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啤酒(SP)

阅读

  ·  

2021-02-21更新

  ·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阅读:

  

更新日期:2021-02-21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包子-------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啤酒(SP)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啤酒(SP)初始皮肤.jpg

画师:

啤酒(SP)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啤酒(SP)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啤酒(SP)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啤酒(SP)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啤酒(SP)头像.jpg 啤酒(SP)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SP.png
CV(日配) CV(中配)
前野智昭 吕书君
专属堕神 头像-犬神.png
犬神
头像-暴食(强化型).png
暴食(强化型)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香橙烧仔鹅.png香橙烧仔鹅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148 / 4745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233 / 5941
Def icon.png 防御力 24 / 560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660 / 8137
Hp icon.png 生命值 670 / 12577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580 / 6760
食物 啤酒(SP)
类型 酒品
发源地 两河流域
诞生年代 公元前6000年前
性格 洒脱
身高 197cm
关系 喜欢: 烤羊排头像.jpg 烤羊排 可颂头像.jpg 可颂
信条
该背负的,不该背负的,终将各获结局。
简介
诞生自两河流域文明的啤酒,其发展历史足足有八千多年。曾经用于祭祀的啤酒在这漫长的岁月中逐渐开枝散叶,痕迹遍布于世界上的每个角落。饮啤酒能使人产生大量热能,降低食欲,故也有'液体面包'的别称,但这并不妨碍它成为人类最喜爱的酒精饮料之一。
背景故事
完全不在意教皇身份,也并不想成为教皇,但是因为自己一直的逃避反而酿成了大祸。相比以前心丝深沉了一些,但还是保留着温柔的个性。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啤酒(SP)-基础技.png
奉献晖光
(1级)啤酒双手举起法杖,召唤金色的光剑旋转围绕成环,对攻击力最高的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500点伤害,并使全体友方在3秒内沉默,同时提高25%攻击力和20%攻击速度。
(41级)啤酒双手举起法杖,召唤金色的光剑旋转围绕成环,对攻击力最高的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6500点伤害,并使全体友方在3秒内沉默,同时提高45%攻击力和60%攻击速度。MAX
能量技
啤酒(SP)-能量技.png
神圣裁决
(1级)啤酒微微飘起,单手高举法杖挥下,法杖中发射出光炮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471点伤害,同时使全体友方在4秒内提高25%普通攻击伤害,并使攻击力最高的友方下五次攻击必定暴击。
(41级)啤酒微微飘起,单手高举法杖挥下,法杖中发射出光炮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6123点伤害,同时使全体友方在4秒内提高45%普通攻击伤害,并使攻击力最高的友方下五次攻击必定暴击。MAX
光环技
啤酒(SP)-光环技.png
拯世之耀
(1级)啤酒为世间的一切美好献上真诚的祈愿,全体友方攻击力提高100点。
(41级)啤酒为世间的一切美好献上真诚的祈愿,全体友方攻击力提高300点。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生命的存在皆因万物选择,愿我们的存在能给予世间以希望。
登录
你回来了,外面的一切都还好么?
冰场
我这身衣服实在是不方便了些,但是你怎么比我还站不稳,拉着我的手,我不会让你摔倒的。
技能
请聆听我最真挚的呼唤吧!
升星
感谢你为我带来的一切,感谢你来到我面前。
疲劳中
唔......果然这种工作就不适合我......
恢复中
可颂到底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唉......
出击编队
虽并非所愿,但,这次我会好好面对这一切。
落败
为什么......又是这样......
通知
快来试试,嗯?我加了什么,加了点啤酒嘛~诶——试试嘛~我觉得应该还不错。
放置台词1
啊......我果然年纪大了,那些小家伙们精神还真是不错啊。
放置台词2
我希望有一天,所有渴望得到原谅的人们都会被宽恕,仁慈的神明将平息自己的怒火为这世间降下穰穰福祉。
触碰台词1
权杖?如果你想要的话,可以给你。啊。不过你可要小心,它可重了。重得......都有点拿不动了。
触碰台词2
呜哇————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呜呜呜你们看不到我——为什么我一个老人家要这么辛苦嘛——
触碰台词3
如此美丽的金色果实,带来的却是永无停歇的纷争。
誓约台词
你听到我的吟唱了吗,那全部都是对你和这个世界的赞美,你的存在让我感到世间的希望和和平,你代表光明......诶,是不是说得太过了些。但是......我觉得你应该能够听出我的心意了......
亲密台词1
来自心灵上的共鸣才是所有存在能够互相理解的根源,我相信终有一天,大家都可以平静下来。
亲密台词2
啊——啊——唔,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开嗓唱歌了,你想听么?
亲密台词3
这世间被欲望侵蚀,但你的存在,让我看见了黎明的曙光。
放置台词3
我无心夺取任何人的生命和力量。但是,这世间的一草一树,一花一木,皆在自己的存在中,夺取着他人的生命。
胜利台词
辛苦了,一起休息一下喝一杯吧。
失败台词
唉......果然还是年纪大了么——
喂食台词
唔?给我的?唔......我可没什么好东西啊......啊对了!这个三重冠给你当回礼吧?权杖也不错......


故事


  夕阳带着淡淡红色的阳光透过窗帘的镂空纹理在床面上打下一条条光栅,静谧的室内只有低浅的呼吸声。
  忽然,安睡在床上的青年猛然坐起,剧烈的动作搅碎了阳光。
  
  啤酒:呼……呼……
  
  剧烈的喘息带来身体的起伏,青年的额头满是细碎的汗珠,脸色也是少见得难看,看上去像是从梦魇中惊醒的模样。
  随着呼吸逐渐平复,青年脸上的苍白也渐渐褪去,他回过头看到了挂在床边椅背上的教皇袍微愣。
  
  啤酒:……
  
  就在他看着袍子发愣的时间里,原本紧紧关上的房门被推开,一个可爱的娇小女孩儿提着小篮子走进了屋子里。
  
  拐杖糖:嘿咻——
  
  随着女孩儿将手中对她来说有些沉重的篮子放下,视线投向床上时便看到了已经坐起身披散着长发的青年。
  
  拐杖糖:啊!!啤酒大人您醒啦!!!!太好了我要去告诉可颂大人!!!
  
  小女孩儿的声音软软的带着甜味儿,像是一团香甜绵软的糖果,即使是提高了音量的欢呼都还是轻轻的,小小的,让人心都软了几分。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刚刚提高的音量会惊扰到床上的青年,连忙捂住嘴瞪大了双眼,一副做错事的可怜模样。
  
  啤酒:噗……去找可颂吧。
  拐杖糖:嗯!啤酒大人你先吃些东西!我马上就回来!
  
  蹬蹬蹬蹬——
  啤酒哭笑不得地看着拐杖糖跑远的背影,他长叹一口气,看向被塞到手中的点心篮,里面全是些小孩儿们会爱吃的糖果,还有些形状奇怪的小饼干,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些形状应该是教廷大家的样子。
  啪——啪——
  
  啤酒:呼……垂头丧气是没用的,尽力而为!
  烤羊排:嗯???啤酒你被堕神打傻了?打自己干嘛?
  
  忽然,一个戏谑的声音从门口响起,红眼黑发的青年嘴角挂着邪肆的笑容,眼底带着几分嘲讽看着啤酒,而他的身边,可颂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啤酒:哈哈哈哈哈,这不是太久没见到你们觉得自己在做梦嘛!
  烤羊排:……可颂,这老家伙真的被堕神打坏脑袋了,糖果小甜心呢?快让她过来给这他看看。
  拐杖糖:诶!可、可是啤酒大人的脑袋真的没有问题!啤酒大人全身上下都没有问题的!拐杖糖真的有很认真检查过!
  烤羊排:噗——小甜心你怎么那么可爱?
  拐杖糖:诶?诶?!!我、我说错什么了吗…………
  可颂:拐杖糖你别理这个家伙,前几日那么担心的人也不知道是谁……
  烤羊排:……可颂!
  可颂:嗯?
  
  看着打闹间互相调侃的两人,啤酒褪去了脸上的阴霾笑出了声。
  
  啤酒:哈哈哈哈很久没见你们俩还是关系那么好啊~不愧是年轻人,精神真好呢~
  烤羊排:……啤酒你这家伙,我们前两天不还见过面吗?你是不是累傻了?
  啤酒:哈哈哈哈,是啊!老糊涂了!哎呀……年轻真好~
  可颂:……好了,既然你没事,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休息了。你再休息两天,教廷的事情我会处理的。
  烤羊排:诶对了,啤酒,你上次说的那家有很好喝的果酒的酒吧在哪里,我们俩一起去喝吧,喂!!可颂你扯我干嘛!!
  可颂:没听到我刚刚说的吗?教廷还有很多事情要办。
  烤羊排:啊啊啊啊——————文书工作你一个人解决不就好了吗!!!!可恶!!放开我!!
  
  啤酒看着拉扯叫嚷着走远的两个学生,眉眼弯出了好看的弧度,眼底的笑意让一旁的拐杖糖长长地松了口气。
  
  啤酒:拐杖糖?怎么了?
  拐杖糖:啊!没、没什么,就是看啤酒大人刚刚醒过来的时候,好像做噩梦了,心情很不好的样子,现在已经恢复了呢!
  啤酒:……嗯。
  拐杖糖:是什么噩梦呀?
  啤酒:……是一个……很长很长,好像永远都不会结束不断重复的噩梦。
  拐杖糖:唔……听着有点吓人。
  啤酒:是啊……不过,看到你们都在,我觉得说不定就不会再做噩梦了。
  拐杖糖:嗯!大家都在哦!大家都会保护你的!
  啤酒:拐杖糖也会吗?
  拐杖糖:拐杖糖也会哦!所以啤酒大人,安心睡吧!愿神明保佑你会拥有一个香甜的美梦。
  
  啤酒在拐杖糖的安抚下重新躺回了床上,他双手枕着头望向天花板上的水晶灯,勾起的嘴角缓缓垂下。
  
  啤酒:是啊……希望这次……会是个香甜的美梦……


  因为前些日子不明原因地在教廷里睡死过去,啤酒这两日被可颂剥夺了处理工作的权利责令好好休息,他安静地坐在教廷的长廊里,望着外面花坛里绕着花朵翻飞的蝴蝶走神。
  
  炸鱼薯条:拐杖糖小心!!要往你那边过去了哦!!!
  拐杖糖:嗯!
  炸鱼薯条:来了来了!!!
  拐杖糖:我!我准备好了…………呜哇啊啊啊啊啊有虫子啊啊啊不要过来!!!!!
  炸鱼薯条:呜哇拐杖糖你不要躲开啊啊啊啊啊啊啊——————————!!
  
  咚——
  随着一声让所有人都忍不住缩起脖子的闷响,啤酒的视线也被引到了混乱的那一边。
  手里高高举着一只小猫,自己却彻底跌进了喷泉池的炸鱼薯条全身湿透地坐在喷泉池里,金色短发垂下黏在脸上的他此时就像是某种金色的长毛犬。
  
  烤羊排:噗哈哈哈哈!!蠢死了!!!呜哇——
  马提尼:呜哇——喂喂喂!笑你的是烤羊排!!你泼我干什么!!!
  炸鱼薯条:哼,谁让他躲在你后面!看招!!!无敌连环冲击炮!啊……可、可颂你什么时候来的……
  可颂:炸——鱼——薯——条——!!!!!!!!!!!!!
  
  明朗的笑声引来了教廷里其他人员的注意,而大家大多在探出头看了眼之后便见怪不怪地摇了摇头,继续自己的工作。
  
  翻糖蛋糕:呵呵,他们几个家伙就没一天消停的,每天也不知道在傻乐点什么。
  
  翻糖蛋糕在啤酒的身侧坐下,眼底带着几分笑意望着远处开始打起水仗的众人,将手里的果汁递给了啤酒。
  
  啤酒:谢谢,对了,最近香槟陛下怎么样了?
  翻糖蛋糕:香槟陛下?那是谁啊?哦,你说的是帝国联邦的那个国王陛下?他怎么了吗?
  啤酒:……啊哈哈哈哈!老人家年纪大了!总是容易记岔人嘛!
  翻糖蛋糕:……是么?
  啤酒:是啊,哈哈哈哈!
  翻糖蛋糕:……算了,你说是就是吧,你没事就好。这几天可颂和烤羊排那两个家伙可担心死了。
  啤酒:……诶?
  翻糖蛋糕:你别看他们这样,他们可是很关心你这个老师的哦~
  啤酒:啊哈哈哈哈!没想到老人家我还是很受欢迎的嘛~
  翻糖蛋糕:不只是他们,大家都很关心你哦。如果没有你,哪有现在的教廷,我们哪会聚集在一起……
  啤酒:……是啊……没有我……
  
  翻糖蛋糕并没有察觉到啤酒笑容中那些微的自嘲意味,她只是看着还在打闹中的众人,因为阳光微微眯起了双眼,忽然,她好像想起了什么双眉紧蹙地看向了啤酒。
  
  翻糖蛋糕:啊对了,上次你说的那个城市果然出事了,原本管理那个城市的飨灵,死在了堕神的巢穴里。
  啤酒:……堕神的……巢穴?
  翻糖蛋糕:……嗯,马提尼说,他去现场看过,没有任何挣扎反抗的迹象……就像是她自愿走进去,然后毫无抵抗地死在了里面……
  啤酒:……
  翻糖蛋糕:过两天我和马提尼就该出发了,那个城市现在没有飨灵,附近的堕神也因为那个飨灵的灵力变得更强了,我们不能放着那么多人不管……
  翻糖蛋糕:不过……你说我们会不会……也毫无抵抗的死在堕神的巢穴里……
  
  两人陷入了微妙的沉默之中,这其中有太多不可言说的东西,两人都不想过深的去细究,有些真相若是知晓得太过深刻,总是会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翻糖蛋糕:好了好了不说这些!
  啤酒:嗯……那……帝国联邦的情况?
  翻糖蛋糕:嗯?那个不是让普雷结去了吗?
  啤酒:啊……是这样吗……
  翻糖蛋糕:这明明是你安排的……你怎么忘记了,我看你啊,是真的太累了。好好休息一下吧。
  啤酒:嗯。
  
  看着翻糖蛋糕离开的背影,啤酒双手支在身后,仰头看着蔚蓝的天空,朵朵白云在空中随着微风游移。一切都是那么平静祥和,然而他的表情却有点哀伤。
  
  啤酒:这次……你们俩甚至都没有相识吗……


  教廷的日子总是很平静,以白色为主色调的教廷里妆点着各色的小花,不会过分艳丽,还带着淡淡的清香,这样的表象总是会让所有人看到这一切时,感觉到世界的美好。
  然而,提尔菈大陆的情况,却一点都不像是看上去那样的好。
  环境恶化,堕神日益增多。人类和飨灵之间的矛盾日益突出,人类畏惧飨灵强大的力量,觊觎他们长生不死的能力,飨灵不敢再相信他们曾以灵魂相护的人类,染上了各种各样污色的欲望。
  本该站在同一战线的人类和飨灵之间,裂痕正在不断地变大。
  飨灵无法原谅背叛他们的人类,人类也无法接受甚至可能比堕神对他们威胁更大的飨灵。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一桩桩血色的教训将原本就破败不堪的提尔菈大陆逐渐变成战火后的焦土,人类能够赖以生存的土地越来越小。除却堕神以外,也开始出现完全立于人类对立面的飨灵们。
  这一切都让啤酒有些疲惫,但他还是努力地维持着自己脸上的笑容。因为于他而言,他知道笑容的力量。那是足以打破绝望的力量。
  
  啤酒:辛苦你们了,早些休息。
  拐杖糖:啤酒大人!!!啤酒大人!!
  
  拐杖糖带着哭腔的焦急唤声让疲惫坐下的啤酒重新站了起来。
  
  啤酒:怎么了?
  拐杖糖:翻糖蛋糕姐姐……翻糖蛋糕姐姐受了重伤,我的灵力都没办法阻止她的灵力溃散……
  啤酒:可颂他们呢!
  拐杖糖:可颂大人,可颂大人去玛丽女王的国度镇压堕神了……玛丽女王被斩首之后,她的飨灵也死在处刑台上了……那里的堕神已经拥有了自主意识,它们进攻了失去女王和她的飨灵的土地。
  
  啤酒唇瓣微张,他试图说出什么,然而喉头的钝滞感却让他难以开口。
  
  啤酒:…………走,先去看看翻糖蛋糕。
  
  随着拐杖糖来到翻糖蛋糕所在的房间,淡淡的血腥味蔓延在空气中,翻糖蛋糕艰难地睁开眼睛。
  
  翻糖蛋糕:抱……抱歉……
  啤酒:你先别说话。你要集中精神控制自己的灵力。
  翻糖蛋糕: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阻止她……
  啤酒:……什么?
  翻糖蛋糕:对不起……那个飨灵,最后选择了将自己的灵力引爆……慕尼黑白香肠离她太近……对不起……对不起我没能救他……对不起……
  
  向来要强的翻糖蛋糕躺在床上,虚弱地不断道着歉,她的脸上身上四处都是伤痕,灵力不断自伤口逸散,总是带着笑意的眼睛不断落下泪来将脸上的脏污冲刷留下了两条痕迹。
  
  翻糖蛋糕:明明你都提醒我了……明明你都提醒我了……我还是没救下他们……我还是没救下他们……
  
  无论是否站在同一个立场,同类不断因争斗逝去越来越少都成为了一种现实,料理御侍越来越少,飨灵越来越少,希望,也越来越少。曾经有机会阻止的悲剧最终还是在眼前上演的冲击令少女深陷梦魇。
  啤酒温柔的灵力修复着受伤的躯体,疲惫不堪的翻糖蛋糕在温暖的灵力下渐渐睡去,她的脸上尚且挂着未干涸的泪痕,啤酒沉默着站起了身,看着在睡梦中依旧梦魔缠身的少女握紧了双拳。
  
  啤酒:呼——呼——呼——
  
  努力地深呼吸,试图用微凉的空气冲刷心头的悲伤和绝望,啤酒努力地瞪大双眼压抑着微红的眼眶,最终,虽然艰涩,但他还是慢慢地勾起了嘴角,露出了笑容。
  
  拐杖糖:啤酒大人……
  啤酒:拐杖糖,记住,你要记住,无论什么时候,笑容都是无法打败的,笑容都是可以带来希望的,无论有多绝望,至少,我们要为大家带来希望。这不过是个噩梦,我们终会有醒来的那一天,在那之前,为了看到那一天,我们要保持着自己的笑容。
  
  拐杖糖从未见过啤酒如此严肃的模样,但是就算是如此严肃的话,他依旧带着笑容,可以让人安心的笑容,一直在教廷大家的保护下的拐杖糖,忽然觉得自己懂得了什么,她擦干了自己泪水不再哭泣,女孩儿坚定而缓慢地点了点头。
  
  拐杖糖:嗯。
  
  从那天起,小小的女孩儿也仿佛一夜之间长大。然而,悲伤的连锁却没有就此停下……
  若是论在以往,普雷结绝对不会是那个来向啤酒汇报情况的人。然而今天却是他出现在了啤酒的面前,他的身上也有着浓重的血腥味自衣服里飘散。虽然表情上没有一丝显露,但他的脸色却是病态的苍白。
  
  普雷结:此次烤羊排叛离教廷于教廷影响深重,短时间内,无法恢复提尔菈全境支援点巡逻。
  啤酒:……可颂怎么样了?
  普雷结:他亲手处决烤羊排后陷入昏迷,尚未苏醒。
  啤酒:……
  普雷结:烤羊排堕化后,击杀了试图阻止他离开的翻糖蛋糕。炸鱼薯条伤及要害尚未脱离危险,拐杖糖仍在医治,马提尼被莫名的瘴气侵蚀,目前通过拐杖糖的检查后发现有堕化倾向。教廷方面要求在彻底堕化前进行处决。
  啤酒:……
  普雷结:啤酒,你,现在是否仍然相信正义。
  啤酒: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你所谓的正义,我想要守护的,一直都是这个世间的希望和善。普雷结,之后可能有诸多艰险,而你是否愿意与我同行……
  普雷结:若此便为你心中所向,我便与你立于同处而战,至死不休。


  灼热的火焰充斥着视野,滚烫的气流刺激着神经。
  目之所及,尽皆炼狱。
  一件件被珍视的物件出现在眼前,然而昔日被无比珍惜的东西此时却是破碎不堪。
  断裂的弓箭、破碎的十字架,就连那从不离身的里拉琴此时都断了琴弦躺在血泊之中。
  
  御侍:有人吗——
  
  一片炼狱之中,一个声音响起,带着喘息的声音可以让人感觉到声音主人的虚弱。
  
  御侍:有……咳咳咳……该死!
  
  随着一声闷响,那个身影倒在了地上,挣扎中带起的疼痛让身体瑟瑟发抖,然而那个身影却一直都没有放弃。
  
  御侍:……你们……在……哪里……
  
  虚弱的声音却莫名地坚强,挣扎在痛苦之中的人影没有放弃。
  
  啤酒:……又是这样……么……
  
  也许是啤酒的声音让倒在地上的人再次坚持了下来,那人睁开了眼,看着眼前的啤酒。
  
  御侍:啤酒……是你啊……
  啤酒:嗯。是我。
  
  因为啤酒的声音,我勉强恢复了意识,睁开眼时的第一个想法便是,啤酒的笑容是一如既往的温柔。他那种充斥着美好的笑容总是会让看到的人不自觉地放下心中所有的黑暗。
  就算是在如今这般炼狱之中,他还是这样笑着,而我也终于知道了,他为什么要一直笑着,而他身上的教皇长袍也让他的笑容多了几分神圣的味道。
  在这种绝境之中,他的笑容就如同希望一般耀眼。就如同希望一样,让我再次有了坚持下去的勇气……
  在这一片绝境之中,他拉着我,放慢了脚步。这一刻我们就如同漫步于美丽的教廷花园之中,无数的火焰在身侧绽开绚烂的花朵,熔岩带起的灰烬在半空中燃尽。
  一切都还是炼狱一般的景象,然而却因为在他的身侧有了改变。
  我好像,忽然忘记了绝望的模样。
  直到这时,我才感觉到从对方手心里传来的颤抖。
  直到这时,我才发现他勾起的嘴角那一抹微不可见的僵硬。
  他在努力保持着微笑,努力保持着可以让所有人安心下来的笑容。
  我拉着他的手,慢慢地,慢慢地走着。而他的手却越握越紧,连脸上的笑容都有些维持不住了。他的脚步越来越慢,而目所能及的一切也逐渐在眼前消失,最终,他停下了。
  我看着他停滞下来的背影,数次腾起的熔岩都在轻描淡写中避过,这一路,我走得比我独自走来时慢得多,却再未受到半点伤害。一切就如同只是出去散步一般轻松。
  但是,现在他却停下了。他停下了脚步,垂下了头,没有回过头看我。他没有拉着我的那只手在身侧垂下,紧紧地握紧了双拳。
  我知道,他已经在努力地为我带来希望。
  我知道,这已经是他的全力。
  只是还未等我想好该如何向他开口的时候,忽然他转过了身,脸上是那一如初见时的温柔笑容,那种笑容就像是夏日夕阳中,吹过麦田的清风,吹走了周遭火焰带来的灼热。
  他轻轻捂住了我的双眼,悠扬的吟唱在耳边响起。那是我最喜爱的咏唱,在那瞬间,我仿佛忽然离开了这片土地回到了曾经听他歌唱过的森林之中,身旁堕神的嘶吼也仿佛变成了鸟雀的低鸣。
  渐渐的,那声音带上了些微的颤抖,我抬手覆上他的手背。
  
  御侍:没关系的……没关系的……
  
  不知不觉间,我的声音也带上了些微的颤抖。
  
  啤酒:对不起……但是请你不要放弃……虽然会很痛苦,但是请你不要放弃……对不起……
  
  我从来没听到过他这样的声音,此时我无比地想要看他的表情,却被盖住了双目。
  
  啤酒:对不起……请原谅我的任性,我一定会找到方法的,在那之前,无论多痛苦,都拜托你继续坚持下去,请你继续保有希望……所有人,一定会有得到希望的方法……对不起……但是请你……不要放弃……


  夕阳带着淡淡红色的阳光透过窗帘的镂空纹理在床面上打下一条条光栅,静谧的室内只有低浅的呼吸声。
  安睡于床上的青年缓缓睁开了双眼,这次他没有猛地坐起,他抬起手,挡住了落在眼前的阳光。
  他又一次以希望之名,请求那个人坚持下去。
  这次他和那个人一同被火海吞噬,那种刺骨的疼痛即使是离开梦魇也无法忘记。
  但是希望的光点一定就在那浓稠的黑暗之中。他们经历过痛苦,经历过悲伤,在这炼狱之中挣扎着,追寻着的,便也是那黑暗之中的小小光束。
  啤酒从床上坐起身,他取来放在床头椅背上的长袍随意地披在了身上。
  这身象征权利的长袍是无数人追寻的东西,但却被他如此随意地当做外套。
  只是还未等他出门,可颂和拐杖糖已经推开了方面,他们看着坐起身的啤酒也仿佛松了口气一样。
  
  拐杖糖:啤酒大人你醒啦~
  啤酒:嗯~睡得真舒服呀~
  拐杖糖:呼——那就好!大家可担心你了呢~
  可颂:既然无事,那我便回去了。尚且有很多事物要处理。
  
  啤酒回过头看向拐杖糖有些担心的视线,他揉了揉小女孩儿的头顶。
  
  啤酒:拐杖糖怎么了?
  拐杖糖:……可颂大人自从「那位大人」叛离教廷之后,就一直没有好好休息了……
  啤酒:……那位大人?
  拐杖糖:啤酒大人你没事吧?就是那位和可颂大人关系很好的大人啊……唉……
  啤酒:……啊哈哈哈年纪大了记不清楚了嘛~
  拐杖糖:那你可不要在可颂大人面前提起他哦,每次提起他可颂大人都会很难过。唉……
  
  还未等拐杖糖多说几句,忽然房门就被敲响,一颗金灿灿的脑袋从门口探了进来。炸鱼薯条钻进了屋子,还拉着一个让啤酒有些陌生的人。
  
  啤酒:……嗯?
  炸鱼薯条:啤酒,之前你说的那个小公主也太狠了吧?她差点没用斧头直接把我头都砍了!!还有那个提着枪的,我衣服都被她突突坏了!!啊对了,这次我是带新成员来见你的。
  啤酒:新成员?
  炸鱼薯条:对啊。不是你让我们去那个边境的地方去看看的吗,喏,那儿遇上的,龙舌兰,慕尼黑那家伙也去看他以前的学生去了。
  啤酒:……龙舌兰?
  炸鱼薯条:嗯,对啊。我还以为你认识他,不是你和可颂引荐的吗?
  啤酒:……
  炸鱼薯条:好了好了,知道你累,我也就是带龙舌兰来见见你,对了翻糖蛋糕好像找你有事。
  啤酒:她找我有事?
  炸鱼薯条:嗯,好像是帝国联邦的香槟陛下让她帮忙传话……说是愿意和教廷合作了。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我带龙舌兰去熟悉熟悉教廷,先走咯~
  
  送走了风风火火的炸鱼薯条和要去学习的拐杖糖,啤酒重整了一下情绪,走出了屋子,门外明媚的阳光驱散了身上的寒意,暖意逐渐蔓延至全身。
  走过长廊,正在哼着小曲儿浇花的翻糖蛋糕看到了啤酒,刚想抬手向啤酒打招呼的她却在看到了啤酒身上穿得松松垮垮的教皇长袍,她张了张嘴有些哑然。
  
  翻糖蛋糕:……你要是被那群想要这身衣服都想得要死了的人看到,他们得活活气死。
  啤酒:衣服,穿着舒服才是最重要的啊哈哈哈哈哈——
  
  不知是不是刚刚听到的好消息比较多,翻糖蛋糕察觉到啤酒的心情格外得好,而她也忽然想起了某个年轻君王的嘱托,低下头翻找着什么。
  
  翻糖蛋糕:啊对了,这是香槟那个家伙让我带给你的信。说是有人让他帮忙转交的。话说你什么时候和他那么熟了?
  啤酒:唔……可能是很久——很久以前吧。啊对了,你和香槟最近怎么样了?还是关系很好么?
  翻糖蛋糕:什、什什什什么!!哪哪哪有!!!谁和他关系很好了!!!!
  啤酒:哈哈哈哈果然关系很好啊~
  
  翻糖蛋糕恼羞成怒地将黑色的信扔到了啤酒的怀里,狠狠地踩了啤酒一脚后就急匆匆地逃开,从啤酒的角度还能看到她通红的耳根,啤酒看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
  
  啤酒:唉……现在的年轻人,一个比一个不坦率。
  
  啤酒摇着头打开了手里的信封,而信封中的信纸上,那熟悉的花体字却令他敛下了脸上的笑意,他的眼底极为少见地写上了一些悲伤、担忧,以及只有最熟悉的人才能察觉到的怀念。
  

「老师,你曾经说过每个人都有拥有希望的权利,但是为什么我们按你说的尝试过几千次几万次,都没有得到好的结果。」
「那个家伙被困在诅咒里了。
不止是那个家伙,还有她们。大家都没办法逃脱绝望的枷锁。」
「老师你说过,世界的命运并不是无法反抗的事情,但是,正常的方法,已经没有办法给他们带来希望了。你看,这次我就成功了。
既然我能救下了她们,自然也能救下那个家伙。」
「也许你会说,一定还会有更好的方法。
如果你所谓的更好的方法的代价就是让那个家伙一次又一次地承受诅咒最后在绝望中痛苦挣扎。那我宁可用其他人的绝望为那个家伙带来希望。」
「你没有办法救的人,我会用我的方法来救。」
「对不起,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老师。我知道,做出了那些事情的我不配。
但是我一定会让那个家伙从这种诅咒里解脱出来的。哪怕因此要牺牲其他人。」
「就算永远深陷黑暗、抛弃所有的底线,我也一定会让那个家伙从这种永无止境的绝望中解脱出来。」
「我没有你那种想要拯救所有人的伟大。我想要的只不过是重视之人的安宁。哪怕要以这个世界为代价;哪怕会因此与你为敌,我都绝不会停手。」


  啤酒紧紧握着拳头,随着他垂下手,白色的信纸缓缓飘落于地面。他深深地吸上一口气,用力地拍打着脸颊,重新露出了一抹让所有人都十分熟悉的笑容。
  
  啤酒:没关系的。一定。一定会有让所有人都能得到希望的方法,不管是什么人,都一定会有得救的办法。我一定会能做到。

神器

  • 教皇之证
  • 神器线路
啤酒(SP)神器.png
魔法绿红青黄绿.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88
Def icon.png 防御力 66
Hp icon.png 生命值 2153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940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359
生命值+718
普通节点3 攻速值+2470
攻速值+4940
普通节点4 防御力+33
防御力+66
普通节点5 生命值+718
生命值+143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攻击力+91
普通节点7 上:暴击值+704
下:暴伤值+1013
上:暴击值+1407
下:暴伤值+2027
上:暴击值+2111
下:暴伤值+3040
普通节点8 上:基础技效果+2%
下:能量技效果+2%
上:基础技效果+5%
下:能量技效果+5%
上:基础技效果+10%
下:能量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34
攻击力+68
攻击力+102
攻击力+136
普通节点10 暴伤值+1520
暴伤值+3040
暴伤值+4560
暴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绿·攻速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战斗中全体友方攻击力提升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
模板环尾塔可.png 战斗中全体友方生命值提高2.6%3.4% 4.4% 5.3% 6.3% 7.4% 8.7% 10.4% 12.4% 15%
模板绒球塔可.png 战斗中全体友方攻击速度提高4.4%5.8% 7.3% 8.9% 10.6% 12.4% 14.6% 17.4% 20.8% 25%
塔可节点Ⅱ(红·生命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释放基础技时,使友方全体攻击力提高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持续3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释放基础技时,使友方全体攻击速度提高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持续3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释放基础技时,使友方全体普通攻击伤害提高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持续3秒
塔可节点Ⅲ(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普通攻击时有20%的几率沉默全体友方3秒,同时使其在3秒内攻击力和攻击速度提高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该效果有10秒冷却时间)
模板环尾塔可.png 普通攻击时有20%的几率沉默最近三名友方3秒,同时使其在3秒内攻击力和攻击速度提高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该效果有10秒冷却时间)
模板绒球塔可.png 普通攻击时有20%的几率沉默攻击力最高的友方3秒,同时使其在3秒内攻击力和攻击速度提高8%11% 14% 17% 21% 24% 29% 34% 41% 50%)(该效果有10秒冷却时间)
塔可节点IV(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战斗中全体友方普通攻击伤害增加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全体友方普通攻击有15%的几率驱散随机两名友方的减益效果
模板环尾塔可.png 战斗中全体友方普通攻击伤害增加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全体友方普通攻击有20%的几率驱散随机一名友方的减益效果
模板绒球塔可.png 战斗中全体友方普通攻击伤害增加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全体友方普通攻击有40%的几率对最近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2%16% 20% 24% 29% 34% 40% 48% 58% 70%)的伤害
塔可节点Ⅴ(绿·攻速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全体友方免疫眩晕和魅惑,全体友方每次普通攻击有50%几率使一名随机敌方减少3点能量的同时啤酒每过15秒有50%几率对全体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0%)的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全体友方免疫眩晕和魅惑,全体友方每次普通攻击有70%几率使一名随机敌方受到自身攻击力8%11% 14% 17% 21% 24% 29% 34% 41% 50%)的伤害同时啤酒每过15秒会对最近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70%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0%)的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全体友方免疫眩晕和魅惑,自身的普通攻击有15%的几率使全体友方2秒内攻击力提高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攻击速度提高8%11% 14% 17% 21% 24% 29% 34% 41% 50%)并沉默2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