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东煮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关东煮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关东煮初始皮肤.jpg

画师:

关东煮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关东煮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关东煮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关东煮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关东煮头像.jpg 关东煮
类系 稀有度
防御系.png 防御系 稀有度M.png
CV(日配) CV(中配)
古川慎 柯暮卿
专属堕神 头像-开胃水母.png
开胃水母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雪笋炒肉丝.png雪笋炒肉丝
获取途径 记忆商店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19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425 / 1485
Def icon.png 防御力 12 /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451 / 1596
Hp icon.png 生命值 292 /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512 / 1542
食物 关东煮
类型 小吃
发源地 日本
诞生年代 约14~16世纪
性格 温柔
身高 178cm
关系
信条
如果有想倾诉的心情,我会在这里等你。
简介
关东煮是起源于日本关东地区,在整个亚洲广受喜爱的传统料理,也是日本平民美食的代表。如今,挂着"御田"灯笼的关东煮店被赋予了抚慰生活的力量,累了的时候,来一碗关东煮,它味道浓厚的汤头,口感多样的食材,能简单地将温暖送入你的心胃,在关东煮面前,每个人都是平凡的享受者。
背景故事
一个温柔又温暖的男子,有着对情绪细致入微的共情力,经营着一家食肆,只做最正宗的樱之岛关东煮。他的店和关东煮都有着安抚人心的力量,吸引着各方食客,就算在深夜招待酒鬼大叔,也会很耐心地听完家长家短,给出安慰跟个人建议。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关东煮-基础技.png
以武指教
(1级)对敌方最近的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36点伤害,同时使自身获得护盾,可吸收33点伤害,持续5秒。
(41级)对敌方最近的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468点伤害,同时使自身获得护盾,可吸收429点伤害,持续5秒。MAX
能量技
关东煮-能量技.png
舞以田乐
(1级)对最近的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193点伤害,同时使友方全体受到的所有伤害减少20%,持续3秒,然后驱使全体友方单位全部减益效果。
(41级)对最近的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2509点伤害,同时使友方全体受到的所有伤害减少20%,持续3秒,然后驱使全体友方单位全部减益效果。MAX

餐厅技能

厨房技-强身健体.png
强身健体
【0星开启】(适用职业:主管、厨师、服务员)
(1级)飨灵在餐厅中的新鲜度提高10点。
(40级)飨灵在餐厅中的新鲜度提高400点。MAX
厨房技-风靡一时Ⅱ.png
风靡一时Ⅱ
【1星开启】(适用职业:主管、厨师、服务员)
(1级)提高餐厅客流量12/小时。
(40级)提高餐厅客流量246/小时。MAX
厨房技-胃口大开Ⅱ.png
胃口大开Ⅱ
【3星开启】(适用职业:服务员)
(1级)顾客有6%几率额外吃1份饭。
(40级)顾客有52%几率额外吃1份饭。MAX
厨房技-声名远扬Ⅱ.png
声名远扬Ⅱ
【5星开启】(适用职业:主管、服务员)
(1级)顾客用餐后额外获得1点知名度奖励。
(6级)顾客用餐后额外获得6点知名度奖励。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初次见面御侍大人,我是关东煮,希望我们的相遇能给您带来温暖。
登录
欢迎回家,想吃点什么?衣服放那就好,您先休息吧。
冰场
汤汁冷掉,可就不好喝了。
技能
异类,不当存于人世。
升星
感觉心灵越发安定了。
疲劳中
精神还没到极限,身体却不行了......
恢复中
我好多了,您别担心。
出击编队
我会解决那些麻烦,您在家等我回来就好。
落败
我的内心......还不够坚强......
通知
饭做好了,你先坐着,我去拿些佐餐调料。
放置台词1
寂静无人的时候,总会让人想起过去那些令人感伤的事情。
放置台词2
那些执着,那些放不下,都不过一时的情绪作祟罢了,谁都不该苛求圆满。
触碰台词1
怎么?是有什么烦心事吗?可以和我说说。
触碰台词2
虽然酒水能够让人舒缓情绪,可贪杯是不好的。
触碰台词3
喜怒哀乐七情六欲,生于心,高于心。
誓约台词
我很愿意,也很开心。从初见时内心泛起波澜,到此刻确定,你就是我想找的港湾。谢谢你,让我飘荡在黑暗里的心灵可以停靠上岸。
亲密台词1
我喜欢温暖平淡的日常,因为那样不会滋生过界的情绪,可跟你在一起,我想更放开一些。
亲密台词2
饿啦?正好,我给你做了点吃的。嗯?你问我为什么知道?呵呵...我只是喜欢你吃东西时的样子,会让我安心。
亲密台词3
我想知道你更多的事情,快乐的也好,悲伤的也罢,想要彻底溶进你的情感里,还想......永远地伴着你。
放置台词3
要不要在家里支个深夜小摊呢?总有谁晚上睡不着的吧?
胜利台词
这样一来,就不会有谁受伤了。
失败台词
我还是......没能做好吗?
喂食台词
谢谢,要回礼吗?可以和您讲个故事喔。


故事

食堂


  城中的灯火悄然想灭,喧闹吵嚷的人群逐渐散去。

  当午夜的钟声在晚风中飘荡,繁华的街道顷刻间变得空旷冷清。

  钟声在提醒着人们休憩,同时也是在提醒我,

  该开门营业了。

  推开木门,支起门扉两侧的灯笼。

  我和餐厅一起迎来了新的一天。

  凌晨时分开门,晨曦临近打烊,是我定下的规矩。

  深夜是静谧的,也是聒噪的。

  它总能轻而易举地放大人们的情绪,令人沉浸在念头的消散升起之间,无法歇息。

  我了解情绪作祟的苦痛,它远比一切肉体上的折磨来的更隐秘,同时伤害也更大。

  为了照顾那些心灵上的可怜人,我才选择开了这么一家餐厅。

  目的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那些深夜不眠的人们,有一处地方可以落脚,有一些话语可以倾诉。

  门帘不断被掀起,客人们三三两两地走了进来。

  我一一打过招呼,开始准备饭菜。

  都是常客,没有陌生的脸孔。

  他们当中的每个人我都很熟悉。

  坐在角落的青年喜欢吃荷包蛋。

  束着单马尾的女孩最爱喝招牌味增汤。

  头发糟糕的大叔每次吃饭前都会点两个烤串。

  我知道他们的习惯。

  也知道...……他们不为人知的些许悲欢。


父子


  门帘上的风铃轻轻摇晃,发出了清脆好听的声音。

  两位陌生的客人踏了进来。

  我微笑地抬头迎接。

  「欢迎光临。」

  青年的穿着花里胡哨,一个动作便能牵得衣服上层层叠叠的链条挂坠叮当乱响。他神色不耐,配着那身打扮,看着有点叛逆青年的味道,但眉眼间却没有那样的戾气。

  中年男人一身略显陈旧的外套,衣角袖口都被洗褪了色,却被熨烫得十分妥帖。他对着青年的方向深叹一口气,眼角的皱纹里藏着愁苦。

  会是一对有意思的父子。

  像是为了印证我的猜想一般。

  「你要吃点什么?」   男人转头看了一眼青年。

  「随你」

  青年翻了个白眼,撇过脑袋。

  「不要这样合爸爸说话!」

  「呵。」

  「......」

  眼看着面前的两人即将吵起,我起身上前打了个圆场。

  「要试试本店的招牌吗?」

  「......好。」

  站在台前,我一边准备着饭菜,一边把注意力放在这对父子身上。

  不出意外地,没坐下多久,二人便低声争执了起来。

  「别再跟我强调那些东西,我会照顾好自己,钱不够我自己挣,不要你管。」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说话?你知不知道爸爸有多辛苦!」

  「我不苦?熬了多少个晚上才拿到格瑞洛厨师学院的录取通知?没给你长脸?也对,你从来没有关心过我。」

  「你.......」

  「我不会再跟你要什么,反正我吃完饭就走,你继续陪着发霉的废稿过一辈子吧!」

  「......」

  别离前的争吵,无法平和交流的父子。

  从不时传入耳朵的话语中获得了我想要的信息,轻叹一口气。

  我对着身边的纳豆轻声道。

  「就拜托你了,纳豆。」

  「嗯。」

  纳豆走到他们桌边,几句话后,带着中年男人暂时离开了餐桌。

  边角的位置里,只青年一人。

  失去了争执的对象,一言不发的青年懊恼地揉乱了自己的前发。

  大步向前,我来到青年身边。

  就如最开始所说,我所希望的,是让人们的心灵得以休息。


心结


  「您点的招牌味增汤。」

  将饭菜放到青年身前,顺势坐到了他的对面。

  「......?谢谢。」

  青年接过餐盘,犹疑地看了我一眼。

  「老板你有什么事吗?」

  「只是做饭的时候听到了点什么,想来和你聊两句。」

  我理所当然地答道。

  青年报以沉默。

  我明白他的想法,不管自己与亲人发生了怎样的争执,绝大多数人都不喜欢将事情暴露在陌生人面前。

  不过没关系,他本质上并不缺乏教养。所以只要避重就轻,他就一定会回答。

  「听说你考上了格瑞洛厨师学院?那可是个大学校,你一定很努力吧?」

  「谢谢。」

  青年仍旧不肯多言。

  「去格瑞洛的路很远吧?」

  「...…是的。」

  「要花很多钱?」

  「对。」

  「你父亲担得起吗?」

  「......」

  渐渐把话题引向了我想要的方向。

  爱之深,恨之切,隔阂是很难消解的,特别是亲人之间。

  只要你的亲人的脑海中还盘旋着恼怒的念头,他们就不可能听得进去任何话语,除非脱离这种情绪,否则。

  别指望三言两语的大道理可以让人恍然醒悟。

  情绪由负转正相当困难,但......

  「看来,以他的能力,并不足以承担那些。」

  负面情绪之间的转化就要轻松的多了。

  并不需要深究他们的过往。我知道。

  「所以」我盯着蓦然抬头的青年,一字一顿道。

  「他是个废物,在拖你后腿,对不对?」

  他不会喜欢自己的父亲被人这样侮辱。

  眶当一声,筷子被放下。

  青年对父亲的不满化作对我的愤怒。

  「你这人什么意思?」

  青年猛地站起身。

  「你说谁是废物?」

  隔阂就像大坝,将爱的海水蓄在另一头,不愿开闸。

  当你借着愤怒凿开名为维护的缺口,只要涌出一丝海水,大坝就会崩溃。

  一旦他开始维护自己的父亲,爱会压过一切。

  我的嘴角勾起一丝微笑。

  「我还以为,你是这么看待你父亲的。」

  说着,我冷下脸,用不带感情的语调复述了一边先前他所说的话语。

  只需摆出超出日常的事态,让他真正冷静就可以了。

  「吃过饭就要走了对吧?」

  我莓地放缓了音调,柔声道。

  「格瑞洛离樱之岛真的很远。」

  「一年能走上几个来回呢?」

  「之后要是在那边工作,你还能回来几次呢?」

  「和父亲在一起的时间,还多吗?」


  ......

  长年累月形成的隔阂并非三言两语就能消除,然而当爱压过怨念,一切矛盾就都不再重要。

  恨从来不讲道理,爱也是。

  留下颓然坐在椅子上的青年,我悄然离去,走往他父亲的方向。


谢礼


  回到案板前,不再留心那对父子,我开始专注地做饭。

  我知道,他们终会在一顿饭结束前和解。


  「结束了?」

  纳豆帮我洗着菜叶,头也不回地道。

    「嗯。」

  「你怎么做到让他们化解矛盾的?」

  「只是告诉了他们比那些杂事更重要的东西。」

  「更重要的?」

  「我慢慢说给你听就好了。」

  我笑着答道。

  「好。」

  纳豆顿了一下,想起来什么似的,停下动作,在围裙上擦干了手。

  「这个要记下来,我去拿纸笔,等我一下!」

  门外响起鸡鸣,天边露出一抹光亮。

  关门的时间到了。

  送走和好如初的父子,望着他们的背影,些许回忆的画面在脑海中闪过。

  摇了摇头,我转身把门关上。

  生活,还要继续。


  时间就这么晃晃悠悠地过去了。

  又是一天凌晨开店,我在门口看见了一个包裹。

  「这是什么?」纳豆看我抱着个纸箱回来,好奇道。

  「不晓得......」

  「我看看。」纳豆帮忙拆开了纸箱,从中掏出一封信,递给我。

  「亲爱的关东煮先生,也许你已经不记得我的事情,但还是想给您寄一份礼物聊表心意。」

  「非常感谢当年你缓和了我与父亲之间的关系,现在我已经将我父亲接来了格瑞洛,我们的生活一切安好。」

  「箱子里装的是这些年我研究出来的食谱,还有一些考据的书籍,还请您不要嫌弃。」

  短短一封信很快就被念完,纳豆抬起头。

  「又是谢礼,最近这些东西好像开始变多了。」

  「是好的征兆吧?」我笑着把信折好,寻思该把纸箱放去哪里。


关东煮


  樱之岛的人们在饮食方面上发展出了一种独特的居酒屋文化。

  入夜,下班后的人们会选择跑去居酒屋小酌几杯,与朋友或者陌生聊天谈心,放松心情,消除疲惫。

  夜晚也是居酒屋最热闹的时间。

  然而开到午夜的居酒屋,却几乎没有。

  直到一位名叫关东煮的维灵出现。

  他独自在城镇中开起了一家深夜小店,专门为深夜的不眠人准备。

  某日深夜,他的店里来了一位僧人穿着的须灵,他自称纳豆。

  关于他来到这里的理由并无什么特别之处,一直都在旅行的他只是想要记录人们的故事。

  倒不如说,他是为了知道这些故事,才会来到这里。

  傍晚的夕阳总是有着离别的色彩,纳豆专心致志地打扫着店面。但一旁的桌子上多了一些本该放在房间里的东西。

  关东煮揉着眼睛走了出来,瞟到了桌子上的行装。

  「要走了吗?」

  他有些怔然,却并不惊讶。

  「嗯。」

  纳豆转过头看着关东煮,小声地应了句,擦窗的手不由得停住了。

  笑了笑,关东煮随手拿过抹布。

  「你喜欢这里吗?」

  「喜欢。这里的人们都很善良,大家的故事也都很温暖。」

  「温暖吗?」

  「....…嗯,一定是因为,大家都从关东煮你这里得到了温暖吧。」

  纳豆的嘴角带着柔软温和的笑意。

  「就像深夜的微光一样。」


  天色转眼便深了,就如同纳豆第一次来到在这里的时候那样。

  关东煮掂了掂桌子上的面具,给纳豆细心戴好。

  「后面有什么打算吗?」

  身后的纳豆愣了愣。

  「......去更多的地方,听更多的故事吧。」

  「那,一路顺风。」



  夜色渐浓,也到了该开店的时间。

  关东煮拉开店门,风铃声响起的同时,一个清脆的女声撞进耳中。

  「....…哇,你怎么突然开门?吓我一跳。」

  猛地抬头,与来人四目相对。

  关东煮的嘴角下意识抽了抽。

  来人却露出开心的笑容。

  「嘿嘿,我回来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