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威士忌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妄论学者
威士忌初始皮肤.jpg

画师:

威士忌满星皮肤.jpg

画师:

威士忌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威士忌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威士忌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威士忌头像.jpg 威士忌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 CV(中配)
小野友树 孙晔
专属堕神 头像-海兔.png
海兔
头像-叶海皇.png
叶海皇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红酒烩羊肉.png红酒烩羊肉
获取途径 【醇香记忆】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150 / 4809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865 / 9193
Def icon.png 防御力 9 / 210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653 / 2954
Hp icon.png 生命值 412 / 7734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323 / 5608
食物 威士忌
类型 酒品
发源地 英国
诞生年代 15~16世纪
性格 诡谲
身高 182cm
关系 喜欢: 披萨头像.jpg 披萨
信条
予虚幻以真实,予苦痛以欢喜,予终结以再生。
简介
威士忌的起源尚存争议,唯一的共识即是威士忌来源于"生命之水",早期作为驱寒的药物或是治疗中的镇痛剂而存在。"生命之水"最初的原料已不可考,威士忌凭借其麦芽的醇香俘获了全世界的喜爱。
背景故事
自由散漫,总是笑脸盈盈的青年,表面上是一个游历商人,其实上是个欺诈师,靠着这个身份在暗自研究炼金术,对炼金术和医学都有所研究。平时喜欢刺激的生活,但又不喜欢被卷入麻烦之中,因此总会在挑起争斗后当旁观者。满口的谎言,不愿意表露真心,但是对自己在意的东西有很强的独占欲。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威士忌-基础技.png
等价代换
(1级)威士忌脚下出现法阵,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收害,并附加180点伤害,同时开始自虐,对自身每秒造成7点伤害,持续3秒。
(41级)威士忌脚下出现法阵,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收害,并附加2340点伤害,同时开始自虐,对自身每秒造成91点伤害,持续3秒。MAX
能量技
威士忌-能量技.png
葬列序曲
(1级)威士忌召唤双蛇,对自身每秒造成30点伤害,持续3秒,同时对敌方攻击力最高的目标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890点伤害,并使其能量的恢复每秒减少10点,持续3秒。
(41级)威士忌召唤双蛇,对自身每秒造成390点伤害,持续3秒,同时对敌方攻击力最高的目标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11570点伤害,并使其能量的恢复每秒减少10点,持续3秒。MAX
连携技
威士忌-连携技.png
葬列之蛇
连携对象 披萨头像.jpg 披萨
(1级)威士忌召唤双蛇,对自身每秒造成36点伤害,持续3秒,同时对敌方攻击力最高的目标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1068点伤害,并使其能量的恢复每秒减少15点,持续3秒。
(41级)威士忌召唤双蛇,对自身每秒造成468点伤害,持续3秒,同时对敌方攻击力最高的目标造成自身攻击力220%的伤害,并附加13884点伤害,并使其能量的恢复每秒减少15点,持续3秒。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御侍,你知道等价交换吗?这个世界总有着维持平衡的规则,实现了愿望的同时也意味着牺牲... 那么在遇到我的这个瞬间,你... 又失去了什么呢?
登录
这个世界存在着两种人,欺骗他人的人和被他人欺骗的人。但... 对我来说却不同,你知道... 是为什么吗?
冰场
这充斥着死亡气息的冰冷味道... 连空气都像是凝固了一样呢...
技能
这家伙,是我的所有物。
升星
你没有必要信任我,只要把我当做棋子一样,利用我就可以了,呵呵...
疲劳中
若是你愿意将身体交给我,兴许我能提起点精神呢?
恢复中
御侍,你即使这样看着我,也不会得到什么结果的...
出击编队
如你所愿,这枚棋子... 会变成你的剑。
落败
这副模样真是... 可笑啊...
通知
打破寂静之时,便也是一切迎来终结的那一刻。
放置台词1
恐惧,疼痛,悲伤这些让人想要死去的东西,却是他们还活着的证明。
放置台词2
你知道吗?所谓的炼金术是经由死亡,复活而完善的过程。若是我的话,可以实现你的愿望,将这一切破坏,重组,再生,直到创造出你想要的未来。
触碰台词1
让我来告诉你,这人生的第一课吧,像我这样毫无秘密的家伙,才是最不可信的。
触碰台词2
我向你保证,这次我什么都没做。其实你也是明白的吧,无论是争执还是战争,人们总有理由让这一切发生,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善恶之分,只是有人的意志在里面罢了。
触碰台词3
生命只会带来牺牲,死亡才被赋予永恒。
誓约台词
你知道吗?和我在一起的代价……就是你一辈子……都会被我所欺骗,如果即使这样,你也不会后悔的话,那就永远沉睡在我为你编造的美梦中吧。
亲密台词1
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身边,所以……懂了吗?我的御侍大人,你不能离开这里……不能…离.开.我…
亲密台词2
只有把你也拖入了黑暗中,我才能一直心安理得地和你在一起。
亲密台词3
本以为等价交换是绝对不会被推翻的真理,直到我发现…这世界,没有与你等同价值的存在。
放置台词3
没有什么比自以为善的人心,更加罪孽深重。
胜利台词
我可是个正经商人,自然不会让对方有可乘之机。
失败台词
到最后... 也什么都没能看到啊...
喂食台词
这可真是让我惊讶,你居然没有送给我黑炭一样的黑暗料理啊?呵呵...
换装独白
妄论学者 为什么不过来?是在害怕什么吗?还是在责备我呢?呵呵......那么,请你务必对此恐惧起来,因为那意味着——我想要的是你。

故事

葬列序曲


  万里无云的晴空,应时敲响的钟声和略显贫瘠的土地,人们的喧闹聚集在这里。
  本以为是如此格格不入的画面,但此刻,他们脸上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鲜花洒满了这个不合时宜的冬季街道。
  积雪还未清除,红色的地毯便已经迫不及待地被人铺上。

  偶然来到了这个城镇的旅人,看着眼前的欢乐景象问道:
  「这是何等壮观的庆典啊?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

  旅人没有等到想要的回答。
  这时,旅人身后的寂静街道出现了一个修长人影,猩红的眼眸藏着不为人知的冰冷笑意。

  「不,这是葬礼,是埋葬这个国家过去的葬礼。」

  「欸?葬…礼?」

  钟声依旧还在回荡,只是当旅人转过头想继续询问的时候,能给予他答案的人却已消失不见。



  若干年后。
  这里已经是一个满是雏菊的平和国家。
  安静祥和,没有战争之苦,也没有欺凌之徒。
  一切就如同那个人期望的童话国度那般美好。

  「谎言若是能让人得到幸福的话,就会变成童话哦。」
  我依旧记得那个人望着天空,笑着说话的样子。
  那时没能实现的愿望如今变成了现实,那人会不会高兴呢?
  呵,这种话即便是谎言,那人也会相信的吧。
  看着这个早已看不出当初分毫荒芜模样的城镇,我不由地笑了起来。



  这里的国王和上一任的掌权者不同,是一个爱好和平的人类。
  国王因仁慈与勤政深受民众的爱戴,就连他的飨灵据说也被当做和平的象征而为人称道。
  但是即便如此,他依旧有无法办到的事情。
  那便是他女儿——伊莉雅公主久治未愈的疾病。
  公主自幼便体弱多病,于是全国都张贴了招募可以医治的人的告示。

  我静静地看着这牛皮纸上早已因风化而模糊不清的字。
  纸面上斑驳的痕迹告诉了我,已经许久没有人敢揭下这个告示的事实。
  但是,这对于我而言,便是拉开这一序幕的邀请函。



  揭下告示的我很快被卫兵带到了王宫。
  朴素典雅的宫殿只有着雕琢繁复花纹的空空四壁,我印象中那些奢华的装饰已经完全消失无踪。
  就连那个坐在王位上的人也看上去是如此的和蔼可亲。

  这个国家的和平是存在的,我确信了这一点。

  同时,我也憎恨着这一点。

  可是无论是什么样的国家都会有蛆虫在啃食,而我最擅长发觉这样的人类。

  「您有什么方法可以治好我们的公主呢?」
  那是一个在国王旁边讪笑着的男人,假意地考量着我。
  其实,他并不在意我是谁,因为他根本就不相信我可以医治好公主。
  但也正是这样虚伪的人类,才会成为我最好用的棋子。

  「不知道国王陛下是否听说过炼金术呢?」
  我向国王礼貌地行礼,说道。
  「炼金术?!你是……?!!!」
  「我叫维特,虽然是一个游历商人,不过在外游历时正巧得到了一样有趣的东西。相信一定可以帮助您治好公主殿下。」
  「哼!你以为有多少人在这里信誓旦旦地保证过?!」
  那个虚伪的男人似乎感觉到了我对他的漠视,语气比刚才多了些急躁。

  我依旧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打开了手中的箱子。

  「这、这是?」
  看着我手中缠绕的金色双蛇,他们眼中的诧异不言而喻,很快那又变成了一种喜悦。
  
  「这就是用炼金术创造出来的吗?」
  「简单来说 ,是要用炼金术创造出这样的物质。」

  如我所想,他们对于我的说法信以为真。

  「不过,这一切还需要些时间准备……」

无神妄论


  人类是个格外有趣的东西。
  如果说飨灵的本身是梦想之力,那么人类便是纯粹的欲望集合体,纯粹到除了自己之外,都想要吞噬的存在。

  取得了他们的信任之后,那个之前虚伪的男人很快对我有了改观。
  在我提出准备时间后,善良的国王欣然答应了我的请求。
  同时那个男人也主动向国王请缨,负责在这段时间招待我。
  也是那时我知道了,他是国王的弟弟——卡尔亲王。

  「维特先生明明是商人,没想到还明白医理啊。」
  「略懂而已。」
  「是之前在哪里做过这样的工作吗?」
  「医学也好,炼金术也好,都是为了让自己有更多用来交易的筹码。」
  「交易?」
  「嗯,您忘了吗?我是个商人呐~那么,有什么是最值得和人拿来交易的东西呢?」

  我轻轻地用手指敲着头侧,想让他那腐朽的脑袋能有点思考的用处。

  「金钱?珍宝?还是权力?」
  「呵呵……是生命。没有人能躲过死亡,不是么?」
  我看着这个眼底流露着欲望的人类,微微地压低了我的声音。
  果然这样的话得到了他的重视,他的表情在一瞬间凝固了,而后我又漫不经心地转过了头。
  「不过,即使是这样,生命的价值也是因人而异的。」

  「那是自然,人本来就是有贵贱之分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在这里的原因,也是我以后会成为王的证明。」
  「您说的没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

  显然他满意于我如他所愿的回答,毫无防备地走近我,讪笑道。
  「那么,维特先生,你愿意和我做一笔交易吗?」

  「当然,我是商人。」

  笑意不自觉地浮上嘴角,所以,我不相信命运,也不相信神。



  这个被雏菊环绕的国家,就连王宫内也到处都是纯白的花朵。
  所以,那抹蓝色的影子从我眼前一闪而过的时候,才会如此显眼。

  「哎哟,您别为难我了,这可是国王陛下收到的邻国赠礼,可不能碰坏了!」
  「我就是给公主殿下看一下,一会儿就会拿回来的!放心吧!!!」

  金发的少年被一个看似仆人的青年追逐着,爽朗的笑声划破了方才的祥和宁静。


  「又是那个披萨,也不知道王兄怎么想的,放任一个飨灵成天在王宫里胡作非为。」
  「飨灵吗?」
  「怎么了,维特先生?」
  看着他脸上那天真无邪的笑容,我突然想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原来…是他啊…」



  人类善于背叛。
  这样的事情我曾提醒过那个人很多次。

  「你觉得为什么你如今会在这里呢?」
  「这样的生活不好吗?以前的我忙于学习,想着一定要尽快让自己独立处理政事,才能早日帮助年老的父王,才能保护好妹妹。」
  「她现在代替你成为了王。」
  「嗯,也许是我亏欠了她,因为我,她没能拥有健康的身体,也没能得到应有的疼爱。」
  「亏欠吗?你们明明是一起出生的,连容貌都是如此相似,她又怎么会恨你呢?」
  我端着手里的这碗日渐侵蚀着那个人身体的毒药,笑着说道。
  这是我的御侍交给我的,我知道这药不足以致死,却能让人日渐虛弱。

  「你说,现在这个国家的人们是不是幸福地生活着呢?」
  合上了早已看了无数遍的故事书,那个人没有任何犹豫地接过并喝下了药,却又突然莫名地问起了我这样的问题。

  「如果我说是呢?」
  「那我就相信。」
  「呵呵,听上去你不是真的这么认为的吗?」
  「我不可能知道答案,不是吗?所以我选择相信站在我眼前的你。」
  那个人一直望着天空的眼睛继而转向了我,映着那空中的日光,对于一直在黑暗中的我而言有些过于刺眼夺目。

  相信……我吗……
  还真是个有趣的笑话呢。



  「这样就可以在切断契约的同时控制飨灵吗?」
  「如果我说是呢?」
  同样的话语,但此时却已经不是那个人所在的小小的高塔阁楼,而是那位卡尔亲王的府邸。

  「那自然值得一试。」
  他很快接过了我手中的黑色匕首,眼神直直地看着它,不曾移开。
  那么,眼前的他相信的究竟是我还是这把匕首呢?

  其实这也不过只是一场实验罢了,连我也无法保证那一定会实现。
  但无法辨别真假的事物才有成为谎言的价值。
  有趣的是,只要是人类自身所希望的事情,无论多么不现实他们都愿意相信。

  很快,那个人便召唤出了名为卡萨塔的飨灵,并按照计划安插到了国王身边。

无尽之夜


  等待的时间对于大多数人都是无意义的,但是对于那个国王来说却是足以消耗心智的煎熬。
  人的感情很多时候都是盲目的,如同疾病一样。

  所以,我再次出现的时候,国王的眼神比初见时多了更深的期待。

  「维特先生是个游历商人,因为途经了许多国家,他学会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神秘技术。令人高兴的是,这其中的一种,正好就可以治好公主。」
  「是神眷顾公主大人,这才让我遇见了呢。」

  我又一次走近了这座宫殿,只是我没想到,这么快就会遇到他。

  「国王陛下,这位是?」
  「我的飨灵,他叫披萨。」

  看来国王确实很偏爱这个叫做披萨的飨灵,如同父亲一般的口吻叙述着他对这个飨灵倾注的爱意。

  只是,披萨却有些警惕地看着我……唔……还是用恐惧更贴切呢?

  这么说来,弱小的动物偶尔是会有些意外有用的直觉呢~

  「他的旗帜……真是好看……」

  刚才那让人想要撕裂的爽朗笑容,此刻已经从他的脸上消失无踪。

  真好啊~他能用如此怀疑的眼神看着我,真是令人高兴的表情。
  和那个人一样纯粹的眼睛, 我甚至能从那如同湖水般的绿瞳中看到自己。
  我厌恶过于纯粹的东西,那样的存在只会让我更想弄脏而已。
  那双眸子在和我对视之后,很快便移开了视线。

  「……谢、谢谢。」
  他紧紧地抓着手中的旗帜,仿佛那样能给他带来些微的安全感。

  我不诘反笑。
  这可真是那个人喜欢的故事里才会出现的角色呢~



  后来,国王为我在王宫内安排了住处,而披萨则经常会到这里拿药。
  虽然看着他因害怕而扭曲的表情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但我并不打算过早暴露自己。
  日子慢慢过去,披萨也从一开始只站在门口等,慢慢变成了偶尔会在这个房间里随意走动了。

  「维特先生,你看上去那么年轻,但是却感觉知道很多东西呢?」
  「是吗?大概是因为我的时间,早在很久以前停止了吧。」

  在那个人离开的那一刻就停止了。

  「停止?」
  「近来公主的身体怎么样了?」

  我扯开了话题,当然我从没期待过他会明白这样的话语。

  「比之前好些了,说起来,维特先生你是医生吗?」
  「医生?」

  这可真是个「高尚」的称谓,可惜,我并不喜欢。

  「我只是个普通的商人而已。」

  现在的我只是为了自己的私欲而出现在这里。



  从那个人离开后,我看了御侍留下的所有医书,但是也没有能见到那个人的方法。
  于是,我利用了身边的一切,经过多年的寻找才发现了这被人类渐渐遗忘的炼金术。

  根据书中的记载,炼金术的第一步便是「消灭特征」,将金属还原回纯粹的硫和汞,然后挖掘金属的潜力,使之重新融合,便能得到新的金属。

  这个世界的生命都是由梦想之力构成,而飨灵则是最接近梦想之力的如同「种子」一般的素材。

  当然,我也将这个令人欣喜的消息告诉了仁德宽厚的国王。

  「就没……其它的方法了么?」
  听到了这个消息的国王,神志恍惚地坐在书房的椅子上,用着近乎哀求的语气询问道。

  「披萨……他和伊莉雅一样,都是我疼爱的孩子。」
  「我也非常悲恸,国王陛下,但我想这是现在最好的办法。」
  我轻声地在国王的耳畔暗示着。
  只是让他利用一个飨灵就已经动摇成这样的软弱人类,若是知道这个实验成功后他的飨灵会杀害自己的民众,毁灭自己的国家的话,又会露出怎样有趣的表情呢?

  「公主一旦死去,您就无法再见到她了。但是,飨灵就不一样了,他们即便消散了也还是能再次被召唤出来……您不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提议吗?」
  「披萨……披萨……」
  形容枯槁的国王只是不断重复着披萨的名字,渐渐无神的双眼旁泪水却止不住地流淌。

  这段时间除了负责公主日常的药剂,我也「幸运」地在国王的饮食里动了手脚。
  薄弱的意志摧残着他仅剩的理智和无用的爱意,越是挣扎,越是痛苦。
  比起肉体的死亡,灵魂的堕落更加万劫不复。

  「那么,国王陛下,您认为呢?」
  一声惊雷划破天空,闪光映照着的国王的面容变得释然。

  「……就拜托你了,维特先生。」
  人类最终只会遵从自己最原始的欲望。而那一刻就意味着,他的灵魂死去了。

  「我的荣幸,陛下。」
  外面的雷声轰鸣,破空的闪电也止不住黑暗的侵蚀。
  我便隐藏在那里,等待着那份仅有的微光也被吞噬在这无尽的夜色之中。

与你相遇


  虽然经历了预料之中的小插曲,不过我还是顺利地带走了披萨。
  当我离开王宫来到了之前所住的府邸时,卡尔亲王似乎已经按捺不住地开始召集自己的叛军。
  演员和剧本都已准备就绪,我知道接下来这个舞台会发生什么。
  不过,这一切与我无关。
  虚伪的和平已经消失,现在的我只是想要再次见到那个人。

  时间分秒流逝。
  我望着昏暗的四周,从那之后时间过去了多久呢?
  我不断尝试着用各种方式和阵法去破坏他的意志,但是却始终无法找到正确的核心。

  看着躺在冰冷石台上毫无动静的披萨,连睡着的样子看起来都像笑着一般。

  无端的烦躁只会逐渐加深我对此的厌恶。
  似乎只有用刀不断划破他的身体,才能看到他因痛苦而扭曲的表情。
  呵…真是令人不快的感觉。

  等待实验结果的时间似乎比我想象中的漫长,于是,我走到了外面的长廊。
  此时乌云早已消散,只剩下孤单的月光。
  望着不远处王宫的城堡,没有了那座有着古钟的教堂高塔,也没有了那幢如同囚笼般的高阁,但是往事却轻易地浮现在眼前。



  「这不幸的命运果然是我给你带来的吧?」
  在照顾那个人的某个月夜,我偶然看到了这个全身漆黑手捧着月珠的女子。
  惨白的月光下,她的身上蒙上了银白的月辉,恍然间多了些不真切的感觉。
  甚至让我不由得怀疑起,这个世界是否真的有鬼怪的存在。

  这让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不仅仅是因为她身上穿着这个国家极为罕见的装束,更让我在意的是她时常看着阁楼,没有靠近,没有敌意,却带着怀念的眼神。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情呢?我没能从她的口中得到答案。
  但很快我便发现,这并不是个值得我思考的问题。

  因为我绝不会像她那样做这种无意义的等待。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夺回来,即便那会毁了这个带走了那个人的世界……

  不知何时突然出现的红色蝴蝶打断了我的思绪。
  如同鲜血一般的双翼在月夜中异常美丽,只是那对形状特别的蝶翼让我有些在意。

  不过,这个世界总有无人知晓之物,这也是我唯一能得到乐趣的方式。

  这么想着的我回到房间,便发现披萨为了遮掩自己方才醒来过的些微动作。
  我假意地抬起他的下颌,而紧张的他却没有注意到自己合上的眼睑不曾停止的颤动。
  过于拙劣的演技,甚至都让我无心再陪他演下去。

  「你醒了啊?」
  果然,说完这句话,他终于肯睁开眼睛看着我了。
  那个满是愤怒的眼神,便证明了实验的失败。
  但没关系,这个国家的结局已经无法改变。

  正当我想着改怎么处理掉这个已经没有意义的「废品」时,那个在我计划里的不确定因素——卡萨塔出现了。
  不过,该说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吗?

  蝼蚁总喜欢抱团取暖,自以为是地说着一些他们明明无法改变的事情。

  虽然我没有时间听他们在我面前歌颂友情,但这么粗鲁的闯入方式,即便是我也是会生气的呢。

  也许是出于对刚才的报复,也许是为了再次见到那双松石绿的眼瞳露出仇视的目光,我好意地将我策划的剧本「如实」地告诉了他们。
  果不其然,披萨做出了和我预想一样的反应。
  只是我没有想到,这个剧本的终章居然会意外地给了我这样的「惊喜」。

  黑色的火焰缠绕着他曾紧握着的象征着和平的旗帜,被火焰侵蚀的旗帜变成了巨大的黑色镰刀就这么迎面向我砍来。
  拖着这种残败的身体还这么努力地想要杀死我吗?
  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啊。

  「你还真是个有趣的失败品。啊~」
  此时的我,打消了本来想要处理掉这个「废品」的念头。
  我向后一跃,便轻易躲开了披萨的攻击。
  「虽然我的目的已经达成了,但你可真是令我意外,披萨~」

  这次的实验或许并不是没有意义的。
  毫无疑问,披萨的异变是由于炼金术而造成的。

  但生命的转化果然没有我想象中那样简单。
  光靠理论是不够的,我还需要更多的实验,无论是人类还是飨灵,只要能再次见到那个人…
  即便与世界为敌,我也在所不惜。



  某年,格瑞洛希雷纳的某处餐厅。
  经过了漫长的沉睡时光,我再次睁开了眼。明媚的阳光从餐厅的窗户透进来,这时投射在我眼中的世界已经变得无比的陌生。

  会遇到谁呢?
  这么想着的我环视了周围,看到了那个似曾相识的面容身旁站着那个手捧明月一身漆黑的女子。
  那一刻,我的嘴角扬起了笑意。

  「御侍,你知道等价交换吗?这个世界总有着维持平衡的规则,实现了愿望的同时也意味着牺牲…那么在遇到我的这个瞬间,你…又失去了什么呢?」

  那抹熟悉的笑容又一次绽放在那张脸庞。
  「召唤到你还会有损失的么?……我想想……除了钱,一切都好商量哦!」

  除了钱么?
  虽然是我没有想到的回答,可我终于又一次见到了那个人。

  …我想要的从来都不是这些,我只是想要你的自由。

  所以这次,我绝对不会再放你离开。

威士忌


  不知道有没有人知道。
  所有故事的开始都只是为了早已写好的结局。

  传说中有一种会喷火的无名怪物,它有着狮子的头,山羊的身体和蟒蛇的尾巴。
  无论出现在何处,它都会摧毁那个地方,因此它所到之处一片荒芜。

  也许是因为传言太过可怕,很快凶兽的传说被改编成了童话。
  童话里会有善良的王子和正义的骑士去杀死那个怪物,最后世界迎来和平。
  人们会在童话的结尾,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但那一切终究只是谎言。



  这里曾经是一个和平的王国,国王勤政爱民,有着贤惠美貌的王后,和可爱的公主作为王储。
  然而,这个王国有一个秘密。
  那就是作为王储的公主其实是双生子。

  她们就像双生花,这个世界上最美丽,最纯洁,也最悲哀的花。
  她们一起出生,有着几乎相同的面容,却是性格完全相反的两个人。
  姐姐开朗聪慧,善于交际,是个任谁看来都适合作为王储的人选,妹妹阴沉自闭,足不出户,甚至连存在都不被人知晓。
  也许正是因为这相反的性格,所以,即使她们都背负着相同的命运,也遭受着不同的折磨。
  明明早就该知道,从她们出生的那一刻,就决定了她们不同的未来。

  威士忌的御侍是这个国家有名的医学者,负责照顾这个国家的王储。
  也只有他知道双生子的秘密。
  因为出生时是嵌合体的双生子妹妹自小体弱多病,因此双生子的姐姐才是这个国家真正的王。
  但是那时候的医学无法解释在妹妹身上留下的奇怪胎记。
  如同天使和恶魔结合的丑陋身体,使得国王和王后想起了传说中同样也是嵌合而成的凶兽。

  既然他们能想到,就不难保证不会有其他人联想到。
  一旦被人发现,这个幼小的孩子可能就难逃一死。
  为了保护她们的孩子同时又不让王国陷入混乱,国王隐藏了双生子的存在。

  为了治好自己女儿身上奇怪的胎记,国王便委派了威士忌的御侍,在那个谁都不能进入的小小阁楼里,医治自己女儿的「怪病」。
  而双生子的姐姐则从小锦衣玉食,有着高等的教育,学着端庄的礼仪,受着万众的赞美和期待。
  起初那位被众星捧月的公主并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妹妹的存在。
  但在她知道后,便经常偷偷地去阁楼那边看望自己的妹妹。
  她经常会和妹妹说话,讲故事 ,她想要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予自己这个可怜的妹妹。
  但是可怜他人是高位者才拥有的姿态,在低位者眼中,施舍是最低廉的善意。
  她的温柔没能得到妹妹的理解,甚至被人利用,让妹妹的内心滋生出了更深的恶意。

  然后就在某天,国王和王后突然逝世了。
  原本谦和有礼的王储变成了骄傲跋扈的女王。
  那时的女王身边,总有着一个她称为「医生」的中年男人。
  那个人便是威士忌的御侍。

  所有人都认为那是这个从小就隐藏自己本性的可怕女孩弑亲才得来了现在的位置。
  但是威士忌知道,这一切和自己的御侍也脱不了干系。
  根据御侍的安排,他负责去照顾一个和现在的女王容貌十分相似的女孩。

  不过,那与其说是照顾,倒不如说是监视。
  每天都让她服用会导致衰弱的药物,便是威士忌的任务。
  但是即便是这样的环境下,她也没有对此的任何怨恨。
  对妹妹的无条件信任,以及对于自己这和被软禁无异的处境的过度乐观,让威士忌觉得可笑的同时却也得到了新的救赎。

  「你一直看着这个虚构的故事,都不会觉得腻吗?」
  「嗯,因为这也是我想看到的世界啊。」
  「即便那最后都是谎言?」
  「……」
  「那如果我也对你说了谎呢?」
  「谎言若是能让人得到幸福的话,就会变成童话哦。」
  她笑着对威士忌说道。

  那个人接受了所有的恶意,就连满是谎言的他,也被这个少女颂为童话。

  除了他们,没有人知道在这王国的高塔阁楼上,脚上拷着锁链的女孩静静地看着那本她曾为自己妹妹诵读过无数遍的童话故事。



  当时钟敲响四下时,是这个王国的女王享用下午茶的时间。
  在那王宫满是花香,蝴蝶环绕的花园里,女王享用着最昂贵的食物和红茶,使用着最考究的餐具和桌椅,来度过这段时光。
  这样美丽的画面,就连停留在花园花蕊上的蝴蝶,看上去都像是茹毛饮血的怪物。
  在那之后,「嗜血蝶」的名号就这么在这个王国传开。

  很快,暴虐君主的荒淫无度招来了灾难。
  王国内的欢声笑语全是践踏在平民的饥饿贫苦之上。
  饱受灾异的民众终究还是踏上了反抗的征途。

  觉察到了这一切的威士忌的御侍带走了所有容易搬运的值钱财物,并命令威士忌帮助自己连夜逃出王国。

  就在他们的马车离开后不久,王国便很快被民众破入。
  威士忌看着这个他早已明白的故事结局,却期待着奇迹可以出现。
  大概是因为听过了太多遍相同的童话,他第一次对于神的怜悯产生了一丝期待。

  但是,神还是背叛了他。

  威士忌安顿完自己御侍,便又回到了王国。因为想要救回那个或许还没能被愤怒的人们找到的女孩,所以他才来到了那座空中的「囚笼」?
  他不断质问着自己回去的原因。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没得到答案,就看到了那具被长剑刺穿,躺在地上的冰冷尸体。
  鲜红的血映着他猩红的眸,只有女孩脸上那抹微笑证明了她曾有过温度的事实。

  威士忌曾问过她关于生与死的问题。
  对飨灵而言,生也好,死也好,其实都不重要。
  他之前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在遇到她后,威士忌突然想要知道她的答案。

  她说她从未想过去死,但也从未恐惧过死亡。
  死亡并不是无意义的,它是结束,也会是开始,那样,死亡才是有价值的。

  这样的死亡是有价值的吗?
  看着那个人脸上残留着的淡淡笑容,他没能否认因为这是那个人所做的选择。

  可是,为什么死去的是她呢?
  除了生命,这个世界根本不曾给予过她什么。
  而最可笑的不正是明明一心想要守护好这个国家的她却被当成了千夫所指的暴君而死了吗?

  什么是真相?
  真相真的重要吗?
  人们只是将自己积攒的愤怒发泄在他们认为的真相之上,连真正迫害自己的人都分辨不清。

  没有一丝阴霾的天空,仿佛预示着这个童话的幸福结局。
  贫瘠的土地上,那个如同恶魔召唤的钟声又一次敲响。
  但是那个喝着下午茶的女王已经消失了。
  人们高兴地笑着,铺上了红毯,撒上了鲜花,期待着美好的未来。

  再过不久,人们便会遗忘这一切,然后开始新的生活。
  但是威士忌却无法理解这个由谎言编造的童话结局。

  他想要破坏这一切,他想要破坏这个人守护的和平。
  因为正是这一切夺走了她。

  一直以来他都不明白,为什么只是一个契约却能束缚自己?
  为什么飨灵明明比人类更为高贵却要因为契约而无条件的服从?
  从一开始,他就什么都没有。
  重要的御侍?该去保护的人?
  这些难道不是这个所谓的契约强加给自己的东西吗?
  那为什么自己会说那些话呢?
  为什么要对那些人露出那样的表情呢?因为他们喜欢,不是吗?
  对他们而言,自己所做的这一切是真是假都不重要。
  那么,他又是谁呢?
  在那些人眼中看到的真的是自己吗?

  威士忌长久以来都无法明白这个矛盾的世界。这个世界充满了欺骗,又为何要让他真诚呢?
  但遇到那个人之后,威士忌开始明白自己一直以来想要寻找的东西。
  好不容易,他以为自己可以找到了。
  但是,她却被夺走了。

  因此,这所谓的和平和那把她当做替罪羊的人类,他全都会毁掉。
  他要把那个人经受的那一切,千倍万倍地全部还给伤害过她的人。

  直到他创造出能再次见到她的未来……
  直到他能再次从那双眼瞳中找到他自己……
 

神器

  • 等价代换
  • 神器线路
威士忌神器.png
魔法青红黄紫青.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88
Def icon.png 防御力 66
Hp icon.png 生命值 2153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940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359
生命值+718
普通节点3 攻速值+2470
攻速值+4940
普通节点4 防御力+33
防御力+66
普通节点5 生命值+718
生命值+143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攻击力+91
普通节点7 上:暴击值+704
下:暴伤值+1013
上:暴击值+1407
下:暴伤值+2027
上:暴击值+2111
下:暴伤值+3040
普通节点8 上:基础技效果+2%
下:能量技效果+2%
上:基础技效果+5%
下:能量技效果+5%
上:基础技效果+10%
下:能量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34
攻击力+68
攻击力+102
攻击力+136
普通节点10 暴伤值+1520
暴伤值+3040
暴伤值+4560
暴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攻击后,能量增加56 7 9 11 12 14 17 20 25)点,每12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环尾塔可.png 攻击后,额外对敌方全体造成一次自身攻击力36%46% 57% 67% 79% 92% 107% 127% 150% 180%)的伤害,每12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攻击后,友方全体的普通攻击伤害增加8%10% 12% 15% 17% 20% 23% 28% 33% 40%),持续4秒,每12秒可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Ⅱ(红·生命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15秒触发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36%46% 57% 67% 79% 92% 107% 127% 150% 180%)的伤害,使其无法受到治疗效果,持续6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每15秒触发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36%46% 57% 67% 79% 92% 107% 127% 150% 180%)的伤害,使其攻击力降低8.1%10.3% 12.7% 15% 17.6% 20.5% 23.9% 28.3% 33.5% 40%),持续6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15秒触发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36%46% 57% 67% 79% 92% 107% 127% 150% 180%)的伤害,使其防御力降低10.2%12.9% 15.8% 18.8% 22.1% 25.6% 29.9% 35.3% 41.8% 50%),持续6秒
塔可节点Ⅲ(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增加一个30%概率触发的基础技:对敌方生命值最低的角色造成攻击力44%56% 69% 83% 97% 112% 131% 155% 184% 220%)的伤害,自身获得12点能量
模板环尾塔可.png 增加一个30%概率触发的基础技:对敌方攻击力最高的角色造成攻击力44%56% 69% 83% 97% 112% 131% 155% 184% 220%)的伤害,自身获得12点能量
模板绒球塔可.png 增加一个30%概率触发的基础技:对敌方防御力最高的角色造成攻击力44%56% 69% 83% 97% 112% 131% 155% 184% 220%)的伤害,自身获得12点能量
塔可节点IV(紫·暴伤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免疫控制效果;所有友方施放技能时对敌方全体角色造成攻击力50%的技能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免疫控制效果;释放技能时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当前生命值0.4%0.5% 0.6% 0.7% 0.8% 1% 1.1% 1.4% 1.6% 2%)的伤害,自身回复最大生命值0.8%1% 1.2% 1.5% 1.7% 2% 2.3% 2.8% 3.3% 4%)的血量(这两个效果每10秒最多生效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免疫控制效果;释放技能时有15%19% 23% 28% 33% 38% 44% 53% 62% 75%)概率眩晕敌方全体2秒(每6秒可发动一次),并有4%5.1% 6.3% 7.5% 8.8% 10.2% 11.9% 14.1% 16.7% 20%)的概率回复友方全体60点能量
塔可节点Ⅴ(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自身技能伤害增加12%15% 19% 22% 26% 30% 35% 42% 50% 60%);每次释放技能时,如果敌方防御力最高角色生命值高于80%.额外对他造成攻击力32%41% 50% 60% 70% 82% 95% 113% 134% 160%)的技能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自身技能伤害增加12%15% 19% 22% 26% 30% 35% 42% 50% 60%);每次释放技能时,如果敌方防御力最高角色生命值高于80%.额外对他造成当前血量0.2%0.3% 0.4% 0.6% 0.7% 0.9% 1% 1.2% 1.3% 1.5%)的技能伤害(每8秒最多可发动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自身技能伤害增加12%15% 19% 22% 26% 30% 35% 42% 50% 60%);每次释放技能时,如果敌方防御力最高角色生命值高于80%.之后6秒内除自己外的友方造成的伤害增加16%20% 25% 30% 35% 41% 47% 56% 67%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