鳗鱼饭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鳗鱼饭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所见之物
鳗鱼饭初始皮肤.jpg

画师:

鳗鱼饭满星皮肤.jpg

画师:

鳗鱼饭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鳗鱼饭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鳗鱼饭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鳗鱼饭头像.jpg 鳗鱼饭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福田结巳 孙晔
专属堕神 头像-海猫.png
海猫
头像-叶海皇.png
叶海皇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牛油果塔塔.png牛油果塔塔
获取途径 【杏花小筑】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52 / 1314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020 / 4470
Def icon.png 防御力 8 / 155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365 / 1401
Hp icon.png 生命值 460 / 8425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2000 / 7700
食物 鳗鱼饭
类型 主食
发源地 日本
诞生年代 约17世纪~19世纪
性格 爽朗
身高 186cm
关系
信条
怪奇与否,没什么可评价的,最起码要合自己心意,此生才算快活!
简介
鳗鱼饭是一种日本丼物,将蒲烧鳗鱼放于盛满米饭的餐具内食用,或伴以七味粉来帮助增味。江户时代以后,由于人工养殖的兴起,鳗鱼的价格逐渐被更多人接受,并在今天已是随处可见的美味。
背景故事
生命力极其顽强的飨灵,总是精神奕奕的样子,为周围的人带来活力。但因行事违背惯常定理,而被称为歪门邪道。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鳗鱼饭-基础技.png
一道破魔斩
(1级)鳗鱼饭对敌方最近的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60点伤害,同时自身获得10点能量。
(41级)鳗鱼饭对敌方最近的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780点伤害,同时自身获得10点能量。MAX
能量技
鳗鱼饭-能量技.png
二道轮回破
(1级)鳗鱼饭对敌方最近的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400点伤害,同时每秒造成60点伤害,持续5秒。同时使友方全体的所有伤害提升15%,持续5秒
(41级)鳗鱼饭对敌方最近的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5200点伤害,同时每秒造成780点伤害,持续5秒。同时使友方全体的所有伤害提升15%,持续5秒MAX
连携技
鳗鱼饭-连携技.png
超级二道轮回破
连携对象 豚骨拉面头像.jpg 豚骨拉面
(1级)鳗鱼饭对敌方最近的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480点伤害,同时每秒造成72点伤害,持续5秒。同时使友方全体的所有伤害提升18%,持续5秒
(41级)鳗鱼饭对敌方最近的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220%的伤害,并附加6240点伤害,同时每秒造成936点伤害,持续5秒。同时使友方全体的所有伤害提升18%,持续5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哟,你就是我的御侍吗?选择我鳗鱼饭,你是不会后悔的。
登录
御侍你可回来了,快来尝尝这酒,我今天从后院里挖出来的,味道特别醇!嗯?你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冰场
就算是冰上作战,我也能把敌人打得跪地求饶。
技能
这招怎么样!
升星
果然不论什么时候都要进补嘛,不然肯定要瘦的。
疲劳中
喂!我很累了,至少给我点吃的吧!
恢复中
呼,我现在就继续干活了!
出击编队
我已经准备好大干一场了!
落败
还没有......结束!
通知
很好很好,这次做的饭菜很成功,色香味俱全!
放置台词1
椿花如首,该落就落——嗯?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哈哈。
放置台词2
再不出去活动筋骨,身体就要迟钝了。
触碰台词1
东张西望的话,很容易就会露出破绽——啪!吓到了吧!哈哈哈!
触碰台词2
如果这座山无法被翻越,那把它夷平不就行了。
触碰台词3
放心放心,会好好保护你的~毕竟你是御侍嘛~
誓约台词
明知道我是歪门邪道,也要留我在身边吗?你还真是个胆大的人啊。不过我喜欢,我会留下为你而战的~
亲密台词1
这是给我的情书?哼哼,我要向烧鸟那家伙炫耀去!
亲密台词2
嗯~对你嘛~只要用一把刀就够了~
亲密台词3
只要能赢,被称为歪门邪道也没关系。担心我被误会吗?你人真好啊哈哈哈。
放置台词3
是否正统有那么重要吗?输了什么都不是。
胜利台词
小菜一碟!
失败台词
啊啊,失败了啊。
喂食台词
东西不错,谢了啊。你这人不赖,我以后会好好罩你!
换装独白
所见之物 我会护住一切目所能及之物,无论是凭我的剑术还是其他歪门邪道也好。

故事

手鞠与约定


  春月的宫廷总是异常忙碌,大大小小的节会就像海浪一样,一场接一场,仿佛不知疲倦。
  寒风仍觉料峭,歌会已随盛开的红梅一同到来,连御侍家的公子也要上台表演。

  宫廷里「高雅」的表演对我来说就像烧开的水一样,做了多余的事情,又淡然无味。
  我坐在身为将军的御侍身后,只看了一会儿就哈欠连天,头不住向下点。
  无奈地揉了把脸,我略微向前倾身观察御侍,见他神情认真,没有注意到我的小动作,便尽可能轻手轻脚地起身,从席上逃走了。


  皇宫御苑不是可以随便游荡的地方,幸好因为今天的歌会,大多数人都集中在了一起,我才能找到一个没人打扰的地方偷闲睡觉。

  过了不知多久,我被一个声音吵醒了。
  我靠着粗壮的树干没有睁开眼睛,分辨了片刻才听出是一个女孩子在树的另一侧玩手鞠。
  「小姑娘,你能不能换个地方玩啊?我还想在这里睡觉呢。」

  拍球的声音停下了,我听到轻快的脚步声逐渐靠近,止在了我面前。
  我懒洋洋地睁开眼睛,就见到菱饼抱着手鞠站在我面前。

  「你又从节会上偷溜出来了啊,鳗鱼饭。」
  「比起看那些无聊的歌舞,显然还是睡觉更好吧。」

  菱饼是圣上最疼爱的小公主的飨灵,我对她并不算熟悉,也只是在宫中举办的节会上见过几次面。她应该和柏饼会更加熟悉些,谁让他们两人的御侍是青梅竹马呢。
  柏饼的御侍就是我的御侍那位总想证明自己能力的独子,听说圣上还想将公主托付给他。

  见菱饼还没有离开的意思,我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没想到嘴才张到一半,菱饼就把手鞠丢给了我。

  「在这里睡觉会生病的,不如来和我-起玩吧,绝对比那些表演有趣多了!」
  「飨灵怎么可能会生病啊? !啊啊,真是的,我就陪你玩-会儿吧。」
  「太好了!」

  我倒是不介意跟小姑娘玩儿,反正也是和睡觉一样是用来打发时间的事情。

  陪着菱饼玩了一会儿,我注意到廊下放着一些彩色的线和布,旁边还铺着一些好看的纸。菱饼看我发现了那些东西,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神色。

  「是我自己做的手鞠哦,很厉害吧!」
  「嗯嗯,很厉害。旁边那些纸能用吗?」
  「你要做什么?」
  「送你个东西。」

  我将手鞠丢还回去,拿起折纸很快就折了个风车出来,用一根竹签固定住,迎风便转动起来。
  看着坐在一旁的菱饼,我将风车递了过去,看着她露出欣喜的表情也有些得意。

  「送你了!」
  「哇,谢谢你!那我也把这个手鞠送你吧,你以后要常进宫来陪我玩啊。」

  我漫不经心地抛了抛手鞠,估计节会快要结束了,站起身准备回去找御侍。

  「下次带你出宫去玩玩。」
  「说定了哦!」
  「嗯。」

为国而战


  我和菱饼的约定,在那之后一直没能实现。

  这个国家长久以来都是贵族统治的国家,我的御侍则是长期被贵族瞧不起的武士。
  御侍凭借他的能力被授予了将军的职位,因为圣上对他的宠信而威胁到了一部分贵族的利益,但那些贵族仍旧不将御侍和其他的武士放在眼里。

  作为将军的飨灵,我很少会随将军入朝。除了大型的节会,连御侍都没有什么踏足皇宫内围的机会,更何况是我呢。



  战争毫无征兆地降临了。
  不同于以往人类之间的战斗,我只需要在御侍身边保护他的安全就足够了,这一次我们要面对的是成群结队的堕神。

  这个国家很少会遭到堕神的攻击,在长久的相安无事中,人们逐渐放松了警惕。
  四面环海的岛屿处于一个较为闭塞的环境,无法接收到外界讯息的人们更感受不到来自堕神的巨大威胁,自然就会逐渐遗忘那看似遥远的威胁。
  以至到了堕神成群结队进攻的时刻,京中拥有飨灵的人类都凑不出一组编制,打了人们一个措手不及。

  御侍领兵出征,带上战场的却几乎不是他的兵,而是临时召集来的料理御侍,以及为了保护国家自愿加入我们的无主飨灵。

  带着这样临时组成的队伍抗击外敌是极不明智的选择,不论做出多么周密的战略计划,只要有一人不听命令,很有可能就会使得战线完全崩溃。

  但御侍别无他法。

  或许,在自愿加入的这些料理御侍和飨灵中确实会有想法不端的存在,但在前期的战斗中,所有人都很认真地执行着御侍的命令。
  显然大家都明白,就算是为了名利而战斗在这么危及的时刻,也只有听从指挥击退堕神,获取胜利,才能获得他们想要的东西。

  飨灵们两两一组,协作战斗。
  和我一组的飨灵叫做豚骨拉面,她在城中很有名气。
  豚骨拉面在道上的名声不可谓不响亮,作为无人敢惹的大姐头,她在城中带着小弟们为非作歹,却有着属于自己的规则和道义。

  我在知道她来参战的时候有些惊讶,我没想到一个黑道上的大姐头,竟然会舍弃自己的组织,毅然为国而战。
  她在战斗中表现得十分积极,面对成群的堕神仍面不改色,仿佛毫不顾忌自身一般冲杀进去。
  她对敌人毫不留情。往往杀到最后,那些弱小的堕神看到浑身沐血的豚骨拉面,就会立刻转身逃走。

  我甚至怀疑她是因为在城里没有对手,才会来到战场上拿堕神发泄她无处施放的暴虐情绪。
  某次战斗之后,我将这个疑问开玩笑一般说了出来,她不仅没有被激恼,还似笑非笑地扫了我一眼,抹去溅到脸颊上的鲜血,回问我一句。

  「不然拿你当做木桩吗?」

  我大大咧咧地振血纳刀,将手臂背在脑后,漫不经心地笑道。

  「木桩就太可怜了,但是对手的话,等到胜利回京,可以随时奉陪。」


天翻地覆


  我和豚骨拉面的合作很顺利,其他小组的战斗也很顺利,我们都认为再过不久就可以击退堕神凯旋,谁知道就在最后出了意外。

  多年来生活在身为将军的父亲的阴影下,极力想要证明自己的公子,竟然只带着自己飨灵单枪匹马地去追击撤退的敌人。
  前方的堕神原本还在慌张逃窜,发现追杀他们的飨灵部队竟然只有一人,立即反扑而上,缠斗住了公子的飨灵,轻而易举地杀死了对他们毫无招架之力的公子。

  我在得知消息带援兵赶到的时候,柏饼几乎失去了清明的意志。
柏饼坐在遍地尸骸之中,身上满是血污,抱着公子的尸体,就像菱饼制作的木偶一样,一动不动。

  对于这个意外最为悲痛的那个人,是我的御侍。
  但他没有流露出任何悲伤和脆弱,甚至亲手点燃了战场上粗糙葬礼的火焰,将他的儿子和那些战斗中牺牲的人类一同送往彼岸。

  在这之后,我们忍耐着对逝去的同伴们深切的哀思,燃起复仇的信念,以破竹之势击退了全部的堕神,赢得了这场战争的胜利。

  但柏饼也在胜利后告别离开了。

  或许是因为他没能保护好御侍的歉疚,让他无法面对我的御侍吧。


  战报已提前传回王都,却没有得到任何来自圣上的回复。
  直到我们班师回京,濒临城门时收到了一封禁止入城的旨意,还命令御侍即刻解散立下赫赫战功的料理御侍和飨灵的队伍。

  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个旨意。有的人对此毫无感觉;有的人觉得即使是自愿而来,他们也该得到应有的奖赏;更有的人猜测着,这是不是圣上不再信任御侍的信号。

  才经历丧子之痛的御侍面对这道匪夷所思的旨意也有许多疑惑,但他强压下心中的不忿,将他对圣上的信任诉之于众,安抚下所有的人类与飨灵。
  御侍向他们承诺,在他进京面见圣上后,一定会向圣上请求足以慰劳他们舍身战斗的奖赏。

  我觉得,大家其实和我一样,都不相信御侍的承诺能够实现。
  御侍现在的处境,恐怕连能不能安全地活下去都是一个疑问。

  解散了队伍的御侍身边只有不足二十的武士,他们都是御侍的亲信,即便知道此次面对的是堕神,他们根本无力战斗,也要追随在御侍身边。
  他们说,如果战场上出了意外,他们至少可以为御侍争取让他逃离的时间。

  在城中,还有许多愿意如此为御侍牺牲的兵土,但他们现在对御侍的处境毫无办法,甚至很有可能会因为一道旨意剑指他们所敬重的将军。

  难道御侍真的失去圣心了?

  我没有将这个怀疑对还打算向圣上上表陈情的御侍直接说出口,我不忍看见御侍日益的憔悴与焦躁,已经打算劝说他做好最坏的准备,实在不行就另觅出路。

  就在这里,一个让所有人想不到的消息传了过来。
  ——圣上,被软禁了。

  因为这个消息,御侍的世界从此天翻地覆。

权力巅峰


  宫变的消息是菱饼千方百计逃出宫城带来给我们的,她狼狈地来到了我们的面前,慌乱地重复着她的请求。

  「救救公主和圣上吧……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救救他们……」

  菱饼带来公主的信件,信中写了左大臣在御侍离朝后不久就发动宫变软禁了当今圣上,也写出了她对御侍和公子的担忧,望他们能够谨慎行事。

  这段时间发生的这些奇怪的事情终于都说通了,尽管不知道左大臣是如何在将军出战时获得了兵权,但他想要将由胞妹诞下的皇子扶上皇位,来巩固以他为首的贵族权力。
  他的野心已经昭然若揭。

  御侍终于不再坐以待毙,如果他再继续等待下去,最后等待他的很有可能就是死亡。他烧掉了原本准备上呈的陈情表,请求菱饼带着他的一个属下悄悄回到京中,找到与御侍同出一门的右大臣,里应外合,协助他夺回兵权,进京勤王。

  我和御侍都没有告诉菱饼公子出事的事情,但柏饼始终没有出现的异常仍然让菱饼察觉到了异样。
  在我送菱饼和要随他一同进京的武士离开时,菱饼拽住了我的袖子,担忧地问我柏饼哪里去了。

  我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告诉了她公子的死去和柏饼的离开。
  菱饼当即湿了眼眶,将我的衣袖抓得更紧。

  「鳗鱼饭,你一定要保护好将军大人和你自己。」
  「我还要带你出宫玩呢,肯定不会出事离开的。」

  我摸着小家伙的脑袋揉了揉,拍拍她的脸让她精神起来,随后便目送她离开。

  在这之后发生的每一件事,御侍所做下的每-一个决定,都可谓是步步惊心。



  御侍在右大臣的帮助下进京,那些曾经追随御侍的武土在见到御侍之后便再次归顺于他,他们联手除掉了左大臣。
  经历过这场惊心动魄的权力斗争,御侍认识到了手握权力的重要。
  他一反常态地积极争夺权力,不仅成为了那个拥有所有权力的重臣,更是架空了圣上,成为全权代理国家权力的唯一的将军。

  我是一个只会战斗的飨灵,御侍并不需要我在他的权力争斗中提供什么帮助。
  我也乐得作壁上观,每天无拘无束地喝着酒,看着御侍一步步成为整个国家握有无上权力的唯一人。

  那座原本立在御侍面前的高山,终于被他夷平,修出了只有他一人能够通行的大道。尽管这条路并非他的初衷,但他在被迫走上这条路后,也从未后悔过。

  我丝毫不觉得御侍与人争权有什么错,他最初勤王是为了活下去,获得那至高的权力也是为了活下去。
  只有我知道他为了经历了多少凶险,遭遇过多少次的刺杀。
  他为了如今的位置,也已经付出了许多的代价,但他从未感到后悔。

  在很久以后,在人问我担不担心御侍会重蹈那两位大臣的覆辙。
  我看着院中鲜艳绽放的椿花,忍不住笑了出来。

  「武士的人生啊,就像椿花一样,努力地绚烂绽放之后,就可以毫无留恋地整朵败落了。」
  「啊?你没听懂?怎么解释……反.正就是尽自己所能努力过,不管愿望有没有实现,只要拼尽了全力,就算死亡也不可惜的意思啦。」

鳗鱼饭


  鳗鱼饭的御侍是武士出身的将军,在武士被贵族看不起的国家里,鳗鱼饭的御侍却凭借自己的功勋坐到了将军的位置,甚至让将军的称呼变为了国家权力的象征。

  有很多人不能理解鳗鱼饭的御侍,为什么会在经历过诡谲的权力斗争后,也成为了那个手握大权的人。
  鳗鱼饭却很清楚,他的御侍从最初勤王开始就没有改变过,不能被放下的权力,是御侍的保命符。
  更何况,武土地位的改变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实现的,将军放下手中权力的那一天,就是贵族的势力将他吞得连骨头都不剩的那一天。

  鳗鱼饭是个和他的外表截然不同的家伙,看似什么都没有想过的他,实际比任何人都要通透。
  能活下去是最重要的,而活着的时候只要拼尽全力努力过,那就不必畏惧死亡的威胁。


  不过,鳗鱼饭也没有料到,他的御侍会在晚年时颁布许多令人匪夷所思的法令。
  不准杀生、不能吃肉、不许进行超过十个人的聚会……弄得民怨载道。
  反对将军的声音越来越大,连将军府都骚动了起来,甚至有侍从帮助外人进入将军府刺杀将军。

  鳗鱼饭抓住那个刺客的时候,刺客怨恨地质问看上去什么都不在乎的鳗鱼饭,为什么要助将军威虐四方。
  鳗鱼饭想了想,把刺客绑起来,满不在乎地回问他。

  「那你刺杀成功了,又能怎样?再有外敌入侵时,谁来拯救那些怨恨着将军的人们?再说,你没有想过,要是你的刺杀失败了,府内就会加强戒备,下一个要刺杀的人会更难行动,将军还会继续推行他的政令。你这算不算也是助他为虐呢?」
  「你!你这是歪理!」
  「哈哈,只要是胜利的一方,不管是歪理还是歪门邪道,都没有关系哦。」

  鳗鱼饭蹲在被捆得严严实实的刺客,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管将军做了什么,他都是我的御侍,保护御侍是我的职责。希望你的后任者能够再聪明一点,不要再被我抓住了。」


  鳗鱼饭并不在乎御侍的是非对错,就算他的御侍不再像过去那样睿智、正确,他也始终保持他的初心,陪伴在御侍的身边,直到他去世才离开。

  走出将军府的鳗鱼饭并不受这个国家的欢迎,新任的将军才将过去的那些荒谬法令一一废除,人们还无法忘记一直在将军身边保护他的那个飨灵。
  幸好还有个地方愿意收留没有去处的鳗鱼饭,那是从黑道退隐的豚骨拉面所开的一家拉面店,鳗鱼饭就在那里「蹭吃蹭喝」,作为回报,他会帮她解决那些听闻她过去的声名而来挑战的人。

  随着新任的将军颁布出一个个有益于国家的法令,人们对前任将军的怨言也逐渐被对于现任将军的赞颂所替代。

  偶尔,拉面店里还会有因为前任将军的法令而遭受惩罚的客人,一边吃着拉面,一边义愤填膺,还在毫不知情地情况下,在鳗鱼饭的面前指责他这个一直保护将军,不让那个荒谬的噩梦提早醒来的飨灵。

  鳗鱼饭从不在意这些声音,更不会因为别人的指责生气。
  在鳗鱼饭看来,椿花已落,没有必要再为过去的事情纠结。

  不如看看眼前,想想自己还有多少好酒没有喝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