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同人江湖棋

阅读

  ·  

2020-06-20更新

  ·  

最新编辑:这位菜先森

阅读:

  

更新日期:2020-06-20

  

最新编辑:这位菜先森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烟雨江湖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这位菜先森
| 298950919 于1年前修改了此页面。

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对于页面内容有问题或意见,可以在WIKI建议反馈区或页面下方评论区进行反馈。
本文由 我叫逻辑鬼才不好吗 原创。未经许可,请勿擅自修改,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带链接。


第一章温酒入世

  有江湖的地方,就会有纷争,会有人混迹江湖食不果腹最后成一摊枯骨,也有人善用权谋登堂入相走出江湖。

  故事开始于太乙山

  又是一年初冬

  太乙山上没有了往日吟诵《道德经》的安宁,与其说是没有,倒不如说今天的事让出世的道士也难以安下心来诵经修行。

  太和殿内,《太上经戒》声传出

  “行无为,行柔弱,行守雌勿先动”

  “行无名,行清争,行诸善”

  有些小道士想去凑热闹,但每一句诵读都蕴含深厚内力,压得小道士们难以靠近太和殿。只能三五成群的窃窃私语

  “唉,听说了吗?听说这次要将道温师叔逐出师门!”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我是听清虚师祖身边的小师兄亲口说的,岂能有假”

  “算了吧,那个小师兄上次还说清虚师祖以前风流往事那。然后就挨罚赶猪三个月了”

  另一个虎头虎脑的小道士窜出来说:“此时,太和殿内天刀楚门主和江湖各大门派正在商议如何处置道温师叔那,现在算起来已经争执了一个时辰了,衡山莫前辈等人想要杀之除后患,不过楚门主恳请把道温师叔交由天刀门处理”

  “你从哪听来的风言风语。”有人反驳道,毕竟太和殿他们三代弟子无法入内

  “我不就是你们口中的赶猪师兄吗?”

  小道士们讪笑道“刚刚戏言,得罪得罪,话说楚门主为何在意道温师叔呀”

  赶猪道士说道,天下第一刀客能是善辈吗?带回去肯定是折磨小师叔,到回头还能落下仁义之名。说完变嗤笑人心不古啊。

     太和殿内

  清虚闭目坐于最上方,道玄,道愚,道简皆下跪为师弟求情。

  各大门派也在互相争执。

  倒不是为道温求情,而是争执如何处罚这个勾结阉宦,为非作歹的人来昭示江湖正派。更有甚者要将道温做成人彘。

  一个时辰过去,清虚一言不发,众人见此就去询问少林玄慈方丈,毕竟能和太乙并肩的只有少林了。

  “既然清虚前辈不愿表态在座的斗胆请玄慈方丈来主持公道”

  “奸贼道温,勾结阉宦,屠杀江湖人士,姑苏铁仞一门更是被坑杀大半,求玄慈方丈出来主持公道”

  此一人喊出来之后

  一些二流门派也一同发声“求玄慈方丈出来主持公道”但铁仞门主此刻却一言不发。

  “阿弥陀佛出家人以慈悲为怀,温施主虽有错在先,但各位屠杀一词用的太过了吧,此事之后温施主愿意自缚请罪于太和殿外让我等处置,太乙也及时发帖昭我等前来,老衲请各位施主网开一面放温施主一条生路,也与太乙门结下善缘”

  众门派没想到少林居然如此态度,刚想争执

  清虚一声轻咳打断了众人纷争“道温是我关门弟子,他做的过失,贫道也有责任,难逃其咎,但玄慈方丈既然开言求情,我就倚老卖老一次,恳请诸位江湖豪杰,放我徒一条生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打断全部筋骨,逐出太乙门下。

  突然太和殿内剑气,四荡空气中出现剑气十一道,仿佛九天玄女舞剑十一

  “但若有人看我徒筋骨被废,再敢寻仇于他,贫道拼上老命也要让他满门领教化玄十一剑是否还有威名,我老头子能否任你拿捏,我太乙是否是四大门派之一”

  说完漫天剑气消散

  一些二流门派的人直接吓的下身失禁了。

  “传言化玄十一可以斩仙人,果然名不虚传”

  铁仞门主笑道,“既如此我铁仞不再寻仇,为了一个废人,犯不着引来太乙怒火,告辞”说罢,便握刀离去,左手刀响起刀鸣,只有远处楚休狂感受到刀意,暗叹好刀法,铁仞当大兴啊!

  道温跪着爬进太和殿内“徒儿不肖,让师傅受累,让师门受辱。断我筋骨,毫无怨言,还请责罚”

  清虚闭目道“自断吧”

  “还请道坤师兄出手,徒儿不敢自断,这一身修为太乙所教,道坤师兄掌管刑罚,还请师兄动手”

  清虚怒道“孽徒,唉”说罢便走了,在路上人门听到回音“即日起太乙一切交由道玄处理,非重大事情不要扰我。唉!”

  陆灵雪暗骂“小师叔好不知好歹,自断尚有自保之力道坤师叔来断,十有八九成了废人啊”

  谢星云摇头说“他若自断,江湖人必然嘲笑我太乙百年,师祖用自己往日声誉,往后骂名给了小师叔自保能力,可小师叔何等聪慧,他不愿再连累师门用自己下半生为太乙再守一次山啊,不让自己师傅背上骂名,灵雪我们走,去给小师叔收拾一下行李记得放点丹药给小师叔送别”

  道坤拿出戒律剑在道温身上连刺七十二剑,白衣道袍,顷刻间化为血衣,

  “此人已成废人,这便是太乙给江湖的交代

  如若无事,诸位请回吧,另外太乙弟子不得送一衣一物,一丹一药,来人,将此人扔下山去,告诫各弟子即日起封山。”

  陆谢二人终是没有送他们小师叔一程。

  这年冬天,太乙封山比以往早了许多,大雪三日不停,雪地上只有朵朵红印。

  大雪中有一人步履蹒跚,穿着单衣往洛阳方向前进,慢慢连人影都不见了。

  后来一名中年红衣刀客送了道温一个包裹说是楚嫣然送的,让他好自珍重

  道温看着包裹里的女生珠宝首饰苦笑一声。

  此后太乙山再也没有了这个身影,只知道洛阳古董店里一人典当了许多刻着天刀字样的珠宝。

  洛阳城东刚刚开了一间酒馆,名叫“稻温酒”

  掌柜的有一些跛脚,手也经常抖。。。。

  总是喜欢发呆往西南望去

第二章绿蚁对饮,初看江湖

  万历二年春。

  道极在观星台前问谢星云,:“小星云,道温下山三年了吧?以前啊这个时候他总会偷偷拿着绿蚁酒偷偷跑到我房间,结果道坤师兄每次都在我屋子里闻到酒味,罚我扫雪,这一扫就是十七年啊,也不知道山下有没有绿蚁,有没有人陪他喝酒。”谢星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自己的剑似有所悟。。。。

  “小二,上酒,”一个跛脚中年男子端来两碗刚刚温好的酒送到了客人面前。

  众人看着端酒之人跛脚走路端酒样子不禁嬉笑道“老温头,你来洛阳也有几年了怎么还是自己一人呀,既不找个媳妇帮衬着,也不雇个小伙计,跛脚算着账一边还当跑堂的,不过你家这绿蚁酒确实好酒啊,你来洛阳之前还真没有听过这个酒”

  老温头浑身看着消瘦,给人枯槁之木的感觉,脸却棱角分明,若是仔细收拾一番,定是一个俊俏男。所以洛阳内的姑娘不嫌他残疾

  反而找媒婆来和老温头牵线搭桥。不说这相貌出众,这酒楼也是日赚斗金啊,人也看着老实,据说洛阳城内唯一一个没有进过烟波楼的男人。想到这那群人又起哄“老温头你是不是哪方面不行啊,啊哈哈哈哈”

  此话一出,引得众人连连大笑。这时走进来了一男一女,男女皆配剑,男腰白玉头及冠,女青衫束发手里拿着玉笛,一看就是江湖上的世家弟子。径直走到里面最好的桌,然后坐下

  “白露,我跟你说这洛阳有三绝。稻温酒的绿蚁,洛阳白马寺的求财香。”

  “第三绝那?”女子问到

  “这个嘛,我也不太清楚不清楚,对,不清楚嘿嘿”

  “李小恩别支支吾吾,你知道我最讨厌别人说谎了”

  “第三不就是。。不就是烟波楼的勾玉夫人嘛,不过白露你听我说,我只是道听途说没有进去过”

  苏白露嗔笑道“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老温头拿着酒壶前去倒酒时,手臂往下滑落手腕处赫然有三道剑痕。苏白露一把抓住老温头手腕不要开,李小恩赶忙想拉开

  苏白露笑道“稻温酒,道温,精妙!阁下是三年前被逐出师门的道温吧?现在更名稻温,不知道小女子说的对否”

  “老温头只是贫民百姓,街坊四邻都可以做证的,不知道女侠说的什么”

  李小恩也不解的说“白露,你怕是认错人了吧,那鼎鼎大名的温少侠怎么可能在洛阳开酒馆,况且这容貌气质怎么看也不像修行之人。”

  苏白露不管不顾他人言语再说道

  “你被逐出师门第三天,楚家小姐携千金来司马家买少侠消息,可据说司马门主居然没有答应而且警告门人不得插手任何与你相关的消息,否则家法处置。楚小姐对少侠真是一片痴情说罢便松开了手

  老温头不做解释转身离去的时候,苏白露接着说道

  “不管你承认与否手腕处,太渊,太陵,神门三穴皆被剑气挑伤,再加上你走路姿态,我猜你就是七十二穴皆废的温少侠吧,不知道小女子是否推理有误”

  这时老温头突然转身对苏白露小声说到,声音低到只有苏李温三人听到。“你既然如此聪慧,为什么猜不到为何司马家不敢接这单生意,是钱不够吗?区区道温没有那么值钱吧,是因为司马家恐惧吧,你也是司马家的人吧,走吧,别给司马家惹祸,管好你身边小子的嘴要不然谁也救不了你们,江湖再大也无你二人容身之处”

  然后老温头继续去算账去。这天酒馆关门很早。夜晚将近,老温头在内间摆上了一副酒具一副茶具一盘棋,像是在等一个人的到来

  他不愿意于这人饮酒,自己品茶,等客人来饮酒。夜很冷,茶壶水换了又换,酒温了又温。正当他打算下楼睡觉时,房顶响了。

 

第三章 棋盘博弈,初拨云雾

  “你们这些人总是晚上偷偷摸摸爬别人屋顶,门没锁,自己进来吧。”

  房顶上动静全无,吱的一声门开了,却不见人。来人已经拿起来了酒杯。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来人自言自语。

  老温头眼神一怔:“哦?幻公公倒也是颇有心得。只是我与你难能饮上一杯,只能以茶代酒了,请!”

  幻公公笑道“三年了,还是没有对我改变看法吗?”

  老温头摇了摇头“我对你一直没有看法,甚至有些敬重你,一介阉宦能有如此气质,世人用禅于心,狂于形六字评你,怎能不令人感叹!”

  禅于心,狂于行。内心力量十分稳定强大。外在表现反而不会那样拘谨。“三年前你为何执意入我的局?温少侠恐怕不只是为了知道自己身世那么简单吧,忍受天下人诟骂,忍受身体之痛,眼睁睁看着师门割肉饲虎。”幻公公一边说一边咳

  话音让人难分雄雌真假。

  “幻公公不自诩国士无双吗?说自己革弊施新,清查奸诡,隆庆开关,东南海防。我辈不才也想走出江湖谋一世功名”

  “是不是一直有疑问,为何咱家会找上你。因为当年把你送上太乙山门的就是咱家的人,咱家这个局又岂是三年之短,你在太乙山的每一步我都看在眼里,你下山历练与何人交好咱家也清清楚楚,不是你入我的局,是你一开始就是咱家棋子,你入得入,不入也得入。”话语中幻公公就是把天下当棋盘,众生为棋子的执牛耳者。

  “你又为何得知道坤会假废我,真助我。”

  “棋子能有一个当然能有两个三个四个。。。”说着抿了一口酒。

  把棋子下在棋盘死穴

  “这盘棋你输了。”

  “未必,温某虽装残可心却机灵的很,”然后白子落下

  “平局,幻公公”

  “本事长进不少啊”令人听不出喜怒。

  “比之以前,功力如何?”

  “道坤七十二剑帮我打开了奇经八脉。加上公公给的丹药,三倍之前有余。”

  “好,楚家小妮子曾打探过你消息在江湖上,你怎么看?”

  “成大事者,不应在意儿女情长。我会跟她了断。不劳公公费心了。”

  “嗯!,不愧是我选中的人,司马家知道我和你关系,所以不敢泄露半分。百年江湖世家如此作为真是可笑,这江湖该清洗清洗了。暂时留着他们还有用。下个月初,孔雀山庄江湖大会,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嗯,不送”稻温有些细微的表情变化并没有被幻公公看到。

  吱声再响,幻公公人已经不见了。稻温此时怕了,不是怕幻公公来无影去无踪,可一人之力击溃武林豪杰的身手。而是这棋盘上的棋局步步杀机,完全在他一人掌握之中,连自己都平局都是他刻意为之。让一个人输不难,让一个人赢也不难,能让双方平局何止是难!

  他怕一个武功天下无敌之人,不用武力而用脑子,他怕他不知道太乙教内还有多少棋子是幻公公的,江湖上还有多少棋子是幻公公的。

  稻温今天有些累了。可是他睡不着。

  这盘棋,远不如那么简单

第四章江湖乱初起

  泰安镇子时

  “闻杳,洛帮的令牌准备好了吗?”

  一个女声轻喃“嗯”便没有了下文。夜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泰安玉帝观的门开了。“素闻玉帝观华阳真人乐善好施,在下前来向华阳真人借一样东西。”声音压的很低,但是却令人胆寒。连观内烛火都摇曳了起来。

  一个老人声音响起“小友夜访老道,所为何物,观内并无值钱之物。”明显华阳真人听出来了来者不善,暗中把香台后的剑摸了出来。

  “借华阳真人项上头颅一用”剑光一闪,月光暗淡,血已飘零;一抖手腕,剑花灿烂;眼神一寒,剑已贯穿华阳真人喉咙。..剑锋一转一个头颅滚在了地上,留下了赫赫血迹。然后男子将一个写着洛的令牌丢在了屋子不显眼的地方。

  “公子,他是公子仇人吗?”

  “不是”

  “他是坏人吗?。”

  “不是”

  “那公子为何要杀他?”闻杳赶忙追紧稻温的脚步。

  稻温转过头看了看闻杳“你信我吗?闻杳。”

  “闻杳信,公子不让我在酒楼出现,还不让闻杳乱说乱问,闻杳害怕”闻杳低下头等着稻温责罚。

  稻温摸了摸闻杳的头“如果闻杳反感我晚上做的事情,下次闻杳不要跟来了。”

  “闻杳不是害怕只是,闻杳担心公子。还有就是闻杳不想做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木头人”说完就扎进了稻温怀里。稻温知道自己不该让闻杳承受那么多,因为他清晰感受到自己胸膛处有些湿润,闻杳抓自己衣襟的,这让稻温的心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有痛也有。。。

  “下次还带闻杳,好不好?”

  “嗯,闻杳听你的,闻杳可以帮公子的”哭腔中略带一丝喜悦。只是这夜色还是黑的深邃。稻温也不知道这一夜他平添了多少杀戮。闻杳也只是在后面默默跟着。

  与此同时紫禁城内一处别院里有一个不阴不阳的声音咳的厉害一边还在嘀咕到“外面来个姓张的小子,看来我要点,咳,咳,咳”。。。

 

第五章风动孔雀山庄

   成都,又名蓉城,锦城。曾是古蜀国旧都,乃是江湖上除洛阳以外最大的城市。城内各方势力盘踞,唐门势力虽不如前,但在城中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十月已过。成都依然鸟语花香。孔雀山庄面朝西岭雪山,竹林环绕颇有“隔牖风惊竹,开门雪满山”姿态。今日孔雀山庄热闹非凡因为天刀门门主义子楚关要迎娶孔雀山庄庄主之女秋小霜。同时武林正道要商议近一个月来无数江湖高手被暗害一事。所有的线索都指向洛阳洛帮。但是洛帮这种不入流门派怎么可能击杀如此多高手,其中更有成名多年的华阳真人。据现场来看,华阳真人应该是被一击而杀。就连七煞门,六扇门都有人来庄内协商。因为这个人没有任何杀人规律,不论正邪,不看男女老少。。。如果让这样一个人成长起来,对正邪两道都是一个浩劫!

  “不过这名杀手手里有一个活口。”孔雀山庄议事厅内六扇门主墨白说道。

  “此事虽然是江湖之事,但是多起命案并发,六扇门也有权调查,于是在洛阳开始调查。果然夜里见一酒楼内看见人影闪烁。我破门而入,但是未见凶手只留下了一男子倒在血泊中,但是有几处疑点,这个人只是普通百姓,我等认为凶手是寻仇于江湖之人。第二就是此人不会武功却可以躲过杀手袭击。有多处伤口,却不致命,第三就是仵作查验前几起案件,死者创口像被快刀一击砍断,但是我在洛阳救下来的人却说是那人持剑。”

  墨白徐徐道来自己所知道的情况。孔雀山庄秋超凡庄主问到“被救之人可否带来?让我等询问几句。”

  “来人,将温先生抬上来”

  左边楚嫣然听见温字是心头一震,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果然那个人被抬上来时,她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不就是她昼思夜想,三年来渺无音讯的温哥哥吗?如今却憔悴成这样!她怎能控制的住,马上冲向前去但是被楚关拉住了。“先等诸位前辈问完事情再去看”话语里似乎在埋怨楚嫣然不懂事。楚嫣然想挣脱却逃不掉,就像她逃不掉天下第一刀客女儿的头衔一样。众人听见她喊温哥哥时突然都意识到了眼前这个憔悴枯槁,皱纹像山里的核桃的男子竟然是三年前的道温。只有墨白不解众人的震惊问道“秋庄主,在下想问为何如此?此人到底是谁!”

  秋超凡摸了摸胡须点头道:“一切就可以说通了,那个人是想引乱江湖啊,不是他不杀温小友,而是他在假借太乙山清虚真人之手啊”

  墨白有些更糊涂了“还请秋庄主明示”

  “三年前铁仞一事,墨老弟一定有所耳闻,但是六扇门只知道那个人被太乙逐出师门了,却不知道清虚真人同样说了谁再敢去叨扰温小友,必然让化玄十一重现世间。”

  墨白握紧拳头连关节都有些泛白“温兄弟,那个人一定与你说了许多吧,你为何不一五一十告诉本捕头”语气里带着生气但是不敢发作。“还请温兄当着天下英雄说出来真相。”

  “咳,咳,不告诉墨兄并非在下本愿,因为在下是弃徒。不想连累师尊,不,应该是清虚真人。不想有人因我而死,我犯下的杀孽已经够。。多了”稻温有些颤抖的闭上了眼睛

  “凶手是一个刀客但是他的武器确是剑。虽然他再三掩饰,我却能端详一二,剑客出剑只用剑锋一往无前,此人用剑却喜劈砍,还有他说是为了绿水山庄寻仇。伤我时是想逼清虚真人下山为绿水山庄主持公道。”

  “不好了,不好了,庄主,小姐不见了”

  楚关一愣心想自己做为义子就是为了提升自己门派地位才和孔雀山庄联姻的,这节骨眼千万不要出什么乱子,要不然自己在门派内就丢人丢大了。心越想越烦,就想去踢稻温一边还谩骂着“都是你这丧门星”楚嫣然想去劝说反被一脚踢走“你是门主的亲生女儿,你当然不知道,我这个被捡来的孤儿想前进一步付出多大努力,小时候我想着只要我努力优秀,门主就会把你许配给我,所以我从小就处处呵护你,可你却因为这个小子三番五次拒绝我的表白,逼得我不得不找这样一个门派来壮大自己,没想到大婚之人都能遇见这个丧门星来搅局,正好,今日我来杀了你,洗清你屡次辱我的罪孽”说完便拔刀去取稻温项上人头,楚嫣然发懵自己儿时最好的哥哥今日怎么会变成了这幅模样,面目狰狞,眼神通红。她想去阻拦,可是那一脚已经让她动弹不得,只能迷迷糊糊的去喊“温哥哥,快走,快走”众人想阻拦却被楚关一刀劝退,玄天仞决在他手里发挥到了极致,正当楚关想结果稻温之时,被一剑正中刀刃上。

  一个玩世不恭的声音出现了:“早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敢杀道温?今日你道极爷爷就来会一会你看剑。”

  道极是太乙教派来参加这次大会的人,结果觉着无聊便半路去了酒楼喝了点剑南春,回来正好撞见这一幕。道极虽有些微醉,但是用起剑来毫不含糊

  稻温看了看这个以前在太乙山最好的朋友,有些失笑。“道极你若赢了,我给你三瓶珍藏极品的绿蚁”

  道极愣了愣“对付他还能输?你就等着送酒吧”

  楚关感觉受到了莫大侮辱,牙一咬紧开始施展某种秘术,身体上冒着血光。“去死吧道极,今天来这里的一个都别想活着回去。”

  稻温像是预料到了一样楚关修炼了魔功,就连刚刚都讥讽也好像是他算准了楚关的脾气与逆鳞。

  众人见楚关施展魔功便不在有估计“逆贼楚关勾结魔教,吾等一同斩杀,相信楚门主不会埋怨我等”

  众人开始反扑,奈何楚关魔功加持,许多人上去便被他斩杀。

  道极突然梯云纵跳起,玩味的笑道“这也叫魔功?”

  “御字决,缠字决,随之决。七截剑阵起”道极以一人之力化作真武剑阵连刺了楚关七剑。

  楚关不敢置信,眼角有些模糊

  他在想为什么同龄人里最努力的他连一个玩世不恭的道极都杀不了,他突然好累。想躺下休息一会。。。。

  楚关被七剑击中后,众人也对着楚关反击,战斗消散后

  楚关依然以一己之力反杀了几人,最终倒在了血泊中.。

  此时道极已经背着稻温走下了山,

  “道温,我们回家。回太乙山”

 

第六章再回太乙,一步一叩

  “小温子,这三年来你都干什么去了,一点信也不传回来。”

  “开了家酒馆卖酒为生,闲来自己喝两口。”稻温苦笑“哪有你快活仗剑天涯,江湖载酒。”

  “别提了,你走后我哪里在太乙山喝过酒啊,道坤那鼻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有一点酒味,隔十里都能,不对方圆百里都能闻出来。”

  “对了,道极,我走后,道坤有什么异常吗?”

  “啊?他能有什么异常除了天天罚别人赶猪扫地还能干什么。唉你问他干什么!你居然不关心师兄我。”道极有些不解稻温为何突然问起来了道坤。

  稻温讪笑道赶忙叉开话题“你觉着这太乙山我还能回去吗?江湖能让我回去吗?”

  道极怔了怔毕竟这个事情才过去三年。他此刻有些犹豫不决。

  “小温子,我知道你不想回去害怕连累师傅,师傅把你赶出来,可是你毕竟还是他弟子。”

  “我会回去的,但不是现在。稻温想挣脱开。”

  突然感觉一脖子一痛就昏了过去。稻温嘴角微扬仿佛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三年的时间已经让他开始精于算计周围的每一个人了除了闻杳,因为他不想这个女孩卷入任何纷争,他也不允许别人把他拉入纷争。不过同时暗骂这道极虎头虎脑下手没有轻重,打晕人也用起来了套路。。。。

  太乙教坐落于太乙山,是当今天下皆知的四大门派之一。其教以真武大帝为尊,门内弟子行侠仗义,敢做敢为。山下有桃林一片,四季不败。常有文人雅士喝茶赋文。司马家主春秋每三年二月便在此评尽天下医卜星象,天文地理,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三教九流,诸子百家,五行八卦,奇门遁甲,风水玄学,算命卜卦,酿酒煮茶,文学种花,奇闻怪谈。

  山门前有一池名为解剑,凡入山门者皆解兵于此,哪怕是天下第一刀客的刀也要放在这里不可入内。

  稻温模糊中隐约听到了陌生而熟悉的《道德经》在被门内弟子诵读,

  三年了,他又回家了,只是却以这种方式。。。。他想合上眼聆听这纷乱前最后的安宁。

  一个中年男子声音响起“起来吧,跟我去见见师傅”

  稻温说道“道坤,你为何?。。”他想说出来却没有说出来后面的话语,因为有些话说出来他们就连一点点余地都没有了。

  “我不是幻公公的人,还有师傅已经见过你了,看出来你没有被废的事情了,以他老人家的聪慧,你知道就好。”

  道坤也不愿多说。“还有我不后悔,做为一个出世之人我本应远离纷争。我不齿幻公公为人,但是这个天下需要他。你自己好自为之吧。起身吧,师傅在药园。”

  稻温起身下床感觉步伐轻盈许多,他怔了怔眼神有些泛红。他感受到了体内经脉中温润如玉,三年来并不是假装腿和手不好,而是身体被废,就算道坤控制的再好,总会有一点失误,加上失血过多。

  寒气入侵,加上强行服用丹药,他的体内早已岌岌可危了,但是他此时却感觉自己体内经脉真气正在自己游走滋润。他想跪这太乙山。

  前贤有云:君子温润如玉。

  太乙教先贤创墨玉功,不重形只重意,以天地浩然正气淬炼身体。可是自己体内如此浩然之气根本就是师傅老人家一生所养全部输给了自己啊,且不论师傅授业之恩,三年前袒护之情。这份给予,他哪里还得清啊。他潸然泪下。两个膝盖重重跪下,一步一叩首,一步一叩首,跪到了药园。

  “孽徒来晚了。师傅进来可好。”

  清虚点头示意他起身。“孩子,在外面受苦了,其实三年前我就猜到了你有事瞒着我。你一步步走来我是看着你长大,怎么能不懂你啊。”

  “师傅这墨玉还请师傅收回,徒儿担不起。”

  “师傅给你的,你就无需多言,现在不是我们叙旧的时候,太乙内人多眼杂,我只能喊你来此。可否告知。。”清虚没有说完想问什么。稻温就打断了话语“不可,请师傅不要难为弟子”并重重的叩了一头。

  “嘭”额头重重砸在了地上

  “唉,我就知道你不会说,徒弟里天赋最高的自然是道极那孩子,最稳重的是道坤,能继承我衣钵的是道玄,可为师却看重你的执拗。敢作敢为。这不是道家该有的样子,是为师这辈子缺少的东西啊,23年轻的正邪之战,师傅不敢作为封门不出。”

  清虚摇了摇头,一脸失落。

  苦笑道“就因为当时师傅不出世,导致江湖如此之局面,江湖之人不敢乱语,但是心里皆明。”

  “师傅,你。。你这是?”

  稻温不解为何清虚突然

  忆起往事。不知道从何劝说。

  “自那以后,我便开始后悔正道没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孩子我切问你,你做的事于正道是否有益?”

  清虚严厉了几分

  稻温答:“益与不益交由后来人评判,交由天下人评判。”

  太乙是日有一男子一步一叩首,下山而去。共计一万五千九百六十叩。

 

第七章当年之事,棋盘变数

  温兄,好棋啊。”幽州六扇门偏房内,稻温在与墨白对弈。人事三杯酒,流年一局棋、稻温喜欢下棋就如同他喜欢喝酒一样。喝酒是因为他认为他的道需要酒,就像宋代苏大学士入则儒,出则道,百般无奈求佛缘。稻温在江湖上寻求自己的道时喜欢以棋看人,陪以小酒一杯,下完棋,稻温也就知道对面人的棋品与酒品,从而可见其人品如何。“不知墨兄说的是今日之棋,还是孔雀山庄一事。”墨白被这一问,问的举棋不定只能讪笑。稻温抿了一口酒说道“你我皆是他幻公公棋盘上的一枚棋子,何谈下棋一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只是我有一事不明。堂堂六扇门神捕也会如此。”“既然都是棋子,又何必管如何进的棋局那,三个月来江湖纷争不断皆因温兄一己之力。这盘棋还有些地方没有看明白,请温兄指点一二。你与我在孔雀山庄众人面前演戏,你怎知那秋小霜会一步步去解开自己身世之谜,去逼着秋庄主说出来秘密,甚至算计到这场纷乱?甚至连楚关修炼魔功都有预料到。还有。。。”稻温打断了他的继续盘问。稻温:“楚关我早有耳闻,此人性格急烈,刚愎自用。曾有人在背地里骂他一句无父无母,揣测楚关是妓女之子,楚关就将此人一家老少皆杀。此人爱好面子,及其自卑,激怒他还有比他大婚之日,新娘子出逃更好的办法吗?”稻温将自己手中黑子放入墨白的包围圈里面。“必死之局。”稻温继续说道“当年绿水山庄串通魔教,正道之人想斩草除根却碍于门面不愿动手,秋庄主于是就担任了一个侩子手的身份。既不会有污正道之名,又给魔教一个真正打击。可惜秋庄主不够狠辣将绿水山庄庄主遗女救了下来,对外宣称是自己女儿。”“这等江湖隐事,温兄从何得知?”“这个世上还有司马春秋不知道的事情吗?”稻温反问道“孔雀翎?”墨白有些难以置信。“这个就是我说的棋盘里的变数。我让人假冒绿水山庄的人,把的身世告诉了秋小霜。并且添油加醋对她说秋超凡把她样那么大就是为了把她嫁给有势力的人从而壮大孔雀山庄。她听了之后自然方寸大乱,我便让那人给她说用孔雀山庄镇派之宝,暗器排行榜第一名孔雀翎来为绿水山庄报仇,原本计划霜=是杀了秋超凡,引发仇恨。没想到孔雀翎居然是假的,孔雀翎早已失传。所剩的几个样品也被秋超凡用在了绿水山庄上。自此孔雀翎一跃成为了暗器榜单之首。可没想到司马家那个老家伙也有仁义之心,为了怕秋超凡被报复,每隔三年五年来一个暗器评。每一次孔雀翎的威名便在江湖人心中加剧一分,直到吓到不敢寻仇于孔雀山庄。”墨白听的咬牙切齿“回头。“回头我一定禀告幻公公”“不必了,这些事只能是我们知道他干的,我们却没有任何证据,只是捕风捉影罢了,况且司马家一直是价高者得,以后还是需要他们的。下棋就是变数太大啊,谁会知道秋小霜拿起孔雀翎没有按下开关。居然心软了。”墨白赶忙补充道:“不过最后天下人还是知道了孔雀翎是假的,效果还是达到来”稻温点了点头。。。。。。。。。。。。。。。。。孔雀山庄大会之后江湖纷乱起,天刀门被频频上门挑衅,都说死去的楚关就是几个月前杀华阳的以及杀害多名江湖人的凶手,。更有甚者一些二流门派去孔雀山庄滋事。其背后却有别的门派的影子。也有些帮派假借自己门派之人被杀为借口去扩大地盘势力。这一片天地乱了起来。了。”墨白赶忙补充道:“不过最后天下人还是知道了孔雀翎是假的,效果还是达到来”稻温点了点头。。。。。。。。。。。。。。。。。孔雀山庄大会之后江湖纷乱起,天刀门被频频上门挑衅,都说死去的楚关就是几个月前杀华阳的以及杀害多名江湖人的凶手,。更有甚者一些二流门派去孔雀山庄滋事。其背后却有别的门派的影子。也有些帮派假借自己门派之人被杀为借口去扩大地盘势力。

  这一片天地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