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不负如来不负卿(大雪山剧情前传一)

阅读

  ·  

2021-01-04更新

  ·  

最新编辑:咻咪啾咪

阅读:

  

更新日期:2021-01-04

  

最新编辑:咻咪啾咪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烟雨江湖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咻咪啾咪
雷火叶弄舟
焚毁一座荒城
朱秋水灬
| 57078402 于8月前修改了此页面。

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对于页面内容有问题或意见,可以在WIKI建议反馈区或页面下方评论区进行反馈。
本文由 朱秋水灬 原创。未经许可,请勿擅自修改,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带链接。
本页已开启内嵌式阅读器

字号: 默认 - 14px +
背景: 默认 绿
边距: 默认 - 0px +

模板:首行缩进start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在西域北漠最深处,有一座常年飘雪的雪山,名为大雪山,与之毗邻的是次峰北迦山,一座寺庙盘踞在这大雪山次峰北迦山之上,名叫大昭寺。

十八年前,大雪山曾经盛极一时的第一邪教风雪谷,率众攻打大昭寺,目的只为占有伽蓝寺中龙象班若功心法意图将大雪山所有版图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

生死存亡之际,时任大昭寺禅子仓央嘉仁,率众僧御敌,最终在一番鏖战之下,仓央嘉措以一人之力大破风雪谷一众高手并不惜损耗自身修为在危机关头强行突破龙象般若功第九重,将以邪教左使为首夜青城、右使秋清梦、四大护法之首的胡生等七名高手囚禁于伽蓝寺下的十方地狱。

此战虽胜,可禅子也损耗过度,危机根本。

而宿有雪山第一高手之称的邪教教主秋鲸骑也身负重伤在一众余孽的掩护下,不知所踪。

在那个风雪交加的夜里,仓央嘉仁一身血红袈裟倒在了伽蓝寺门前,怀里还抱着一个正处于襁褓之中的孩童。

清晨在风雪中到来,微弱的阳光照进了禅师的禅房。

经过一夜的恢复,禅子似乎恢复了些气力,他起身盘坐,望向站立于禅房内众人,言道:“此战我损耗过度,虽大破邪教,并羁押邪教数人,但那秋鲸骑仍是不知所踪,而贫僧也是时日无多,众比丘此后当牢记你等使命,教化众人,引人向善,此外也要严加防范那邪教教主以免他日卷土重来,十方地狱那里更要严加防范。”

语毕,总僧人退出禅房之时,禅子对护法断尘禅师道:“断尘我有话与你说。”

断尘禅师停了步子转身合掌:“上师请讲。”

待众人退出,合上禅房那扇门后,仓央嘉仁对断尘法师道:“自我大昭寺建立如今一有八百余年,在我这里也算了没有辜负上任禅子的期望,教化众人,引人向善。如今我已时日无多,而这下任禅子现下我已有人选。那日血战归山途中,在山下遇到襁褓中孩子,一见他便知结果,这孩子眉目清明,心性纯良与我佛家缘分不浅,而我佛家也正将就一个缘字,我伽蓝寺百年屹立不倒,不仅仅靠的这众信者,也靠着这佛骨舍利的传承。我走后,你当为其师,悉心教导,尽心竭力。”

断尘禅师合掌恭敬到:“谨遵上师法旨。”

不惜片刻,襁褓之中的孩子便有僧人抱至仓央嘉仁禅师的禅房中。

这孩子如禅师所言一般,目似朗星,眼底清明如净水。

这一日按照中原鹿鸣王朝国历算应是“符狩元年三月初八。”

大昭寺禅子仓央嘉仁,圆寂于北迦山,其肉身供奉于佛塔。

那一日,大昭寺上空飞雪尤为之盛,佛号响彻苍穹,钟声杳杳不断,音传数十里不绝……

鹿鸣王朝符狩八年季秋。

最近洛阳城西的一座落魄柴院里新搬来了一大一小位女子,年岁较大的总是穿着一袭雪白轻裘,身披雪白大氅且头戴白色幂篱,不见面目,可其声音却是入耳清甜,举止轻柔,一眼看去便知是落魄人家的千金流落至此。

而这小的看着八九岁模样,皮肤又黑,身形瘦弱,不过那双眸子却是尤为清澈,犹如天上星一般明亮。

最奇怪的这小姑娘腰间总带着两把短刀,刀虽入鞘,走近却寒气逼人。

这两人极少出门,只是偶尔去西市采买生活所需物件,但就这极少也招来过不轨之人。

“师傅师傅,院墙那边又进了小毛贼,被我打跑了。”脸庞黝黑的瘦小女孩蹦蹦跳跳的推开了房门,昂首挺胸的走到了这位被她称作师傅的女子面前,双手握住腰间双刀,看向师父。

此刻,眼前这位女子的面容皎洁如月,眉如远山,目似秋水,琼鼻精致,唇似桃花,齿白如犀。

只见她朱唇轻启柔声:“珠儿,快过来,让师傅看看有没有伤到哪里,那些个小贼进来就进来了,他们奈何不了师傅,你别伤着自己。”

被唤作珠儿的孩子,如同雀鸟一般飞快的走到了师徒面前,一双眸子紧盯着师傅说道:“师徒莫要担心,那些个小贼哪能伤得了我呢。”一边说着一边双手松开腰间双刀,双臂如同翅膀一般展开,围着师傅作鸟飞状环绕一周,之后站定。

待师傅确认无误之后便拿来旁边的椅子坐在师傅对面,手肘撑在桌角,脸庞贴在手掌,歪着头看着师傅。

而师徒似乎也喜欢了自己这徒儿这般看着自己并无其他言语只是关切的说:“君子不涉险地,你我师徒虽是女子也要如此。”

珠儿回道:“知道啦。”嘴上回答着,眼睛也还在看着师傅,又说:“师傅当真如同天仙一般的好看。”

天下女子似乎都喜欢别人称赞尤其说她生的好看。

师傅也不例外,脸庞竟有些微微红,便是这样也佯作嗔怒到:“竟敢打趣师傅,今日的书读完了嘛?刀练了几循?”

珠儿听到也故作知错状:“徒儿知错啦,今日的刀连了三循,书还没读完,徒儿现在就去读书。”说完便与师徒告退读书去了。 模板:首行缩进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