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烟雨江湖(同人)

阅读

  ·  

2021-10-10更新

  ·  

最新编辑:聽--風

阅读:

  

更新日期:2021-10-10

  

最新编辑:聽--風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烟雨江湖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聽--風
| 445834640 于2星期前修改了此页面。

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对于页面内容有问题或意见,可以在WIKI建议反馈区或页面下方评论区进行反馈。

第一章:今生

黑暗,无边的空寂中,突然荡漾气一丝白色涟漪。

“好累,暖和,好想继续睡下去。”

“结束了吗,真好,这里应该就是地狱了吧,确实蛮黑的...”

“大哥,松梓,还有大家...都在吗。”

很早以前,我幻想的是蓝天白云,青草连连,微风拂过脸颊,而他只需要安静的享受就好。一年,五年,十年,大家偶尔来看看他就好。虽然叫志远,但是那会志向却真的不远。

慢慢的,不知何时,这简单的理想生活,只存在了梦里,承载着他的是心灵最深处。

又过了一段时间,好像连做梦的时间都没了,时间漫长的像过了一个世纪,那段时间好像变了一个人,我变成一个自己都不再认识的人。

为什么会变得麻木了,哦,因为大家都离开了,因为要复仇,如果我再软弱,他们只会觉得我好欺负,所以...

“滴答”

黑色的帷幕中又荡漾起一阵涟漪。

“我是谁。”

“我在哪?”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不知道从哪来的水滴凭空出面,由缓慢到湍急,由水滴到瀑布,从寂静到振聋发聩狠狠的击打在我最软弱的地方。

记忆如潮水,灌溉进我的脑海,那些开心的,震撼的,悲伤的,麻木的...一股脑的如倾倒在口腔。酸甜苦辣刺激到我要窒息了。我开始挣扎,我要醒来,我还有未完成的那些事情。我承载的是所有人的希望啊...我开始在这寒潭中向上游。

终于,见到了一丝光亮,好像有人在叫我,快了,快了,马上就能得见光明。

“志远,志远李志远。”

李志远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张青涩的男孩面庞,细眉小眼,还有点婴儿肥。很熟悉,名字含在口中,突然又叫不出来,这是谁?

“你小子终于醒了,咋就这么能睡,赶紧的,我都要掐你人中了。”小眼男生一边抱怨一边巧巧掩藏起手中的水袋,还假意松了口气,微斜的眼神中却有着一丝狡诈与暗笑。

李志远有点懵,意识清醒,大脑飞快的分类重组刚刚接受的驳杂记忆。

怎么回事,这里是天堂吗,入眼处,鸟语花香,两面环山,斑驳的树影中微微洒下点点日光,给人温暖又不为之刺眼。为何如此安宁与祥和,我在哪,眼前的一切深深的吸引着李志远的目光,多久没有见到如此井然有序了。

思绪慢慢回归,李志远感觉发胀的脑袋微微清晰,习惯性的将手伸向腰间,却摸了一个空。着眼望向双手,不禁再次愣住,眼前是一双稚嫩的手掌,有点茧子,又不失幼嫩。细长的手指中,难掩指甲间的一丝泥垢,纹理清晰。这是我的手?

可是我的小指头不是已将断去很久。这一刻带给李志远的不是欣喜而是恐惧。我是谁,难道我碰到了夺舍重生。我还不能死,我死了我的仇恨如何能了,我的兄弟姐妹何以生还!

“镜子,镜子!”李志远如困兽,在不大的空地上嘶吼。

这一叫让旁边的小眼男孩微微一僵,随之撇了撇嘴道“不就是用水浇了你一下,我闹着玩的,干嘛这么凶。”声音却是越来越小,底气不足,略感心虚。

李志远没有搭理旁边的小胖子,看到不远处有条小河,不顾站起,摸摸滚滚的跑向河边。

小河很清澈,甚至几条游鱼隐隐可见。入目的是一张清秀的脸庞,大概十二三岁,剑眉,醒目,高挺的鼻梁,微张的嘴巴。

“这不是我,这是谁啊!”李志远在心中呐喊。

突然,一段段记忆从脑中丛生。

李志远慢慢理清思绪,巧合的是,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李志远。家住南阳镇忘忧村,没什么瑰丽的人生,就是普通的农家男孩,有一对勤劳肯干的父母,有限的记忆中没出过村庄方圆20里,至于为什么有这还算过去的名字,也是出生的时候路过的一位道士见过,说其骨骼清奇,父母相求给他取得名字。唯一可取的就是从小到大虽然体格不是最壮实的,但有一把子力气,普通的成年人都不能与之相抗,村里的张铁匠已经登门数次要收李志远为徒,算算日子就在今年入秋,就得去跟张师傅学手艺了。但李志远志不在此,自从见过敏秀山庄粒的陈师傅一拳打碎一面石墙开始,李志远就夜不能寐,心心念念的想跟陈师傅学习武艺。

这次也是伙同小伙伴,二狗子一起,准备巧巧趴在围墙边偷偷的学习陈师傅的一招半式。

回过神来,李志远慢慢的站起,虽然不能接受,但也无可奈何,穿越的事情都让自己给碰上了,说不定有机会穿越回去。

指节轻轻攥紧,李志远暗暗下定决心。

“我说远子,远哥,你别吓我啊,我可啥也没做,刚刚是你自己跌倒的。”

这时, 二狗子跑过来到李志远身边站定

“你要是不舒服我们今天就回去吧。”

李志远转头看向身边的小伙伴,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记得很清楚,刚刚就是二狗的叫声让其从无尽的黑暗中唤醒,给了他一丝亮光,此时他感激还来不及,也不会去计较刚刚二狗用水泼他的事情了。

李志远刚刚准备开口宽慰,脑海中突然想起一段声音。

“系统已绑定”

“面板生成”

“年龄:13岁”

“性别:男”

“门派:无”

“套路:无”

“内功:无”

“轻功:无”

臂力:10(普通成年人臂力10)

身法:8(普通成年人身法10)

根骨:9(普通成年人根骨10)

内息:0(受内力影响)

声望:汲汲无名

李志远嘴巴微微张大,还未等他反应过来,耳边传来一道好听的女孩声音

“喂,你们两个小子是谁。”

寻声望去,只见不远处的树荫中走来一位女孩,明眸皓齿,长相甜美,高高束气的马尾,额头两边刘海宛若柳絮,随风飘扬,看起来格外好看。

“糟了,是那个苏丫头,志远快跑。”

第二章:狼

李志远上辈子没做过过山车,但他开过飞机,可就算是开飞机,也没有他穿越到现在的几分钟之内来的刺激。

还没搞清楚自己的穿越,脑袋被灌输的记忆还在发蒙,系统就接踵而至,还未搞清楚脑中的系统,李志远就从短暂的十三年记忆中找到眼前的位置时间和人物判断出来,此时出现的小姑娘虽然很漂亮但对其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狗子,我们是不是该溜了。”李志远一边小声的对着后面说道,一边还用眼神注视着面前的女孩。仿佛在与其对峙。所谓武不可亲传,就算是没见过世面的李志远和二狗两人也知道,万一要是他们偷学武功被发现了,肯定吃不了兜着走,就算敏秀山庄的大人们不计较,自己的父母肯定也会一顿好打,毕竟,江湖传言中,会武功的大人们都是喜怒无常的。

有一会没得到回音,李志远略感奇怪,目光微微往后一撇,这一看差点把他气笑了。

好家伙,这小胖子都快跑没影了。那速度哪里看的出来是个小胖子,配上黝黑的皮肤简直就是下山野猪。

“啊,陈师傅,你怎么来了。”

李志远眼见不妙,心生一计,对着对面气鼓鼓的女孩子身后叫到,眉眼之间还有着惊恐。

“啊,陈师傅你怎么过来了”女孩微微惊讶,转过头来向后看去,左巧右巧看了半天也没见到有人过来,随之才反应过来被这个坏小子给耍了,等她在掉过头来,发现坏小子跟胖小子一样,眼看就快跑没影了。

“啊!你这个坏小子,等我抓到你非要把你给踢死”女孩气急,单纯的他哪想到这两个小子一个比一个奸猾,此时哪顾得陈师傅要他过来的目的,咬紧牙齿,提起长裙,快速的向着前面的两个身影追去。

虽然提着裙摆,女孩的身形倒是一点都不比两人慢上丝毫。

就这样,夕阳下,一胖一壮一细三道身影,在山林间穿梭。画面不提诡异,但也绝对算不上温馨。

李志远毕竟身体素质要比二狗好一点,慢慢的就快追上前面的二狗。

“狗子,你怎么不等我啊。”

“远哥,我叫...你跑了啊,你...你快看看那姓苏的丫头追...追没追上来啊。”

“远...远哥,不行了,我快累死了。”

此时李志远也微感岔气,偷瞄发现后面的小姑娘不但没离远,反而越发的靠近,看其咬牙切齿的样子都知道,被抓住一定没好下场。谁能想到,当年的人屠,手握万人生死的阎王,在穿越的第一天就被一个黄毛丫头追着满山跑。

“狗子,继续跑”李志远咬牙,他会很多节省力气的跑步方法,此时却是使不出来,因为他对这个身体还不够了解,虽然感觉是自己的,但是想法归想法,实际归实际,就像一个健身教练的意识用在普通的人身上,虽然他知道怎么去练习,但是也需要一个让自己的身体形成肌肉记忆的时间。思想和身体不够统一,所以李志远现在甚至可以说在事倍功半。不然按照他记忆中的自己,应该不会速度就比二狗稍快。

又是一顿追逐,在李志远追上二狗的同时,二狗已经快要跑岔气了。毕竟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就算农家出生,从小农活长大,此时也是精疲力尽,口水伴随着呼吸狂喷。

二狗也是个行家,一看就是在家没少跟父母插科打诨,此时眼看跑不成,便朝地一躺,嘴里呜咽跑不动了,跑不动了,耍起了混来。

李志远又是冲去十米远,眼看二狗躺地,一阵苦笑,总不能放弃他就跑掉了,到时候二狗把自己供出来,敏秀山庄的人该给的处罚还是少不了。想通此节,他也是不跑了,随便找块树边便坐了下来。

“喂,小苏姑娘,你追我我们做甚。”

苏姓小姑娘此时也追了上来,站在小胖子二狗身边柳眉倒竖,奶凶奶凶的不禁让人觉得有些可爱。

“你们两个坏小子,跑,跑啥,本姑娘是狼吗,看见我就跑你们”小姑娘微微气喘。

苏姓小姑娘此时有点逆血上涌,陈师傅跟他说一直来墙边偷学武功的臭小子两个又来了。这次就不让他们在外面站着了,想学武就直接进来看就好。毕竟庄主说要有客人来了,要是被客人看到墙边有个狗洞肯定会丢脸的。

她才刚叫这两人,胖小子就像受惊的兔子一溜烟就跑了,那个壮小子也是,居然还拿她最喜欢的陈师傅骗她。想到自己好歹也是习武快一年了,还被这个农家小子给骗了,不禁让她有点羞愤,随即银牙一咬,又给地上的小胖子来了一脚。

再说二狗,也是实在跑不动了便想起在家的时候爹追他的时候,要是实在跑不动就往地上一趟,那时候爹就算揍人,也不会下狠手,打两下了事,谁想到苏丫头还在跟远哥聊着呢,上来就给了他一脚,二狗感到委屈极了,发出杀猪般的叫声。

“敏秀山庄的小苏仙子杀人啦。”鬼哭狼嚎。

李志远不禁好笑,这小胖子虽然倒地了,心眼还不少,叫屈的同时还不让拍了记马屁。是个人才。

就在李志远想着什么办法摆脱此时麻烦的场景时,突然背脊一寒。多年的搏斗生涯让其此时反应过来顺势往前一扑。随之便感觉到一阵腥风从气透顶略过。

抬眼一看,一只体长一米多的独眼狼,此时口中流淌着涎水,凶狠的看着他。

李志远嘴巴一苦,这是在玩我啊,让我歇会吧,这姑娘刚停下来,就来了一只——狼

第三章:苏念雪

苏念雪此刻无比后悔上次庄主去洛阳的时候自己因为偷懒睡懒觉没跟着,如果能去白马寺拜拜佛说不定自己也不会这么倒霉。先是被两个土小子耍的失去理智,满山瞎追。现在又是在不知道哪里的山坳里面碰见一直落单的孤狼。最重要的因为本来只是出来叫人,连自己随身携带的佩剑都没有带出来。

此时此刻她有点风中凌乱,刚刚习武一年的她,此时还在打熬筋骨的阶段,即便有剑也不一定就能对付得了眼前这头凶恶的孤狼。更别说此刻两手空空,还有两个一看就是没什么战力的小子拖后腿。

虽然刚刚那个壮小子抖机灵,侥幸逃过了饿狼的扑咬,但此时等他反应过来,估计下的连跑路都不会了。

果然,只见壮小子还保持着趴在地上的样子,双眼发直,看这恶狼的方向。

来不及细想,苏念雪一声娇喝,摆起平时陈师傅教的拳法手势,把恶狼的吸引过来,她毕竟是武者,自幼接受的教育就是,当遇到危险的时候,要站在需要保护的人前面。

恶狼先是缓缓退后,虽然它觉得刚刚那个人类能躲避掉它的撕咬,只是因为运气。但是常年的独自捕猎生涯还是让其养成了足够谨慎的习惯,让其不要把背后留给能够呼吸的大猎物。随即不在管刚刚那个幸运的家伙,将眼前这个好像有点威胁的人类先给咬死,在慢慢享受其他的猎物。毕竟这边虽然有两个人,但是有一个好像已经被吓晕过去了。

李志远从呆愣中回神,收起心思,他知道现在不是考虑倒霉与否的时候。深吸口气,趁着狼和女孩对峙的时候,缓缓呼吸,加快的恢复刚刚因为疯跑而流失的体力,大口均匀的吸入氧气,让其随着血液奔流至全身,积蓄力量。

突然,恶狼动了,它缓慢而坚定的走向苏念雪,就在离其不过五步之速,突然加速,张开狰狞的獠牙朝着苏念雪双腿咬去,苏念雪先是一慌,随之凝神,险之又险的以一个侧步闪开。恶狼仿佛早有预料,双爪落地一个打转,仿若飘移一般,落地的一刹那,以更加迅猛的速度由下往上向苏念雪扑来。

苏念雪毕竟也是有点武学根底,只见其双腿站定,腰身后仰,险之又险的闪过,但也没有余力对野狼的腹部来上一击,不远处的李志远看到也是微微可惜,感叹苏念雪反应迅猛的同时也暗叹可惜。

不等苏念雪恢复身行,野狼尾巴下摇,四爪犁地,在地上拖出四道抓痕,再次扑击而上。凶狠的爪击慢慢的能感觉到苏念雪已经快要闪避不过了。此时李志远知道不能再等了,虽说只过去几个呼吸,但是看这苏念雪那仿若落叶在风中摇曳的身型,应该是再也挡不住几次扑咬。

李志远矮身前进,野狼仿若有所察觉,放缓了对苏念雪的攻势,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仿若无觉,就在李志远快要近身时,一记甩尾向李志远横扫而来,李志远虽然对肉身现在掌握不强,却也算是经验尚存,他不知道自己到底穿越到什么世界了,但他知道眼前的野狼一定不是上一世自己心中所认识的那个物种。光看其整体的协调就知道非普通的狼种可比。只见其故技重施,往前一个翻滚,在千钧之际,将不知何时拿到手上的石头,沿着有锋利的边角依靠着惯性和身体的重量,狠狠地在狼腰上一划。霎时间,一阵哀嚎伴随着一彭热血,淋了李志远一身。

“啊”,苏念雪还没反应过来,就见眼前突然倒过来一个血人,她哪见过血,毕竟真真正正的习武也就才一年的光阴。虽然刚刚鼓起勇气斗恶狼。实际上也还是个孩子。

不提苏念雪,再看恶狼,肚子上被划开了一个巨大的伤口,隐约可见有一些内脏流出,眼神依旧凶横,却也是挣扎几下,始终不能站起,发出一阵哀嚎。

“别叫,不是我的血,是狼的。”李志远一阵苦笑,没想到这姑娘嗓门这么大,再不停下来,估计李志远耳朵都要被震聋了。

李志远不管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的恶狼,拉起苏念雪的手,跑到二狗身边,踢了一下。

“二狗,别装了,再不走走不了了。”原来二狗在看到野狼的第一时间就吓得装死了,他听村里的王伯说,野兽都不习惯吃死的东西,碰到这种野兽跑不掉了只要屏住呼吸不讲话就好了。

此时,他抬眼一瞧,也是大吃一惊,什么情况,这么凶狠的野狼这一会的功夫怎么就倒了。

“远哥,他还没死透,要不要上去砸两下。”二狗此时来精神了,神神奇奇的站了起来要上前补刀,李志远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李志远知道,狼都是群居生物,虽然不确定眼前的是不是一直孤狼,但也不能去赌这个概率,万一待会来一群狼,那说什么今天三人也是要做狼群的晚餐了。

“赶紧走,再不走来不及了。”

随即也不管二狗有没有听,拉着有点发楞的苏念雪往着来时候的方向夺路狂奔。

“啊,远哥,等等我啊。”论跑路的本事,真得服二狗,风驰电掣的跟上。

三人,一口气一直跑到之前出发的地方才算是慢慢停下来。谁也没说话,朝地上一滩,大口大口的呼气,估摸着就算野狼再来也是没力气再动弹了。

良久,也不知是谁起的头,突然齐齐笑了起来。

“这可真是神奇的一天。”李志远笑着笑着说道。

“我叫李志远。”

“我叫赵二狗”

“我叫苏念雪”

系统:斩杀野狼,获得经验300点,获得阅历300点。

李志远:“???”

第四章:止境

三个少年此刻笑个不停,即是对逃出生天的庆幸,亦是对彼此如此狼狈的有心消遣。

李志远觉得虽然才穿越过来不到半天,但是他的心态好像变了,不再像从前那般处处冷淡,需要刻意伪装自己,让自己变得不近人情。

可能是这具身体的原主确实是个乐观开朗的半大少年,亦可能是因为这里的山清水秀,又是和当年自己梦中的情景想象,让其忆起童年,放下戒心。

“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李志远站立望景,不禁轻声呢喃。

“想不到你这个土小子还会吟诗。”不知何时苏念雪也是起身,听到李志远的生意不禁微感诧异,这倒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而且他念的这诗,虽然苏念雪也听不大懂,但是觉得还蛮好听的,有点味道。

小胖子二狗最会抖机灵,突然从地上挑起,眼皮一转,贱兮兮的凑到李志远身边道“远哥,还是你准备充分,早知道你会这一手我当时早知道就不跑了。”

李志远没好气的横了他一眼,要不是这胖子突然跑掉,还跑进狼窝,自己等人也不至于如此狼狈,当然,他已经选择忽略当时因为不懂情况,也跟着瞎跑的事情了,而且若不是他诈了一下苏念雪也不止于此。

想到此节,他不禁露出苦笑。

“念雪姑娘,你看咱们这也算是一起共患难了,要杀要剐你给我们个痛快。”李志远毕竟不是小孩子,藏在13岁外表下的是一位三十岁的大叔灵魂,这番话也是先拉感情再讲事情,对于孩子来说却是依然够用了。

谁知他不问还好,问了以后就发现苏念雪像只炸毛的小奶猫,奶凶奶凶的说道

“你们两个臭小子,就你们这点狡诈,陈师傅早就发现你们一直在偷学山庄武功,这次陈师傅好心让我来叫你们一起进庄习武,不用行那偷偷摸摸之事,谁知你们一个见了我就跑,一个还骗本姑娘,还害得我们差点被狼吃掉...”

苏念雪是越说越委屈,越说越后怕,此刻哪还有侠女风范,眼看是要哭出来了,这让李志远和二狗两人又是一顿好哄,二狗更是无耻,什么女侠仙子张口就来,好在一会苏念雪便破涕为笑。这才让两个小子长舒口气。

随之而来的却是一阵欣喜,这么说以后可以到毓秀山庄去学功夫了。

李志远亦是憧憬,等到此刻他才算是察觉到,之前的古怪,那野狼虽然没比前世的狼种大上多少,但是不管是从身法、体态和智慧上素质都算是远远高于上一世碰到的野狼,李志远可没有忘记他跟野狼交错而开之时野狼眼中的狡黠,这可不是一只野兽该有的眼神,若不是野狼还是有所轻敌,并且李志远也算是斗战老手,可没有这么轻松一举拿下。

对了,还有系统。

“轰,轰,轰”

突然远处的天空传来一连串的炸响,仿若雷霆,炸的李志远三人耳膜生疼,瞬间,李志远从发散的思维中苏醒。

惊骇的望着远方天空,声音出来的方向。此时仿若回应他们的目光,狂风呼啸,感觉快要把他们吹飞。

“不行,得找个地方躲起来。”李志远扯着嗓子,他也不顾别的,拉着二狗和苏念雪的手,以防被吹飞。

“快,去毓秀山庄。”苏念雪此时也是管不上其他,赶紧指着方向,三人一步一个趔趄艰难的向着山庄的方向走去。

李志远一边拉着二人,一边抬首看向天边。

只见漆黑的天际,有着八团光晕,有红色,有金色,有绿色,有蓝色,他们正如飞蛾一般,猛烈的扑向中间的一团金色光影。但金色光影宛如磐石,即便八团光晕在如何碰撞,亦是不动如山。

“哈哈哈哈哈,好,不错,这就是大光明神拳吗,你们这些和尚果然虚伪。”

“唔,惠师太,你这一剑确实有点东西,就是配上你这张老脸,这舞殇剑法看得我直欲作呕。”

电闪,雷鸣,大风,烈焰充斥着天际,此刻仿若末日,一道道神异击打在地面,交手的区域变成了生灵禁区。李志远此刻已经呆住,被苏念雪拉着进入了毓秀山庄。

何等的霸气,何等的嚣张,当男人开口时天地间仿若噤声,只留其一人的话语充斥,天地闭口让其言。

金色身影突然动了起来,还未等其他人注视到他的身形,一个闪身,绿色的光团已经从天空坠落。

“轰!”仿若流星一般砸入远处的山体,眼见绿光暗淡,怕是不死也脱层皮。

“魔教的狗娃子也敢出来了?”说着甩了甩手,好像打灭了一只苍蝇。

在场的人内心都是咯噔一跳,他们知道眼前的人强,可也就只是差半个境界,没想到差距居然这么大。虽说魔教近年来式微,并且缺少了核心传承,但是在场的人心里都明白,能稳压那绿光一头的也就那个别两人。

升起一些退却之心的同时,却又对那个境界更加的渴望,这种信念甚至让其等内心疯狂。

“我等受困半步止境近百年,此时已是残躯,未能得见大道,纵是枉然”

“大仙,我等净重你,可是我等已是半截身如黄土,阻人道途,亦是杀人父母,我等不得不拼。”

场中光团相继发出声音,有平稳,有急切,有坦然,有言不由衷。

“大仙,麻烦让出龙源,我等只需一枚,待到得到之时,亦是与大仙论道之日,想必大仙已经站在巅峰太久了,太过寂寞。”场中突然之前一直默不作声的金色小团光影,此刻发声。

此时的李志远三人已经是到达毓秀山庄,山庄的人都站在院中,抬头看着远方的神仙打架。人群中,陈师傅向着三人招了招手,让三小站在众人身后,同时略带深意的看了看李志远身上的血,点了点头。

这让李志远微微沉思,随之不再管,目光看向远方。

此刻突然中间的金色光影轻笑了一声,随即一甩手,三枚散发着红光的物事出现在了他手缝中。红光虽不刺眼,却能穿透金色的护体罡气映射而出。

不顾周围或渴望或贪婪的目光

“都说完了吧。”不等场中回复,金光继续说道。 “龙源,我想给就给,谁给你们的胆子来抢。”

话语,从慢到块,从平和到暴怒,等最后一个字响起时,天边金光大盛,狂风呼啸,金色的能量外溢仿若闪电般,让人惊惧。

“看来,你们是做好死的觉悟了。”

第五章:困天锁龙

随着金光最后一句话响起,甩手间三枚红色的龙源已是在其手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刚通体散发银光的长枪。

长枪散发出来的寒气,让在场的所有人通体生寒,他们知道搏命的时候到了。

只见银光一扫,一条银龙已是向着在场的七道光团扫去。首当其冲的是金色小光团,只见小光团双手合十,摆出佛势,一声阿弥陀佛响彻天空,坚定,祥和,神圣。

“金钟罩!”

此刻金色光团迫于威势,亦不在隐藏身形,一身佛号阿弥陀佛响彻天空。银龙碰撞上金钟罩,闪耀出刺目的火花,天地之传来尖锐摩擦的声响。不等银龙消失,大仙人影已经消失,转瞬间已经出现在在场一道红色罡气的强者身后,手中长枪朴实无华的向前一递,转瞬间,罡气如肥皂泡般已经破碎。

红色身影大惊,不顾望向银龙和金钟罩那边的情形,回身旋转,转瞬间堪堪躲避过银枪的顺势一扎,再等收定身形,提气准备出拳,眼前已是再无那道金影,谁后不远处出来武器撞击之声。

却是银枪一扎以后虽无立功却也是不再管红色身影,来人已是迅速的杀向不远处的持剑老妪。

枪剑相交,老妪在空中爆退,一个旋身,只见其周身闪烁五彩流光,慢慢收缩站定。再观老妪,嘴角确实已然流出一丝血红。

“都小心点,他的速度...”

不知场中谁出声,却是话还没说完。只见那道蓝色身影已是被长枪一砸,打入地下,入土是,地面炸出深坑,堪比导弹裂地的声响自山中回响,久久不能平息。

转瞬间蓝光冲天而起,定眼看去,入目处蓝光中确是一名中年大汉。大眼,方脸,络腮胡遍布半张脸颊,此刻嘴角的胡子上亦是沾染上鲜血,可见狼狈。

“又逼出来一个虾米,呵呵”金光一笑,随即不在管脸色难看的大胡子,脚下一闪,又是消失众人目前,转瞬间已如电光在场中横冲直撞,只见在场的每个人都提气十二分精神,不再担心羡慕身形,两人持剑,一人挂枪,一人藏刀具是严阵以待,不时阻挡着斜刺里出来的一枪,仿若鹌鹑,只知防守,无法进攻。

“哈哈,爽快,好久没放开手了,早知道就不把魔教那孙子给先放倒了。”金光男子显然是游刃有余,此时飞快展露攻势的同时,还不忘出口调笑众人。

“知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龙源吗,小惠子说的没错,站的太高了,太寂寞了。”

七位半步止境强者一边抵挡,一边心下惊讶,居然叫明月山的那位小惠子,没记错的话那位已经成名三甲子,此时若不是围困此位一起探寻上镜,真的不知道这位强者到底是什么时代的强者。就连他们也是在一次次古籍探索讨论中才知道眼前的强者。并且多年探索靠着天下名门正派左道散修甚至邪综魔门一起探索中才抓住这位的痕迹。

“你们这些名门大宗,嘴上说的好听,实际上与魔宗邪门也是沆瀣一气,没少干苟且之事,我这次呢,也是让你等露出真面目,让着天下好好看看。”金光满不在乎的说道,并且话中也透露出不是他们找到了他,而是他让他们找到了他。

“这天下得变变,都是你们这些大宗门压在大家头上,想出头太难了。我也快走了,走之前刚好把这沉寂已久的江湖,搅一搅,不破不立吗,哈哈哈。”

在场众人,心中一沉,所以他们所谋划的,早就在此人面前一览无余。他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别藏了,组成困天锁龙阵法,诛杀此僚,迟则生变”为首的金光和尚,此刻也是不再啰嗦,他知道不能再拖延时间了,这人说走之前,他不知道是要去向何方,或者是羽化归西,这些他都不管,他只知道,这次再不拼,上进估计再无希望,就算是生死道消,若能一窥上镜,也算是死得其所。

其他人交换了一下眼神,随即也是不再犹豫。

七个人,七个方位,金、木、水、火、土,光、邪。突然场中八人的四周被一圈金圈笼罩,而分散四周的七个人之间,隐隐有一根根能量锁链,相互牵扯。

“有点意思。”中间的金光此刻倒是怡然不惧,甚至一手扶下把,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周围的光圈。

“这江湖倒是被你等搞明白了。”不等其说完,四周的攻势便转瞬而至,剑光,雷霆,海浪,火焰,大山,金光,以及血色。攻势仿佛雨滴,无穷无尽,充斥这光圈内。天空完全被映红,此刻不止忘忧村,远处群山,更远的城镇,一个个人满目震惊的看着这里。

距离此处很远的一座道观中,一位两鬓斑白,下巴一把美须的老道突然从打坐中站起,惊骇的看向远方,最终喃喃道:“这是何等的威势。”

北边,寺庙,禅定的老僧敲木鱼的手突然停止,轻轻呢喃:“师叔祖,愿你得偿所愿,阿弥陀佛。”随之不再管外界的纷纷扰扰,继续禅定敲起木鱼,仿若天地中只有其能让他宁静。

东海之滨,一位青年站立穿透,汹涌激荡的大海不能撼动其分毫,他如礁石一般,矗立那边,注视远方,久久不语。

此刻的江湖,巨石入河,惊起千层浪。

话分两头,此刻毓秀山庄的众人,瑟瑟发抖。此等天灾,稍有波及,他们就将死无葬身之地,只求老天,神仙打架,他们不要遭殃。

而李志远,一瞬不瞬的盯着远处的场景,他的身形在颤抖,别人可能以为他是被吓得,毕竟此刻除了庄主,就连前方的陈师傅都是快要被此等威势吓得匍匐在地。

只有李志远知道,他在兴奋。

“原来这个世界有仙神,开山断海,不过如此。”

“高武吗?说不定还能有回去的一天。”

李志远缓缓的握紧拳头,眼中流露出的是兴奋与渴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