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毒红线

阅读

  ·  

2021-10-10更新

  ·  

最新编辑:ShamsZhang

阅读:

  

更新日期:2021-10-10

  

最新编辑:ShamsZhang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烟雨江湖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ShamsZhang
雷火叶弄舟
毒红线


| 524919037 于2星期前修改了此页面。

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对于页面内容有问题或意见,可以在WIKI建议反馈区或页面下方评论区进行反馈。
本文由 Shams Zhang 原创。未经许可,请勿擅自修改,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带链接。

阅读提示:本文正文由洛阳毒术支线男主视角剧情改编。因暂无后续剧情,所以番外后记等内容由作者自己创作,不代表官方立场或与官方更新内容非一致。谢谢各位看官喜欢!【2021.10.1著】


一:

「我爱上了一个姑娘。」

「然后?」

「她快要死了,我害的。」

二:

「小兰,如果这就是我们命中注定的结局…

你会害怕吗?

一·白日做梦

酉时的洛阳,真真是“落阳”,太阳光洒下来,照的大地一片金黄。

我百无聊赖,溜达到了太白酒楼门前,寻思进去喝两盅。反正我是常客,薛掌柜应该不能介意我的荷包是瘪的。 刚一凑近,却听见门口响起一阵阵的争吵声。

外面的吃瓜群众围了一圈水泄不通。我凌空一跃,跳到二楼外栏坐下。这等好戏怎能少得了我?

薛掌柜憋的满脸通红,颤抖着手指着站在他对面的少女:

「你这小姑娘好伶牙俐齿!生的端庄秀气,怎能如此作态!为何要吃霸王餐啊!?」

「本姑娘才没吃霸王餐呢!都说了是…荷包丢了。但答应你会付钱,我就一定会给的!」

「哼!姑娘莫再骗人!一次又一次,下次再下次,你还想赖到什么时候!?」

「我,我现在就回去取钱给你送来!十两银子,分文不差!」

看见少女朝他一步步靠近,薛掌柜吓的直往后退:

「姑娘啊,你每次都用这种可怜眼神看着我,我这次不会再上当了!我也不想与你争吵,我这太白酒楼一直都是洛阳城文人雅士、豪侠富商常光临之处。你瞧瞧今天围了这么多人,传了出去,叫我以后还怎么做生意啊!」

薛掌柜叹了口气,苦口婆心地劝道:

「都十日了,你每日到来都选临窗雅座,点的那些上好佳肴也不吃,只是打包带走。之前我看你举止稳当,所穿绫罗价值不菲,还以为是哪位富家小姐偷跑出来忘了带银子。却没想到,你,你当真是个敢吃白食的啊!」

听到这儿,我总算是明白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看热闹的百姓们一半叫少女还钱,毕竟吃饭给钱天经地义。还有另一半盯着少女的婀娜身姿瞎起哄:

「姑娘,你转过来亲我一口,我就替你结清这饭钱!」

少女闻言却猛然转过身来,蹙眉嘟嘴,模样似是气急了:

「白日做梦!本姑娘只亲自己喜欢的人!」

二·念头

少女这一转身,神仙般的容貌令在场众人皆是瞠目结舌!

我本是用双手撑坐在二楼红木围栏上,在看清她容貌的瞬间也怔住了,恍惚间差点从楼上摔下来。

她有着一双晶亮的眸子,我仿佛从中看见了满天繁星。

她瞧见我,先是脸一红,随后便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容。

「那!来了来了,就是他!他就是来给我送钱的,你的十两银子他自会还!」

她的白皙玉指朝着我这么一指,在场的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我!

「还钱!下来还钱!」

“始作俑者”却弯下身子,往人群外面挤去!

薛掌柜早已认出了我,却仍然无奈地朝我摊开了手。

他要是知道少女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定不会计较这区区十两碎银的。

可是现在……薛掌柜为了尽快结束这场闹剧息事宁人,也只得对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美丽少女时不时回头,用奇怪的眼神看我几眼。

我顿时来了兴致。

无心再流连此地,我脚踏围栏一跃而下,随手一抛,一个荷包稳稳地落入了薛掌柜手中。

「结账。」我看着美丽少女“仓皇逃离”的背影,好奇她究竟有何来头。

「少侠不愧是江湖中人,就是爽快,薛某佩服。」薛掌柜掂了掂手里的银锭,十两银子分文未差,他便笑了。

「大伙儿都散了吧!」薛掌柜此言一出,围观的百姓们就全都离开了,酒楼秩序恢复如初。

我转头望去,见那少女还未走远,便张口叫她。

她却无情地甩给了我一个鬼脸!

我实在有些气不过。江湖之上,还没人敢这样戏耍我张曜的!

我沉着脸走进酒楼。此刻薛掌柜正站在柜台后面,手里拨着算盘。见我来向他打听方才的那位少女,薛掌柜笑着绕出柜台。

「尊客当真同那位姑娘无关?哎呦……」

他沉默一瞬,而后又道:「那方才可真是多谢少侠仗义解围了。」

「这样的话,少侠这银子,太白酒楼是收不得的,必须归还。多的,便算酬谢了。方才要是继续纠缠下去的话,我太白酒楼今儿个这生意,就别想做了。」

「哦对了!」薛掌柜将二十两银子塞给我,忽然想到了什么,又从袖口里掏出一个紫色令牌交给了我。

「方才那位姑娘走的急,将这令牌给落下了。」

「尊客帮了我太白酒楼的忙,还是让尊客收下这块令牌更好。以尊客的本事,说不定还能通过这块令牌找到她呢。」

我有些意外,用正眼瞧了瞧薛掌柜。

他先是在少女指点我时装糊涂,后因我主动询问才“恍然大悟”,多赔些银两想了事,最后又将这来历不明的少女落下的令牌丢给我,彻底将他和太白酒楼从中摘了出去。

说到底他也不过就是个生意人,看出这美丽少女的身份不简单,他就巧妙地推了出去。江湖之中有太多他招惹不起的人了,他并不想无意间得罪到谁。

能撑得起大买卖,果真不是一般人,够聪明。

我微微摇头,把玩着手里的紫色令牌,表示并不介意这些,只是想了解一下事情的起因。

薛掌柜闻言,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和盘托出。我默默听着,脑中却闪回了那美丽少女逃跑时奇怪的表情和古怪的举动。她像是达成了什么目标,才满意离去……

如此想着,我的心里却突然生出了一个难以言喻的念头。

难道她等候的人就是我自己?

三·阴沟翻船

这个想法令人细思极恐。

无缘无故给人顶了包我可以既往不咎,但行走江湖,绝不能容忍被跟踪。

搞不好可是要丢命的!

看着紫色令牌上用绿晶石镶嵌的“九幽”二字,我周身的气息越来越冷。

此令牌九幽楼只会发给两种人:

一是九幽楼的继承人,二就是九幽楼的贵宾尊客。

这两种身份,无论是哪个,都不可能付不起酒楼的饭菜钱。

看来她是想要引我去鬼市……

我觉得,是时候该去会会了。


来到九幽楼,我掏出令牌出示给九幽公子。他先是请我入座,而后瞥见了令牌上的绿晶石,面色陡然一冷!

他挥手唤出了数十个护卫:「好哇,那荡妇刚关起来,这边帮手就找上门来了,真当我九幽公子好欺负的么!?」

「今儿个我不管你是谁,都得把天明草给我吐出来!」

我正挥拳打算主动出击,先下手为强,这场即将到来的战斗却突然被九幽公子叫停!

「等等!」他扯扯嘴角,自嘲一笑,「我差点被气糊涂了,你要是那小毒妇找来的怎会进门直接给我看九幽令?实在不是正常所为……」

我见九幽公子冷静了下来,耐下性子讲述出此件事的来龙去脉……

「原来是一场误会啊。少侠,事情是这样的。」

「她是我新娶的第七房小妾,本公子花了大把的真金白银给她置办好了嫁妆,结果过门几日她连碰都不让本公子碰!我也是失了心,非对她魂不守舍的,最后甚至将九幽令都交给了她!」

「可是她却敢去动我九幽楼的拍卖品!我对她什么都可以既往不咎,但动九幽寄存绝对不行!」

九幽公子叹了口气,为先前的无礼连连给我赔不是。我见其状眉头一动,佯装愤怒,追问少女身在何处,必须讨个说法回来!

九幽公子正犹豫之际,一个侍从走上前贴在他的耳边细语:「这位好像就是张曜,最好不要得罪。」

「他就是张曜啊……」九幽公子小声嘟囔一句,随后用笑声来掩饰他的尴尬,「哈哈,少侠都开口了,就没什么做不到的。这小毒妇就被本公子关在了地牢之中,少侠自去质问吧!要打要骂都随你,留她一口气就成!毕竟我还没折磨够她……」

九幽公子朝我抱了抱拳,我微微颔首,转身走进了九幽地牢。

地牢之中潮湿发霉的怪味儿钻入我的鼻息之间,我没忍住轻咳出声。

这咳嗽声在空荡荡的地牢里格外清晰。黑暗中,一个瘦小的身影闻声飞快从草垫子上爬了起来。

「是你啊,你可终于来了!」

说话的果真是那个神秘的少女。她此刻的衣服虽有些刮损,脸上也脏兮兮的,但面上还是挂着俏皮的微笑,灵动的双眼在昏暗的地牢中闪闪发光。

「我还以为名满江湖的曜少侠是个笨蛋呢!你来的再晚一点,说不定我就被九幽公子杀死了!」

我听见她这口吻这语气就气不打一处来。说的跟我来救她是理所应当的义务一样!我冷笑一声,一脸玩味地看着她:「你不应该先跟我解释一下么?」

少女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看着我:「解释什么呀……」

「你那么清楚我的行踪,是一直在跟踪我?你居心何在?又为何处心积虑把我引到这来?」

美丽少女一脸的单纯:「当然是让你来救我啦!」

我瞧着这少女像是个古灵精怪的人,可怎么说话没头没脑的呢?与我不沾亲不带故不说,还敢戏耍我,她凭甚就认定我一定会来救她?

我用如鹰隼般锐利的目光审视着她,耐下心听她继续解释。

「因为我要偷九幽楼的寄存品嘛,所以就混入了九幽楼,这对我来说易如反掌。可是九幽楼都是武林高手,我又不会武功,要想拿着东西走人可有点困难……」

少女狡黠一笑:「所以…我只能找个武功高强的人来帮我咯~」

听到这儿,我有些无奈地蹙眉:「但我与你并不相识。」

合着这姑娘不仅是偷儿,还是个蠢偷儿!

她嘿嘿一笑:「曜少侠,你名气那么大,江湖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我可是听说过你不少的英勇事迹呐!」

「你就不想知道我敢肯定你会找来这里的原因吗?」

我没兴趣浪费时间就听她打哑迷,便催促她有话快说。少女瘪了瘪嘴,似是有些委屈地开了口:

「凶啥嘛…那你抬起你的左手瞧瞧呗~」

我有些狐疑地抬起了左手,却瞧见一条刺眼的银线从小拇指尖蔓延至了小臂末端!

「对了,我自我介绍一下哦。我没名字,我师父是蝶谷的谷主,唉算了我估计你也没听说过。师父叫我小毒仙,你也可以叫我小毒仙。」

「这条银线呐,叫一线天,可是我师父的独门毒药!咱们在太白酒楼相遇,大名鼎鼎的张曜少侠可以回想一下我是在什么时候给你下的这毒哦~」

我仔细思忖片刻,根本想不起来中毒时间,因为我压根就没感觉到自己中了毒!

小毒仙又道:「所以我根本不怕你不来,就怕你来迟。只是我都没想到你没发现自己中了毒…哎,一点毒术都不懂,你这江湖路走的真险。」

我边听边沉稳心神,用内力尝试性地去触碰左臂上已经侵入经脉的银线。刚接触到经脉之处就是一阵刺痛感,随后内力诡异变小,却肉眼可见银线蔓延更快!

「我提醒你一句哦,用内力触碰,只会让银线蔓延速度变得更快!蔓延到心脏,就是我师父他老人家在世也无力回天。」

末了,她瞥见了站在我身后的柳如意,想到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药王也不行的!」

柳如意听到这话彻底怒了。她从队伍里大步走出来,冷哼一声:「呵,好大的口气!」

说完,她又自信满满地抄起我的左手:「药王也不行?少侠放心,这区区小毒线,都不用我师父出马,我就足够了!」

柳如意神情专注地给我号脉,足足探了有半柱香的时间才松开手,难过地梨花带雨哭了起来:

「这…这毒,太难了!呜呜呜对不起少侠,我…我解不了呜呜呜……」

看着窘迫惭愧的柳如意哭个不停,我也只好安慰她,心中却是长叹了一口气:药王谷真不靠谱啊!!!

小毒仙骄傲地靠着石壁,看着我得意大笑。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此刻心里只涌上了“阴沟翻船”这四个字。

四·毒 

看见我露出凶狠的目光,小毒仙终于有些慌了:「你,你别瞪我哈,要是杀了我,可就没人为你解毒了!只要你救我出去,我立刻给你解毒,绝对不骗你!就…以我去世师父的名誉担保!怎么样?」

「你是选择救我,还是等着毒发身亡?」她胸有成竹地看着我。

还不等我做出决定,小毒仙就开始催促我:「你快救我出去吧,要不然他们该看见我拿的东西了!等你带我找到个安全点的地方我就把毒给你解了!」

我又试着用内力去触碰左臂经脉,发现银线又蔓延了一小截。见此状我确定不了此毒药是真是假,又有何威力,只是江湖中用毒高手杀人转瞬间之事我可没少听说……

中原毒术本就没落,异域毒门又被中原几大门派所阻进来不得。这也就导致我行走江湖十余年,还从未见识过这般诡异的毒术!真真假假,分辨不出。

「喂,你怎么不说话了?你可别在那里瞎琢磨啊我告诉你,别想着出去之后等我给你解完毒你就杀了我、非礼我什么的!」小毒仙边说边抬手抱臂,死死地捂住了身前某个部位。

看着这个脑子不大灵光的中二少女,我终于叹口气认栽了:「跟我走吧。」

反正看她天真无邪的眼神对我造不成什么威胁,我还得指望着她为我解毒……所以我暗暗咬咬牙,面无表情地拉起了她。

「还是曜少侠聪明!会审时度势。你放心好了,我可不敢得罪未来的江湖第一人!」小毒仙被我拉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还不忘拍我个彩虹屁。

她身上的衣服虽然破旧了,但好在没什么伤口,所以整个人都还是神采奕奕的。我甚至还能感觉到,她看着我的眼睛都在发光……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救世主”的魅力嘛?

「九幽公子这厮死要面子,但他掌管着整个九幽楼,为了生意绝对不敢得罪你的!所以我才想拉你下水……」

小毒仙边说边缩了缩小脑袋:「一会儿我就跟在你后面哈,咱们悄悄出去,最好别撞见守卫!」

我回过头挑眉扫了她一眼:「你话有点多。」

许是我的口吻有些冷漠无情吧,吓得她直接闭口不言了。


我的右眼皮不争气地跳了跳……果然,这少女长的是张乌鸦嘴!

我们刚一走出地牢,就看见了候在门口的九幽公子。「哎,少侠,你这是什么意思?」

九幽公子边说边指着躲在我身后的小毒仙,面带不悦。

「少侠这是想要放了她?我与她之间还有很多账没有算清,少侠就这样擅自做主了,恐怕不妥吧……」

「呸!算算算,有什么可算的!」小毒仙从我身后探出小脑袋怒怼九幽公子。

九幽公子听到她这话也来劲了:「就算你这段时间吃我的穿我的用我的,还偷我九幽楼的东西!」

「你就是没得到我生气而已!还真以为自己有多英俊啊?想着让每个女人都主动对你投怀送抱。你是指望我求你放过我,然后再娶我以此来感动?你这种虚伪的人我小毒仙见多了!口口声声说着为了九幽楼,不过是假大义真私利!」

「你快感谢你那六个太太对你念情!我要不是怕六位姐姐守寡,早就毒死你了!」说着,小毒仙突然从后面伸手,抱紧了我的腰:

「还用得着麻烦我男人来救我嘛!」

九幽公子闻言,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她,她是你的女人?」

一时之间我也被这句话给惊到了,下意识就要否认,却被小毒仙手疾眼快捂住了嘴。她更加用力地抱紧我,凹凸有致的身材紧紧贴着我的衣服,我俩的脸都有些热……

「这…九幽楼并没有收到消息……」九幽公子的面色阴晴不定。他不甘地看着抱住我的小毒仙,紧握的双拳慢慢松了开来。

他果然选择了向我妥协:「呵呵呵,少侠,这都是误会。纳妾之事只是我口头一说,此事就连整个九幽楼都只有我和小毒…仙知道,我也没动过她,碰都没碰!」

「人…人可以带走,但是这货,可是客人寄存在我九幽楼的贵重物品,真的…是要还回来的……」九幽公子为难地开口,话音越来越小……

在我们周边围了一圈的九幽护卫各个手扶在刀柄上,他们眼露凶光,正在加紧收缩包围圈。

九幽公子凑进一步,对着我小声说道:「少侠,不如这样,我让一步,你也让一步,如何啊?这里有这么多的手下都在看着我呐,我也得有个交代不是?」

「不行不行!天明草对我特别重要!我就是为了它才来的!」

小毒仙暗戳戳地指了指我的左臂,提醒我自己还是中毒之身,得顺遂她意。

「看来少侠说了不算啊,我可给足你们面子了,现在是你们不给我面子!」九幽公子一下子就火冒三丈了起来。低声下气了这么久就是不想给九幽楼招致祸患,可是他觉得自己要是再忍下去,就连手下都要瞧不起他了!

「哼,既如此,你们就上去和少侠‘切磋’一下武艺吧!得罪了少侠。」

九幽公子一挥手,护卫们便卯足了劲冲了上来。作为名门拳师,擅长赤手空拳搏斗的我见他们纷纷收了兵器,只觉得正合我心意。我三拳两脚就使得周围倒地哀嚎声一片,九幽公子见状气的脸色发青,再一挥手,有更多的九幽护卫奔来……

我回头一望,刚想让小毒仙躲远点,却没瞧见她的身影。四处张望后,才看见小毒仙正在远处朝我热情地打着招呼,随后她竟转身狂奔而逃!

三番两次的被她戏耍,气的我心里直冒火!我暗自发誓,等我速战速决之后找到她,定要让其先为我解毒,再对其惩戒一番!

「你们都给我一起……」九幽公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声音给打断了。

「算了小九子,你能留得住张曜?」

我转头望去,见说话之人,竟是毒婆婆。

「可是婆婆,你的仙草……」

「算了算了,一株仙草而已,犯不上得罪张曜。」毒婆婆交代完九幽公子,戴着青铜鬼脸面具的脸又转而看向我:「虽然不知道你怎么和这丫头扯上了关系。」

毒婆婆佝偻着身子,正歪着头问我问题,蓝色的眼睛里透露出了些许疑惑。

「少侠,可否给老身答疑解惑?」

我看着那张冰冷诡异的面具脸,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这里人多眼杂,少侠来毒窟找老身。」毒婆婆又小声给我补充了一句:「少侠,那姑娘给你下的毒,可不简单啊。」

听到这儿,我的目光有些复杂起来。冷眼看向毒婆婆往回走的背影,我抬脚跟了上去。


毒窟里,毒婆婆像是早已对这一切有了心理准备似的:

「小毒仙到处打听天明草的时候,老身就知道,她会想出最出其不意的办法盗得这仙草。」

「却没想到,她敢利用你。」

我沉默片刻,慢慢踱步上前,追问她与小毒仙的关系。

师徒?母女?总之定有关联。我不是第一天认识毒婆婆,与她没关系,她怎么可能会关心此事?

那既然有联系,就会知道小毒仙逃去了哪里,或许还会知晓我身上的毒该怎么解。

「曜少侠,你的问题,老身只能回答后两个:她刚离开鬼市,你根本就没中毒。」

什么!?我有些被这个答案惊诧到。

「这怎么可能,我左臂上还有这条银线……」

我撸起袖子打算证明给毒婆婆看,可不等我把话说完,她便打断了我:「这孩子心地善良,学的虽是毒术,但是一个人都没杀过,所以她怎么可能会给你下毒,她可是对你崇拜的很。」

毒婆婆很是淡定:「这银线只是障眼法,几日后便会消除,你无需担心。只是换了任何郎中都会觉得是毒,药王也不例外,难怪你会被唬住。江湖人都是谈毒色变的。」

我放下袖子,心下了然。毒婆婆说的如此笃定,看来果然是清楚小毒仙的秉性,且二人关系匪浅。

那小毒仙究竟是她的什么人呢?

「这是她师父无意中鼓捣出的小玩意儿,专门吓唬人用的,你是第二个上当的。」

「那第一个是谁?」我好奇地问道。

毒婆婆却没接我的话茬。她的神情突然认真起来,语气变的有些严肃:「小毒仙带着天明草离开鬼市,马上就会有鬣狗寻味而来,老身只请求少侠保下她之后,别再帮她。」

「为什么?」我不禁疑惑起来,下意识脱口而出。

「因为她想要给她师父报仇,这会非常危险,老身不能离开鬼市,所以只能委托少侠帮老身保她一命。」

说着,毒婆婆缓缓打开了一个暗红色的锦盒,此中丹药七彩生辉,在昏暗的毒窟中耀眼夺目。

她把这丹药硬塞到了我的手里:「这便是传言中能白骨生肉救人一命的返魂丹了,算作酬谢。保她一命,老身记你的恩。」

末了,毒婆婆还不忘补充一句:「她自幼生长在蝶谷,从未有过朋友,但却因为你的那些江湖经历,很是崇拜你。」

虽然青铜面具依旧冰冰冷冷,但我却能感觉到毒婆婆情绪焦急,看来我的猜测八九不离十。

我看了一眼手上的银线苦笑着。一直自诩是老江湖的我,居然也有被一个小姑娘给唬住的时候。保她命可以,但她利用我,耍的我团团转,我必然会让她为此付出点什么代价,只是不大而已。

我收起丹药,点头应了毒婆婆的请求,带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鬼市。


我用轻功在洛阳城里城外找了足足三圈,才在天色渐黑时找到了小毒仙。

洛阳城外的锦屏山上,我悄悄躲在不远处,正准备跳出来吓这个东张西望的少女一大跳,却突然听见了树叶晃动的声音。地面微震,看来不是鸟类,而是一大波人,正朝着这里赶来!

我迅速转身蹲下,隐匿身影在灌木丛之中。刚躲好,就有几十个紫衣蒙面人从树林深处蹿了出来!

「哈哈哈,夫人的消息可真准呐!这小妮子果然将仙草给偷出来了!」

「兄弟们,仙草就在她身上!杀人取草,夫人重重有赏!」

话音未落,几柄快刀呼啸掷来。我来不及思考,便闪身而出。

将手中神霄打出,左右手臂一旋,四柄快刀悉数被我震落。

「奶奶个腿的,老子就知道没这么简单!兄弟们一起上,拿下这厮!」嚣张跋扈的紫衣头目怒骂一句,挥手带人围了过来。

几十个人各个握紧了刀,冲我寒芒相向。神霄归位,我冷眼看着包围我的敌人,只觉势在必行。

刚开始还被吓到瘫倒在地的小毒仙一见到我出现,像是忽然就想到了什么,立刻激动地蹦了起来,高声大喊:

「师兄快走,带着你身上的草药走啊!那株天明草绝不能落入他们手中!」

小毒仙撕心裂肺地焦急呼喊着,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我亲眼看见她,挤出了满脸的眼泪!

这少女好诡计多端啊!我张曜聪明的都快绝了顶,可怎么偏就着了她的道!?

她不拿奥斯卡小金人都可惜了!

「兄弟们听见没?仙草在这小子身上,得赶紧把它给抢回来!要是让他跑了,夫人定会怪罪我们!」

紫衣头目一声令下,所有敌人一同挥舞大刀向我冲了过来。我后退一步拉开空间,却见少女又摆出了那副我熟悉的一脸歉疚的神情,撒丫子就跑向了密林深处……

好了,我的小本本上又记下了一笔。等我回去,看她敢不还人情的!

最后一击下去,蒙面人们全部倒地不起。

紫衣头目强撑着抬起头,他看向我的脸,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你…啊,我想起你是谁了…你是…你是张曜。怎么会是你,你怎么会是…她的…她的……」

他不甘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悔恨,却还是拄着刀颤颤巍巍地站起了身。

「但是谁也不能和夫人作对…谁都不能!咳咳……」

我刚想再给他一掌了结他的性命,他就撑不住自己倒下了。

这时,小毒仙从树后钻了出来:「哇,你真的这么厉害啊!亏我刚刚还担心你来着。」

闻言,我凉飕飕的眼神冷睨了她一眼。

「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嘛,我不会武功啊!你又这么厉害,我当然要躲到后边看你大显神威嘛~」

小毒仙又掏出了一截短笛:「你看,这是洛阳高级捕快的短笛,只要吹响它,方圆二里都能听的清清楚楚,所以的捕快和洛阳城中的武职防备均会奔此而来的!嘿嘿,所以即使你打不过这群人,咱们也肯定会没事的!」

少女自来熟地拍着我的肩膀,口中还说着“咱们”。我刚想跟她好好清算一下多次坑我的账,就见身后一个紫衣人突然暴起,向着小毒仙身后掷出了一把绿油油的匕首!

「小心!」情急之下,我一把抱住了小毒仙,用手去推开那匕首,左手却不可避免被划出了一道口子,右脚再一发力,直接踹在了紫衣人的心口上,让那厮彻底断了气。

「不对,这匕首上有毒!是…南烛劫!」小毒仙焦急地说道。

很快,我的手脚便开始麻木,不听使唤。经脉虽运转自如,但我却控制不了。我的意识开始逐渐模糊……

「别睡!你不要睡!」

我残存的意识能感觉到,小毒仙在用力拉着我,不让我倒下去,但是我的眼皮越来越沉重,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

五·红线

醒来时,我发现我躺在一间茅草屋里的红木雕花软榻上,盖着一席粉色锦被。

揉了揉晕乎乎的头,我好奇地打量着这间屋子。我似乎没来过这里吧,不然我怎么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

走到一排书架边,我随意地抽出几本书,却意外地发现竟然都是我的同人话本!纸张皱皱巴巴,看起来被翻阅过很多次了。

我再抬起头观察书架旁边挂着的一卷画像。上面的侠士,我怎么看都觉得这就是几年前的我!

听见外面的嬉笑声,我略感疑惑地走出了房门。

小毒仙正坐在门外,看见我出来,她激动地跳了起来:

「你醒啦!」

「这是哪里?」我抛出了第一个疑问。

「这里?这里是蝶谷。」小毒仙伸出手朝不远处一指,「你的伙伴们都在那边赏景。哎呀他们都担心死你了,要是没他们帮忙,我怎么能带你回来?你那么重……」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看见同伴们正三三两两地在谷中闲逛。

「阿曜醒了!」柳如意和丁小飞最先发现了我,众人同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齐朝我奔了过来。

十几个人围在我的身边,纷纷询问我感觉如何。我点点头称身体已无大碍,之前那些难受的感觉全都消失了。

有这么多人都在关心着我,这般真情实意,让我心头温暖。

「放心吧,真的没事了。在我小毒仙的照顾下,他怎么可能会有事呐?我的毒术和医术可是一样精湛的!」

「阿曜你不知道,这位姐姐是真的医术不凡!解毒手法更是独特。全靠这位姐姐几日辛劳,你才能恢复的这么快!」

也不知道柳如意是怎么这么快就被改变了看法的,冲着小毒仙就是一顿夸赞。

看着小毒仙一副骄傲的不得了的模样,我决定开始报(doù)复(doù)她!

我佯装出一副苦恼的样子,撸起袖子看着左臂,银线已经从指尖蔓延到了尺泽穴附近。我已经知道自己没中毒,但也必须让她为耍我之事付出点代价!

我蹙起眉冷冷地看向小毒仙,向前步步逼近,厉声质问她给我下毒一事。

小毒仙被我的模样吓到了,甩手就钻进了附近的一个山洞。

「我这就去给你配解药…你不要过来啊!」

呦呵,还敢跑!?她都跑了多少次了!

我气不打一处来:不行,今天必须要给她点教训!

如此想着,我便跟着她也追进了山洞之中。


步入洞穴,我越往深处走,就越觉得寒冷。直到穿过暗洞,来到一片寒冰浇筑的洞穴之内,我才发现此处同外面的鸟语花香大相径庭。

这里的墙壁冰晶玉透,地面覆盖着一层坚冰白雪。我漫步其中,还没来得及欣赏景色,就瞧见前方有一曼妙身影在寒气之中若隐若现。好奇那是什么的我不由自主地向前迈着步,踏的冰层咔哒直响。

「啊!!!」

小毒仙惊恐的尖叫声传来。

「你做什么!?快转过去!」

临近冰湖,我透过寒气看清了眼前的……旖旎风光,我的脑袋瞬时宕机。

小毒仙的小脑袋露在冰水之上,用可怜巴巴又带有一丝恐惧的眼神看着我。我回过神来,瞧见岸边的衣衫明白了过来,立即转身捂住了眼睛。

「抱歉,我…我不知道。」我自知理亏,便没了气势,弱弱地道着歉。

「我,我穿好了。这里很冷的,你是不可以待太久的,快出去吧。」

她的小手纠缠在一起,一直在说让我离开这里的话,却不正眼看我。我下意识的反驳一句:「那你穿的为何如此单薄?」

「我不一样,我自幼寒毒入体,师父为我调养多年,常年服用阳性丹药,身体阳气过盛,需借外力调节。」

我装出一副愤怒的样子,厉声质问她引我入此中的目的,以及下毒一事的真相。

「嘿嘿,你看你还是有些小家子气的嘛。」小毒仙嘿嘿一笑,「九幽楼不敢得罪你,我只好请你过来了。至于那毒,当然是在那个令牌上咯。」

「你的意思是,摸了那块令牌,就会中毒?」我摸着下巴,审视的目光看着她问道。

「对,不过这种毒药对身无内力的普通人来说是没用的,所以薛掌柜只要如厕就可排出毒素。至于九幽公子嘛…他自己自求多福去吧!」

我抬手支起下巴,嘴角微微有些上扬。还别说,这丫头撒谎不脸红的样子,可真是颇有些趣味。

不过啊,还是太嫩了些,不知道社会险恶,敢听信传言就随便相信别人,比如说我。

「喂,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你在想什么?」

「给我解毒。」我有心逗她,便稍有用力攥紧了她的手臂,痛的她脸色煞白,眼泪在眼眶中直打转。

她却倔强的不行,纵使眼泪扑簌簌往下流,也一言不发,俨然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见状,我有些心软,但一想到她耍了我好几次,我就硬下了心肠。必须要给她点小小的教训,让她长长记性!

「呜呜呜…原来话本里说的都是假的,你一点都不好!呜呜……」小毒仙抽抽涕涕地边说,边抬起另一只手蹭了蹭自己流了满脸的眼泪。

好吧,我又心软了,再一次认栽。

松开攥着她胳膊的手,我刚抬手要跟她讲讲不能耍人和不能撒谎的道理,就见她被吓的两腿发软,双脚打颤……

「你要干什么!?」

小毒仙害怕地大哭起来:「我骗你的,你没中毒!」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都知道。」我无奈地揉着眉心叹了口气。

女孩子,真是不好哄的生物……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