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WIKI由旅行者酒馆于2020年03月14日申请开通,内容按CC-BY-NC-SA4.0协议提供,编辑权限开放。感谢 大猫雷恩 对WIKI设计支持,期待更多能人异士加入原神WIKI

交流群:1087445447  ·  QQ频道:i3h65u03kv

全站通知:

逐影猎人

阅读

    

2024-02-26更新

    

最新编辑:Ayka_Tsuzuki

阅读:

  

更新日期:2024-02-26

  

最新编辑:Ayka_Tsuzuki

来自原神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aaa1-1256
晓风明空
洛洛洛天依
郊原清新
Ishia
绝处向黎明
萝莉是种好文明
老面包369
充满未知的未来
feeshy

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按右上角“WIKI功能→编辑”即可修改页面内容,新建相应的图鉴页请点击 创建图鉴.png
圣遗物各部位属性请查看 圣遗物属性 页面
逐影猎人生之花.png
逐影猎人死之羽.png
逐影猎人时之沙.png
逐影猎人空之杯.png
逐影猎人理之冠.png
逐影猎人

圣遗物套装-分隔符.png

圣遗物套装-4星.png  ~  圣遗物套装-5星.png
TAG:普攻伤害、重击伤害、暴击率
实装版本:4.0
基础属性
逐影猎人  Tips
4件套效果不独立计算时间
2件套 普通攻击与重击造成的伤害提高15%。
4件套 当前生命值提升或降低时,暴击率提升12%,该效果持续5秒,至多叠加3次。
获取方式
圣遗物套装-获取途径-副本.png
副本
(4星)罪祸的终末:祝圣秘境:谐律 Ⅰ至Ⅳ概率掉落。
圣遗物套装-获取途径-副本.png
副本
(5星)罪祸的终末:祝圣秘境:谐律 Ⅲ至Ⅳ概率掉落。
圣遗物故事
在过去,用于褒奖曾为枫丹安定而做出战斗贡献的人,

而设计、制作的勋章。这种勋章大部分是光荣的象征,
但得主有时会将其藏在不见光的地方,或是投入水中。

「追寻森森鬼影,将其尽数驱逐、猎杀」,
这是后来被充满尊敬地称为「黄金猎人」,
而本人却将这一名号视为耻辱的卡西奥多,
协助建立「逐影猎人」这一职的名称由来。
但世间邪道与妖魔罕有,被贬为邪道与妖魔的人常有。
如今的逐影庭更专注于犯罪调查而非战斗,
并大量吸收了作为种族相对年轻的美露莘。

这枚勋章曾经属于一名参与指挥白淞之围的逐影猎人。
他因此离开了逐影庭的行列,计划与杯中物度过余生。
直到旧友的托付让他不情愿地再度尝试与人一同生活,
再度开始尝试为了儿女创造一个没有森森鬼影的世界。

在最后,迎接他的是消除一切藩篱与隔阂的平静海洋。


老旧的勋章,在过去曾被用来配发给在战斗中做出了杰出贡献的人。
调整机关发条力矩的小工具,适用于各种规格的发条盒。

随着阿兰·吉约丹的「新式」发条机关普及而失去效用。
如今后者已经过了数百年的验证,不再被称为「新式」。

关于阿兰·吉约丹其人。
在加入并离开逐影庭,并最终枫丹建立动能工程科学研究院前,
吉约丹曾在如今沦为废墟的自然哲学学院主持有关能源的研究。
据说他一生中从未与同样曾在逐影庭效力的妹妹以外的人亲近。

关于他有诸多传说。其之一:
据说他在学院时期就制造出了拥有思考能力的机械,
并曾借助这台机械协助自己与妹妹在逐影庭的工作。
这些说法来自曾与他共事者(多数殁于厄里那斯),
加上没有实际物证,因此从未进入相关的官方记载。
被问及时他有一次评论道:很遗憾。没什么可说的。
除此之外再没有对相关的提问与调查做出任何回应。

其之二:
老年时他从枫丹科学院退休并投身工坊,不再见人。
他在他的岁月尽头从事的研究成果从未公开发表过,
事后在个人工坊中,只能找到建造何物留下的痕迹。

在后来,这些传说与科培琉司未能演完的遗作一样,

激起了无数人的遐想、灵感与努力。


用于调整旧式机关发条力矩的便携工具。如今失去了实用价值。
过去配发给枫丹执法者的怀表,

作为怀表而言精确度并不算高,
但能在执勤时起到徽章的作用,
在枫丹曾有非常广泛的认知度。

大魔术师「帕西法尔」请求比武审判的消息经由报刊报导,
连同她出人意料的罪行一同,在枫丹廷引起了相当的轰动。
审判庭之后对此要求的应允与人选,更是甚嚣尘上的消息,
由决斗代理人玛尔菲莎为控方的代表,参与此次比武审判。
关于玛尔菲莎的出身是否会令她在决斗中判断或表现失常,
她与帕西法尔过去可能存在的联系…以及更为通俗易懂的,
两者「战斗力」孰高孰低,都是当时为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过去曾经与「帕西法尔」相识的记者卡尔·英戈德彼时已经辞职,
他决定不再以此为业,情愿作为探险者与荒野、废墟和遗迹为伍。
但出于职业的骄傲或是怀旧,他一直珍藏着身为记者拍摄的画片。
数年后,一次他回到枫丹时应时任水仙十字院副院长的旧友之约,
来为当时水仙十字院的成员合影时,透过镜头看着另一侧的面容,
他想起了自己曾经怀着许多希望在白淞镇与枫丹廷之间来回奔波,
那是有梦幻般虚幻的数月,对有的人而言太长,对有的人则太短。
想起即使事态像能够消去一切的洪水升起般,渐渐看不见一丝光,
即使所有人都劝他应及时抽身,却始终不愿意放弃的年轻的自己。
想起了自己透过镜头看到的许多笑容,听到的许多对未来的畅想,
还有后来隔着砖石土地闷闷地传来的喊声、破裂声与金属碰撞声。
想起最终用「戏法」强行将自己转移到漆黑而安全的地窖的少女,

没能作为记者在比武中记录她最后一战的懊悔才将他的视野席卷。


制式的怀表,走时精准度并不算高。
过去,某个曾为枫丹廷效力之人的酒壶。

从事某些特定工作的人,若非生性冷酷,
最终若不依赖其中灵药,迟早走向崩溃。

它曾属于曾经为枫丹的安定而做了不得不做之事的人。
而他在负伤退役许多年后在最后一次调查时,才明白,
循着足迹跳入兔子洞,迎接他的不是仙境,总是漩涡。


记忆如同破裂的潜水护具中涌出的气泡一般浮现出来。
他想起了自己幼时与德怀特、贝瑟,还有卡尔的游戏,
在当时他总是扮演英雄,卡尔总是扮演恶龙贾巴沃克,
而他熟悉无比的院长的怀抱与此刻的感受有多么相似。
想起白淞镇的赤红火光照亮的无数被仇恨扭曲的面庞。
他这才想到自己也曾将无罪的孩子送进了水仙十字院。

最后最为鲜明的,是初次遇见「儿子与女儿」的心情。
仿佛看到漫长隧道尽头的光,看到戴上面具前的自己。
但就如同在漆黑的地狱深处紧紧攫着蛛丝的徒劳一般。
「亲爱的阿兰,亲爱的玛丽安…我从不和你们亲近,」
「直到最后,我也不知该如何成为你们的『父亲』。」
「但是只有看着你们长大的记忆,我实在不想失去…」

酒醒时,所有荣誉、耻辱、爱与执着,都已溶于水中。


容纳烈酒的便携金属容器,适合放在大衣口袋中随时使用。
过去,配发给为枫丹廷效力而面部负伤者的假面。

能够替代骇人的面容,是老兵的光荣或耻辱之相。
即使能将伤痕完全遮盖,心里的伤也不会消失吧。

「如果我没能回来,那两个孩子就托付给你了。」
一同长大、又一同曾经为枫丹廷效力的友人说道。
已经没有请你来并肩战斗了,友人原本想这么说,
但是如今她与他之间的默契,是一段空白的年月。
仿佛只要不去谈论,白淞镇的事情就不曾发生过。

这回院子恐怕会被淹没,我和院长不在也不安全,
想把孩子们托付给值得信赖的人,像你和英戈德,
友人看出了无法发言的他面具下的神色,解释道。

「等凯旋回来,再叫上拉斯克和英戈德一起吧。」
「这次就由我来下厨吧!让你们好好见识见识。」
看到他眼里流露出的狐疑,友人气鼓鼓地补充道:
「这几年我可学会了烘培!孩子们都很喜欢的!」

「那么再见喽,吉约丹…我亲爱的埃马纽艾尔。」
「你那头也一切顺利才好,不要遇上什么事情。」
「希望我的斯彭西安还没有被小伙子们折腾坏…」

虽然不喜欢小孩子——应该说,不想与任何人来往,
因为只要看到人,就会想到他们体内也流着红血。
但既然是老友的请求,那就暂时帮忙看着他们吧,

等贝瑟回来,就把烫手的山芋还给她…


老旧的面具,能够一定程度上替代因伤害而损毁的面容。依据伤残的面积、使用者的性别,有不同的设计。
逐影猎人生之花.png
猎人的胸花
生之花
逐影猎人死之羽.png
杰作的序曲
死之羽
逐影猎人时之沙.png
裁判的时刻
时之沙
逐影猎人空之杯.png
遗忘的容器
空之杯
逐影猎人理之冠.png
老兵的容颜
理之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