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WIKI由旅行者酒馆于2020年03月14日申请开通,编辑权限开放,建议收藏。首页UI改版中,感谢 大猫雷恩 对WIKI进行的重新设计,期待更多能人异士加入原神WIKI中
全站通知:

稻妻

阅读

  ·  

2021-10-17更新

  ·  

最新编辑:向冷__

阅读:

  

更新日期:2021-10-17

  

最新编辑:向冷__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原神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向冷__
蠢蛋阿文
充满未知的未来
陈宇扬先森
布丁乳酸鸡
巴特列阿斯科
品茶红
凌空の猫


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按右上角“WIKI功能→编辑”即可修改页面内容,新建相应的图鉴页请点击 创建图鉴.png


不知多久以前

大狐白辰

传说在大狐白辰在世的年月里,其手下有六位弟子,皆是法术高强、变化多端之士,平日里负责辅助主母白辰协调神社事务、守卫影向山之安全无虞。

约2600年前

魔神战争

一统稻妻

往年魔神混战,雷电大御所将军殿下定稻妻全土于一元,众皆震悚俯首,各安其位,或有直遭殄灭,再无非分之妄。

魔神「奥罗巴斯」

失去了一切、逃向暗之外海的魔神在海渊中,见到了什么都没有的弃民。于是它决定留下来,成为他们的「远吕羽氏尊」、「海衹大御神」。传说大蛇神曾经折下身上所有的珊瑚枝,让蜷缩在黑暗中的孩子们拥有照亮周遭的光明。又有一说它用折下的珊瑚枝架起了登高的阶梯,让它的孩子们再次回到了地面上,见到阳光。
这种珊瑚在提瓦特的大地上是见不到的,是大蛇闯入「暗之外海」时,获得的礼赠。因此对于深海的大蛇而言,身负珊瑚枝象征着力量;而失去珊瑚枝时,力量会相应地折损。换言之,折断的珊瑚枝中也蕴含着超常的力量。

不知多久以前

离岛

离岛方才建设不久时,当时的柊家家主弘嗣大人曾经从异国引进诸多新奇产品,以此证明他力推建设通商港能带来的裨益。
「狐斋宫大人」曾赠予柊家的退邪之镜为「透镜」。而弘嗣从枫丹国定制了一台特殊的留影机、能够记录思念与记忆,作为珍重情谊的表现,回赠大社。随着年月,留影机本身失去了功能。唯独狐斋宫大人祝福过的透镜,在特殊的地方仍然能看见如今已经不在的东西,便成了现在的图  「留念镜」  

八酝岛

大蛇远吕羽氏尊原素与鸣神以西界为分野,相安无碍,是时忽横生歹意,举力东侵。
战事酷烈,民生惨苦。两方鏖战今八酝岛,皆多有伤亡,大御所殿下之爱将天狗笹百合亦陨落其间。大蛇终为大御所殿下斩杀,薨于八酝岛。 于是形成了无想刃狭间。

「珊瑚宫」

海祇岛民信仰魔神奥罗巴斯,因为当年正是这位形似巨龙的蛇神担起了引导他们的责任。所以海祇岛的人们心怀感激,视奥罗巴斯为护佑他们的神灵。
大蛇终为大御所殿下斩杀,薨于八酝岛。自此以后,珊瑚宫遣使降服,尊稻妻幕府为大宗主也。 此战以后,曚云神社便遭废弃,珊瑚宫家的海祇岛现人神巫女率领海祇之民建设了现在的珊瑚宫,作为对大蛇的纪念

鹤观

阿瑠

雷鸟高飞的季节里,暴雨肆虐的山林中,一位少年无畏地歌唱。孤高的雷电魔鸟被少年清澈的歌声吸引,静静地落在他的身旁。
「真是有趣的曲调。你,渺小的人儿,就不害怕雷霆与暴雨吗」
「族里的大人说,我这样的孩子能令雷电平息,化暴雨作甘霖」
少年停下歌唱,回答雷鸟的疑问。雷鸟高傲地鸣叫片刻,不再说话,因为,那是非常动听美好的歌声。
「当你同雷雨再来时」
「我唱别的歌给你听」

可当雷鸟再次寻找少年时,却只见到了高高搭起的祭台与金杯中的血水。

血祭

雷暴中高飞的鸟,携紫电引骤雨降临山林。
蒙昧的部落感激它的恩赐,畏惧它的力量,故选举萨满,以血祭祈求护佑,逃避惩罚。
在新一年来临的祭典上,萨满以无辜者的鲜血唤来了雷之魔鸟。
部落人期待雷鸟悦纳神圣的祭品,如往年一样鸣叫着诵出神谕。
但当乘雷之鸟降临众人头顶,空中回响的却是昭告毁灭的狂雷。

在部落最终的祭典上,狂怒的魔鸟掀翻了染血的祭台。
预告守护神降临的时计,此刻却成了招来雷霆的丧钟。
雷暴的巨鸟向部落人降下灭顶之灾,仅仅为一人之歌。

盛怒

未能兑现的承诺令雷之魔鸟悔恨发狂,它就此远远离开了已化作灰烬的山林,直到多年后它被视为作乱的妖物遭伐。
最终成为了纯粹愤怒的化身
只要土地中的怨恨不消,那雷鸣也不会断绝吧。

约500年前

浅濑响

一度师从神通广大的狐狸大人,学习打理神社事宜。那时的我,不过是从小渔村(清籁岛的越石村)来到鸣神的幼稚巫女。
比茶筅还要愚钝。也还未曾褪去孩童的任性与好奇,对斋宫大人优雅难懂的话语。总是抱着天真的怀疑。

我曾在秋夜的坂道上,和斋宫大人同赏蝉鸣与月光。那时的我还不过是一个乡下巫女,年幼而无比倔强。
像一只叽叭喳喳的团雀般,聒噪着坚持自己的见解,望着狐狸大人浅笑的面庞出神,却未听懂她的话语。

「雾切高岭」

少年时曾不羁漫游山林,又与偶遇的大天狗相设赌局,以年轻勇健的肉身与将军御赐的铭弓,互为豪赌之注。
至于那场赌局过程如何,或许只有酣饮畅醉时才依稀记起。但待到那夜天色初白之刻,三胜三负,正与天狗赌成平手。于是,不幸被天狗收为仆从小姓,幸而赢得了无双的宝弓。
「昆布丸,天狗的弓法乃是如此,给我好好看,好好学!」被粗鲁地取了莫名其妙的外号,但终究见识了天狗的身姿。空行于重重云间,无拘无束地回闪俯冲,以弓弦释出雷矢…
那是毫无保留的、真正的杀伐之舞,凶戾难测,优雅华美。

多年之后,已不再是做小姓的年纪,也颇学到些弓刀之术。如此,便被没耐性的主子一纸荐书打发到了幕府的大门下。
追随将军的年月里,武艺多有精进,结识了许多友人与仇敌。不羁空游的嗜好未曾改变,反而藉天狗之铭弓,更有恃无恐。

浅濑响

在大社学习已有些时日,自认成熟了许多。不再像小时那样愚钝,越来越能独当一面。
但不知怎的,我愈是成长,斋宫大人的面庞却愈发掩上阴翳,浮现在她脸上的并非忧心,也非恐惧,而是深切悲哀的不舍…
「对了,你也给我讲讲昆布丸那个呆瓜吧…」
「怎么…你还怕我这老女人把他抢走不成?」

在神社的求学时光受益匪浅,愚钝如我也学会了狐狸大人的说辞。
这段时间里,即使不近人情的影向天狗大人,也有了自己的女儿。
呆头大叔昆布丸,也成了将军殿下的旗本,将迎娶高门武士之女…
「真是可爱的孩子,连整天闹着杀伐玩耍的天狗大人,也稍微有了母亲的自觉呢…」
「不过…神社里总是缺少了一点小孩子的生气,这样可不好。小响变回小孩如何?」

一如既往,狐狸大人开着有点过分的玩笑,带着绯櫻酒的醉气,自顾自地凑了上来。
「别苦着脸了,小响。就让斋宫大人为你算上一卦,如何?」
「哈哈,是大吉!你看,是大吉呀!你可知这意味着什么?」
「您抽去了所有的凶签。请您不要再取笑我了,斋宫大人…」
「不…这意味着你所思恋之人,将有幸成为你永恒的记忆。」

所以你要坚强地活下去,久久地活在这世上。
就算珍重所有的人都逝去了,只要你还活着,
那与这些人一同度过的时光也永远不会消逝…

「鬼之子」岩藏道启

应当继承家业的长子从此避世隐居在城外的村中,与影向的山林为友,直到他在山中遇到那名少女…
「真烦。如果想抛弃过去,那就由我为你取个新名字吧。」
「就叫岩藏——取磐座之意,那是不受人言所害之物呢。」
「身体中流淌着鬼血的人哟,你要高兴才对。笑一笑吧,」
「要知道,由我们影向天狗取的名,是有神通力加持的。」
「那么——来年绯櫻飘落时,再在这决斗吧,『岩藏』。」
「鬼之子呀,要好好练剑,成为配得上影向天狗的对手。」

「胤之岩藏」

「你碰到了我,不得不说确实是你赢了呢。」
「你的剑,如今连天狗的速度也能超越了。」
「在这十三年里,和你决斗的每一天,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但我身为影向天狗,最终还是要承当一族不得不为之事。」
「如今想来最初为你改名,是希望你能摆脱鬼之血的诅咒。」
「非人的血脉,随着那一场战事。现在已经越发地稀薄了。」
「毕竟嘛,我等非人之物不该觊觎人的善终。但你不一样。」
「如今的你是『岩藏』,已经不再是背负鬼之血的御舆了。」

「那么再见了,道启。忘了我,然后以你的剑,」
「为岩藏的血脉,开创仅仅属于岩藏的道路吧。」
……
凭借独创的秘剑「天狗抄」,岩藏道启成为了九条家的剑法指南,获得了「道胤」之武号,并最终创立了一度门生如云的剑道流派。

惟神晴之介

「影向役者三人众」之一,将「作乱」的五百藏及其手下妖狸封印进石像里。 出走璃月学习仙术

漆黑灾厄

(可能就是坎瑞亚覆灭)

雷电影

成为将军之前,雷电影只是一介武人,负责履行前代的命令。前代雷神雷电真武力羸弱,委托给影的大多是挥刀洒血之事。
影至今仍记得,真格外喜爱稻妻的风景、美食与人文故事,喜欢到会滔滔不绝地向影分享的程度。虽然她们在时间「磨损」一事上有共同的认知,但相比为未来担忧的影,真更愿意把注意力放到现在。 「正是明白此景须臾,才更要抓紧享受啊。」
那时的影只能苦笑,反省自己身为一介影武者,居然比雷电将军还古板。她也会反思,想学着和真一样,更加从容一些。但突变之日来得太快,影毫无防备。回过神来,她手中竟已握着弥留之际的雷电真递来的刀。
这一天,影武者成为了真正的「雷电将军」。也是这一天,影彻底领悟了「磨损」带来的切肤之痛。继续跟随时间向前走的话,就连这刀、这樱…这稻妻众生,都会从眼中消失吧。
这是稻妻的根基,也是「雷电将军」必须守护之物。
「由此看来,超前的预想并非毫无意义…也并非僭越。」
心中觉悟终定,生命超脱肉体,永恒降临浮世。 影创造了雷电将军来代行国家大小事务,创造的副产品雷电国崩后加入愚人众,成为第六席 散兵。影将神之心交给八重神子后遁入一心净土。

鹤观

曾经的古代世界被黑暗淹没。为了保护鹤观,雷鸟大人变出了雾海,只要离开雾气,灵魂就会迷失。而黑暗也会在雾海中迷失,不能进入鹤观。

「乐斋」

那时候斋宫大人亦对其文字与茶品青睐有加,在狐狸一族之中,有乐斋大人算是第一等的风雅之士了。只可惜,往事随风,自有乐斋大人不幸犯下大罪引咎离去,至今已有五百余年矣…

「五百藏」

当天地变得漆黑时,「狐斋宫」担心五百藏为了守护森林,会挺身与绝对无法抗衡的强敌战斗,并因此死去。于是,就故意用妖狸擅长的「捉迷藏」挑战他…
「五百藏,一定一定…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是我引诱你的法术。千万不要被骗、不要现身。」
「那当然,臭狐狸。这次吾辈一定会胜过你,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等了一段时间后,五百藏感觉不对,就到处大闹。为了引出「狐斋宫」,甚至把镇物给偷走了。
他不知道这是「神樱大祓」需要的物什,只是以为这把梳子对于「狐斋宫」而言很重要。后来,就因此被惟神封在了石头中。

雷樱树

据记载,几百年前,雷樱差一点都枯萎了。
当时魔物肆虐。连大海也变成了黑色。雷樱很努力、很努力地吸收邪秽的气息,最后几乎全都枯死了。

荒海地宫

「狐斋宫」大人将人们带进荒海地宫,躲避灾难。

赌注

「这次与你赌上一把,如何?嗯——就以这把弓为赌注吧。」
「我要将这把天下最好的弓为赌注,赌我能活着回到这里。」
「就寄放在你这吧。如果我高岭输了,那这把弓就归你了。」
「毕竟浅濑你算得了我流射术的真传。应该能用好它才对。」
「但,假使我赢了的话…」

灾厄自远海席卷而来的岁月里,武士与逞强的巫女互设赌局,以自深渊生还的机会,与将军御赐的铭弓,作为豪赌的赌注。

雾切高岭

如果没有将爱用的弓,作为赌注留在了她的身畔,或许情况也会不同吧。但真赌徒无论如何也不能后悔,绝不计较「如果」、绝不悔恨「假使」。
敌人如同迷雾般涌来,那不断地使出连山岚夜雾也能斩断的妙剑就行了。斩切的速度足够快的话,那就能拨开欲深的漆黑迷雾,能瞥见光明吧——

「浅濑,与你的约定…不,这场终结一切赌局的豪赌,我绝对不会输。」
「我一定会回去。然后连同作为赌资的弓一起,取走我所赢得的未来!」

如同连绵不绝的雷光,他与雾切一同斩落了无数妖物。但最终刀剑究竟仍是不如剑客的执着强韧,逐渐破碎。而漆黑的浓雾,也将他完全淹没了…

如同紧握垂入黑暗的蜘蛛丝般,紧握破碎刀柄的武者,在漆黑的浓雾中,仍然拗执地在内心中不断告诉自己:
赌局的胜负尚且没有定论。我一定要回到浅濑的身边…

「狐斋宫」

「狐斋宫」原本是白辰的血脉,曾与雷神同行,守护稻妻的子民。
在这一生中,我也曾化为人的形姿,与这些短寿而美丽的小小生灵同行,以不同的身份,成为许多人的挚友。
守护他们的结界,但愿不会被任何黑暗侵蚀…
这一切,所有的所有,都是我如今所怀念的
「所以啊,撕咬我的漆黑意志,」
「现在我已经失去了所有力量,」
「我的白辰之血就任您挥洒吧。」
「但是,尽管处于卑微的立场,」
「我仍希望您能聆听我的请求…」

「如果您能看见我所珍重之物,」
「那么就请您饶恕那些生灵吧。」
「如果您恩准我提出一个愿望,」
「就请您将我永远明亮的记忆,」
「归还给我热爱的这片土地吧。」
「希望以此,在您的肆虐之后,」
「仍然有美好的东西能留下来…」
在五百年前的灾厄中,「狐斋宫」为了保护鸣神岛,而与漆黑的灾厄作战,最终被灾厄吞没了。吞食她的灾厄最终被斩落,而她的思念与记忆也回到了鸣神岛的大地中。

大天狗离去

大天狗死于大蛇之手

御舆千代「虎千代」

背上「雷之三重巴」的纹样时名为「千代」的鬼族女武者,面对漆黑的军势时,曾被虎躯蛇尾的世外之兽吞下。最后她撕开魔兽的胸腔,得以幸存。
这是「虎啮的千代」之名的来由。在此后的岁月中,这一名号渐渐简化为「虎千代」。
但在深邃之兽的腹中,她染上了深罪的黯色,也透过猩红的利齿看见同行者被撕碎。沉湎于漆黑景色的她最终向御建鸣神主尊拔剑;后来,她持刀之臂与尖角被斩落,如同负伤的野兽般从城中逃向林野;再后来似乎是被天狗,或是终末番,或是山中修行的岩藏之胤当成不认得的怪物,收拾掉了罢,因为她俊美的容貌已经因为漆黑的仇恨与负伤痛苦变得狰狞扭曲。抑或是遇见了大蛇遗骸附近的鬼面执剑人形,故此结束了命运的旅途。

长正

虽然不过是御舆家的养子;虽然养母让御舆之名被染黑;
虽然御舆的嫡子道启抛弃了子然一身的自己,销声匿迹;
但他自诩的愚钝、实际的忠义令他百倍珍惜御舆的名号。
努力进入官府,并以百倍的勤奋与清明,洗刷家族污名。

浅濑响

当漆黑的秽毒沉入大地,复归平静之时,剑豪并未归来。而作为豪赌的胜果,将军御赐的铭弓被交予巫女的手里。

那个在神林教授我弓术,绯色的櫻枝下耐心倾听我幼稚约定的男人,他终会回到我面前,即使飞溅的鲜血令他目盲,漆黑污秽将他化为凶兽…
以我们的弓与矢拯救他,成全注定走向失去的约定。以我们的弓与矢射灭邪魔,驱除痴妄与无谓的执着。
「请来见我,嗜赌如命的呆瓜。」
「这次不要再迷路了,昆布丸。」

再后来,在狐斋宫不再现身的神林中、在相约再见的地方,自渊薮蹒跚而来的孤独归人,终又与不再年轻的巫女再逢。
血泪干涸的漆黑眼眸重获神采,却被威光闪烁的钩矢射穿。 暮年的浅濑响将遗恨化作雷电之力,使清籁岛中央被恒常的雷暴覆盖。幕府将居民迁出,于是越石村废弃。只留下寝子成为浅濑神社代宫司,苦苦等待着主人的归来。

不知多久以前

魔偶剑鬼

据说在试作时,集成了某个以秘剑「天狗抄」闻名的剑道流派初代宗主的记忆,却又因为不明的原因而失控,最终被废弃了。根据歌人的描述,剑鬼会徘徊在因缘断绝的地方。

「道胤」隐居

岩藏流初代宗主「道胤」隐居绀田村,并在之后为了报答受到的关照将名刀「薄缘满光天目」的其中一柄影打(天目影打刀)赠予柴门家。

花散里

因狐斋宫的记忆非常强大,所以即使是漆黑的灾厄,也没能将其完全消解。灾厄被击败后,它本身作为炽烈的污秽,流入了大地。——于是,她诞生了。

约一年前

异国武士

在当今「锁国令」颁布之前,稻妻亦颇有一些异国武士剑豪活跃。

锁国令

出入稻妻境内,都会严格把关,稻妻外海被雷神意志产生的暴风雨包围,想要出入稻妻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外来的人想要进入稻妻会首先来到「离岛」这个区域。

逃离

竺子乘坐木筏逃离稻妻,被璃月商人干走私的碧波救下。一只狸猫为报答竺子父母曾经出手相救的恩情,化身竺子陪伴其父母。

眼狩令

回收稻妻境内神之眼

回收全稻妻境内除雷神认可之人以外的人的「神之眼」。

反抗军

在珊瑚宫的组织下,失去神之眼和害怕失去神之眼的人成立了反抗军。 万叶的友人反对眼狩令,在御前决斗中不敌雷电将军,战败而亡。

踏鞴砂关停

由于幕府军和反抗军的交战,踏鞴砂受到了影响,发生了爆炸,祟神力量外泄,工人和居民逃离。负责维护运作的枫丹工程师团队为防止祟神力量外泄影响,停止了御影炉心的运作,并开启了保护罩,工程师泽维尔留下在此善后。

祟神遗恨

绯木村的祟神

以反抗军士兵身份为掩护的愚人众间谍内森向反抗军建议,雨夜突袭,率众破坏了八酝岛镇压祟神(奥罗巴斯的遗恨)之物。 不久后绯木村居民因接触祟神开始病倒,村民近半数病殁;村长鹫津为救村民四处求援,维护神龛祈祷,不久后亦发疯,将部分活着的村民祭献。仅剩的医生保本对此病束手无策,只能以堇瓜煮汤缓解病人痛苦。
前来调查的幕府军也受祟神影响出现病症。有武士被祟神侵蚀而死,士官权五左卫门被鹫津祭献,六个武士战死。幕府军带领幸存的村民撤离,在九条家主的授意下,撤离途中幕府军将病人乘坐的船凿沉海底,并将此事推脱于反抗军。

执望三千里

长次母亲受祟神感染,但意外的是祟神力量并未对她产生太大负面影响。村长鹫津认为她受到祟神眷顾,试图将其生祭。长次母逃脱,被医生保本救起。为治好长次母亲的疾病,保本找到海贼鬼隆大叔,将她送往须弥治疗。
鬼隆大叔的朋友们都是海贼得知长次仍在岛上,决定将解决名椎滩船上落单的幕府军武士稻叶藤三郎久藏后去照顾长次,期间救起了从踏鞴砂逃来的长次父亲。

绯木村村长

心系村民的村长鹫津,曾几何时看着染上“怪病”而亡的村民与逃难而来的矿工们心怀疑惑。因逃难而来矿工们数量众多,眼看村内储蓄的物资渐渐消耗殆尽只得将村民财物集中在一起向海贼购买物资统一做分配。在不断向幕府请求物资援助的希望与失望中只得祈求神明。而后也染上“祟神”的他渐渐开始出现“幻听”的症状最终陷入癫狂,在最后一次“献祭”行动中被旅行者送往再无痛苦的遥远彼方...

现在

神樱大祓

命定之人的帮助下完成神樱大祓后,花散里被神樱净化。

岩藏流

岩藏流的末路

旅行者将岩藏流灭门,只有岩藏光造因为离开道馆而幸存。可以在九条阵屋东北方找到他旅行者与他比武,将其斩杀,后回到白狐之野,斩杀了岩藏流最后的两个武士。

祟神的消除

旅行者与泽维尔展开了为期一周的御影炉心净化工作,挫败了愚人众的阴谋。最终清除了神无冢地区的祟神。幕府派遣工程师阳介前往九条阵屋主持秩序。 神无冢原住民叶名山薰回到故乡,以种花方式向世人传达故乡的净化。

孤岛诊疗谭

旅行者来到八酝岛,帮助医生保本收集鸣草以制作药物。保本多次小剂量试药,后前往八酝岛南部沙洲,服下了全剂量试药,毒发而亡。
长次在旅行者的帮助下出发寻找母亲。

武士的宿命

旅行者救下了受伤的稻叶久藏,后受稻叶久藏委托,将名椎滩的海乱鬼清剿长次没人照顾了。稻叶久藏终与海贼战死于八酝岛。

远吕羽氏遗事

旅行者接受工人梶的委托,修复4处镇物,八酝岛的雷雨天气停止。

清籁逐雷记

旅行者修复了清籁岛四处镇石,解放了雷音权现。

寝子

浅濑响的宠物猫,委托旅行者修整了浅濑神社,使其重焕生机。

千手百眼天下人间

旅行者在第一百颗神之眼献祭仪式上进入雷电影的一心净土,使她看到了事情的转机。 女士向反抗军提供邪眼,毒害了大批有志之士。 旅行者被散兵绑架,八重神子用神之心与其交换。 旅行者与八重神子一道,揭露了九条家与柊家与愚人众勾结的阴谋,气昏了天领奉行九条孝行,策反了九条裟罗。御前决斗中,旅行者揭露了女士在稻妻的各种罪行,并在将其击败,女士最终被雷电将军斩杀。 旅行者唤起万千人的心愿,击败雷电影。后者不久后废除眼狩令。

战后

此前被收缴的神之眼悉数奉还。勘定奉行柊慎介被捕入狱。愚人众间谍内森从反抗军军营撤离。九条镰治被鹰司家绑架,被雷电影营救后成为家主名代。九条家趋于没落。 珊瑚宫心海与九条裟罗议和,战事暂时平息,但双方各留一定分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