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WIKI由呜呜kurumi申请于2020年01月20日创建,编辑权限开放
帮助 | 留言 | 收藏
全站通知:

悸望

阅读

  ·  

2021-10-03更新

  ·  

最新编辑:水青虫凡

阅读:

  

更新日期:2021-10-03

  

最新编辑:水青虫凡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公主连结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水青虫凡

悸望

“目标:‘D型检体0005B’-‘阿迦忒•西芙娜’,状态:肉体:损坏,意识:N/A。”

“目标完整程度检测:肉体完整度:33.34%,意识完整度:N/A。”

“错误:访问权限不足,目标‘D型检体0005B’完整度检测状态:失败。”

“目标判断:死亡。”

“建议执行程序:复生程序”

“执行程序:复生程序。”

“程序目标:肉体修复,记忆修复。”

“目标变更:肉体修复状态:执行,记忆修复状态:禁止,命令来源:USER_ADMIN_S07。”

“命令:执行USER_ADMIN_S07预设程序‘记忆分离’。”

“执行程序:记忆分离。”

“程序目标:D型检体0005B,记忆数据MD-2033XXXX至MD-2033XXXX-D执行备份,分离,删除原始数据。”

“备份记忆数据为‘D型检体0005B-MD’,预计于一分钟后执行。”

“执行程序:记忆分离,状态:成功,程序结束。”

“备份记忆数据‘D型检体0005B-MD’预分配至实体‘USER_S02_PK’,在‘H型检体0201B’复生程序执行完毕后执行。”

“执行程序:复生程序,状态:肉体修复:执行中,预计修复完成时间:4369小时06分45秒,记忆修复:失败,执行程序被禁止。”

“当前程序重新执行。”

“执行程序:复生程序,状态:失败。”

“建议:废弃‘D型检体0005B’。”

“命令:执行USER_ADMIN_S07预设程序‘废弃’。”

“废弃目标:D型检体0005B,执行条件:‘D型检体0005B’肉体修复程序完成,USER_S02_PK存活,USER_ADMIN_E01_D苏醒。”

“备注:‘废弃’程序执行后,D型检体0005B将被投放至USER_S02_PK所在位置。”

“命令:删除‘USER_ALL’中关于‘D型检体0005B’的一切数据,替换‘USER_ADMIN_S07’于主程序‘LOA’中‘WORLD_LANDOSOL_SAVE’里的档案,将档案‘S07’为替换为档案‘S07_01’,在进行‘RESTART_ALL’时执行。”

-悸望

“......这是你的选择么......”

仿佛亲眼看见了五彩斑斓的花海,却又不过是颜色糊成一片模糊不清的景色。

“.....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

“即便.....是这种......几乎抹掉自己.....自杀一样的行动?.....”

好像正在高塔上向下坠落入无尽的蓝天之中,却又安稳的躺在草地上,准备来一次久违的酣睡。

“或许再一次见到你,我还会再叫你这个名字吧.....”

周围好像是被瑟骨的寒意包围着的,但却又是在连寒冷都感受不到的,说不出名字的感觉之中。

“让我们再一次相见......然后不再忘记彼此吧.....”

我似乎在无意识的感受着一切,却又似乎是清醒的思考着一切。

或许过了很久吧,又或者只过了一会......

睡一觉还是挺舒服的。

“雪菲大人?已经正午了,请起来吧。”

缓缓传入耳中的,熟悉且温柔的呼唤声,将龙族少女雪菲的意识渐渐拉回了她眼前的现实。

黑暗被拉开一道弧口,映入她眼帘的,是正午的眼光穿过窗户,照映在桌台上干枯的蜡烛。“可可萝.......”

雪菲望向她身后的精灵少女可可萝,搭在她身上的衣服便这样顺势滑落了下来。雪菲揉了揉双眼,随后似乎反应过来了大致所发生的情况。

“我在这里睡着了?”

“在下昨晚便看见雪菲大人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所以在下便帮您盖了件衣服,熄灭了蜡烛,同时也帮您收好您的笔记本。”

雪菲的脑中闪过了一些零星的片段,她似乎做了个长梦,梦之后的又一个梦。

第一个梦是愉快的,第二个梦是痛苦的。

“是吗,谢谢了,可可萝。”

雪菲看着窗外,正午的阳光下的兰德索尔正是一片祥和。

“要是雪菲大人您肚子饿了的话,让在下去为您准备些食物吧,佩可莉姆大人与凯留大人都因为王宫方面的事情前往公会管理处了,主人也如往常一样外出了。”

雪菲摸了摸肚子,隐约感受到了空腹感所带来的难受,她看着可可萝,像是思考着什么一般,然后点了点头。

“谢谢了,妈....可可萝。”

“不必客气的,雪菲大人。”

在听见了与往常无异的偶尔会突然蹦出的几句似乎很适宜却又并不适宜的称呼后,可可萝欣慰的笑了笑。

“雪菲大人其实可以如往常一样称呼在下的。”

“啊....嗯....”

龙族少女的反应意外的冷静,或者说出乎了她自己的预料的冷静。

她似乎才反应过来,自己早已习惯了这种无意间对于他人的称呼。

“那么,在下去为您准备些吃的吧。”

“嗯......妈....妈。”

顺应了可可萝去完成这个可能算是玩笑话的少女,虽在这么称呼上可能还有所犹豫,但实际状况正如她所想的那样。

她已经不经意间对这些只是在她无意识期间模仿孩童的话语所留下的习惯不再抱有抗拒。

这似乎是一瞬间就发生了的适应,又或许这个潜移默化的过程并没有被她察觉。

当她突然察觉在意这些事的时候,却也才会发觉眼前一切都是转眼即逝的虚幻,却又是切实存在的现实。

“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么....”

想到这里,她轻轻地叹了口气。

雪菲带上自己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她随便理了理散乱得翘起来的头发,跟随着可可萝的步伐向楼下走去。

“终于起来了吗?你这个小熬夜狂,搞的我都不好意思在你脸上画圈了。”

在公会之屋的楼梯间的窗户上向她飞来的娇小的精灵少女涅比亚双手搭在腰上,显露出略带疑惑的神情看着雪菲。

“精神不太好的样子呢,没事吧?”

“没什么,只是最近都没怎么睡好。”

虽说是雪菲的双眼是保持着与死鱼眼无异的状态,她还是笑了笑,随后摆了摆手,示意着让涅比亚不用担心她的状况。

“虽说你比我们还要在意‘这里’的‘异变’的状况,但是身体垮了,搞不好会异变的就是你哦~”

涅比亚露出往常一样的恶作剧后的窃笑。

“我是龙族,在‘这里’还是不必那么担心身体上的问题。”

“再怎么强大的躯体,其实在精神上还是很脆弱的吧~”

雪菲略微瞥了一眼涅比亚,随后像是扇走蚊虫一般用自己的笔记本向涅比亚扇去。

“好烦啊你,想让我休息就安静点吧。”

“好不容易我才这么关心你一趟,竟然这样对待我,哼~。”

雪菲叹了口气,没有理会在她面前鼓起了脸的精灵少女。

“对了,雪菲,你昨晚是不是与菲欧谈了些什么,今天早上她与我谈话的时候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少女那双如同死鱼眼一般的眼睛顿了一下,随后慢慢的向左边身后涅比亚的方向转去。

疲倦而又无神的双眼里稍稍有了点光彩,也带着些许的冰冷。

“她很高兴吗?那是好事。”少女随后留下了欣慰的笑容,慢慢的循着可可萝的痕迹下了楼。

“美食殿”公会之屋的一楼大厅处,年幼的精灵少女可可萝在使用了魔法冰晶制冷的食物储存柜中翻弄了几下,皱起了眉头。

“哦呀,最近都没有怎么储备食物了呢。”

“没有吃的了么?”

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准备阅读摆放在面前的书堆里其中一本书籍的龙族少女问道。

“嗯,抱歉,雪菲大人,在下最近都没有外出去购买食材了,应该是今天早上做早餐时消耗完了,请让在下出去购买一些食材吧。”

“可可萝......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出去买些东西吃的。”

雪菲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她并没有。

她在将面前书堆摆好时,偶然看见了墙壁上前薄薄的日历,上面的日期上每一天都被画上了红圈,上面的写的有些歪斜歪斜却又排列得十分整齐的文字,在悬挂在大厅的墙壁上的日历里显得有些意外的黯淡。

看着日历,她回忆起了一些事。

那天,可可萝在日历上的第一天画上了她的第一笔。

“这是,为了记住在下与各位的‘美食殿’再一次相遇,团聚而做的特殊的日历,在下希望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忘记彼此。”

仿佛还是昨日发生的景色将少女要完全拉入回忆之际,可可萝的话语将她带回了眼前。

“雪菲大人还是在此休息吧,您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了,在下会准备妥当的。”

待至雪菲反应过来时,可可萝已经带上来往日外出采购的包裹。

“可可萝.......”

雪菲来到可可萝的面前,比可可萝高一点的少女虽说是显露着死鱼眼般的双眸,却也试图从自己疲倦的双眼里挤出点相反的神情。

她摸了摸可可萝的头,轻轻的触碰了一下少女雪白色细发上的花朵发饰,随后抱住了她。

“雪菲大人?怎么了,突然就这样抱住在下....”

拥抱的时间并不长,但在稍紧的力道与这时间不长的拥抱中,传达出的是两种并不矛盾的情绪。

“我自己可以弄好的,妈妈。”

在曾经可能会是玩笑一般的话语,在此时也带有了别的含义。

“......雪菲大人,真的,没有关系的吗?”

“嗯,我只是......可能最近有点太累了,不过没有关系的,这次本来就是我起的晚才导致的问题。”

可可萝望着雪菲那双紫红水晶般通透的眼睛,看着她眼中倒映着的自己的身影。

精灵少女似乎看见了那双眸下藏着的另一番景象。

“雪菲大人......”

她踮起脚尖,反过来摸了摸眼前这个比自己高一点的少女的头。

“请注意不要走太远,请不要太晚回来。”

可可萝将雪菲身上的佩剑的剑鞘与皮革轻轻的挪好。

“请注意安全。”

即便如此,可可萝还是带上了采购用的背囊,然后拿起来自己一直随身带着的祭祀长枪,温柔的笑了一下。

“正好,在下也要出去采购食材,请让在下一起跟着雪菲大人吧,这样也好照顾雪菲大人了。”

在雪菲还没反应过来要做出表态前,可可萝已经牵着了她的手,带着刚刚的温柔微笑一起。

“涅比亚大人,在下就劳烦您看家了。”

向导小精灵涅比亚突然从大厅中的书堆中钻出,不知何时钻入了雪菲的书堆中的她急急忙忙的将一本翻开的书用小巧的身子推着关上。

“哦哦,注意安全,一切就交给我吧~”

雪菲瞟了一眼那本被涅比亚打开的书。

那是在兰德索尔里畅销的一本小说,讲述是一个被人们遗忘的少女踏上旅途的故事。

龙族少女像是明白了什么,死鱼眼般的双眸里露出了些许的无奈。

“想看的话随便看吧,这些书本来就是我用来了解现在的‘阿斯特朗’变成了什么样子的才买的,有兴趣的话,大家都可以看的。”

虽然在涅比亚看来雪菲那疲倦的双眼里挤出的善意多少有些可怕,但是在雪菲的话下涅比亚还是翻起了那边被她关上的书本,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而看到这番景象得以继续联想到了什么的少女,颤了颤肩。

“那么,我们出发了,涅比亚大人。”

正式告别了涅比亚的可可萝将公会之屋的门关上,检查了一下门是否被关好后,拉起了雪菲的手,领着少女向着兰德索尔的繁华街走去。

被可可萝领着的她起初还有些抗拒,但在精灵少女那愉悦的微笑下,却也没有说什么。

“在下很久没有像这样来牵着雪菲大人了呢。”

“额.....嗯。”

鳞次栉比的房屋排列在兰德索尔的街道上,远处的王宫,空中的高塔,白色的建筑在阳光下意外的刺眼。高塔之下,装束各异,形式不一的人们进行着属于自己的忙碌生活。

吵吵嚷嚷的繁华街还是一如既往的与其繁华之名相配。

雪菲看着往来的人群,被可可萝领着的她此时更像是一个被母亲领上街寻找美食的孩子,只是凭着肚子的叫声来意识到自己该干什么的单纯的孩童。

这种单纯的惬意感倒是让少女那死鱼眼般的双眸稍稍的舒坦了。

正午的繁华街里,永远不会缺少食物的香气。

雪菲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像是蜗居壳中的生物一般,已经很久没有再踏出过“美食殿”的公会之屋中半步了。

无论是因为自己因为某些原因虚弱而没有恢复的身体,还是因为自己痴迷于对如今“阿斯特朗”这次彻底“异变”后的模样上的研究,她都很久没有再怎么外出么,而以此彻夜不眠却也是常事。

她意识到这些事是很早之前的事,却又是刚刚才发生的事。

这种好似对立的矛盾对于少女而言只是切实过去了的时间与在概念上感知的之间的区别。

“雪菲大人,您有什么想吃的么?”

可可萝带着雪菲来到繁华街的中央,涌动的人流,林立的摊铺,飘散的香气。雪菲环视四周时,她的目光不经意间转向了一个摊位上售卖着的鲜肉派,随后就这样盯着摆放在上面的鲜肉派。

可可萝看着雪菲,笑了笑,她如带着孩子的母亲一般,领着少女来到了这个摊铺的面前。

“麻烦请为我们准备两份鲜肉派。”

摊铺的摊主在他爽朗下,将两份还在冒着热气的鲜肉派放在纸袋里,递给了两人。

“小心一点哦,这个还有些烫。”

雪菲接过递来的鲜肉派,望着还在冒着的热气,像是思索着什么一般,随后,她向鲜肉派吹气,还带着“呼呼”的响声。

她轻轻咬下外露在纸袋上的鲜肉派一部分,慢慢的咀嚼着。

“好吃吗?雪菲大人。”

“嗯.....我记得我以前吃过,很好吃的。”

“以前?雪菲大人有来过这里吃鲜肉派吗?”

雪菲与可可萝找到了繁华街的一个角落里坐下,望着涌动的人群,若有所思闭上了双眼,带着像是苦涩与无奈的情感,笑了一下。

“那是在击败霸瞳皇帝后的兰德索尔举办的一个节日庆典上,可可萝你带着我与佑树来到了这。”

可可萝在雪菲的话语下想起来了她所说的那一件事。

“.....在下回想起来了,这是上个‘世界’所发生的事。”

可可萝也跟着吹起了鲜肉派,随后慢慢的用她的味蕾去品尝这一份美食。

“上个‘世界’发生的事吗.....这么一说在下也才意识到,再一次与美食殿的各位相遇后,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可可萝看着手中缺口不怎么大的鲜肉派,随后看向雪菲手上那一份已经差不多快被吃完后,可可萝将她手上的那一份轻轻掰开,递至少女的面前。

“雪菲大人要是喜欢的话,可以从在下这里再多吃一些的,在下也吃不了那么多。”

雪菲望向自己手上的那一份所剩无几的鲜肉派,她才意识到自己吃的似乎有些“狼吞虎咽”了。

即便如此少女还是接过来可可萝递给她的那一部分。

“谢谢,我就不客气了。”

“嗯,雪菲大人就尽管吃吧。”

龙族少女那双稍稍从疲倦中舒展开的眼睛,在她的苦笑中又变回先前那一副死鱼眼一般的状态。

雪菲无言的望向眼前往来的人们,咀嚼着鲜肉派的嘴巴停了下来。她手上那一份鲜肉派已经被吃完了,纸袋里剩下的可可萝递给她的那一份,她并没有立即下口。

她身旁的可可萝也配合着这份格外得嘈杂的寂静,看着蔚蓝天空中的索尔之塔。

“在这坐着也不是办法,我们走吧,可可萝。”

寂静的源头也是第一个打破这份寂静的人。

“是啊,在下还要采购食材呢。”

可可萝站起身来,带着她一如既往的温柔,将手伸向雪菲。

雪菲愣了一会,随后带着欣然的笑容接过了可可萝的那幼小的手。

两人穿行在兰德索尔的街道上。

雪菲看着领着她向前走去的可可萝,望着她身后的背影,一霎那,她好像是看见了其他人的身影,与可可萝的连结在一起。

佩可莉姆,凯留,还有,他的背影。

像是美食殿的成员们的合影便这样出现在她的眼里,四个人的聚在一起的景色是如此的真实。

唯独似乎缺了什么,让雪菲很在意。

“雪菲大人?”

可可萝看着愣着像是发呆了一样停在了路上的雪菲,她那疲惫的神情却也让可可萝本来担心少女的心变得更加的在意了。

“啊啊,抱歉,似乎有些愣神了。”

在少女还没想明白那件让她在意的事前,可可萝将她从那种疑惑中拉了出来。

“雪菲大人的身体依旧是还没恢复呢,再说最近雪菲大人您经常都未能早睡,这对您的身体是很不好的。”

可可萝少有的露出的严肃的神情,像是督促孩子的母亲。

雪菲却也只能露出无奈的笑容来回应。

“我会注意的....妈妈....”

可可萝随即变回了她一如往常的温柔,手继续领着雪菲,在繁华街的人群之中穿行着。

“雪菲大人的身体要是出问题了,主人与佩可莉姆大人凯留大人都会很困扰的。”

“嗯,我知道了。”

拿着外出采购的包裹的可可萝在领着雪菲走了一段路程后,来到了他们先前一直光顾的食材摊铺区前,可可萝望着手上准备好的记录了缺少的食材的纸,开始了她的采购工作。

“雪菲大人就请在那边坐着吧,在下会做好这一切的。”

在意着雪菲的身体状况她劝说着雪菲找个地方休息。

龙族少女脸上的表情昭示着她想说些什么,但又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将话憋了回去。

最终同意可可萝的劝说的她找到了一个角落里独自坐了下来。雪菲再一次望着可可萝在人群之中娇小的独自一人的背影。

那个身影并不孤独。

雪菲明白这一点,她随即又陷入回了那时对那些身影的困惑,或是迷茫之中。

正午的太阳带着人们的影子一起,慢慢的倾斜着。雪菲感觉到时间没过多久,却又好像过了好久。

“哟,好久不见啊,西芙娜酱~”

龙族少女的尖耳在听到身旁各位些许锐耳的声音之后,抖动了几下。

少女向她左边声音的来源望去,那个她所熟识的有着浓密的赤发的戴着眼镜的女性女性推了下眼镜,正用着一如往常的打量着的眼光望着她。

少女那死鱼眼般的夹杂着惊讶之情的双眼转向女性。

“啊....好久不见,拉比林斯达小姐。”

拉比林斯达,又或是模索路晶,带着善意的微笑着的她慢慢走到雪菲面前。

雪菲看着晶那只能拿这种简单的词汇来形容的,令她捉摸不透的笑容。她却也只能收回那盯着晶看着的,略带戒意与惊讶的双眸。

“看起来我主动来找你,似乎是你的意料之外啊。”

“你的出现不是太需要去考虑的因素,所以会惊讶多少也是正常的,更何况你的神出鬼没。”

雪菲叹了口气,继续望着可可萝在人群之中的背影。

晶坐到龙族少女的身旁,再一次用着打量的目光端详着雪菲,善意的微笑在她与雪菲的目光相对时,变成了惊讶。

“你要是是我的病人的话,那我给你的意见就是:‘立刻赶紧睡觉休息’。”

“要是我也有无论什么情况都能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的能力,我想早就想好好睡一觉了。”

“啊咧,在你眼里我原来是这样的吗?”

晶苦笑了一下,她随后像是魔术变法一般不知从何处将一份已经做好的可丽饼递出到雪菲的面前。

“正好你在,要不要试一下我的新产品啊,我可是在吸取了无数次轮回的‘世界’里的经验总结出来的最终产品哦~”

“要是这不是玩笑话的话,我倒希望这是玩笑话。”

雪菲接过那份可丽饼,可丽饼上的奶油中搭着的配料与她平日所见的并无区别,煎饼部分上也在外表上没有什么特异之处。

她尝了一口,将外层的煎饼皮与被其包裹着的配料一并咬下,靠着舌头上的味蕾上的感觉来品尝着味道。少女咀嚼了一会后,停顿了一下,皱起的眉头动了几下,随后她又继续咀嚼了一会。

“怎么样?”

晶带着像是期待的目光望向雪菲,等待着她的回答。

“如果你找我只是为了让我试一下你的新式可丽饼,那这个你所心知肚明答案的问题与你的最终产品在这都不会有什么意义,拉比林斯达小姐。”

雪菲瞥了一眼还在食材摊铺前采购的可可萝,疲倦的面容也顿时严肃了起来。

“都是很轻松的事啦,你倒是不用让你那看起来很吓人的脸变得更加吓人哦,对寿命不好的哦,西芙娜酱。”

“磨蹭反而对寿命更不好,有什么就直说吧。”

晶耸了耸肩,推了下眼镜的她也摆出了同样严肃的神情,她的目光也朝向可可萝那在人群之中略显娇小的身影望去。

正在采购之中全神贯注的可可萝显然是没有注意到晶的到来的,祭祀长枪上挂着许多装满了食材的袋子,慢慢哼唱的歌谣也昭示着她的心情。

“总之不是什么太重大的事,要是是特别重要的事我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虽说是带着严肃的神情,但望向可可萝这番模样却也带着些许的欣慰。

“你最近的身体状态如何?”

“好了很多了,应该很快就会恢复了吧。”

晶拍了拍雪菲的肩膀,像是对待自己老友一般的将手搭在了少女的肩上。

望着可可萝看着的她脸上的神情多少将她所想说的话透露的出来。

“可可萝,是个很坚强的孩子呢,让这么小的孩子去亲自经历这么多事.....被人遗忘,建立羁绊,然后再被人遗忘......长老的‘修正’与‘无效化’权能在这孩子身上彻底觉醒后,最终却使她充当了‘上个世界’与‘这个世界’信息传递的信使......亲眼看见世界的崩坏与重塑,我想要是我估计会受不了吧。”

雪菲沉下了头,像是在思考着什么,随后又抬了起来,独自叨叨着什么。

倾斜而下的阳光将可可萝娇小的身躯的影子拉的长且宽大。

“被遗忘的少女,踏上了旅程的故事,却也以心之所想,将其化为了动力,继续着像是无用功的行为。”

龙族少女望着可可萝的身影的疲倦的双眼里夹带着难以言喻的怜惜与悲伤。

“不过,这不是你主要想说的吧,接下来的事是与可可萝有关吧。”

“啊,确实...这次是关于那个孩子密涅瓦,但是,要是真要这么说的话,感觉我作为她的恐龙家长在要叙述这种事情的时候,好像多少有些奇怪。”

晶打量着可可萝那银白色的短发,那双精灵的尖耳与红水晶般通透的双眸。

“密涅瓦在‘这里’里的样貌,与可可萝在‘这里’的样貌,不是很像吗?”

“我想过这个问题,但是当初并没有太在意这一点.....当然,关于长老的一些事,我还是知道的。”

雪菲一只手摸着自己麻花辫上的金色的发圈,另一只手却没有像以前一样塞在外套的口袋里,而是在慢慢的梳理着自己一直未能整理,有些凌乱的头发。

“可可萝的母亲.......棗太太已经去世很久了吧。”

“嗯,你多少猜的到了吧,密涅瓦....应该说有一部分是以师母,也就是可可萝的母亲为原型。”

在雪菲印象里平日都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的晶少见的与这个话题的基调一样显露出了与雪菲一样的表情,并且也少见叹了口气。

“因为一些原因,我与长老在一些地方上没有达成一致的目的,不过看着那个孩子的样子,我不好去说些什么,也不好去评价什么。”

雪菲没有再去回应晶什么,她所做的也就只有坐在那静静的看着可可萝在那片宽大的影子下娇小的身躯。而先前她所看见的幻觉一样的存在,却又鬼魅般的显现在她眼前。

她耳边的晶的话语的声音此刻却无比的寂静。

雪菲看见佑树,佩可莉姆,凯留正与可可萝站在一起,洋溢着的笑容,彼此间手牵着的手。

幻觉之中,佑树的笑容像是耀眼的阳光般无比的灿烂。

他们的影子虽大,却连接在一起成为了整体。

然而,她感觉依旧是缺了什么的样子。

雪菲这么想着。

慢慢梳理着自己的头发的少女解开了金色的发圈,银蓝色悠长的麻花辫便慢慢散开,披散而及腰的秀发显现了她原本的模样。

少女站起身来,继续整理这自己的长发,却在不经意间,看见了那片由她脚下延展而开的巨大的阴影,双角与翅膀在太阳的投影下,呈现出了另一番的模样。

少女看着自己影子的模样,愣了一下。

“西芙娜酱,你有在听吗?”

晶的话将在今天只能似乎多次出现了幻觉的雪菲再一次拉回到了现实。

“.......啊......”

她迟钝的回应着晶的调侃。

“没事吧?真的不要勉强自己了哦。”

晶担心的望着在精神与外表上都是疲倦不堪的雪菲,而雪菲面对着对她待关心,却也只是笑了笑来回应。

“没事的.......回到原来的话题吧,你刚刚说到?”

“哦哟,刚好前面一些东西就当我是在废话吧,正好估计你也没听见,也不算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晶舒了口气,似乎刚刚说了些她还不该说出来的东西。但雪菲并没有在意这个,晶所引出的关于可可萝的话题将她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个年幼的少女身上。

“你应该学似似花小姐去如何管理言论,拉比林斯达小姐。”

雪菲无奈的叹了口气。

“.......长老昨天在‘那边’给我托了点消息,他说很感谢在‘这里’照顾可可萝的你们,然后就这样了.....确实,可可萝一直都有少年与你们的支持,我想我也得感谢你们才行,也算是道歉吧,虽然好像也说不了什么的样子。”

“..........”

“对了,长老还说了些话,是给你的,他说,不要太勉强你自己了。”

雪菲无言的望着可可萝,已经采购好的可可萝正在慢慢的向她的位置走来。

不知从何处吹来的风,吹动了她的披散的银蓝色秀发。

“...我怎么样都好啦,怎么样都行....”

晶站起身,拍了拍雪菲的肩膀。

“我也该离开了,毕竟刚刚说的不是什么大事,算是一些琐事吧,不过,我也劝你不要太勉强自己了,你也真是的,一些地方上你自己都没注意到什么。”

“注意到什么?”

晶推了下眼镜,没有回答雪菲。

她慵懒的伸了个懒腰,看着到来的可可萝,挥了挥手。

“贵安,拉比林斯达大人。”

“嗯,好久不见,可可萝,你父亲,长老托我带句话....算了,我倒是希望老师他可以亲自说出来。”

没等疑惑的可可萝再说些什么,一眨眼间,晶便像是要摆脱什么将要到来的麻烦一样飞速的说了句“再见”便离开了。

“拉比林斯达大人离开了呢.....在下还没问拉比林斯达大人长老想传达给在下的话是什么呢。”

就在可可萝思还在考时,她注意到了雪菲身上一些对于她而言有些微妙的变化。

“雪菲大人,你解开了您的发圈吗?”

“头发有些乱,不过回去再整理吧,这些东西我来拿吧,可可萝。”

可可萝所感受到来着少女身上的微妙的变化,也并不仅限于外表的发型上,只是幼小的精灵说不出那种微妙之处来自于何。

雪菲将自己金色的发圈放入自己的口袋里,与自己随时携带的笔记本放在一起。

她将可可萝的长枪上挂着的装满了食材的袋子取下,随后再把可可萝手上拿着的包裹一并拿到自己身上。

“诶?雪菲大人,在下可以自己拿完的。”

“没关系的,总是自己一个人去承担的话是不好的,可可萝,你就好好休息吧。”

“可是在下觉得,需要休息的还是雪菲大人。”

拎着袋子的雪菲笑了一下,原先的表情也随着这种环境舒展开了不少,她领起可可萝的手。

“无论怎么样,先一起回去吧,我想佑树与佩可莉姆还有凯留都应该回来了吧,美食殿的晚饭得去准备好了啊。”

清风扫向兰德索尔的街道,拂动了少女披散的银丝般的长发,阳光下闪着银光的细发点缀着这个楚楚可怜的少女,长发之下的双眼虽是带着坚毅,却隐约的藏着着一种黯淡。

那并不是疲倦所带来的黯淡无神。

可可萝明白那种感受,只是将其隐藏起来的龙族少女自己都已经忽视了这种东西。

她知道了在少女身上的微妙变化在哪里了,或者是说这不是变化,只是少女本应该表露的另一副模样。

“拉比林斯达大人与雪菲大人聊了些什么呢。”

“......算是琐事吧,没什么,拉比林斯达小姐她经常很喜欢聊这些.....”

慢慢向西边倾斜的太阳让天空沾染了一点点向外蔓延的橘红。

“时间过得很快呢。”

可可萝像是感慨着什么一般,望着在夕阳之中被慢慢染成橘红色的索尔之塔。

“嗯,不知不觉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一切都好像只是刚发生那样。”

银蓝色的细发在风的拂动中与蔓延的夕阳一同融在了一起,而整个少女也像是随时要消失一般,成为了与这片夕阳无异的存在,随后隐匿在了阴影之中。

就像是少女从未到来过,也从未离开过。

可可萝看着夕阳下少女的模样,仿佛什么东西堵住了她的胸口,闷着的胸口让她将想出的话语都咽了回去。

夕阳的橘红将要将天空原本的蔚蓝吞没之际,可可萝瞥见了街道的角落里的一家百货店,上面挂着的东西让她回忆起了一些事。

“雪菲大人,请让在下买点东西。”

可可萝踏着小快步走进了这家由一个角落之中的百货店。

雪菲虽说两支手臂都挂着着装满了食材的袋子,但她仍是有余力去空出两只手来。她将自己一直随身带着笔记本取出,翻开,慢慢的摩挲着纸上留下的黑色的字迹与印迹。

她只是这样的重复着这个动作,随后再取出了她的金色的发圈,握在手中。

“........”

少女紧紧的握住金色的发圈,随后再轻轻的将笔记本合上,小心翼翼的与她的发圈放回在了被夕阳一同染成橘红色的外套的口袋里。

“抱歉雪菲大人,让您久等了。”

可可萝慌慌忙忙的抱着一个袋子从街道角落里的百货店里跑出。

“你买了什么吗?”

可可萝将袋子里的东西展出给雪菲看。

那是一十分精致的手工日历本。

“在下有个想法,想让‘美食殿’的各位留下自己的美好的记忆存在的痕迹,就像在下在在公会之屋所做的那样,而这本,是在下送给雪菲大人的。”

“送给我的?”

“在下希望,雪菲大人能多依靠我们。”

“.......”

雪菲愣住了。

夕阳下拂动的银色细发隐约的显露着银蓝色的光泽。

“雪菲大人,一直都很辛苦的吧,为了在下等人,一次又一次的被在下等人遗忘,一次又一次的,只是为了能找到一次让在下等人击败霸瞳皇帝的机会,能去直面这一切的源头,无论怎么样,都是在为在下等人而着想的雪菲大人......在下很担心.....雪菲大人您....还是会随时离开我们吧。”

可可萝的温柔的微笑之下语气是那么的平淡,却隐约的带着抽泣的声音。

“正是因为有主人,佩可莉姆大人,凯留大人还有雪菲大人您,在下才能在旅途之中不迷路呢.....所以,在下希望,雪菲大人,可以在这上面留下一些回忆吧,如果又一次,雪菲大人不得不离开我们的话,还请雪菲大人可以带上这个.....”

或许是早已做好了准备,又或许是在这么多的经历之下,可可萝并没有哭泣,这是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

平淡的话语,却已经将她最真挚的情感传达而出。

龙族少女走到可可萝的身前,她小心的将身上的包裹袋子都放下,随后轻轻的抱住可可萝,微笑着。

“我已经不会再离开了,妈妈......所以,请安心吧......”

她将幼小少女手上小巧的日历本收下,放在了她那似乎什么都可以装下的口袋里。

银蓝色细发下的双眼,有着些许的湿润。

“不会再离开了......我们是‘美食殿’的一员啊......”

像是幻觉一般的,雪菲在模糊的双眼里再一次出现了他们的身影。

佩可莉姆,凯留,还有他,佑树。

这些一直支撑着她的存在,如今在她的眼里越发的清晰。

“喂~可可萝酱,雪菲酱,发生了什么吗?”

“可萝助,雪菲,你们两个怎么抱在一起了?”

“可可萝,雪菲~”

少女放开了抱住可可萝的手。

她知道她眼前的一切并不是幻觉,那是无论如何,都是真实的存在。

“主人,佩可莉姆大人,凯留大人,你们怎么来了?”

可可萝转身看向向他们跑来的三人,有些惊讶。

“因为可可萝出门好久了还没回来,所以涅比亚就说赶快让我们过来找找你们。”

佑树舒了口气,像是放下了心。

“是啊,话说为什么刚刚雪菲你抱住了可萝助?”

雪菲揉了揉有些湿润的双眼,理了下自己的银蓝色的长发。

“没什么,可能真的有些累了吧。”

面对着四人的她有些害羞的别开了视线,过了一会后,她再一次看向美食殿的成员们。

如同宝石般深邃的双眼里,以往的疲倦好像都已经烟消云散。

“谢谢你们,能一直陪着我。”

少女朝他们伸出了手。

夕阳下,五个人的身影连同被拖得长长的影子,连结在了一起。

雪夜猫头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