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WIKI由旅行者酒馆于2020年03月14日申请开通,编辑权限开放,建议收藏。感谢 大猫雷恩 对WIKI设计支持,期待更多能人异士加入原神WIKI中

目前正在重新设计所有任务模块,请各位在近期不要对以上页面大幅度修改。

全站通知:

辰砂往生录

阅读

    

2022-08-03更新

    

最新编辑:gaoily

阅读:

  

更新日期:2022-08-03

  

最新编辑:gaoily

来自原神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Ishia
張叁豊
血色樱花-幻心
gaoily
夜嵐i
li071
Spectruiii

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按右上角“WIKI功能→编辑”即可修改页面内容,新建相应的图鉴页请点击 创建图鉴.png
圣遗物各部位属性请查看 圣遗物属性 页面
辰砂往生录生之花.png
辰砂往生录死之羽.png
辰砂往生录时之沙.png
辰砂往生录空之杯.png
辰砂往生录理之冠.png
辰砂往生录

圣遗物套装-分隔符.png

圣遗物套装-4星.png  ~  圣遗物套装-5星.png
TAG:攻击力
基础属性
辰砂往生录  
2件套 攻击力提高18%。
4件套 施放元素爆发后,将产生持续16秒的「潜光」效果:攻击力提升8%;并在角色的生命值降低时,攻击力进一步提升10%,至多通过这种方式提升4次,每0.8秒至多触发一次。「潜光」效果将在角色退场时消失;持续期间再次施放元素爆发,将移除原有的「潜光」。
获取方式
圣遗物套装-获取途径-副本.png
副本
(4星)岩中幽谷:祝圣秘境:机巢 Ⅰ 至 Ⅳ 概率掉落,深境螺旋。
圣遗物套装-获取途径-副本.png
副本
(5星)岩中幽谷:祝圣秘境:机巢 Ⅲ 至 Ⅳ 概率掉落,深境螺旋。
圣遗物故事
在辰砂色的古老山崖上,也曾绽放明丽的花朵。

在污黑之血漫流的年代,未得沾染过丝毫泥污。

千岩牢固,重嶂不移。假使面对的是黯色妖邪也一样。
沉默的山民与铁色的明月,为他们筑成了寂静的阵地。

「峭岩与琉璃晶砂的女儿,请万不要为我哭泣」
「我生在天衡阴影下,为报答岩王的恩荫而战」
「将性命信托四臂的夜叉,向荧光的渊薮而行」
「漆黑深穴的阴影之路,悬浮崎岖岩宫的晶石」
「深渊涌现的污秽潮流,伏行峦底的扭曲妖魔」
「诸多恐怖与不可思议,皆不会令我心感恐惧」

夜风打断了千岩军士的话语,令他没能说出诀别之言。
仅为山民的女儿留下这朵小小的花,作为忘却的纪念。

「我唯一恐惧介怀的事,仅有遗忘与失去而已」

「若厄运将我掩埋在无名之地,请莫把我忘记」


古老的纪念物,恰如数百年前将它保存的生灵一般鲜活。
传说在层岩巨渊最高的断崖,曾有英杰手掇飞鹰翎羽。

又有传说,竟此壮举的能士将有资格同仙众并肩赴死。

「尽管为守护众人、追逐所求而赴死,确是好事一桩」
「只不过,仔细想来,此事恰如鱼潜深潭,鸟坠幽谷」
「虽能成就自我之餍足,却不为众人所晓,终被遗忘」
「我等凡人仿佛片羽为龙卷所挟,飘摇落入深空之中」
「所谓拯救、所谓坚守,不过尽做虚无无意义之事吧」

幽黯的耳语呢喃道,悄悄摇撼无法留下名号之人的心…

但最终战事尘埃落定。诸多兵士沉眠岩窟深处。
漆黑军势的诡谲嘶叫也如同涟漪般悄悄消止了…

即使人的岁时短暂,大地也会永远记住这一切。


一片光泽暗淡的翎羽,凝聚着浓重的记忆。
传说在岩王尚年轻的时代,太阳曾是巡行大地的高车。

当夜空的三姐妹殉身于灾祸,阳辔之车亦陨落于深谷。
山民皆言日御幸而得以修复,重新照亮了黑暗的苍穹。
虽阳辔重归无穷的西迥,但一块碎片却永远逗留下来。
山民迁入港城后,便将碎片磨成晶砂,卖予识货之人…

「莫要说笑,那都是毫不靠谱的民间传言,怎能轻信呢」
「盛露厅的商人早已尽褪蒙昧,将荒诞不经的过去遗忘」
「毕竟闪光晶砂不宜烧制陶器,亦不适合制作奢侈涂料」
「据层岩巨渊的矿工所说——虽然亦是不大可信的故事」
「这尊时计与些许晶砂,乃是来自五百年前的千岩兵士」

光与暗缠斗的漆黑深渊,即使以夜叉之强亦难以久抗。
凡人更需光照,才不会轻易迷失在噬人的漆黑铁幕中。
千岩兵士收集荧光之砂用以照明,正好似皎白的月光。

为计算凡人逗留深渊的时间,时计是前仆后继的证明。


外观坚实的古代时计,有着晶砂的光泽。
名为「层岩巨渊」的这片土地,自古闪烁着辰砂色的光泽。

山中的矿工与市井的宝石商人,至今流传关于夜叉的传说…
人说肩生四臂的孤独旅者曾来到彼时蛮荒的天星坠落之处。
得知驱祟而来的孤客流浪至此,山中的部民闻声纷至沓来:

「远来的客人,请您接受我们的酒,还请一听我们的诉说」
「山中陈酿也许酸苦难咽,不及天衡山中帝君夸赞的琼浆」
「但山民以天赠的奇石珍玉为妙藏,开凿嶙峋岩壁为生计」
「多亏帝君恩义,日子虽不尽如人意,但也尚且宽裕无忧」
「然而,处境不复从前,天星的恩惠被黑暗的阴翳所阻碍」
「今日,我们虽无结契所需高贵察礼,仍愿斗胆求您拯救」

来客沉默地听完了长老们的求告,又沉默地饮尽了杯中的苦酒。
未尝做出承诺,也未斥凡人无礼,不顾挽留径自向东折返而去。

再后来的故事,便尽人皆知…

但曾与乡老共饮的朴素晶砂酒杯,被作为结契的证物留存至今。


古老的晶砂之杯,似乎未尝被岁月磨洗暗淡。
天道有夜叉,四臂何磊魁。

远来层岩里,诸部扬讴歌。
丰肴莫虚归,觞至更无余。
扬刃入渊谷,为民息幽祸。
捷疾悍似鬼,紫目烁凶光。
震电绝死翳,虺雷溶青波。
云霓掩渊薮,盘卷吞星河。
狂飙复奔流,辰砂隐昏黑。
石动震山廊,深谷多决坼。
渊崩引地鸣,倏然皆静默。
浓云凝夕照,栖鸟泣残歌:
「君不闻,朔风萧瑟鼓角落,人杰淹冉没回涡」

「竟不见,夜叉酣斗争天曙,空余长叹何蹉跎」


据称是山民为夜叉所打造的头冠,外观古朴,但其表面光亮不失润泽。
辰砂往生录生之花.png
生灵之华
生之花
辰砂往生录死之羽.png
潜光片羽
死之羽
辰砂往生录时之沙.png
阳辔之遗
时之沙
辰砂往生录空之杯.png
结契之刻
空之杯
辰砂往生录理之冠.png
虺雷之姿
理之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