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鲷鱼烧

阅读

  ·  

2020-02-28更新

  ·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阅读:

  

更新日期:2020-02-28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鲷鱼烧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爱的变装
鲷鱼烧初始皮肤.jpg

画师:

鲷鱼烧满星皮肤.jpg

画师:

鲷鱼烧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鲷鱼烧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鲷鱼烧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鲷鱼烧头像.jpg 鲷鱼烧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R.png
CV(日配) CV(中配)
中村绘理子 十四
专属堕神 头像-大雀.png
大雀
头像-迦楼罗.png
迦楼罗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什锦厚蛋烧.png什锦厚蛋烧
获取途径 召唤探索空运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34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88 / 2893
Def icon.png 防御力 10 /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854 / 3795
Hp icon.png 生命值 301 /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228 / 548
食物 鲷鱼烧
类型 甜品
发源地 日本
诞生年代 19~20世纪
性格 活泼
身高 156cm
关系 喜欢: 铜锣烧头像.jpg 铜锣烧 秋刀鱼头像.jpg 秋刀鱼
信条
遇到我是好运的象征哦~向美好的未来前进吧~
简介
鲷鱼烧是由日本的今川烧衍生而来,松脆的外衣包裹着满满的馅料,传说是因为古时候人们吃不起鲷鱼才做成这个造型。正是因为这样可爱的造型,人们才会认为它是能带来好运的象征。
背景故事
会为人们带来好运,被誉为吉祥的象征。总是喜欢黏在兄长的身边,特别热衷于举办祭典。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鲷鱼烧-基础技.png
祭典庆祝
(1级)鲷鱼烧挥舞旗子为友方全体单位加油打气,提高友方全体单位暴击率10点,持续3秒。
(41级)鲷鱼烧挥舞旗子为友方全体单位加油打气,提高友方全体单位暴击率90点,持续3秒。MAX
能量技
鲷鱼烧-能量技.png
巨旗挥砍
(1级)鲷鱼烧砍向最近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带120点伤害。当目标生命值小于等于10%时,触发斩杀效果,目标直接死亡。
(41级)鲷鱼烧砍向最近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带1896点伤害。当目标生命值小于等于20%时,触发斩杀效果,目标直接死亡。MAX
连携技
鲷鱼烧-连携技.png
超级巨旗挥砍
连携对象 铜锣烧头像.jpg 铜锣烧
(1级)鲷鱼烧砍向最近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带156点伤害。当目标生命值小于等于15%时,触发斩杀效果,目标直接死亡。
(41级)鲷鱼烧砍向最近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220%的伤害并附带2464点伤害。当目标生命值小于等于25%时,触发斩杀效果,目标直接死亡。MAX

餐厅技能

厨房技-突出外观.png
突出外观
【0星开启】
(1级)增加品鉴之旅进行时所有参与餐品外观55点。
(30级)增加品鉴之旅进行时所有参与餐品外观200点。MAX
厨房技-迎合喜好.png
迎合喜好
【2星开启】
(1级)增加品鉴之旅评委心情3%
(10级)增加品鉴之旅评委心情30%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遇到我是好运的象征哦~现在让我们来举行快乐的祭典吧~
登录
幸运降临了,快来~
冰场
哥哥~御侍大人,我找不到哥哥了~
技能
为了哥哥,用尽全力!
升星
哇,好厉害!哥哥快看!
疲劳中
突然好想家呀
恢复中
家人的怀抱果然是最温暖的地方~
出击编队
向美好的未来前进吧~
落败
幸运才不会消亡,哥哥……
通知
满足的运气要降临在食客的身上了。
放置台词1
哥哥~好想跟哥哥一起出去玩,御侍大人会同意我去吗?
放置台词2
吉祥物不是宠物哦,不可以圈养!
触碰台词1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触碰台词2
哥哥~诶?原来是御侍大人呀……
触碰台词3
可以给我带来幸福的人是谁呢?
誓约台词
以后,我和好运都会时时刻刻的围绕在御侍大人身边的。
亲密台词1
唉?收拾屋子比庆典更重要吗?
亲密台词2
我听人说结婚了以后,女生要变得贤惠一些,呐呐,我现在算是贤惠吗?
亲密台词3
还是不习惯离的这么近呢~御侍大人~


故事

怪谈


  「妹妹...妹妹,快醒醒,今天秋刀鱼那家伙说今天要我们出去实践,正好我们出去玩吧!」

  「嗯?实践?」
  熟悉的声音传来,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哥哥熟悉的脸。

  「对!不过我们就不要管这些了,正好夏天到了,我们去抓树上的知了吧!」
  哥哥兴致盎然地对我说着什么。
  安心的感觉让困倦源源不断地袭来,我又一次闭上了眼睛。
  夏天啊...要是能举行祭典的话,就好了呢...

  「妹妹,妹妹,你是不是不舒服啊?」
  哥哥一边说着一边摇晃着我的身体,问道。

  「 没事的哦,我只是没休息而已。」
  再一次恢复些许神志的我又回忆起了昨天的梦境。

  那个在深幽的树林里,我被巨大黑影不断追逐着。
  猩红的眼,尖锐的獠牙,可怕的鬼怪会吞噬我。
  所以我只能不停地逃跑....

  昨天晚上,我果然不该看那本书的。


  这次要去的地点在南鸟居私塾有些距离的树林。

  路上一有什么风吹草动,我就会忍不住紧紧抓着哥哥的手。

  「妹妹,你是不是真的不舒服啊? 」
  路上一有什么风吹草动,我就会忍不住紧紧抓着哥哥的手。
  哥哥似乎看出来我的异样,一脸担心地将手覆盖在我的前额。

  「我没事的,哥哥,不用担心,我只是......」

  我只是在了解祭典的时候,发现人们还喜欢夏日怪谈。
  本来以为应该会是像祭典一样令人高兴的东西哎。

  但是那本怪谈书中所提及的那些狰狞形象历历在目,让我一整晚都没能睡着。
  好不容易到了白天,我才安下心来。

  可一来到这里,看着与怪谈描述相似的场景,蛰伏在我内心深处的恐惧又一次涌了上来。


  「哥哥,堕神是一种很可怕的生物,对么?」

  「原来你是在担心这个,别怕,就算有堕神来,哥哥我也会保护好你的!」
  哥哥摸了摸我的头发, 和往常一样毫无畏慎的样子。

  「不过......大概秋刀鱼先生会保护我们的吧?」
  为了让哥哥可以安下心来,我如此说道。

  「哼!我可不觉得秋刀鱼有多厉害。」
  哥哥突然有些生气,好像每次提到先生的时候,他都会是这样的表情。
  「即使不依靠那个家伙我也会保护鲷鱼烧的,毕竟,你是我最可爱的妹妹啊。」

  「嗯。」
  看着哥哥突然展露的笑容,我也应声回答道。

  哥哥的笑容仿佛有着无限的魔力,化解着我心中的不安。
  他手掌的温度透过我的头发,渗透到我的全身。
  我知道,只要我在哥哥身边,就什么都不会害怕了,因为他会一直保护我的。


愿望


  「天黑之前,无论有没有找到可以做成书签的植物,都要回到这里,明白了么?」
  秋刀鱼先生对我们说道。

  这次的内容是在森林中收集各种植物。
  大概是看出了我一路反常的反应,秋刀鱼先生将我留在了集合的地点。

  虽然哥哥不在身边,但是在秋刀鱼先生的身边我依然感觉安心。

  秋刀鱼先生抱着时常跟在他身边的猫咪小夜,目光则落在森林的深处,似乎在想着什么心事。
  「秋刀鱼先生,为什么你看起来你有些心事重重的?」

  我看了看秋刀鱼先生膝盖上的小夜,又看了看瑟缩在秋刀鱼先生身后的蜜柑,坐在了他的身边。

  「我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
  秋刀鱼先生怀中的小夜适时地打了个呵欠。

  「往事?是之前我和哥哥刚刚到这里的事情么?」

  「嗯,很多事情......」
  秋刀鱼先生轻抚小夜毛茸茸的头顶,小夜则是温顺地睡着了,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回应。

  气氛再次沉默了下来。
  空旷的森林中只有幽幽的鸟鸣和小夜的呼噜声,倦意渐渐侵袭了我的意识,微微合上眼睛。


  「如果那些孩子们,可以守护住自己重要的东西,那这一切就没有白费,对吗?」
  半梦半醒间,我听到了秋刀鱼先生的话,是对我说的?是对小夜说的?

  还是说,只是秋刀鱼先生的自言自语呢?

  「守护重要的东西......」
  我睁开眼睛,似懂非懂地重复着秋刀鱼先生的话。
  总觉得这句话有些深奥,我不是很理解。

  「你听到了么? 」
  秋刀鱼老师看向我,带着温柔的笑意。

  「是的,先生,不过我...似乎不太理解您说的意思。」
  我低下头,看着小夜舔她的前爪。

  「现在的你理解不了也没关系,总有一天你会懂的。」
  秋刀鱼先生淡淡地说道,但我却感受到了他的语气里的那一丝落寞。


危险


  离大家回来还有一些时间。

  秋刀鱼先生却并没有了刚刚的淡然,而是带着罕见的慌张神色再寻找着什么。

  「先生,出什么事了么?」

  「蜜柑好像不在这里了...」
  先生就连语气都变得比平时慌乱。

  我一直很敬重秋刀鱼先生,如果他遇到什么事情了,我想去帮他的忙。

  「蜜柑!蜜柑!」
  秋刀鱼先生呼唤着蜜柑的名字,但是那只黄色的虎斑猫却迟迟没有出现。

  看样子是那只猫咪走丢了,秋刀鱼先生一定很着急吧?

  也许我可以帮助秋刀鱼先生,就像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一样。

  「先生,我也和你一起去找蜜柑吧。」
  那只猫咪很胆小,如果跑丢了,一定会很害怕吧?

  「可你...」
  「没事的哦,鲷鱼烧我已经完全恢复了哦!」
  我的声音比我想的还要元气满满。

  「那就拜托你了 。鲷鱼烧」
  秋刀鱼先生想了想,又加了一句。
  「不过不要跑开太远,记得在天黑前回来。」
  「明白了。」


  这样回应着,我便离开了秋刀鱼先生的身边。

  「没关系的,不会有事的。」
  我一边安慰自己,一边挪着步子。

  「喵......」
  微弱的猫叫传来,我循着声音看到了那只黄色虎斑猫。
  猫咪小小的身体瑟缩着,看起来,吓坏了。

  我将胆小的蜜柑抱起,轻轻摸着它的头以示安慰。
  「蜜柑不要怕,我这就带你回先生身边......哎?这是哪里?」

  我这是迷路了么?

  眼前是完全陌生的环境......
  大概是因为害怕不敢太过注意四周的环境,我一时竟然辨不清回去的方向了。

  天开始变得昏暗,离大家和先生约定回来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我却迟迟没有思绪,就连蜜柑都在我怀里变得不安起来。

  哥哥......秋刀鱼先生......你们在哪里?
  我好害怕......

  我抱着蜜柑,到处走动,试着寻找回去的路。

  没关系的,哥哥一定会来找我的,就像之前一样。
  我不断地安慰着自己。

  可当黑暗完全笼罩了下来的时候,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地流了下来。


  死寂的氛围让怪谈中的情节又一次从我的记忆中唤醒。

  更令我绝望的是,堕神出现了。
  就如同怪谈中的那些怪物那般狰狞而又可怕。

  我的梦魇,这次不仅仅是出现在我的幻想之中,而是真实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不行,不能害怕...我...
  我将蜜柑护在胸前,却迟迟不敢有任何动作。


  「你没事吧?」
  熟悉的身影随着那一声呼喊来到了我面前。

  透过朦胧的泪光,我看到那个一直以来都挡在了我的身前的坚定

  那便是我最喜欢的哥哥。


守护


  「妹妹,别哭,这里交给我,你带着蜜柑向着南边跑,出了森林再向东边出发,就能看到鸟居私塾了。」
  哥哥没有看向我,背对着我的他像是为了提防堕神一般地掩护着我。

  本来因为恐惧和绝望无法动弹的身体,终于在哥哥的安慰下被解封。
  我按照哥哥的指示向南边跑去,却在转弯的时候,瞥见了被堕神打倒在地上的哥哥。

  这次的堕神比起以往遇到的那些更为强大。

  昨晚的梦境和我眼前的画面渐渐重合。
  如果这样下去的话...哥哥他会被堕神杀掉的!

  不能让要梦中的事情发生,我一定要做点什么!

  一直以来,都是哥哥保护着我,这次也一样,但是现在的情况确是前所未有的危险。
  我想要回去救他,但是堕神的样子让我想到了那本恐怖小说中的剧情。
  我的身体抑制不住开始颤栗起来,但是,我却强忍着恐惧感,跑回了他的身边。

  ......不行!不能让堕神伤害他!
  因为......他是我最最重要的......哥哥啊!
  一直以来, 都是哥哥在保护我。这次,就让我来保护哥哥吧!

  「笨蛋!你回来干什么!」
  趴在地上的哥哥对我大喊。

  我无法思考,只是一心想要保护哥哥。
  我冲了过去,用我心爱的旗帜挥开了堕神的爪子。
  但这并没有成功阻止堕神的动作,尖利的爪子仍旧近在咫尺。

  虽然害怕,虽然很想逃走,但是我依然站在原地。

  白色的光刃一闪而过。
  锋利的武士刀斩向了堕神,切断它的利爪。

  「鲷鱼烧!铜锣烧!你们在这里啊。」

  「秋刀鱼先生!」
  「......没想到居然又被你这家伙救了。」
  哥哥慢慢站了起来。

  不知道为何,他似乎总是在意秋刀鱼先生。
  即使被先生所救,哥哥也并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没关系,这家伙就交给我吧,你们带着蜜柑先走。」
  秋刀鱼先生举着刀对我和哥哥说,他的嘴角微微上扬,看起来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后来等我们平安回到鸟居私塾,我问秋刀鱼先生。
  「先生,遇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了吗?」

  「嗯,没什么。」
  秋刀鱼先生抱着蜜柑,对着我和哥哥淡淡地说着。

  「我会努力变强,强到不依靠你的力量也能保护鲷鱼烧。」
  哥哥有些不高兴地将脸扭向一边。

  「嗯,我很期待。」
  先生淡淡地语调里漾着笑意。


  看着这样的画面,我突然想到了先生的话。

  后知后觉的我这时才突然想明白...

  原来,我想要守护的,就是哥哥啊!

  哥哥虽然有很多缺点,又有些小孩子脾气,但是,他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无可替代的「家人」。


鲷鱼烧


  鲷鱼烧一直觉得哥哥铜锣烧是世界上最可靠的人。
  只要在哥哥身边,她就可以什么都不怕。

  铜锣烧也一直觉得妹妹鲷鱼烧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
  他发誓要永远保护妹妹,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鲷鱼烧很依赖哥哥,在哥哥的照顾下无忧无虑的生活。
  在鲷鱼烧的心里,无论是什么危机,哥哥都能够轻松化解。

  铜锣烧喜欢带着鲷鱼烧一起出去玩。
  他们总是形影不离地去到处游玩。
  春天去踏青,夏天听蝉鸣,秋天踏落叶,冬天堆雪球。

  他们相依为伴,入世尚浅。
  还未看到人世险恶的他们,在那一天,邂逅了新的开始。


  「哥哥,我们该回家了。」
  鲷鱼烧呼唤着哥哥,却听到了有些微弱的猫咪的叫声。

  顺着声音抬头仰望,鲷鱼烧看到了被困在树上的猫咪。
猫咪很小,全身雪白,只有尾巴,爪子和头顶是黑色的。
  它似乎很想下来,但是因为太小了,似乎被困住了。

  鲷鱼烧其实并不擅长爬树。
  但是看到了猫咪可怜的眼神,她便动了恻隐之心。

  「哥哥每次都很轻松地就能爬上了树,我也是飨灵,一定没问题的。」
  这么想着的鲷鱼烧便开始艰难地攀爬。

  鲷鱼烧费了很大的力气,终于爬到了树上。她将猫咪抱在怀里,小心地安抚着。
  下一秒却发现,自己没办法靠自己从树上下来。


  所幸的是,向来不放心妹妹的铜锣烧很快发现了妹妹不在自己的视线保护范围。
  几经寻找,他便看到了被困在树上的妹妹和猫咪。

  「妹妹,你先把猫放下,我接你下去后再去救它。」
  擅长爬树的他,很快爬到了树上。

  顺利地将鲷鱼烧接到了地面上,但是猫咪却因为受惊,爬到了更高的树枝上。

  「啊,那孩子又去了更危险的地方了。」
  鲷鱼烧有些担心地看着猫咪。

  「别担心,有我在呢!」
  铜锣烧动作敏捷,几下就爬到猫咪所在的地方,将猫咪抱在怀里。

  「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
  铜锣烧开心地对着地上的妹妹说,猫咪却依旧有些惊恐地挣扎着。


  「咔嚓!」
  高处的纤细树枝无法承受铜锣烧的重量,一下子断裂了。

  「哥哥!」
  鲷鱼烧担心地想要去接住掉下来的哥哥。

  鲷鱼烧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一瞬间略过的身影将铜锣烧接住了。

  「喵—— 」
  刚刚还在铜锣烧怀里的猫咪轻轻地跳到了这个带着武士刀的青年身上,亲昵地磨蹭着。


  「还好吗?」
  那个青年用温和的声音淡淡说道
  「谢谢你们,救了小夜。」

  说着他指了指铜锣烧抱着的猫咪。

  「喂!快放我下来!」
  在妹妹面前,羞于被陌生人抱着的铜锣烧急躁地在秋刀鱼怀中挣扎着。

  「哥哥,是他救了你啊,要好好道谢才行。」   看着这一切的鲷鱼烧只是高兴地笑着。

  铜锣烧别扭地盯着这个抱着自己的人,又偏过了头,轻声说道。   「谢...谢谢...你...」


  这就是他们兄妹与秋刀鱼的初遇。

  而这个简单的相遇也是他们接下来漫长时光的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