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桥米线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长夜应无寒
丿奶丶茶灬
bili_90504652720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过桥米线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紫藤之约
过桥米线初始皮肤.jpg

画师:

过桥米线满星皮肤.jpg

画师:

过桥米线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过桥米线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过桥米线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过桥米线头像.jpg 过桥米线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大地叶 杨梦露
专属堕神 头像-巨型水豚.png
巨型水豚
头像-贪食.png
贪食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锡纸蘑菇蒸.png锡纸蘑菇蒸
获取途径 召唤碎片融合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52 / 1314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17 / 2634
Def icon.png 防御力 14 / 271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487 / 2000
Hp icon.png 生命值 366 / 5672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718 / 2573
食物 过桥米线
类型 小吃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19世纪
性格 文静
身高 166cm
关系
信条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人情的温暖。
简介
过桥米线源于滇南的蒙自,因独特的吃法而举世闻名,并成为了非物质文化的遗产。过桥米线的诞生有着多种多样的传说,而每一个传说述说着的,都是人们表达对过桥米线的认可与喜爱。
背景故事
外表看似冷淡的大姐姐,对御侍照顾得无微不至。对一切事务的温度十分在意,有着灵动的头脑,在生活上有很多妙招,并且都做的面面俱到。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过桥米线-基础技.png
地织
(1级)过桥米线在操控手中的米线,对敌方攻击力最高的目标造成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34点伤害。
(41级)过桥米线在操控手中的米线,对敌方攻击力最高的目标造成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442点伤害。MAX
能量技
过桥米线-能量技.png
凤舞
(1级)过桥米线手中拿着米线优雅转身,对敌方攻击力最高的目标造成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349点伤害。
(41级)过桥米线手中拿着米线优雅转身,对敌方攻击力最高的目标造成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4537点伤害。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等你很久了御侍,不用见外,今后我来照顾你吧。
登录
你回来了,总觉得我等你很久了。
冰场
看来,天热在这里能避暑,御侍你可以试试看。
技能
有我在就不会有事的。
升星
感觉又有很多想法涌现出来了。
疲劳中
唔……抱歉,我不累,只要坐一会就好了。
恢复中
这里如果对外开放,也许能额外赚到钱......抱歉,我只是突发奇想。
出击编队
我把一切都准备妥当了,不会有后顾之忧的。
落败
好冷……好孤独……
通知
御侍,饭做好了,要趁热吃。
放置台词1
这个时间,御侍会不会肚子饿了?
放置台词2
香油可以给食物增味,也能直接拿来降火,御侍一定很需要。
触碰台词1
太忙碌对身体不好,我给你热了汤,要记得喝。
触碰台词2
只要把油用好,就能让饭食保持温度。
触碰台词3
把一切都整理得井井有条,做事情就不会乱了。
誓约台词
我们之间好像也没什么变化,因为从见到你那时起,我们就如同一家人了,但这一刻,我依然感到无比幸福。
亲密台词1
你跟我还有什么放不开的?
亲密台词2
为了你,多费点心思也值得。
亲密台词3
两个人就这样安安静静的,也挺好。
放置台词3
这些东西还是别丢了,以后肯定用得上。
胜利台词
只要准备充分,就当然会赢。
失败台词
这点失败还不至于气馁,总有办法解决的。
喂食台词
没想到反过来要你照顾我了,谢谢。
换装独白
紫藤之约 你曾说过,等到紫藤花开之时,你,便也回来了。

故事

断连


  晨曦刚起,天蒙微亮,我背着行囊行走在河云涧旁。

  它是横亘在河源村与云崖村的一处山涧,两岸通过一座吊桥相连。

  而现在,呈现在我眼前的,是被厚重山石堆垒堵死的桥头,还有拴住了桥台两侧,搭落在山石上的几条锈迹斑斑的锁链。

  禁止通行。

  摇了摇头,回望一眼站在身后不远处的御侍大人。

  目光相触,他朝我用力地挥手,大声喊道。

  「米线,那我就先回去了!你要注意安全!」

  我对他微微一笑,轻轻点头以示安心。

  凝视着御侍大人离去的背影,我停驻片刻,随后转身,云袖一振,细长的丝线如毒蛇般扑向面前的障碍物。

  “啪”地一声轻响,铁锁断裂,石屑纷飞。

  烟尘散去后,遥望着吊桥尽头,那儿站立着几个模糊不清的人影,我叹了口气,快步朝着他们走去。

  我打通了吊桥。

  也打破了两村的老死不相往来。



  河源村与云崖村,在很久以前还是两个关系和睦的村寨。

  可现在,却连简单的交流都快要断绝……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呢?

  不太清楚……至少从我出现起,就已是这般境况。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的突发事件,可能我也会和御侍大人一样,永不踏足此处吧。

  这般思索着,不知不觉,我走过了吊桥。

  迎面而来数位男女,为首的男子拘谨地跟我打了个招呼。

  微微颔首,我客气地还礼,轻声道。

  「我是过桥米线,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就有劳各位照应了。」

续牵


  「小澈,这些是大家的,小樱,这份是御侍大人的,今天也麻烦你跑一趟了。」

  村中的某处木屋里,我解下围裙,将饭菜一包好,交给了身旁的两个孩子,目送着他们离开。

  「辛苦你了,米线小姐。」在孩子离去后,一名男子掀开幕帘走了进来,环顾了一下四周,歉然地对我说道。「不仅要对付堕神,就连这些杂活也……」

  「无妨,都是小事。」收拾着厨具,我摇了摇头,不以为意。「倒是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村口那边……」

  「对……又得拜托你跑一趟了。」男人顿了顿,脸上的歉意加重了几分。

  「我现在就去。」放下手中的活计,我越过了男人,往村口赶去。



  河源村与云崖村分别处在山峰两侧,中间被一道深不见底的山涧隔开。

  因为地势相对靠北的缘故,自堕神出现以后,受到袭击的基本都是云崖村,河源村则安然无恙。

  偏生不巧,此处唯一存在的一个飨灵还是河源村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因种种原因无法举村搬迁的云崖村只好求助于当地的厨师工会。

  厨师工会在与河源村的飨灵及其御待大人协商过后,安排了这名飨灵先行来到云崖村小住一阵,帮忙抵御堕神,直到厨师工会调遣别处的料理御待过来为止。

  而我就是那名河源村的飨灵。

  村口处,丝线飞舞,数只形体娇小的堕神随之破碎消散。

  收回飘落在地上的丝线,确认周遭已经没有他堕神存在以后,我转身往村里走去。

  「不知御待大人现在怎么样了呢……」

将断未断


  如同往常一样,我备好了饭菜,坐在屋子里等待着孩子们过来。

但不知发生了什么,今天孩子们来的特别晚,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我望着天空开始发呆。

  本以为两村距离并不算远,特别是打通吊桥以后,以飨灵的速度,不消多久就能走一个来回,最初想的是即使暂住这边,也能每天给御侍大人送饭。


  然而来到这边以后才发现,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无他,云崖村需要帮忙的地方实在太多了,堕神仅仅是一个方面。

  灾后重建,基础的防御工事……等等等等,一系列的问题无时无刻不在困扰这个村子。

  拥有远超人类能力的我,对这个境况完全没有办法袖手旁观。

  于是结果就演变成,平日除却清理堕神、协助灾后重建,到了饭点我还需帮忙准备孩子们的饭菜,然后委托其中一位替我送饭给御侍大人。

  这般忙碌的生活很快就成了日常……

  直到今天。

  「米线姐姐,我,我今天可以不给御侍哥哥送饭吗?」小樱站在我身前,双手揉捏着衣角,怯生生地看着我,小声道。

  「……怎么了?」看着他为难的表情,我有些不解。

  「他,他们总是在小樱过去送饭的时候说闲话,还,还骂我。」往常开朗乐观的小樱在我的追问下,言语间竟带上了一丝哭腔。「米线姐姐对不起,小櫻,小樱不想去了,他们骂人,好凶的。」

  将男孩抱在怀里,我柔声细语地安抚着他,内心难过。

  我忘记了,两村之间恶劣的关系。

  平日就偶有听到些许闲言碎语,只是任谁都没有当着我面提起过,现在想来,是因为有求于我的缘故吧?

  说起来是呢,在河源村的时候,大家谈到云崖村的态度也是这般……糟糕。

  回去一趟吧。

  在心中叹了口气,我对自己说道。



  第二天一早,我便回到了河源村的家中。


  「哈……没事的,云婶会做饭给我的,你就放心吧。」御侍大人端坐在我身前,拍着腿轻笑道。「说起来那孩子叫小樱是吧?对不住他了,我有试着替他说话,可你知道的,这边总有疏漏。」

  「我只是想着能做给你最好,现在没办法也只好这样了。」理了理手边散乱的家什,我不放心地叮嘱道。「教书再重要也别累着,你要学会照顾好自己。」

  「……」



  交代完事情,我又匆匆赶回了云崖村,却意外地在村口撞上了小樱和常来找我的那名男子。

  「米……米线姐姐,对不起,小樱太任性了,下次不会了,我会送饭的,姐姐你不要走好不好。」小楼扯着我的衣角委屈道。

  「不好意思,米线小姐,我已经教训过他了还请您……」男子的声音带上了一丝谦卑。

  「我没有要走的意思。」我打断了他们的话,牵过小樱的手就村子里走。「我已经处理好了御侍大人那边的琐事,我会一直呆到接手的人过来。」

  「所以你就别再欺负孩子了。」最后一句,我说的极不客气。

  「呃……」男人怔了一下,随即苦笑地跟上,低声道歉。「抱歉……我以为河源村那边……」

  「我不太清楚你们的认知,但是御侍大人也没想过拒绝帮助你们。」

  「额……」

  就这样,我再次定居了下来。

  本以为一切又回到了正常的轨道,然而……

接连


  某日,正当我在重建的工地上准备着饭菜时,一个青年从远处朝着我匆匆跑来。

  我认得他,他是御侍大人的学生。

  「怎么了?」看着青年的表情,我内心忽地感到一阵不安。

  「堕神进村了,米线你快跟我回去吧。」青年满脸惶急。「现在情况很麻烦,我们需要你。」

  一边说着,一边拉着我的手往回走。

  就在这时,身旁有位大婶听了忍不住出声。

  「河源村出事了就出事了呗,活该的。」

  「是啊是啊。」

  不少人还跟着附和。

  我忽地一阵难过,眼前这些平日里良善的村民们,此刻不知为何竟让我感到有些恶心。

  是了,我早该明白的,人类之间的矛盾,哪会那么轻易就被化解。

  即使某种意义上代表着河源村的我,帮助过他们,结果也是一样的。



  带着烦闷焦虑的心情,我与青年一齐赶回了村子,遭遇了正在兴风作浪的堕神。

  一番苦战后,堕神被顺利解决。

  然而看着村庄里的一片狼藉,还有人们悲痛的神情,我一时间愣在原地。

  和云崖村的人不同,河源村平静太久,以至于这里的人已经彻底失去了危机感,还有危难时的自救能力。

  没有主意没有想法,除了抱着逝去的家人痛哭,还有对着房屋的废墟哀叹,人们好像什么都做不了。

  看着周遭一大群六神无主的村民,我忽地感到一阵无力。

  虽然才在云崖村呆过很长一段时日,可是对于这种情况,那边都有一套对应的章程,而我只需要听从命令就行了。

  该怎么做才好……

  安顿好御侍大人以后,我一边头疼这个问题,一边指挥安排着混乱的人群。

  刚刚才结束一场高强度的战斗,现在还要负责统筹处理灾难后的一干事宜。

  我的精神已经处在一个疲惫过度的边缘,稍有不慎可能就会直接晕倒过去。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嗓音在耳旁响起。

  「我来吧。」

  转头看去,那位云崖村与我照面多次的男子,不知何时来到了我的身旁。

  在他的身后,还跟着许多云崖村的村民。

  他们带着工具,还有药草。

  「互相帮助。」

  似是看穿了我心中所想,他如是说道。

过桥米线


  耀之州地处诺尔斯大陆东北方,背靠神言八峰。

  八峰地势延绵起伏,峰峦叠皞,其中最大的缺口已被城市玉京堵住,但其内在结构复杂,迄今无人能够摸索绘制出八峰全貌。

  所以究竟八峰是否只有玉京堵上的这么一个缺口,还有待商榷。

  撒开玉京不谈,一些村寨聚落从古至今就直存在于这片土地上,它们坐落在八峰附近,八峰之后的种种神异,总有人能窥得一二。

  虽然神言八峰的另一侧,具体存在着什么,除却玉京之主,无人知晓,但至少,人们已经清楚地知道,八峰之后是堕神孕育的源泉之一。

  因为自堕神岀现起,八峰边境就开始不断地向外涌现堕神。

  世上的景光便是这般,解决问题的办法永远比问题来的要晚。

  从堕神出现到开始肆虐。

  绝大多数地方还没有相对应的自保手段。

  其中位于六七峰交界处的两处村寨便是如此。

  两村之间关系恶劣,并且还只有一位机缘巧合下召唤出来的飨灵。

  飨灵归属于相对安全的那座村寨。

  在堕神已经侵入了他们的家园,而厨师工会的支援还在路上,这样一个近乎绝境的情况下。

  飨灵的御侍大人不计前嫌,在厨师工会协商调配之时,大方地把飨灵“借”了出去,帮助处在北方前沿的村庄渡过了最危难的时刻。

  然而就在这时候,御侍大人自身所处的村寨也遭到了堕神的袭击,面对这种情况,北部村庄居然有不少人幸灾乐祸,打算袖手旁观。

  所幸的是,并非每个人都是那般是非不分,一个男人还有一些孩子站了出来,他们感恩于飨灵与她御侍大人的大度,教育了那些犹自沉浸在过往不知所谓的恩怨里的同胞,主动打破隔阂,积极地帮助南部村庄进行灾后重建。

  两座村庄重修于好。

  「她啊,就像一根线。」北村经历过那个时段的老人每每谈及此事,总会下意识地这般感慨。

  「把什么都连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