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三明治

阅读

  ·  

2020-02-28更新

  ·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阅读:

  

更新日期:2020-02-28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三明治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实习服务生
三明治初始皮肤.jpg

画师:

三明治满星皮肤.jpg

画师:

三明治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三明治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三明治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三明治头像.jpg 三明治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M.png
CV(日配) CV(中配)
刘婧荦 杨鸥
专属堕神 头像-碎叉.png
碎叉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花生派.png花生派
获取途径 小费商店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27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18 / 2372
Def icon.png 防御力 11 /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490 / 1813
Hp icon.png 生命值 207 /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293 / 778
食物 三明治
类型 速食
发源地 英国
诞生年代 18世纪
性格 豪爽
身高 164cm
关系 讨厌: 爆米花头像.jpg 爆米花
信条
小赌怡情,大赌伤身更伤人。
简介
创造出三明治的是一个沉迷赌博到了废寝忘食的伯爵,面包夹杂着丰富的食物,一口咬下去,给人豪爽的满足感。
背景故事
酷爱打牌,随身携带着扑克牌,以便和过往的朋友打牌。结果因为太过于投入,导致对别的事情完全不上心。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三明治-基础技.png
黑桃印记
(1级)三明治飞出卡牌,对防御力最高的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10点伤害。同时有概率降低其防御力4点,持续5秒。
(41级)三明治飞出卡牌,对防御力最高的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158点伤害。同时有概率降低其防御力36点,持续5秒。MAX
能量技
三明治-能量技.png
卡牌魔术
(1级)三明治运用随身携带的扑克牌变起了魔术,降低敌方全体2点攻击力和2点防御力,持续4秒。
(41级)三明治运用随身携带的扑克牌变起了魔术,降低敌方全体42点攻击力和42点防御力,持续4秒。MAX

餐厅技能

厨房技-强身健体.png
强身健体
【0星开启】(适用职业:主管、厨师、服务员)
(1级)飨灵在餐厅中的新鲜度提高10点。
(40级)飨灵在餐厅中的新鲜度提高400点。MAX
厨房技-人见人爱.png
人见人爱
【1星开启】(适用职业:主管)
(1级)顾客结账时额外获得2金币奖励。
(25级)顾客结账时额外获得49金币奖励。MAX
厨房技-优质服务.png
优质服务
【3星开启】(适用职业:主管、服务员)
(1级)顾客有10%几率结账时额外付10金币。
(40级)顾客有10%几率结账时额外付88金币。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御侍大人,要来一场运气和头脑的赌博吗?我随时待命哦!
登录
御侍大人,您来的太是时候了,正好三缺一!
冰场
御侍大人,打了一天的牌,好饿,您能帮我做点吃的吗?
技能
这是只能看一次的魔术呢!
升星
我可是没有上限的!
疲劳中
快拿我的sandwich,赌神需要力量!
恢复中
看来要重新洗牌了……
出击编队
呀哈,轮到我出牌了!
落败
呵,被看穿了吗?
通知
哈,我闻到了胜利的气息。
放置台词1
唉~好无聊啊,小赌怡情,大赌伤心,御侍就陪我玩一下嘛。
放置台词2
谁能理解我这种高处不胜寒的孤独感觉呢?
触碰台词1
诶?要找我打牌吗?我们真是想到一起去了呢。
触碰台词2
御侍大人好厉害呢,竟然让我有些为难了。
触碰台词3
诶,等一下,你该不会是想出老千吧?
誓约台词
这辈子你是我见过最好的赌注,而我刚好赢了这场赌局。
亲密台词1
啊啊啊~要输了,唉~算了,我还是回去给御侍大人做饭好了。
亲密台词2
御侍大人,我保证我会早点回来~今天就让我出去嘛,好不好?
亲密台词3
御侍~我们来赌一把吧,你赢了我随你处置,如果你输了~嘿嘿~
换装独白
实习服务生 哎,哎哟!小心!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最近因为欠了点小钱只能来打零工了,新人,请多指教~

故事

命运之夜


  漆黑的夜空,漆黑的云。仿佛要把这幢在小镇角落里的别墅压垮一般,云层里时不时隐隐会透出闪光。

  房间里本是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突然一个落雷打在了别墅的窗口,把刚刚还暗着的窗口一下子照亮了。这时,我才看到那个微微蜷缩在窗口下的瘦小身影。

  “那个.....”我试探性地询问着。"是御侍大人吗?"

  那个身影明显地哆嗦了一下,之后又开始微微抖动的背脊,似是在哭泣。

  “御侍大人,我是三明治哦。”感受到了御侍大人散发着不愿让人靠近的气息,我只是站在一边说道。

  久久都没有等到回复的我,只好坐在柜子上玩起了手里的扑克牌。

  远处的闪电又一次划破了天空,这光亮足以让我看清楚眼前御侍大人的模样。

  精巧的如同洋娃娃一般的脸和贵族浅金的微卷发丝,身上也穿着繁复的礼裙,再加上房间四周的装饰,不难看出御侍大人身为贵族的身份。

  御侍大人是伯爵的女儿,只是她的父亲是一个热爱赌博的伯爵。因为终日流连在赌桌上,而有了赌徒伯爵的称号。

  那时的贵族们拥有着巨大的权利,国家的国王形同虚设。所有贵族都沉浸在玩乐之中,赌博其实也不过只是一种人们的消遣,并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

  只是,我不明白,有什么值得一个衣食无忧的大小姐要在这种雷雨交加的深夜暗自啜泣的呢?

  御侍大人用价格昂贵的礼裙衣袖不断擦拭着脸上的眼泪,然后装成没事的样子站了起来。即便眼眶殷红也固执地扬着头,好像刚才的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看着如此别扭的御侍大人,我一时间没有忍住笑意。像是赌气一般,御侍大人背过身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不理睬我。

  御侍大人其实不过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女孩。

  我以为她只是个不谙世事,天真单纯的孩子,

  我以为我只需要天天和她一起聊着异想天开的梦话,

  我以为变些纸牌魔术让她高兴就可以了,

  我以为........

  “三明治的赌术,很厉害吧?”御侍大人的话打断了我难得的思绪。

  “不是我自夸,在赌这方面,我可没有碰到过对手呢。”我拍了拍胸脯,自信地对御侍大人夸耀着。


  闪电撕裂了墨色的天空。

  震耳欲聋的雷声让我以为现在笑着的御侍大人的话都是我的错觉。

  "那…你可不可以让我父亲失去现有的一切呢?


  对,一切都是这个夜晚开始的。

妄言之语


  偌大的赌场,这是伯爵为自己特制的地下室。
  我在御侍大人的带领下,来到了这里。

  赌徒伯爵还是一如往常地坐在他最爱的赌桌位置,挥霍着自己面前的金币。
  在场的所有人都在笑着,
  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的笑容在我的眼里渐渐变得扭曲起来。

  「愿神赐福于你。」
  御侍大人这么对我说完,就和平时一样端着伯爵喜欢吃的食物,静静地走了下去。
  她将盛着食物的盘子放在伯爵的右手边,方便伯爵使用。
  然而伯爵却未曾看过御侍大人一眼。

  御侍大人看起来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景,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

  可是我知道,这盘用面包夹着蔬菜和肉的食物,
  是身为养尊处优的大小姐的御侍大人唯一会做的事情。
  也是我现在会在这里的原因。

  此时的我只能看着这一切,悠然自得地坐在楼梯扶栏上玩着我最爱的的纸牌魔术。
  任何人都没有察觉到我的出现。

  直到伯爵那双迟迟不愿离开赌桌的手,伸向了那个御侍大人为他精心准备的食物。
  仿佛是来自内心深处的不愿,我的身体比自己的思维先一步行动了起来。

  一张黑桃A就这么被我直直地飞了过去,插在了桌子的缝隙里。
  纸牌和伯爵的手只差了毫厘的距离。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在场地所有人都看着我这个胆敢挑衅伯爵的狂妄之徒。

  事情的发展突然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允许我退缩了吧。

  我顺着楼梯栏杆滑了下来,纵身一跃,就来到了伯爵跟前。
  伯爵意味深长地笑容,即便是在我看来,都觉得不怀好意。

  我尽可能爽朗地对伯爵笑着,即使周围已经被赶来的士兵团团围住。
  但伯爵并没有让士兵将我这个不速之客处决掉,而是饶有兴致地看着我,问道:

  「你独自闯进这里,不会只是送死吧?」

新的赌局


  我不知道伯爵是否察觉了我是飨灵的这个身份。
  但是,如果我想要走的话,我也有自信不会被这些人拦住。

  我毫不避讳地坐在了赌桌上,从桌上拔出黑桃A平放着,用手将纸牌推到伯爵眼前,说道:
  「来赌一场吧,伯爵大人。」

  伯爵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大笑了起来,引得周围的其他人也笑了起来。

  「很久没有听到过这种笑话了」
  伯爵嗤笑着。
  「那你觉得,你能拿什么和我赌呢?」
  伯爵说完上下打量了一下我,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并没有在意伯爵对我恶意的嘲讽,而是将桌上的扑克牌拿了起来。
  快速地洗牌,再从这堆牌中抽出了一张放在桌子中间,开始按照位置发牌。

  只有关于赌博这件事我很确信,我不会输给在场的任何一个人。

  「伯爵大人,请你看一下现在摆在你面前的那些扑克牌,而我手里的这张是我刚刚发给你的那些牌中你唯一缺少的那张。」

  我这么说着,便翻开了桌子中央的那张牌。

  我眼中的伯爵眼里还满是不屑,随意地翻开桌上的牌,脸却固执高傲地抬着,只愿勉强地往下瞄了一眼。

  就在扫到牌的那一瞬间,伯爵惊讶地前倾着身子,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些牌。
  不知为何,我会因为看到这样的表情而暗爽。
  一定是因为看上去实在是太蠢了的缘故吧。

  虽然没有想到真的如同我所说的那样,但伯爵用最快的速度冷静了自己,对站在面前的我说着比刚才更露骨的嘲笑。

  「那又怎样?你这个身无分文的穷小子。」
  「你想要更多的权利和土地的吧~」
  「………」
  「既然如此,如果我输了,我用我的赌术帮你赢得你想要的权利和土地,如果我赢了,就把你所有的土地和权力都交出来。」
  「听上去这并不是一个平等的赌约。」
  「你不相信我的实力?」

  「哈哈哈哈,倒也不是,只是不巧,我是一个怕麻烦的人。」
  伯爵刚说完这句话,原本围着不动的士兵突然全都开始向我靠近。
  「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种选择,一是当我的仆人,二是乖乖去死。」

  眼前的这个男人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我是飨灵,不知道御侍大人对他的感情,不知道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东西。
  我大概是第一次觉得一个人可怜到了悲哀的地步。

  我并没有逃跑的意思,也没有反抗的迹象。
  我只是一如往常地笑着,选择了顺从。




  「那开始新的赌局吧!」


堕念


  在这个国家的另一边,有着一幢如同城堡一般的别墅。
  那里是如今手握大权的大公爵的领地。

  这位尊贵的大公爵突然邀请了许多名门贵族,到他的别墅里参加他的宴会。
  大公爵会自己亲自举办的宴会并不多,因此这次的宴会来了许多贵族。

  而这场盛大的宴会,大公爵同样也邀请了如今在贵族的社交界中风头正盛的赌徒伯爵。
  同时我也作为侍从进入了宴会中。

  子夜是更深的黑暗,现在正是晚宴结束之后的秘密时间。

  这里是大公爵为赌徒伯爵特意准备的场所。
  刚刚还像城堡依样灯火绚烂的别墅褪去了伪装,融进了黑暗里。
  四周的枯枝上,还有着乌鸦盯着那唯一泛着橘红色光的房间窗户。
  那光映射在乌鸦的眼中,泛着血色。
  而在那窗户的另一侧,是一张巨大的赌桌。

  我站在赌桌的中央,伯爵和大公爵则面对面坐着。

  一个优雅地扶着自己的烟斗看着对面的人,满是笑意,
  另一个也毫不退让地看着对方,双手放在桌面上,左手食指敲打着桌面,狂妄地笑着。

  谁都没有说一句话。
  我一如往常地负责洗牌,发牌,然后安静地将牌放在桌上,等待着开局。

  「一局定胜,伯爵大人,公爵大人,请开局吧。」
  「难得能和公爵大人一起坐在赌桌上,何不来一点有意思的?」
  「哦?伯爵有什么建议?」
  「赌注越大,才越有意思不是吗?」
  「所以?」
  大公爵就是不愿意明说。

  「虽然比不上公爵您,但我愿意以自己的全部家当来换公爵你的这座别墅和在其附近的所有大公爵名下的土地。」
  赌徒伯爵这么说道。

  我其实不知道赌徒伯爵想要的是多么贵重的东西,但我确实被他口中所说的「全部家当」给唬住了。

  我知道这是赌徒伯爵常用的手段,以此来让人交出更多的东西作为赌注。
  但我并没有想到,赌徒伯爵会如此的不留余地。
  大概是因为我的存在,使他过度自信了的缘故。

  大公爵似乎对于这一点并不感到意外。
  「早就闻名赌徒伯爵的名号,现在看来果然有着常人难及的气魄。
  既然如此那我就再加上这个城镇西边的那个大牧场,
  你看如何?」

  「既然公爵大人你都这么说了...」
  赌徒伯爵觉得自己的计策有了效果,假装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我看着一开始自信满满的伯爵的脸上,渐渐变得惨白起来,
  我知道结局会是什么。

  突然窗外一声乌鸦凄厉的叫声,划破了这片持续了很久的死寂。

  赌徒伯爵习惯性地伸手去拿桌边一直会有的他最爱的食物。
  可是如今桌边空空如也,而他自己也即将会失去一切。



  此时,也到了我退场的时间。



  伯爵大人,是你输了赌局,无论是和公爵大人的,还是和我的。

三明治


  在喧闹的街头,三明治和他的御侍大人一起在街上走着。
  人们脸上洋溢着的笑容,就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这个国家的贵族政权在两年前没落,如今的人们都自由地生活着。
  有些人会悠闲着在遮阳伞下享受这悠闲的午茶时光,
  也有一些人会选择结伴着走进电影院或者剧院来打发时间。

  现在几乎没人知道那个好几年前的赌徒伯爵的事了。
  有关于赌徒伯爵的故事,渐渐变成了类似街头被人茶余饭后偶尔谈起的玩笑话。

  没有人知道是谁摧毁了赌徒伯爵所创造的一切,慢慢地连伯爵本身是否真的存在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这位美丽的小姐,我是爆米花,愿意和我一起进行一场爱的冒险吗?」
  一个陌生的声音使他们停住了脚步。

  「要冒险就请你自己去吧!」
  三明治立刻挡在了御侍大人跟前,说道。

  「唉?!都没注意到还有一个呢?」
  「那麻烦你先从石阶上下来再说话好吗?」
  三明治和爆米花面面相觑,谁都不愿意退让。

  「好了,快到开店时间了。」
  御侍大人看着他们僵持不下,便说道。
  「爆米花?对吧~」
  御侍大人亲切温和地笑着。
  「谢谢你的邀请,不过请恕我婉拒。不过如果你有空的话,可以来我的店里坐坐哦~」



  街上到处都是热闹繁华的场景,而在街道不太显眼的位置却有很多人排起了长队。

  这是一家叫Sandwich的店,是几年前开在这条街道上的餐厅。
  并没有什么华丽的装饰的店铺,但是客人却一直都络绎不绝。

  那家店里有很多种类的面包和食物,而那家店最有特点的就是可以把食物夹面包里食用。
  不仅是店里搭配的那些食物,客人们也可以自己组合,这也是这家店的一大卖点之一。
  既好吃又方便,人们又对这种食用方式觉得很有趣,顾客也随之变得越来越多。

  这家店的老板是一个刚成年的小姑娘。
  有着如同洋娃娃一般精致的脸,微卷的浅金色长发。

  老板非常热情好客,会给客人们冲泡各种咖啡。
  客人们也有很多事为了和这么漂亮的小姑娘聊天,来度过一个美妙的午后时光。

  而在这家店里,熟客们都知道这样的一件事。
  偶尔会在店里看到一个衣着考究的老年绅士走进这家看上去和他的穿着有些不符的廉价的店。
  那位绅士会在老板那里点上一杯咖啡,然后选择坐在角落的位置,吃着店里的食物,一声不吭地在店里坐上一个下午。

  没有人去询问过这个老绅士来这的原因,慢慢大家都以为那是贵族的特殊消遣方式。

  当然,这家店还有另一个大家都津津乐道的话题。

  每到饭点人多的时候,店外总会排着常常的队伍。
  这时,就会有一个金发的爽朗少年突然出现对你说:



  「要和我来一场运气和头脑的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