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东坡肉

阅读

  ·  

2022-05-26更新

  ·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阅读:

  

更新日期:2022-05-26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林久i
丿奶丶茶灬
包子-------
久离哩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东坡肉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东坡肉初始皮肤.jpg

画师:

东坡肉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东坡肉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东坡肉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东坡肉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东坡肉头像.jpg 东坡肉
类系 稀有度
辅助系.png 辅助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 CV(中配)
盐尻浩规 不一
专属堕神 头像-贪食.png
贪食
头像-暴食.png
暴食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菠萝汁.png菠萝汁
实装日期 2021年09月28日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115 / 3687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252 / 5862
Def icon.png 防御力 32 / 747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523 / 7218
Hp icon.png 生命值 512 / 9873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554 / 6777
食物 东坡肉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10世纪
性格 乐天欢脱
身高 182cm
关系 喜欢: 羊蝎子头像.jpg 羊蝎子
信条
肉,吾命也。
简介
相传,百姓送猪肉给北宋诗人苏轼拜年,苏轼将肉烧成红酥酥的之后分送给参加疏浚西湖的民工们吃,大家吃后都啧啧称赞,便把他送来的菜肴都亲切地称为东坡肉"。这一名字和菜肴就这样一直流传了下来。
背景故事
贪吃、会吃、爱吃、吃到世界末日都要吃。对于外部的争斗有些厌烦所以选择了归居机关城这个桃源乡,教书带孩子,写诗种地,偶尔出去游玩。他经历了太多所以很通透,关键时刻是个很可靠的人,同时辈分也很高,是机关城城主的小师叔。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东坡肉-基础技.png
肉魂
(1级)东坡肉写一个甲骨文“肉”字,继而转笔将字劈开,恢复全体友方单位230点生命值,并使攻击力最高的三名友方无敌,持续2秒。
(41级)东坡肉写一个甲骨文“肉”字,继而转笔将字劈开,恢复全体友方单位430点生命值,并使攻击力最高的三名友方无敌,持续2秒。MAX
能量技
东坡肉-能量技.png
墨扬
(1级)东坡肉在地上写一个带圈的文字,自身跃起后文字化为墨水浮到天上,降落到友方周围并在地上留下墨渍。使攻击力最高的三名友方下3次攻击必定暴击,并在4秒内每秒回复6点能量同时提高15%攻击力。
(41级)东坡肉在地上写一个带圈的文字,自身跃起后文字化为墨水浮到天上,降落到友方周围并在地上留下墨渍。使攻击力最高的三名友方下3次攻击必定暴击,并在4秒内每秒回复14点能量同时提高35%攻击力。MAX
连携技
东坡肉-连携技.png
超级墨扬
连携对象 文件:???头像.jpg ???
(1级)东坡肉在地上写一个带圈的文字,自身跃起后文字化为墨浮到天上,降落到友方周围并在地上留下墨渍。使攻击力高的三名友方下3次攻击必定暴击,并在4秒内每秒回复9点能量同时提高25%攻击力。
(41级)东坡肉在地上写一个带圈的文字,自身跃起后文字化为墨浮到天上,降落到友方周围并在地上留下墨渍。使攻击力高的三名友方下3次攻击必定暴击,并在4秒内每秒回复17点能量同时提高45%攻击力。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お主が天命の人とやらか?良きかな、良きかな。
你便是那天命之人?妙也,妙也。
登录
帰ったのか、丁度良かった。この肉は出来立て、熱々じゃぞーー
你回来啦,正好正好,肉刚出锅,还热腾着呢——
冰场
ここには、美酒や果物、氷菓子なんか凍らせれば良いではないか。そうすれば少しは楽しく過ごせる。
这儿啊,就该冻上些佳酿果盘儿冰糖冰雪冰元子,这样呆在这儿才算有点乐子嘛。
技能
お主らのような者に食わせる肉などない!
叫你这种人吃肉,是糟蹋了肉!
升星
春宵一刻値千金……あいたたた、まだ読み終えてないではないか!
春宵一刻值千金......哎哟疼疼疼,我这不还没念完吗!
疲劳中
怖がるでない、怖がる必要もない。この老いぼれがいる限り、誰もお主を傷つけられない。
别怕,没啥可怕的,我这老家伙还在呢,那些人怎伤得了你。
恢复中
おや……御侍よ、そんなに急いでどうした。さあさあさあ、吾と共に横になろうではないか~
哎哟......御侍你那么着急作甚,来来来,和我一道躺着~
出击编队
指折り計算してみたが、今日は吉日ではないようじゃ……えっ!待て!おい!吾の肉を下ろせ!行けば、行けば良いだろう!
我掐指一算,今日不宜......诶!!等等!哎呀!放下我的肉!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落败
あぁ、御侍早く行ってくれ。弱火で煮込んでいる吾の肉を回収しておくれ。煮崩れてしまったら大変じゃ……
哎呦,御侍快走,帮我收了我还用慢火煨着的肉,别叫它炖坏了......
通知
鍋を綺麗に洗い、水は控えめに。薪を燃やし火の勢いを抑え弱火で煮込む。焦らず肉が煮えるのを待つ、火が通れば自ずと美味しくなる。黄州にはかように美味しい豚肉があるのに、値段は土のように安い。金持ちは食べようとせず、貧乏人は煮方がわからない。早起きして二杯食べておけば腹は満たされる故、心配はご無用。
净洗铛,少著水,柴头罨烟焰不起。待他自熟莫催他,火候足时他自美。黄州好猪肉,价贱如泥土。贵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早晨起来打两碗,饱得自家君莫管。
放置台词1
吾は世を練り歩く閑客。この閑行はなんと逍遥なのか。
我是世间闲客,此闲行,何其逍遥。
放置台词2
月明かりの下咲き誇る花の前で、酒を飲みながら戯れ歌を詠む。一体何人がこの喜びをわかってくれるのだろうか、ははははは、楽しきかな~
月下花前,醉饮狂歌,此欢能有几人知,几人知啊哈哈哈哈,乐哉,乐哉~
触碰台词1
悩み事が尽きないのか?来い、教えてやろう。そんな物は、すぐに忘れると良いーーははははは!
烦心事儿可不少吧?来,我教你,转头忘了便好——哈哈哈哈哈!
触碰台词2
さあさあさあ、座って吾が新しく作った料理を食すと良い。辣子鶏の小童はそう言うとすぐに逃げ出すから、やはりお主のが良いな。
来来来,既然来了,那便坐下尝尝我新做的几个菜色,辣子鸡那小兔崽子—听到就跑,还是你好!
触碰台词3
何を忙しくしているのじゃ?吾にも見せてみろ。
你这是忙什么呢?让我也瞧瞧?
誓约台词
御侍、お主は本当に面白いな。吾は数えきれない程の場所を巡ってきたが、お主より忘れられない高山流水、山海珍味などなかった。どうだ吾と共に来ないか?この食道楽とこの世で最も美味な物を探しに行かないか?
御侍,你这小家伙倒是有趣的很,我跑了数不清的地方,愣是没有一片名山大川江河湖海能像你这般教我忘不掉的,怎么样,要不要跟我一起走?我这老饕带你去找这世上最好吃的东西,可好?
亲密台词1
はぁ、吾らのような老いぼれは、名声を世間に広めようとも、とこしえに伝えようとも望んでおらぬ。ただ周りの小童らが、皆毎日楽しく、何の悩みもなく過ごして欲しいだけなのじゃ。さすれば、吾ものんびり出来て、お主と共に自然を楽しめるではないか。
哎呀,我们这些个老家伙,不求得盛世天下美名扬,也不求得千古流芳,只求身边的小孩儿们,个个的,都天天乐乐呵呵的,没什么烦心事儿恼着,我也好乐得清闲,和你一道游山玩水不是。
亲密台词2
予測がつかない世の中も、喜怒哀楽も、笑い捨てれば良い。
世事难料,爱恨悲喜,一笑而过便好。
亲密台词3
触るのか、触らないのか、はっきりしたらどうじゃ!吾を焦らして、弄んでいるのか!
你这,要碰不碰的,这不是撩我还不给个痛快的么?
放置台词3
詩酒に歳月を乗せ、出会う時に献杯すれば、もう誰もお世辞かどうかなんて気にしないだろう?そこにあるのは瀟洒、快活のみ!ははははーー
诗酒乘年华,尊酒相逢,哪还有人管什么情真意假?有的不过是潇洒、快活罢了!哈哈哈哈——
胜利台词
ははははは、行こう。次の場所で美味しい物を探さねば!
哈哈哈哈哈,走了走了,咱们还得去下一个地儿看有啥好吃的呢!
失败台词
可憐な夜を無駄に過ごすでない、月と佳人は共に美しい。
莫教空度可怜宵,月与佳人共僚。
喂食台词
おや!遠くから既に匂っていたぞ!早く見せてみろ!
哎!这大老远便闻着味儿了!快叫我瞧瞧!


故事


   「先生,你可来了!今日我们写了些诗,还想让你好好品鉴品鉴呢。」
   「来了来了,今日路上遇到些朋友,便多聊了几句。」
  
   言笑晏晏的公子哥手头的折扇合了又开,在这本就已经是晚秋雨后的微凉日子里还摇摇晃晃地送着风,他倒也不觉冷。
   那小崽子说啊,这叫做风雅。
  
   雅在哪儿我没看到,只看到了那小风吹起的鸡皮疙瘩。
  
   虽说腹有诗书气自华,但每人都有每人的性子只要是自己喜欢、乐意,哪怕是寒冬腊月里去吃些冰雪冰元子,三伏日里吃那些个烫死人的火锅,也是自己的选择嘛。
  
   当然……只要别搞坏了身子就好。
  
   「阿嚏!」
  
   你看看,这感冒了多不好。
  
   大家笑闹着揶揄那炫耀扇子上文豪题字的小崽子间,落叶簌簌地往下飘着,还有些个玉桂随着风慢慢落到杯子里,给杯中金波染上了些许的桂香。
  
   你看看,这充斥着甜香气息的秋日哪里有书里写的那么悲凉,悲凉的不过是心境罢了。
  
   当裹挟着酒香的微风虚虚扫过脸颊的时候,传到耳朵里的诗文或繁或简。
   雨后远处的激滟水光、空蒙山色,这湖边,美得就像是幅漂亮的水墨画。
  
   这让人舒服的风,令人陶醉的酒,还有那怎么看都看不厌的景。
  
   啧啧啧……看不厌啊……
   看不厌。
  
   正在沉醉着呢,蹬蹬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谁家的小恵子那么急匆匆的。
  
   「先生先生,您的请帖。」
   「请帖?」
  
   最近也没有什么诗会,哪来的请帖?
  
   「几家酒楼一时兴起办了个美食比拼,据说都是让自家最厉害的厨子做的好菜!邀您去做评委呐!」
   「什么时候?」
   「现在!」
   「还有这种好事儿?这就来!」
  
   你看,这一天天的日子,美得还能有什么烦心事儿呢?
  


   「先生,你这是?怎么垂头丧气的?」
   「唉……」
  
   现在的年轻人啊……
   天天整这一套套的……
   有什么意思?
   你说?有什么意思?
  
   「先生刚刚不是去参加美食评选了吗?怎么……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不好吃?」
   「啊……好吃是好吃……只是……这评选的,是素斋。」
   「呃……」
  
   没有在意身后嘀嘀咕咕的叨叨声,我揉了揉肚子。
  
   刚刚那些吃食,虽不是不好吃。
   但……
   但没有肉,偏偏要做出肉味儿。
   这,你说这……
  
   唉……
   总感觉,肚子是吃饱了,但这嘴里,还是差点儿什么意思。
   算了,家里还剩块肉,回家煮了,就饭吃。
  
   正闷头念着,身前却忽然被撞了个满怀。
  
   一个个头刚到我腰那么高的小鬼撞进了我怀里那莽撞的模样倒是有点小鬼该有的活泼劲。只是……伸进我钱袋子里的那只爪子,不是那安分。
  
   「你这小小年纪,做什么不好,非要做个偷儿?」
  
   伸出手提住想要逃跑的小鬼后领,然而这小偷儿倒是倔强,被我扯住后半点没有害怕的意思,反而还转过身,抬脚狠狠踹向了我的小腿。
  
   一把将人提高提远,我看着张牙舞爪的小鬼。
  
   脏兮兮的几乎都看不清脸是什么样,后背佝偻,一头头发散得和开了花似的。
   最让人在意的,还是他那双似乎染上了一层灰霾的眼睛。
  
   不像是其他这个年纪的小孩子那样明亮,似乎隐忍着什么。
   而那层灰霾之后,又似乎有什么在闪闪发光。
  
   「喂,问你话呢,要是不回答我,我可抓你去见官爷了。」
   「哼,见就见!你这个穷鬼!荷包里连个铜板都没有!我什么都没偷到!我看谁能拿我怎么样!」
   「唔……你说的也是,那不如抓你去郊外喂那些堕神吧?」
  
   似乎是被我的话吓住,那小鬼挣扎得更加厉害了起来。
  
   「你这书生看着是个人模样!怎么心肠那么狠毒!!!!」
  
   在手上挣扎不已的小鬼,我想着平日冰粉教育机关城那些个孩子的模样,露出个和善得不行的笑来。
  
   「也是,那就把你卖到那些个高门大宅里做个仆从,毕竟,我也不是什么坏人么。」
   「……」
  
   正在我和小鬼大眼瞪小眼地对峙时,忽然身后如惊雷的爆呵惊得我们一大一小都是一个激灵。
  
   「好啊!东坡!你在这儿啊!给我还钱!上次研究用哪块肉做东坡肉最好,你生生用掉了我一头猪!快还钱!」
   「呃这……这……我这手头虽然还有点,但这两日……」
   「他骗人!他钱袋子里一个铜板都没有了!」
  
   嘶——这死小鬼。
  


   好容易摆脱了那个来追债的屠夫,我夹着那小鬼回到了我的安乐窝。
  
   那小小的院子里开满了我种下的花草果蔬,只是昨天的雨多少还是弄散了些屋顶的茅草。
  
   「你在这儿等着,我先修修我的屋顶。」
   「哼,等你上去我就跑了。」
   「那你的钱袋子,可就归了我咯。」
   「钱袋子……?等等!你什么时候拿走的!」
  
   看着小崽子那瞪得老大的双眼,我忍不住笑出声,据量着手中那比我的要鼓囊不少的钱袋。
  
   「小鬼,要知道,天外有天。」
  
   将茅草细细地重新在屋顶上排布好已是许久之后,我不由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只是我没想到抬起头时我会看到这样的一副美景。
  
   那金色的玉盘高悬,如白色丝绸一般的云烟在天际画出丘壑,点点繁星闪烁游走又似是银河间鳞光翻滚。
   忽然,那孩子的声音从一边飘了上来。
   我看他吭哧吭哧地爬上了有好几个他那么高的楼梯,多少有些心惊胆战地拉了一把,让他在我身边坐定。
  
   「穷酸书生,这种破地方你也住得惯?你不是挺有名的么?我听其他人都喊你先生,你是私塾的先生么?」
   「我可不是什么教书先生。还有,这哪儿破了?」
   「墙上漏风,门还坏了,什么家具都没有,屋顶还漏水。」
   「那是在你眼里。」
  
   我乐乐呵呵地双手枕头在屋顶上躺下,而那个孩子眼底也冒出了些好奇的意味。
  
   「那,在你眼里呢?」
   「你看,这四季通风,采光又好,还宽敞晚上还能在屋子里赏月的好住处,你去哪儿找。」
   「……」
  
   那小鬼沉默了许久,而我也就这么静静地赏着。
   终于,这片寂静被一身咕噜声打断。
  
   「咕噜——」
   「你饿了?」
  
   似乎是说到了痛处,那孩子竟蹭了起来,匆匆下了屋顶。
  
   「哎,慢点慢点,一会儿别掉下去。」
   「穷酸书生!!快把我的钱袋还给我!我要饿死了!」
  
   在屋子门口蹦哒着跳脚的小鬼脸上染上了一抹红色。
   虽然不像冰粉夫子那么专业,但好歹带过不少个小鬼的我还是知道的,这种时候绝对不能拆穿他们。
  
   「抱歉抱歉,忘了时间。我这就给你做饭。」
  
   从屋顶扶着梯子爬下,我摘下了房梁上最后一块肉。
  
   「唉,之后要再赊肉,可就没那么轻松了......你可有口福了。小鬼,帮我生个火。」
   「哼。」
  
   那脏兮兮的小鬼虽然一脸的不愿,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坐在了灶台后,折了那些堆砌好的枯柴熟练地生起火来。
   那动作,甚至比起我都要熟练不少。
  
   ……这年纪便能这么熟练,想来,吃了不少苦吧。
  
   「喂,为什么要偷钱。」
   「没钱,当然要偷钱啊!你问的是什么废话。」
   「说实话。」
   「我说的就是实话!」
  
   小鬼那倔强的小模样倒是让我念起了那几个让人不省心的小兔崽子,也不知道他们最近在干吗……
  
   「不说实话就不给你吃肉哦。」
   「……咕噜……」
  
   随着小鬼咕噜噜直响的肚子,我掀开了锅盖那扑鼻而来的肉香味一下子扑了我满脸,今天一天除了喝酒吃素没尝到半块肉的嘴里,顿时也开始怀念起肉的味道分泌出些口水来。
  
   咬上一口肉,再大大扒上一口饭。
   这日子,怕是只有神仙才能过吧。
  
   那泛着莹润幽光块块成型的肉块散发着浓郁的香气,用筷子夹起时就能感觉到它的软糯,但又不至于酥烂,小心翼翼地抬起,那漂亮的皮肉还会轻轻地摇晃。
  
   将手中的肉举到小鬼的面前轻晃,又塞回了嘴里。
  
   「怎么样,说不说。」
   「咕嘟……」
   「很好吃的哦。我的手艺可是出了名的好,有不少大酒楼聘我去当厨子我可都没去呢。」
   「我、我说!」
  
   哼,你看,我就说吧,没人能拒绝好吃的肉!没有人!
  


   「好吃!我从来没吃过那么好吃的肉!!」
   「嘿嘿,是吧。那么该你说说,为什么要偷钱了?是家有重病老母还是下有弟妹待养?」
   「我……我想读书。」
   「……读书?」
   「其他人家的小孩,在我这个年纪,都该上私塾了……我也试着去私塾门口偷听,但是被护院赶出来了,他们说,读书那是有钱人才能做的事……」
   「为什么想读书?想当大官?」
   「…… 想读书 ……一定要有什么理由吗?」
  
   眼前那垂下的小脑袋瓜头发脏兮兮的,只是之前那张牙舞爪像是小刺猬一样根根立起的头发,此时也似乎因为失落而软塌了下去。
  
   「唔……为什么要偷钱呢?」
   「因为我想读书啊!」
  
   看着那小鬼在叙说中闪烁着火光的眼睛和逐渐挺直的腰背,我的心也不由得明亮了几分,我伸出手揉了揉那小鬼的头发。
  
   果然就像我想象的一样。
   不是机关城的那只小兔崽子那种柔软,细滑也不是地府那只小兔崽子那种,顺滑,坚韧。是有些扎手的毛糙触感。
  
   但,无论是哪种感觉,都不让人讨厌。
  
   「那是你需要钱的理由,不是你偷钱的理由。」
   「……可是……」
   「你的心里一定会有一百种理由说服自己,你这么做是正确的。但,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真的想用偷来的钱,来读书吗?」
   「不想!!当然不想!」
   「那就先睡一觉,明天,明天就有办法了。」
  
   七日后,醉香楼。
  
   这是望京最好的酒楼。
   也是最多文人雅士喜欢来的酒楼。
  
   不仅因为它有着全望京最香的酒,还因为江边的位置,有着全望京最漂亮的景。
  
   「东坡啊,这孩子实在太乖了。」
  
   老板是个富态的中年人,也是个有了三个女儿一个儿子的父亲,性格好得惊人的同时,还有的是钱。
  
   这家酒楼,比起赚钱来说,更多的是满足他夫人愿望的一个礼物。
  
   「不如我收养他,资助他上学堂吧。」
   「你可以问问他自己的意见,但我觉得他不会同意。」
   「可他才那么小。」
   「他才那么小,却也不想是一切都是靠施舍得来。一切都靠自己的努力得来,才能让他挺直自己的背。」
  
   已经好好地在家门口的小河里洗干净了身子和头发,扎起了乖巧的发髻,之前那脏兮兮的眼神凶恶的小鬼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虽然有些不熟练,但却很努力的小二。
  
   「小二,再给我来一碟花生米。」
   「东坡先生!你来了!」
  
   看着和只小雀儿一样蹦哒着过来的小鬼,我忍不住笑开揉了揉扎起的小发鬓。
  
   「最近怎么样?」
   「我已经和老板商量过了!以后我可以白日去私塾读书,然后读书回来之后的休息时间,就在这里跑堂打杂。老板同意借我学费,夫子也愿意少收我些钱!老板还借了我钱,让我先去把以前失主们的钱都还上!还好,大家都是很好的人,没有和我计较。」
  
   小鬼抱着茶壶掰着手指一样样地和我悉数着最近发生的事情,而我也很乐于见到他此时的模样。
  
   「很累吧?」
   「不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以前要更加轻松,也能赚的更多,但比起当小偷,现在一点都不累!」
  
   那个小鬼眼底的灰霾被彻底扫去,我好笑地拍了拍他挺直了的腰背,用手指轻戳那凹陷的背脊之间。
  
   「那是因为,你的后背,在这里的位置,渐渐长出了一根骨头。」
   「骨头?」
   「这根骨头,会贯穿你的全身,让你挺直了腰背走路,帮你承担一些看似困难的重担,让你拥有坚持的勇气。所以,千万不要再去做那些会让它弯下来的事情咯!」
  

东坡肉


   望京有那么一个传奇人物。
  
   明明不是那些个富家公子哥,无父无母的一个小小孤童,硬是靠自己的努力,得到了私整夫子的赏识,酒馆老板的青眼。
  
   寒窗苦读之余还要在酒楼里忙碌,所有的一切都是靠他自己的努力而来,哪怕只是一身最普通的衣袍,穿在他的身上依然挺拔,不输任何绸缎绫罗。
  
   听闻在他尚且年幼时,便在醉香楼中打杂,时常还会在诸多文豪吟诗作对时坐在一旁安静地听讲,提出些属于孩童的幼稚问题。
  
   而酒楼中的大家也大多会好心地为他解读那些他并不明白的诗词歌赋,偶尔还会见他拿着私塾的作业来问。
  
   在贵人的帮助下,这个孩童一路从普普通通的小二,成长成了名动望京的大文豪。
  
   而这个文豪,平日日子过得清贫,即使成了名之后,也没有什么奢侈的坏毛病,依旧住在城郊一个破破烂烂的小茅屋里,唯独好吃一口肉。
  
   「这肉啊,定要选猪身上那最好的位置才行还得用大大的灶火,煮上足够的时辰煮得油光水滑,肉软而不散,香而不腻,那才是上品。」
   「先生先生!我们抢到望京的那个诗人最新的诗集啦!你要看吗!」
  
   饭点的时分,举着本诗集匆匆从外头冲了进来的毛血旺满脸兴奋,而看到他手中诗集的机关城众人,也是连忙咬着筷子凑了上来。
  
   「诗集? !真是那位? !快叫我瞧瞧!」
   「我也要看我也要看! 」
   「嘿嘿,我可排队排了很久!拿好东西来换!」
   「去去去去!」
  
   总是打打闹闹的众人,话题很快便从诗集上逐渐吵到了今日的夜宵。
  
   唯独平日每次遇到诗词都会钻研个没完的东坡肉,此时却一动不动地爬到了机关城的屋顶上,看着天上随着云向后游移的明月。
  
   忽然一个红色的身影落在了他的身侧,只是那能让其他人侧目的惊艳青年,在东坡肉的眼里还没有他手上的那个鸡腿值得注意。
  
   「哎呦,算我平时没白疼你。还有猪蹄或者红烧肉吗?」
  
   来人对于东坡肉的反应显然不是很满意,甚至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将鸡腿塞进嘴里咬上一口,十足的挑衅。
  
   「……啧,小鬼。」
   「今儿怎么没去看诗集。」
   「看过了。就不和大家抢了。」
   「……哼。那个大文豪如今在望京可是风头正盛,不输你当年,就是好吃肉的那毛病,倒是像你。你徒弟?」
   「哈哈哈哈,不过是个小兔崽子罢了!和你们一样,都是些让人不省心的小兔惠子罢了——」

神器

  • 逍遥簪
  • 神器线路
东坡肉神器.png
辅助黄红青紫黄.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88
Def icon.png 防御力 66
Hp icon.png 生命值 2153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940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359
生命值+718
普通节点3 攻速值+2470
攻速值+4940
普通节点4 防御力+33
防御力+66
普通节点5 生命值+718
生命值+143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攻击力+91
普通节点7 上:暴击值+704
下:暴伤值+1013
上:暴击值+1407
下:暴伤值+2027
上:暴击值+2111
下:暴伤值+3040
普通节点8 上:基础技效果+2%
下:能量技效果+2%
上:基础技效果+5%
下:能量技效果+5%
上:基础技效果+10%
下:能量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34
攻击力+68
攻击力+102
攻击力+136
普通节点10 暴伤值+1520
暴伤值+3040
暴伤值+4560
暴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5秒使生命值最低的友方获得176232 293 355 422 495 585 697 831 1000)点护盾,持续3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每5秒使生命值最低的友方回复140185 235 284 338 396 468 557 665 800)点生命值
模板绒球塔可.png 每5秒使生命值最低的友方每秒回复4458 73 88 105 123 146 174 207 250)点生命值,持续5秒
塔可节点Ⅱ(红·生命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普通攻击有50概率回复生命值最低的友方140185 235 284 338 396 468 557 665 800)点生命值
模板环尾塔可.png 释放基础技额外回复全体友方140185 235 284 338 396 468 557 665 800)点生命值
模板绒球塔可.png 释放能量技使全体友方受到的技能伤害降低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持续4秒(有8秒的冷却时间)
塔可节点Ⅲ(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全体友方攻击速度提高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释放能量技时沉默攻击力最低的友方5秒并使攻击力最高的三名友方攻击速度额外提高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持续7秒(该效果有10秒冷却时间)
模板环尾塔可.png 全体友方攻击速度提高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释放能量技时使全体友方每秒回复123162 205 248 295 346 409 488 582 700)生命值,持续3秒(该效果有6秒冷却时间)
模板绒球塔可.png 全体友方攻击速度提高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释放能量技时驱散全体友方减益状态(该效果有6秒冷却时间)
塔可节点IV(紫·暴伤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释放基础技时,若攻击力最高三名友方生命值均高于95%,则使其攻击力提高10%13% 17% 21% 25% 29% 35% 41% 49% 60%),持续6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释放基础技时,若攻击力最高三名友方生命值均高于70%,则使其攻击力提高10%13% 17% 21% 25% 29% 35% 41% 49% 60%),持续3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释放基础技时,若攻击力最高三名友方生命值均高于50%,则使其攻击力提高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持续4秒
塔可节点Ⅴ(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攻击力最高的三名友方角色普通攻击后有70%概率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21%27% 35% 42% 50% 59% 70% 83% 99% 120%)的技能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攻击力最高的三名友方角色暴击后有50%概率对全体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12%16% 20% 24% 29% 34% 40% 48% 58% 70%)的技能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攻击力最高的三名友方角色释放技能后有对最近全体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8%11% 14% 17% 21% 24% 29% 34% 41% 50%)的技能伤害并使全体敌方减少11 2 2 3 3 4 5 6 7)点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