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雪

来自烟雨江湖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游山也
| 473074631 于1年前修改了此页面。

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对于页面内容有问题或意见,可以在WIKI建议反馈区或页面下方评论区进行反馈。
本文由 苹果一区 林忘忧 原创。未经许可,请勿擅自修改,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带链接。

“其实我从来不想杀人,我只想对得起那套剑法。”说完这话,林阿六端起一碗烈酒,仰着脖子将酒倒入口中。


坐在林阿六对面的是一名弱冠少年,他神情冷峻,剑眉微蹙,一双眼睛死死盯住老者的喉咙。此时,少年身后负着的剑发出低鸣,桌子上的酒坛子应声出现一条裂痕。“荡寇将军李清霜之子李一尘,磨剑十载,向前辈复仇!”


林阿六闻言,放下酒碗,朝李一尘端相良久,随后点了点头,拿起扔在桌上的剑,转身走出酒楼。


申时三刻,太白酒楼外人声鼎沸,往来商客摩肩接踵。李一尘在林阿六面前五丈处停步,宝剑出鞘,肃杀之气席卷周遭,百姓登时如潮水般向四下退去,硬生生给二人留出一片空地。 一名年轻捕快正好在此处巡视,见二人欲在街上斗剑,便想过去拿人,结果被捕头一把拽回人群。“不要命了么!林阿六——八省共缉的魔头,太乙山的剑,落霞镇的刀,哪个斗得过他?你个嫰鸟儿上去那就是个添头!”年轻捕快闻言一愣,再不上前,视线在林阿六和李一尘之间不断游移。


李一尘右手握剑,左手朝剑脊一弹,宝剑长鸣,周遭空气为之郁结。混在人群中的捕头闻声暗自叫好,他原本是修行过三年的少林僧人,破戒还俗后凭一身硬功当了捕头,见李一尘寓气于剑,便知他是个高手,只盼将那林阿六速速杀了,他好帮着收尸,捡个便宜。


说时迟那时快,李一尘举剑向前一指,一股无形剑气流矢般向林阿六射出,林阿六侧身微避,脸颊处多了一道血痕。捕头心下叫好,再看李一尘,只见他一身白衣随风飞舞,手中宝剑或劈或刺,或抹或挑,时而大开大合,时而细密绵长,剑气破空之声不绝于耳,气势磅礴,犹如观潮。


这等剑法一出,围观众人无不喝彩。那捕头慑于林阿六威名,先前一直不敢出声,此刻断定他绝无活路,想到升官发财,胸中戾气难抑,发狠地叫了一声好。捕头毕竟有些功夫底子,那一声叫得中气十足,将围观众人的声音一并盖了过去。有那么一瞬间,捕头和林阿六的视线合在了一处,他只觉浑身一颤,不由向后退了两步。 此时,林阿六脸上的血痕已经变成三四条,身上的衣物也多有破损。众人见他动作迟缓,挥起剑来毫无章法,随时可能在李一尘的剑气中丧命,喝彩声便弱了几分,几个年轻妇人更是掩住双目,不忍直视。然而没人注意到,李一尘的头上正不断冒出汗水。


一步,两步,三步……林阿六不断蚕食着和李一尘之间的距离。五丈,四丈,三丈……围观众人逐渐看出了端倪。李一尘的剑气虽然屡屡击中林阿六,但每次均是擦身而过,只留下一条笔直的浅痕,林阿六虽然动作很慢,但每次都避开了要害,随着时间推移,他受伤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就这样,林阿六踏着稳重的步伐,来到了李一尘面前一丈处,他几乎不再躲闪,剑气袭来,只用最少的动作举剑格挡。李一尘则要紧牙关,将一身剑法使得淋漓尽致。


忽然,林阿六一声断喝,双手持剑横扫,同时斩断五道剑气,随后一个旋身,将急速旋转的长剑投向李一尘。李一尘大骇,剑法凌乱,匆忙格挡,双剑相击下,被一股巨力轰出三丈有余。少时,李一尘持剑杵地,右手虎口爆裂,一股异常霸道的真气同时冲击十二正经,喉头一甜,吐出一口鲜血。


林阿六无意赶尽杀绝,缓步走到李一尘面前,自言自语道:“李清霜虽为将军,但十方剑气,出神入化,乃我辈中人。十年前,我与李将军相约在祁连山南麓研习剑道,剑法虽成,将军却因试剑而亡。我曾与他击掌盟誓,以此剑法挑战天下英豪,只求剑道至境,生死不计。”


语罢,林阿六拂袖而去。李一尘再支撑不住,坐在地上,不断咳嗽起来。他手中始终握着那柄宝剑,宝剑虽受重击,但完好无损,剑背如镜,浮铭“照雪”,是李家的家传之物。李一尘望着“照雪”,似乎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庞,他抬起头,看林阿六的背影逐渐远去,心中恨意蓦然消失:“父亲若是活着,或许也会走上这样的路吧。”


太白酒楼再次变得喧闹,似乎那场决斗不曾发生。李一尘被那名年轻捕快扶进酒楼。年轻捕快告诉他,为了抓林阿六,捕头已经回官府调兵。李一尘没说什么,只闻到一股酒香。 从那天开始,李一尘不再追寻林阿六的踪迹,他浪迹天涯,行侠仗义,与剑道高手切磋技艺。他的腰间多了一只酒葫芦,里面经常装着一种洛阳名酒,叫谪仙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