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观背景浅谈

来自战双帕弥什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丘人头

作者:寒鸦结社-【苍鸦】银发三千雪满头


校对:【???鸦】



前序:本文以三测的版本为基础,因公测后的内容变动较大,后续会另外更新一篇公测后的版本



一、 时代背景



1. 黄金时代(约2035-2079)



《战双:帕弥什》的故事,发生在不远的将来……



随着聚变技术的发展,人类不必再为生存资源的需要发愁,与之相应的,则是各国之间日渐减少的军事冲突。而随着技术的飞速发展,各个意识形态之间的差异,也在交流中逐渐消弭。



世界观1.png



在这之后,一位被称作“多米尼克”的神秘人,作为新时代中的先驱者,勇敢地迈出了通往人类「联合」的第一步:“A forum to promote the free exchange of information in the global scientific community was proposed last week at the annual meeting of the International Council for Science(ICSU).(译:就在上周的国际科学理事会年会上,经由他提议创办了一个“促进全球科学界信息自由交流”的论坛。)



International Council for Scientific onions Abstracting Board..(译:国际科学洋葱理事会/译注:即为日后的“国际科学理事会”的前身)



The evidence suggests a similar spirit among those responsible for the 2002 version of the CIOMS guidelines.(译:证据表明,负责2002年版CIOMS指南的人也具有类似的精神信仰。)”



世界观2.png


世界观3.png



随着“国际科学理事会”的建立,人类的「联合」甚至第一次达到了“联合国”之上的紧密程度。而“格式塔”系统的诞生,更是让整个地球智慧人种之间的交流变得亲密无间。甚至对于拓展生存空间的迫切需求,也在举全球之力所建设的第一艘超光速宇宙移民舰——“空中花园”的世纪工程中,变不可能为可能。合作所带来的即是信任的延伸,在这种良性反馈的循环之中,人类逐步通往了一个高度联合的时代——“黄金时代”



世界观4.png



能源需求的充盈极大程度上地满足了人类的欲望——人们不再为了生存资源而相互掠夺,而是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放在追求经济上的联合和享乐上的,更高的精神追求。国家的概念开始慢慢淡薄,人们以大陆、海洋等大块地域为中心,开始了经济、政治与文化的交融。



而“黄金时代”给人们带来的,不仅仅只有嘴衔橄榄枝的和平鸽以及打结的左轮手枪。



还有初尝禁果之后,整个人类群体对科学的狂热探索——而这也正是“国际科学理事会”得以拥有如此之高地位的根本原因:技术的飞速进步带来了许多过去难以想象的蓝图,除却战争的销声匿迹,还有以仿生科技为基础的“动物复原”风潮、无人机的兴起、各类智械生命体也开始广泛地介入于人类的生活,甚至代替了一部分艺术创作者进行理念创作——比如老画家安东尼的“喷涂机器人”。



世界观5.png



然而,人类的狂妄在于,他们往往试图掌握他们所未能完全了解甚至根本无法掌握的事物。也因此



猝不及防却又再所难免地,噩梦,又或是惩罚,降临在了人类的眼前。



对于基础科学的究极探索终于触碰到了禁忌领域,象征着【惩罚(punishing)】的帕弥什病毒爆发的猝不及防:人类脆弱的肉体被病毒迅速破坏;而机械则被病毒感染,操控,倒戈为狂暴的屠戮机器向曾经的造物主发动攻势;人类终究自食了他们妄图不可为而为之的恶果。仅凭借肉体凡躯同发狂的机器、疯狂的感染体相抗争更是痴人说梦,本属于人类的璀璨文明开始飞速陷落。



这,就是“黄金时代(约2035-2075,依据是多米尼克在免疫时代参军,以其年龄为推测基础,根据官网信息修正为2079)”的结束,也是另一个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时代的开端······



2. 免疫时代(约2079-2140)



经历噩梦洗礼后的人类,终于从征服万物的幻想中清醒过来——残余的人们组建了“世界政府”,并借由强制征兵的手段组成了“世界政府部队”借以抵抗愈发凶猛的“感染体(被帕弥什病毒感染的机械体的统称)”的攻势,同时在“城市空气过滤塔”的庇护下苟延残喘。人类反抗感染体的“免疫时代”开始了。



世界观6.png


世界观7.png



与其说是反抗,倒不如说是一次看不到希望的垂死挣扎……因为没有人相信那些前往前线的人,还能够活着回来……而反抗本身,其实也不过是人类文明又一次自欺欺人的骗局……



世界观8.png



曾贵为“食物链顶端”人类,如今只能从自己造就的怪物手中收回其席卷后的废城……哪怕身为先驱者的多米尼克先生,即使放弃了自己的安逸生活,亲临战火纷飞的前线,也无法拯救已经在悬崖边缘的人类文明哪怕片刻安宁…



世界观9.png



幸存者中的权贵开始陆续逃往太空的伊甸花园,而将剩下的人留在所谓的“避难设施”中自生自灭,美其名曰“大撤离”。



世界观10.png



代表资本的政要和财阀,伴随着军队的护送从而相对安全地前往空中花园,所经历的只是目睹地球陷落的短暂后怕;而剩下的平民,哪怕只是孩子,也只能在“避难设施”里抱着至亲和玩偶,等待着几乎是必然到来的死亡……



世界观11.png


世界观12.png



当然,人类的“人性”似乎在这个时候放出了微光,平民也并非没有机会进入空中花园……



毕竟“人人平等”,不是么?



只不过,你们要付出一些小小的「代价」——而比起和亲人相拥死在所谓的故乡……



这样小小的代价,简直微不足道,不是吗?



世界观13.png



随后,作为适格者之一,露西亚的妹妹“露娜”,便在最后的实验中被帕弥什病毒迅速感染,实验失败——随即被弃置在外——毕竟要知道,现在的资源多么宝贵!而一个失败的实验体,要她还有何用呢?



人类在黄金时代苦心积攒下的人性光辉,在帕弥什病毒对生命的威胁下堪称荡然无存。毕竟,“活下来”、“拯救人类文明”才是第一位的啊!——难道不是么?



而比起这些,“把一些孩子,送去惨无人道的人体实验中,成功与否,也只不过是空中花园的权贵们所操纵的人形兵器多一件,少一件罢了”,这样的代价,也是值得的——“为了人类的荣光”,这可是整个人类文明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啊!岂能容得你在这里肆意怜悯?还不快去为伟大的人类文明的延续而献出你的全部?!



……



……



……



在经历了不到一个世纪的反抗之后,曾经繁荣的人类文明在地球上几乎失去了痕迹。幸存者流亡深空,躲入地下;而作为替代品,存留在满目疮痍的地表上的,是无数在破碎大地上漫无目的游荡着的感染体们。



这,便是“免疫时代(约2075-2140,依据是哈桑在反击时代作为人类领袖,同样是以其年龄为基础)”的结束——然而人类文明的黑暗时代,随着人性的消陨,还远远没有结束……



3. 反击时代(约2140-今)



身为“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的人类,自然不会接受被未知的,不入流的病毒所打倒。随着人类文明最后的希望『构造体』的研制成功,人类又看到了重返地球的希望。幸存者苟活在“空中花园”上,派出以“构造体”为主要战斗力、“构造体+指挥官”为战术体系的部队,试图从感染体手中夺回地球。



“构造体”在一次又一次的“遣返”中,“意识海”早已丧失了曾属于人类的记忆,只是作为空中花园的指挥者派往地面的忠实兵器而存在着。身为机械同生物相结合的完美结晶 ,又有着“遣返”、“重启”循环造就下的不死之身。他们没有“生命”的权利,他们仅仅只是工具,仅仅是我们可以任意丢弃的机械。



而我们身为的“指挥官”,也只不过是与“构造体”有“思维信标”所连接的底层操控者,在“空中花园”高层的眼中,同样并无价值。



……



“反击时代(约2140-)”开始了——



点一场鲜血与欺骗的狂欢,舞一曲人性与堕落的舞蹈,奏一首慷慨与无声的战歌……



“愿每一位重返地球的人类之子平安。”



二、 设定背景



1. 「帕弥什」病毒



世界观14.png



在黄金时代,人类并没有满足于聚变能源,而是把目光瞄向了“真空零点能”——从真空中获取能量,即所谓的“永动机”。



真空有能量吗?这个问题并不容易回答。我们知道, “真空”的工程学定义是“真空是气体压强小于1atm (101325Pa) 的稀薄气体状态”。然而, 长期以来在哲学和科学上对真空的理解却是:真空是空无一物的空间 (或状态) , 即把“真空”与“没有物质”相等同。20世纪的科学发展使人们认识到, 不存在“完全没有物质”的情况。既然物质与能量相联系, “真空能量为0”也就不再是合理的了。这就是对“真空具有能量”这一观点的通俗说明。



……



平均E值取决于hf与k T之比。实际上这个比值体现了量子效应与经典效应之比, 比值越大即量子效应越大 (不能忽略) 。笔者计算了p (f) 的值与hf/k T的关系 (表1) 。实际上hf/k T>0, 故总是p (f) <1;问题是比1小的程度如何。显然, 频率越高、温度越低, p (f) 越小。



以上是对零点能 (ZPE) 的基本认识, 但还需要更宏观的讨论。



……



空间没有光子 (n=0) 时模式能量不是零, 而是E0=hf /2。这些在当初是由P.Dirac证明的, 成为QM的基本知识。



……



20世纪前期, Cartan和Myshkin分别独立地提出, 自然界存在一种长程相互作用场——挠场 (torsion field) 。后来这一思想被广泛研究 ;又与ZPE相结合, 认为挠场的能源就是真空ZPE。挠场被认为是物体自旋造成的, 是真空被自旋横向极化 (spin transverse polarization) 而引起的扰动。1997年, A.Akimov和 v 在论述挠场的文章中提出, 通过对物理真空的涡旋扰动, 有可能从真空中取出能量。有趣的是, 根据D.Dubrovsky的研究, 认为挠场的传播速度是超光速的 (V≥109c) 。2000年有报道说, 有人在电解实验中找到了挠场存在的证据。2001年初, 在英国召开了关于“场推进技术”的国际会议, 议题之一是“利用ZPE推 飞船的可能性”。这种飞船如实现, 可在宇宙中长期自由飞行而无须携带燃料。此设想是基于对真空的理解 (物理真空是无比巨大的能量起伏的海洋) , 认为只要实现动态Casimir效应与挠场的相干, 就可以在空间任何地方提取能量。



中国科学家的研究表明, 引入挠场理论, 并对物理真空进行深入研究, 将有助于对电化学过程中的异常放热和核现象的理解 。在电解过程中, 电极尖端或微凸起处存在不断出现的微气泡, 气泡的产生、长大和坍塌过程就是空腔边界的动态过程, 在谐振条件下会产生动态Casimir效应而吸收ZPE。在电解过程中观察到的超常放热主要不是由于核反应放热, 而是通过提取ZPE而放热。也就是过热的出现, 是通过涡旋等离子体产生的挠场与真空ZPE相干以及动态Casimir效应两种机制而发生的。



真空中放置双板后改变了真空的结构, 故有两种真空:板外的常态真空或自由真空, 板间的负能真空。对于与板垂直的电磁波传播而言, 真空中的光速并不相同, 变化量 (△c/c) 约为1.6×10-60d-4, 故当d=10-9m时△c=10-24c。因此, 由于量子电动力学双环效应, Scharnhorst断定这会使电磁波的相速和群速大于真空中光速c。



——《Casimir效应与量子真空》 黄志洵



在不懈的努力下,人类制造出了第一座零点能反应堆,从“真空”中提取能量。但是这种无代价的、违背能量守恒定律的效应,在被人类放大滥用后,其后果也是显而易见——负能量可以使时空泡沫中的微型虫洞扩张,从而引来另一个时空的存在——帕弥什病毒,就这样突兀地出现在反应堆的真空腔体中,并快速地进行质量展开。



现已知的帕弥什病毒,其性质能够直接破坏生物体细胞,或通过操纵逻辑电路使机械体呈现被感染状态。从此我们可以合理推测,帕弥什病毒应当是一种释放电信号以空气为介质传导的病毒,通过直接破坏生物细胞电场从而破坏细胞本身,并借由这种信号来改变逻辑电路的运作方式。



2. 感染体



世界观15.png



感染体,是被帕弥什病毒感染的机械体的统称。



随着体内帕弥什病毒浓度的增高(即帕弥什病毒的增殖),他们体内被感染的逻辑电路数量开始增多,帕弥什病毒对他们的操纵能力也在上升——他们对表现出人类意识的个体的攻击欲望也愈发强烈;同样的,他们体内大量的帕弥什病毒也在强化他们的身体强度,通过帕弥什病毒构成不同的结构来帮助他们完成更加困难的行为,使得他们的破坏力也在上升,甚至出现了特殊个体,能够依靠粒子化,重组为更高阶的新个体



3. 升格者



世界观16.png



升格者相互之间通过“升格网络”来维持他们的自我意识。帕弥什病毒在升格网络的影响下无法改变他们的逻辑电路,反而被他们所操纵——这是一种质变,从帕弥什病毒无意识地自我排布,到被他们所操纵着排布,使得他们从帕弥什病毒中所获得的力量远远超过普通感染体,并且可以达到任意改变自己身体结构的程度,相比单纯的感染体而言,威胁也是质的飞跃。



4. 逆元装置



世界观17.png



逆元装置,作为构造体抵御帕弥什病毒的第一道防线,事实上其并非依靠类似于“城市空气过滤塔”一样的物理形式的过滤方式,而是通过一种“对抗”,来消解帕弥什病毒对他们体内逻辑电路的感染。



这是人类对抗帕弥什史上的一大进步——至少我们已经可以在机械上抵御帕弥什病毒的侵蚀。



5. 构造体



世界观18.png



构造体是由部分人体适格者(与钽-193共聚物相性良好)基于人体改造而成的集机械与生物完美结合的最终兵器。



作为主要材料的钽有着非常优秀的物理性质:其延展性上佳;热膨胀系数很小,而每升高一摄氏度只膨胀百万分之六点六;韧性很强,比铜还要优异;熔点亦高达2995℃,在单质中,仅次于碳,钨,铼和锇,位居第五。不但如此,钽在同样有着非常卓越的化学性质,具有极高的抗腐蚀性,在常温下,对盐酸、浓硝酸甚至“王水”都不反应。而究其原因,是因为钽表面可以氧化生成稳定的五氧化二钽(Ta₂O₅)保护膜,但是这种保护膜在高温下会被迅速破坏,所以钽的防护能力终归是有限制的。



构造体是人类生物化学史上一个里程碑式的进步。人类终于可以做到将意识通过扭曲的形式来剥离,存储到机械载体中,这意味着在帕弥什的世界观中,“永生”也不再是不可触及的幻梦。但是代价是,重构的成功率也并不算高,由于重构本身不仅需要实验者身体对钽-193共聚物的高相性,同时还包含实验本身的复杂程度所带来的极高的失败可能。只有在无数次的尝试过后,重构实验的精度以及对适格者身体相性的要求才慢慢降低……



当然,代价就是与此伴随的无数条人命。



而被制作而成的构造体又称为执行者,以黑野最新锐的技术制作出来的对帕弥什歼灭兵器。虽然其本质上已经与机械并无二致,但通过佩戴“逆元形态装置”可以让机体主脑不受病毒影响。而其同一般的机器人存在质的不同在于,其力量来源于人类的意识,而非单纯的杀戮程序。同时,构造体通过名为“意识海”的执行者专用独特网络来为每位执行者构建独立的仿人类意识进行行动与指挥官的信息交互。再借由装配特定的“意识芯片”,更能让执行者们通过快速学习而获得更强的力量。机械构造、无坚不摧的身体;再加上帕弥什无法染指的“逆元装置”,构造体便成为了人类对抗帕弥什病毒最后的希望。



6. 「升格网络」与「意识海」



在新世纪以后,国际科学理事会以地球规模为基础架构,建立起了前所未有的大型网络,以方便其使用者达成任何虚拟操作:只要身体内植入身份证明芯片即可随时登入其中,进行便捷生活。新地球历2079年,“帕弥什”电子病毒毫无预兆的突然爆发,任何连入网络,接入芯片的智械生命和人类都被感染或杀死,变成如野兽残暴可怖的感染者。这个庞大至地球级别的网络,其改变的不仅仅是日常生活,就如因特网一般,其改变的是所有的终端——不同的是,因特网是无中生有地让每个人手中都出现了网络终端,而这个大型网络则是从无到有,将每一个接入者的体内都植入了芯片——而这也恰恰成为了帕弥什病毒传播速度如此之快的根本原因。



在免疫时代以后,这个大型网络看似因感染体的肆虐而支离破碎,实际上却并没有消亡——相反,本质上是基于每一个终端的“它”以另一种方式“重生”了,在帕弥什病毒的洗礼之下,其分化成了两种新的形态:“意识海”和“升格网络”。同样是对每一个终端优中选优,同样是意识的网络,同样能赋予使用者强大的力量——然而,这两种网络形式却代表着两种面对帕弥什病毒截然不同的选择:对抗,和接纳:“意识海”的每一个终端“构造体”,都借助着“逆元装置”对帕弥什病毒进行着顽强的抵抗;而“升格网络”的每一个终端“升格者”,却是完全接纳帕弥什病毒成为自身的一部分,并且借其对身体的改造,甚至吞噬其来操纵着这种力量。



同样是基于地球大型网络演变而成的体系,在帕弥什病毒的“自然选择”之下,“进化”出了两种完全不同,甚至是尖锐对立的存在。帕弥什病毒淘汰掉了原本“不合格”的存在,从而建立了“新的世界”。而“构造体”和“升格者”就像是一枚硬币的正反面——正面写着“是”,反面写着“否”,在面对帕弥什病毒时不同的“选择”,决定了残余的“精英”们的命运——但,“选择”的权利真的在我们手中,而不是取决于命运,或是所谓的“第三存在”吗?



7. 城市空气过滤塔



世界观19.png



在免疫时代,人类利用离心机阵列对空气中的帕弥什病毒进行分离,进而制造出了“城市空气过滤塔”以降低空气中的帕弥什病毒浓度,从而使得人类也得以在帕弥什病毒肆虐的地表生存。


而结合了逆元装置和过滤塔二者机制所制作出的“隔离装置”除了降低帕弥什病毒浓度以外,还具有限制感染体活动范围的效果。



8. 伊甸级·空中花园



世界观20.png



伊甸级·空中花园,应当是利用卡西米尔效应中的超光速现象进行超光速宇宙航行——尴尬的是,这种效应却在零点能反应堆中产生了帕弥什病毒。所以,现在空中花园的主要作用,就是作为人类夺回地球的起点,成为地面部队的指挥中心。


同时,也作为曾经地球上的达官显贵们如今的避难所…


本文停笔于此,所述论据及内容均来源于游戏本身,论文摘取及个人所感,如有意见或文章本身存在疏漏,烦请指正。



由「???鸦」最后编辑于「2019 / 12 / 2 / 15:48」


此文归属于「寒鸦结社」,文章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未经许可,谢绝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