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凤梨酥

阅读

  ·  

2022-08-28更新

  ·  

最新编辑:White_Zerooo

阅读:

  

更新日期:2022-08-28

  

最新编辑:White_Zerooo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White_Zerooo
林久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凤梨酥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温暖陪伴
凤梨酥初始皮肤.jpg

画师:

凤梨酥满星皮肤.jpg

画师:

凤梨酥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凤梨酥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凤梨酥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凤梨酥头像.jpg 凤梨酥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基平和泉 大汪
专属堕神 头像-面刀.png
面刀
头像-鬼厨.png
鬼厨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蚝油生菜.png蚝油生菜
实装日期 2018年03月08日
获取途径 召唤碎片融合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45 / 989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805 / 3554
Def icon.png 防御力 16 / 311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87 / 4447
Hp icon.png 生命值 321 / 4975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699 / 2499
食物 凤梨酥
类型 甜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3世纪
性格 开朗
身高 145cm
关系 喜欢: 鸡蛋仔头像.jpg 鸡蛋仔
信条
现在的愿望,是约定实现的那一天~!
简介
凤梨酥作为礼饼,在古代是贵族婚宴所必须的美食,后来经过缩小改良后,其外皮酥松,入口即化,内馅则除凤梨外,也添加多种多样的瓜果,成为了民间婚宴上的常客。
背景故事
积极向上的少女,十分憧憬御侍,偶尔也会跟御侍开玩笑。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凤梨酥-基础技.png
梦之花火
(1级)凤梨酥燃起花火,使友方全体之后的3次普通攻击,每次都会附加额外的7点伤害。
(41级)凤梨酥燃起花火,使友方全体之后的3次普通攻击,每次都会附加额外的91点伤害。MAX
能量技
凤梨酥-能量技.png
花嫁
(1级)凤梨酥的捧花飞舞,对敌方群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189点额外伤害,同时眩晕敌方攻击力最高的单位,持续3秒。
(41级)凤梨酥的捧花飞舞,对敌方群体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2457点额外伤害,同时眩晕敌方攻击力最高的单位,持续3秒。MAX
连携技
凤梨酥-连携技.png
梦落花嫁
连携对象 鸡蛋仔头像.jpg 鸡蛋仔
(1级)凤梨酥的捧花飞舞,对敌方群体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226点额外伤害,同时眩晕敌方攻击力最高的单位,持续3秒。
(41级)凤梨酥的捧花飞舞,对敌方群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2938点额外伤害,同时眩晕敌方攻击力最高的单位,持续3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御侍様、約束だよ、一緒に未来へ進もう!
御侍大人,和我约定好,一起走向未来吧~!
登录
おかえりなさい、お外大変だったでしょう、今はゆっくり休んでね!
您回来了,在外面那么辛苦,现在就好好休息吧!
冰场
ここ、なんだかちょっと寒いね。
这里,总觉得有点冷呢。
技能
私、絶対負けない!
我不会认输的!
升星
御侍様、これで私たちの関係はまた一歩進んだね?えヘヘヘ、なんちゃって。
御侍大人,这样我们离婚姻殿堂又更近一步了吧?嘿嘿嘿,开玩笑的~
疲劳中
絶対、諦めない!
我不会放弃的......
恢复中
御侍様、もうだいぶ良くなってきた。ありがとう~
御侍大人,我觉得好多了,谢谢您~
出击编队
素敵な未来を信じて!
我相信会有美好的未来!
落败
私、一人は嫌だ。
我、我不想一个人......
通知
御侍様、ご飯ができたよ~
御侍大人,饭好了哟~
放置台词1
今のうちにこっそりお弁当を用意しよう、御侍様がちゃんとご飯を食べてくれるといいなぁ~
趁现在悄悄准备便当吧,希望御侍大人能好好吃饭。
放置台词2
御侍様、今何をしてるのかな?
御侍大人,这时候在做什么呢?
触碰台词1
私には夢があるんだ。それはどんな夢かって?へへへ、ひーみーつー!
我一直有个愿望,是什么愿望?保~密~
触碰台词2
へへ、ちょっとうれしいな。
嘿嘿,稍微有点开心~
触碰台词3
御侍様、無理しないでね~ちゃんと休むのよ!
御侍大人,不要太忙碌,记得休息哦。
誓约台词
え?え??嘘じゃないよね?それとも私が夢を見てるの?
哎?哎??您不是在骗我吧?还是说我在做梦?
亲密台词1
御侍様と結ばれたんだって思うたびに、夢の中にいるみたいにふわふわする!えへへへ…
一想到其实已经在一起了,就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哈哈哈……
亲密台词2
ずっとおそばで守ってあげるね。
我会一直守候在您身边的~
亲密台词3
これからも一緒に頑張ろう!
今后,我们也一起努力吧!
放置台词3
御侍様?あれ?今ここにいたのに。
御侍大人?哎?刚才还在这里的。
胜利台词
へへへ、御侍様、見てくれた?
哈哈哈,御侍大人,您看到了吗?
失败台词
夢が叶うまで、まだ…
在实现愿望之前还不能......
喂食台词
御侍様から、やさしさを感じた、ありがとう。
我在您身上感受到了温柔,谢谢。
换装独白
温暖陪伴 嗯?我睡着了吗?御侍大人总会在睡前为我读故事,真是个温柔的人呢~

故事

结束委托


  花瓣纷扬落下,流焰如飘带般将堕神层层困锁。

  手中的花束轻轻挥舞,堕神在我面前嘶鸣地倒下。

  「这样,就都完成了。」静静地看着堕神消散,我长出了一口气。

  疲倦上涌,脚下一个踉跄。

  连着三日不断的战斗,即使是对于飨灵来说,强度也太高了。

  「不过……」

  从怀中拿出一张羊皮纸,上面是一个又一个被打上红叉的委托。

  「总算赶上了。」

  掰开红笔,我在羊皮纸上划上了最后一个叉。



  拖着疲惫的身躯返回发布委托的村庄,迎接我的是热情的村民们。

  「凤梨酥谢谢你。」

  「帮大忙了……」

  「到我家休息一下吗?」

  「……」

  一一回应村民们的谢意,正当我准备告辞离开的时候,一束鲜花递到了我面前。

  并不是什么很漂亮名贵的花朵,那不过是用一些粗劣的手法插扎起来的野花。

  和我手中的这把,完全没法相比。

  尽管如此,我还是开心地接了过来,望着面前比我还小的女孩,轻笑道谢。

  「谢谢你。」

  「姐姐喜欢就好。」小女孩盯着我,眸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而后大声道。「姐姐你好漂亮的,可以嫁给我吗?」

  熟悉的话语让我恍惚了一下。

  过往的碎片在眼前掠过。

  伸出手,轻轻地揉了揉女孩的脑袋。

  轻声道。

  「等你再大一点好不好呢?」

  「好啊好啊!」

恍惚的从前


  「御侍大人好漂亮的,可以嫁绐我吗?」

  漂亮可爱的飨灵紧紧地抓着御侍大人的裙摆,糯软地喊道。

  「等你再大一点好不好呢?」

  御侍大人蹲下身子,温柔地回道。

  「好呀好呀!」

  看着她们亲昵的模样,缩在角落的我下意识靠得更里了。

  我也喜欢御侍大人。

  不仅温柔漂亮,拿起长剑的时候,还很帅气可靠。

  可是……

  「我也要我也要!」

  「御侍大人我也想!」

  「……」

  太多了……

  喜欢御侍大人的飨灵们,太多了。

  她们是那样的耀眼出色。

  和我这样穿着土气,模样普通的家伙……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大人是远近闻名的女御侍,手下飨灵众多,不少受困于堕神侵扰的难民都会委托她帮忙解决问题。

  今天,御侍大人照例召集大家,安排委托的分配。

  安排已至尾声,而我却始终没有被点到名字。

  这并不意外,我明白的。

  和其他人比起来,我太过弱小,太不起眼。

  甚至还曾自嘲地想过,御侍大人是不是忘了我的存在呢?

  就在这时。

  「……凤梨酥在吗?」

  我听到了御侍大人的呼唤。

  茫然地抬起头,却发现御侍大人站在台上,温柔地看着我。

  「我得出趟远门,需要有人陪着,你愿意跟我走一趟吗?」

  「我……我愿意!」

交心


  马车颠簸,我怯怯地缩在车厢的一角。

  不时抬头望一眼身旁的御侍大人,不敢搭话。

  令人压抑的沉默充斥着整个车厢。

  直到她突然开口打破了沉寂。

  「凤梨酥,讨厌我吗?」

  「不……不讨厌。」我怔了一下,旋即有些口齿不清地慌忙说道。「我……」

  「我喜欢御侍大人。」

  最后的几个字句细如蚊声。

  「那为什么……」御侍大人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地向我靠近。

  温柔的吐息轻抚着我的脸颊,她伏在耳旁轻声说道。

  「……要离我这么远呢?」

  心跳不自觉加快,这种坐立不安的感觉为什么会让我觉得高兴呢?

  即使不去触摸也能知晓,此刻我的脸红得发烫。

  嘴巴发干,轻微地喘了几口气,我勉强调整好心绪,弱弱道。

  「我只是……」

  「只是?」
  
  「害怕……」

  御侍大人扶着我的脸,令我转过身来与她对视。

  「你在害怕什么?」

  「我……我……我怕自己太差劲,不配待在您身边。」望着她干净美丽的眼眸,我不自觉地将埋藏在心底的困扰说了出来。

  「和其他人相比,我既不漂亮,也不厉害。」

  「我怕您嫌弃我……」

  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外面传来的声音打断。

  「吁——」黑马低鸣,车夫控缰。

  马车停了下来,前方是一片郁郁苍苍的森林。

  我们的目的地到了。



  谢过车夫,我跟御侍大人并肩走在小道上。

  她没有提起方才车上交流的事情,我们就这样走了许久,一路沉默。

  忽地,御侍大人牵起我的手。

  下意识想要挣扎,却因大人的开口而止住。

  「你知道我这次出行的目的吗?」

  「不……不知道。」

  「是来帮你解决心病的。」

  「欸?」

  就在这时,御侍大人停下了脚步。

  此刻展现在我们身前的,是森林中的一处盆地。

  树木稀疏,荒石裸露。

  重要的是……

  「堕神!」望着盆地中央杵着的庞然大物,我手掩嘴巴惊呼出声。

  御侍大人握着我的手紧了紧,继续道。

  「前些天厨师工会收到情报。」

  「说是有人在森林里发现了一只沉睡不醒的堕神。」

  「这个情报他们觉得太过滑稽,本就忙碌的工会不愿分出人手来验证情报的真假,但是觉得放着又有些不妥。」

  「于是就发布了这样一个委托。」

  「我觉得这可能对你有帮助,就接了下来。」

  「而现在证明了真的有堕神存在。」

  「所以……」御侍大人突然蹲下身子,与我正视。

  「你愿意解决它吗,凤梨酥。」

鼓励


  「不……不愿……不是。」听着御侍大人的请求,我一时间有些慌乱。「我怕……」

  「万一我没法对付它,大人您怎么办?」

  「那你想要怎么做?」御侍大人面上的温柔逐渐变得严肃起来。「要避开吗?凤梨酥。」

  「你是飨灵,我是料理御侍,碰到堕神打算视而不见吗?」

  「我……」我一时语塞,被大人严肃的模样吓到了。

  「相信自己,凤梨酥,如果你不相信自己的话,你相信我吗?」御侍大人叹了一口气,继而认真道。

  「我当然相信御侍大人……可……」

  「你是我召唤出来的。」御侍大人站直起身,抽出腰间的长剑。「我倾注了心血……」

  「饱含情意……」她手提长剑在空中挽了一个剑花。

  「很努力很努力才把你召唤出来的…」御侍大人走向盆地的边缘。

  「你可不比谁差啊。」长剑一掷,化作一道流光,重重地刺向了沉睡的堕神。


  堕神吃痛,瞬间清醒,啸声震天,森林中枝叶剧烈地摇晃着。

  「如果你不战斗的话,我们就完蛋了喔。」



  瘫软地倒在在盆地底下,我大口喘着粗气,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御侍大人在我身后狼狈地坐着,一边咳嗽一边轻笑,软甲上沾满了泥土的痕迹。

漫天的花瓣纷纷扬扬地落下,光焰在半空中流转闪烁。

  面前是逐渐消散的堕神。

  「这不是做到了吗?」御侍大人艰难地爬起身,走到我的身边,轻轻地把我抱住。

  「凤梨酥,从来就不比任何人差。」

  说着,抬起手揉了揉我的脑袋。

  「所以,以后不要一个人缩在角落了喔。」

  「我看了会很心疼的,可以吗。」

  御侍大人一直都有在注视我,一直都有在关心我,从来没有遗忘过我。

  给我鼓励给我温暖。

  就像之前说的。

  很努力地想要告诉我。

  我不比谁差。

  抹了抹微湿的眼角,我转身把头埋进她的怀里,认真道。

  「嗯!」

凤梨酥


  耀之州曾有一个出名的女性料理御侍。

  手下飨灵众多,为人可靠。

  解决了不少厨师工会都觉得棘手头疼的突发情况。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强者,她曾指点过不少料理御侍与飨灵。

  鼓励激励过的更是不计其数。

  风梨酥就是当中的一位。

  她的改变任何人看了都会为之惊叹。

  从一位不起眼的小透明一跃变成了众人中出色耀眼的存在。

  御侍大人领着她,经历了战斗的磨练,重树信心。

  而后还帮她做了一番形象改造。

  让原先看起来土里土气的小女孩变成了美丽可爱的小公主。

  凤梨酥对此心怀感激。

  然而,世间并不尽是好事。

  就像方才说的,那是「曾」出名的御侍。



  耀之州

  完成了所有委托的凤梨酥回到家中。

  半路上,不时有飨灵与她打招呼,然而每个维灵的脸上,都只有淡淡的愁苦,完全不像是迎接家人回来的高兴模样

  来到庭院深处,凤梨酥碰到了鸡蛋仔。

  「凤梨酥你回来了。」

  「嗯,我把之前积压的委托都解决了。」

  「天啊……那么多……你都……」

  「毕竟不能让御侍大人名誉受损。」凤梨酥说着,突然拍起头微笑了一下。「等大人醒来以后发现工作都解决了也会很高兴的,不是吗?」

  「……唉」



  告别鸡蛋仔,凤梨酥推开了厢房的门口。

  房间的中央,床铺上沉睡着一位美丽的女子,露出痛苦的表情。

  凤梨酥快步走到床铺旁,握紧了女子的手。

  似是感觉到了凤梨酥的存在,女子紧蹙的眉头稍稍散开了些许。

  「我会查清楚那些人是谁的。」

  「我好想您呀。」

  「我已经长大了,您什么时候醒来呢?」
  
  凤梨酥靠着女子沉沉地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