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黑松露

阅读

  ·  

2020-06-28更新

  ·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阅读:

  

更新日期:2020-06-28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月叔丨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黑松露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黑松露初始皮肤.jpg

画师:

黑松露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黑松露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黑松露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黑松露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黑松露头像.jpg 黑松露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 CV(中配)
樱井浩美 龟娘
专属堕神 头像-针海螺.png
针海螺
头像-帝海螺.png
帝海螺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燕窝银耳羹.png燕窝银耳羹
获取途径 天空之塔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128 / 4720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600 / 7828
Def icon.png 防御力 26 / 607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450 / 7056
Hp icon.png 生命值 660 / 12389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200 / 5050
食物 黑松露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未知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浪漫多情
身高 155cm
关系 喜欢: 白松露头像.jpg 白松露
信条
可爱的女孩就像甜美的果实。
简介
黑松露是一种生长于地下的野生食用真菌,其气味特殊,难以形容。人类食用黑松露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食法各不相同,无论是与面条同食或者做汁配合牛排使用,都非常美味。
背景故事
黑松露总是习惯把他人的情感玩弄于鼓掌之间,于她而言,倾慕之情,就是最好的食品。她美艳的外表总是令人忍不住想接近,而反复无常的性子和邪恶的身体特征却总是让人想远离。黑松露私底下最大的兴趣就是欺负白松露,看着白松露脸红气急败坏的模样,身心都会得到满足。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黑松露-基础技.png
血剑枭首
(1级)黑松露快速划伤左手喷出血雾,对自己造成91点伤害,提高自身50%攻击力,持续3秒,并对最近的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91点伤害。
(41级)黑松露快速划伤左手喷出血雾,对自己造成1183点伤害,提高自身50%攻击力,持续3秒,并对最近的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1183点伤害。MAX
能量技
黑松露-能量技.png
咒门剑雨
(1级)黑松露周围震动,在敌人上空的剑不断旋转,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513点伤害,并恢复自身132点生命值。
(41级)黑松露周围震动,在敌人上空的剑不断旋转,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6669点伤害,并恢复自身1716点生命值。MAX
连携技
黑松露-连携技.png
超级咒门剑雨
连携对象 白松露头像.jpg 白松露
(1级)黑松露周围震动,在敌人上空的剑不断旋转,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616点伤害,并恢复自身158点生命值。
(41级)黑松露周围震动,在敌人上空的剑不断旋转,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8008点伤害,并恢复自身2054点生命值。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呀~御侍大人?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呢,呼呼呼~有什么想要完成的愿望吗?
登录
又自己偷跑出去玩了吗?可真是个坏孩子,下次要把姐姐带上喔。
冰场
噫~好冷,御侍大人不能抱抱我吗?
技能
呵 自不量力的喳滓。
升星
嗯?这样就好了吗?完全没感觉......
疲劳中
困困的......御侍大人要陪我睡觉吗?
恢复中
嗯哼~也差不多该起来了~嗯~~
出击编队
唔~人家舍不得离开您呢~嘻嘻
落败
这不......咳......这不可能......
通知
饭做好了喔~别急嘛,要吃开胃菜吗?嗯哼~
放置台词1
家里没人啊......那我去欺负小白好了~塔洛斯,我们走~
放置台词2
要不要趁御侍不在换身衣服调戏他呢~是泳装好还是女仆装呢~哎呀真苦恼。
触碰台词1
欸~你的手在摸什么地方啊~要乖!
触碰台词2
御——侍——大——人?你身上的香味,是哪个孩子留下来的呢?
触碰台词3
噢呵呵,御侍大人,也摸摸塔洛斯嘛,它很可爱的哦~欸?你跑那么远干什么?
誓约台词
你想要对我说的话是?嗯?噢呵呵,喜欢我吗?欸~这样啊~呃...我知道了...停!我...我说我知道了啦!呜......不要再说了......我答应你就是了......
亲密台词1
不要害羞嘛,直接扑上来也不是不可以哟~
亲密台词2
很多时候我会想,真的有人喜欢这样的自己吗?谢谢你喔,我亲爱的御侍大人~啾~
亲密台词3
怎么啦?是寂寞了吗?我一直在的,所以不要担心。
放置台词3
机会难得,我也出门玩玩吧。
胜利台词
噢呵呵呵,御侍大人要记得给我奖励喔。
失败台词
嗯?刚刚什么都没发生,对吧?对吧?!
喂食台词
咦?是送给我的吗?我很喜欢喔~


故事

扭曲


  雷云七日,佩里戈尔驻地——帕特兰城堡。

  乌云翻滚,层层涌动,好似激荡的涛浪,伴随震耳欲聋的雷鸣,透着令人畏怖的气息。

  人们常说,天气是神明心情的体现。当神明心情愉悦,便晴空万里。若是忿恨不满,即雷嗔电怒。

  当然,这些说法只是民间口传的趣闻,形同寓言,不过被当成孩童们的睡前读物罢了。但我明白,这些或许都是真的。

  立于窗边,双手攒着帘布,顶端的接合处发出了不堪负荷的吱呀声,雨水从窗台的缝隙中浸入,打湿了衣襟,我却恍若未觉。

  雷鸣声忽远忽近,混于其间的细碎低语在耳畔不断涌现,痛楚似跗骨之蛆般噬咬着我的灵魂,想要凝神深究,却又寻不到苦痛的源头,仿佛这一切只是虚假的幻觉,唯有肉体上接连出现的异状在提醒着我,它们都是真实存在的。

  「哈……哈……」

  大口喘着粗气,窗外翻涌的泼墨在我的眼中越发模糊。

  这是第几次了?脑海没由来地浮现出疑惑,我嘲讽似地询问自己,身前的镜子照映着我此刻的模样,苍白的面孔恍若幽魂女鬼,因忍受疼痛而扭曲的表情令人望而生畏。

  「黑松露,你要撑住。」

  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反复强调,声音一次比一次微弱,却一次比一次坚定。

  「绝对不能……成那种令人作呕的东西。」

  盯着手背上鼓起复而平息,四处游曳的小包,我咬牙自语。那古怪的模样,仿佛有什么活物在我的皮肤下游走窜动一般,对此我并不感到陌生,而且我相信身上类似状况的地方还有很多。

  咔啦一声,帘布被我生生从栏架上拽了下来,失去支撑的我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肉体上突如其来的疼痛在一瞬间盖过了精神上的折磨瞳孔一凝,我竟获得了片刻清明。

  思绪回到了多年前的那个夜晚。

  同样的滂沱大雨,同样的电闪雷鸣。

  不同的是,那时候的我,还未被这噩梦般的诅咒缠上。

追查


  苏生十三日,埃文格斯森林。

  灵力化作护体的甲胄,将前方阻挡我前行的枝叶一一震碎,带着与我血脉相连,如同亲友般的伴生黑犬塔洛斯,我们在茂密得一眼望不到尽头的丛林中飞掠。

  如瀑的大雨几欲将尘世淹没,不时有或低沉或尖锐的雷鸣在耳旁炸响,我的目光穿过近乎密不透风的雨幕在森林中细细巡视着。

  就在今天下午,御侍大人接到了一个巡捕任务,内容是追查一伙崇拜堕神,信仰邪道教义的信徒。和正常人不同,他们相信堕神是神明的随从,是来净化这个世界的圣使。若只是这样也就罢了,毕竟这么大一个世界出几个脑子浆糊的蠢货也不意外,但这群人居然为了举办教派仪式盗拐民众,试图活祭。

  这就是在公然挑衅各国官方和厨师工会的底线了。

  回想起知晓任务地点时自己内心的不悦,我叹了口气。

  「塔洛斯,你说我们忙前忙后的,怎么就护了这么一帮蠢货?」

  塔洛斯吠了几声,像是回答,又像是应和。

  「这些人要是脑子有你的一半正常就好了。」

  撇了撇嘴,我轻轻抚摸着它的脑袋。

  就在我和塔洛斯抱怨的时候,一阵异样的灵力波动忽地荡起,自前方森林的深处传出,如同投入湖水的石子带起的涟漪,一圈接着一圈,连无隙的雨幕也因此出现了数次停顿。

  总算找到你们了,我精神一振,方才的郁闷一扫而空。

  「塔洛斯,你去通知其他人。」

  指挥着塔洛斯离开,我调整方向,加快速度朝着波动源头奔去。

  「解决完问题我们就可以回去休息了。」

  大约半盏茶的功夫,我停在一处山窟前,不满地低声自语。

  「居然要一个女孩深夜冒着大雨找人,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你们都该死。」

仪式


  洞窟入口,几个负责守卫的信徒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解决他们并没有费多少力气,尽管对于那些军士而言,他们的实力还算不错,但飨灵跟人类的差距如隔天堑。

  拍了拍手,我刚要朝里走去。忽地,一阵远比方才要强烈数个能级的波动陡然出现,那一刹那,我甚至有种心脏被攒紧的错觉,张大了嘴巴,一时间竟然无法呼吸。

  不祥的预感在心底飞速滋生,我一改方才的悠闲,跨过倒下的信徒朝里赶去。

  半路上,诡异的波动又出现了数次,一次强过一次,最后几次我甚至得将灵力全力运转才堪堪抵挡。普通人类怎么可能制造出这种动静?

  眉头紧蹙,我咬牙前进的同时努力压制着波动透体时带起的负面情绪,恐惧、愤怒、焦躁等不一而足。

  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 !

  内心的震动几欲要化作怒吼出口,念头流转间,我察觉到了自己的情况不对,某种程度上我已经被这接连不断的波动影响了精神。

  冲到窟内石室的门口,抬手拍碎闭合的石门,接着我便看见了令我不解却分外惧怕的一幕。

  数位坐地成圈信徒口鼻溢淌着鲜血,死去多时,三个明显被当成人质的男女被绑在中央的台上,身躯枯槁,血肉仿佛被什么东西抽了个干净,只剩皮囊。

  不解发生了什么,惊惧源自本能,似是有个小人在我的脑海里不断呐喊马上离开。

  这是何等恶毒的仪式!

  勉强压下纷沓的杂念,我将注意力投向了正中央不断变幻的黑洞,它正向四周溢散着翻腾黑雾,洞口深邃,仿佛只看一眼就能将人的灵魂吸入。

  还未来得及等我仔细观察,黑洞便蓦地一阵收缩,再次传出了比之前又强了不知几倍的波动。

  一个莫名的念头在我的脑海里陡然炸响。

  有东西要出来了。

梦魇


  不能再耽误了,用力地咬了一下舌头,疼痛让我瞬间清醒了过来,灵力随之激荡,兔起鹘落间我把布置在信徒周围的器具尽数毁去。

  虽然不清楚他们到底在干什么,不过仪式大都存在一个通理,破坏仪式所需器具等同于破坏正在进行的仪式!

  做好这一切,我退到了门口处,谨防意外发生。

  幸运的是,随着器具的毁坏,黑洞在一阵颤动过后,开始向内坍缩。

  我提起的心放了下来,然而还未待我长出一口气,黑洞突然向外撑开了一瞬,似是有什么存在不甘于通道就这么消失而进行的猛烈反扑。

  又是一瞬,扩张的黑洞似是再也承担不住这样的拉扯,泯灭于半空中,仿佛从未存在过。

  然而在这期间里,我看了黑洞撑开后的内部一眼。

  只一眼。

  如海啸般的恶念瞬间占据了我的身躯,无数或大或小,无数或低吟或尖啸的声音灌满了我的耳畔。

  不可描述的怪异感顺着脉络走遍我的全身,我清晰地看见自己身躯发生了变异,无数令人作呕的肉芽在我的手上生出,而后缩了回去,化作密密麻麻的凸起,似是随时会破皮而出的模样。

  掌心撑开一只眼眸,眼珠怪异而又恶心地四处转动,而后与我对视,反胃的感觉还没来得及升起,下一秒,眼眸像是受了什么刺激般突然睁大,紧接着瞳仁消失,化作齿舌,如人口般开闭,两侧的边缘向外拓展,似是要环绕手掌开出一张巨嘴,却又突兀消失。

  我看见皮屑脱落,我感觉视野逐渐模糊。

  我感觉有新的意识塞入了大脑,正在吞噬我的精神。

  我感觉喉咙被人紧紧扼住,无法呼吸。

  想要尖叫,张嘴却无法发声。

  意识逐渐模糊,彻底消失前,我听到了塔洛斯焦急的吼叫。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姐姐?!」

  「姐姐? !」
  黑暗中,呼声时远时近,最终定格在了我的耳旁。

  睁开眼,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上面写满了担忧。

  啊……我又想起过去了……

  逐渐清醒后,我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重复的痛苦让我又浸润在了回忆里。

  「我没事。」

  反握住白松露的手, 我安慰道。

  「那就好。」

  她听到我的声音,先是一愣,继而微笑了起来。

  那模样逐渐和回忆里的画面重叠。

  是了,那时候白松露也是这样。

  同样的焦急,同样的担忧。

  不同的是……

  那时候她的双眸,还留有光泽。

黑松露


  佩里戈尔驻地——帕特兰城堡,符能试验区。

  白松露手掌虚托,一个装盛有淡蓝色液体的玻璃瓶漂浮在半空。

  「姐姐,喝了它。」

  黑松露接过,仰头喝尽,末了擦擦嘴角,像是想起什么,苦涩道。

  「辛苦你了。」

  白松露接过空瓶,摇了摇头。

  「都是小事。」

  黑松露犹豫了一下,讷讷道。

  「我是说……眼睛的事情。」

  白松露身形一顿,不过很快又恢复正常。

  「也是小事。」

  黑松露沉默无言。

  似是察觉到了姐姐的异状,白松露想了想又补充道:

  「直视真理与神明必然要付出相应代价。」

  「不可直视神的告诫古来有之。」

  黑松露听罢甩了甩脑袋,明白妹妹字里行间宽慰的意思,决定不再去纠结,继而转移话题。

  「说起来你招收学生的事情怎么样了,有眉目了吗?」

  「嗯……有个飨灵挺合适的。」

  「谁?」

  「华夫饼。」



  神恩理会圣堂书塔,地下五层。

  保密等级零级,序号七十二,堕神生态调查回执录第三部(下)。

  报告人:神恩理会[巡猎者]——邓恩·格罗斯,审阅人:神恩理会[圣女]、神恩军[军长]——甜甜圈。

  堕神相关异常事态汇总一一事件[5]。

  年份略,日期:苏生十三日,区域:格瑞洛南境埃文格斯森林。

  涉事飨灵——黑松露。

  事件概述:堕落教徒举办仪式,祭拜目标——灾祸级堕神。

  仪式确认破坏,现场留存混沌气息。

  事件前后黑松露的躯体发生明显变异。

  黑松露伴生黑犬塔洛斯发生明显变异,无失控迹象。

  勘探人员发生明显变异,彻底失控,准许火葬,均已殉职。

  理会研究部认为系列变化跟混沌气息有关。

  后续事项已移交理会对堕神特殊处理分部。

  经许可,堕神特殊处理分部邀请白松露参与事件进展。

  概述完毕,档案不做具体记录,仅作留底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