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天妇罗

阅读

  ·  

2020-02-28更新

  ·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阅读:

  

更新日期:2020-02-28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天妇罗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福鼓祭礼
天妇罗初始皮肤.jpg

画师:

天妇罗满星皮肤.jpg

画师:

天妇罗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天妇罗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天妇罗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天妇罗头像.jpg 天妇罗
类系 稀有度
防御系.png 防御系 稀有度R.png
CV(日配) CV(中配)
兴津和幸 三木
专属堕神 头像-寄居蟹.png
寄居蟹
头像-针海螺.png
针海螺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三文鱼刺身.png三文鱼刺身
获取途径 召唤碎片融合空运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13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265 / 885
Def icon.png 防御力 23 /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456 / 1791
Hp icon.png 生命值 452 /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540 / 1640
食物 天妇罗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日本
诞生年代 17世纪
性格 豪爽
身高 180cm
关系 喜欢: 秋刀鱼头像.jpg 秋刀鱼 味噌汤头像.jpg 味噌汤
信条
只有经过高温的历练,才能成就精彩的美味。
简介
天妇罗源自葡萄牙,因其能够快速充饥而得名,其后发扬于东瀛之地,尽管外观上带着浓浓的和风韵味,却依然保持着不负其名的本质。
背景故事
热情似火,好斗,会帮助弱小。对自己的要求很高,喜欢和别人较量。身上发达的肌肉,他最自豪的事情。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天妇罗-基础技.png
战魂咆哮
(1级)天妇罗斗志昂扬,增加自身防御力3点,持续3秒。
(41级)天妇罗斗志昂扬,增加自身防御力43点,持续3秒。MAX
能量技
天妇罗-能量技.png
高温拳击
(1级)天妇罗对敌方距离最近的目标连续出拳重击,对其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177点额外伤害。
(41级)天妇罗对敌方距离最近的目标连续出拳重击,对其造成自身攻击力160%的伤害并附加2796点额外伤害。MAX
连携技
天妇罗-连携技.png
超级高温拳击
连携对象 味噌汤头像.jpg 味噌汤
(1级)天妇罗对敌方距离最近的目标连续出拳重击,对其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230点额外伤害。
(41级)天妇罗对敌方距离最近的目标连续出拳重击,对其造成自身攻击力195%的伤害并附加3634点额外伤害。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哈,我就是天妇罗,没听过吗?今后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会火力全开到你身边的!
登录
御侍!今天也是活力四射啊!
冰场
御侍,没有人找你麻烦吧?
技能
哈,可以好好的出一身汗了。
升星
嗯,又觉得自己强壮了很多,谢谢你,御侍。
疲劳中
要劳逸结合才行,绷得太紧,会断的。
恢复中
哈,感觉力量又回来了。
出击编队
来大干一场吧!
落败
怎么会这样……?
通知
饭做好了,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
放置台词1
有什么事,尽管开口就好。
放置台词2
御侍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我都已经逛了好几圈了。
触碰台词1
哈哈哈哈,你在给我挠痒吗?
触碰台词2
我才是最棒的,有我在,不会让御侍你受到一点欺负。
触碰台词3
只有经过高温的历练,才能成就精彩的美味。
誓约台词
御侍,我喜欢看到你无忧无虑的样子,我会竭力守护你的笑容。
亲密台词1
你以后躲在我身后就好了,冲那么前面,受伤了可怎么办?
亲密台词2
现在知道肌肉发达的好处了?哈哈哈哈,笨蛋。
亲密台词3
是不是累了?来,肩膀借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换装独白
福鼓祭礼 哈!是男人就要举办欢乐的祭典!这次一定要让味噌汤看到男人的浪漫!

故事

做客


  「我们来咯——」
  「喵!!!!」
  「嘘……天妇罗你……」

  一如既往地,我、寿喜锅、味噌汤,在鸟居私塾休假的时候到这里找秋刀鱼——这间私塾的主人—喝酒。
  正好我种的红薯也到了成熟的时候,我特意挖了一麻袋,带来给私塾的小鬼们吃。


  我一下拉开鸟居私塾的纸门,就听到几只猫同时发出受到惊吓的叫声。
  看着四散而去的小猫们,我才想起来秋刀鱼一成不变的叮嘱。

  「抱歉抱歉,下次我会记住的,嘿嘿。」
  我拍了拍头,随口跟脸色不太好的秋刀鱼道歉后,就把装满了红薯的麻袋丢到地上。
  伴随着一声巨响,地面上扬起了灰扑扑的尘土。

  「就算这么说,你下次还会这么做的。这样的保证还是免了吧~」
  味噌汤对我的登场早已习以为常,悠悠从门外走进来,径自去找了个地方舒服地坐着。

  「呵呵~你这么说,秋刀鱼可是会当真的哦。」
  另一个和我同来的飨灵也走了进来,在我身边顿了顿,又向秋刀鱼走了去。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啦!」
  我哈哈大笑着,毫不在意他们的调侃。

  「天妇罗——你这麻袋里头是什么东西啊?」
  听到我的声音就从屋里跑出来的小鬼们纷纷聚上来,围在被装得满满当当的麻袋周围。
  铜锣烧拉起用来封口后还长出一截的绳子,试图拖动麻袋却没有成功。

  「嘿嘿,这些是红薯——红薯哦!」
  我抡了抡被红薯压到酸的肩膀,蹲下来解开绳结,脱离束缚的红薯就从袋子里滚了出来。
  「喏,还是新鲜的呢!这都是我种的哦!」
  
  「哇!天妇罗好厉害啊!」
  「烤红薯!我们烤红薯吧!」
  「我去把落叶扫到一起!」
  「哈哈,看来你们都很明白我的意图了嘛!」
  「当然咯!秋天就该吃烤红薯!」

  我得意地看着已经决定行动了的小鬼们,拍了拍手臂上发达的肱二头肌,绷劲肌肉更加突出强壮的象征。
  「好!那我来挖坑,树叶就拜托你们了!」

买酒


  除了坐在屋子里的三个飨灵,其他的小鬼们和我都在忙乱地为烤红薯做准备。
  为了能更快地挖出合适的深坑,我还得先找个趁手的工具。
  我一边找,就听到另外三个家伙的对话。

  「你们今天是来做什么的?」
  「嗯~烤红薯?」
  「那你和味噌汤怎么……」
  「吃烤红薯也要算在里面哦。」

  寿喜锅一如既往说着暧昧不清的话,让人搞不明白他到底想干什么。
  反倒是味噌汤坦然地说出了一个僧侣不该惦记的事情。

  「烤红薯只是那个肌肉白痴一厢情愿的而已,至少我是为了喝酒才来的——啤酒上次带来的好酒呢?快拿出来,让我好好享受一番极乐醉人~」
  「酒还在仓库里放着,我去拿来吧。」
  「那就拜~托你了。」

  在秋刀鱼走之前,我对他高喊了一声。
  「也给我拿一壶!我烤完红薯也要喝!」


  找到了合适的工具后,我带着鲷鱼烧在庭院里挑了个地方挖出一个大坑,将铜锣烧扫来的落叶分出一部分堆在底部,又折了一些枯枝放在上面,才将红薯一个个放进去。

  突然,寿喜锅发出了惋惜的叹声。
  「哎呀,这是最后一壶酒了吗……」

  「什么?!我还没喝到酒呢!」
  我跳起来冲着那三个家伙嚷起来。
  「你们这么快就喝完了?!」

  「抱歉,你们上次来时酒就不多了……」
  秋刀鱼一如既往地温言道歉。

  「无趣,无趣。没有酒,也没有美人,这里可就无趣了。」
  味噌汤不客气地拿走了最后一壶酒,开屏斟满他们三人的酒碟。

  「你如果想喝的话,就自己去买吧。」
  寿喜锅展开他的扇子半遮脸前,语调上扬。

  「嗯……说得也是!」
  我想了想,觉得他说得没错,也就应下了,转而去交代几个小鬼。

  「你们把树叶铺好,等我回来再烤啊!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诶?!」
  「等你回来已经不早了,人家要等不及了!」
  「天妇罗你好过分啊!欺骗我们的感情!」

  「抱歉抱歉啦,反正你们这次也不只歇一天,我们明天再继续嘛!」

  在一众小鬼们的抱怨声中,味噌汤站了起来。
  「既然这样……那我就和你一起去吧~」

寻人


  距离鸟居私塾最近的镇子,来回最快也要个小半天。
  等我们到了镇子上,太阳已经斜过了头顶。

  直到味噌汤在我买酒的时候没了踪影,我才意识到他跟我下山来,不是觉得我一个人买酒太孤单才陪我来镇上,而是另有所图。

  ……味噌汤那个家伙!
  真是——太过分了!
  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一定是去了花鸟风月之地找他念念不忘的小姐姐!

  但是,卖酒的店家告诉我,之前的游廓所在地因为一场大火烧毁了,各家游女屋都带着自家游女找不同的地方找了临时的住所营业。

  「糟糕啊……那家伙常去的游女屋叫什么名字,想不起来了!」
  「那你只能一家家找过去了,小哥。要我告诉你地址吗?」
  「请一定告诉我!」

  我很好奇,那个卖酒大叔为什么会把这些游女屋的临时地址都记得这么清楚啊?
  但我是真的感谢他帮了我这么大个忙。
  我主动请缨下山买酒,回去的时候却丢了个飨灵,一定会被铜锣烧——不,不止是铜锣烧一个人嘲笑的!

  我背着酒坛按店家大叔说的地址一家家找过去,但天色尚早,有些游女屋还没开业,如果我进不去,那味噌汤肯定也进不去!

  「啊!!!放手!!!」

  不远处,一个女人的尖叫响起,我毫不犹豫地冲了过去,一拳揍向那个对女人拉拉扯扯的家伙。
  那个人一身流浪武士的打扮,吃了痛也不跑,反而拔刀威胁我。
  「滚开!不然老子砍了你!」

  「哼,那你就试试看吧!」
  我放下酒坛,依次按压两手指节咔咔作响,高举拳头,对他扬起下巴。
  「就让我的拳头教教你,男人的手应该这么揍向男人,而不是伸向女人!」
  「——等等!你这句话说得太奇怪了吧!」
  「少废话!来打!」

  就这样,我们两个人打了起来。
  但是在打斗过程中,他把我的酒坛给踢倒了。
  当时沉浸在战斗中的我并没有注意到,等我把他打到认输后,我才发现地上一大滩水迹——酒全洒了。

  「啊啊啊!!!酒全撒了!!!我身上的钱已经全部花完了!!!!喂你——怎么跑那么快啊!!!」

  我原本想跟被打的那个流浪武士借点钱,等我回红叶小馆取了钱,再拿来还给他,但他在我分神的时候就已经跑掉了。

  「这样的话,就必须找到味噌汤了……如果我连酒都没带回去,今天就太失败了吧……而且,让红叶小馆那几个人知道了肯定又会笑话我空有一身肌肉没脑子!嘲笑我可以,但是不能嘲笑我的肌肉!」

  「那个……谢谢你救了我。」
  就在我想补救措施的时候,被我救了的女人走上前来。
  「你是要找味噌汤吗?」
  「——!」

  我惊讶地看向她。
  「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他经常去我家的游女屋……也许,他今天还会来……我可以为你带路。」
  「那真是太感谢你了!」

空手而归


  从我开始找味噌汤,到我终于找到他的位置,已经过了很久,连天空都开始泛红。

  「味噌汤!味噌汤在哪里!」
  我一进游女屋就开始喊味噌汤的名字,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我面前。
  「请不要大呼小叫——又是你啊,亏你居然能找到这里来。又来找味噌汤啊?」

  游女屋的老板对总是来找味噌汤的我已经很熟悉了,为了防止我打扰其他客人,就直接将他的房间告诉了我。

  「味噌汤——你果然在这里!」

  我拉开纸门就看见枕在女人膝上喝酒的味噌汤,但那个女人并不是他以前常找的那一个。

  「不错嘛,你居然找来了这里。」味噌汤眯着眼睛,一脸享受的样子,仿佛我的存在并没能打扰他的乐趣。
  「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的!快点跟我回去!」
  「哈?我还没和小姐姐共赴极乐呢,为什么要跟你回去——哎哟,别掐我,我开玩笑呢。」

  「既然来了,就别这么快走了吧。」
  那个女人示意味噌汤坐起来,翩翩起身走向我,摸着我手臂上的肌肉柔声说。
  「这么好看的肌肉,妾身还没看够呢。」

  ——!

  「你懂得欣赏我的肌肉吗!」
  我看到她笑盈盈点头后立刻兴奋了起来,想着只是多留一会儿也没关系吧,就坐到了味噌汤身边。
  「哈哈哈哈,终于有人知道肌肉有多好了。真没办法啊,那我就陪你待一会儿吧!」

  于是,我和味噌汤一起留了下来,由她斟酒,我和味噌汤两个人一起喝了起来。
  不一会儿,我救了的那个游女换了身和服进入房间,还拿了一壶酒来作为答谢。
  我拍拍胸口告诉她这不算什么,都是那个人太不能打了。

  直到临走之前,我才想起来没酒带回去。
  我问味噌汤,他身上还有钱吗。
  味噌汤看了眼坐在他身边的游女,耸了耸肩。
  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只好扶额。

  还是失败了。

  较晚的时候,我们回到了鸟居私塾。
  小鬼们都已经睡了,只有寿喜锅和秋刀鱼两个人坐在廊下赏月。
  寿喜锅看到我们两人手上空空如也,视线在两人身上流转。

  「你们买的酒呢?」
  「呃……路上碎了。」
  「那怎么不再买一壶?」
  「……花光了。」

  寿喜锅展开扇子,挡住了他的半张脸,声音难辨情绪。

  「那么,明天就一起烤红薯吧……怎么样,秋刀鱼?」
  「这样也好。」

天妇罗


  天妇罗为了寻求力量,曾四处打听格斗好手,挨个去拜访,一较高下。

  这一天,樱之岛南岛的镇子上来了一伙人,还搭起了一个台子,竖起了一面写着「武斗大会」的旗子,声称赢了比赛就能拿走所有奖金。
  比赛的奖金当然不是他们自己出的,而是参赛选手参加前交的押金。
  输了的当做报名费,赢了则连之前别人的押的钱和原本的奖金一起拿走。
  他们则在私底下开设赌局,去赚一份庄家钱。
  这让很多对自己的能力有自信的人都愿意先掏腰包,再上场。
  天妇罗也是其中之一。

  但是,赢的条件是在日落之前仍站在台上,
  没有被其他人打败。

  天妇罗去的时间有些晚了,当时站在台上的人已经连胜了十数场。
  天妇罗听到观众夸他怎么怎么厉害,怎么怎么勇猛,听得越来越兴奋。
  在上一个人认输下场后,他立马把钱拍在报名处,还没等人数钱,就先跳到了台子上向那人挑衅。
  「来啊!我们打个痛快!」

  太阳就要落山,连胜的人变成了天妇罗,在所有人都以为奖金会被天妇罗拿走的时候, 味噌汤走上了台。

  味噌汤是山里一间寺庙的飨灵,随他的御侍同侍佛。
  但味噌汤天性放荡不羁,守不来那些清規戒律,总要偷着下山去喝酒作乐。
  这天就正巧赶上了有人搭场子送钱。

  实际上,味噌汤这时已经准备回山里了,因为看到这比赛有奖金才留了下来。
  毕竟山里的和尚,总是自给自足,囊中羞涩,他想去那花鸟风月之地总要有资金才行。
  今天要是能拿一笔奖金,下次去找小姐姐也就不用愁了。

  天色不早,味噌汤还赶着回山里去做晚课。
  天妇罗一看就是个麻烦角色,速战速决只能用点小手段了,只要不被发现,应该不会有 人会怪他——

  于是,天妇罗在味噌汤近身的时候,被作弊的味噌汤用灵力击晕了。
  这在人类看来就好像味噌汤将天妇罗打晕了一样。

  等到天妇罗醒过来,味噌汤人已经不见了,场子也散了,奖金当然也被味噌汤拿走了。
  意识到真相的天妇罗气恼至极,到处寻找味噌汤的踪迹,要他堂堂正正跟自己打上一架才行。

  过了也不知道多久,天妇罗终于追去了味噌汤所在的寺庙,但他没想到味噌汤居然搭上他的扇膀,跟他称兄道弟。


  「真是不好意思了,但我当时可是急需那笔钱……我看你也不是为了这个才来找我的吧?不如咱们就这么算了,以后请你喝酒——」
  「我不在乎那些钱,但你当时使诈!必须再来打一场!」

  味噌汤在寺庙中顾及着会被御侍发现,就想要拉着天妇罗出去解决,要是被发现了被罚去坐禅都是小事,抄经才是最让人厌烦的。
  但天妇罗不管味噌汤有什么理由,偏要再和他决出场胜负。

  「味噌汤,你又偷偷下山了?」

  两人纠缠不清的喧闹引起了坊主的注意,他寻声而来,很轻易就得出了事情的真相。
  他先是强硬地请天妇罗离开这里,随后罚味噌汤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毎天都抄经,他会按时检查。

  味噌汤无法反抗,只好遵从御侍的命令,每日枯燥地抄经。
  他在这些日子里积压的怒气,终于在又一次见到天妇罗时爆发了。
  不用天妇罗说,他也要对他发泄出每天只能面对青灯古佛的苦闷。

  天妇罗得偿所愿跟味噌汤打了一架,当然,这次没有作弊的味噌汤并没能再次打败天妇 罗,但也没输天妇罗太多。
  打了个痛快的天妇罗意外地对味噌汤大为赞赏。

  「你很不赖嘛!认真起来也是个会让人感到兴奋的对手啊!」
  「……你这家伙,为什么会兴奋啊?」
  「是男子汉就该追求力量嘛!因为力量兴奋有错吗!」
  「……你是个白痴吧。」

  味噌汤当然不能理解天妇罗对力量的追求。
  但由于天妇罗时不时就来寺庙里找他打架或者喝酒,两个人越来越熟悉,味噌汤对天妇罗的评价也从肌肉白痴变成了一个没什么脑子的朋友。

  只有一点,味噌汤始终不能原谅天妇罗——

  「味噌汤!我带了酒来找你!」
  天妇罗拍开寺庙的木门,正在听御侍讲经的味噌汤没能及时阻止天妇罗。
  「白痴!!不要现在说啊!!!」

  味噌汤的御侍已经习以为常,他站起身拍了拍僧袍。
  「……味噌汤,抄经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