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铜锣烧

阅读

  ·  

2020-02-28更新

  ·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阅读:

  

更新日期:2020-02-28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铜锣烧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爱的献身
铜锣烧初始皮肤.jpg

画师:

铜锣烧满星皮肤.jpg

画师:

铜锣烧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铜锣烧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铜锣烧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铜锣烧头像.jpg 铜锣烧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R.png
CV(日配) CV(中配)
中村绘理子 周帅
专属堕神 头像-红团子.png
红团子
头像-酒童子.png
酒童子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姜汁猪肉.png姜汁猪肉
获取途径 召唤空运通宝商店帕雷西玉泉郊外学院外围大祭之里堕神遗骸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32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565 / 2379
Def icon.png 防御力 12 /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363 / 1394
Hp icon.png 生命值 312 /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054 / 3439
食物 铜锣烧
类型 甜品
发源地 日本
诞生年代 17~19世纪
性格 稚气
身高 158cm
关系 喜欢: 鲷鱼烧头像.jpg 鲷鱼烧 寿司头像.jpg 寿司

讨厌: 秋刀鱼头像.jpg 秋刀鱼 生鱼片头像.jpg 生鱼片

信条
变得更强,就能更好的保护妹妹了。
简介
铜锣烧带给人们的往往是童年的回忆,充满趣味和年轻的活力,相较于豆沙馅的甜蜜口感,人们更喜欢在他身上寻找过去的纯真时光。
背景故事
鲷鱼烧的哥哥,有些小孩子脾气。非常爱护自己的妹妹,如果有人和自己的妹妹走得太近的话会发脾气。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铜锣烧-基础技.png
出其不意
(1级)铜锣烧甩下悠悠球攻击敌方随机一个目标,降低其攻击速度30点,持续3秒,并有概率使该目标陷入眩晕,持续3秒。
(41级)铜锣烧甩下悠悠球攻击敌方随机一个目标,降低其攻击速度270点,持续3秒,并有概率使该目标陷入眩晕,持续3秒。MAX
能量技
铜锣烧-能量技.png
铜锣飞旋
(1级)铜锣烧使出华丽的技巧,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90点额外伤害,并沉默该单位,持续5秒。
(41级)铜锣烧使出华丽的技巧,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1422点额外伤害,并沉默该单位,持续5秒。MAX
连携技
铜锣烧-连携技.png
超级铜锣飞旋
连携对象 寿司头像.jpg 寿司
(1级)铜锣烧使出华丽的技巧,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117点额外伤害,并沉默该单位,持续5秒。
(41级)铜锣烧使出华丽的技巧,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05%的伤害并附加1848点额外伤害,并沉默该单位,持续5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这里是铜锣烧,日后要一起并肩作战了,诶?妹妹哪里去了?
登录
御侍大人,帮我一起找妹妹吧,妹妹又不见了!
冰场
御侍大人,您来了~妹妹可没有在哦。
技能
飞起来吧!
升星
变得更强,就能更好的保护妹妹了。
疲劳中
身体变得不听使唤了……
恢复中
如果妹妹也在的话就好了~
出击编队
让你尝尝旋转的力量!
落败
不可以,我还有要保护的人。
通知
走菜喽~御侍大人你们是这样说的吧?
放置台词1
妹妹那个小淘气,一会的功夫就不见了,真是让人操心呐。
放置台词2
御侍大人对妹妹应该没什么想法吧?
触碰台词1
御侍大人,鲷鱼烧可是我的妹妹,不要打什么主意哦。
触碰台词2
御侍大人要挑战我的悠悠球技术吗?
触碰台词3
我可不是用来敲的!!
誓约台词
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的。
亲密台词1
哼,你再这样我生气了哦,不可以这样敲我!哎真是拿你没办法。
亲密台词2
哈?我更在乎谁?妹妹只是妹妹,御侍大人你怎么了?别,别生气呀。
亲密台词3
不要不开心了,我给你表演个魔术,你看!
换装独白
爱的献身 这个…可不是我想穿的!是妹妹她…她…啊!你们不准笑啊!才不适合我啊!

故事

听闻春来


  冬天一旦过去,就会迎来春天。
  一旦春天到来,这里就会被樱花包围。

  那本来是我最喜欢的季节。
  在这个时候,我便可以带着妹妹一起出去,在附近的树林里抓锹形虫。
  那时,妹妹便会夸耀抓到锹形虫的我。
  「哥哥,好厉害啊!」
  那个时候明明是那么快乐的时光!

  然而,现在……

  「哥哥,你不要总是在先生的课上睡觉啊!」我可爱的妹妹就坐在我的旁边,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
  「总是在说着那些什么兮是么者的,谁懂那些啊!」
  我撑着脸,嘀咕道。
  「真是的,哥哥要多学点才好啊!先生都这么努力的在教我们了。」
  「是是是,什么都是秋刀鱼好总行了吧~」
  「哥哥,你不要总说赌气的话。」
  「哼!我才没有呢!」

  我可爱的妹妹现在已经不再像从前那般用着她崇拜的目光看着我了。
  然而那个罪魁祸首就是那个永远面无表情却喜欢喜欢和猫在一起说话的家伙。
  真是搞不懂那种家伙有什么好的。
  啊~啊~都怪秋刀鱼那家伙!

  每次上课都让我觉得索然无味,再加上看到那张万年不变的脸,更是让我生气。
  真是搞不懂大家为什么愿意做在这里听这些完全听不懂的东西。

  我就这么靠着矮桌坐在移门的一侧,完全没有翻看那些书册。
  反正那个只会装模作样的老师也从来不管我,还不如就这么睡一觉呢。
  春日午后的阳光正好。
  清风轻轻吹拂着,带着花香。
  一片樱花就这么静静地飘了进来,落在我的桌前。

  啊~是我最喜欢的春天啊~
  好像和妹妹再一起出去抓锹形虫啊~

  咦?对了反正他也不会发现,干脆就这么溜出去吧!

  这么想着想着,我便完全被自己的想法说服了。
  就在秋刀鱼低头的瞬间,我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窜了出去。

  冲出去后躲在和室外的转角,我试探地往里面探了探。
  什么都没有发生。

  很好!成功逃脱!

  我看着那跃入眼帘的蓝天,突然有了一种重获新生的爽快感!
  早就应该这么做了啊!

  然而,我才刚刚放下心,就突然看到一群猫往和室的门口跑去。
  这种情况,只会在秋刀鱼那家伙出现的时候发生。
  这家伙怎么突然出来了?看来得赶紧溜才行!

  我顺手就将自己的溜溜球抛上了和室旁边的枫树的树枝,一跃便到了那棵枝叶茂密的枫树上,隐藏了自己。

  「弟弟就拜托您照顾了。」
  一个陌生的女声伴随着母鸡的声音慢慢靠近。被树叶完全遮挡住的我同样也看不到和室那边发生的事情。

  这是……来「新人」了?

心生暗结


  等了许久,确定没有声音之后。
  我便想往前看看外面的情况,确定一下自己现在是否安全。
  然而,我才没移动两步,脚底一滑就掉了下去。

  沙——
  只感觉到分叉的树枝打在脸上火辣辣的疼,回过神自己就已经趴在粗壮的树枝上不能动弹。

  「咦疼疼疼疼!」
  我一边挪动着自己的身体靠向树干,一边揉着自己刚刚被树枝重击的腹部。

  这棵树还真不是一般的高啊。
  幸好从以前开始我就运动万能,论爬树我可比那个死猫控强多了。

  「春霞照远山,山上樱开遍。花落知何时,花颜行改变……」
  私塾里传来了读书声。
  按照以往的规矩,这节课看来是要结束了。
  我得赶紧去找妹妹才行。

  「这里,可以听到读书声。」
  正在爬树的我被树下突然出现的说话声吓得惊呼出声。
  「啊?」

  我可没想到这么早就会有人出现在这片树林里啊!

  「是树在说话吗?」
  这个时候该不该回答啊?

  「嗯,大概是我听错了吧。」
  这个声音又这么擅自地失望了起来。

  这么一说,这个声音有些熟悉,好像就是刚刚和秋刀鱼说话的那个女声。

  怀着好奇心,我往树下看了看,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红色和服的少女。
  即便只看了一眼,也绝对不会忘记的美丽的容貌。
  泼墨一般的黑色长发,微微扬起的侧脸淡淡地望着私塾的方向,祖母绿的眼瞳里却满是悲伤的黯淡。

  为什么要摆出这种表情呢?

  如果不舍得自己的弟弟的话,就不要送他来这种地方啊~
  一直呆在一起不就好了,就像我和妹妹一样。

  这么想着的我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很快就又回到私塾。



  本想着是时候和妹妹一起去树林里探险了。结果,兴冲冲从外面回来的我,却看到了一个娃娃头和我妹妹正有说有笑的。

  「刚刚送生鱼片你过来的是你的姐姐么?」
  「嗯,是我姐姐寿司。」
  「你姐姐长得真好看呢!」
  「谢谢,你笑起来也很好看!」
  「诶嘿嘿~笑容可是会带来好运的哦~」
  「嗯!」

  这其乐融融的气氛不由得在我的心头拉起了警报。
  好小子,第一天进来就想搞事啊!

  「哟!这难道是新来的么?」
  我气势汹汹地挤入妹妹和娃娃头中间,用眼神威吓着他。
  然而那个娃娃头却依旧不为所动地对着我笑着。
  「初次见面,我是生鱼片,今后请多多关照。」

  「哥哥别老是这么皱眉啊,要是不多笑笑的话,好运会被吓跑的!」
  妹妹用手指抵着我紧皱的眉间,这么说道。
  「对了,哥哥,你刚刚去哪里了啊?」

  「出去透透气嘛~上课那么无聊~」
  我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啊!对了对了!我们待会儿出去玩吧!」

  「不行哦~我待会儿要去做别的事情呢!」妹妹用着和平常一样的语调说着他从未说过的话。

  「别的事情?」
  「嗯!是很重要的事情!」

  这是我第一次不知道有关于妹妹的事,一直以来,我们都是一起度过的。
  妹妹总是一脸天真无邪地喊我这个哥哥,而我也以为这样的陪伴会一直持续下去。

  难道,现在妹妹已经不需要我这个哥哥,想要自己成长了么?
  不不不!唯独这点我绝对不接受!

  突然想起了那个在枫树下的悲伤的眼神,顿时有些理解了她的心情。
  但是,我没想到这种事即使想想都能对我造成那么大的打击。

心的距离


  这几天,妹妹总是在忙着写什么,完全没有理睬我的时间。
  即便我问他,她也只是笑着对我说「秘密」。

  感觉被世界抛弃了一般,没有妹妹陪伴的生活顿时百无聊赖。
  我独自爬上了树,看着被樱花树包围着的私塾,一如往常。

  「唉~真是无聊啊~」
  我玩着手里的溜溜球,看着他飞速地转着,内心不免无聊地感叹道。

  「难道真的是树灵?」
  那个熟悉的声音又一次出现在了这里。

  糟糕!我忘记了他还在。
  那个臭小子的姐姐几乎每天都会在这棵树下静静地看着私塾。

  「唔…是,是啊…」
  我突然压低了声音,反正又互不认识,既然这样那就先这么糊弄过去吧。

  「这几日在树下多有叨扰,很抱歉没有及时和你打招呼。」
  她突然很正经地正正坐着对我说道。

  呃…怎么说呢?感觉和生鱼片那个家伙完全不一样啊。
  「啊…没事的没事的,你想待多久就待多久。」
  我又不是真的树灵,哪管这么宽啊~

  「非常感谢。」
  一板一眼的正经道谢倒是让我有些心虚。

  「说起来,你为什么每天都到这里来啊?」
  我也只是一时兴起地问道。
  「我只是想知道我弟弟他过得好吗?」
  「那你去见他不就好了,在这里什么都不会知道。」
  「如果那样做的话,只会变得更想见他。」
  「那就一直在一起不就好了,反正你们是姐弟啊!」
  我理所当然地这么说着。

  「嗯,正是因为我们是姐弟啊。」
  寿司这么说着,脸上微微泛着的笑容,却是那么苦涩。
  「因为我知道他做出这个决定费了多大的决心,所以,我才不想去擅自打扰他。」

  我不明白她所说的话,就像我也无法忘记她说那句话时的眼神是如此的坚定。

  只是不愿意和自己的弟弟分开,这样的理由难道还不足够么?



  「哥哥!哥哥!」
  妹妹的声音一下子把我从回想中拉了回来。
  「哥哥,你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啊~」
  我任由妹妹抓着我的手,笑着说道。

  「快走吧!哥哥!要来不及了!」
  「咦?」
  都已经这么晚了,还能有什么事?

月见樱雨


  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我还是跟着妹妹一起跑到了外面。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我还是跟着妹妹一起跑到了外面。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我还是跟着妹妹一起跑到了外面。

  那夜的月亮很圆,漫天飞舞着的樱花雨夹杂着月光飘下。
  咦?樱花雨?

  即便是我也明白,现在这个季节,不应该会有这么多的樱花?

  抬头一望,便看到了正坐在樱树树枝上的樱饼不断地向空中洒落着樱花瓣。

  早已看腻了的景色在月夜下变得有些不同。阑珊的灯火,几个小到都不足以说是摊位的木架子上摆满了妹妹最喜欢做的饼。

  「哥哥,你看!是祭典哦!」

  妹妹笑靥如花地站在我的面前,恍然间我有种回到了从前的错觉。

  「哥哥,有打起精神么?」

  「嗯!」

  一瞬间,刚刚还在脑中的顾虑都随着樱花飘散无踪。

  原来妹妹这几天都是在为了我准备这些吗!果然,妹妹还是最爱我的!

  本以为终于可以和妹妹度过美好的夜晚了。走近之后却发现,不仅是平时和妹妹关系好的樱饼和草莓大福,就连秋刀鱼和生鱼片这两个家伙也来了!

  「啧,为什么这两个不解风情的家伙也要来凑热闹啊!」

  我刚刚的兴致瞬间消减了一半。

  「啊!今天也是欢迎生鱼片来私墊的迎新会哦~」

  妹妹的这句话把我剩下一半的兴致也全都浇灭了。

  我站在一边,看着这个没有烟花的祭典。

  那个生鱼片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鱼,妹妹她们完全被他的切活鱼的刀法吸引了过去。秋刀鱼到还是和以前一样和猫在一起安安静静地坐着,只是他的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穿着和服的白发男子。

  「这是谁啊?」
  「哥哥你不知道么?红叶小馆的寿喜锅哦,和先生好像是旧友,经常会送吃的给我们呢!」
  「寿喜锅?」
  「嗯,生鱼片之前寄住在红叶小馆,所以他这次来还给生鱼片带了鱼呢!」

  红叶小馆?那他姐姐寿司也在那吧。思绪一下子被扯了出来。
  她以后还会用那样悲伤的眼神望着这里么?

  要是现在她在这里的话,是不是就能看到她露出真正的笑容了呢?


铜锣烧


  在那个祭典一般的欢迎会结束的第二天,铜锣烧和之前一样躲在树上。
  不知为何,心里突然对寿司的到来有些期待。

  可那天,寿司却没有来。

  铜锣烧在树上躺着,一不小心就睡着了,结果就这么等到了入夜。

  铜锣烧以为是自己睡着了才没看到寿司来,第二天也依旧在树上等着。

  可是,无论是第二天,还是第三天,寿司都没有再来过这个地方。

  心里感觉空荡荡的,但还是不愿意放弃地等待着。

  「哥哥,你最近怎么又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鲷鱼烧用手在发着呆的铜锣烧面前晃了晃。

  「没有啊!你哥哥我每天都是精神满满的啊!」
铜锣烧瞬间站起来,做出加油的姿势。
  「咦?说起来,生鱼片那家伙呢?」

  「回去了哦~昨天就已经回红叶小馆了~」
鲷鱼烧很高兴地对我说道。

  「原来已经见到了自己最想见的弟弟了啊,那也确实没有来这里的必要了呢。」

  铜锣烧的脑海中,妹妹的话语一直都挥之不去。

  只能呆在树,上冷静一下自己的头脑

  「树灵,你还在这里么?」

  淡漠而又清冷的声音从树下传来。

  「呜哇!」

  没想到寿司会这么突然地出现,铜锣烧一时没有来得及改变声音。
  「你..你来了啊? 」
  虽然为时已晚,但还是固执地将自己的声音压低。

  「你可真是个奇怪的树灵啊。」
  「咳呵呵...我只是刚刚睡醒,刚刚睡醒....」

  一阵沉默。
  铜锣烧正想着要如何把话题继续下去,向来少言的寿司却先出了声。

  「他回来了。」
  「这不是很好嘛~」
  铜锣烧一副语重心长地语调。

  又是一阵沉默。
  「前几天,我没忍住去了私塾...」
  「你说你去了私墊?」
  铜锣烧这下更吃惊了,他可不知道这样的消息啊?

  「那天私塾正好在为弟弟办欢迎会...」
  欢...欢...迎...会...
  铜锣烧突然有些慌乱。

  「哦...那天很热闹啊,哈哈哈..哈哈... 」
  铜锣烧干笑着,他不知道寿司有没有看到自己对生鱼片的各种嘲讽。

  「那天我看到一个叫铜锣烧的飨灵似乎是对我弟弟有些不满... 」
  寿司淡淡地说着让铜锣烧心惊胆战的话语。

  真的是越是不想发生的事情,越是容易出现。不要说好印象了,这绝对到了最差的印象了吧。
  最可怕的是连名字都已经知道了...
  铜锣烧在内心感叹着这悲伤的命运。

  「呃...那个..那个铜锣烧吧,其实不是什么坏 ...」
  铜锣烧想尽力去挽回一下自己的形象。

  「嗯,我知道。」
  寿司打断了铜锣烧的话。
  「说来惭愧,那个时候我差点就要对他动武了。」

  「嗯?!」
  寿司的这句话已经让铜锣烧的脑子瞬间停止了思考。
  「那...还真是危险的想法呢...」

  铜锣烧万万没想到,自己原来也曾经命悬一线过。

  「不过,现在,我很感谢他...」
  「欸?」
  反转来得有些突然,难道是因为自己曾让生鱼片那家伙回去看她吗?

  铜锣烧无法知道那个答案。

  就像他也无法知道。
  为何此刻看着那个望着私塾的微微笑着的脸时,心也仿佛变得明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