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冰糖燕窝

阅读

  ·  

2020-03-24更新

  ·  

最新编辑:月叔丨

阅读:

  

更新日期:2020-03-24

  

最新编辑:月叔丨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包子-------
月叔丨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冰糖燕窝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冰糖燕窝初始皮肤.jpg

画师:

冰糖燕窝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冰糖燕窝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冰糖燕窝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冰糖燕窝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冰糖燕窝头像.jpg 冰糖燕窝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 CV(中配)
安野希世乃 杨梦露
专属堕神 头像-针海螺.png
针海螺
头像-帝海螺.png
帝海螺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红酒烤苹果.png红酒烤苹果
获取途径 【屋燕细语】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140 / 5163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144 / 3032
Def icon.png 防御力 10 / 233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578 / 5071
Hp icon.png 生命值 510 / 9573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455 / 5635
食物 冰糖燕窝
类型 汤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清冷疏离
身高 167cm
关系
信条
我不喜欢欲望太盛的地方。
简介
冰糖燕窝是一道传统药膳,属于秋季滋阴润燥的佳品。燕窝是东南亚特有的金丝燕用唾液筑成的窝,有补肺养阴、镇咳止血的功效,往往用于肺结核咯血、支气管炎、肺气肿等症,年老体弱之人服用此汤菜有益气强身之功用。
背景故事
她是耀之洲梦回谷的谷主,看似不食人间烟火,不近人情,实际上是因为不曾入世的缘故,即不太懂得人情世故。冰糖燕窝不喜火焰,稍微有些排斥人类,觉得他们欲望太甚,但在大是大非面前,依然会出手相助。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冰糖燕窝-基础技.png
归燕歌
(1级)燕归春,万物生,冰糖燕窝召歌金燕,对最近的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81点伤害,同时有几率使目标眩晕3秒,并回复自身10点能量。
(41级)燕归春,万物生,冰糖燕窝召歌金燕,对最近的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1053点伤害,同时有几率使目标眩晕3秒,并回复自身10点能量。MAX
能量技
冰糖燕窝-能量技.png
啼血祭
(1级)燕啼血,心相映,冰糖燕窝祭出自身心血,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399点伤害,并有几率回复友方全体20点能量,同时有几率提高全体友方50%攻击速度,持续5秒。
(41级)燕啼血,心相映,冰糖燕窝祭出自身心血,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5187点伤害,并有几率回复友方全体20点能量,同时有几率提高全体友方50%攻击速度,持续5秒。MAX
连携技
冰糖燕窝-连携技.png
超级啼血祭
连携对象 蜂王浆头像.jpg 蜂王浆
(1级)燕啼血,心相映,冰糖燕窝祭出自身心血,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480点伤害,并有几率回复友方全体24点能量,同时有几率提高全体友方60%攻击速度,持续5秒。
(41级)燕啼血,心相映,冰糖燕窝祭出自身心血,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6240点伤害,并有几率回复友方全体24点能量,同时有几率提高全体友方60%攻击速度,持续5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你是人类,对吗?真是一双干净漂亮的眼眸啊,和他们都不一样......这样的话,跟着你也无妨。
登录
你回来了?抱歉,没能一起出行,我不太喜欢人多的地方。
冰场
冰冷的地方,不适合金燕筑巢。
技能
你们的存在真令人不喜。
升星
久违的宁静,感觉更安心了。
疲劳中
对不起,我累了,可能需要休息一会。
恢复中
多谢你了关心,我好多了。
出击编队
你不喜欢它们,是吗?
落败
你要......小心......
通知
该吃饭了,我给你做了些温养身体的膳食。
放置台词1
大家每天都在战斗,总是伤身的,我多备些药膳吧。
放置台词2
山间一瞬,山下十年,心浮气躁,是人类寿命太过短暂的缘故吗?
触碰台词1
还是山上清静,此地太过喧嚣,口耳所诉所闻,皆是纷乱不堪的情欲。
触碰台词2
嗯......为什么讨厌人类?因为我能看见他们眼睛深处的欲望,你不同,很单纯,看着舒服些。
触碰台词3
春北去,冬南迁,山中无岁月,只有与飞燕的每一次重逢分别,才能让我感受到时间在流逝。
誓约台词
你是说......想和我永远在一起?不,我并没有拒绝的意思,只是方才一瞬忆起了很多事情,讶于不知不觉间,竟与你度过了如此漫长的时光。那么,余下的岁月,还请多多指教。
亲密台词1
呃!别碰我!不......不是讨厌你的意思......我是说......突然这样......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亲密台词2
对他人,我总兴不起交流的念头,难以开口。本以为任谁都一样,直到遇见你,却成了心间涌起万般思绪,不知从何说起。
亲密台词3
累了吗?我给你做碗药膳吧。别总忙碌,偶尔歇歇,这样......你也可以多陪陪我......啊......我是说这样对身体有好处......
放置台词3
等空出时间,带他回山里住上几日吧。
胜利台词
你不喜欢的,我都处理好了。
失败台词
抱歉......如果我再强一些......
喂食台词
啊,我很喜欢,劳你费心了。


故事

情欲


  山中无日月,寒尽不知年。

  我暂别丛丛森林,来到繁华的都城,看那家家户户张灯结彩的模样,才真的有年关已到的自觉。

  路上有裹着皮绒的归人匆匆,于我经过时,总要带着羡慕的眼光,仍不住多看我一眼。

  我知道他们在羡慕什么。

  无非是我的容貌,我的衣着,我的打扮,这些外在之物。

  我是冰糖燕窝,我能通过人的眼睛,看见他们的欲望。


  人类并不知道,欲望,是有模样的。

  例如我的御侍,一个被皇帝藏养在深山里的红颜,无名无份,数年如一日,每日只等着宫里有飞鸽传书来。

  她常常倚窗远盼,眼中流出桃红色的欲火。

  又例如在御侍身边服侍的仆女,做错事喊着夫人饶命,跪在地上战战兢兢地哭,这时候顺着眼泪燃起来的,却是黑色浓厚的杀欲。

  因此,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人多的地方,人类流露出的欲望太甚太繁杂,烧得天地变了模样,清朗不再,皆是俗烟凡火,呛人心肺。

  但今天我不得不来。

  御侍向来体弱,每日需要煎煮药膳补养,她身体却一直不见得太好。

  近日,她突然食不下咽,腹痛难耐,情况更加不好起来。

  宫里派来侍奉的御医前些日子返乡过年了,我将夫人的病情飞鸽传书一封给皇城,但也并无回音。

  我见她的身体状态每况愈下,决定到山下先找一个大夫回来。

  我走进医馆,里面空空如也,只有药房有个掌柜模样的人,正埋头打着算盘,见有人进门,他抬起头来招呼。

  「新年端康!这位姑娘买些什么?本店新到了一批新鲜人参 ,实乃保健佳品,年关送礼或者自己喝都极好的。」

  「我是来问诊的。」

  「哦!请问姑娘哪里不适?我就是大夫。」

  「不是我病了,病人不便出行,不知大夫能否辛苦随我出诊一趟?」

  报上来意后,那掌柜模样的人兴致缺缺地继续打起了手里的算盘。

  「姑娘,年关里头出诊,不吉利的。」

  「她的病情耽误不得,还请大夫救命。」

  掌柜抬眼看我,眼底燃起一道青色的算计。

  「欸,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出诊钱要高些。我不诓你,今天,城里还开着的医馆可只有我这家了。」

  我拿出一袋珍珠,放在他面前。

  「这些,够吗?」

  他眼里的绿火更亮了,映得他像一个阴森森的笑面鬼。
  「呀,姑娘大方,稍等,一壶茶的功夫,我收拾医箱就来。」

  我点头,随即到店外等待,看着碧天白云,好歹洗洗眼睛。

  来时日行千里,回时带着一个大夫,多费了一些时间,尽管如此,大夫依旧被我的脚程吓坏了,当我在行宫前停下,大夫终于忍不住跑到一旁呕得不止。

  山林里通往行宫的路有皇帝布下的阵,非宫里,人绝不找得到,寻常人哪能料道,皇城边的十万山谷里,居然还有这么一处宫殿。

  大夫显然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还以为自己是进了哪位深山老妖的府穴,脚步发软,止不住念着阿弥陀佛神明保佑,估计是我的那袋珍珠给了他继续前行的勇气,硬着头皮颤巍巍进了御侍的寝殿。

  御侍正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尽管脸上显着病态,闭目不醒,她依旧是一个十分明艳的女子。我牵起一根红绳系在御侍的腕部,将另一头交到大夫手里。

  大夫见我的确是请他来看病,而不是趁机谋财害命之类的勾当, 终于镇定下来,他抚着红线认真查着脉象,总算有了几分医者的模样。

  半晌,他迟疑地看了看御侍,又看了看我。

  姑娘,冒昧了。这位夫人是否不久前有过滑产?

  我怔住了。

  皇帝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了。

  大夫见我不言,转头讪:“呃,我什么都没问。”

  他转身开了一个药方。

  「总之呢,是血虚骨毒之症,她体内皆毒,寻常草药只能暂缓病情,让她不那么痛苦。但不及时调理排毒,长久为患啊。」

  「有何药可解?」

  「除非你找到血燕窝,或许能彻清毒素。」

  「血燕窝?」

  「血燕窝是血飞燕的窝,是珍贵的伤药,几年前突然出现市面上,千金难求,可惜没多久就被卖光了,血飞燕难寻啊,不知野外还能不能找到。」

  「找不找得到,总要一试。」

  “那就祝你们好运吧。”

  大夫要走。

  「多谢,山中容易迷路,我送你出去。」

  「不了不了, 姑娘留步。」他连忙摆手, 「我自己走,自己走,我多走几天,锻炼身体。」

  他走了几步,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身又道: 「我记得这一片山脉里,有一处名叫金地谷的地方,传说是血飞燕的栖息地,或许你可以去那边碰碰运气。」

  「金地谷? 」

利欲


  大夫告诉我,血飞燕有着血红色的鸟喙,往往只将窝建在极陡的悬崖峭壁上,很难找到,不过,在这片大山深处,有个叫金地谷的地方,据他所知,正是血飞燕的繁衍地。

  御侍的病情不容耽误,当晚,我交代好侍女一定按时煎药,然后顺着大夫指的方位前往金地谷,我找了三天三夜,在一处极高的悬崖背面,幸运地找到它。

  但我找到的时候,竟然遭到了伏击。

  「妖怪!走开!」

  一个暗器袭来,我下意识的一抓,定睛一看是一颗小石头。

  我悬在空中,飘开数步去找寻这暗器的主人——
  一个身着布衣草鞋的女孩。

  她坐在峭壁下方不远处,一个天然突出的岩台上,一只脚别扭地歪着,似乎是受伤了。

  此时她冲我怒目而视,我却没有感到任何愤怒。

  她有一双我从未见过的眼睛。

  干净,单纯,无欲无求。

  人类的眼睛......没有被欲望遮蔽的眼睛,原来是这般剔透模样。

  我忍不住向她靠近,想要仔细看看。

  「你,你不准过来!你要干嘛?」

  我没有理会她的威胁,直到她的眼睛里突然冒出了一点金光——求生的欲望。

  我这才不再靠近。

  「我是飨灵。」

  她警惕地看着我。

  「飨灵?妖怪的一种吗?」

  「也许吧。但我并无恶意。」

  「你也要摘燕窝,还说自己不是坏人?」

  「我需要它 ,不是为了卖钱。我的主人生病了,只有它能救人。」

  女孩愣住了,「.....真的?」

  「嗯。」

  她低着头,似乎内心有点挣扎,半晌,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般:「你摘去吧。」

  「好。」

  我点头,然后朝她伸出手。

  她吓了一跳,往后躲去:「干嘛?燕窝都给你了,还不走?」

  「你受伤了,我带你下山。」

  女孩又是一愣,苍白的脸色似乎回暖了一些。

  迟疑半晌,将手在布衣上蹭了蹭,递给了我。

  那天后来,我带回了血燕窝,还带回了一个守护血燕窝的女孩。

  我将她带回宫殿,给她换完药,她总算告诉了我她发生了什么。

  她叫金思,住在金地谷里一个叫金地村的地方。

  金地村四面都是悬崖峭壁,是天然的屏障,这里冬暖夏凉,村民为了出入深谷,都有一身攀岩峭壁的好本事。

  原本这里的村民们过着男耕女织的正常生活,在当时,血燕窝不是什么稀罕物,人人屋檐下几乎都有,红喙的血飞燕更是如家禽一般常见,每年冬天都会到村里过冬。

  直到三年前,有个皇城官员途经此地,连人带马坠落山崖,身受重伤,被金地村的一户人家救了,金地村的居民拿了血燕窝当草药炖给官员吃,本来要数月才好的伤,半月就奇迹般的痊愈了。

  官员向村民们询问这是什么奇药,村民们说,不过是这里寻常燕子的窝而已,是种治伤的药,到处都有 ,不足为奇。

  官员伤好后,在村民的帮助下离去,没过多久,带着家丁又回来了,他为了答谢村民的救助,要将村民手里的血燕窝都买了去,村民们本来就觉得这是不值钱的东西,对方执意要买,也就以通常伤药的价格卖给对方。

  村民拿村里不值钱的燕子窝发了一笔小财,本来也就开心开心过去了。

  可是没多久,一个去城里赶集的村民回来,告诉大家,那些被官员买走的血燕窝,在城里居然已经变成了一两千金的宝贝。

  「此事传遍了整个村子,大家地也不种了,布也不织了,每天一早,就往悬崖上爬,若是找到一个血燕窝,到城里卖。有的时候,几个人协力摘得了一个,还要争个比例,十年没吵架的邻居,都能为了血燕窝反目成仇。」

  「再后来,山谷低处的地方,燕窝被摘没了,大家只能往高处去,于是,村里就开始有人发生了意外。」

  他们虽然善于攀岩,但毕竟是普通人类,爬得高了,容易出事。

  「先是有人受伤, 后来,摔死了好几个 ,村民们有人才意识过来,这事风险太大,不值得。于是,大部分的村民都停止了摘燕窝的行为,想要重新开始耕地,过普通人的日子。」

  「但是,接连一年没有耕作,土地已经荒废,后来,地里出现了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虫灾。没有庄稼幸免,都被虫子吃了。那时候起,大家才发现,原来那些每年冬天都会在村里筑巢过冬的燕子,看似没有什么作用,实际上却是虫子的天敌,往年燕子在这里过冬,顺带着救将地里的虫子幼卵消灭干净,而现在,燕子不来了,虫子没了天敌,地也毁了。」

  「地种不了,人总不能饿死,那些得了血燕窝卖了钱的人都离开了金地村,背井离乡去城里了。只剩下几户没有摘得燕窝的村民守着这里,有的在等着燕子回来,有的还在每天爬山,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一个血燕窝,逃离这里。」

  金思是留下的村民中的一个,前几天,她在山上偶然见到了一一个血燕窝,里面还有一只伤了的金飞燕。她不敢将她带回村里——一旦回去,被大人们问起来这只燕子是哪里捡的,大人们一定会顺藤摸瓜,把这个仅存的血燕窝也摘了。

  金思只能每天假装出去玩,爬到山间,偷偷给受伤的燕子喂些谷子。

  她偷偷摸摸喂了半月有余,最后一次去的时候,发现燕子不见了。她一时心慌,脚下不稳跌落下去,幸好落在岩台上,之后,碰到了想来摘燕窝的我。

  「......就是这样。」

  我盯着她的眼睛,想看看她有没有说谎。她的眼睛始终澄净如洗。

  「你为了它不被摘,爬了半个月的山,还把脚摔断了,到头来,却轻易把血燕窝,让我摘了去。」

  金思摆摆手,「你要救人。救人是好事。」

  「但是,你救的燕子飞回来的话,就没有家了。」

  她倏得一笑,竟然没有我想象中的沮丧。

  「没关系,其实我知道,它不会回来了。」

  「不会回来了?」

  「是啊,」她说道,「冬天到了,金飞燕要到温暖的地方过冬,我知道它伤好了就会飞走的,只是不知道,没了金地村,它能飞到哪里去呢?」

  「也许是到南方去了,和其他燕子一起。“我说,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明年春天到了,也会一起飞回来吧。」

  「南方?我没去过,不过听起来是个温暖的好地方呀。」

  金思看着我,眼睛里是希冀: 「没关系,只要是好地方,在不在一起,能不能再见,都没关系。」

杀欲


  「世界上没有永远 ,在一起的时候能开心就可以了。」

  御侍喝着燕窝的手顿了顿。

  血燕窝的确是一味奇药,御侍大人喝了之后,渐渐好转过来。

  当初飞去皇宫的飞鸽传书也有了回音,皇宫的御医带着各类药补珊珊来迟。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对御侍进行了各方面的检查,最后得出了和江湖郎中一样的结论。

  虚血骨毒之症,多是产妇想要滑胎,却用错了滑胎的药量,导致刮宫过甚所至。御医也是满头虚汗,但还是尽忠地将病情报给了皇帝。

  皇帝大怒,下令彻查此事,没过几天,在御侍身边的侍女房内,查出了一瓶用了一半的藏红水。御侍平日对她不好,她积怨已久,每日在送给御侍的燕窝里下一点药,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毒死她。

  侍女被乱棍打杀,丢进了山谷深渊。

  皇帝微服出巡到行宫里看望御侍大人,停留一晚,匆匆离开。

  「你在安慰我?」
  御侍大人问我。

  「我只是觉得,您对自己放不过,这样对身体不好。」

  御侍大人笑了笑。
  「这句话是谁教你说的?」

  「山下一个村子里的女孩。 」
  「多大了?」
  「约莫有十四了。」
  「还是个孩子。」

  「御侍拿自己性命安危去换皇帝的一点关心,不是孩子行为吗?」

  ?
  「燕窝,别教训我。」 她放下碗,「你不懂。」

  是我不懂吗?

  我看着她眼里始终明亮的桃红色火焰,无比想念金思的眼睛。

  金思的腿伤一好,她就离开了宫殿,没有一丝留恋的意思。

  分别那天,我将宫殿前那些法阵的解法一教给她。

  「为什么要教我这些?」

  「想教就教了。」

  她盯着我半晌,然后笑了,「冰糖燕窝,你是舍不得我回家吗?」

  我没回答她,倾身亲了亲她的眼睛。

  她的睫毛颤了颤,像是两只快要飞起来的燕子。

  「回去吧,家人要等急了。」

  她重新睁开眼。

  「我会回来找你玩的。」

  「好啊, 什么时候?」

  她看了看天,伸手接住了一捧被风吹落的松针。

  「冬天太冷了......年春天,燕子回来的时候吧。」

  御侍起身,到梳妆台前坐下。

  「燕窝,你来。」

  我过去,替她梳发解钗。

  她的头发缠在钗尾,我小心地将它们一一分开。

  这些本来是侍女做的活,自从侍女被她乱棍打死后,都由我接手了。

  我不太熟练,只能一点一点地拣。

  御侍对自己的头发很宝贵,她总说,青丝便是情丝,每一寸都必须用心对待,不可轻视。

  从前侍女若是不小心扯了她的头发,总会被毫不客气扇一个耳光。

  御侍始终看着铜镜里的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叹了一口气。

  「我来吧。」

  她伸出手,将那顽固的发钗随意扯了下来,丢在妆匣里。几根青丝颤巍巍断在了上面。

  「我困了,你也去睡吧。」

  她起身,往床榻走去。
  我看她合被,然后吹熄了屋里的烛,悄声离开。

  变故发生在半夜。

  先是听见呼啸的风声,接着,风力逼近的热浪让我惊醒了。

  我睁开眼,所见之处,已经是茫茫一片火海,以及四处逃窜的宫人的惨叫声。

  「走水啦!走水啦!」

  「出不去!宫殿被围住了!」

  我用灵力扫开一道殿门,冲了出去。

  整座宫殿的周围已经被火墙围住,火舌窜上半空,好似一个热浪滔天的噩梦。

  宫人们纷纷逃出自己的房间,但却找不到离开火海的路。

  他们的眼里的金色火焰,已经窜出了眼眶,在周身燃了起来,和火的颜色已经分不太清,一群火人如乱窜的火星,想要逃难,却不知哪里是死,哪里有生。

  我头昏脑胀,拉住其中一个。

  「夫人逃出来了吗?」

  「滚一边去 ,别耽误我逃命 !」

  他甩开我,怀里瞬间掉出了一堆珠宝,其中一只发钗滚落到我脚边,上面还能看到几根断裂的情丝——还有血迹。

  我控住了他,将他掀进火海,顾不上别的,往寝殿的方向飞去。

  用灵力掀翻寝殿的门,我冲了进去。在浓烟滚滚里,我找到了她。

  她卧在她的铜镜前,后背黑红的血留在雪白的绢衣上,似乎要被浓烟烤焦了一般,触目惊心。

  「御侍大人!」

  我上前扶住了她,试着给她的伤口止血。

  「不用这样,燕窝。」
  她仅存一息,脱力地靠在我身上。

  「你就要......自由了......告诉我......契约消失......是什么感觉?」

  这个时候问这个做什么?

  「告诉我。」
  她奋力躲开我的治疗,执意道。

  我有些不耐,本不想理会她的偏执,但一低头却看见,她眼里的艳红火焰消失了。

  不仅如此,
  就连金色的求生欲也没有燃起。

  「御侍大人你......」

  「告诉我,是疼,还......高兴」

  「......不疼,......很难过。」

  一滴泪落在她脸上,我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我竟然哭了。

  「别难过.....别哭......世上没有永远......」

  她看着我,却像是透过我看着别的什么人,眼神悲凉又欣慰。

  世上没有永远。

  王历68年,我被召唤出来后的第7年,我的御侍死于一场冬季的山火,死于逃难宫人的背叛,死于皇帝送给她的那只发钗,死于她望眼欲穿的爱情。

生欲


  滔天的山火一共烧了七天七夜才灭,皇帝的法阵坚持到第三天,终于破了。

  藏在大山里的华丽宫殿暴露在世人面前,转瞬即逝,须臾间就被急不可耐的火舌吞噬殆尽。

  我在法阵破了的瞬间,用灵力开辟出一条生路带着还活着的宫人们逃了出去。

  他们四散离开,狼狈不堪地奔赴各自的命运。

  我也没有停留,去了金地谷。

  我沿着金思曾经告诉我的路线一路向下飞,到了谷底,却意外地没有见到她口中的那个金地村。

  我落回地面,又往前走了走,找了又找,终于见到了一个岩洞。

  我正要往里探查,忽然,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竟听得有些耳熟。

  「姑娘,此处不可再往前了。」
  我转身,竟是那日我请进宫殿为御侍大人救治的江湖郎中。

  他看见我,却好似并不惊讶的模样。

  「前方皆是瘴气,特别是对像你这样的灵物有不可逆的侵害,不可往前。」

  「你怎么在这?你知道我的身份?」

  他笑了笑,
  「我不知你具体是什么,但当今皇上身边有一高手,能日行千里,驱使千虫,腾云驾雾,不死不灭。你大概和那高手是同族,都是神的造化。」

  我不置可否,只是转身看着那据说不可去的山洞。

  「这里面是什么地方?我是来这里找一个村落的,你可知是否要往此处通过?」

  他似乎是听到了一个笑话,「此处从未有过村落。」

  我满心疑惑,他招了招手,「跟我来。」
  我跟着他,朝他的来处走去,他带我走过一条溪流,在那溪流的上方,有一棵颓然的苍天巨树。

  那树上空荡荡,一片萧瑟,独有枯枝冲天而起像是张牙舞爪地想要朝上抓住一些什么。

  「十年前,皇上叫我到这十方山脉,寻一处宝地,他说他要在这里建一座避世的宫殿 ,藏一个人。我当时骑着马来,经过这片峡谷时,马儿受惊,带着我跌下悬崖,是一群燕子,抱团救了我。」

  我诧异地看着郎中,却见他上前,疼惜地抚摸着巨树的树干,眼里是淡蓝色的火苗——他在眷恋过去。

  「这群燕子世代生活在这片峡谷里,以这棵神树为居所,每一只都极通灵气。尽管它们奋力救我,我依旧在下坠的过程中伤得不轻,它们用自己的唾沫为我疗伤,没过多久,我露骨的伤势竟然好了起来。」

  「伤好了以后,我为了答谢它们,问它们有什么想要的。它们说没有。我当时年少轻狂,觉得自己没什么不能办到,又觉得这些山灵精魅,没有哪个族群,是不想修成人形的,于是主动提议说,你们想不想变成人,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

  「燕子们有的答应,有的不答应。我将化形的法术留在谷里,然后辞别。我没想到,这居然是自己恩将仇报的开始。」

  我心中漏了一拍,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回去后,忙于给皇上选址,监修宫殿,布置法阵,一直没顾得上回来看看。直到三年前,我在皇城里突然听说有一种叫血燕窝的东西,炒成了天价,传闻说它不管内服外敷,都对伤病有奇效。我听得觉得耳熟,便查了这燕窝来的源头,发现卖燕窝的‘人’,居然是一只化成了人形的血飞燕。」

  「我问它,谷里现在怎么样了,大家都化成人形出来了吗?不想它竟然支支吾吾不肯说。我觉得有蹊跷,赶回来一看,发现峡谷里的巨树已经枯萎了,而还留在谷里的燕子们,虽然都有了人形,但每一个极为憔悴。」

  「原来,当初我留下化形的咒语后,有一只血,飞燕率先化形,离开了峡谷。它回来后飞回来时,告诉峡谷里的其他燕子,人类的世界太美好了,怂恿着其他燕子都化为人形,离开峡谷。」

  「燕子们纷纷离开峡谷后,与燕子共生的神树失去了保护,日渐萧条。而谷底的瘴气,趁机侵袭了神树。神树枯死之后,峡谷成了一片死谷。还留下来的没有离开的燕子没有办法,只能离开神树和峡谷, 将自己的巢穴不停往高处迁移。」

  「很快,第一个冬天到了,从未感受过人间严寒的燕子终于想起了温暖如春的峡谷,但它们想要回来的时候,已经迟了,峡谷成了它们无法回去的地方。」

  「有些燕子没有熬过第一个冬天,死了。」

  「有一些在城里的活了下去,到了第二年,它们基本不懂人情世故,在人间只能靠卖燕窝为生,很快,有人发现了他们不是人类,于是,在城里的燕子被权贵悄悄抓去, 成了专供血的宠物。」

  「人界不敢去,峡谷又回不去,现在,我已经无法知道它们的下落。那天我让你去找金飞燕,也是想看看,这里究竟还有没有它们的存在。姑娘,后来你找到了吗?」

  我听到这里,先是想到金思的眸子里闪过的金光,又想到御侍大人临死时空洞的眼神,心中千万种心绪喷涌起来,喉间竟然涌上一口热血。

  「我试着救它们,将大峡谷里的瘴气去除,可悲的是,当时皇上让我在这里建的那座宫殿,为了维持它的法阵运转,整座大山的灵力都在被源源不断地抽走,没有灵力,我无力回天。」

  ——「所以,你就放了一把山火,然后烧掉了整座宫殿。」 我冷冷地看着他。

  他摇了摇头。
  「不是我。或许这是神的意思。」

  郎中离开了。

  而我呆呆地坐在神树下,脑子里,两个版本的故事交相争吵,我不知道金思说的是真的,还是郎中说的是真的。

  也许都是真的,也许,都有一些自我安慰的谎言。

  按郎中的说法,两天前,他感受到宫殿的法阵已破,于是赶到了大峡谷,将重获自由的灵气驱使入了峡谷,将整个峡谷的瘴气,逼退到那个岩洞之中。但岩洞里似乎有某种意识,在阻止他继续往前,不得已,他只能将岩洞的入口封印住。

  「人类的力量是有限的。」
  在封印洞口的时候,我帮了郎中一臂之力。

  「这些嚣张的瘴气,轻易枯萎的神树,还有容易被心外之物动摇的灵族,不知道为什么,看看它们,看看自己,总觉得这个世界在摇摇欲坠——不过,」

  他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深深看了我一眼。

  「你们,这些我还不知如何称呼的新生命,」
  「神既然创造了你们,我想这个世界,总归还是有一点希望的吧。」

  山火虽然灭了,但灰烬依旧漫天,天地间仿佛下了一场黑色的雪。

  枯萎的神树朝天,伸着它已经无力的爪牙。

  我伸出手,朝天张开,有生之年,第一次观察自己。

  我是什么呢?神创造我,是想要我做点什么吗?

  那一瞬间,我觉得眼角有点微微发热,不知道是泪还是火的东西,静静地燃了起来。

冰糖燕窝


  很久很久以前,冰糖燕窝被召唤于古早的耀之州。她的御侍是一个皇帝在山间私藏的妃子。

  这个妃子与皇帝之间颇有些不与人说的秘密,皇帝命人在大山里造了一个法阵,将她与人间隔开,不许她随意进出。

  据说冰糖燕窝诞生的那天,婢女惯常给妃子端上了一碗燕窝,妃子也惯常地问:「皇上今天有信来吗?」

  婢女说:「未曾。」

  妃子将燕窝泼进了一旁的魔动炉,还不解气,又扇了侍女一个耳光。

  据说这个还没有世人知道怎么用的魔动炉,是皇上还宠她的时候,怕她无聊,给她买回来解闷的小玩意儿,没人觉得她真能召唤出飨灵来,但冰糖燕窝就这么出现了。

  她睁开眼的第一幕,看见侍女跪在妃子面前,妃子摔了手里的碗,眼里烧着红色的火;婢女战战兢兢跪在地上喊着饶命,眼里翻滚着饱藏杀机的黑。

  「人的双眼被欲望蒙蔽之后,就会变得如此面目可憎。」

  她留下了这样的印象,因此对人类失去了好感。

  但让冰糖燕窝有些意外的是,看起来刁蛮的御侍并不和她想象的一样,过分地差遣自己做什么,相反,御侍从来不给她安排什么活,她在这里想做什么做什么,除了一条,不要随意离开宫殿,尽量时刻在她身边。

  冰糖燕窝不明白御侍有皇上的庇佑,又有这么多宫人侍女伺候,为什么还这么缺乏安全感,这个谜团,一直到御侍死时,都没有解开。

  后来有一天,御侍突然得了急病,这成了故事天平开始倾斜的起点。

  冰糖燕窝从此遇见了一个眼神清澈的叫金思的女孩,后来,她有了一一个每年春天回来,每年冬天离开的挚友。

  冰糖燕窝留在了大峡谷里,她在神树上盖了一个树屋,用这大山的灵气,与那深不见底的岩洞里企图吞噬人间的煞气对抗。

  后来,她在这里遇到了一些志同道合的伙伴,和伙伴们在一起,原本的树屋也一步步建造成了一座新的山庄。

  就算神树不在了,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一些人,成为新的守护者。

  而避世的她,自然错过了一些来龙去脉。

  据说,那场山火的罪魁祸首找到了,是一个想要得到奖赏的护林人,他点燃了山火,却没有控制住它,将它熄灭,最终,被皇帝问斩株连。

  而皇帝,也没在皇位上坐太久。山火后没过两个月,皇帝身边的一一个一直忠心耿耿的绝世高手,突然叛变,亲手杀死了皇帝,随后不知所踪。

  民间谣传,那个高手其实是个厉鬼,他的埋骨之地就在那片山火焚起的地方,之前效忠皇帝,只不过是山林里的埋骨之地被皇帝发现了,皇帝借此要挟他而已,后来山火把皇帝的诅咒破了,厉鬼就趁机反噬了皇帝。

  这个传说听起来很有考究,大家都知道皇帝曾经在那片山里大动干戈,但无人看见,最终的工程是什么,人们便纷纷猜测,唯一的可能,也就是那工程在地下,可能是个地宫。

  但那个高手究竟什么来历,是不是厉鬼,他又去向了何方,这些秘辛很快随着王朝的覆灭而消散。

  冰糖燕窝不知道这些乱世里被传得变了模样的传说。

  唯独在皇帝被杀的那天,她睡梦间觉得自己有一根血脉热得厉害,好像有一个和她分享同样血液的"人”,正把自己的血烧成了一锅沸汤。

  她没有在意,翻个身,继续睡了过去。

  此时初春降临,大山宁静,唯有远方响起了一声燕鸣。

神器

  • 金丝燕
  • 神器线路
冰糖燕窝神器.png
魔法绿青红黄青.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44
Def icon.png 防御力 88
Hp icon.png 生命值 2692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3294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26
攻击力+5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449
生命值+897
普通节点3 攻速值+1647
攻速值+3294
普通节点4 防御力+44
防御力+88
普通节点5 生命值+897
生命值+179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26
攻击力+51
攻击力+77
普通节点7 上:暴伤值+1013
下:暴击值+704
上:暴伤值+2027
下:暴击值+1407
上:暴伤值+3040
下:暴击值+2111
普通节点8 上:能量技效果+2%
下:基础技效果+2%
上:能量技效果+5%
下:基础技效果+5%
上:能量技效果+10%
下:基础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29
攻击力+58
攻击力+87
攻击力+116
普通节点10 爆伤值+1520
爆伤值+3040
爆伤值+4560
爆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绿·攻速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释放基础技后,额外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5%6% 8% 10% 12% 14% 17% 20% 24% 30%)的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释放基础技后,有8%11% 14% 17% 21% 24% 29% 34% 41% 50%)概率让随机一名友方角色下次攻击必然暴击
模板绒球塔可.png 释放基础技后,有5%6% 8% 10% 12% 14% 17% 20% 24% 30%)概率让攻击力最高的一名友方角色下次攻击必然暴击
塔可节点Ⅱ(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最近一名友方角色造成的伤害增加3%4% 5% 7% 8% 9% 11% 13% 16% 20%),他每次攻击后都会额外获得22 2 3 3 3 4 4 4 4)点能量
模板环尾塔可.png 攻击力最高的一名友方角色造成的伤害增加2%3% 4% 5% 6% 7% 8% 10% 12% 15%),他每次攻击后都会额外获得11 1 2 2 2 3 3 3 3)点能量
模板绒球塔可.png 自身造成的伤害增加5%6% 8% 10% 12% 14% 17% 20% 24% 30%),每次攻击后都会额外获得33 3 4 4 4 5 5 5 5)点能量
塔可节点Ⅲ(红·生命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战斗中,最近三名友方角色所受到的技能伤害减少4%5% 7% 8% 10% 12% 14% 17% 20% 25%),自身在释放技能后3秒内,攻击力增加7%9% 11% 14% 16% 19% 23% 27% 33% 40%
模板环尾塔可.png 战斗中,最近三名友方角色造成的技能伤害增加5%6% 8% 10% 12% 14% 17% 20% 24% 30%),自身在释放技能后3秒内,攻击力增加7%9% 11% 14% 16% 19% 23% 27% 33% 40%
模板绒球塔可.png 战斗中,最近三名友方角色释放技能时,会再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7%9% 11% 14% 16% 19% 23% 27% 33% 40%)的伤害,自身在释放技能后3秒内,攻击力增加7%9% 11% 14% 16% 19% 23% 27% 33% 40%
塔可节点IV(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过15秒,下次攻击对敌方防御力最高角色造成攻击力31%41% 52% 63% 76% 89% 105% 125% 149% 180%)的伤害,如果他的生命值低于30%,还能再造成攻击力100%的伤害,同时附加这名敌方防御力最高的角色当前生命值5%6% 8% 10% 12% 14% 17% 20% 24% 30%)的伤害(此伤害效果对部分大型敌方单位无效)
模板环尾塔可.png 每过15秒,下次攻击对敌方防御力最高角色造成攻击力31%41% 52% 63% 76% 89% 105% 125% 149% 180%)的伤害,如果他的生命值低于30%,还能再造成攻击力100%的伤害并让这名敌方防御力最高的角色在之后3秒内无法受到治疗效果
模板绒球塔可.png 每过15秒,下次攻击对敌方防御力最高角色造成攻击力31%41% 52% 63% 76% 89% 105% 125% 149% 180%)的伤害,如果他的生命值低于30%,还能再造成攻击力100%的伤害,若其生命值低于2%2% 3% 4% 5% 6% 7% 8% 9% 12%),则直接将其斩杀
塔可节点Ⅴ(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过2秒,攻击后额外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19%25% 32% 39% 46% 54% 64% 76% 91% 110%)的伤害,每过20秒,攻击后更能让全体友方在接下来的4秒内免疫眩晕,沉默,魅惑效果,同时,使全体友方的攻击速度增加10%13% 17% 21% 25% 29% 35% 41% 49% 60%),持续8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每过2秒,攻击后额外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19%25% 32% 39% 46% 54% 64% 76% 91% 110%)的伤害,每过30秒,攻击后更能以最大生命值的3%4% 5% 7% 8% 9% 11% 13% 16% 20%)复活随机一名已死亡的友方角色,同时冰糖燕窝自身恢复34 5 7 8 9 11 13 16 20)点能量
模板绒球塔可.png 每过2秒,攻击后额外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19%25% 32% 39% 46% 54% 64% 76% 91% 110%)的伤害,每过20秒,攻击后更能施予生命值百分比最低的两名友方角色11 1 2 2 2 3 3 3 3)秒的无敌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