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冻顶乌龙

阅读

  ·  

2020-11-15更新

  ·  

最新编辑:汉堡X奶昔

阅读:

  

更新日期:2020-11-15

  

最新编辑:汉堡X奶昔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汉堡X奶昔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冻顶乌龙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旧都遗梦
冻顶乌龙初始皮肤.jpg

画师:

冻顶乌龙满星皮肤.jpg

画师:

冻顶乌龙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冻顶乌龙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冻顶乌龙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冻顶乌龙头像.jpg 冻顶乌龙
类系 稀有度
防御系.png 防御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 CV(中配)
伊智生土治 鹏飞
专属堕神 头像-鬼厨.png
鬼厨
头像-断刀.png
断刀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草莓慕斯.png草莓慕斯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72 / 2308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122 / 5212
Def icon.png 防御力 49 / 1176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321 / 6206
Hp icon.png 生命值 1255 / 24201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691 / 2761
食物 冻顶乌龙
类型 茶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运筹帷幄
身高 184cm
关系 喜欢: 蜂王浆头像.jpg 蜂王浆
信条
得人心者得天下。
简介
冻顶乌龙,中国名茶之一,属于乌龙茶,它的茶叶团起,成半球状,色泽墨绿,边缘隐隐泛金黄色,茶香清雅雍容,汤色蜜绿带金黄,茶韵回甘浓郁且持久,带有帝王之气,被誉为"茶中圣品。"冻顶乌龙茶产地十分稀少,仅生长于台湾海拔约600-1000米的高山,这里常年多雾难行,当地人趣称,上山采茶前要先冻住脚尖,才不会滑倒。因此,管生长茶树的山顶为"冻顶"。
背景故事
一个闲散王爷,躲避朝堂之争,隐居在梦回谷中,但是不能放弃富贵的生活做派,所以还是在隐居的地方建起了豪华山庄。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冻顶乌龙-基础技.png
潜龙回天
(1级)冻顶乌龙召唤龙魂助阵,恢复血量最低友方144点生命值、回复自身5点能量并使攻击力最高的友方攻击力提高25%,持续3秒。
(41级)冻顶乌龙召唤龙魂助阵,恢复血量最低友方1872点生命值、回复自身25点能量并使攻击力最高的友方攻击力提高45%,持续3秒。MAX
能量技
冻顶乌龙-能量技.png
龙魂怒
(1级)冻顶乌龙龙魂大怒,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333点伤害,同时有概率使其眩晕5秒,并提高自身25%防御力,持续8秒。
(41级)冻顶乌龙龙魂大怒,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4329点伤害,同时有概率使其眩晕5秒,并提高自身45%防御力,持续8秒。MAX
连携技
冻顶乌龙-连携技.png
超级龙魂怒
连携对象 30px ???
(1级)冻顶乌龙龙魂大怒,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400点伤害,同时有概率使其眩晕5秒,并提高自身45%防御力,持续8秒。
(41级)冻顶乌龙龙魂大怒,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5200点伤害,同时有概率使其眩晕5秒,并提高自身65%防御力,持续8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本王等你多时了,是通往这山顶的路太难走了么?
登录
果然不出所料......没什么,和你见面,本王十分心悦。
冰场
这地方用来避暑倒是不错,本王要在梦回谷也造一处。
技能
茶也是可以醉人的哟......
升星
干得不错,你要什么赏赐?
疲劳中
本王有些乏了,退下吧。
恢复中
梦回谷果然灵气充足......当然,也谢谢你的照顾了。
出击编队
交给本王?你选人的眼光倒不错。
落败
一招不慎......
通知
替你安排好了,去用膳吧。
放置台词1
御侍不见了......大概是我告诉了他,过去我对蜂王浆做的那些事,他觉得本王对他好,也未有真心吧......
放置台词2
契约算什么,若不是心向往之,世间条条框框,能奈我何?
触碰台词1
本王这里的茶,自然是绝品,你爱喝的话,可以常来。
触碰台词2
谁说本王隐居山林,就非得无欲无求?闲云野鹤我要,锦衣玉食我也要。
触碰台词3
万事莫心急,要好好谋划,先坐下陪本王喝杯茶吧。
誓约台词
过去本王总以为要将人心拿捏得当,才能所向披靡。认识了你,竟然发觉,捉摸不定的将来也是值得期待的。
亲密台词1
这里并非朝堂,不必拘礼,往后叫我冻顶乌龙便可。
亲密台词2
我的伴生灵兽不常醒来,可见这两只小龙真的很喜欢你。
亲密台词3
既然要出来散步,也不多添件衣裳,总这样让我操心......离我近些,这样山风就吹不到你了。
放置台词3
御侍再不回来,难道还要我亲自出山去找他吗?
胜利台词
此如探囊取物,轻而易举。
失败台词
我的布局怎会出错......
喂食台词
真心比任何礼物都珍贵,谢谢你。
换装独白
旧都遗梦 任他江山作旧,只管梦回当年,当年有你。

故事


  「自打那些飨灵出现,还以为天下局势能好一些,没想到更没好日子了。」
  「牢头何出此言?」
  「原本只是堕神横行,大家最多也就躲着,总不至于在家门口突然出事。现在为了对付堕神,搞了劳什子飨灵出来,这些家伙看着人模人样的,藏在人群里谁能发现得了?要是没了御侍控制的,那真是谁也遭不住的凶器!」
  「说得是啊。」
  「唉,就说现在带你去看的这个,那也是个疯子!死了好多人才抓来,在我们这儿关了这么些年,不让动,也没人来处理!真是祸害!」
  「在下不正为处理此事而来么。」
  「是啊!但先生,我直说了啊,就您这身板,一会儿还是小心为上,要是还是训不住,大不齐我们几棍子轮下去,照样能解决问题,总不至于将来留有后患吧!」
  「是这样的道理。只是如今天下战乱不休,飨灵这样的重器,各国抢夺……国君派我来,也是想要不浪费任何一丝增加战力的机会……我身为臣子,再危险也只能尽力为君分忧。」
  「唉,理解理解!都是保个饭碗嘛!先生,前方就是那家伙的牢房了!锁得紧,您小心些,我们就在门口。」
  「辛苦牢头领路。」
  「 哈哈哈哈,不辛苦!」

  牢头咬着我给的碎银乐颠颠离去,我目送他完全消失,才缓缓走进幽闭的牢房深处。

  牢笼里,用厚重的铁枷锁着一人。

  身材不算高大,一身玄衣垂头坐在角落,看着和昔日传闻中在北朔城里杀死百人的「凶兽」,相去甚远,倒像个普通人类青年。

  相去甚远,倒像个普通人类青年。

  他身上脸上蒙了不少灰尘,看不清模样,我伸手想要撩开他眼前的碎发。

  那牢头话虽粗俗,但道理是不错的,飨灵的外貌和人很像,除非展示力量,否则绝难分辨。

  可一旦展示力量……或许就来不及了。

  叮——

  耳边疾风袭来,我急速收手护住脖颈,冰冷的尖刺撞击在我手中的盘珠上,震出一阵冷冽的颤音。

  「我是来……」
  「 滚。」
  「……」

  青年的声音同样冰冷如暗器。

  显然,他被关在这里的这些日子,各种目的和说辞都见多了。

  ——所以我不会重复别人的老路。

  我捏动手里的盘珠,下一瞬间,黑色盘珠表面显现出火裂纹路,化作一条周身火焰的金色小龙,急速窜出。

  我借机后退一步,离开了被威胁的状态。

  然而青年却没有再躲避——不是他不想躲开,他周身被施了咒法的铁锁纠缠,刚才的偷袭已经是最大的动作范围。

  不过他没有害怕的意思,反而抬起头死死盯住我。

  金色的龙焰倒映在他的眼睛里。

  我是来这里走一步险棋的,现在是落子的时候了。

  火龙继续逼近,然后————砰砰砰!

  他周围的铁锁全部碎了。

  青年微微一顿,下一秒,重获自由的他如一道闪电冲开了牢房。

  火龙想要去追,被我轻轻捞了回来,它发出一声不舍的龙吟。

  「地火,看来你很喜欢这个将来的朋友。」

  我轻轻点了点它的头。

  「但是现在还不可以。」

  地火乖乖盘了起来,它身上的火焰尽数熄灭,重新变回黑色的盘珠。

  而这时,另一条黑龙也悄无声息地回到我的掌中。

  我重新盘着手里的两个珠子,慢慢朝牢房外走去。

  我知道他能顺利逃走。

  天雷——就是我的黑龙,它刚才已经跟着离开的牢头,扫清了所有障碍和证据。

  只要不留下痕迹,飨灵……就可以是人类。


  「今日同皇室围猎,竟有两条真龙浮现,绕于三皇子身侧,此乃大吉之兆啊!先生您尽心辅佐三皇子这些年,他也算要终成大器了!」
  「将军,今日虽是友人之宴,但也不得胡言。」
  「怕甚?如今王上已经被飨灵迷了心窍,竟然还想要将王位传之,这一旦成真,那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北朔从此还不要变成妖孽横行的地方!」
  「那是早年间宫人谣传,不可信。况且若真说过,想来也只是王君因为连损两位王储,一时气话。」
  「气话?若王上不这般想,为何如今龙体抱恙,还迟迟不立三皇子为新储君?」
  「或许是因为三皇子的生母,东妃娘娘并非北朔族人吧。」
  「呵!外族血脉,那也好歹是人!总比得上那些怪物吧!王上这样糊涂,我北朔运不久矣!」
  「将军喝多了,来人,送将军回府。」

  ……

  杯盘狼藉,我挥退赶来收拾的侍从,扶着头醒酒。

  门外悄无声息进来一人。


  「三皇子的人走了。」
  「从何时开始听的?」
  「申时。」
  「那蹲着有一个时辰了,三皇子该给他赏。」
  「……」
  「怎么了?」
  「你如果要北朔王的命,直接交给我,何必搞这些麻烦。」
  「是要交给你,但不是现在。」
  「为什么?」
  「把柄太多,错漏太多,留下危险太多。」
  「什么疏漏,我全都杀了就是。」
  「哦?就像你在锦安做的那样?」

  我轻声笑问,他不解地皱了眉头。

  「有什么不可以,你救我的时候,不也是这么做的吗?」
  「不一样。」

  我对他招了招手。

  「蜂王浆,你过来。」

  玄衣金发的飨灵顺从地坐到我身旁,我闻见他身上淡淡的花草香。

  他虽然和我初见那天一样一身盔甲,但身上那些尖刺都对我温顺地避开,我很满意这样的状态。

  「看门外庭院,与白日相比,你看到了有何不同?」

  我问蜂王浆。

  此时已经过了酉时,庭院里有几盏灯亮着。

  「有灯。」
  「还有呢?」
  「灯下有虫。」
  「还有呢?」
  「还有呢?」
  「没有别的不同。」
  「错了,还有这黑夜。」
  「……废话。」

  我拿起酒杯,倒上半壶。

  「北朔不是一间监牢,也不是你那个小小的锦安国,它就像这片辽阔黑夜,灯能照亮的地方太少。」
  「灯下的虫子,我自然相信你能清缴干净,可是这茫茫黑夜里,究竟还有多少虫子呢?这么多年,你在我身边难道看清过吗?」
  「……」

  蜂王浆不说话了,我知道我戳到了他的弱点。

  「所以啊,我只能慢慢来。一点一点把虫子们引到灯下,然后……」

  下一秒,酒杯被蜂王浆夺走。

  「眼睛还要不要了?你去睡觉,杀人的事我去办。」

  他将酒泼了一地,翻窗而去。

  他的语气依旧寡淡,但我知道,刚才他动气了

  这是我救回蜂王浆的第十年,他生气的次数不多,但每一次生气,都不会好好走门。

  这是因为走门不走窗这件事,是我教过他最难的一件事,所以每次他一生气,就要用这种叛逆我的行为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他骨子里还是那个幼稚又执拗的兽。

  或许是喝了一点酒,我忽然回想到了十年前他刚来我身边的那个时候。

  十年前,我从牢里放他出来后,他就一直偷偷在暗处跟着我。

  我猜得不错,这个传说中杀人不眨眼的凶灵,其实就是只幼稚又执拗的兽。

  因为没有信服的主人,才会失控杀人。在被我放出来以后,他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还算满意的主公。

  但我还需要通过他的考验。

  接下去的一年里,他不断试探我的底线,先是放下第一层戒心,在我屋顶上搭了个他自己的巢,依旧日日夜夜观察我,观察我是不是值得他效忠。

  我装作没看见,只做自己的事。

  直到一年过去,调查他越狱出逃的事件渐渐淡去。

  他发现我是一个聪明人,也想做大事,而且确实没有要告发他的意思,这才决定真正留下来。

  条件是,在他绝对听命于我的同时,我也绝不能背叛他。

  我答应了。


  接着便是积年累月的磨合期。

  之前的御侍没有机会教他什么,通通只能由我教他。

  有的教会了。

  比如好好穿衣,拿筷吃饭,至少将头发正常梳理整齐,看起来有点人样。

  也有的教了个半会。

  比如说话,我勒令他像个正常人一样与人交流,不准说脏话,别人和他打招呼,不准叫人滚,尤其不准用锦安的土话骂人。

  但他一直改不掉口癖,后来为了达到我的要求,索性不肯轻易说话了。所以现在变成了沉默寡言的样子。

  还有剩下的,就是他无师自通的部分。

  ——蜂王浆是天生的杀手。

  没有任何一个被他盯上的目标可以逃离。

  不管我交给他的目标是平民,还是重重保护下的皇子。


  「本宫听说昨夜国师监又一个长老死了,死得很难看。现在北朔到处都在传,有一个凶灵在杀人放火?」
  「是蜂王浆做的。」
  「真是高手……可惜你一直不让我见他。」
  「他不爱和生人接触。」
  「本宫是你的御侍,不算外人吧?」
  「……罢了,你不用摆出这幅笑脸。不见就不见。再半个月就是祭神大典了,本宫等着看结果。」


  来往东极宫的路是一条我在早年就布置好的密道。

  每每走进密道,里头骤然的黑暗都会让我的眼睛有一些不适应。

  夜盲是一个不好的毛病,喝了酒容易更严重。还好知道我这个弱点的人只有一个。

  我缓了脚步,马上有一只手抓住了我,理所当然地想带着我往前走。

  我拽住了他。

  先不回家,去商街。

  「去商街干什么?」
  「祭神大典到了,给你添件行头。」
  「我不去。」
  「由不得你。」

  北朔商街。

  我返回成衣店的时候,蜂王浆正换好衣服出来。

  「哎呀这一件简直就和给公子量身打造的一般呐!哟,这位先生回来了,正好掌掌眼!来来来这个腰带是最新的设计,要这么绑——」
  「别碰我。」
  「额……」

  老板将求助的眼光投向了我,我暗暗觉得好笑。

  「这一件要了。」
  「诶,诶!我这就给您拿件新的去!」

  老板生怕我反悔,一阵风似的出去了。

  「你刚才去哪了?」

  蜂王浆皱着眉。

  「随处走走而已。」

  蜂王浆点点头,没再追问——他总是这么相信我说的话。

  「这衣服碍事,不方便行动。」
  「你说的不错,祭祀大典穿的衣服还是另外订做一套吧。」
  「那还买这件?」
  「好看。」
  「我不会穿的。」
  「先买回去再说。」

  蜂王浆郁闷地将身上的外套脱了扔到一旁。

  「那个祭神大典到底为什么非要我去?」
  「因为你可以动手了。」

  北朔每十年举办一次的祭神大典,是国君固定离开王宫的时间。

  因为祭拜的是北方之神玄武,主山水自然。因此,国君会在北朔城都玉京的郊区建起祭台,进行崖祭。

  我从御侍——也就是三皇子的母妃那里得到消息,三皇子和将军打算在那时「清君侧」。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我用了十年时间布下的局,就要收网了。


  「睡了吗?」
  「……蜂王浆?」
  「这个你明天用。」
  「琉璃镜?」
  「老板说这个是夜瞎子专用的,只能现做。我催了很久,结果还是到现在才做完。」
  「明天如果任何意外,你先从密道走。左边第三条岔路是通往东极宫的,不要走错了。」
  「明明当初是我修的密道,你比我还清楚……这个……你去商街买的?……嗯……有点晕是正常的么?」
  「不好用吗?」
  「不,很合适,多谢。」
  「谢什么,这个挺贵的,记你账上了。改天那个老板会来要账的。」
  「哦。」
  「我走了,你休息吧。」

  我记得很久以前,蜂王浆对我的单方面观察期终于结束,决定从屋檐上下来,找我「谈谈」。

  那天我给他冲了一杯茶,顺道自我介绍。

  「冻顶乌龙,是从东极来的茶,在北朔仅此独家。你要试试吗?」

  蜂王浆根本不懂茶,也没打算试试,他的「谈谈」是不带余地的通知。

  「我要留在这里,以后不走了。你有意见趁早讲。」
  「呵呵……你是什么求收留的野猫野狗吗?」
  「不是收留,是,我不会背叛你,你也不会背叛我。你敢不敢?」
  「……这么说太暧昧了。你是想说,可以把诸如背后这样的弱点交给对方保护的关系吗?」
  「无所谓,哪都可以,我会保护你的全部弱点。」

  他这么说,但我并没有记在心里。

  如果能做得到的事情,是不需要誓言的。

  我以为我不了解他,正如他不了解我。

  我想当然地觉得,他接近我,就和我接近他和我一样……别有目的。

  所以我谨慎地和他交往,并小心地推进着我的计划。

  我将他看做一枚重要的棋子周旋,直到发现——这枚棋子从心里将自己交到我手上。

  所以,我决定修改我的计划。


  「祭神大典——现在开始——奏乐——」

  欢快的祭神歌舞开启了今日大戏的序幕。

  「还是第一次见到先生架上琉璃镜呢。是眼睛不舒服吗?」

  三皇子在花车旁悄悄问我。

  「多谢殿下关心,是朋友送的,今日盛宴,觉得庄重一些就戴了。」
  「嗯,先生戴着好看。说起来,记得十年前的祭神大会,我也刚和先生认识不久,还是个小孩,如今我都长老了,先生还是和十年前一样一点都没变老呢。」
  「三殿下正当青年,容貌自然随着心境不断成熟,是好事。」
  「是吗……我倒觉得,还是过去幼稚一些更快乐……先生,您曾教我,将王之子,该当天下之道大过本心,心由自主,便能天由心主。这句话,现在还作数吗?」
  「当然。」
  「多谢先生教导。」

  三皇子朝我做了一揖,接着摔破酒杯,离席而去。

  皇子摔杯离席,台下观看大典的民众哗然一片。

  我远远看了一眼那高高的祭天崖,悄悄释放了手中的信号。

冻顶乌龙


  野史记载。

  上古时代,耀之洲北朔旧历60年。

  北方之国北朔国,在国都玉京举行祭神大典。

  大典伊始,北朔三皇子以飨灵作恶,霍乱朝纲,蛊惑君心为由,摔杯为号,同北朔大将军联盟,号令众将士挟持王君回朝,意图对北朔王实行软禁。

  不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众人以为已经夭折了十年的二皇子,忽然率领一路精兵半道杀出,击退三皇子,救回北朔王。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祭神大典上没有召见玄武,却招来一个凶恶飨灵。

  该飨灵玄衣金发,背有双翅,行动极快,所到之处人畜尽丧,极其凶残。

  二皇子拼死抵抗,无奈人力与飨灵悬殊,节节败退。

  北朔王虽然才能够造反的三儿子手下被救,最终还是死于这个飨灵手下。

  幸而三皇子的教书先生冻顶乌龙出手,暴露飨灵身份,与那凶灵战到一处。

  后,凶灵退散,冻顶乌龙重伤坠于崖底,被皇室救回,因护国有功,封北朔王爷。

  回归的北朔二皇子继任北朔王君。

  他改革北朔体制,宣扬平等理念,飨灵不必隐瞒身份,不被强制隔离,自此开启北朔飨灵与人类同权时代。

  ……

  冻顶乌龙又一次从长梦醒来,无声地叹了一口。

  安魂香已然无用,他每每睡梦,都会梦到过去发生的一切。

  好似将那些年过了一遍又一遍。

  无数曾经遗忘的细节,都在梦中拾回。
  他起身,摸到一旁的琉璃镜,戴好。

  ——这一次梦回,他梦到了蜂王浆送他琉璃镜的那晚……也就是变故发生的前一天。

  这是他最经常梦到的梦境之一. 而之后一天发生的一切更是他噩梦的根源。

  那一天,原本按照计划,在三皇子逼宫,二皇子救驾后,原本应该是自己扮演凶灵这个角色,在二皇子的配合下吸引各方注意。

  但是不知为何,原本应该借机悄悄杀死王君就离开的蜂王浆却进入了半堕化的状态……他没有按照原计划离开,而是大开杀戒。

  不得已,冻顶乌龙只能自己出手,将蜂王浆引到远离人群的地方。

  最后他掉落悬崖,蜂王浆从此不知去向。

  在他第一次醒来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了东极宫。

  造反的三皇子刚刚被赐死,他的母妃东妃娘娘的东极宫里,到处挂着白布。

  但是坐在白帘之间的东妃娘娘却是笑容满面。

  「谢谢你,冻顶乌龙。你完成得很好。能看见我真正的皇儿坐在皇位上……我真的开心地不得了。」
  「……为什么?」
  「嗯?你是指,为什么我要告诉蜂王浆……你一开始接近他,就是为了祭神大典的那个……仪式感吗?不仅如此哦,我还告诉他……他在北朔大牢里关押的那段经历……也是你的精心安排呢……」
  「……你到底在想什么……我告诉过你,我和他的变动,不妨碍你达成一切目的!」
  「哈哈哈哈——是是是……你的计划天衣无缝,有无数条路可以让我达到我的目的……但是,冻顶乌龙……不管动手的是他还是你……我为什么要放过……杀死我夫君的飨灵呢?」
  「……你在说什么?你不是恨他,才要杀掉他吗?」
  「对,我的确很恨王君,但是所有的恨啊,一开始都是因为爱,不是么……」
  「是他的信誓旦旦,才让我从东极远赴这北国嫁他做妾……结果呢…….结果他的正妃,居然换掉了我的孩子……她自己注定要丧子,凭什么拿我的孩子去抵命!」
  「你的孩子我救回来了,他在宫外好好长大了。」
  「是啊.……谢谢你冻顶乌龙……如果不是你……我的二皇子怎么可能现在当上皇帝……」
  「哈哈哈哈那个男人看不起东极血统,我就偏要让我儿子主宰你们北朔千秋!他到死也想不到的……他以为的那个犯上的杂种,其实才是贵妃的孩子。」
  「说起来,那个女人为了当上太后,到现在也不敢说出真相吧,就这样认了我的儿子,看着自己孩子死掉,哈哈哈哈哈……到底是她可悲,还是我可悲?」
  「御侍,你疯了。」

  冻顶乌龙转头就走。

  「冻顶乌龙——」

  身后,传来东妃刺耳的声音。

  「最后一个命令——我求你最后一件事———帮我的孩子……帮我的孩子坐稳这万里江山!」

  ………………

  王爷正在午睡,公主殿下请稍后再来吧!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吵闹声,将冻顶乌龙从噩梦般的过去拉回现实。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
  「我就要现在来!渣男才没资格睡午觉!」

  冻顶乌龙心下了然——敢这么说话的,一定是豌豆黄。

  豌豆黄是当今太后的飨灵,封藏娉公主,太后罩着,宫里没人压得住。

  小丫头估计是看了什么野史传记,跑这儿来兴师问罪了。

  「冻顶乌龙我问你——」

  果然,一进屋,豌豆黄就拍起了桌子。

  「当年二皇子究竟为什么能死里逃生回来!他在宫外组建的那些势力,是不是你在暗自扶持。」

  冻顶乌龙慢条斯理地打了个呵欠。

  「这事你去问王君不就知道了。」
  「那就是真的了!好啊,我再问你,三皇子的谋反是不是你暗中诱导!」
  「这事你去问问你的御侍,她可能更清楚。」
  「什么,那就也是真的了……那那那,我最后问你,你当真处心积虑了十年,让蜂王浆变成二皇子上位的垫脚石吗!」

  冻顶乌龙瞬间冷下脸。

  「小公主,知道太多的人都会死。你确定要知道吗?」
  「你,你等着!」

  豌豆黄被他的气势吓到,又气又恼地跑了。

  周围瞬间又安静下来。

  冻顶乌龙看了看空旷的寝宫,他决定起来继续工作。

  二皇子登基不到一年,各项新政都还未落实。只有尽快将一切推上正轨,他才能更快离开这个王宫。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找到蜂王浆。

  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原谅。

  但他对此迫不及待。

神器

  • 天雷地火
  • 神器线路
冻顶乌龙神器.png
防御红绿黄蓝红.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127
Def icon.png 防御力 132
Hp icon.png 生命值 2842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5278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456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5490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生命值+299
生命值+598
普通节点2 攻速值+1098
攻速值+2196
普通节点3 攻击力+64
攻击力+127
普通节点4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普通节点5 暴伤值+2280
暴伤值+4560
普通节点6 攻速值+1098
攻速值+2196
攻速值+3294
普通节点7 左:生命值+299
右:防御力+15
左:生命值+598
右:防御力+29
左:生命值+897
右:防御力+44
普通节点8 左:基础技效果+2%
右:能量技效果+2%
左:基础技效果+5%
右:能量技效果+5%
左:基础技效果+10%
右:能量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暴击值+792
暴击值+1583
暴击值+2375
暴击值+3167
普通节点10 防御力+22
防御力+44
防御力+66
防御力+88
普通节点11 生命值+337
生命值+673
生命值+1010
生命值+1347
塔可节点Ⅰ(红·生命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自身防御力提高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每15秒眩晕攻击力最高敌方3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自身防御力提高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每15秒使攻击力最高的敌方攻击力下降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持续5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自身防御力提高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每15秒使最远敌方减少79 11 14 16 19 23 27 33 40)点能量
塔可节点Ⅱ(绿·攻速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释放技能时有50%概率使自身无敌3秒并对最近的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0%)的伤害(该技能有10秒冷却时间)
模板环尾塔可.png 释放技能时有50%概率驱散最近敌方的增益效果并对最近的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0%)的伤害(该技能有10秒冷却时间)
模板绒球塔可.png 释放技能时有50%概率眩晕最远的敌方单位3秒并对最近的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0%)的伤害(该技能有10秒冷却时间)
塔可节点Ⅲ(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最大生命值增加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受到攻击时有5%的几率回复自身最大生命值3%的血量(该效果有5秒冷却时间)
模板环尾塔可.png 最大生命值增加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受到攻击时有5%的几率使自身免疫技能伤害,持续2秒(该效果有5秒冷却时间)
模板绒球塔可.png 最大生命值增加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受到攻击时有5%的几率使自身免疫普通攻击伤害,持续2秒(该效果有5秒冷却时间)
塔可节点IV(蓝·防御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生命值低于60%时自身受到的伤害降低8%11% 14% 17% 21% 24% 29% 34% 41% 50%)且受到攻击时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26%34% 44% 53% 63% 74% 87% 104% 124% 150%)的伤害(该效果有1秒冷却时间)
模板环尾塔可.png 生命值低于60%时自身受到的伤害降低8%11% 14% 17% 21% 24% 29% 34% 41% 50%)且受到攻击时提高全体友方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攻击力,持续5秒(该效果有12秒冷却时间)
模板绒球塔可.png 生命值低于60%时自身受到的伤害降低8%11% 14% 17% 21% 24% 29% 34% 41% 50%)且受到攻击时降低全体敌方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攻击力,持续5秒(该效果有12秒冷却时间)
塔可节点Ⅴ(红·生命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最大生命值增加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自身释放技能时使随机一名友方无敌2秒,同时使全体友方攻击力提高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持续3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最大生命值增加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释放技能时使全体友方攻击速度提高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持续3秒,并回复34 5 7 8 9 11 13 16 20)点能量
模板绒球塔可.png 最大生命值增加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释放技能时降低全体敌方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攻击力,持续3秒,并减少56 8 10 12 14 17 20 24 30)点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