回去饮酒罢。
失败台词
下次我可不会斩偏了。
喂食台词
多谢,要留下来小酌两杯吗?
换装独白
浴兰时节 以我看来,这兰草之效,还是不及美酒与你在侧。

故事

驭剑


  一道劲风破空而来,落叶被呼啸着裹挟而起,如同一群乱舞纷飞的枯蝶。
  我集中气神,捕捉叶子的方位,时间仿佛在霎那间静止。
  捕捉好时机,我扬起手中的剑飞身跃去,数道白光闪过,叶子被剑气整齐地切割成两  半,纷纷扬扬洒落地面。
  一阵脚步声在身后婆娑着响起,一道熟悉的身影自山径中走出,是我称之为御侍的人。
  「菊花酒,你的剑术,练得愈发纯熟了。」
  「御侍,你来了。谬赞了,这还不是我想要的速度。」
  我敛了动作,瞥见御侍手里提的两壶酒,心情不禁舒畅起来。
  「凡事皆有渐进,不必急求。来,尝尝我刚酿好的秋露白。」

  我们在石桌旁坐下,对饮闲谈。
  我每日都在这座铸剑山庄的后山修习剑术,日暮之时,御侍偶尔会提着吃食小酒过来,或是指点二三或是饮酒谈天。
  后山寂静,少人踏足,只有天边星子与丛中萤火,明明灭灭,像是眨着眸子聆听的挚友。

  不觉间,已是一壶酒空。
  「菊花酒,你……有没有想过离开,我知道,依你性情必不愿拘于一处。」
  御侍突然开口,我握着酒杯的手一顿。
  「我尚且在修行阶段,何处于我,又有何区别。」
  其实我并未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也许在山庄的这段平静日子,让我暂时忘却了,自己原本也是向往自由的。
  我的确不愿只在一处停留,但至少此时,我还并无离开的打算。
  「是吗……但是我想离开。」
  「御侍你……这是何意?」
  「哈哈……无事,是我喝多了。」
  御侍摇着头说,而当时的我,并不知晓他的话中所指。

  自那次以后,御侍几乎不再来后山。我也渐渐发觉,铸剑山庄里的气氛越发阴沉。
  大大小小的车辆频繁地出入,运送的材料堆积得几乎要溢出储藏室,同时又有大量被丢弃的原料和废铁波不断地运出去。
  「这继任的新城主,野心可真是不小,据说他在谋划吞并周边小城,护充领土呢。」
  「是啊,还下令要打造一把最好的剑,搞得风风雨雨的,苦的不还是我们。」
  两位铸剑师匆匆行过,我望着铸剑室里几乎不灭的灯火,不禁叹息。
  御侍已经连续半个月闭关在铸剑室里了。
  我在门外徘徊,好几次破晓时分碰上他,都是一副疲惫的姿态。

  我便默默地藏好袖口里的酒。

  我决定去找正在附近游历的重阳糕消解烦闷。重阳糕是我在跟随御侍采集材料途中相识的,每每与她交谈,心中总是能舒顺不少。
  「为何世人偏要执着于追求,既连累自己,又连累别人,退一步不是更好。」
  「这是他们的命数。」
  对面的女子平静地品了一口茶,才缓缓开口道。

  「就像那个道士一般吗,嗯……不过他近来如何。」
  不愿再想起烦心事,我干脆转移了话题。
  「听闻他已找到了那个姑娘。」
  「……真好。」

  「菊花酒,恕我多言……你的亲近之人,近来会有灾厄之运。」
  在言别之际,重阳糕似乎斟酌了一番,才说出这句话。
  「嗯?」
  我不假思索地把这所谓的「灾厄之运」认为是令山庄上下忙里忙外的麻烦事,并未细想。而她也再无话语。

命数


  暮霭沉沉,夕日坠下最后一丝光亮,清爽的晚风在小亭内漾开。
  「菊花酒,这个时候,不与往常一样修习剑法吗。」
  董糖的声音悠悠响起,恍然间将我的思绪拉回。
  「今日的功课已经完成了,只是突然又想起了一些旧事,便来这里清净一会。」
  等我说完,董糖微笑着拿出一壶酒。
  「之前听你提起过,你的御侍是一位铸剑师,介意把后来的故事讲给我听听吗。」

  另一边,腊八面不知何时也走了过来。
  「今日的事情都处理完毕了,正好看到你们都在这里。」
  「我还没听过菊花酒的故事,倒是很有兴趣。」
「你们……罢了,不过一些旧事。」
  无奈之下,我只能接过董糖递过来的酒杯,酒香醇醇,顷刻弥漫亭内。

  想来也是在山庄发生了那些异常后的一个月,御侍主动找到我,要我去寻一种珍稀材  料。
「路途比较遥远,这是给你备好的行囊。」
  我知道,我义不容辞,也不会拒绝。
  但握着手里的包裹,不知为何,心中却涌现出丝丝不安。

  走在城外的小路上,我回想起御侍有些躲闪和奇怪的眼神,以及山庄的种种经历,心中的不安再次加深。
  御侍的行为,仿佛是要支开我。
  「菊花酒,恕我多言……你的亲近之人,近来会有灾厄之运。」
  脑海中忽地回想起上次与重阳糕交谈时的话,我再也压抑不住心里异样,果断掉了头。

  我紧紧握着手中的剑,望着远处山上隐隐约约的山庄影子,再次加快了脚上的步伐。
  城门外,一只军队围住了我,我认出来,旗帜的上的标记是城主的。
  「这就是城主说的那个飨灵?抓住她!」
  莫名其妙的攻击朝我袭来,我挥着剑,轻易就打散了他们。
  「菊花酒,你先停手。我们是奉城主之命,带你去见你的御侍。」
  一个看似将军模样的人从后面走出来说。

  我跟着他们来到山庄的后山,绕过一条条我不熟悉的道路,一处隐秘的祭祀台现出。 祭祀台中间放着一把剑,城主和御侍分别站在两旁。

  「御侍,你们……」
  此前的不安果真应验了,我走上前去。
  然而不知从何处涌出来的官兵再次将我围住,却又碍于我手里的剑而不敢贸然上前。
  「菊花酒……」我看到御侍脸上划过一丝诧异和慌乱的神色。
  「都到齐了,这下仪式可以开始了!」
  城主面露喜色,甚至开始放声大笑。

  事已至此,我却了然不少。
  「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我大声地质问着城主。
  「哈哈哈哈!看来你的御侍还没有告诉你啊。没关系,让你死得明白些也好。」
  「你作为铸剑师的飨灵,要替我给这把剑献祭,替我供奉着这把剑一一」
  「直到死亡!不过你非常人,想必力量会更加强大吧!哈哈哈哈!」

  我固然不会就此消亡,只是要被这剑长久地困着,是我最不愿的束缚。
  纵然有万般不甘,但当我忆起铸剑室里几乎不绝的打铁声,以及御侍的消瘦倦容。
  又想到自己有幸能被召唤,来这世间游历了一遭,既看了山水,又习了剑术,确是坦然无憾的。
  「若是御侍需要,我愿赴汤蹈火。」
  有得必有失的道理,我自明了。眼下我能为御侍所做的,也不过于此。

墨阁


  星子稀疏,月色清冷。我抬手饮下最后一杯酒,将故事的结尾说完。

  「我从未有过任何利用飨灵的想法,这是我们自己的业果,我们需要自己承担。」
  御侍紧紧攥着拳,咬着牙说。
  接着在众目之下,御侍把剑抄起,剑尖瞬间没入胸口,飞溅出一抹猩红。
  「菊花酒……毁了它吧。」
  御侍看向我,眼神里有一种释然。
  众人始料未及,我趁机挣脱左右,抽出自己的剑狠狠劈去。电光火石间,那柄剑的躯壳已残缺不堪,不多时竟化作缕缕烟气,消散于空中。

  四周乱作一团,我来到御侍身旁。
  「我之所以选择这样的结果,是为了让自己与族人解脱,也为了让你解脱。」
  「望此后你不为万物所困,永远保持自由与洒脱。」
  话音渐弱,眼前的人缓缓地合上了双眸。
  「谢谢你,御侍。」
  一直以来,你辛苦了。这时的我才知道,御侍当时所说的离开所指为何。

  不久后,城主因失心疯而被弹劾下台的事情在城里传开。
  知晓了此事的重阳糕,特地前来安慰我。而我没想到原来她还一直待在这座城中。

  「重阳糕,谢谢你。我已决定要去其他地方看看了。」
  「我原还想劝你慢慢放下这段经历,如此看来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豁达。」
  毕竟,我的旅途还很遥远,而世间浮沉,不过瞬息,皆是历练。

  于是我独自执剑,踏向了远方。
  直到那个冬天,我来到一个村庄,看到了我未曾见过的景象。
  一边,村民们守着荒芜的土地,在茫茫飘雪中饥寒交迫。
  另一边,明明是破败的寺庙里却堆满了小山般的粮食与金币。
  两个裹着破棉衣的小男孩,支着冻得通红的手脚偷偷溜进庙里,被看守的男人拿着棍子恶狠狠地赶了出来。
  「我们只是想要一点吃食,这里明明有这么多!」
  「就是,拿一点又如何!」
  「滚远点儿,有也不是给你们的!这可是给神的!」

  孩子们被推攘着跌到地上,我已按捺不住手里的剑。
  「你也想要帮助他们,对吗?」
  忽然,一个温和的女子声音传来,我转过身。
  「冒犯了,我是董糖,我有办法解决这个村庄的困境,不知这位侠女可愿相助一二。」
  女子说着,露出温婉的笑容。

  在董糖的指引下,我们找到了那个吞食着无辜村庄的邪教组织。
  在历经许久风平浪静的日子后,我的剑终于饮了血。
  「这就是你说的办法?看来与我也并无异。」
  「对付恶人,也只能快刀斩乱麻了。何况这只是他们的一个分支罢了。」
  「你是……?」
  「正式介绍一下,我是墨阁阁主,我们目前正力求于剿灭这样的邪教组织,若能获得如你一般的侠义之士相助,定能早日达其所成。」 

意外


  想来我会答应董糖的邀请,也许是因为自己孤身游走了许久,觉得有个归所也是不错的。
  虽然我也不知道会在此处停留多久。
  但在亲眼看见那些人们的经历后,我无法说服自己不去做些什么。
  墨阁便是个不错的选择,至少我是喜欢这里的。

  墨阁其实是一座茶楼,建在城中一处庄园内。庄园偌大,后山一处平地被我辟出来当作修习之处。
  阁里清净,除了一些我不认识的达官显贵们,时常也会有一些飨灵过来做客。比如那个总是带个一副单片眼镜的北京烤鸭,偶尔会带来一些洋酒的商人佛跳墙。
  我一向不习惯茶叶的苦涩,当他们聚在一起品茶,我就抱着酒壶坐在一边。
  后来一个有些许念叨的家伙出现,打破了我往日的清净。

  那是某次在执行任务的时候。
  我拿着董糖提供的信物,易装混入了盘踞在另一座城里的邪教分支,却不慎被一个眼尖的人识破身份。
  就在一群人将我团团围住之际,一个蒙着面的黑衣人走出来。
  「咳、何事如此喧哗,你们在对我的飨灵干什么?」
  这声音倒像是刻意压低了嗓子一般。
  「啊,原来是大人的飨灵,是我们误会了,还请大人恕罪。」
  其中一人带头行礼。
  「那、那无事了,你们去别处巡逻吧。」

  等人群散去,黑衣人急忙将我拉到一个无人的角落。
  「你看起来不像是他们的人,为何你会在这里?难道又是被抓住的……」
  他摘下面罩,竟是一个少年的模样。
  「你又是谁,为何穿着他们的衣服。」

  「我叫腊八面,已经在这座城里调查这个组织一些时日了。前些日子意外偷听到邪教徒的消息,得知他们今日会在此活动。」
  「你是怎么遇上他们的?」
  「因为我看到,他们佩戴的信物上有一种很强烈的厄气,便跟踪了他们。等等,你还没说为何也出现在此。」
  「我是墨阁的,此行有任务在身。」
  「唔……似乎听说过。既是有任务,你也太不谨慎了些。方才看你差点就要拔剑,若我不及时制止,怕是会一时冲动酿成什么后果。」
  「……要不是你突然出现,凭我一己之力便可以解决了。」
  「你了解甚少,这帮人行事恶劣,稍不谨慎就会落入他们手中,飨灵也不例外。」
  「所以对付他们只需要速战速决。」
  「你……」
  在我们争执间,不远处一人突然发出一声惊呼。
  「快来人啊!就是他!抢了我的衣服和信物的那个人!」
  我看向同样暴露了的腊八面,而他干脆一把将黑衣扯下。
  「看、看我干什么……先找个地方再议吧!」
  「还有什么好议的。」我扬起剑,飞身冲去。
  「哎!那你等等我!」

  我看着遍地狼藉的现场,舒了一口气。「想不到你还挺能打的。」
  「过奖,你的剑术也很厉害。倒是你的脚……」
  「无事,不过一个小意外。」
  「你这样怕是行不了几里路的,不如我送你回去吧。」
  「你方才说你是墨阁的……我想起来了,是那个很厉害的组织吧!不知道能否借此机会拜会一下……」
  腊八面自顾自地说起来,我想,董糖她应该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好苗子。

  「菊花酒,天色晚了,该回去休息了。腊八面……你,你也别喝了。」
  迷迷糊糊间,董糖的声音再次打断了我的回忆。
  我晃了晃已经空的了酒壶,翻身而下。
  一旁满脸通红的腊八面坐在石桌边,手里还举着酒杯。
  「我、我还能再干一、一杯!」
  话音刚落便啪地一声倒在桌上。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
  「走吧,先把这家伙弄回去,明明不会喝酒还要逞强。」

菊花酒


  耀之洲的一座城里,城主以剑术闻名,气扫八方,故城中常年安详,无人来犯。
  每代城主皆有佩剑,佩剑由城中唯一的铸剑师家族所造。铸剑师家族自诞生以来便一直服务于历代城主,为他们铸造最好的剑。
  城主的每一把剑都要耗费族人们的许多心血,因此铸剑师家族虽常年隐居,不现于世人,却也十分受到人们尊敬。
  菊花酒的御侍便是现任铸剑师家主。

  最初的第一位城主,为了追求强大的剑术和宝剑,主动将自己献祭给佩剑,因此产生了与剑的契约。双方相互吸取力量,也相互依存。
  力量始终有限,因此为了存活,人必须始终侍奉着剑,保证其不枯竭。而剑给人提供力量,又需要人去为它寻找新的躯壳来维持力量。
  所以,第一位城主实际上便是第一位铸剑师,铸剑师始终服务于城主的剑,等待新的城主缔结契约后成为铸剑师,继续侍奉着剑。
  百年以来,两族各自发展,却实则同属一脉,被剑永久困于这座城中。

  直到有族人发现,有人能代替城主去献祭,那便是飨灵。
  飨灵比人类拥有更大的灵力,又与人牵连,是最好不过的代替品,可以代替城主承受契约的代价。
  菊花酒便是族中出现的第一个飨灵。
  然而现任家主不惜牺牲自己,来斩断禁锢他们多年的契约。既解放了自己与族人,又救下了无辜的飨灵。
  至此,囚禁了两族一百多年的剑,也终于消亡。

  后来耀之洲多了一位剑术强大,潇洒飘逸,但总是孤身一人游走四方的少女剑客,时常帮助人们铲奸除恶。但常常不留姓名,只言自己来自墨阁。

  于是城中一座倚山而建的庄园内,名为墨阁的茶楼名声鹊起,吸引了各路人土纷纷前往。据说园内清泉石流,茗香萦绕,香亭小榭常伴丝竹琴筝,很是雅致。
  但并非人人皆可进,只有被阁主亲自邀请,或拥有足够能力的人,才能踏进楼中,一睹其风光。

 

神器

  • 寿客剑
  • 神器线路
菊花酒神器.png
力量绿紫黄绿青.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44
Def icon.png 防御力 88
Hp icon.png 生命值 2892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3294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26
攻击力+5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449
生命值+897
普通节点3 攻速值+1647
攻速值+3294
普通节点4 防御力+44
防御力+88
普通节点5 生命值+897
生命值+199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26
攻击力+51
攻击力+77
普通节点7 上:暴伤值+1013
下:暴击值+704
上:暴伤值+2027
下:暴击值+1407
上:暴伤值+3040
下:暴击值+2111
普通节点8 上:能量技效果+2%
下:基础技效果+2%
上:能量技效果+5%
下:基础技效果+5%
上:能量技效果+10%
下:基础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29
攻击力+58
攻击力+87
攻击力+116
普通节点10 爆伤值+1520
爆伤值+3040
爆伤值+4560
爆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绿·攻速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15秒触发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22%29% 37% 44% 53% 62% 73% 87% 104% 126%)的伤害,使其无法受到治疗效果,持续6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每15秒触发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22%29% 37% 44% 53% 62% 73% 87% 104% 126%)的伤害,同时附加每秒自身攻击力2.6%3.4% 4.4% 5.3% 6.3% 7.4% 8.7% 10.4% 12.4% 15%)的持续伤害,持续3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每15秒触发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22%29% 37% 44% 53% 62% 73% 87% 104% 126%)的伤害,30%概率触发额外效果:施予全体角色无敌,持续2秒
塔可节点Ⅱ(紫·暴伤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战斗中,最近两名友方角色受到的伤害减少2.4%3.2% 4.1% 4.9% 5.9% 6.9% 8.1% 9.7% 11.6% 14%
模板环尾塔可.png 战斗中,最近两名友方角色造成的伤害增加2.4%3.2% 4.1% 4.9% 5.9% 6.9% 8.1% 9.7% 11.6% 14%
模板绒球塔可.png 战斗中,自身造成的伤害增加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攻击有50%概率驱散全体友方身上的减益效果(每8秒最多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Ⅲ(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过20秒,使所有友方角色下3次普通攻击必然暴击,并使友方角色普通攻击伤害增加7%9% 12% 14% 17% 20% 24% 29% 34% 42%),持续4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每过20秒,驱散所有友方身上减益效果,并使所有友方角色攻击力增加10%13% 17% 21% 25% 29% 35% 41% 49% 60%),持续6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每过20秒,使全体友方角色能量恢复1013 17 21 25 29 35 41 49 60)点,并使他们造成的技能伤害增加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持续4秒
塔可节点IV(绿·攻速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自身免疫眩晕;普通攻击时有10%的几率降低全体敌方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攻击力,持续3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自身免疫眩晕;普通攻击时有10%的几率降低全体敌方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攻击速度,持续3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自身免疫眩晕;普通攻击时有10%的几率增加全体敌方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受到的伤害,持续3秒
塔可节点Ⅴ(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提高自身攻击力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每25秒对最近的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21%27% 35% 42% 50% 59% 70% 83% 99% 120%)的伤害,若目标生命值低于20%则目标死亡
模板环尾塔可.png 提高自身攻击力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每25秒恢复全体友方1013 17 21 25 29 35 41 49 60)点能量
模板绒球塔可.png 提高自身攻击力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每2524 23 22 21 20 19 18 17 15)秒使全体友方无敌5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