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啤酒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狂欢时刻
  • 酒鬼花生
啤酒初始皮肤.jpg

画师:

啤酒满星皮肤.jpg

画师:

啤酒换装.jpg

画师:

啤酒换装2.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啤酒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啤酒头像.jpg 啤酒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前野智昭 吕书君
专属堕神 头像-鬼厨.png
鬼厨
头像-碎叉.png
碎叉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龙虾刺身.png龙虾刺身
获取途径 【啤酒涮锅,冰火一夏】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47 / 1189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567 / 2392
Def icon.png 防御力 13 / 253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722 / 3149
Hp icon.png 生命值 381 / 5904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976 / 3606
食物 啤酒
类型 饮料
发源地 两河流域
诞生年代 公元前6000年
性格 洒脱
身高 197cm
关系 喜欢: 生蚝头像.jpg 生蚝
信条
活那么久也学会了一件事,就是如何做我自己。
简介
诞生自两河流域文明的啤酒,其发展历史足足有八千多年。曾经用于祭祀的啤酒在这漫长的岁月中逐渐开枝散叶,痕迹遍布于世界上的每个角落。饮啤酒能使人产生大量热能,降低食欲,故也有'液体面包'的别称,但这并不妨碍它成为人类最喜爱的酒精饮料之一。
背景故事
寿命将近一万年的啤酒,熟知人类世界的一切事情,甚至将它们编纂成诗歌来传唱,但也正是因为活得太久,做事说话都有点偏向搞笑,最终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开心。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啤酒-基础技.png
麦之福愿
(1级)啤酒将手中的罐子抛出,提升友方全体1.4%的攻击力,提升1.4%的攻击速度,并使群体友方沉默,持续3秒,同时使友方全体的暴击率增加40点,持续3秒。
(41级)啤酒将手中的罐子抛出,提升友方全体50%的攻击力,提升50%的攻击速度,并使群体友方沉默,持续3秒,同时使友方全体的暴击率增加520点,持续3秒。MAX
能量技
啤酒-能量技.png
穗之祈雨
(1级)啤酒挥动手中的麦穗发出橙色的光芒后,挥舞稻穗祈祷下雨,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100点伤害。同时对敌方全体魅惑,使其敌我不分,持续5秒。
(41级)啤酒挥动手中的麦穗发出橙色的光芒后,挥舞稻穗祈祷下雨,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1300点伤害。同时对敌方全体魅惑,使其敌我不分,持续5秒。MAX
连携技
啤酒-连携技.png
超级穗之祈雨
连携对象 生蚝头像.jpg 生蚝
(1级)啤酒挥动手中的麦穗发出橙色的光芒后,挥舞稻穗祈祷下雨,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120点伤害。同时对敌方全体魅惑,使其敌我不分,持续5秒。
(41级)啤酒挥动手中的麦穗发出橙色的光芒后,挥舞稻穗祈祷下雨,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1560点伤害。同时对敌方全体魅惑,使其敌我不分,持续5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看见我的第一眼你一定觉得我很神圣对吧?是不是?
登录
回来了?你不在的这段时间不知够我创作多少诗歌了。
冰场
原来你喜欢冰镇的?早说嘛~
技能
为这狂欢献祭吧!
升星
这是值得歌颂的瞬间!
疲劳中
这个岁数果然不适合剧烈运动啊……
恢复中
我好多了,谢谢你关心。
出击编队
我们来创造新的史诗吧!
落败
这样的结果……也不错嘛……
通知
这样饭就做好了吧,那我去拿酒来……哎?不行吗?
放置台词1
还有人在吗?没人考虑再热闹点吗?
放置台词2
我轻轻地吟唱~赞美这宁静的时光~不是因为御侍不在~毕竟人家很忙~
触碰台词1
我的年龄快有一万岁了吧?嗯?看着还年轻?哈哈哈哈,你嘴可真甜!
触碰台词2
啤酒肚跟我可没关系,不要诬赖好人啊。
触碰台词3
连我也行?你还真是不挑食啊?
誓约台词
我能祭祀,能药用,能增进感情,所以你才爱上了我的对吧?哎?让我把嘴闭上?
亲密台词1
今晚的时间还很长啊,趁这个机会……我给你唱首歌吧?哎,你打我干嘛?
亲密台词2
御侍?御~侍?醒了?刚才你的睡相真是可爱到无以复加啊。
亲密台词3
现在的你风华正茂,但到故去之时,对我来说也只是一瞬间,就不得不珍惜每分每秒啊。
放置台词3
这么长时间不理我,难道是我容颜衰老了?
胜利台词
好啦,收拾收拾,狂欢开始了!
失败台词
这个年纪喝太多也不好啊……
喂食台词
你,竟然对我……呃,需要下酒菜吗。
换装独白
狂欢时刻 这种历史性的时刻~啊——果然还是应该喝些冰的才对嘛!来来来,你也来喝一杯吗?
酒鬼花生 欸?大家的情绪怎么低落起来了?狂欢还没有结束哦,那么接下来让我来歌颂这其中的美好吧!

故事

游历的开始


  我的御侍大人他活到了一个足以称得上长寿的年龄。
  在他众多学生的陪伴中,带着笑容离开了这个世界,回归了自然。

  将他的遗作整理之后送到了图书馆,我整理自己的行囊,踏上了属于我自己的道路。



  我记得御侍大人离开之前的嘱托,他希望能够将历史传唱下去,代替他,继续看着这个世界。

  同时他也希望,我能找到那个属于我的答案。

  我走过了很多山川,也在那些遮天蔽日的森林之中穿行,走过那些城墙便镌刻满历史的痕迹的古都,更去过装饰的明丽奢华刚刚建造起来的城市。

  接受过和善的人类和飨灵的帮助,也听过令人悲伤的过去,更遇到过足以令我消散的危险。

  但这一切,无一不令我更感谢这个世界。
  感谢我的御侍,是他们将我带来了这个世界,让我能够看见这一切,经历这一切。

  我也乐于将我的见闻,以我的吟唱让更多人知晓。就算是那些尚未到读书年纪的孩子们,都会在听见那些故事之后出令人喜快悦的笑容。


  那天我在前往樱之岛的路上,看见了一个躺在路上奄奄一息的小家伙。

  他看起来年纪很小,身上满是伤口,但即使这样却还是倔强地想要站起身和自己面前的堕神对抗。

  他刚从堕神的包围圈里突围出来,我不能眼睁睁地看他再陷入困境。

  于是我便挥动我手中的麦穗,和他一起将堕神击退。



  战斗虽然结束了,但我看着他摇摇欲坠的样子,便将他一把打横抱起。

  「……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入手的重量让我确实感觉到,这应该还只是个孩子。

  看着怀里的小家伙,我不由得有一种身为前辈的责任感油然而生。

  「你别害怕呀,我会送你回家的!对了,你叫什么呀?」

  小家伙应该是害羞了,涨得满脸通红的从我怀里挣脱出来。
  听之前遇到过的朋友说起过,这个年龄的小孩儿是会有这样一种希望证明自己已经长大的心情。

  为了尊重他的心情,我点点头。

  「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倒还挺厉害,你叫什么呀。」

  不知为何,我眼前的他额头忽然冒起了青筋,虽然不知道理由,但是还是先顺着他吧。

  「不许俯视我!!!也不许用这个语气和我说话!我已经不是小孩了!你再这么说话我会揍你的!」

  我忍不住摸了摸这个小家伙的头发,笑出了声。

  「好好好,你不是小孩子了,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家吧。这一路上还很危险呢。」

  「……你!算了。我自己可以去!你又干什么!!!!放开我!!!!!!!」

  这个被我在路上捡到的小家伙叫做生蚝,也是一个飨灵,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一个人来到那么远的地方,但是身为他的前辈,我决定将他送回家,恰好他要去的地方正和我的打算顺路。

  这也算是一种缘分罢。

养伤的日子


  因为他身上的伤,我就近将他带到了我的好友所在的私塾。

  「秋刀鱼,好久不见啦。」
  看着许久不见的秋刀鱼,我忍不住上前给了他一个拥抱。
  而他也依旧如我所想一般,避开了我。

  「我的朋友受伤了,借你的地方暂住一下。」
  为了不让此刻的我显得太过尴尬,我将行囊中给他准备的酒递了过去。

  明明自己不喜欢喝酒,却总会为了那几个经常来这赏樱喝酒的家伙接受我的礼物。
  真是个善良的孩子啊。

  「跟我来吧。」
  像是为了让我停止对他的打量,秋刀鱼将我们引入了私塾。

  将已经趴在我背上累得睡着了的生蚝安顿在安静的屋子里,我揉了揉之前就见过的铜锣烧的脑袋。

  「好久不见啦,你还没有把你的心意说出来吗?不说出来怎么在一起呢!」

  「你…你胡说什么呢!」
  涨得满脸通红的铜锣烧打开我的手,逃开了。
  而我却有些不明白,为何一旁的鲷鱼烧和樱饼都一副忍耐不住自己的笑意的模样。

  唔……难道是我说话的方式不对吗?

  生蚝养伤的日子并不难熬,秋刀鱼的几个学生都很喜欢听我说故事。
  所以我便趁着在这儿停留的日子,将他们感兴趣的故事一点一点地唱给他们听。

  生蚝是个别扭的孩子。
  他会偷偷地将自己的头转向我们的方向,听着我唱诵诗歌时的表情格外的认真。
  可我一旦看向他,他就会立刻回过头,当做无事发生的样子。

  我知道,不能拆穿他,不然那家伙又会说要揍我了吧。

  我将因为歌声而来的小猫抱到了腿上,轻轻给那些趴着听我吟唱而睡着的孩子们盖上层毯子。
  走到门外,那个本该躺在自己的床上的伤员怀里搂着一只三花的小猫靠在移门上沉沉的睡着。

  还说自己不是个小孩子呢。

  私塾里并没有其他多余的客房,我便和生蚝住在了一个房间里。

  在言谈中,我得知,原来生蚝竟然真的不是个小孩子,甚至不能确切地知道他的年纪。
  不过,比起我这个上万年的老头子,他一定还是比我小吧。还是比我小吧。

  我看着他的身高,忽然有些担忧起这个刚认识的朋友。

  「我以后会多帮你注意一下怎么样能够长高的,所以干万不要自卑呀。」
  「混蛋,你给我住口!!!!!」

双人的旅行


  生蚝的伤很快便好得差不多了。
  我和他站在私塾门口,与秋刀鱼以及那群孩子们告别。
  我看着那只经常在他怀里睡觉的小三花趴在了他的脚边,轻轻地用爪子拍着他的靴子。

  「要好好和它告别哦,它可是把你当成朋友了呢。」
  「……啧,麻烦。」
  「哈哈哈,生蚝你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很喜欢它的嘛。」
  「住口!!!」

  拜别了鸟居私塾的他们,开始变成两人的旅行。
  生蚝本质上是个很好的飨灵,他会在我歌唱的时候安静地听着,会在我睡着的时候偷偷的守夜,也会在看到可以食用的果子的时候准备一份给我。

  虽然每次都叫嚣着是自己吃剩下的,但是他自己手中那略显青涩的果实,定然味道是没有我手中的味道好的。

  「你要一点不剩地给我吃完!」
  「你手里的很酸吧,要不要和我换?」
  「你……我……喜欢吃酸的!」

  原本对一个人来说很长的旅途,两个人一起度过便不会觉得漫长。
  没多久,我们就正式踏上了奈芙拉斯特的土地。

  每片土地上,总有些令人好奇且神往的传说。

  「小哥小哥!您看这是传说中附着亡灵的王冠,只要带着它的国王都会亡国!」
  「小哥您看看!这是很久以前覆灭的小国公主临死前帶着的项链!只要5000金币!!」
  「小哥!这是之前古王朝的王墓藏宝图!!!」

  听上去都很有意思呢!

  我正想凑过去看个详细的时候,后领一紧,生蚝揪着我的衣领直接将我拖出了那片宝地。

  「你是傻子么!他们都是骗你的!」
  「可是……可是说不定……」
  「没有说不定!」
  「万一……」
  「没有万一!走了!」
  「可是……」
  「再说可是我揍你!」

  生蚝什么都好,就是每次看到那些卖古董的商贩的时候,都会对我特别凶。

  我们一路前进,伴随着在一起旅行的时间越来越长,距离我们分开的时候就越近了。

  终于有一天,他看着一座城墙走神的时候。
  我知道,我们分别的时候到了。

  「我走了。」
  「好呀。路上小心呐。」
  「…………你……你也是。小心,别被骗了。」
  「唔…………好呀。」
  「别总是好呀好呀的,晚上在野外的时候一定要小心,最近堕神越来越多了。」
  「嗯!」
  「我走了。」
  「嗯!再见!」
  「再见……」

  再次踏上一个人的旅途。
  月朗星稀,漂亮的田野中还飞舞着星星点点的萤火虫形成了一副极美的光景。
  「生蚝你看!……啊……」
  待叫出口,我才反应过来。

  是啊,这段两个人一起的旅途,已经结束了。
  但是没关系,等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会将你错过的美景,错过的故事,全部唱给你听。

重逢


  「这么说来,之前那座多数人在地震中生还的城里发生的事,是你做的咯?」

  鱼香肉丝一手支着自己的下颚,一手拉开了最近通过典当行收集得来的消息,饶有兴致 地看着我,而那一天的回忆却让我再次陷入了困惑之中。


  「不完全是吧,还有个小姑娘和我一起救的。」
  「好歹救下了不少人,为什么这幅愁眉苦脸的样子。」
  「不知道她有没有找到她想要的答案啊……」
  「你还会担心别人啊?那你呢?」
  「我啊,也还在找啊,一直都在不断地发现,不断地寻找…那个答案…」
  「自己找到才有意义,你不是最清楚这件事情的吗?」
「唔……算了,不说这个,烤鸭人呢,我还想找他一起喝酒呢。」
「出去买烟丝去了吧,应该就快回来了,我晚上约了串串香他们一起吃饭,要一起去吗?」
  「好呀好呀。」

  我和鱼香肉丝前后走出了竹烟的迷阵。
  还未等他们眼前障眼的迷雾散去,一股劲风袭来便将那原本盈盈缭绕的烟雾吹散。
  而立于竹烟之外怒目相争,火花四溅的两人正是我许久未见的两位挚友。
  我并没有注意到他们在做什么,待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站在了他们两人的中间。

  「呀!烤鸭!小龙虾!你们两个都在呀!!正好!」

  许久不见的两个朋友摆出了一副要毁天灭地的架势。
  因为我的突然介入,他们硬生生地将向对方打去的攻击给停了下来。
  因为猛然间的收势,两人都是一个踉跄。

  「想死吗你?!!」
  「是啤酒你啊…」

  怒吼和寒暄复合在一起,但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困扰。
  我歪过头笑眯眯地伸出手,将两人的肩膀勾到了自己的胳膊里,亲昵地拍了拍他们的肩膀。

  「好久不见啦你们两个,真是的,明明互相欣赏,为什么要打架嘛。走!跟我一起去喝酒吧!」
  「谁会欣赏这个家伙!!!」
  「啤酒,我可不会欣赏这么粗鲁的莽夫。」

  「你们的关系可真好呀。」
  果然没这么容易就改变啊。

  此时正搂着他们俩的我并没有再听之后他们说了什么。

  因为我视线所及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令我更为惊喜,又怀念的人。

  不知为何,他那张可爱的脸上总会摆出气呼呼的可怕表情。
  现在也是用这样的眼神瞪着我,让我不由地向着他走了过去。

  「生蚝,好久不见了,我啊,有很多歌想要给你听呢。」

啤酒


  啤酒的御侍是个年纪很大的老教授。
  作为一个历史学家,啤酒的御侍是整个学术界中都十分有名的存在。

  他总是穿着一身最普通历史学家的打扮,满布整个下巴的络腮胡,总是笑眯眯的眼睛,一双粗糙的手,脖子上还挂着一个放大镜。

  他在召唤出啤酒的时候,还被吓了一跳。
  然而下一刻,他就一副好奇的样子凑到了啤酒的身边,认真地研究起了他身上的衣服和佩饰。

  终于在很长时间的研究之后,他总算正式注意到了那个初入这个世界,对什么都有些茫然的啤酒。

  他的御侍是个很和气的人,他最大的执着便是他一直热爱着的历史,即使是如此出名,这个老爷子也一如初心,一直执着地完成着自己的梦想。

  他会一点一点地去翻译那些晦涩难懂的典籍,努力地从一幅幅壁画中将已经无人知晓的历史碎片慢慢拼接起来,变成一个能让普通人也能看懂的故事。

  他总喜欢带着他那副有些老旧的眼镜,在昏暗的灯光下一笔一划地将自己刚刚还原出来的历史书写下来。

  啤酒那时的兴趣便是坐在他的身边,安静地打开一本或是陈旧或是崭新的书籍,从中了解这个赐予他们生命的世界。

  忽然有一天,啤酒的御侍将一本书塞进了他的手中,和蔼地告诉他。

  「好好读读吧,这可是你的历史哦。」

  书中的啤酒,已经有接近一万年的历史。
  作为最早的祭祀时常用的酒类,啤酒第一次开始了解他身上的衣服为何是这幅模样,为何他的脑海中有很多自我诞生之时就拥有的记忆,人们祈雨或是祈祷丰收的仪式……

  他抬起头看着那个慈爱地看着他的老爷子,发自内心地感谢他的呼唤,更感谢他的给予。
  从这一天开始,啤酒原本对于历史的兴趣,正式转变为了喜爱。

  正因为喜爱,所以传唱。

  啤酒曾经问过他的御侍,这些仪式是否有真正的作用?

  他的祈愿,最终被谁接收?又是否会被实现?
  而那位胡子拉碴,却仿佛什么都知道的老学者沉思了很久,也并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的回答。

  「这是一个很复杂也很困难的问题,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答案,我也希望啤酒有一天,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

  和蔼的老学者最终在自己的作品中安详地离去。

  御侍离开之后,啤酒只身踏上了属于他的道路。
  他用自己的双眼,代替那个已经离去的老人,注视着这个世界。

  他认识了很多人,和很多人结交,更与很多飨灵成为至交。

  以歌声传颂着历史,以双眼目睹历史的产生。

  这是他一直在做的事,为此他独自走过了无数个春夏秋冬,只偶尔稍作停留却从未停歇。

  啤酒的酒量其实并不怎么样,他的两个好兄弟因为他的存在而不方便动手,便只能一杯接一杯地拼酒。

  啤酒笑眯眯地看着两人,不劝解也不加入,只是轻轻地将酒壶执起,给被他强拉过来的生蚝倒上了一杯。

  「他们都是我的朋友,若你想知道他们的故事的话,我就唱给你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