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士织Strategy

阅读

  ·  

2020-10-30更新

  ·  

最新编辑:哈乌戴德·迪乌斯

阅读:

  

更新日期:2020-10-30

  

最新编辑:哈乌戴德·迪乌斯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约战精灵再临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哈乌戴德·迪乌斯



契约者您好,欢迎来到Fraxinus中心数据库,通过搜索“约战wiki”便找到Fraxinus数据库入口
Fraxinus数据库会向各位契约者提供有关约战的相关数据,但不限于游戏内~如果觉得有兴趣的话,可以将此Wiki分享给自己的好友啦~
资料信息签
莉莉子小框
除精灵约会攻略以外其余攻略均具有时效性!发布时间越晚越靠近当前版本的数据!攻略均为玩家所写,不代表官方立场!
本资料的贡献者:
   
资料上次更新时间:1.24


崇宫澪看着眼前的少年,眼中光芒闪烁。

「士……」

三十年过去了,就算是澪……

就算是始源精灵,也会变老。

然而眼前的少年,却依旧是十八岁的相貌。

依旧是当年那个拯救过她,保护过她,让她心动的少年。

曾经的「崇宫真士」……

现在的「五河士道」……

跨过脚下维斯考斯胸口开洞的尸体与艾莲的「CR-UNIT」的残骸,澪走向了士道。

「你刚刚说……」

「啊,就算与世界为敌,我们也……」

「我需要的不是你们。只是你。」

五河士道睁大了双眼,诧异的看着澪。

「士……」

澪的双眼露出一丝金黄色的光泽,随即,身体开始发生奇异的变化。

士道诧异的看着笼罩在黄色光芒之下的澪。

就算是现在已经拥有了十种灵力的士道,也不知道澪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

光芒很快消散,出现在士道眼前的不再是村雨令音的模样……

三十年前的澪活泼,可爱,没有了成熟女性的美的韵味,反而多了几分青涩。

士道不禁看呆了,眼前的澪的模样,对于他来说,有些熟悉,也又几分陌生。

那份被「封解主」解放的记忆中的崇宫澪,如今就站在他的面前。

澪微微一笑,闭上了双眼,吻上了士道的唇。

士道一愣,他只觉得有一条舌头灵活的冲进了他的口腔,搜刮一番过后退了出去。

「多谢招待。」

听到澪的话,士道睁开了双眼。

澪舔了舔上嘴唇。

说不出的魅惑。

随后,士道看到了浑身赤裸依偎在自己怀中的澪。

此时正是初春的三月天气,天气还是比较凉的。

士道慌忙脱下自己的棉衣,套在澪的身上。

澪露出一丝甜美的微笑。

士道也回以微笑。

「琴里,可以转移吗?」

「欧尼酱啊,不行的,「Fraxinus」的机能已经丧失了83%,传送功能也因此损毁了呢……唔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琴里的怪叫的是什么东西掉落的声音。

「呐,琴里……」

「没事哦,欧尼酱,才没有因为太激动而打倒花盆呢!」

完全自己说出来了啊喂!

不过话说回来,「Fraxinus」的舰桥居然会有花盆真是稀奇呢……

实际上,「DEM社」这次的攻击可以说是毫无保留,「Fraxinus」能够保留下来就可以说是一个奇迹了,士道也没奢望传送功能能够起到作用。

士道苦笑两声。

「那就先回家吧。」

说完,士道从耳中取下耳机,放进了来禅高中制服的口袋中。

「还能飞吗?」

「可以的。」

澪点了点头。

虽说她的灵力如今也被士道所封印,但是残留在身体里的灵力也是十颗灵结晶的份量。

经过了高度压缩的灵力即便只是一点点,也足够从这片废墟直接飞到士道的家中了。

士道抱住澪,左脚轻轻的蹬地,便直接冲上云霄。

随后,士道身影一转,向着自己的家冲过去。

经过了灵力暴走以及之后的多次战斗,士道对于体内的灵力的操控虽然称不上熟练,但是就像飞行这种动作还是比较得心应手的。

……

「由于一些家庭原因,村雨令音老师从今天起就不再教导大家了。」

周一早上的班会上,冈峰珠惠——小珠老师便公布了这个消息。

「随后,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位插班生,进来吧。」

教师的门打开,少女走了进来。

在那一瞬间,整个一个班级都惊艳了。

银发的少女看起来是那么的清纯可爱,即便只是远远看着,也是不容亵玩的。

士道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而少女的脸上也洋溢着幸福。

少女——澪从讲台上拿起一根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五河澪」这个名字。

「大家好,我叫做五河澪,是五河士道同学的表妹,现在寄宿在士道同学的家中。从今天开始我就加入了这个班级,请大家多多关照。」

当然,这一切也是由Ratatoskr所安排的。

澪的身份信息早就在周一之前办理完成,对外的身份正是士道的表妹。

「喂,你这家伙,我可从来没听你说过这个表妹哦。」

五河士道的死党——殿町宏人对士道小声说道。

「嘛……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她之前一直在北海道上学,上周才到天宫市的。」

士道耸了耸肩,说出了琴里早就准备好的一套说辞。

「你可真是人生赢家,让人嫉妒死了。」

士道耸了耸肩。

「那么,五河澪同学,你就坐到……你表哥后面的座位吧。」

由于士道的班级一直都在转入转校生,所以小珠老师干脆就在士道的后一排又加了一排座位。

「士,你的便当,忘记带了。」

澪坐到了士道的身后,将便当盒子递给了士道。

士道一愣,自己明明是记得带便当的……

而正当士道打算在书包里找到便当盒子的时候,却……

「确确实实是没带呢……」

士道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容,接过澪递过来的便当盒子,放到了书桌里。

「诶?这是澪你做的?」

毕竟不是士道常用的便当盒子呢……

在某些方面反射弧有些意外的长的士道此时才反应过来。

「……」

澪没有说话,而是露出了一丝令人玩味的笑容。

士道没有得到答案,只能尴尬的笑了笑。

「那么就开始今天的课程吧。」

于是乎,来禅高中开始了今天的课程。

……

「士道!一起吃午饭吧!」

十香如此说着,已经把桌子推了过来。

「士道的午饭应该跟我一起享用。」

毫无表情的折纸把桌子拼到的士道桌子的左侧。

「啊啦啊啦,小女子也来凑凑热闹吧。」

士道抬起头,看到的是穿着校服的时崎狂三。

对的,要在士道与「Ratatoskr」跟「DEM社」宣战之前,狂三就动用了自己的小手段,回到了士道的班级上课,如今更是被士道封印了灵力,自然也与十香等人一样,黏着士道了。

十香、折纸与狂三互相瞪视,士道甚至能够看到三人眼之间迸射而出的电光。

「士……」

澪无视了正在斗气的三人,直接将椅子拖到了士道的桌子前面,随后将便当放在了士道的桌子上。

「喂!你这家伙!」

「居然偷跑!」

「真狡猾呢……」

澪没有抬起头,而是自顾自的吃下一块鸡蛋卷。

「怎么?「绝灭天使」、「刻刻帝」跟「塵杀公」,三位有什么意见吗?」

「咕呜呜呜……」

也许是察觉到澪话中带着一丝威胁的意味,三个人都安静了下来,坐在了拼到士道桌子旁的自己的桌子旁开始享用自己的午餐。

而由于拼桌被丢到一旁的殿町宏人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士道这里无比和谐的日常。

……和谐才怪,真打起来,整个天宫市怕是都保不住。

「士,晚上吃什么?」

「喂喂,午饭还没吃完就想晚饭吗?」

士道笑了笑,他确实还没想好晚饭要吃什么。

「士道!我也比较关注这个问题呢!」

十香听到了澪的话,双眼闪烁着星光。

嘛……就这么看起来,澪也是有一些吃货的潜质的……

「汉堡肉如何!」

十香眼中的星光越来越闪耀,可是并没有闪到任何人。

毕竟,这并不是由于女子力或者新娘力爆棚而闪烁而出的光芒,仅仅是一个吃货而已。

「汉堡肉的话……确实可以。」

说着,士道取出手机,给在家中的四糸乃打了个电话。

「喂喂?四糸乃吗?是我,士道。对,麻烦你看一下冰箱中的肉是不是该足够。哦,这样啊,好的,我明白了。」

放下电话,士道叹了一口气。

「放学一起去超市选购一些食材吧。」

家中的食材已经快要用完了,如果不去选购的话,可能要再去一次超市,比较麻烦。

……

天色已经被染成了橙黄色,太阳也懒散的靠在天宫市西侧的山旁。

「那么,明天见。」

士道跟宏人挥手告别。

「走吧,士道,一起去超市吧。」

十香一把挽住士道的左臂。

「好好。」

士道摸了摸十香的头,换来的是十香那幸福的笑容与其他人充满嫉妒的眼神。

只有男生而已,在来禅高中之中,明明知道士道被伪装成人类的精灵们环绕,还敢冒险喜欢士道的女孩子是不存在的吧……

不过,造成这个现象的主要功臣还是折纸。

「唔!士道!在即将到来的永恒的真夜之前,左拥右抱着是打算到何处冒险?」

「翻译,士道,打算去干什么。」

「啊,夕弦,耶俱矢,我们要去超市买一些食材。」

「跟随,请让我们一起去。」

「啊……一起去但是也可以。」

说完,士道取出手机,给琴里打了个电话。

「喂喂?琴里吗?是我士道,我要去超市买点东西,有什么要我帮你一起买的吗?」

「啊,欧尼酱啊,我的美味佳吃光了,帮我买一点之后早点回来吧。」

琴里坐在之前所使用过的地下指挥部中,看着屏幕上天宫市的地图,嘴里含着最近突然喜欢上的蓝莓味的美味佳,一脸惬意说道。

也是没办法的呢,现在的琴里并不是司令官模式。

不过,也并不是妹妹模式。

托澪的福,琴里对自己极其严格所导致的近似于双重人格的体现,如今已经融合。

现在的琴里,以妹妹模式为主,而司令官模式则是完全被隐藏起来,就连琴里本人也不知道那个强硬的她会什么时候出来。

不过,这样的琴里似乎在处理有关「Ratatoskr」的事务的时候,非常容易出现差错。

毕竟,司令官这种职务需要意志力特别强大的人才能担当。

以黑色发带为表现形式出现的坚强的琴里刚刚好能够胜任这个职位,而以白色发带为表现形式出现的极度依赖士道的琴里是没有办法完美处理的。

顺便一提,现在的琴里并没有扎发带,一头红色的披肩发直直垂到腰部。

而这样的琴里,士道还是花了好久才习惯的。

「好好,我知道了。」

电话这头的士道露出一丝微笑。

甜美天真软糯,可爱调皮的琴里……

强硬干练冷酷,腹黑毒舌的琴里……

无论是哪一个,都是士道的义妹,士道都会特别宠爱她,更何况是现在这个已经被外力把两种性格直接融合,之后很好的掌握现在的性格的崭新琴里了。

因为啊,不管哪一个琴里,都是深爱着士道,同时也与其他精灵分享着士道的爱的五河琴里啊~

一想到这里,士道的笑容就更加明显了。

「士……」

「……」

澪的呼唤没有回应。

「……士?」

「……」

澪的呼唤依旧没有被士道所听到。

「士!」

「啊!怎么了?澪?」

士道被伏在自己耳旁大喊的澪的声音所唤回意识。

此时的澪略微鼓气的鼓起了嘴,可偏偏看起来却是那么的可爱。

「想「灼烂歼鬼」已经出神了,口水都流下来了哦。」

澪伸出右手在士道的嘴边擦了擦。

果然,有一点口水流了下来。

士道抽了抽眉毛,原来刚刚自己那么失态吗?

话说回来……

澪刚刚称呼琴里为「灼烂歼鬼」吗……

「澪,关于我们的称呼……」

「不想改。」

「诶?」

「用天使的名字称呼这些孩子们的话,能够感觉到与我之间的联系,而单单称呼名字的话,就感觉不到了。」

……

士道此时已经汗颜,只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从自己那里分出去的灵结晶,就算是真的有联系的话,如果靠着称呼对方的天使的名字才能感受到的话就有点太勉强了吧……

「你只是单纯的想叫吧……」

折纸开口道。

「不是,我……」

「你只是单纯的想叫吧……」

「不,我真的……」

「你只是单纯的想叫吧……」

「唔嗯嗯嗯嗯嗯嗯……」

在那一瞬间,士道呆在了原地。

没办法啊,红着脸发出了可爱困惑声音的澪真的是可爱炸了!

「澪……」

「唔!什么?」

「你这家伙,在外面不准叫天使的名称哦。」

士道笑着摸了摸澪那银白色的头发,温软顺滑的发丝让士道有些欲罢不能。

「可是……」

「会给琴里造成困惑的。」

依旧是折纸。

「可是……」

「会给Fraxinus造成困惑的。」

「唔……」

「会给Ratatoskr造成困惑的。」

「我知道的啦!鸢一同学!在外面会好好的叫名字的了!」

「……折纸」

「诶?」

似乎是听到了意料之外的答复,澪轻轻的歪了歪头。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可爱到炸裂啊!

士道的脸一瞬间就红了下来。

「叫我折纸就可以了。」

折纸的脸看起来虽然还是没有任何表情,不过话语中所携带的情绪还是蛮强的。

「那么,失礼了……折纸同学……」

「乖孩子。」

折纸直接将澪抱紧了怀里。

眼前的光景让士道多多少少有一些感慨。

完全不像是最强的始源精灵,更像是沉浸在恋爱之中的少女一样呢……

虽然过程在某种意义上来讲有一些艰辛,不过能够一定程度上改正……

……

都说人多力量大,这句话在某些方面确实够用。

本来要购买的巨量的食材,由于分头购买,很快就买到了足够的量。

而士道也为琴里买了多种口味的美味佳。

具体吃什么口味的就是琴里的事情了。

就这么带着大量食材向家里走的士道有些困惑。

这个时候……

「应该叫琴里派车来的啊……」

话音刚落,从身后传来了汽车的鸣笛声。

士道下意识的回头,一辆法拉利F430超长型以厘米之距停在了士道的身前。

「神无月先生!」

没办法啊,驾驶位坐着的,正是神无月恭平,头上似乎还戴着什么,好像是耳机一样……

不过士道却知道,那不是什么耳机,而是显现装置的脑部连接装置。

也就是说,眼前这辆加长法拉利,是使用了显现装置的呢……

「呦,士道君,好久不见。」

「啊,好久不见……个鬼啊!你差点撞到我!」

「怕什么嘛,士道君现在的体质,反观是撞上去的我的爱车会出什么问题吧。」

「这个嘛……」

确实,现在的士道可以说是另外一个始源精灵,迄今为止确认现界的所有精灵的灵力都被其封印,士道的身体早已不同于常人了。

「上车吧,司令让我来接你们。」

「不愧是琴里,想的真周到。」

说着,士道拉开了左侧的车门……

「你会夸我真的很高兴呢,欧尼酱。」

琴里正坐在车内。

「诺~」

士道把装着美味佳的口袋丢给了琴里。

「唔哦!五颜六色的各种口味呢!多谢了,欧尼酱!」

「好好好。」

说话间,众人已经坐在了法拉利的坐位之上。

「神无月,先送各位回五河本宅。士道,你跟我们去备用基地。」

「嗯?哦……哦。」

由于精灵公寓所占用地实在太大,所以,「Ratatoskr」已经将精灵公寓与五河本宅合为一体了。

不过现在就有一种豪华别墅的感觉了……

如果五河家的双亲能够回来的话,没有琴里的事先通知的话,肯定会被吓到的就是了……

……

「喂!这什么鬼啊!」

「嗯?你应该很熟悉的啊,士道君。」

「啊啊,确实很熟悉啊……个鬼啊!这都第三部了吧!」

嘛……也难怪士道的反应这么大,毕竟,这东西他早就发过誓不想再玩了。

「MY LITTLE 士道!3!」

熟悉的声音将Galgame的标题读了出来。

「这个声音……」

士道擦了擦额头之上冷汗……

「你猜对了哦,欧尼酱!」

说着,琴里调出了女主角的立绘。

「顺便一说,这一次是单独女主的呢!」

「也就是说……我要攻略我自己啊喂!谁出的馊主意啊喂!」

「是的呢。」

「个鬼啊!话说美九你怎么在这里啊?!」

「因为这个游戏的思路,是我提出的哦,darling。」

「你这家伙……」

「顺便一提,游戏里女主角的行为模式完全是按照真人来设计的哦。」

士道拍了拍脸。

他真的想象不出来自己去攻略自己的场面。

对,这款单独女主的Galgame的女主角,不是别人,正是……

「darling攻略士织酱,想想就刺激呢!」

对的,正是传说中的五河士织!

「司令!」

「嗯?怎么了?」

此时,众人才后知后觉的听到了刺耳的警报声。

「发现精灵现界,没有空间震发生。」

「darling,我就先回去了哦。」

美九笑了笑,在士道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唔啊!你在干什么啊。」

「告别吻哦,darling。」

美九笑了笑,走出了地下指挥部。

「这家伙……」

「立刻分析灵力种类,把澪找来。」

神无月看了一眼琴里说道。

「不用了,我在这里就足够了。」

熟悉的声音从地下指挥部的入口处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包括琴里在内的所有人,都震惊的回过了头,看向了地下指挥部。

「令音!」

没错,来人正是村雨令音。

「总感觉你们没有我可能会很困惑呢。」

「啊,确实有点困惑呢……」

琴里笑了笑,她已经对于令音前来的理由有了一点猜测。

澪那面要陪着士道,对于「Fraxinus」的作战已然无力分心了,所以,只能让令音过来了。

「话说回来……」

「是狂三的八之弹。」

狂三的八之弹是比较特殊的一种能力,能够将被命中目标的某一段时间轴中的个体剥离,形成分身。

而眼前这个令音,应该就是在澪彻底暴露身份之前的令音了。

「司令,灵力解析完毕!」

「显示在大屏幕。」

「了解。」

一道蓝色的曲线出现在地下指挥部的主屏幕之上。

「这种灵波……我可不记得我散布过这种灵结晶……不,应该说我只散布的十颗灵结晶,除了八舞姐妹那一颗出了一些意外,都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也就是说……」

士道托住了下巴。

不曾被始源精灵所散布的灵结晶,却产生了灵力,甚至变成了精灵。

难道说……

「除了澪,可能还有人在散布灵结晶,而且应该是刚刚开始。」

「司令,新发现!」

话音刚落,大屏幕上的灵波被分成了几段。

「这是……」

代表折纸的白色灵波……

代表二亚的浅灰色灵波……

代表狂三的血红色灵波……

代表四糸乃的冰蓝色灵波……

代表琴里的火红色灵波……

代表六喰的金色灵波……

代表七罪的祖母绿灵波……

代表八舞的深橙色灵波……

代表美九的梦幻紫灵波……

代表十香的深紫色灵波……

以及代表澪的彩虹色灵波灵波……

这简直就是……

「调出现在士道的灵波。」

大屏幕上的,又一道曲线出现。

「完全相同……」

琴里倒吸一口冷气,这就是士道的灵波反应。

「不,这个新出现的精灵对比士道,多了一份灵力出来。」

令音冷静的操控着电脑,将其中隐藏的一段灵波转移到大屏幕之上。

「这是……」

就像是被强行压在一起一样,混乱的灵力波动……

「不管怎样,士道,你要做好面对一切的准备。」

「Ratatoskr进入一级战备,做好一切准备,即便没有「Fraxinus」,也要辅助士道!司令,训练游戏的事情就先放到一旁吧。」

「嗯,我明白了。欧尼酱你就先回家吧。」

「……」

「放心好了,即便是精灵,我也有拼一下的实力。」

「别勉强哦。」

士道摸了摸琴里的头。

「我,我知道了啊,欧尼酱就快点回家做饭去吧。」

琴里红着脸有点不知所措。

……

「那个混乱的灵力到底是什么啊……」

士道走在黄昏时天宫市的街道上,对于刚才所看到的灵波,他总觉得似曾相识。

「咚!」

「嗯?怎么回事?」

士道回过头,只见一位少女倒在地上,身上还穿着来禅高中的制服。

「喂!大丈夫吧?」

士道冲过去,将少女扶起。

奇怪的是,不管士道怎么看,都看不清少女的脸。

就好像「Phantom」一样,曾经披上不可视的澪,什么都看不清。

「我没事,谢谢你。」

少女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随后走掉了。

「真奇怪呢……」

士道叹了口气,随后被地上的某样东西吸引了注意力。

「这是……」

士道将其捡了起来。

那是个四叶草形状的头饰,款式也是士道最熟练的。

「不会是美九为了开玩笑,偷偷塞到我身上的吧……」

士道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将其放在了口袋中。

街角,少女正偷偷的看着士道。

一头蓝色的披肩发正迎风飘动……

「那灵力,觉得熟悉吗?」

澪坐在道路左侧的围墙上,看着下面的士道。

「啊,有点熟悉,好像似曾相识。」

澪瞥了一眼少女所藏身的转角,眼中闪过一丝玩味。

「万由里。」

听到这个名字,士道才想了起来。

封印了万由里过后,澪就以「Phantom」的身份出现,直接封印了所有人关于万由里的一切记忆。

所以,直到澪说出了万由里的名字,士道关于万由里的记忆才复苏。

「万由里的灵力也是由不同的灵力所组成的,跟刚才你们所看到的灵波有很大的相似性。」

「……」

这代表着什么,士道也是大概知道的。

「也就是说……」

「你们还要进行轮流的约会。」

令音在地下指挥部对琴里说道。

……

「「「「「约会?!」」」」」

「对,约会,与士道的轮流约会,就像万由里那时一样。」

「库库库,吾等这次一定要……」

耶俱矢的话说到一半就说不出来了。

上次轮流约会的时候,耶俱矢就由于准备的时候出了一点问题,本来应该特别豪华的约会变得特别简约。

「安慰,不需要在意那种事。」

夕弦拍了拍耶俱矢的肩膀。

「那么也是抽签决定顺序吧。」

琴里从厨房拿来一把筷子,用笔写下了数字。

总有种国王游戏的既视感呢……

最后,约会的顺序也由此决定。

二亚是第一位,美九是第二位,琴里是第三位,七罪是第四位,第五位是十香,第六位是澪,随后是折纸,四糸乃,夕弦,六喰,狂三,耶俱矢。

「撒……」

琴里看了一眼围在桌子的众人。

「开始我们的约会「战争」吧!」

大家一同喊道。

于是乎,周六,士道与「全副武装」的二亚出现在秋叶原。

说是全副武装也不为过,初春的三月略微带着一丝寒意。

可话虽如此,二亚的穿着也有点厚的过分了。

「你这家伙……」

「怎么了,御宅族就应该来秋叶原的啊。」

士道挠了挠头,听起来还确实有几分道理。

「那么,走吧!」

二亚拉住士道的手,冲进了秋叶原。

……

「啊……舒爽!」

中午的时间,士道与二亚坐在餐厅内。

二亚拖来的行李箱又装满了。

不仅如此,士道还帮她拿了两大袋的各种轻小说与漫画。

「你这家伙……」

士道叹了口气,想起来刚刚在电玩店的事情,士道就有些尴尬。

「少年,男孩子有点珍藏不是很正常吗?」

「正常才怪啊!」

二亚所说的珍藏,士道当然知道是什么类型。

不过如果士道真的当着二亚的面购买这种东西的话,今天晚上怕不是要被某些家伙吃干抹净了……

「我看一下,这才买了一半都不到呢……」

「你这家伙,到底要买多少啊?!」

「很多很多。」

二亚微微一笑。

士道一愣,随即脸就红了起来。

「呦吼,少年,刚刚在想奇怪的事情吧?」

「才没有啊!」

士道大喊道。

「这位客人,你有点打扰到其他的客人了。」

「啊,对不起。」

随后,二亚又对秋叶原进行了大清洗,直到黄昏时分才坐上回天宫市的电车。

值得一提的是,在二亚将买的第二个行李箱装满了之后,将一张没有封绘的CD盒子塞给了士道。

「这是什么?」

「送给你的礼物,晚上回家才能打开。」

士道叹了口气,他大概已经猜到是什么东西了。

不过,女孩子送的礼物还是不要拒绝的好。

如此想着,士道将它放到了自己拿着的纸袋中。

……

夜晚,吃过了饭刷过了碗的士道将CD放进了电脑的光驱之中。

「同校生Ⅱ」

「这家伙……」

士道将CD取出,仔细想了想,还是放进了盒子,随后丢到了床下的抽屉中。

「呵,这不就像藏起来一样嘛……」

士道自嘲的笑了笑。

第二天一早,士道早早的醒来。

今天是与美九的约会……

「怕不是又要被美九强制的换上裙子了……」

没办法,毕竟美九是个偶像,公众人物,如果被人看到跟男生逛街,应该会引起民众,尤其是美九的粉丝团的强烈不适吧……

到那个时候,士道也就是众矢之的了。

「正解!darling早上好哦。」

「啊,早上好……」

士道翻了个身,正好与美九的脸撞个正着。

「darling真是H呢……」

「个鬼啊!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嗯……昨晚十一点?」

士道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他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是因为睡得太沉了吗?

士道掀起被子,打算起床,然而……

「darling,别掀被子哦。」

「怎么了?」

士道伸向被子的手停在了半空中,看着美九的脸,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被子里的我的身体,可是全~裸~的~哦~」

美九特意在句尾拖了长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显得有一些甜,然而在士道听来,简直就是恶魔的低语。

「不过昨晚darling真是可爱呢,抱住我的身体蹭个不停呢~」

说着,美九咯咯咯的笑了出来。

「才不会呢!」

士道的脸红了起来,转过头打算辩解,没想到一转头,美九的脸就在眼前。

「……」

士道的脸顿时红了起来。

「我……我先去冲个澡……」

士道找了个借口,随即就从自己的房间出去了。

被人从自己的房间赶了出去的感觉,士道可能是第一个体验到的男人。

拉开了浴室的门,士道又呆立在原地。

「呦吼,少年,早上好哦,昨晚怎么样,游戏很好玩吧?顺便一提,现在是杀必死时间哦。」

二亚试图用双峰夹住淋浴龙头,却直接掉到了浴室的地上。

「……」

士道低头看着淋浴龙头,又抬头看了看二亚。

「贫乳还真是对不起啊!」

士道这才反应过来,直接关上了浴室门,将自己关掉了浴室的外面,背靠着无视的门叫到。

「干嘛不锁门啊!」

「我锁了门的啊!」

琴里拿着螺丝刀从士道的身前路过,却正好被士道看到。

「琴里你这家伙……」

「欧尼酱还是太嫩了呢。」

琴里露出了一丝腹黑的笑容。

在这一瞬间,士道坚信,是腹黑的那个琴里出来「透气」了。

……

「darling,出发了!约会约会!」

吃过饭,美九就拉着士道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士道叹了口气,果然还是躲不过扮成士织的命运啊。

「把darling打扮成可爱的士织酱!」

士道坐在美九房间里的梳妆台前,「享受着」美九的打扮。

不过,士道相信,其实美九也是很享受给他打扮的过程。

「啊,对了,美九,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darling你说,就算是现在要我都可以呢!」

「不是这种事啦!是七罪。」

「嗯?darling是想要七罪吗?darling你这萝莉控。」

美九笑骂道。

「都说了不是这种事了!等到七罪约会那天,你能帮七罪好好打扮一下吗?」

「哦,这种事啊,当然可以了。」

「啊,拜托了。」

说话间,美九打开梳妆台的抽屉。

士道也是没想到,这抽屉之中居然全都是扮士织时所要用到的四叶草发卡。

看到这一堆发卡,士道想起了一天前,他在路上捡到的那个四叶草发卡。

「对了美九,你有没有把这个发卡偷偷塞到我的身上。」

「没有哦,darling,我可没有这么低级恶趣味呢。」

是啊,你的恶趣味比这高级多了。

士道在心里想着,却没有说出来。

不过既然美九这么说的话,那就应该是那位少女掉的吧。

哪天再看到她,要还给她。

「完工!」

美九将蓝色的披肩假发仔细的梳了梳,随后宣告完工。

「走吧,darling,约会去。」

士道无奈的笑了笑。

「唉呀,darling,美九真是粗心大意呢,居然忘了可以借助七罪的能力,将达令直接变成士织酱。」

「不,只有这个千万不要。」

开玩笑,真的变成士织的话,士道的思路也会多少被灵力所影响,更偏向于女性化。

「既然这样的话,darling就穿上这个吧。」

士道转过头,美九手上拿着的却是B Cup的胸罩与纯白色的女式胖次。

「不,这个也不要。」

完全是计划好的呢……

「这可由不得darling呢!」

说完,美九就扑向了士道。

到最后,两个人共同做出了让步,没有穿胸罩,只是穿上了胖次。

而美九则是允许士道在女士胖次外面穿一条安全裤。

就这样,士道跟美九,出门约会了。

近几年,天宫市就一直有一个都市传说。

不亚于偶像•宵诱美九美貌与魅力,神秘的女孩子,据说叫做五河士织。

然而,五河士织只会出现在宵诱美九的身旁,只有一次,出现在来禅高中一整天,之后就再也没有脱离美九单独出现过。

也有人曾猜测,这神秘的五河士织是宵诱美九所包养的禁脔,不过却始终没有得到美九经纪人的任何声明。

应该说,美九的经纪人也不知道这孩子的具体情况,也就只能解释为美九的朋友了。

令人疑惑的是,即便这孩子被解释为其他城市的孩子,全日本的其他城市也没有这孩子的目击者出现。

于是乎,五河士织,这个名字的主人也就成为了天宫市最神秘的人了。

不过今天,可能是个对于天宫市来说,特别重要的日子了。

因为,五河士织,这个神秘的女孩子,今天又一次出现在天宫市的街头。

而这条消息也很快的就惊动了天宫市的因为媒体。

如果不是「Ratatoskr」的动用了权限进行封锁,恐怕整个天宫市在第一时间就会沸腾吧……

话虽如此……

「美九,我是不是又引人瞩目了……」

「应该是哦,darling。」

两人如此镇定,然而路人可镇定不起来。

开玩笑,那可是都市传说五河士织啊,天宫市最神秘的女孩子。

「喂,你听到了吗?美九碳叫那孩子darling啊!」

「真不愧是神秘的士织酱啊!」

士道擦了擦额头之上的冷汗。

「美九,能不能低调一点。」

「低调不好玩嘛。」

美九笑了笑,拉着士道进了商场。

「darling,你在这里等我。」

「啊?哦,好。」

美九走到前台,似乎再与前台交涉。

士道对交涉什么的不是很在意,所以转过了头。

过了一会,美九回来了。

「来,darling,这些衣服随便选!」

「就这么就说成了?」

「当然,在我用钞票抽她脸之后她就愉快的同意了。」

听起来很爽,不过似乎有点恶劣。

士道也懒的吐槽了,直接去看衣服。

「什么啊,都是女装啊?」

「当然了,毕竟是士织酱啊。」

美九抱着几件衣服,将士道推进了试衣间。

士道换好了衣服,拉开了试衣间的帷幕。

「这件不错哦。」

美九舔了舔嘴唇,让士道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士道身上穿着的是一件公主裙,配上蓝色的假发与本就中性的面庞,给美九的感觉就是完完全全就是个公主一样的女孩子。

士道叹了口气,拉上了帷幕,过了一会又拉开。

现在士道身上穿的是一套看起来元气满满的运动服,七分袖与超短裤。

托超短裤的福,安全裤也就省下了。

「也不错哦。」

美九笑了笑,从身旁拿起了一件衣服,冲进了试衣间,将帷幕拉上。

「没想到darling皮肤也很好呢,我有点嫉妒了。」

「喂,别,别乱摸啊。」

服务员带着一丝勉强的微笑站在试衣间外,心里想些什么恐怕只有上帝才知道了。

……

「呐,美九,在这么豪华的餐厅消费会不会很大啊……」

「呐,darling,你觉得我的经济能力会养不起你吗?」

「……」

士道沉默了,确实,美九是艺人,是偶像,即便不靠「Ratatoskr」,美九的经济能力也能撑起整个五河本宅的日常运转了,只是吃顿饭确实没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

「为何这种地方都有记者啊!」

美九扭头一看,咯咯咯的笑了。

「很是敬业呢。」

敬业个鬼啊,这可是六楼啊,这群家伙是怎么趴在六楼的窗外拍照的啊!

……

一整天逛下来,士道被美九强制换了十余次的衣服,被吃了二十多次的豆腐。

「真希望我以后不用再扮成士织。」

士道在某个偏僻的巷道摘下假发。

「士织酱很可爱啊,为什么不想让他出现呢?」

「因为好羞耻啊!」

说话间,士道察觉到口袋中的手机的振动。

「喂,琴里,是我,出什么事了?」

「喂喂?欧尼酱,那灵力又出现了,就在你身边两百米内。」

「我知道了。」

士道放下了手机,用七罪的能力将自己从化好了妆的士织的形象变回士道,随后戴上了耳机。

「怎么了?darling?」

「确认的那份灵力,就在咱们身旁。」

「什么……」

「欧尼酱!来了!」

地下指挥部,琴里看着地图。

代表着那未确认精灵的灵力正飞速接近士道与美九。

「身后!」

士道猛地转身,随后……

「达令,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啊。」

士道皱起了眉头,果然与万由里的存在类似。

看着眼前的少女,士道感觉到自己的脑容量有点不够用了。

「五河……士织……」

对,眼前的少女的模样,正是士道一整天都在维持的士织。

「好久就想见见你了,士道君……」

「怎么回事……」

「欧尼酱!怎么回事!自律摄影机什么都看不到!」

琴里看着大屏幕,焦急的问道。

因为,自律摄影机捕捉到的影像只有满脸惊愕的士道与不明觉厉的美九。

「琴里,扫描一下我身变十米的灵力。」

琴里虽然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却只能照办。

「这是!」

美九体内的灵力,士道体内巨大的灵力,都看的一清二楚。

然而……

与士道相同的灵力反应,在士道前方。

「你是谁……」

「正如你所见,我是五河士织啊。」

少女——士织笑道。

不,不可能,士织就是女装的士道,绝不可能是单独存在的少女!

「说明起来有点麻烦呢,我就这么跟你解释好了。」

少女看向士道的双眼。

下一瞬间,大量的影像涌入士道的双眼。

「这是……什么……」

……

灵力暴走而变得狂暴的士道,从天而降的灵力卫星炮,挡住炮击的,以「Phantom」身份出现的澪……

以及,被莫名其妙排出体外,化成人形的灵力,没有灵结晶的少女……

「对,那就是我了。」

士织笑了笑,走上前几步,抱住了士道。

「我也是,喜欢你的啊。」

士道此时已经有点分不清现状了,偷偷的掐了一下大腿。

确确实实的疼。

这是现实,不是梦,也不是什么幻境。

被另一个自己抱住说喜欢,这种感觉,可能这个世界只有士道能够体验到呢……

「不过,现在还是太早了。」

士织笑了笑,松开了士道。

「我的发卡,能还给我吗?」

士道想了起来。

那晚在他身后跌倒的少女,那个发卡。

「原来是你……」

「是我哦,澪在那时就察觉到了我的存在。」

士织笑了笑,直接从士道的口袋中取出了四叶草发卡,戴到了头上。

「我会等待,时机,很快就会成熟了。」

士织踮起脚,轻吻士道的脸颊,随后化作光粒,随风飞向远方。

「darling,没事吧?」

士道略微缓了一会,猛地摇了摇头。

「美九,你先回家吧,我去找琴里。」

「我陪你去吧。」

……

「什么?」

「我绝对没有看错,就是士织。」

「令音?」

「确实,如果按照那少女给士道看到的影像来解释,是有这个可能的。灵力在满足一定条件是可以不产生灵结晶而直接产生意识的,但是可能性极低。」

令音看了一眼士道,继续说道。

「但是士道的灵力是多重灵力互相叠加而成,这种可能性也会在一定程度内变大。」

「可是,我在暴走之后才封印了二亚六喰与澪,她怎么会有这些灵力?」

「如果那孩子与你也有灵力通道的话,是可以实现的。」

「轮流约会没用呢,欧尼酱。」

「诶?」

「这是两场约会下来之后的灵波图,与刚刚检测到那天完全一样,根本没有变化。」

「也就是说轮流约会可以停止了?」

琴里摇了摇头。

「不行,考虑到已封印精灵的情绪,你必须继续。」

「哦。」

「总之大致情况这头已经了解了,士道君,如果在遇到她,一定要与我们汇报。」

「啊,我知道了。」

……

当夜,士道总感觉心情有些沉闷。

与琴里打过招呼之后,士道走出了家门。

不知不觉间,士道走到了山顶公园。

「这里发生过很多呢。」

士织坐在秋千上说道。

「确实呢。」

士道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精灵什么的,突然出现在哪里,士道都不意外。

「第一次与十香酱约会的时候,你差点死在这里呢。」

不止。

这里见证了士道与很多精灵的瞬间。

「喂,你说你是……士织,对吧。」

「对啊,我是从你身体里分解而出的灵力。」

「你也说过,你也是喜欢我的吧?」

「嗯。」

「那么,周六去约会如何?」

「哦?这是「Ratatoskr」的命令?」

「不,是我单纯的邀请,我的个人决定。」

「这样啊……可以哦。」

士织笑了笑,从秋千上跳了下来,走到了士道的身旁。

「我很期待哦。」

说完,士织化作光粒,随风飘向远方。

……

「什么?约会?」

「对不起,我又擅作主张了。」

琴里的房间,士道低下头向琴里认错。

「不,我没有怪欧尼酱你的意思。」

「真的?」

「嗯,真的。这样,我让神无月把「MY LITTLE 士道3」传输到你的电脑上,你趁着这一周的时间借助这个,做好与自己约会,攻略自己,以及与自己kiss的心理准备。」

「我知道了。」

士道走出了琴里的房间。

「下周六,明明就是我的时间呢……」

琴里嘟起了嘴,似乎有些不高兴。

……

周五,晚上。

士道的手机突然收到了一条信息。

「明早八点,天宫市车站,别晚了。」

落款是士织。

「这家伙是从哪里得到了我的邮箱地址的啊……」

不过想归想,士道还真不知道这家伙还有多少本领。

不过就凭两人极其相似的灵波,士织的能力应该与士道差不多。

士道摇了摇头,不去想她,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

第二天一早,士道吃过早饭,嘱咐好一切就出了门。

「天宫市车站啊……」

士道叹了口气,天宫市这地方虽然不小,但是能当做约会的地方确实没有多少。

「来的很早嘛。」

士织从士道的身后绕了出来。

今天的士织同样受到欢迎。

毕竟是都市传说,平常仅仅是见一面就很难了,现在居然连续两天出现,真是不可置信。

不过这样一来,与士织约会的士道,也就变成了众矢之的了。

然而除了精灵与「Ratatoskr」,没有人知道,昨天的士织与今天的士道是同一个人。

士道看了看腕表。

7:30a.m.

「你也很早嘛。」

「琴里酱说过的,约会迟到可是要扣分的。」

士道耸了耸肩,没有言语。

「那么,走吧。」

士织挽住了士道的胳膊。

士道的脸略微抽搐。

虽然这是另外一个自己,不过确确实实是货真价实的C Cup,这让他有点汗颜。

「刚刚想了很失礼的事情吧?」

「对不起。」

毕竟是士织,对士道的想法应该很清楚了。

然而士道却对士织并不了解,一周下来的游戏培训非但没有让他了解到士织,反而是越玩越羞耻。

「要,要去哪里?」

「听说最近有一场电影不错,一起去看吧。」

「哦。」

走了不长的一段路,士道与士织走进了电影院。

「想看什么?」

「就这个吧。」

士道看向了士织所指向的电影。

德语,不认识,不过看海报应该还不错的样子。

可是,士道错了。

海报之上是战争电影的既视感,可实际上是一部战时的爱情电影。

不过,士道却能从电影男主角的身上找到自己的既视感。

电影有两个多小时。

而就在快要结局的时候,男主角因为涉嫌叛国通敌被抓住了。要枪决。

就在这个时候,士道的手被抓住了。

低头一看,果然是士织。

「他会活下来的,对吧。」

士道点了点头。

「毕竟是主角,肯定能活下来的。」

果不其然,女主角带着敌对国的军队冲进刑场,将男主角救了出来。

电影的最后,男主角与女主角双双主动离开军队,在某个偏僻的地方过上了幸「没」福「羞」快「没」乐「臊」的幸福生活。

虽说找到了自己的既视感,不过士道却是从头到尾都挑着眉毛看完的。

明明是德语的海报,全程却没有听到一句德语,全部都是日语,外加上整个观影厅只有士道与士织两个人,这让士道不得不怀疑是不是「Ratatoskr」搞的鬼了。

「接下来打算去哪里?」

士织瞥了一眼士道。

「你,真的很温柔呢?」

「诶?」

士织摇了摇头。

「没事。你想去哪里?」

「我啊……想去水族馆。」

「那就去水族馆好了。」

事实上,对水族馆的兴趣是之前与折纸、十香与狂三三重约会的时候,无意间出现的,之前的士道对水族馆应该说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不过事实证明,士织对于水族馆的兴趣更大。

此时,士织正趴在水族馆的玻璃上,眼中已经闪出了小星星。

虽然这个反应于十香差不多,但是士织并不是什么都会问士道「唔,是鳐鱼……」

「是日本单鳍电鳐。」

「我知道!」

士织的眼睛盯在百科牌上。

士道笑了笑,继续向着水族馆内部走去。

「等等我!」

士织追上了士道。

「约会的时候把女伴丢到一旁可是很大的扣分项哦。」

「好好,我知道我知道。」

「唔啊!是双髻鲨!」

士道笑着摇了摇头,明明是另一个自己,却与自己迥然不同,这可真是神奇。

「这边这边。」

「啊,别拉我啊!」

……

「啊,真好玩呢!」

士织伸了个懒腰一身曲线无比耀眼。

反观士道,被士织拉着逛了一上午,正蹲在地上揉膝盖呢。

「中午吃什么?」

「啊……你喜欢吃什么?」

「我喜欢吃你做的饭。」

士道挠了挠头发,有些脸红。

「我可是从来没吃过你做的饭。」

「有时间会做给你吃的!」

说着,士道站了起来,拉着士织,走向路边的中餐厅。

「嗯哼……我有时候真的觉得你真的应该成为一个美食鉴赏家」

「罗……罗嗦!」

吃过午饭,士道直接被士织拉去了商场。

「你有要买的东西?」

「没有哦,只是想来逛一逛而已。」

……

「啊,今天还真是开心呢!」

士织坐在山顶公园的秋千上笑了出来。

「那么,士道,你能告诉我约会的目的吗?」

「我……」

士道面露难色。

「说不出来吗?」

「嗯。」

士道点了点头。

「那么让我来说吧,遇到精灵之后就邀请约会,培养好感之后亲吻封印。这已经是你的一套思考模式,只要遇到精灵就会这么想,对嘛?」

士道一愣,仔细一想还真就是这么一回事。

「所以,你遇到了我这个特殊的精灵之后,第一反应就是邀请我去约会。」

「我……」

「其实,你没必要邀请我约会的,我说过,我喜欢你,所以,你直接封印我都可以。」

「……」

「士……」

澪出现在士道的身旁。

随后跑上山顶公园的还有琴里等人。

所有精灵到齐。

「这么一看还像呢……」

「不,压根就一模一样啊。」

「你们,能看到了吗?」

士道诧异的回头问道。

「就是因为自律摄影机捕捉到了她,我们才过来的。」

士织并没有理会她们,继续说道。

「我诞生的意义,就是与你——与士道相恋,哪怕只有一天,我的心愿也实现了。」

如此说着,士织的身体居然出现了消散的迹象。

「呐,士道,可以吻我吗?」

听到这句话,士道猛然想起了万由里,心中不免五谷杂粮。

「为什么……」

「什么?」

士织歪了歪头,似乎不是很理解士道在说什么。

「为什么你们一个一个都要消失啊!」

「!」

琴里在一瞬间就明白了士道在说什么。

「凛祢也好,凛绪也好,就算是或守跟万由里,现在就连你也!」

士道的泪水直接滴落到地面。

「为什么你们一个接着一个的都要消失啊!」

士道哭着嘶吼着。

「呐,士道,你……」

「别说什么蠢话了,我一定要把你留下来!」

「你可以与我接吻吗?」

「诶?」

士道愣在了原地,这突然的转折让他的的泪水就停在了眼眶中。

「士,去和她接吻,你的封印能力能让她不稳定的灵力稳定下来,凝结成灵结晶。」

「也就是说。」

「能够让她永久的留下来。」

「我……我想让她永远的留下来!」

士道擦了擦眼泪,吻向了士织。

……

周一。

「给大家介绍一位插班生。进来吧。」

少女从走进教室,在黑板上写下了名字。

「大家好,我叫五河士织,以后请多多关照。」

士道露出了一丝微笑。

「以后请多多关照哦,士道君。」

「啊,我这边也是,请多多关照,士织酱。」

殿町宏人已经视而不见了,每次来的插班生肯定与士道有什么关系。

与现充比还不如原地去世。

士道长长的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他,终于留下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