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青咖喱

阅读

  ·  

2020-07-30更新

  ·  

最新编辑:swerg15936

阅读:

  

更新日期:2020-07-30

  

最新编辑:swerg15936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长夜应无寒
丿奶丶茶灬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青咖喱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休憩时间
青咖喱初始皮肤.jpg

画师:

青咖喱满星皮肤.jpg

画师:

青咖喱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青咖喱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青咖喱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青咖喱头像.jpg 青咖喱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白井悠介 卞云鹏
专属堕神 头像-寄居蟹.png
寄居蟹
头像-针海螺.png
针海螺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清炒青口贝.png清炒青口贝
获取途径 【盛夏的假面】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42 / 1062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44 / 2765
Def icon.png 防御力 18 / 349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546 / 2288
Hp icon.png 生命值 399 / 6184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709 / 2539
食物 青咖喱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泰国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腹黑
身高 180cm
关系 喜欢: 麻辣小龙虾头像.jpg 麻辣小龙虾
信条
权术是一种武器,使用得当的话,世界也会被我左右。
简介
青咖哩最优越的地方是可以和各种肉类相互搭配,有时与饭和面搭配也非常美味。良好的兼容性使它能够在任何一种环境下都受到欢迎,也是它有别于普通咖哩的特点。
背景故事
不以真面目示人的高冷飨灵,从不对谁表露真心,但一切行动似乎都为了满足某种利益。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青咖喱-基础技.png
焰显
(1级)青咖哩将手中的手杖高举,提升自身2点攻击力,持续5秒。
(41级)青咖哩将手中的手杖高举,提升自身42点攻击力,持续5秒。MAX
能量技
青咖喱-能量技.png
青炎
(1级)青咖哩挥动手中的手杖,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130点伤害,同时对敌方全体每秒造成40点伤害,持续3秒。
(41级)青咖哩挥动手中的手杖,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1690点伤害,同时对敌方全体每秒造成520点伤害,持续3秒。MAX
连携技
青咖喱-连携技.png
超级青炎
连携对象 麻辣小龙虾头像.jpg 麻辣小龙虾
(1级)青咖哩挥动手中的手杖,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156点伤害,同时对敌方全体每秒造成48点伤害,持续3秒。
(41级)青咖哩挥动手中的手杖,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2028点伤害,同时对敌方全体每秒造成624点伤害,持续3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我是青咖喱,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协助你,今后,你我互为同僚,精诚合作吧。
登录
已经回来了?不过,时间也刚刚好吧。
冰场
看来这里适合用来冷静思考。
技能
燃烧殆尽吧!
升星
这是明智的做法。
疲劳中
我需要休息,如果操劳过度就得不偿失了。
恢复中
你很着急吗?不是的话就再等等。
出击编队
到了用智略蹂躏对手的时候了。
落败
这也算是……意料之中吧……
通知
哼,有时候做点家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放置台词1
难得清静,有功夫慢慢思考了。
放置台词2
虽说是同僚,也不可能完全坦诚相见啊。
触碰台词1
比起战斗,消灭对手的办法还有很多,关键在于如何运用它们。
触碰台词2
对人的第一印象绝对不代表真实,要用双眼亲自见证才行。
触碰台词3
任何行为都会给自己带来相应的代价,就像你现在做的……
誓约台词
跟我在一起,要做的不仅仅是永远相伴的忠诚,还得有能面对生离死别的觉悟。
亲密台词1
透过眼睛可以看到心灵,所以我把它遮起来,直到现在,可以为你摘下它了。
亲密台词2
在外面我们得保持一定的距离,这也是为你的安全着想。
亲密台词3
现在,全身心的感受你曾经所做的一切行为带来的代价吧。
放置台词3
怎么突然发呆了?还是说,你有什么心事?
胜利台词
仅仅是胜利还不够,征服敌人才能终结战祸。
失败台词
这是无法避免的……不过,这肯定不是结束。
喂食台词
哼哼,看来你并不排斥这种手段,不过你的选择是对的。
换装独白
休憩时间 偶尔的放松也是必不可少的,这一点希望你能记住。

故事

礼物


  我作为礼品被送到帕拉塔,成为了王室的所有物。

  原本知道帕拉塔希望得到召唤飨灵的技术,但在这里的王室看来:形同人类,又能使用灵力的我和他们过去喜欢的珍奇猛兽一样,是用来炫耀的一种财富。

  因此当臣子们谏言希望将我送去研究时,帕拉塔圣王会借口拒绝掉也不显得奇怪。



  最初一段时间,几乎所有王室成员与臣子都会来觐见圣王,我则随侍在圣王身边。
  一遍遍地重复着王室的礼仪,被这些人类观赏着,听他们称赞圣王拥有无可比拟的“财富”。

  这其中不乏位高望重的朝臣,甚至早已被圣王指定为继承者的王储也来一饱眼福。
  而在往来的人影中,我注意到了一个瘦小的年轻人正紧盯着我。

  碧蓝色的眼睛里流露的满是惊奇与羡慕。
  以至于这稍稍一段时间里,他就愣在那儿,直到被圣王呵斥。

  「这是我最小的儿子,如果他有王储百分之二十的聪明,我也不会那么讨厌他。」

  能把这种事告诉我,也足以说明这位小王子在圣王眼中几乎没有价值,或许他还有别的原因——庶出、病弱、怯懦……

  任何一种瑕疵都会在继承者的挑选中被果断淘汰,这位小王子就是其中的典型。

  但也正是我看中的一面,至少我能发现那双眼睛里还有圣王没有注意到的情感——对自己现状的不甘。

  因此,再见到他的时候,我投去的微笑让他非常惊讶。

权欲


  「我之前就注意到您了,现在没有别人,要不要聊聊天?」
  「我?」
  对于主动的接触,他倒没什么戒心。
  而交谈之下,我最终确认了那份渴望是真实的——和我期待的一样。

  「那,我在帕拉塔听到过一个传闻,因为巨大堕神的袭击,帕拉塔的子民被迫迁徙到了很远的荒地,他们现在一定还在受苦吧?」

  「……愿神保佑他们。」

  「您一定清楚,现在他们需要的不是神,而是能够让他们重新得到保护的圣王,不是吗?」

  他看着我,嘴唇抖动着,似乎要说点什么。

  「您觉得王储殿下一定能够帮助他的子民吗?」

  「你、你的意思是……?」

  他开始有些紧张,似乎在等待我给出他渴望听到的答案,以至于在压低声音的同时与迫切的心情相冲撞,让音调变得有点怪异。

  「鄙人拥有足够的能力让您得到施展仁政的环境,帕拉塔的子民也会得到福祉。」

  「……只要您愿意成为下一代圣王。」
  兄长大人曾经说过,人类为了利益,可以逾越任何他们心知肚明的道德底线。
  现在看来的确如此。
  在王室内不被看重,以至于当我抛出一线希望后马上紧紧抓住的王子殿下,完全就是这种人。



  好在我的确可以实现他的愿望。

腐坏


  利用身份之便,我在王宫内得到了任何我想知道的传闻,经过一番过滤,大体确认了一些事。

  圣王已是垂暮之年,一辈子养尊处优的生活使他无法经历哪怕半点外界的刺激。
  实际上任何一个接触过圣王的人都知道,他几乎随时都会死去。
  因此人们早已没有在他身上倾注更多忠诚了,这也导致了他在人生最后的时光中变得多疑起来。

  而王储,虽然在青年时展现的才华得到了圣王的认可,但确立身份后,周边的王族臣子都为了自己的将来而巴结他。
  众星捧月的环境腐蚀了他原本正直的内心,还没当上圣王,就先学会了以权谋私,党同伐异了。

  至于王室的其他成员,其实和墙头草没有区别。
  附庸得势的一方对自己总没有坏处,但很显然,如果没有可以附庸的人,他们就会产生自己可以取而代之的想法。

  最有趣的是,我的出现让帕拉塔的王室们掀起了一股飨灵的风潮。
  他们从黑市港口买来许多没有料理御侍的飨灵,又在某个家族的技术人员帮助下重新签订了契约。
  到现在,许多王室成员都有自己的飨灵了。

  「简直就像白蚁啃噬的参天大树,表面高大伟岸,可只要轻轻一推就会倒下。」

  「这么说,我真的可以……?」

  「呵呵呵,您应该感到高兴,现如今是飨灵的时代,只要运用得当,我们就是改变人类命运的绝对力量。」

  「说起来……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你总是戴着面具?」

  「因为视线是会流露内心所想的,这是面对敌人时,为了不被看穿而做的防备。」

斗争


  之后几乎一夜之间,但凡拥有飨灵的王族全都离奇死亡,这在王室内部引起了巨大的恐慌。

  当然也包括圣王。
  因为就在事发当晚,还有一个飨灵闯入圣王寝宫,高喊着“为了王储殿下”的呼号发动袭击,而后被“恰巧”赶来的,我们的王子殿下给击退了。

  也就在这一晚过去之后,王宫内的氛围完全变了。
  不需散布什么流言,圣王很快降罪于王储。
  这让原本认为下一任圣王已成定局的所有人陷了混乱。

  附庸王储的人开始怂恿他下定决心,逼迫圣王让位。
  得益于此,我们的王子殿下也就理所当然地站在了圣王这边,并马上拉拢到了一直被王储排挤的人,形成了相对的势力。

  这场斗争自然不能全权交给这个空有上进心却没什么才能的王子身上。
  所有谋划都在我私下交代之后,由他对外传达。
  另一方面,党羽众多的王储自信能够轻松解决掉自己这个没用的弟弟,然而事与愿违。

  圣王虽然行将就木,但终究还有王权的名义在。
  王储所谓的党羽,说是同他站在一条战线上,其实只是在等待一个结果。
  毕竟对他们来说,真理只在赢家那一边。

  等王储终于发现自己根本是孤家寡人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曾经附庸的人此刻反将刀刃对准了自己,这场被我挑起的王位之争,也在王储服毒自尽之后落下了帷幕。
  远离了帕拉塔子民的孤独王城,在这时重新回到宁静,而所有人都心如明镜——
  这场斗争促使新的王储诞生,就是这个曾经不被任何人看好的王子殿下,甚至圣王自己也对这个最讨厌的小儿子大为改观。

  王子被立为王储,而在同一年,圣王驾崩,他便登上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王位——经过一场斗争之后,这一切都发生得理所当然。

  …………

  「我、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加冕仪式结束后的深夜,成为圣王的王子沉浸在了大权在握的激动之中。
  「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不必感谢我,这是您赢得的。」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我也希望人类能拥有更加合适的未来,而我在你身上看到了这种可能,您不这么觉得吗?」

  「人类的未来……对对对,是这样,我会证明我是贤明的圣王的!」

  圣王几乎忘记了我飨灵的身份,而将我提拔为亲信,真是再好不过。

  毕竟王权的斗争虽然结束,我的工作却才刚刚开始。

青咖喱


  圣王寝宫的大门被推开,那个翠色长发的面具男子走进来,向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苍老之人施礼。

  「青咖喱……你……去哪儿了……」

  「兄长大人前来拜访,就在会客厅坐了一会儿。」

  「兄长……?」

  「我没跟您提起过吗?」
  青咖喱慢慢来到床边,俯视着已经老去的圣王。

  「他是我最为崇拜的飨灵,仔细说来,几十年前我到帕拉塔来,也是他安排的。」

  「安……排……?」

  青咖喱将手放在圣王干枯的肩上,没有被遮住的嘴唇露出微笑。
  「所以才有后来我们联手打败了那个王储的经历。」

  「真怀念哪,那个时候……我就……成为了圣王……啊,对了。」
  圣王看着青咖喱,想要抬起手,却发现使不出力气来。
  时间吞噬着他所剩不多的生命,连说话也不是很清楚了。
  「我的……继承人……也、也拜托你了……」

  经过了那么多年,圣王依然将如此重要的事给了眼前这个带着面具的飨灵,而后者则轻声笑了笑。
  「不用了。」

  「……什么?」

  「哦对,有件事我忘记告诉您,尊敬的圣王。您的王族,从上到下,为了争夺您的王位,已经相互残杀殆尽……」

  「帕拉塔圣王的血脉,现在就剩您一个人了。」

  圣王灰蒙蒙的眼瞳中霏出了不敢相信的神色,接着是震惊,最后是恐惧。
  「……你……你……」
  他大口地喘息,更多的是出气,而少了进气。

  「我只是重复了当年对您说的一些话,没想到您的子嗣比您更喜爱这个王位。」
  青咖喱说完,缓缓将面具摘下,并凑近了圣王的脸孔。
  「您不是好奇我总是带着面具么,现如今帕拉塔王族就要灭绝,我就把这个作为礼物送给您好了,这,也是你们人类的未来。」

  青咖喱缓缓睁开双目,那仿佛能够割裂灵魂的目光透露着妖异和邪祟。
  而这视线之下,圣王仿佛被冰冷的尖刀刺穿心脏一般,在痛苦和恐惧之中,熄灭了生命最后的一丝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