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次是不是……可以久一点?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食之契约WIKI > 同人馆 > 下次是不是……可以久一点?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本文由 九月玖筱 原创。未经许可,请勿擅自修改,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带链。

  卡萨塔睁开了眼。
  映入眼帘的是熟悉却又陌生的奢华宫殿。
  “看上去还算有点用。”这道声音听起来就令人厌恶,透着贪婪和傲慢。
  卡萨塔悄悄握紧了手中的长枪,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可以反抗的,但他动不了,就像是在等待着一个他所期待的动作。
  匕首插入腹部,柄上的双蛇摇动着尾巴,不断地汲取着卡萨塔的力量,还有那个控制着他的契约。
  “我需要一个卧底,你就装作一个无主的飨灵去潜伏到国王身边吧!”
  那个人笑得充满恶意与不餮足。
  “我不需要没用的东西,你懂吧?”
  卡萨塔不发一言,心里暗暗否定。
  不,我的前御侍,契约已经消失了,我不需要你的需要。
  但他什么都没有说。

  再次睁眼的时候,是在荒芜的城郊。
  有看见了卡萨塔的堕神冲过来攻击他,他也一直没有放弃抵抗,努力挣扎着想要活下去。
  正如他所怀念的那样,蓝色华服的少年挥舞着旗帜再一次地出现了。
  “你没事吧?”卡萨塔听到他元气满满地这样问。
  “没事。”卡萨塔疑惑极了。他为什么会感到“怀念”呢?
  之后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卡萨塔被国王救助,向国王和公主坦白了自己的来历,得到了披萨和奶酪的友谊……或者不仅仅是披萨的友谊,还有更超出他理解范围的一些东西。
  但他并不反感,甚至说欣喜于这种不同。
  因为这种不同,只存在于他们两个之间。
  奶酪天真又不解地问过卡萨塔,明明他俩都是救过他的飨灵,为什么卡萨塔明显对披萨更照顾一些,明明她才是三个飨灵中唯一的以女性外表示人的小可爱啊。
  卡萨塔只是笑,披萨争辩道:“喂喂喂!奶酪你忘了吗?飨灵是没有性别的啊。而我,作为第一个出现在他眼前的那个飨灵,当然要更受优待啊啊啊……奶酪你快放手啊,我的耳朵耳朵……”
  卡萨塔看着他俩打打闹闹,欣慰地笑着。
  真美好,美好到就像一个梦,美好到几乎快要忘了他们三个还在逃亡,还在流浪。

  “卡萨塔?你醒醒,是做了噩梦吗?怎么突然哭了?”披萨关切地问,一边伸出手指想要拭去卡萨塔眼角的泪珠。
  卡萨塔抓住披萨的手,自己用手背抹了一下眼睛:“没有,反而是个美梦。”
  披萨怔怔地看着卡萨塔红色的双眸,从他的眼睛里一如既往看得到那样东西。
  见过国王是怎样看着自己挚爱的妻子的披萨知道,那样与众不同的东西——叫做“爱”。
  “既然是美梦,那就不要哭了!今天天气很不错呢,要不要去看看我刚发现的那家很有意思的咖啡厅?我记得那家店从老板到服务员全是飨灵呢!”披萨不知道怎样做才对,但习惯性地依照着御侍们的方式做事,从不把伤痛露出给爱着自己的人看。
  他知道,如果卡萨塔知道了自己是被国王送去做试验品的话,一定会很伤心的。所以他不能说,不能让卡萨塔伤心。
  卡萨塔抓着披萨的手迟迟没有放开,披萨看着他的眼睛的时候,他也看着披萨的眼睛。
  披萨的眼睛和梦中的眼睛别无两样。
  卡萨塔决定顺应心意,放纵一次,反正也不会有更坏的结果了,而忍耐从不会带给他想要的东西。
  他微微低头,贴上了那两片喋喋不休的唇。
  披萨眼睛突然瞪大,脸上烧起了大片的红色,他后蹦了一步,招呼着还在打哈欠的奶酪赶紧去那家咖啡厅。
  “奶酪奶酪,走吧,咱们去昨天发现的那家咖啡厅去。”
  奶酪不明就里,被披萨推到最前面领路。
  披萨转过身,红着脸,对卡萨塔招招手。
  卡萨塔走了过去,心里腾升出一股萦绕不散的喜悦。
  “你稍微低一点头。”
  卡萨塔依言照做。
  披萨仰着头,闭上眼,轻轻一吻。
  “还……还给你了!”
  一触即分,披萨小跑着冲向走在最前面的奶酪。
  “哈哈哈哈……”
  听到身后传来卡萨塔的笑声,披萨更是加快了步伐。
  不过真的很开心呢,和爱的人心意相通是真的很开心,披萨舔了舔自己的小虎牙,左手拍了拍自己滚烫的脸颊。
  下次是不是……可以久一点?
  披萨和卡萨塔不约而同地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