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七夕--佛系二亚

阅读

  ·  

2020-01-21更新

  ·  

最新编辑:丘人头

阅读:

  

更新日期:2020-01-21

  

最新编辑:丘人头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约战精灵再临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契约者您好,欢迎来到Fraxinus中心数据库,通过搜索“约战wiki”便找到Fraxinus数据库入口
Fraxinus数据库会向各位契约者提供有关约战的相关数据,但不限于游戏内~如果觉得有兴趣的话,可以将此Wiki分享给自己的好友啦~
资料信息签
莉莉子小框
除精灵约会攻略以外其余攻略均具有时效性!发布时间越晚越靠近当前版本的数据!攻略均为玩家所写,不代表官方立场!
本资料的贡献者:
   
资料上次更新时间:2018.10.10


“不论下过多少年的雨,我们都不会忘记对方,有朝一日,我们终会再次相见。”

“狂三...”

士道从梦中醒来,眼角还挂着眼泪。

第365天,已经下过75次雨,看过25场电影,路过1次婚纱店,与她相遇,还是0次。 ......

临近中午,士道才换好衣服,走出房门,迈过75格地板,走下12级台阶,左转就是士道最常呆的地方,士道不知道该叫那里厨房还是客厅。毕竟,它同时具备二者的功能。

日历翻过今年的第229页,最新的一页上除了时间,还标记了一个“七夕”

“好慢啊欧尼酱。”

早早候在客厅的,并不止琴里一个,但这一群人...或者说精灵当中,当属她的耐性最差劲。能坐在这里等士道,对她而言已经难得了。

“士道,我们走吧。”

十香的邀约,士道从未学会拒绝,更何况,他也知道,这不只是她本人的想法。

“嗯。”

士道点了下头,带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出发了。

这座城市最繁华的地方,每个小时有1300辆车经过,3300个人在这里结出一面之缘。从路口走进,第三只路灯下左拐,不出意外,哪里如同往年的今天一般,摆放了一棵竹子。

“士道,快看快看,去年那颗竹子还在呢。”

“我想,这不是去年那颗竹子。”

是啊,那年的竹子,终究没能等到二人的再次相遇。

人类喜欢许愿,精灵也是如此,她们吵吵嚷嚷地将士道推到了竹子面前。

“夕弦你许了什么愿望?”耶俱矢的好奇心总是那么的重,当然这很大程度上可能是源于她的好奇心总是得不到满足的原因。

“拒绝分享,这是私密。”夕弦将写满字的纸签迅速折好,握在手心里。

“嘁,吾等只是想给你虚无缥缈的希望附上真实的建议,既然你如此执迷不悟,我可就不管了。那么琴里酱......”

“不要!”琴里把别着白发带的小脑袋一晃,拒绝了对方的请求。

“那我们交换...”

“不要!”琴里再次摇了摇头,还把纸条抱在了小小胸口上。

“呜 四糸乃。”

“呦,耶俱矢小姐,想要偷看我们的隐私吗?果然是一个坏孩子呢。”四糸奈的毒舌如期而至。

“抱歉,我的愿望是达令专属的哦。”

“我的也只能给士道。”

美九和十香也表达了自己的拒绝,方式都不算委婉。

“折纸...”

“给!”

一向冷冰冰的折纸居然做出了最温暖的行为,众人有些诧异,耶俱矢应该是最意外的,看着递过来的那只手,足足愣了零点三秒钟。

“哈...哈,果然不愧是折纸,那吾就大发慈悲的赏赐你观赏我的愿望的权利。”耶俱矢两根手指捏着纸签,一副赏赐平民的女王的模样。但是折纸明显没有心情和她胡闹。

“你猜她们的愿望会是什么?”士道偷偷戳了戳正在更换发带的琴里。

“等着吧,一会就知道。”

“折纸!你居然也要霸占士道吗?”

“我的想法,是对本就属于自己的人表达占有欲,而你的欲望,属于盗窃未遂。”

女人间的情谊便是如此奇怪,刚刚还笑脸相对的二人,此时瞬间剑拔弩张。

“介入,士道的使用权应归属与我。”在这方面,夕弦对折纸也少了基本的尊重。

“达令也有我的一份哦。”美九喜欢宣誓主权。

“你们在说什么啊?好像和士道有关唉?”十香总是如此呆萌。

“那个,大家,请不要吵架...”四糸乃紧紧攥着自己的衣角,怯生生地劝着架。

“我就说吧。”琴里掐着腰,一副小大人的样子。

几人闹了一阵,最后还是把各自的纸签尽可能高的挂到了竹子上,弄了一地竹叶。 ......

时针走过两圈是一天,一圈是白天,而另一圈,是入夜。

今夜,商业街要举办烟火大会。对于这里的日常而言,这是特殊。但对于七夕来说,这是日常。

“哇!”

烟花飞到星空,在自己燃尽之前,绽放了最亮的光景。光芒闪耀的一刻,夜晚的繁星竟略显暗淡。

“士道,看哪个!”十香拽着士道的胳膊,一脸愉悦地指着天空。

“好好。”士道顺着十香所指,望着星空,其实,此时的那里,依然布满了烟火的火光。士道分不清十香所说的是那一朵。牛郎织女也分不清,哪里是银河吧。

“达令的温柔也要有我一份。”美九抱住了士道的另一条胳膊。

“美...美九。”二位美女身材相当有料,在两臂各自传来的柔软触感中,士道感觉自己的血液正在体内不安分的涌动着。

“士道。”鸢一折纸突然凑了上来,从背后抱住了士道。

“唉?怎么了吗,折纸?”

“突然贫血。”

“骗人的吧!”

“呜啊,狡猾的家伙,士道也该有我的一份。”

“赞许,我们拥有士道使用权。”

虽然七夕是情侣相会的日子,来到商业街的男性大多有伴,但士道被这么多妹子环绕的场景,还是招来了不少嫉妒的目光。

“真是受欢迎啊士道。”琴里抱着胸,吐槽着被沾染上一身脂粉气的士道。

“不要说风凉话了,快救我!”士道向琴里伸出了求助的手。

“好了诸位,等一下士道还会奉送共持烟花的杀必死哦,但是”琴里腹黑地扬了扬嘴角“一直缠着士道的坏孩子可得不到哦。”

“呀!”精灵们瞬间松开了手,一下子失去支撑的士道倒在了地上。

“真是谢谢你了。”

“我只是不想看到她们总是缠着你而已,话说,四糸乃哪去了?”

“这个,”士道看了看遥远的山上,几乎是在他的视线移过去的瞬间,那里迸发出了一个最大的火球,它直飞天空,在最高处,炸开了最大的光亮。它近乎照亮了全城。

就让每一对牛郎织女,都相聚于这烟火下吧。

士道看着天空,嘴角微微上翘。

远处一个无人的大楼楼顶,一名身着哥特装的少女正在看着烟火,她的手上,还拿着一本相册。

第8761个小时,她们相会于第59朵烟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