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象中的悲欢离别

来自烟雨江湖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游山也
| 473074631 于1年前修改了此页面。

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对于页面内容有问题或意见,可以在WIKI建议反馈区或页面下方评论区进行反馈。
本文由 浣影 原创。未经许可,请勿擅自修改,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带链接。

看前提示:

1.为了观看方便以及凸现任务,本文将采用“你”字代表主角。

2.对剧情进行了一定的处理,但不会删减,也不会乱加。

3.本文主角设定为男,因为我找不到女主的视频资源。



第一章

天上下起了雪。


刚开始时,雪花零零散散,飘落在地,像是在为大地铺上一层淡淡的白妆。随后,雪花变得大了,密了,飘飘悠悠的将你的视野占据,把前方的小路笼上了若隐若现的薄帘,也为雪山增加了几分美感。


你没有运行轻功,只是慢慢的走在这片迷境中,任凭雪花飘落在肩。白茫茫的大雪中,你宛若一尊会行动的雕像。


天空忽有簌簌大雪飘落,有风吹来,将你的衣襟吹得猎猎作响。


“有人吗,救命啊。”


猛然间,一个带着慌乱的男声响起,你下意识的将视线转向了声音的来源。


两个人影在大雪中浮现。那是两个僧人,看不清面容,只能感觉到两人一个很是年轻,另一个则年长不少,刚刚的呼喊似乎是那个年长的人影发出的。


靠近之后,你才发现他们被一个刀客拦住了去路一一一那人裹着一剑御寒的老羊皮袍子皮肤黝黑,皮肤干瘪的像是枯木一般,刀身的一半藏在他的袖子里。


“别费劲了,没人会救你的,拜托禅子和我们走一道。”他像是示威似的晃了晃手中的刀,“别想着反抗,刀剑无眼,若是不小心伤到禅子尊贵的身躯可就不好了。”


话音刚落,他快步上前,右手程爪状,径直向僧人抓去。与此同时,僧人中年龄较大的那位主动站到前面,将另一人护在身后。


“禅子你先走,师兄替你挡着。”


“师兄,我不走。”在他身后的那人声音不大,但却坚定而有力。


你心里估摸着,这刀客来势汹汹,似乎还甚有所图,还是先替他们挡下吧。


因为那个较大僧人的阻挠,男人不得不先一掌将他拍飞,顺势过去抓他们口中禅子的肩膀。但就是这一掌的空档,你已经飘至其身前。


男人粗糙的手掌眼看就要落下,你运气一掌打出,男人避其锋芒向后退去,他脚下的雪花随着他的后退高高飘起,在洁白无暇的雪地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划痕。


男人抬头,眼神冰冷的朝你看了一眼。


“哪来不知深浅的娃娃,不怕多管闲事把命送在这里吗?”


男人张开手臂,向你奔来,宛如一只凶狠的野兽。长刀拖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响。


你并没有轻敌大意。短短的几个回合,你们已经交手了不下数百次。他又是一刀挥出,你躲开了锋芒,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之上,刀客顺势倒身飞出,沫入雪林之中。


他一手扶着树,冷冷的瞥了你一眼。


“小娃娃,你坏我风雪谷大事,这笔账,迟早要算清的。”说完,他便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你的视野内。


“幸好师弟无碍,不然师兄我可就要背大罪过了。”被打飞的僧人此时已经爬了回来,他浑身上下沾满了雪,看上去十分狼狈。在检查完禅子安全无恙后,他才松了口气。


“师弟,先前师兄跟你说,不要下山,不要下山,险些就酿成大祸了啊。”


师兄弟二人显然还对刚才的事心有余悸,面色煞白。但见师兄凶自己,一旁的年轻僧人还是忍不住用一种不重不轻的声音反驳道。


“师兄,我们....我们....不是没事嘛....”


“那是佛祖保佑。“他冷哼一声,向着你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多谢少侠,我叫扎西丹仁,这是我师弟布拉嘉措。实在是感谢少侠,不然的话,今天我和师弟定是无法全身而退的。” 你不由得想起,那刀客为什么要对他们做不轨之事。你略微思考了一下,询问道。


“此时说来话长啊。”扎西丹仁的眼中闪过一抹担忧,“施主可知那关押了风雪谷高手的十方地狱吗?”


十方地狱?这个词对你来说闻所未闻。你摇了摇头,表示并不清楚。


似乎是意料到了你会那么说,扎西丹仁轻咳两声,向你缓缓道来:


“想来施主初来乍到,对于大雪山的一些历史并不了解。说道这十方地狱,首先要讲的就是这大雪山第一邪派风雪谷了。”


你心中微微一愣,想到之前那个刀客便是以风雪谷自称。


“当年风雪谷意欲称霸西域以及大雪山大雪山一带,名门正派的高手频频遭到刺杀,那些大派怎么会允许他们如此放肆?大战一触即发,在风雪谷驻地,无数人在那里杀得天昏地暗,血流成河。”他停顿了一下,继续道,“当时有传闻说,北伽山下的湖水都被血染红了,过了好几年,村民去湖中挑水吃,还是能闻到血腥味。”


“当双方打得难舍难分的时候,我方禅子渡边禅师出世,他一人独挫风雪谷七大高手,并设计将他们引诱到事先准备好的陷阱中。而风雪谷的一众高手也被囚禁”


扎西丹仁呼了一口气,道:“那个陷阱是一座地狱牢笼,现在我们称之为一一一十方地狱。佛门禅子战风雪七贼,也于此成为了一段武林佳话,便是到了现在,也是脍炙人口。”


听着僧人的低语,你仿佛自身也置于那场大战中,流血染红了土地河流,风声呜鸣,嘶喊声刀剑声震耳欲聋。危亡际,有僧人双掌合十,漫步走下大昭寺,轻生道:哦弥陀佛。


“然而.....”


扎西丹仁的声音将你拉回现实,你看向他的眼睛,却发现他的眼中有一抹愤恨。


“可哪怕几十年过去了,风雪谷仅存的余孽依旧贼心不死,总想着有朝一日能打开十方地狱的牢笼,释放出里面的邪门外道,再次作恶。”


可你心中依旧有些疑问,便接话道:“那之前袭击你们的刀客又与十方地狱有什么关系?”


“一切的缘由都在我师弟上。”


他?你看了看一旁的年轻僧人。


而他似乎并没有注意你的目光,只是喃喃自语着:“再耽搁,等下莫要错过了。”


扎西丹仁似乎有些无奈,道:因为我师弟是这一世的大昭寺转世尊者,也被称为禅子。”


你不禁打量起一旁这个年轻僧人,似乎除了眉目清秀点,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尤其是听完风雪谷的故事后,心中难免比较,都是禅子,咋差别那么大?


扎西丹仁继续道:“这些人可能就是想抓走我的师弟,到时候威胁我们。”


可就在你们交谈之时,站在一旁的禅子却踮着脚准备钻空子离开。


“师弟,你又准备跑哪去?”扎西丹仁一把将禅子拉回来。


禅子低着头:”师兄,别拦我了,师弟我有天大的事情去做,再耽搁,黄花菜都凉了,媳妇也和人跑了。”


“休得胡言,”扎西丹仁看上去有些生气,“你是大昭寺的禅子,哪来的媳妇?现在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跟我回大昭寺。”


小和尚似乎还想再说什么,但是见到师兄严肃的目光,便拉拢着脑袋不说话了。


扎西丹仁转回头,道“施主一看就知道是正派出身,有一颗肝胆侠义之心。现在小僧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方不方便说。”


噢?你让其但说无妨。


“我这准备带我师弟回寺里,但路程尚有些距离。若之前那人去而复返,难免再落魔手,还望施主能护送我们师兄二人回寺。”说完,他向你鞠了一躬。


“师兄,我还没答应你要回去呢....”小和尚弱弱的开口道。


“再多话,我就把你下山的真正原因告诉师傅,他老人家到时候肯定又要罚你抄经书。”扎西丹仁一口回绝,显然,他更担心禅子的安全。


小和尚道:“你若告诉师傅,我....我就把你上回扫地偷懒的事告诉师傅。”


“你....你休要乱说,快跟我回寺。”


小和尚见师兄一副心意已决的样子,最后也是低头妥协。你心里越发好奇这样一个人怎么能称得上禅子。


第二章

踏入庄严肃穆的大昭寺,你不禁四处打量起周围宏伟的建筑物。


“丹仁,你们师兄二人又跑到哪里去了。”


远处,一位年近半百的僧人走进,走进的瞬间,你发觉一旁的禅子在疯狂眨着眼睛。可扎西丹仁像是没看到一样,双手合十,道。


“先前师弟跑下山,我一路跟过去,路上险些遭到风雪谷余孽的袭击。幸好这位施主出手,我们才逃过一劫。”


“师兄你怎么回事。”布拉嘉措一脸生无可恋,“路上说话不告诉师傅的,怎么说话不算话呢。”


年老的僧人微微点头,道:“嘉措,庙里积了不少雪。没扫尽之前,你不许再次下山。”


“大雪山几乎天天下雪,怎么可能扫得干净。”小和尚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满是委屈的说。而老僧人则是见怪不怪,温声拍了拍他的脑袋。


“任何事情事在人为,只要你努力去做,总是会有机会的。”他转过身,“让施主见笑了,老僧法名断尘。多谢施主护送我这两位弟子回来,出家人无以为谢,若是施主有兴趣,不妨在大昭寺吃顿斋饭,再看看雪景。大昭寺的雪景可谓一绝。”


断尘禅师伸手一挥,你还没反应过来,先前闭上的大昭寺大门又重新打开。无数的雪花伴着风声倒灌进来。你放眼望去,万里飞雪,甚至让你产生一种错觉,这苍穹好似熔炉,溶山河万物为白银。


看了一会,就在你准备下山之际,正在雪地里扫雪的禅子挥了挥手,似乎在叫你过去。


待你进前,禅子把扫把搁在一旁的墙上,拍了拍身上的飞雪,道:“少侠是不是觉得我根本就不像一个禅子?”


你想了想,便点点头,算是表态了。


“可是少侠,这世间我们很多都没得选。有的人生来就是乞丐,有的人生来就是禅子。实不相瞒,我一点都不想当这个禅子,那样就可以....”


小和尚说道一半,反而开始卖起关子来,突然神秘兮兮问道。


“少侠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执意要下山?”他没等你回答,便凑上前来,瞥了眼四周,确认无人注意这里时,才悄悄说道:


“我想去见一个姑娘,她叫绿珠。怎么样,这名字是不是俏得很?不止是俏得很,人也有意思得很,每次和别人打斗,一旦取胜,便用刀去挑那人的衣服。”


你想了想之前小和尚说的媳妇没了的话,心中一动:还真是姑娘,禅子思春?这传出去,大昭寺可就要闹一个天大的笑话了。不过你还是耐着性子问道,难道非要现在见不可?总不能晚一日,就和别人跑了不成? 说道这,小和尚顿时就焉了。


“晚一日,说不定真就跟人跑了。”小和尚垂头丧气的说。也不顾地上的积雪,找了个台阶,就坐了下去。


“那姑娘过些时候就要在那雪山顶比武招亲,她说了,谁要是能胜过她手中的双刀,她就嫁给谁。小和尚叹了口气,抬头望天,”听闻成都那边来了个了不得的剑客要与其比试。你说她要是打不过,这.....少侠无论如何,可要帮我一帮,小和尚的幸福就掌握在你的手中了。”


你表示定会帮忙,但该怎么做呢?


见你答应帮忙,小和尚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这个简单,我瞧你武功高强。这样,在她去前,你先把成都的那剑客打跑了,不就行了吗。”


感情这小和尚是要你去做打手啊。见你还在思索,小和尚不由得握住了你的手,道:


“你若是帮了小和尚,我们就是好朋友。我知道你们这些江湖中人约架前最喜欢自报家门。以后你就说:西域大雪山大昭寺第九世达赖喇嘛转世尊者禅子是你的朋友。你说说,有什么名号有这个来得威风?”


你看小和尚说得一脸真挚,不忍拒绝他,便答应了他的请求。


“不过少侠你打归打,但千万要记住一件事,若是绿珠问起来了,可千万莫要说是我叫你去的,这个一定要谨记。”


小和尚嘱咐完,便向你竖了一个大拇指,像是在鼓励你。


红景天,一种名贵的药材,外貌呈现红色,只生长在极寒之地,听闻有人在雪山顶见过此物。不过你虽然在山顶,但并没有见到这所谓的红景天,倒是见到了小和尚口中的剑客。


此人腰间别剑,双眉如锋,手指白皙,目光懒懒的望着远处的群山。他见你在看他,不由开口问道。


“怎么,少侠找我有事?”


你询问他是不是要和一个配双刀的姑娘比试?


“怎么,少侠你也看上了那姑娘?如果是这样,我劝你还是回去吧。那绿珠姑娘双刀快得很,不知有多少男人倒在了她的刀下。”他打了个哈欠,继续道:“退一万步讲,那怕你胜过那姑娘的刀也没有用,因为我已经先看上了。你若和我抢,我就只能拔剑。可我剑一拔,你的小命就没了。”


你表示今日受人之托而来,断然不可就那么走了。


他迎风而立,长衣自飘摇。他摇了摇头,将腰上的剑取了下来,插在了地上,双手摁住剑柄的上端。


“我平生最讨厌那些听不进道理的人,可没想到少侠却是这么一个人。我也想看看少侠手底的功夫是不是和你的人一样有脾气。”他拔出剑,并不想多说什么了。看起来,讲道理是没有什么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