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烟雨江湖(前传)

来自烟雨江湖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无法分组
这位菜先森
今天也抽不到呢
远古的蚕豆
| 386319948 于1月前修改了此页面。

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对于页面内容有问题或意见,可以在WIKI建议反馈区或页面下方评论区进行反馈。
本文由 白露为霜 原创。未经许可,请勿擅自修改,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带链接。

烟雨江湖(前传) 第一章  词曰:   月溅星河,玉剑出锋芒。

  江湖远,碧空长,路茫茫。

  烟雨江湖,多感情怀,无限思量。

  燕子过堂,千里婵娟,陌上新桑。

  无际红尘,归期不可望。

   ---苏白露   南阳渡口   一人披头散发,白衣如雪

  一人一袭青衫,腰佩玉剑

  白衣人道:“徐兄,此去昆仑山高水长,不知何日再能相见。”

  青衣人道:“我辈生于天地,自当维护道义,今魔教猖獗,胆敢犯武神殿,欲一统江湖,我德居武林盟主,当提三尺剑,匡大义于世。”

  青衣人叹息一声,又道:“贺兄弟,男儿生于世,应轰轰烈烈闯他一番事业,奈何为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兄弟你天性洒脱不羁,倒让为兄好生羡慕,我有一子,取名徐清,今后就交由你扶养,为兄这便去了。”

  白衣人斟酒一杯,递给青衣人道:“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去昆仑诛妖邪。徐兄且饮此杯,来日徐兄得胜归来,我再与君把酒言欢!”

  青衣人接杯一饮而尽:“贺兄弟,保重”

  白衣人躬身一礼:“徐兄珍重”

  有诗赞:

  青衣渡江赴昆仑

  诛魔除邪靖乾坤

  一杯饮罢从兹去

  江湖事来江湖论      两岸青山如黛,隐隐飞桥隔野烟,江中一叶扁舟轻帆卷,舟中青衣人负手傲立船头,就像腰间玉剑,不出鞘则天下安,一出鞘而苍生惧!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青衣人突然放声歌唱。

  歌罢解下腰中剑,轻抚剑鞘道:“剑兄,你随我纵横江湖十余载,立战功无数,可曾惧过?今日江城春已半,未解明日残垣睹黄花,此役夫敢申恨,恐凶多吉少,吾谁与归,不忍剑兄遭此劫难,唯抛之江中。”言毕扬手,剑沉江底。

  船夫忽然道:“敢问公子,剑沉江水,夫以何为战?”

  青衣人依旧迎风独立,仿佛恒古如此,虽无剑,胜似剑!

  “我徐镜重胸中自有一腔浩然气,正天地所不正,判黑白所不判,犯人鬼所不犯,破日月所不破。”

  船夫闻言愕然道:“公子之胸怀果然不负玉剑君子徐镜重之名。后生可畏,后生可敬!”

  “哈哈哈…”徐镜重朗声大笑:“莫非前辈乃江湖四夫之一的东来西往客?”

  船夫嗤然一笑:“江湖四夫?虚名而已,我与樵兄,渔兄,更兄几时放在心上。”

  徐镜重行晚辈礼:“久闻江湖四夫之名,无缘一睹尊容,今日得见,实乃幸事!”

  船夫却不答话,自顾江水吟唱:“城上风光莺语乱。城下烟波春拍岸。绿杨芳草几时休,泪眼愁肠先已断。”

  徐镜重抚掌为和,一曲歌了,船夫才道:“当年渔兄青山剑亦沉剑于江,他道:今后我等兄弟四人退隐江湖,青山归江水,江水绕青山,青山剑不复,江水永不竭。方才观公子抛剑,想起旧事,不胜感叹!”

  正是:

  睹物思情当年事

  东来西往船夫言

  江湖是非恩休怨

  玉剑君子相与谈

     第二章

徐镜重洒脱一笑:“平生知己难求,前辈四人结伴同行,长刀所向,踏马天涯,空中有鸟飞过,却未曾留痕,此生来过足矣,何须念旧?”

  船夫悠然长叹:“非也,我所叹者,并非往事,乃是江湖,若老夫再年少二十载,定随君血战昆仑,我等四人退隐江湖后便不再舞刀弄枪,故丢甲弃剑。二十载不曾习武,早荒废了一身功夫。”   徐镜重默然无语,躬身一揖:“前辈不忘江湖大义,可敬之,受晚辈一拜。”

  船夫挥手:“罢了罢了,渔,樵,更三位兄长在对岸渡口等着呢,莫要让他们久候。”

  双王镇渡口

  一座凉亭,亭中三人,苍颜白发。两人对弈,一人赏花。

  一叶小舟乘风踏浪而来,徐镜重遥望棋子未收,落花依旧。

  “靠岸喽~”船夫一声吆喝,三人才回过神来。

  三人细观徐镜重:

  头顶白玉簪,一袭青羽衫,

  衣襟绣飞鹤,袖口虎蛇盘。

  目光如星灿,剑眉似月弯,

  江湖玉君子,出尘不染莲。

  不禁暗叹:“玉剑公子,名不虚传!”

  徐镜重抱拳行礼:“晚辈徐镜重拜见三位前辈,久闻江湖四夫之名,南阳渔夫,船夫,樵夫和洛阳更夫”

  三人挥手:“我们早退隐江湖了,前辈二字莫要再提。江湖后辈不弃,给取了子牙垂钓翁,东来西往客,南山砍柴叟,江湖守夜人的绰号。”

  船夫道:“江湖事,江湖毕,我们四人早不参与武林纷争,但此战后江湖格局必定有所改变,请徐小哥来此,是商议一下,日后如何?”

  徐镜重从怀中取出一块令牌道:“这是盟主敕令,由墨家六十四代巨子墨贤云打造,墨兄是我好友,听闻墨家有鲁班锁,天下无人能解,请四位前辈将此敕令交于贤云兄保管,万万不可落入魔教之手,待日后有江湖后辈德行四海,可由四位前辈前去取之再立盟主!”

  四夫恭身一拜:“徐小哥心怀大义,我等瑾遵号令!”然后接过敕令。

  入手微重,似金非金,似玉非玉,刻有祥云火焰纹,正中有一敕字,背面两行字迹:平人间不平,德居四海;斩世间妖邪,仗义天下。

  更夫道:“如此一来,我们便安心了。任重道远,徐小哥启程吧,我们也该回去了。”

  言毕登上小船,船夫一声吆喝:“归去呦~”

  徐镜重见小船渐行渐远渐无影,更行更远更无踪,不禁脱口而出:“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第三章

昆仑山巅

  鲜血与白雪交映,分不清是白中红还是红中白!兵器与尸体残骸遍地,几只雪鹰正在啄食。

  此战,魔教覆灭,武林正道元气大伤,撰写江湖历史的司马世家在书中载:泰丰十四年,魔教得取武神殿钥匙,即四枚玉玦,欲一统江湖,时任武林盟主徐镜重青衣渡江,率泰山,华山,衡山,恒山,峨眉,天刀,泠月,全真各大门派与听雪楼,林家堡,孔雀山庄,南宫世家等江湖势力于昆仑山剿灭魔教后不知所踪,盟主敕令与四枚玉玦亦遗失不见。

  姑苏桃花坞

  “南宫玉宸,你我父子一场,果真要行这叛逆之举吗?”此人正是南宫世家当代家主南宫昊天。

  “父亲,我是你的长子,武功不在你之下,凭什么不把家主之位和夜宴枪传给我?”

  “呸,武功盖世又任何?你心术不正,我没有你这样的逆子!”

  “哈哈哈,心术不正?今日我就不正给你看看!”

  “你的武功是我教的,你以为能胜得了我?”

  “我固然胜不了父亲,可是以多胜少呢?”

  只见南宫玉宸一挥手,竟然从身后出来十数人,皆气息内敛,目带杀意!

  南宫昊天定睛观瞧为首之人,倏然一惊,竟连全身都颤抖起来,不知是惧怕还是气急败坏。

  那人见状,玩味一笑:“南宫家主好记性,这么快就认出我西门不休了!”

  “魔教左护法西门不休,你不是死了吗?”

  “哼!我才不是沈炼那种蠢货,正魔之战死得不过是我的替身罢了。”

  “哈哈哈,原来如此。”南宫昊天忽然对视南宫玉宸道“你入魔了,浪子回头金不换,你若诛杀西门不休,我可以既往不咎,把家主之位和夜宴枪给你。”

  南宫玉宸冷笑:“刚才的傲气哪去了?杀了你,我一样得到夜宴枪做家主!南宫傲这个杂种还不配继承南宫世家五百年的传承。”

  南宫昊天沉默不语,良久一声叹息:“那是我欠南宫傲的,只怪当年我酒后乱性,情不自已。”突然南宫昊天脸色严肃:“但是我不后悔,南宫傲这孩子自幼聪明伶俐,武学天赋也不差,又难得有侠义之心。”

  “啰啰嗦嗦讲完了没?我可等不急了。”西门不休阴阳怪气的说。

  “唉~看来我南宫世家今日要从江湖除名了,可惜了八百里太湖水,三十里桃花坞,五百年传承,七十条性命,来拔刀吧,让我看看你这逆子的功夫有多少长进。”

  翌日

  江湖第一世家南宫氏惨遭灭族,传闻南宫昊天长子南宫玉宸由于不满夜宴枪与家主之位传与南宫昊天的私生子南宫傲,而勾结魔教余孽屠灭南宫世家上下七十条人命。

  此事一出,传遍江湖,另有传闻南宫昊天次子南宫熠星,带南宫傲,南宫仙羽逃出,幸存于世。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正是:

  昆仑之战尘埃定

  狂风又吹江湖浪

  父子相残交刀兵

  武林是非怨不停

   第四章

落霞天刀门

  顶天殿上一片死寂

  许久,只见正中主位上一名女子开口道:“消息准确吗?”

  “千真万确,南宫玉宸勾结魔教余孽屠南宫世家七十条人命,目前正在追杀南宫熠星、南宫傲与南宫仙羽。”

  “哼,好大的胆子,自南宫世家南宫伯来我天刀门切磋,不打不相识,后结莫逆之交,我天刀与南宫世代交好,犯南宫世家者即是犯我天刀。”

  此女正是天刀门第四代掌门--楚依依,也是天刀门建立以来唯一一位女掌门,号称“碧刃夫人”与泠月掌门卓含香,峨眉掌教顾思祈并称江湖三女杰。

  楚依依柳眉倒竖,不怒自威:“传本座天刀令:一,凡天刀外门弟子若有发现南宫玉宸下落者,即升内门弟子,内门弟子发现南宫玉宸下落者,即为本座亲传弟子,如有诛杀南宫玉宸者,升天刀长老;

  二,全力寻找南宫熠星,南宫傲与南宫仙羽的下落,务必救下,哼,魔教?自去年昆仑一战,魔教已经覆灭,一群丧家之犬罢了!本座倒要看看他们还能蹦哒几天!”

  忘忧村

  贺家庄一名白衣人正在饮茶,忽然有下人来报。

  “庄主,有一人自称李如梦,要见庄主。”

  “蜀中大侠李如梦?快请,快请!”

  不多时只见一人身穿赤绸锦袍,朗目剑眉,神采不凡。

  “久闻前辈绝尘剑客之名,去年昆仑一战,曾单挑魔教教主,激战三天三夜,最后一剑斩杀沈炼,当真举世无双!”

  李如梦一笑置之:“为武林正道除害,替天行道是我辈职责,何况也不是我一人之功,徐盟主身先士卒,武林同道浴血奋战,才得以剿灭魔教,只可惜魔教左护法西门不休假死,如今又来兴风作浪。”

  “那么请问徐兄他如何了?此战后再无消息,好让我十分挂念。”

  “贺庄主莫急,我正为此事而来,昆仑一役,徐盟主对战魔教教主沈炼,不知为何不用佩剑而使一把铁剑,铁剑被沈炼打断,眼见不敌,幸好我及时赶到,方救下盟主。”

  “那么徐兄现在何处?为何不来见我?”

  “魔教右护法林无常趁人之危,偷袭徐盟主,盟主如今身负重伤,故托我来此转告庄主。”

  贺毓秀闻言急道:“徐兄伤势如何?”

  “贺庄主莫急,我已命人送徐盟主前往药王谷疗伤,以药王孙祝由的医术,定可妙手回春。”    第五章 峨眉山

  “哼!七煞门真当我峨眉好欺负不成?”

  “哈哈哈,欺负你又如何?”

  “贼子尔敢?难道不怕我手中的倚天剑吗?咳咳咳…”峨眉掌门顾思祈话未讲完,便咳出一滩乌黑的瘀血。

  “传闻正魔之战峨眉掌门顾思祈身受重伤至今未愈,果真不假。”

  “你以为凭你们几个跳梁小丑就能灭我峨眉?何况我手中倚天剑也不是吃素的!”

  “哈哈哈,你以为我七煞门还是以前的七煞门么?大错特错,今非昔比,正魔之战后魔教残余已加入我七煞门,至于倚天剑嘛…嘿嘿嘿,不知倚天剑和夜宴枪相比,孰弱孰强!”

  “什么!夜宴枪!江湖传闻南宫玉宸勾结魔教余孽屠杀南宫世家夺夜宴枪后加入魔教,而今魔教又加入七煞?”

  “没错,如今魔教左护法西门不休正是我七煞门青木堂堂主!”

  “哼,那又如何?若夜宴枪在此,我还真畏惧三分,夜宴枪不在此处,诛杀尔等,足够了!”

  “哦?是吗?”忽然一人从顾思祈身后冲出!

  正是南宫玉宸手持夜宴枪从后偷袭顾思祈!

  顾思祈大惊,急转回身用倚天剑格挡。

  一个全力一击必杀,一个措手不及招架!

  “锵啷-咔嚓”只见倚天剑折断,夜宴枪刺中顾思祈的身体,血流不止。

  “倚天剑,不过如此。”

  一切不过瞬息之间,峨眉弟子回过神来只见掌门已倒地不起,生死未卜。

  峨眉弟子大怒,群起而攻南宫玉宸,七煞门弟子亦一拥而上,双方激战起来。

  峨眉大弟子招招狠厉,直取南宫玉宸要害,南宫玉宸举枪招架。

  只数个回合,忽然南宫玉宸看准峨眉大弟子一个破绽,转守为攻,直刺峨眉大弟子左肋。

  峨眉大弟子慌了心神,招架不住,被击倒在地气喘吁吁的说:“泠月宫与我峨眉同出一脉,想必泠月救兵快到了,我峨眉虽灭,你们也休想活着走出峨眉山!”

  南宫玉宸冷笑一声:“哈哈哈…早知道峨眉泠月同气连枝,所以门主早在成都郊外埋下伏兵,恐怕此时泠月救兵被杀得七零八落了吧!”

  成都郊外

  泠月大弟子周清澜亲自带领泠月弟子前往峨眉救援。

  倏然一支毒箭直射向周清澜。

  “不好!有埋伏!”

  周清澜侧身躲过毒箭。

  “竟然被躲过去了,不过你以为能走出这片树林嘛?”

  蓦然从树上跳下百十个七煞门弟子,把泠月救兵包围起来。


第六章 成都郊外

  泠月救兵与七煞门弟子激战一团。

  只见泠月大弟子周清澜使出一招试刃浣纱,刺向七煞门首领的左胸口。

  那七煞门首领毫不畏惧,举刀招架,然后又一刀反击。

  二人连拆七十招有余,七煞门首领道:“好功夫,你这小姑娘能和我张雷云平分秋色,想必是泠月的掌门弟子周清澜吧?”

  周清澜却不回答,又使出一招泛舟采莲,竟一剑砍向张雷云的右腿。

  张雷云原地跳起,借势一刀力劈华山,竟砍向周清澜的脑袋,周清澜收回剑势,侧身躲过,随后回击一招竹枝月影,又接着一招追云赶月。

  “当啷-嗤”

  周清澜连刺两剑,张雷云躲过第一剑,却不曾躲过第二剑,竟然被划破衣服。

  张雷云死里逃生,大吼一声:“看来是我低估了你,幸亏我贴身穿了内甲。”

  张雷云被划破衣服,愈加凶悍,杀意弥天,估计是不敢托大,竟然招招狠毒,刀刀致命。

  双方两人又打得难解难分,周清澜凭借身体轻盈,处处避其锋芒,以柔克刚,寻找破绽,只待反击。

  “啊!”忽然一声惨叫,周清澜回头看去,原来是赵南菁被七煞门弟子一刀砍中右胳膊。

  周清澜急忙摆脱张雷云去救赵南菁,张雷云紧追不舍,一不留神,竟被一刀砍到后背。

  “啧啧啧,半路袭杀就是七煞门的作风吗?还欺负小姑娘,好不要脸!”忽然一道清朗的声音传来。然后只见一名身穿玄霜乌缕衫,头戴筱冥侠士巾的青年漫步走来。

  “什么人?敢管我七煞门的事!”

  “哼!你还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找死不成?”张雷云言毕提刀劈向乌衫青年。

  乌衫青年竟然从背后抽出一把乌漆麻黑的剑挡住了张雷云!

  对!就是乌漆麻黑!像墨一样黑,完全遮掩了金属的光泽,身穿乌衫,身背墨剑!

  “你…你是江湖三公子之一的无情公子姜别离!”

  “呵!有点眼力嘛!”

  听闻此人正是江湖三公子之一的姜别离,张雷云忽然大叫“撤退!”

  只见七煞门弟子受轻伤者和没受伤的呼啦啦全都撤走了,受伤颇重的,都举刀自杀!

  七煞弟子,恐怖如斯!

  “咳咳咳…,泠月周清澜多谢姜公子!”

  “周女侠有伤在身,莫要多礼。”

  “敢问姜公子为何到此?”

  “我要去孔雀山庄拜访秋兄路过此地,听闻打斗声,故此查看,竟看到七煞袭杀泠月,所以方才出手相助。”

  “原来姜公子是要去孔雀山庄”

  “正是如此!”

  “小女子有一不情之请,请公子答应。”周清澜声音有点低了下去。

  “何事?” “公子去孔雀山庄,我们去峨眉,正好顺路,不妨同行?”

  姜别离看了看泠月众人,一个个多多少少都受了些伤,便点头答应:“如此也好,一起同行,有我姜别离在,看有谁敢再袭杀泠月!”

  周清澜喜出望外:“多谢公子!”

  姜别离却道:“难道你不怕…”

  周清澜说:“江湖三公子中,无情公子姜别离,冷如冰,寒如雪,从不会对姑娘动心,为何要怕?”

  姜别离一愣,竟然笑了。

  突然发现周清澜直勾勾盯着自己,下意识的摸摸脸颊:“周女侠为何紧盯姜某?”

  周清澜回过神来,脸颊一红,低头答道:“无情公子的微笑可不多见,小女子自当要多看一眼。何况…何况公子…公子对我有救命之恩。”      第七章 峨眉山

  周清澜带领泠月弟子赶到时,目之所及,尽皆断壁残垣,死尸一片,残骸满地。

  周清澜立马下令查看是否有人还活着,不多时赵月芙道峨眉掌门一息尚存。

  周清澜急忙运功为峨眉掌门顾思祈输送内力。

  “咳咳咳…”峨眉掌门终于悠然醒转,见到眼前此景,悲愤交加。

  周清澜道:“泠月弟子奉命前来救援,半路遭七煞门袭杀,幸得无情公子姜别离所救,但还是来迟了…”

  顾思祈奄奄一息道:“可怜我峨眉四百年传承,一百七十二人命丧黄泉,此仇不共戴天!”

  顾思祈喘息良久:“幸亏我内功深厚,得以苟活,但是我又有何颜面去见峨眉历代掌门祖师!而且倚天剑断,峨眉…峨眉已经完了…”

  周清澜道:“峨眉泠月同气连枝,我势必剿灭七煞,前辈暂且安心养伤。”

  顾思祈艰难摇摇头:“峨眉已灭,我养好了伤又有何用?你且附耳过来,我把峨眉功法传授给你。”

  周清澜一惊:“前辈不可,我泠月可请药王谷孙祝由来为前辈治伤,峨眉定有光复之日。”

  顾思祈叹道:“我被一枪贯中心脏,强行运功护住心脉,如今内力枯竭,想必大限将至,听天由命了,峨眉泠月一脉同源,峨眉功法传授给你,也算对历代掌门祖师有个交代了。莫要推辞了。”

  周清澜道:“如此我也不矫情了,峨眉的血海深仇,我必定要让七煞门十倍百倍偿还,另外还要重铸倚天剑!”

  顾思祈欣慰道:“好好好,你附耳过来,我传授你峨眉功法。”

  周清澜弯腰附身侧耳,顾思祈在周清澜耳边密语,谁知话未讲完,顾思祈忽然一阵咳嗽,然后竟闭上双眼。

  周清澜轻喊一声:“前辈?前辈?”

  见峨眉掌门没了动静,探了下鼻息,竟然没了呼吸。

  周清澜不由得哭泣起来,泠月弟子见此景也悲痛不已 。

  司马世家在书中载:泰丰十五年,南宫玉宸与魔教余孽加入七煞门,灭峨眉,峨眉掌门顾思祈临终传半部功法予泠月后便阖然长逝,泠月弟子周清澜葬峨眉掌门于峨眉山巅莲花池旁的梅花树下,立碑以记之,并亲自撰写墓志铭。

  别来春半,触目柔肠断。

  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前辈生于峨眉,长于峨眉,如今葬于峨眉,许是最好的归宿,我周清澜在前辈灵前起誓:必定重铸倚天剑,报峨眉血海深仇,绝不与魔教中人狼狈为奸,或是对其行宋襄之仁,违此誓我将受天打雷劈,死后堕入阿鼻地狱,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那一年,峨眉山的梅花落了三天三夜

  那一年,峨眉山的莲花开了三天三夜

  那一年,泠月大弟子周清澜剑法大成

  那一年,泠月大弟子周清澜长了白发      第八章 杭州城外

  “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南宫玉宸,你非要赶尽杀绝吗!”

  “南宫熠星,只要你把南宫傲这个杂种交给我,我可以念在一奶同胞的份上,饶你一命。”

  “哼!休想!你叛逆弑父,天理不容!南宫傲也是父亲生养的,你为何不肯放过他?”

  “呸!他这个杂种还不配姓南宫,更不配做家主,我是在清理门户!”

  “哈哈哈,好一个清理门户,清理门户就杀尽南宫世家七十多人嘛?”

  南宫玉宸恼羞成怒:“少废话,快说南宫傲在哪儿?”

  “杀了我也不可能告诉你。”

 “那就试试看!”言毕,南宫玉宸手提夜宴枪直刺南宫熠星。  
 

  南宫熠星举枪招架,南宫玉宸一枪不中,又刺一枪,二人正打得难解难分,忽然南宫玉宸以枪杵地,撑起身体,竟然用脚踢南宫熠星的胸口,南宫熠星一惊,猝不及防被踢倒在地,南宫玉宸顺势收枪,然后直刺南宫熠星咽喉!

  南宫熠星躲闪不及,闭眼等死。

  “当啷!”

  南宫熠星忽然听到一声金属交击声,睁眼一看,竟然是一杆玄铁禅杖挡住了南宫玉宸刺来的枪。

  “阿弥陀佛,冤冤相报何时了?小施主放下屠刀吧!”

  “哪儿来的秃…额!玄慈方丈?”

  “阿弥陀佛,老衲请小施主适可而止。”

  南宫玉宸犹豫了一下道:“既然如此,今日我便饶你一命,下次你可就没那么走运了。”说罢就欲转身离去。

  “且慢!”少林方丈玄慈叫住南宫玉宸。

  “大师还有何事?”南宫玉宸一皱眉头。

  “阿弥陀佛,老衲请小施主留下夜宴枪。”

  南宫玉宸立即怒道:“夜宴枪是我南宫世家祖传之宝,大师莫非贪图此枪不成?”

  “非也非也,老衲与南宫昊天有些交情,听闻南宫世家遭难,特来悼念,老衲曾听南宫昊天说起此枪,夜宴枪本是一件魔兵,只有心怀正气之人才能驾驭,若有图谋不轨心怀叵测之人使用夜宴枪,必被魔枪扰乱心神,控制心智。”

  “哼!一派胡言,父亲从未说过夜宴枪是什么魔兵,我看你这秃驴分明是贪图夜宴枪!”

  “阿弥陀佛,小施主当真不给?”

  “不给!”南宫玉宸斩钉截铁道

  “阿弥陀佛,那么老衲便向小施主请教请教。”

  “大师,我敬你前辈,为何咄咄逼人?”

  “阿弥陀佛,并非老衲逼你,只是请小施主把夜宴枪交给我,让老衲拿去少林寺舍利塔用佛光洗去魔性。”

  “哼!说到底还是你要谋取我南宫世家之宝,那我便不客气了。”      第九章 杭州城外

  “当啷!”

  “噗”

  南宫玉宸一口鲜血喷出。

  “咳咳咳,大师武功盖世,晚辈不敌,可是你也杀不了我。”

  “阿弥陀佛,出家人慈悲为怀,小施主何必自讨苦吃?只要小施主留下夜宴枪,老衲放你离去。”

  “哼!老秃驴休想!”

  说罢双目泛红,杀意弥天,胸口还有一滩鲜血,甚是骇人!

  “我宁可毁了夜宴枪也不可能给你!”

  南宫玉宸内力汇聚双手,抓住夜宴枪用力一折。

  “大哥,不要!”

  南宫熠星一声大喊,想要阻止南宫玉宸。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咔嚓。”

  夜宴枪断成两截。

  “啊!”

  南宫玉宸一声惨叫,然后夜宴枪竟然颤抖嗡鸣,接着一股黑气弥漫。南宫玉宸感觉内力竟然源源不断被夜宴枪吞噬。

  这时候南宫熠星刚好赶到,竟然也被吸去内力。

  “阿弥陀佛,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渡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

  玄慈方丈不紧不慢的念诵经文,竟有一种庄严伟岸的神秘力量流出,与魔气交缠。

  玄慈方丈反复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额头微微有汗渍。

  终于只听见玄慈方丈的声音越来越洪亮,魔气越来越弱。

  “阿弥陀佛。”一声佛号响起,南宫兄弟二人才恢复状态。

  “啊啊啊!魔教害我!魔教余孽诱导我!我错了,我错了,我错怪父亲,我对不起南宫世家!”

  南宫玉宸恢复状态后仰天大吼。

  “我南宫玉宸犯下弥天大罪,唯有以死谢罪!”

  说罢竟要自绝经脉。玄慈方丈见状立马点了南宫玉宸的穴道。

  “阿弥陀佛,小施主回头是岸,南宫老家主在天之灵也能得到安息了,何必执着一死呢?”

  “晚辈愚钝,求大师开导。”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小施主能放下屠刀,善莫大焉,今后若一心行善积德,南宫世家势必复兴有望。”

  南宫玉宸豁然一惊,复兴南宫世家!

  这个想法一起,马上蔓延开来,可是仔细一想,自己已是南宫世家千古罪人,不配再姓南宫,又马上失望了。

  知兄莫若弟,南宫熠星似乎猜到南宫玉宸的想法道:“南宫傲武学天赋不低,又是父亲选定的家主,南宫傲应该能担起重任,大哥不必介怀。”

  “是啊,南宫傲,有南宫傲,南宫世家复兴有望,我也安心了。”南宫玉宸放下心中的忧虑,忽然又对玄慈方丈行大礼道“晚辈被魔教诱惑,袭杀峨眉掌门,恐怕天下没有我立足之地,请大师指教。”

  “阿弥陀佛,小施主回头是岸,何不皈依我佛?”

  “大师的意思是让我出家?”

  “阿弥陀佛,老衲正是此意。”

  “好,心结已解,了无牵挂,从今以后世上再无南宫玉宸,请大师收我为徒。”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那么小施主以后就是我少林弟子了,我赐你法名净宸如何?”

第十章 姑苏寒山寺

  “南宫傲,南宫世家五百年传承毁于一旦,难道你不想中兴南宫?”一个身穿锦绣红袍的太监用公鸭嗓子道。

  “哼!即使我南宫世家死绝了,我南宫傲饿死,死外边,从这里跳下去,也不可能做朝廷的走狗!”

  “哦?是嘛?你看看这是谁!”太监冷冷一笑。然后拍了拍手,一群大内高手捆住一个人走出。

  “二哥!你,你怎么…?快放了我二哥!”

  “嘿嘿嘿,放是自然要放的,不过…”太监邪魅一笑。

  “六扇门吗,好,我答应你,快放了我二哥。”

  太监不紧不慢的说:“别急别急,空口无凭,六扇门为朝廷效力,自然要有政绩,用江湖话说就是投名状。”

  “你!你什么意思?!”

  “听雪楼听说过吗?”

  “哼,去年昆仑山一战,江湖各大势力均有参加,听雪楼主虽是舞女出身,但是也不曾缺席。”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听雪楼表明上是一个舞女建立的江湖势力,幕后嘛,其实是前朝公主亡国后假扮宫女,偷入御书房,盗取武林秘典和秘籍,建立听雪楼企图复国。”

  “什么?这…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为朝廷效力,就应该为陛下分忧,所以听雪楼留不得!”太监忽然加重语气。

  “你的意思是让我灭掉听雪楼?”

  “没错,只要你灭掉听雪楼,为朝廷建立六扇门,网罗江湖人士,为我所用,我就放了南宫熠星。”

  “你休想,我南宫世家虽不复存在,但是曾经也是江湖第一世家,岂能做朝廷的走狗!”

  “啧啧啧,好硬的骨头。那么南宫熠星和他两个的两个儿子就…”太监越发狠厉。

  “什么!”“不要!”

  南宫傲和南宫熠星同时出口。

  “二哥你…”

  “咳咳咳,没错,我有两个私生子,没敢告诉任何人,一个叫南宫飞絮,一个叫南宫靖一。没想到朝廷走狗连这个都知道。”

  “怎么样?两个小孩子很可爱哦,可惜…”

  “好,我答应你了,建立六扇门,除掉听雪楼。”

  “哈哈哈,孺子可教也,幽州六扇门府邸就是你的地方了,六扇门分别是龙,凤,虎,豹,影,机六门,龙门司制衡,凤门司监管,虎门司缉拿,豹门司审讯,影门司情报,机门司机关。”

  太监顿了顿声,又接着道:“凤门,机门暂时空缺,不过很快就有合适的人选了。”   蓦然间,南宫傲似乎看到太监嘴角一翘,顿时心中一惊,莫非……


  太监接着说:“下月十五,宫女出宫采购物资,前朝公主必定去听雪楼,届时你率大内高手围而歼之,务必铲除听雪楼,你可明白?”

  南宫傲连忙答应。

  “很好,江湖?江湖要变天了,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