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姜饼

阅读

  ·  

2020-12-25更新

  ·  

最新编辑:swerg15936

阅读:

  

更新日期:2020-12-25

  

最新编辑:swerg15936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姜饼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蔷薇夜影
姜饼初始皮肤.jpg

画师: 打个彼慌

姜饼满星皮肤.jpg

画师:

姜饼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姜饼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姜饼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姜饼头像.jpg 姜饼
类系 稀有度
防御系.png 防御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 CV(中配)
花泽香菜 王燕华
专属堕神 头像-赤灯鬼.png
赤灯鬼
头像-雷鸟迦楼罗.png
雷鸟迦楼罗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鳗鱼盖饭.png鳗鱼盖饭
获取途径 召唤碎片融合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40 / 1475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089 / 5049
Def icon.png 防御力 32 / 882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98 / 4593
Hp icon.png 生命值 855 / 18968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611 / 2401
食物 姜饼
类型 甜品
发源地 欧洲
诞生年代 15~16世纪
性格 自我
身高 156cm
关系 喜欢: 红酒头像.jpg 红酒
信条
忤逆天理之人,不论至亲还是仇敌,我都要斩尽杀绝。
简介
姜饼除了外表可爱,内里也包含着火热的灵魂,圣诞之夜,姜饼的口感与吃下去之后由内而外的温暖,抚慰着一年来承受风雨的人们的心灵。
背景故事
姜饼虽然看起来娇小,但实力却超出任何人的想象。对她而言,守护重要的食物就意味着一切,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她可以跨越善恶的平衡,用坚盾挡下一切危难,用利剑劈开一切阻碍。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姜饼-基础技.png
寂静十字
(1级)姜饼的盾能抵御一切,使其自身拥有护盾,可吸收40点伤害,持续3秒,并有概率眩晕敌方随机单位,持续2秒。
(41级)姜饼的盾能抵御一切,使其自身拥有护盾,可吸收520点伤害,持续3秒,并有概率眩晕敌方随机单位,持续2秒。MAX
能量技
姜饼-能量技.png
圣诞微光
(1级)姜饼挥剑散下光芒,提升自身5点攻击力以及30%防御力,持续10秒,同时笼罩的光芒使其自身无敌,持续3秒。
(41级)姜饼挥剑散下光芒,提升自身205点攻击力以及30%防御力,持续10秒,同时笼罩的光芒使其自身无敌,持续3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哼~?料理御侍吗,是否值得让我来守护,还得看你的努力了。
登录
今天来的也很准时嘛。
冰场
嗯,倒是挺有过节的气氛。
技能
圣诞快乐!
升星
看来跟着你还算有点回报。
疲劳中
出了一身汗,粘糊糊的真讨厌。
恢复中
我正在休息,需要帮忙就去找别人。
出击编队
他们会后悔与我为敌!
落败
我……会和他们……一样吗?
通知
饭已经好了,话说回来,你要吃这么多的吗?
放置台词1
忤逆天理之人,不论是至亲还是仇敌,我都要斩尽杀绝。
放置台词2
居然把我无视了,你这个家伙......
触碰台词1
手放老实点,否则宰了你......
触碰台词2
虽然现在是同伴,但说不定哪一天会变成敌人呢,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哦。
触碰台词3
以前的事?劝你还是不要多问的好!啊啊~真是让人不愉快呢。
誓约台词
我发誓善待弱者,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我发誓将对爱至死不渝,来,把这块姜饼拿好。
亲密台词1
御侍,你是少有能理解我意志的人……谢谢你。
亲密台词2
我们也能拥有像童话故事一样的浪漫吗……唔,还是不要了。
亲密台词3
睡觉的时候……请不要离开我身边,拜托了……
换装独白
蔷薇夜影 那么麻烦的裙子撕了又怎样,你不会也要像红酒牛排那两个笨蛋一样说婆婆妈妈的话吧?

故事

好人


  在我诞生的小镇上,从很久以前就遵循着在冬天最冷的那一天举办祭典的传统。
  年轻的男女们还会将祭典上的姜饼作为信号,邀请心仪的对象一同参加祭典后的舞会。

  「真想和喜欢的人在舞会上跳舞啊!对了对了, 姜饼,你听说过麦格勒广场的等待吗?那个故事超浪漫的哦!」
  被我称作主人的少女在我面前轻快地转了个圈,我却撇了撇嘴,跟在她身后表达了对她拖延症的不满。
  「你去年就说过那个故事了。采购完了就快回家,御侍大人今晚就回来,你还有很多东西要准备吧。」

  「我想再挑件礼物送给爸爸嘛——啊 !姜饼,你看那里!快去阻止那些家伙!」

  我朝她指的方向看过去,几个小混混围着一个卖花姑娘,抢走了她手里的花篮,还对她拉拉扯扯,要把她拖进小巷。

  「我手里东西太多了,想做好人你自己去。」
  「这种时候你就不要哕嗦啦,是我的飨灵就快去帮忙!」
  「我本来也不是你的飨灵……好吧好吧,不要瞪我了,我这就按你说的做。」

  几个普通人类完全不是我的对手,很快就被我打跑。卖花姑娘坐在地上惊魂不定, 我径自离开,对那个多管闲事的家伙抱怨。

  「你也太烂好人了,总喜欢找这样的麻烦,又不会得到什么回报——」

  我话还没说话,缓过来的卖花姑娘扑向我,被我躲开也不恼火。
  「谢谢你救了我。可以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吗? 」

  「她叫姜饼哦,是我父亲的飨灵。」

  「原来是普雷斯先生的飨灵!怪不得身材娇小,战斗力却这么强!我们都受到过普雷斯先生的帮助,有这样的飨灵保护他也是好人有好报吧。」
  「以后也要拜托你教训那些混蛋了,姜饼!」

  周围的镇民纷纷围上来夸赞我和正在外行商的御侍,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待人群散开,主人笑盈盈地望着我。
  「得到大家的认可很开心吧?还有很多人需要你的帮助,如果哪天我不在了,姜饼也要做个像这样去帮助那些没有能力的人的好人哦!」
  「……才不要。」我只要保护你就好了。

暴力


  我的主人并不是我的御侍。

  「既然是用你做的姜饼召唤出的飨灵,那就让她陪在你身边吧。」

  就这样,我被我的御侍送给了她的女儿,在御侍的商队前往别国时,代替他照顾她,陪伴她,和她在一起度过了我记忆中最快乐的十年。

  后来,御侍遭人欺骗导致生意失败,债台高筑。
  富庶的商人之家变得破败,御侍躲在家里靠酒精麻痹自己,反而让他的女儿出面应对债主。

  「滚,再来就宰了你们……」
  我独自站在门前,将剑插进土地里,向前来讨债的打手发出最后的警告。

  「你有什么好嚣张的,跟着那么个窝囊废,你也得意不了多久的!」
  被我打败的打手们咒骂着从地上爬起来,迅速从我眼前消失了。

  我冷漠地注视着他们离开的方向一动不动,直到家里传来瓷器摔碎的声音。
  男人的咒骂和着女人压抑的求饶声从半开的门扉漏了出来。

  「呵呵……你也觉得我是窝囊废吧?」
  「你这是什么表情……后悔没有早点嫁人离开这个家了?到如今你也想离开我!」
  「不是的,我没有!爸爸,我没有!」
  「闭上你的嘴!别用那样的眼神看我,你以为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就能蒙蔽我吗?你分明就是看不起我,想从我的身边离开!」
  「我生你,养你,吃的用的都是最好的,我把全部的爱都给了你,你还有什么不知足?养条狗都比你知道感恩!」

  温柔的父亲不复存在,沉迷酒精的男人稍不顺心就拿女儿出气。
  我曾试图阻止,却换来御侍以我为由,对她更残忍的暴力。

  谁都不能拒绝他。

  「你总让我帮助别人,让我做个坚持正义的好人,为什么现在不让我帮你离开?御侍他——」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姜饼。」
  她打断我的话,似乎想用一个微笑安慰我,却因为扯痛嘴角的伤吸了口气,缓了片刻才继续开口。
  「你不要怪爸爸,这不是他的错……」

  「你在和姜饼聊天吗,我亲爱的女儿?」
  阴郁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我清楚地看到她眼中难以掩饰的恐惧。

  他听到了多少?
  他应该回去睡觉了才对!

  不安的情绪也感染到我,让我的心产生了波动。
  我的双手不受控制地颤抖,甚至想冲破契约的束缚,拔剑指向那个召唤我的男人,将她从他的身边带走。

  可是,我不能违背他。

  「出去,姜饼。」

  门在我身后落锁,但暴行无法被封闭在一间屋子里,他所做的每件事,我都听得清清楚楚。

  「对不起……」

  我从未如此痛恨过契约的力量。

契约


  「有人让我把这封信交给圣剑骑士团的牛排。」

  我敲开了旅店里的一扇门,将信交给了一个长着角的飨灵。
  因为她的要求,我没有直接离开。
  等待回信的时候,我靠着墙壁思索,她把信给我时说的「一切都会结束」是什么意思?

  飨灵读完信后奇怪地打量我,毫无恶意的目光依然让我感到不适,并生出一丝不安。

  「看什么看,没回信我就走了。」
  「等等,你就是姜饼吧?你的御侍让你留在这里——你这混蛋 ,干什么!」
  他的话还没说完,另一个飨灵突然出现,夺走他手里的信,把他推进房间里「砰」地关上门,争吵声随之而起。

  那家……太让人火大了,居然完全无视我的存在。

  我对他们争执的内容没有兴趣,从「目的」「没办法」「信任」「 愚昧」几个关键词就能拼凑出具体的信息。
  可我不能走。只要御侍还在,我就不能随意离开,更何况她还在这里。
  可她为什么要假装御侍写这样的信?啊啊,更火大了……
  没有一个人没有问过我的意见,就以为可以决定我的去留。
  他们把我当成了什么……
  ……
  ……什么?

  「契约……」

  我感到时间突然停滞,又瞬间加速。
  我开始奔跑,所有的景物都在后退,我只能听见剧烈的心跳和充耳的风声。

  契约消失了,不安的感觉愈发强烈。家里……一定是家里出事了!


  我匆忙跑回家,家里安静得如同一滩死水。

  哪里?
  他们在哪里?

  御侍的房间传来玻璃坠地的声音,我冲上楼跑向我曾经最不愿靠近的房间,只看到她抱着一瓶酒,泪流满面地坐在已经没有气息的御侍身边。

  「对不起,姜饼。」
  我听到她喑哑的声音。
  「爸爸和我……都没有资格束缚你。离开这里吧……」
  她咳了几声,抱起酒瓶喝了几口,对我露出最后一个笑容。

  「遵从你自己的意愿活下去吧。」

自我


  我没能保护她。
  也没能阻止她的死亡。
  等我意识到她怀里的酒掺杂着毒药,一切都迟了。
  我抱住她瘫软的身体,红着眼睛给她催吐,但除了她虚弱的笑声,没有得到任何想要的回应。
  我放下她,以最快的速度跑去药店买催吐药,可还没等我赶回家,她已经在我回去的路上停止了呼吸。
  ……被丢下了啊。

  熟悉的小镇在我埋葬御侍父女两天后变了个样子。
  流言甚嚣尘上,我从被人称赞的飨灵变成了会带来不幸的凶星。
  不只是我教训过的小混混,连曾经会笑着跟我打招呼的镇民都对我唯恐避之不及。
  我做过的事被尽数遗忘。
  没有人再需要我。

  「呵呵,什么凶星,也不过是只受伤的小猫。」
  太阳落山后,和那个牛排一伙的飨灵不请自来,倨傲的语气让人不爽。
  我抱着我的盾蜷在壁炉旁, 冷漠地望着他,「你擅闯民宅了。给你一分钟,要么自己走出去,要么被我丢出去。」
  「真是的,一个两个都这么粗鲁,即使走投无路也不愿意向别人求助。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迦南佣兵团的红酒,我来这里是受人之托,邀请你加入我的佣兵团。」
  「我不需要别人的同情和施舍……而且你不是那个什么骑士团的吗?」
  「哼,骑士团只是个长角白痴的一厢情愿罢了。我不会做没有价值的事情,你需要的当然不是我的馈赠,不过,你也不会拒绝这个好意的。」
  「……没人跟你说过太自信是会被打脸的吗? 」
  「真不可爱啊。是你的御侍请求我们带她最重要的珍宝离开这里,我才来看你是否有加入我们的价值。」

  骗人,如果我真的重要,她怎么会丢下我,和御侍同归于尽。

  红酒笑得意味深长。
  「『让她为自己的信念而活吧。』她是这么说的。」

  信念?
  我的信念是什么?
  除了最初的命令,我想守护她的愿望都是发自真心,我愿意按她期望的去做,也曾想成为她心目中的「好人」。
  可是……我居然会因为她杀死一直虐待她的御侍而感到解脱。
  如果她没有自杀,就算她犯下的不可饶恕的弑父之罪,我也会抛弃世俗始终陪在她身边。

  我想起了她最后对我说的话,没头没脑地问他。
  「你是好人吗?」
  「只是世俗加给被认可的人的一种称呼,我是不是好人,要靠你自己的观察来判断。」
  「那你最好不要让我失望。」

  最终,我握住了他向我伸来的手。

姜饼


  那年冬天,女孩的父亲将名为幻晶石的宝石带回了连堕神都未曾光顾过的小镇,用他亲手做的姜饼召唤出了这个小镇上第一个也是唯一的飨灵,并让她陪伴在女孩身边保护她。

  姜饼的御侍比起料理御侍,更应该说是一名成功的商人,当然,也是位温柔的父亲。
  因为妻子难产身亡,他与女儿相依为命,从没想过续弦,也很少对女儿说不。
  除了太过于依赖父亲,女孩在各方面都被教育得很好。

  姜饼从被召唤那天起,就一直陪伴女孩成长,在御侍外出行商的时候照顾女孩。
  她看着女孩从和她一般高的少女,长成了亭亭玉立的美人,也逐渐了解了女孩的心事。尽管这世上和姜饼最坚不可摧的关系是被契约连接的御侍,但在姜饼的心里,女孩的分量早已超过了鲜少回家的御侍。

  姜饼的御侍是镇上有名的大善人,女孩也同样善良,上街时见到不公平的事情总要指挥姜饼上去帮助弱小的一方。
  姜饼虽然每次都会抗议,但她从不会真的拒绝女孩。

  姜饼以为生活可以像她的生命一样,一成不变地持续下去,可现实总不会让人如感,幸福的时光只持作了十年。
  在第十一年,少女模样的飨灵第一次知道 了人类都是会变的。

  最先改变的是卸侍。

  御侍的生意失败了,他一改曾经的温柔,变成了一个用家暴来实现自我价值的酒鬼。
  他总能找出「 惩罚」女孩的理由,就连女孩说话声音大了一点,也会成为他动手的原因。
  每到这时,他都会命令姜饼离开,或者把女孩拽进他的房间,好方便他「教育」女孩。

  接着是女孩。

  「姜饼,你不要再试图帮我了,你的介入只会让父亲更生气。」
  「你难道要我无动于衷吗?就算他是我的御侍——」
  「他是你的御侍!他才是你真正的主人!姜饼,这就是一切……不是所有人都需要你的帮助。」

  女孩打断姜饼的话,两人一时沉默。
  姜饼感到有一团火焰在胸口燃烧,烧得她心脏抽痛。

  「父亲是我自己的选择,我既然决定了留在他身边,就不会拒绝他。就算……就算要了结,也不会是我独自离开。」


  一个月后,女孩预谋了一场死亡。

  她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并在姜饼面前饮毒自尽。
  普雷斯一家同归于尽的消息在镇子上迅速传开,曾经被姜饼打败过并对她怀恨在心的人借此机会散布谣言,意图将姜饼赶出镇子。
  姜饼走在街上,却连摔倒的小孩都不能扶。

  「飨灵不要靠近我的孩子!」
  「你什么意思?」
  「这个镇子从没出现过一家人自相残杀的事情!都是你这个飨灵带来了不幸!你不要再把不幸带给我的孩子了!」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我在让你离开我们的镇子!」
  「对!快滚出这里!」
  「我们不会像普雷斯先生和小姐那样相信你这个飨灵的!」

  镇民充满恶意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向姜饼压来。愤怒的、可悲的、幸灾乐祸的、得意的……每个人的表情都在她面前旋转。
  姜饼无法再忍受这样的眩晕感,对镇民们拔出了剑。

  「我的去留轮不到你们多嘴!谁再多说一句,不要怪我把他当做敌人,斩尽杀绝!」

  人类是会变的。
  温柔的父亲会变成残忍的酒鬼,善良的女儿会杀死挚爱的父亲,亲切的镇民会驱逐曾经帮过他们的人。

  姜饼明白了,在这个世上,好人会变成坏人,好人也会被当做坏人。

  可是为什么?

  姜饼还是想不通。

  红酒对姜饼的疑问嗤之以鼻,还送给她「无聊」两个字。

  「好与坏重要吗?」

  姜饼认真思索了红酒的问题,最终摇了摇头。

  「既然不重要,你还有什么好纠结的。」

  姜饼恍然大悟。

  她现在明白了,守护重要的事物没什么好坏对错。

  只要她认为那个人值得,不论是要穿过荆棘血海,还是要打破禁忌囹圈,她都愿意为之战斗到底。

神器

  • 小姜饼人
  • 神器线路
姜饼神器.png
防御红青蓝蓝红.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127
Def icon.png 防御力 132
Hp icon.png 生命值 2842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5278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456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5490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生命值+299
生命值+598
普通节点2 攻速值+1098
攻速值+2196
普通节点3 攻击力+64
攻击力+127
普通节点4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普通节点5 暴伤值+2280
暴伤值+4560
普通节点6 攻速值+1098
攻速值+2196
攻速值+3294
普通节点7 左:生命值+299
右:防御力+15
左:生命值+598
右:防御力+29
左:生命值+897
右:防御力+44
普通节点8 左:基础技效果+2%
右:能量技效果+2%
左:基础技效果+5%
右:能量技效果+5%
左:基础技效果+10%
右:能量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暴击值+792
暴击值+1583
暴击值+2375
暴击值+3167
普通节点10 防御力+22
防御力+44
防御力+66
防御力+88
普通节点11 生命值+337
生命值+673
生命值+1010
生命值+1347
塔可节点Ⅰ(红·生命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生命值高于40%时,每次受到治疗对最近三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12%16% 20% 24% 29% 34% 40% 48% 58% 70%)的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生命值高于40%时,每次受到治疗对最近三名友方角色施加3秒受伤减少10%13% 17% 21% 25% 29% 35% 41% 49% 60%)的减伤效果
模板绒球塔可.png 生命值高于40%时,每次受到治疗对攻击力最高的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12%16% 20% 24% 29% 34% 40% 48% 58% 70%)的伤害,有10%13% 17% 21% 25% 29% 35% 41% 49% 60%)概率额外眩晕2秒
塔可节点Ⅱ(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隔10秒发动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造成攻击力21%27% 35% 42% 50% 59% 70% 83% 99% 120%)的伤害,并且治疗自身最大生命值1.5%的血量
模板环尾塔可.png 每隔10秒发动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造成攻击力21%27% 35% 42% 50% 59% 70% 83% 99% 120%)的伤害,并且眩晕他2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每隔10秒发动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造成攻击力21%27% 35% 42% 50% 59% 70% 83% 99% 120%)的伤害,有40%概率额外驱散所有友方身上的减益效果
塔可节点Ⅲ(蓝·防御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生命值低于20%时,受到伤害后每秒恢复已损失血量0.88%1.16% 1.46% 1.77% 2.11% 2.47% 2.92% 3.48% 4.15% 5%),持续4秒,每20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环尾塔可.png 生命值低于20%时,受到伤害后每秒恢复已损失血量2.2%2.9% 3.6% 4.4% 5.2% 6.1% 7.3% 8.7% 10.3% 12.5%),持续4秒,同时驱散所有敌方身上的增益效果,每40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生命值低于20%时,受到伤害后每秒恢复已损失血量4.4%5.8% 7.3% 8.8% 10.5% 12.3% 14.6% 17.4% 20.7% 25%),持续4秒,同时获得6秒的无敌效果,仅可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IV(蓝·防御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释放技能后,对随机三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29%39% 49% 60% 71% 84% 99% 118% 141% 170%)的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释放技能后,对攻击力最高的敌方造成攻击力14%18% 23% 28% 33% 39% 46% 55% 66% 80%)的伤害,如果他生命值低于30%,则额外造成攻击力26%34% 44% 53% 63% 74% 87% 104% 124% 150%)的二次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释放技能后,对攻击力最高的敌方造成攻击力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0%)的伤害,如果他生命值低于30%,则额外治疗自身已损失生命值2%的血量
塔可节点Ⅴ(红·生命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战斗中,受到的伤害减少2.6%3.4% 4.4% 5.3% 6.3% 7.4% 8.7% 10.4% 12.4% 15%);如果自身血量高于70%,每次攻击时都有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0%)概率驱散最近两名友方身上的减益效果
模板环尾塔可.png 战斗中,受到的伤害减少2.6%3.4% 4.4% 5.3% 6.3% 7.4% 8.7% 10.4% 12.4% 15%);如果自身血量高于70%,每次攻击时都有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0%)概率对最近一名敌方造成攻击力50%的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战斗中,受到的伤害减少2.6%3.4% 4.4% 5.3% 6.3% 7.4% 8.7% 10.4% 12.4% 15%);如果自身血量高于70%,每次攻击时都有17%23% 29% 35% 42% 49% 58% 69% 83% 100%)概率驱散最近两名敌方身上的增益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