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烩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尼克妮可妮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龙凤烩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踏雪寻梅
龙凤烩初始皮肤.jpg

画师:

龙凤烩满星皮肤.jpg

画师:

龙凤烩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龙凤烩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龙凤烩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龙凤烩头像.jpg 龙凤烩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 CV(中配)
津田健次郎 张沛
专属堕神 头像-般若.png
般若
头像-蛇君.png
蛇君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啤酒焖猪蹄.png啤酒焖猪蹄
获取途径 【蒲酒薰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123 / 4537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523 / 2218
Def icon.png 防御力 23 / 536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785 / 3631
Hp icon.png 生命值 598 / 13266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563 / 6688
食物 龙凤烩
类型 汤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豪放
身高 188cm
关系 喜欢: 雄黄酒头像.jpg 雄黄酒
信条
只要有我在,你就拥有了千军万马。
简介
龙凤烩,别名"霸王别姬"。相传,霸王在"开国大典"时为虞姬设"龙凤宴",宴上珍馐美馔汇尽天下鲜,龙凤烩即为重中之重。
背景故事
曾用名——霸王别姬。随性豪放,不会把伤害过他自己的人记在心上,只记得伤害过好兄弟的人。决不不允许其他人欺负自己兄弟。是猛将但是并非智将。非常信赖自己的兄弟。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龙凤烩-基础技.png
血渊龙啸
(1级)龙凤烩积蓄力量后挥舞手中的刀,对敌方群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88点伤害,同时使其防御力减少15%,持续3秒。
(41级)龙凤烩积蓄力量后挥舞手中的刀,对敌方群体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1144点伤害,同时使其防御力减少15%,持续3秒。MAX
能量技
龙凤烩-能量技.png
惊澜凤舞
(1级)龙凤烩积蓄力量后挥舞手中的刀,对敌方群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445点伤害,同时使其防御力减少30%,持续5秒。
(41级)龙凤烩积蓄力量后挥舞手中的刀,对敌方群体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5785点伤害,同时使其防御力减少30%,持续5秒。MAX
连携技
龙凤烩-连携技.png
狂澜凤舞
连携对象 雄黄酒头像.jpg 雄黄酒
(1级)龙凤烩积蓄力量后挥舞手中的刀,对敌方群体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534点伤害,同时使其防御力减少35%,持续5秒。
(41级)龙凤烩积蓄力量后挥舞手中的刀,对敌方群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6942点伤害,同时使其防御力减少35%,持续5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哈哈哈,你就是我的御侍吗!我会保护好你的!
登录
喂!出门为什么不带上我!遇到危险了该怎么办!下次记得一定要带上我啊!
冰场
呜哇......感觉血液都要凝固起来了......
技能
跪倒在我的面前俯首称臣吧!
升星
我只会越来越强!
疲劳中
别担心,休息一下就会好的。
恢复中
唔,陪我一起再睡一会儿吧。
出击编队
你可别跟丢了!
落败
不可以......我不可以倒下......
通知
哈哈哈哈,快看我的大作!你可一定得尝尝!
放置台词1
嘿嘿嘿,这不是雄黄酒的菖蒲吗!正好!回来,不回来,回来,不回来,哈!御侍马上就回来了!
放置台词2
唉……御侍在外面一定很想我吧。太有魅力也是一种困扰啊……
触碰台词1
哈哈哈好痒啊!哈哈哈!不要,不要再戳了!
触碰台词2
是有人欺负你了吗?在哪儿?快告诉我?!
触碰台词3
啊!!......还好不是雄黄酒啊,吓死我了。...我可没见过他养的菖蒲花。
誓约台词
我不会让任何人让你受一点委屈的,哪怕是我自己。
亲密台词1
你的国,你的家,你的一切,都由我来保护。
亲密台词2
遇到你,是我最大的幸运。
亲密台词3
我想让你和我一起去看这片土地的所有景色。
放置台词3
好无聊啊,要不,去找龙井玩儿吧……嘿嘿嘿。
胜利台词
这不止是我一个人的胜利!是所有人的!
失败台词
绝不会再有下一次......
喂食台词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一定是给我的!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换装独白
踏雪寻梅 嘿,你看这个颜色正衬你!喜欢吗!

故事

春归


  我带着雄黄酒回到那个湖边小院,伫立在湖边的小院还是那样静谧,安宁。

  雄黄酒站在院门口有些犹豫,踟蹰了很久都没能迈开走进院子的脚步。
  我看着他那副犹豫的模样内心轻叹一声,伸出手将他推进了院子。

  「安心吧,他们都是很好的人。」

  他的脚绊在门框上一个踉跄,即将摔倒的时候,恰巧推门走出屋子的子推馍手中柳枝陡然抽长,轻柔地托住了差点摔倒的雄黄酒。

  正当子推馍疑惑雄黄酒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的时候。我伸出手抓住雄黄酒的后领让他站稳,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向子推馍介绍道。

  「他是雄黄酒,是那个邪教的……关系者。和我们一样。他现在没有别的去处,我就把他带回来了。」

  子推馍听到我的解释连连点头,带着他一贯的温柔笑容走到了雄黄酒的面前。

  「来吧,我带你找个房间安顿下。」

  雄黄酒在遭受过之前的那些苛待后,对于子推馍的友善有些受宠若惊,转过头看向我,在我点头之后便安分地跟着子推馍走了。

  面对着空荡荡的院子,我眯起眼摸着自己的下巴思索。

  龙须酥那家伙多半躲在屋子里读她那些晦涩难懂的书,西湖龙井……应该又躲到自己湖底的洞府里去了吧!

  每每想起那个家伙被我从湖底拽出时的那副无奈模样,我的嘴角无法抑制地轻轻勾起。

  迈着轻快的步伐,我溜溜达达到了湖边,深吸一口气,双手挡在嘴边,对着平静无澜的湖面大声喊道。

  「龙井!!!!!!出来喝酒啊!!!!!!!!我回来啦!!!!!!!」

  湖边正卿卿我我的那对小情人满脸惊愕地看向我,我毫不在意地向他们笑了笑,随后便回过头看向龙井洞府所在的湖泊中心。

  那平静的湖面因为荡过的清风起了微波,然而没过多久又恢复了平静。

  我皱紧了眉头又大声地喊了几次,那对小情人就捂着耳朵逃开了,我眯起眼看着依旧平静的湖面。

  「龙井啊龙井,你再不出来可别怪我不客气啦。」

  我嘀咕着低下头四处寻找着湖边的碎石,找到了一块脑袋大的石头,狠狠地向湖心扔去。

  扑通——
  随着石头落入水中,水面泛起的涟漪却没有随着时间而平静下来,湖水慢慢向两边排开,一个人影缓缓从湖中出现,他踏着湖水形成的台阶一步步走到我面前,脸上写满了无奈。

  「龙凤烩。我说过很多次了,莫要向我的洞府扔石头,特别是那么大的石头。」
  「嘿嘿,若不是这样,你怎会上来!这次回来我带了好酒!还带了个同伴回来要介绍给你们认识!正好大家晚些时候也能一同喝酒赏月!」
  「……就为这个?」
  「你怎么能说就为这个呢?和兄弟们一起赏月喝酒,是何等乐事!你怎么能不在呢!」 呢!」
  「……」
  「走啦走啦!」

夏闻


  说起我的御侍,在我曾经所在的那个小小国家里,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

  他是最年轻的少年护国将军,他所侍奉的君主也是一等一的明君,君主从不曾因为他的兵权而猜忌于他,一同长大的两人就如同兄弟那般互相信任。

  除去偶尔在边境作乱的马匪,外敌都慑于御侍的威名而安分下来,这也给了这片原本时常有被人觊觎的土地休养生息的时间。

  御侍平日的时间大多用来训练新兵,偶尔带着新兵们上街给需要帮助的孤寡老人们修修房子送送菜。

  明明是个名声赫赫的大将军,却没有丝毫的架子,这也让所有人都十分地爱戴他,比起将军,所有人都更喜欢将他视作热心的邻家小哥、自己俊俏的侄儿孙儿,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好兄弟。

  他最喜欢做的事,便是在难得的休息时间,拉上几个同样休息的弟兄,一起坐在宽大的校场上,在皎洁的月光下肆意欢笑,共同举杯畅饮,兴起之时还会唱上几句唱词助兴。

  肆意地挥洒汗水,痛快地和同伴一起大笑,随心地举杯畅饮。

  对他而言,人生,本就应当肆意畅快,不留一丝遗憾。



  我的御侍就和他的外表一样,是个十分开朗的家伙,几乎所有的难题都无法给他带来一丝阴霾。

  他充满阳光的笑容总能够让所有人拥有战胜困难的信心。

  他总是说,如果连他都不再露出自信的笑容,那么那些需要他帮助的人该从哪里获得希望。

  但是,有一件事情,他每每想起时都愁眉不展,难以释怀。



  我记得那是个诡异的傍晚,夕阳不像以往那般映出暖暖的橙红,反而透着诡异的血红色,我登上瞭望塔,发现很远的地方有一座山峰上燃起了滚滚浓烟。

  下一刻,一个跌跌撞撞的狼狈身影扑向了关口。

  「将、将军……快救救他们吧……」

  看着他几乎喘不上气的模样,我纵身跳下瞭望塔,伸手扶住了这个突然而来的陌生男人。

  他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我想带他去休息一下但是他却连连摇头,不断地请求。

  「让我见将军!快让我见将军!」

  我和周围的兵将们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将他带到了御侍的面前。

  谁想到他刚来到御侍面前就跪下哭求道。

  「将军,我带来了您师弟的绝笔信,求求您,救救我们吧……」

  他在我们的面前,缓缓地向我们揭开了那不为人知平静表象之下的罪孽。

秋悔


  那个邪教的行径令所有听到这件事情的人都极为震惊,我们义愤填膺地看向御侍,就连御侍这样开朗的人此时的脸色都显得格外的难看。

  我们所有人都愿意为了铲除这样的邪恶付出自己的努力,但御侍却不能和我们一样如此冲动。

  我知道他肩负着的,是一个国家的和平安乐,虽然他无比地想要现在就前去营救自己身处虎狼之地的师弟,但是,若是他随意出兵,那便成了我们的国家向邻国的宣战。

  作为他的飨灵,我感觉到了他情绪中的焦躁,但却无能为力。



  我们的邻国是个富饶的国家,兵力强大,人民聪慧友善,他们的君主更是我们君主忠实的盟友。
  但是邻国的领土过于广阔,他们的君主未必能够了解每一片土地发生了什么。

  我看着御侍按捺住自己的情绪,用因愤怒而颤抖的手写下传递给帝都的信报,向君王告知了邪教酿出的惨剧,我们都天真的认为,这样就可以帮助到那群求助的人们。

  但是,让我和御侍没有想到的是,得知了惨剧的君王也顶着被误会打探邻国情报的压力,尝试向自己的盟友传递这个事情,却得到了对方一切无异的答复。

  得到了这样的回答,我们不得不将自己的一切愤慨压抑下来。

  我们不能让自己的冲动,毁掉我们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和平盛世,毁掉那么多普通人平静的生活。

  这一切,无法责怪向御侍求救的人们,无法责怪努力过的帝王,更无法责怪为了自己应该保护的人而不得不选择隐忍的御侍。

  我抓紧了他的肩膀,想将自己的安慰透过自己的掌心传递给他,他回过头,露出了一个同样带着安抚的笑容。

  只是,我发现,从收到回信的那天起,御侍就没有以前那么爱笑了,他时常坐在营长前,仰起头看着远处的白云出神。



  我本以为,迟早有一天,他能释怀这一切。

  当然他没有让我失望,他逐渐恢复成了以往那爱笑的模样。

  御侍搂着兄弟们脖子笑得依旧没心没肺,我松了口气,将手中的酒递给了他。

  但是,也是从那一天起,以往会拽着卸侍的发尾念叨他,让他不要那么冲动莽撞的老文官们每每看到将军得体的笑容时,都会有些不忍他们带着叹息说,将军长大了。

  我并不明白这一切是什么意思,只是笑他以往实在是顽劣了些,这才让这些老先生们如此担忧。
  但是当我真正明白那些老人话中意思的时候,又已经太晚了些。

  又过了几年,御侍有了恋慕的女孩儿。
  让人欣慰的是,那个女孩儿一早就将自己的芳心付给了英勇善战又心善温柔的御侍。

  那真的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儿,和御侍也十分相配。

  两人于花前相识,于月下相约。
  十里红妆,俊逸的白马带回了如花的美着。

  相守,相知,更有了孝顺懂事的几个孩子。
  大儿子善文,辅佐帝王的子嗣;
二儿子善武,为帝王保家卫国;
  小女儿体贴可人名扬四方,提亲者络绎不绝。

  他们几个更是亲切地称呼我一声叔叔,当那个糯糯的仿佛糯米团子似的小孩儿抓住我的手指笑眯眯地仰头看着我的时候,我忽然明白了幸福的含义。

  一切都如同话本中最完美的结局,没有帝王猜忌,没有兄弟阅墙,妻贤子孝。
  我陪着御侍从意气风发的少年,变成了两鬓斑白的老人。

  人类,终究会在岁月的流逝下走向一个必然的结局。
  我站在这个我陪伴了一世的兄弟身边,看着垂垂老矣的御侍向我伸出了手,喃喃地说着什么。

  我原以为,他和满的人生,应当已经不再有遗憾,但他却在临走前,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
他的脸上,写满了后悔和不甘。

  「龙凤烩,我师门有命,不论师门中人身处何方,若是同门的遗愿,必当全力完成。我这一世,幸福和美,但独有此事,若你不答应我……我恐死亦不可瞑目。」

  我看着他已经覆满了皱纹的手颤抖着从怀里拿出那封尘封了几十年有余的信。

  直到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不是遗忘……

冬行


  御侍自将我唤出之后,便将我视作自己的亲生兄弟。
  数次出生入死,无数次即使是知道我身为飨灵并没有那么容易死去,却还是毫不犹豫地用自己的身体为我挡住对人类来说,足以致死的攻击。

  他的心愿,就是我存在的意义。

  我在侄儿侄女们的不舍中,向他们辞别,带着帝王赠予的信物和盘缠踏上了我的旅途。

  旅途中我曾数次与那个越发壮大的邪教正面相交,更有一次几乎同归于尽。

  好在在那之后我幸运地被西湖龙井和子推馍救下,之后我便在他们的小院中落脚。

  那个院子里除了龙井以外的其他人,都曾被他们伤害。

  直到有一天,我终于得到了他们据点的消息,我并没有告诉其他人,怀着和那群混蛋同归于尽的觉悟,独自踏上了旅途。

  龙须酥是个比看上去要心软太多的家伙,她并不适合和那群最善于玩弄人心的家伙斗争。
  子推馍好不容易才从他们的阴影中走出来,更别提那个本就是被我们牵扯其中的西湖龙井。
  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他们再因为这个因为被我们放过之后壮大起来的邪教而遭遇不幸。

  在这个院子里惬意的赏月,才是适合他们的生活。

  在即将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我在路上遇到了一个衣履褴衫有几分狼狈的飨灵。

  他的身上满是伤痕,脸色更是难看到让我感觉随时都会消散,身边有着一个女性飨灵搀扶着他。

  我们在路上擦肩而过,但是他却叫住了我。

  「你,是要去恶都么……」

  我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有些诧异地看向了那个满身是伤的家伙。

  「……怎么?你是恶都的人?」

  他并没有在意我言语中的戒备。

  那是个挺有意思的家伙,眉眼中虽然有着温和的一面,但更多的却是从眼底透出的傲气。

  「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恶都我是非去不可的。」
  「恶都已经覆灭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希望你能到一个地方去救一个人……」

  我站在那片残垣断壁前,看着倒在地上的飨灵,以及他身旁那个明显地位极高的邪教成员,脑海中浮现出旅途期间看到的那些被他们毁灭的村庄,那些下场凄惨的无辜百姓,那些悔不该当初却再也没有后悔药可吃的信徒,紧紧地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我转身想要离开,但是几步过后又恼怒自己无法狠下心肠,转过身带着浓浓不忿地将倒在地上气息微弱的那个飨灵带离了这片已经化为焦土的土地。

龙凤烩


  龙凤烩将雄黄酒自恶都带回后,暂且安顿在了附近的客栈中。
  他反复地思考着北京烤鸭话中的意思。

  一直到雄黄酒醒来,龙凤烩看着他脸上茫然的表情,强压下的恼怒,多年以来对于邪教的怨愤都在一瞬间爆发了出来。

  刚刚还能维持着和善表象的龙凤烩忽然表情狰狞了起来,他紧紧地攥着雄黄酒的衣领,诘问着他曾经的所作所为,质问着他的想法。

  但是雄黄酒的茫然失措却让他有些无力,他颓然松开手,放开了雄黄酒的衣领。

  这个瞬间,他终于明白了北京烤鸭的话。

  「他是个很可悲的家伙……」

  他神色复杂地看着雄黄酒,深吸了一口气,最终还是没能忍耐住,摔门而去。

  第二天,龙凤烩再次回到雄黄酒房间的时候,那个重伤未愈的家伙还是维持着昨天他离开时的动作,脸上的茫然和无助让龙凤烩无奈地垮下了肩膀。


  他带着雄黄酒来到了那些曾经被邪教蹂躏过的村庄,将自己藏在胸口里的那本册子拿了出来。

  「村西齐婆婆一家四口,孙女被教众选中献祭,父母抵抗被教众打死,齐婆婆一人无依无靠自杀。」
  「……」
  「北口洛大伯一家,因为不愿信教,活活被教徒带领教众烧死。最小的孙儿刚出生还没满月。」
  「……」
  「城东的豆腐小妹,因为不愿被教众送去当主教的妻妾,活生生被捅死。」
  「……我……」
  「看见了吗?这就是你曾经做的药带来的后果。」

  「我、我……对不起……」

  雄黄酒的头几乎要低到地上,龙凤烩看着无比愧疚却又不知该如何补救的雄黄酒,皱紧了眉头。

  身为飨灵,没有其他人能比他们更明白御侍对于他们而言的重要性,如父如兄的御侍们引导着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飨灵。

  如果说龙凤烩的御侍是明亮的太阳,照亮了龙凤烩的整个世界。
  那么雄黄酒的御侍,就如同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中,在悬崖外飞舞的一只萤火虫。

  对于那微弱光芒的向往,将雄黄酒逐渐引向绝境。

  他也终于明白,为何同样背负着邪教带来的巨大痛苦的北京烤鸭,为何会选择放过这个为邪教工作了许久的家伙。

  龙凤烩带着雄黄酒走过了很多地方,每到一个曾经受害的村庄,雄黄酒都会在龙凤烩的引导之下真诚地向所有人道歉。
  虽然并没有人能接受,还有不少幸存者会用手边的石头砸向他。

  但是雄黄酒都默默地忍耐了下来,并努力地用自己的能力做出所有他想到能够帮助到幸存者的事情。

  龙凤烩站在一旁,看着尖锐的石头打向了雄黄酒,雄黄酒并没有躲开,但是,即使是无法被人类杀死的飨灵,在被人类袭击的时候,还是会疼,还是会流出和人类一样的血液。

  村民们也许是砸够了,也许是因为雄黄酒甚至不会喊一声疼而觉得无趣,纷纷离开。
  龙凤烩走到了雄黄酒的身边,帮他将研制出的能够驱散堕神的丹药从地上捡起,伸出手扫开挂在他头上的烂菜叶鸡蛋壳,用衣袖擦掉了雄黄酒额头上的血迹。

  「走吧,我们回家。」

 

神器

  • 龙啸刀
  • 神器线路
龙凤烩神器.png
力量绿紫黄绿青.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44
Def icon.png 防御力 88
Hp icon.png 生命值 2692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3294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26
攻击力+5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449
生命值+897
普通节点3 攻速值+1647
攻速值+3294
普通节点4 防御力+44
防御力+88
普通节点5 生命值+897
生命值+179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26
攻击力+51
攻击力+77
普通节点7 上:暴伤值+1013
下:暴击值+704
上:暴伤值+2027
下:暴击值+1407
上:暴伤值+3040
下:暴击值+2111
普通节点8 上:能量技效果+2%
下:基础技效果+2%
上:能量技效果+5%
下:基础技效果+5%
上:能量技效果+10%
下:基础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29
攻击力+58
攻击力+87
攻击力+116
普通节点10 爆伤值+1520
爆伤值+3040
爆伤值+4560
爆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绿·攻速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战斗中,自身暴击值增加9%11% 14% 16% 19% 23% 26% 31% 37% 45%
模板环尾塔可.png 生命值高于80%时,每次普通攻击后,暴击值增加18%23% 28% 33% 39% 46% 53% 63% 75% 90%),持续4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生命值高于80%时,每次释放技能后,暴击值增加18%23% 28% 33% 39% 46% 53% 63% 75% 90%),持续4秒
塔可节点Ⅱ(紫·暴伤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战斗中,自身受到的伤害减少4%5.1% 6.3% 7.5% 8.8% 10.2% 11.9% 14.1% 16.7% 20%
模板环尾塔可.png 战斗中,最近两名友方角色受到的伤害减少4%5.1% 6.3% 7.5% 8.8% 10.2% 11.9% 14.1% 16.7% 20%
模板绒球塔可.png 战斗中,最近的三名友方角色受到的伤害减少3%3.8% 4.7% 5.6% 6.6% 7.6% 8.9% 10.6% 12.5% 15%
塔可节点Ⅲ(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暴击后,友方全体角色技能伤害增加7%9% 11% 13% 15% 17% 20% 24% 29% 35%),持续6秒,每15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环尾塔可.png 暴击后,友方全体角色普通攻击伤害增加10%13% 16% 19% 23% 26% 31% 37% 43% 52%),持续6秒,每15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暴击后,友方全体角色所有伤害增加5%7% 8% 10% 12% 14% 16% 19% 23% 28%),持续6秒,每15秒可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IV(绿·攻速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战斗中,自身免疫魅惑;所有友方角色释放基础技时,额外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14%18% 22% 27% 31% 36% 43% 50% 60% 72%)的额外技能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战斗中,自身免疫魅惑;所有友方角色释放基础技时,额外对最近两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11%14% 18% 21% 25% 29% 34% 41% 48% 58%)的额外技能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战斗中,自身免疫魅惑;所有友方角色释放基础技时,额外对所有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4.8%6.1% 7.6% 9% 10.6% 12.3% 14.3% 16.9% 20.1% 24%)的额外技能伤害
塔可节点Ⅴ(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战斗中,自身技能伤害增加2.4%3% 3.8% 4.5% 5.3% 6.1% 7.1% 8.4% 10% 12%),友方全体攻击有40%的概率对最近一名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6%20% 25% 30% 35% 41% 47% 56% 67% 80%)的额外技能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战斗中,自身普通攻击伤害增加4.8%6.1% 7.6% 9% 10.6% 12.3% 14.3% 16.9% 20.1% 24%),友方全体攻击有40%的概率对最近两名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6%20% 25% 30% 35% 41% 47% 56% 67% 80%)的额外技能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战斗中,自身所有伤害增加1.6%2% 2.5% 3% 3.5% 4.1% 4.7% 5.6% 6.7% 8%),友方全体攻击有40%的概率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6%20% 25% 30% 35% 41% 47% 56% 67% 80%)的额外技能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