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宫保鸡丁

阅读

  ·  

2021-06-08更新

  ·  

最新编辑:包子-------

阅读:

  

更新日期:2021-06-08

  

最新编辑:包子-------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林久i
丿奶丶茶灬
包子-------
久离哩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宫保鸡丁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宫保鸡丁初始皮肤.jpg

画师:

宫保鸡丁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宫保鸡丁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宫保鸡丁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宫保鸡丁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宫保鸡丁头像.jpg 宫保鸡丁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 CV(中配)
藤田咲 翁媛
专属堕神 头像-狸猫.png
狸猫
头像-叶海皇.png
叶海皇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茄子卷.png茄子卷
获取途径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134 / 4296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526 / 7448
Def icon.png 防御力 21 / 490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924 / 9501
Hp icon.png 生命值 622 / 11676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185 / 4985
食物 宫保鸡丁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清朝
性格 沉稳冷静
身高 173cm
关系 喜欢: 董糖头像.jpg 董糖 冰糖湘莲头像.jpg 冰糖湘莲
信条
战场上若片刻迟疑,便易致战败。
简介
宫保鸡丁是一道闻名中外的特色传统名菜,它的起源与鲁菜中的酱爆鸡丁,和贵州菜的胡辣子鸡丁有关,后被清朝的四川总督丁宝桢改良发扬,形成了—道新菜式--宫保鸡丁,并流传至今。

宫保鸡丁选用鸡肉为主料,佐以花生米、黄瓜、辣椒等辅料烹制而成,具有红而不辣、辣而不猛、香辣味浓、肉质滑脆的特点。

背景故事
不惧战斗,心狠手辣,才华兼备。看起来严肃古板,其实也通风月,只是行手认真。曾经上过战场,当过护卫。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宫保鸡丁-基础技.png
锋芒势张
(1级)宫保鸡丁以枪震地,提高自身25%攻击力和25%攻击速度,持续5秒,并降低自身20点能量。
(41级)宫保鸡丁以枪震地,提高自身45%攻击力和45%攻击速度,持续5秒,并降低自身20点能量。MAX
能量技
宫保鸡丁-能量技.png
破空之枪
(1级)宫保鸡丁瞄准敌方进行连突,对最远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452点伤害,同时使自身下5次普通攻击必定暴击。
(41级)宫保鸡丁瞄准敌方进行连突,对最远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5876点伤害,同时使自身下5次普通攻击必定暴击。MAX
连携技
宫保鸡丁-连携技.png
超级破空之枪
连携对象
(1级)宫保鸡丁瞄准敌方进行连突,对最远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542点伤害,同时使自身下7次普通攻击必定暴击。
(41级)宫保鸡丁瞄准敌方进行连突,对最远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220%的伤害,并附加7046点伤害,同时使自身下7次普通攻击必定暴击。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从今天起,保护您的责任就交给我了。
登录
欢迎回来,御侍大人,请您努力地完成今天的工作。
冰场
这里寒气太重,请您把我的披风穿上吧。
技能
杀!
升星
感觉可以更好地保护您了。
疲劳中
明明我还可以......
恢复中
还不能出战吗?
出击编队
宫保领命。
落败
大人......请小心。
通知
饭点到了,请御侍大人按时用餐,饿着肚子是无法作战的。
放置台词1
与时俱进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御侍大人切不可怠惰。
放置台词2
御侍大人?书房的藏书已经看完了,请问还有吗?
触碰台词1
请别这样看我,宫保并非只会打打杀杀,经书诗文也略同一二。
触碰台词2
是有敌人来了吗?请大人站到我身后。
触碰台词3
堕神?对我来说,只要是敌人,一并杀了便是,无所谓忍不忍心。
誓约台词
御侍大人,您是指我吗?我.......我很愿意!不.......我是说......您的心意我已知晓,余生请多指教。
亲密台词1
嗯........卸甲后有人伴着休憩,总感觉很安心。以前......都没注意到呢。
亲密台词2
御侍大人,我曾在心底发誓要守护好您,即使没有缔结誓约,这份心情也不会改变。
亲密台词3
御侍大人很温柔啊.......倒是我自己,学不来温婉体贴,也不懂说小意的情话,即便如此您也依旧选择了我,谢谢......
放置台词3
寻个时间去旅行吧.......
胜利台词
敌皆授首,幸不辱命。
失败台词
胜败乃兵家常事......
喂食台词
谢过大人。


故事

策勋


   灯火通明的大殿内,觥筹交错。
   目之所及皆是贵族,坐在御侍的身后看着他与记不清多少人相互奉承,我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已习惯了这样的「庆功宴」。
  
   耳边的交谈声过于嘈杂,我只好努力喝酒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片刻后,熙熙攘攘的人们却突然噤声,应当是君主要讲话了吧。
  
   给自己斟满酒,心中平静甚至毫无波澜。
   君主之话无非就是一些立于台面上的话,其间孰真孰假,不还是要下属去忖度掂量。
  
   麻烦。
   虚伪。
   肩膀被轻拍,我才发现殿内众人的目光竟不知何时落到了我和御侍身上。
   听着贵族们众口一辞的道贺声,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念孟将军与宫保鸡丁多次退敌有功,故升为护国大将军,赐二人珠宝金币......]
   监事大人缓缓念出一大段圣旨,我连忙起身,跟着御侍叩首行礼。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御侍此时脸上的笑容竟比平时都灿烂许多。
   应当是因为获得了君主的肯定吧。
   能得如此功勋与隆恩,也算不负我们这些年来奔赴沙场的征程。
  
   与邻国的战争近年来尤其频繁,在被我们多次压制,尤其是这次的重创后,邻国似乎有所收敛,不再肆意制造什么纷争。
  
   我也回到原先日常的功课练习上,但一些时日后,御侍却几乎不再出现在训练场上。
   与此同时,自从获得君主的大批赏赐后,御侍的状态便大不如前,对功课的练习和军队的管理也越来越不上心。
  
   身为将军的御侍,理应带着我们一同训练,而不是整日沉溺于歌舞寻欢中。
   尽管他名曰借此来放松精神,我却隐隐有些不适。
  
   再一次止步于笙歌的殿外,隔着薄薄的朱红大门,失望的心情又漫上来。
  
   犹记得初次来到这个小国,那时的御侍虽只是一位不起眼的小将,但仍怀着十足的抱负与上进,一腔热血地训练,只为有朝一日可以为国家披荆斩棘。
   无法否认,正是这样的信念驱策着我和他一起奋斗至今日。
  
   身为女子,我最初也曾被质疑是否有与人类一样上战场作战的能力。
  
   我无法理解他们为何持有这样的偏见,总是习惯将性别,相貌与能力笼统地归为一谈。
  
   在我看来,那些只会躲在安稳巢穴之中高谈阔论的人,还不如战场上的一个盾牌有用。
  
   于是我开始跟着御侍手下的军队一起训练,学习使用人类的兵器。
   不想被人看轻,也不想拖御侍的后腿。
   我想告诉他们,哪怕拥有看上去娇弱的躯壳,
   哪怕不借助超越人类的任何力量,我也是可以和他们并肩而立的存在。
  
   我也的确做到了自己当初的承诺。
  
   耳边传来一阵嘈杂的嬉笑声,我回过神,发现自己还站在御侍的殿外。
  
   听着这些据说可以消愁解闷的歌乐声,我却
   愈生烦闷,只好决定去靶场转移注意力。
   「砰——砰——砰——!]
   火铳的冲击声在宁静的夜晚显得格外刺耳,我松了松紧绷的手指,总算畅快许多。
  
   回到住处,却正巧迎面碰上酩酊大醉的御侍,
   一身浓烈的酒气与胭脂气扑鼻而来。
   我忍不住皱起眉头,下意识地想回避,御侍却先开了口。
  
   「嗝、宫保,原来你在这里啊,这些日子、嗝、替我带军队,真是辛苦你了。」
   「其实我一、一直都觉得,你比那些男人靠多了。」
   「不过啊,以后不要这么凶,姑娘家的、不要总是这么严肃嘛,不然大家都很怕你,这关系以后我可不好搞啊,嗝——」
   他说着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还未等我回答,便又顾自晃悠着走了。
  
   原来在御侍眼里,我这般严律让他不讨好么。轻叹一口气,心中缠绕着一丝道不明的情绪。
  

号角


   日子就这样重复了下去,平静得甚至令我有些恍然。
  
   例行来到殿内向御侍上报军队每日的训练成果,尽管他仍然不闻不问,头也不抬地伏于那座近日才搬来不久的神像前。
  
   临走前我又瞥了一眼那座所谓的神像,神像面上的嘴角好像勾着一种诡异的弧度,一股莫名的恶寒随即涌上来,我快速地挪开视线。
   仅是一瞥便浑身不舒服,实在不知道为何御侍可以整日不动地对着它参拜。
  
   无事可干地躺在屋顶上发呆,不免又思虑起最近的一些事情。
   御侍近来与君主的来往愈发密切,似乎颇得君主器重。
   此外,他开始信奉莫须有的神,变得越来越不思进取,不务正业。
  
   或者说,整个国家上下皆是如此。
  
   自从君主大力推崇这个来路不明的神后,自上而下,人们崇拜神明的风气越来越重,几乎整国都沉浸在一种癫狂的环境之中。
   甚至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将国家的稳定都归功到这个神明身上,不事生产。
  
   与此同时,大家对于国力明显地衰退的现实却睁眼不看充耳不闻。
   各处的隐患像一个个无形扩大的裂痕,又被无声地掩盖在虚假的安宁之下。
  
   而我真正担忧的是,敌国似乎有着蠢蠢欲动的趋势。
  
   忽然想起一句话,「山雨欲来风满楼」。
   但愿是我多想了吧。
  
   尽管这样,我能做的也不过是将自己捕捉到的情报一一汇报与御侍,提醒他要时刻提防,万不能松懈。
   可他总是摆摆手,反笑我过于风声鹤唳,转而继续以狂热的姿态投入对这神的参拜。
   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着实令人忧心。
   想到这里,我的不安就愈发强烈。
  
   一阵阵喧哗传来,我朝不远处望去,只见一座金子铸成的神像正在大殿前缓缓立起。
   还是那个熟悉又令人厌恶的面容。
  
   它居高临下地被人们抬着,却正好面对我,上扬的嘴角仿佛正恣意地挑衅和嘲讽我。
  
   这哪是什么神明!分明就是个邪神!
   我强忍下想要一枪将它打个稀碎的冲动,告诉自己这不过只是一座堆砌的废铜烂铁罢了。
   这种甚至不配担为神名号的东西,还不值得
   浪费一颗子弹。
   然而纵使我恨意再深,仅凭我一人也无法扭转他们的看法。
  
   无论我多么努力,我最不愿想象的灾难,还是降临了。
   多次战败的敌国,竟气焰嚣张地派兵大举进犯放在此前,是绝不可能发生的。
  
   选择在此关头进攻,无非是对方早已洞悉了我们的情况,才敢乘虚而入。
  
   对方一直都是蛰伏在黑暗里的蟒蛇,只不过在真正露出毒牙之前,从来无人在意。
   以我们目前的兵力,根本就无法抵抗这凶狠的一击。
  
   但,即使是在如此千钧一发的时刻,君主和御侍,乃至士兵百姓,他们依旧还寄希望于那尊邪神!
  
   仿佛那些无谓的祈祷真的可以唤来神明,将眼前的敌人驱赶。
   沉重的号角贯彻天际,杀伐声与哀鸣声蔓延至每个角落。
  
   这也许将是一场无人幸免的战争。
  
  

陨落


   旌旗擂动,枪炮与马蹄相互践踏着,又淹没在朔风里。
  
   四周早已乱作一团,我拼命压下不该出现的情绪,穿梭在战火之中,咬紧牙关不让最坏的结局出现。
  
   哪怕士兵们溃不成军,我都不会放弃奋战至最后一刻的机会。
  
   这是御侍曾经教会我的道理。
  
   可我直到那时才明白,击败我的从来不是敌人的炮火,而是我永远也参不透的人心。
  
   被我派去传递和打探情报的手下告诉我,君主和那些王官大臣们,早已趁着混乱私自逃走了。
   当然,其中也包括我的御侍,那个前些时候才坐拥大将军名号的人。
  
   失望、低落与寒心交织在一起,如同一瀑刺骨冰凉的寒水,从头到尾将我浇了个透彻。
  
   而此时,真正的危险才刚刚开始。
   战争巨大的声响竟然引来了不知潜藏在何处的堕神。
  
   战局顷刻扭转,方才还针锋相对的两方阵营,不过片刻已经纷纷仓皇逃窜。
   我心下一惊,即便还未真正地与堕神交过手,
   我也知晓堕神的威力绝对要比人类的武器强上许多。
  
   仍有不畏之人转而将火力集中于堕神身上,射出的枪炮与箭矢不过是徒劳。
  
   我立下判断,决不能坐以待毙,若是那堕神真的发力,恐怕就不只是一个国家的战败,而是两个领土的灭亡。
  
   和堕神的战斗果真没有想象中的轻松,更何
   况我还要分出一部分精力,避免无辜之人徒增更多的伤害。
   「砰!」
   我紧紧瞄准着对面的庞然大物,用尽浑身气力开出最后一枪。
   缠斗至此,我攥着火铳的双手已接近麻木,身体也不受控制地下坠。
  
   怪物挣扎着湮灭于漫天的鲜血与哀嚎中,我眼前的景象也逐渐模糊......
  
   双目传来刺痛感,恍惚睁开眼,一束灼目的日光正透过窗子直射过来。
   下意识地抬手遮挡,却突然发觉双手的麻木之感竟减轻了不少,而后才反应过来,是整个身体的痛感都减轻了很多。
   四周是一间整洁陌生的房间,突然的环境转换使我一时有些困惑。
  
   简单地调整休息后,我还是决定出去看看。
   这时,两名陌生的女子率先推开门走了进来。
  
   「姑娘你醒了,还有哪里不适吗。」
   身着褐裙的女子开口道,她身后跟着一位青衣女子。
   温和的声音中并无恶意。
  
   短暂的交谈后,我才知道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座名为墨阁的庄园,救下我的是一位唤作菊花酒的飨灵,眼前便是阁主董糖与琴师冰糖湘莲。
   而我已躺了足足两日。
  
   向她们一一道过谢,我拿上自己的火铳预备离开。
   尽管有幸得救,但我知道自己的使命依然还在那个国家。
   「若你信得过我,还是不要回去的好,你的国家已经.......]
   看到我的动作后,董糖似有阻拦之意。
   「我必须回去。」
   我又何尝不知道董糖想说什么,但我并不想再解释什么,便径直走了出去。
  
   许是察觉我去意执着,她也不再言语。
  

破败


   虽然身体尚未完全恢复,我还是快马加鞭赶了回来。
  
   看着满目疮痍的国土,任谁也无法想象,这里曾经也是一个自给自足的丰裕小国。
  
   路边一座破败的寺庙里,支离破碎的邪神像
   掩在残桓断壁之下,依稀还能看出那个诡谲的笑容。
  
   我只能紧攥拳头,不让情绪浮于面上。
   尽管如董糖所说,我早该料到这般结局。
   想要回来也只是不甘心罢了。
  
   身上的唯一与御侍牵连的契约之力,也早已在
   我醒来时就消失殆尽了。
   不知再寻什么理由留下来,我自认已竭尽全力,终究却还是无法逆转这覆水之局。
  
   「你可听过圣教的名号,酿成此番苦果,我想,除了你们自己,他们也不能免责。」
   身后忽然响起略微熟悉的声音,董糖正从一片萧索中缓缓走来。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那座神像,我最熟悉不过了。不止是你们,即使是你们的敌国,也在他们的操控之下。」
   「 与妖魔做交易的人,终究还是被妖魔吞噬了。]
   「你是说.......]
  
   那些在城里肆意进出自称为神使的黑袍人,那些诡异的神像,那些诱人癫狂的风气,那些像毒药一样侵蚀着人们的邪神......
   皆是出自那圣教之手。
  
   董糖的沉默,大程度上已经印证了我的想法。
  
   愤恨又无奈,荒唐又唏嘘。
  
   看着眼前一个个孤冢,昔日场景还历历在目,如今却只剩白骨青苔。
   一个酒壶忽然递到我面前,我有些意外,但还是不客气地接了过来。
   董糖并无言语,也许也是知道我在默默祭奠这些逝去的生灵。
  
   「宫保,你可愿意加入墨阁,同我们一道相处行事。」
   一阵无言过后,董糖才缓缓说道。
  
   我一时愣住,但转念一想家国既灭,我自然无处可去,董糖会说出这般话也不足为奇。
   只是我不知道,是什么愿意使她邀请一个见面不过短短几日的陌生人。
  
   是念我有些可怜,还是纯粹看上了我拥有可以作战的能力。
   若是后者,我想我本就早已习惯,不过换个地方做事罢了。
  
   「我知道你志图抱负尚在,也定不会因此停滞。」
   「然圣教之深,我们也还未能摸透。若得你相助,定大有裨益。」
   「孤身一人终究不好行事,唯有执手相护,方能一往无前。」
  
   此时的董糖面容依旧温婉,但透过她异常坚定的眼神,我却看到了一种所向披靡的勇气。
  
   心中忽生动摇,事已至此,有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和志同道合的伙伴,固然也不是什么坏事。
  
   跟着董糖回到墨阁已经一段时日了,看着这座安稳的小庄园,听着园内嬉笑的声音,还是会让我不经意间失神。
  
   就连顶上天空都格外澄净。
   看来,是很久没有体会过这样真正的宁静了。
  
   亦或者说,从来就没有过。
  
   自始至终,我都是以将军护卫的身份,奔波于
   战场与训练场之间。
   回想起那些只充斥着严酷训练的日子,不过是为了告诉御侍和其他人,他们可以做到的事,我一样也可以,甚至可以更好。
  
   那时的我也曾疑惑过,为何女子的身份能产生如此多的桎梏,以至于身为飨灵也依旧被人们的话语声指指点点。
  
   「你的书拿反了。」
   思绪再次被打断,董糖总是能神出鬼没般地出现在我周围某个地方。
  
   「......」
   「这本诗集很有趣,没想到你也喜欢。」
   「只是一点兴趣罢了。」
   「我很敬佩你。」
   忽然听到董糖说出这句话,我有些疑惑,转头看向她。
  
   「你的能力和为人,都很出类拔萃。」
   「以及,你一定也怀疑过吧,为什么我会邀请你到墨阁。」
   董糖说着,却忽然顿住,转而漾开一个笑容。
  
   「你是不是认为,我看上了你强大的作战实力,嗯,这点我的确不会否认。」
   「但是,我认同的,除了你的实力,更是你,作为宫保鸡丁的你。」
   「……」
   「谢谢......]
   这些突如其来的话令我有些无所适从,话语噎在喉中,最后也只能挤出一句道谢。
  
   心里冒出一股从未有过的感动,只有我清楚地知道,那是不同于先前御侍和其他人对我的肯定。
  
   董糖见状,笑容却更深了。
   「走吧,书阁里正好新进了一批书,正好与你探讨一二。」
   「还有,要是想去哪处游玩的话,问柿子饼便好,此事他最精通不过。」
  

宫保鸡丁


   宫保鸡丁最初曾被自己的御侍怀疑过,以女子身躯存在的她,是否有可以随他上阵杀敌的本事。
  
   世人这些天经地义的以为,是何等的不公平。
   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自古本就无定义。
  
   她有足够的实力来证明自己并非弱者,也从不在意那些徒增的质疑。
   女子也可以拥有勋章,戍守家国,决胜千里之外。
  
   不久,战场上帅气的英姿和完美的战绩使将军护卫的名号传遍整座城。
  
   宫保鸡丁内心深知自己肩上的责任,一直以严格自律,渐渐地在别人眼里的她显得尤其冷酷和铁血。
   然而日复一日的训练几乎使她没有片刻安静的时刻,可以彻底放松自己。
  
   当她无意间接触过那些诗文典籍,才发觉那些安静的文字可以使她放松下来,忘记一天的劳累。也让她了解和接触到了战场外更多的东西。
  
   她的意志和心境也被这些诗文打磨得更加强大。
  
   也曾有人对武将读儒生之物有所嘲讽,但她总说,自己如何行事,不应被过多地指指点点。更何况她也知晓自己的能力,不会让别人失望。
  
   她可以知书达理,也能做到杀伐果决,独当一面。
  
   此时宫保鸡丁所在的国家与邻国正频繁地发生冲突,但由于宫保鸡丁的存在,使得邻国被暂时压制着。
  
   邻国的君主并不甘心受制于人,他听信圣教的话,与之进行交易,保证给圣教足够的财富。
   而圣教则承诺会让他们在战争中取得胜利。
   于是圣教开始侵袭宫保鸡丁的国家,以一贯的恶劣手段,成功控制了君主乃至百姓上下。
  
   事实上,邻国也早已因为邪教民不聊生,原本就已经支离破碎的国家,为了得到更多能够供奉邪神的财产,肆意地开始了战争,战争的摧残,加速了他们的灭亡。
  
   两国君主的欲望,最终亲自送葬了自己的国家。
   而在那之后,堕神的到来,都像是命中注定一般。

神器

  • 鸣空之统
  • 神器线路
宫保鸡丁神器.png
魔法黄红青紫黄.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88
Def icon.png 防御力 66
Hp icon.png 生命值 2153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88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940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359
生命值+718
普通节点3 攻速值+2470
攻速值+4940
普通节点4 防御力+33
防御力+66
普通节点5 生命值+718
生命值+143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攻击力+91
普通节点7 上:暴击值+704
下:暴伤值+1013
上:暴击值+1407
下:暴伤值+2027
上:暴击值+2661
下:暴伤值+3040
普通节点8 上:基础技效果+2%
下:能量技效果+2%
上:基础技效果+5%
下:能量技效果+5%
上:基础技效果+10%
下:能量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34
攻击力+68
攻击力+102
攻击力+136
普通节点10 暴伤值+1520
暴伤值+3040
暴伤值+4560
暴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普通攻击伤害提高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
模板环尾塔可.png 攻击速度提高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
模板绒球塔可.png 攻击力提高3.5%4.6% 5.8% 7.1% 8.4% 9.9% 11.7% 13.9% 16.6% 20%
塔可节点Ⅱ(红·生命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普通攻击有40%的几率对最近一名敌方额外附加自身攻击力26%34% 44% 53% 63% 74% 87% 104% 124% 150%)的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普通攻击有40%的几率对全体敌方额外附加自身攻击力14%18% 23% 28% 34% 39% 47% 55% 66% 80%)的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普通攻击有40%的几率对攻击力最高的敌方额外附加自身攻击力21%27% 35% 42% 50% 59% 70% 83% 99% 120%)的伤害
塔可节点Ⅲ(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15秒释放一个额外基础技,提高自身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攻击力并沉默自身,持续4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每15秒释放一个额外基础技,在4秒内提高自身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攻击力并对最近的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0%)的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每15秒释放一个额外基础技,在4秒内提高自身5.2%6.9% 8.8% 10.6% 12.6% 14.8% 17.5% 20.9% 24.9% 30%)攻击力并对全体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26%34% 44% 53% 63% 74% 87% 104% 124% 150%)的伤害
塔可节点IV(紫·暴伤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暴击时有30%的几率使全体友方攻击力提高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持续2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暴击时有30%的几率减少全体敌方13 4 6 7 9 10 12 13 15)点能量(该效果有4秒冷却时间)
模板绒球塔可.png 暴击时有30%的几率驱散随机三名友方的减益状态和随机一名敌方的增益状态(该效果有1514 13 12 11 10 9 8 7 6)秒的冷却时间)
塔可节点Ⅴ(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自身免疫魅惑和眩晕,释放基础技后有50%的几率自身下3次普通攻击必定暴击并附加528696 881 1066 1268 1486 1755 2091 2495 3000)点固定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自身免疫魅惑和眩晕,释放基础技后有50%的几率在三秒内每秒降低全体敌方23 4 6 7 8 9 10 12 15)点能量并使其免疫治疗
模板绒球塔可.png 自身免疫魅惑和眩晕,释放基础技后有50%的几率对全体敌方额外造成自身攻击力31%41% 52% 63% 76% 89% 105% 125% 149% 180%)的伤害并使其攻击力降低7%9.2% 11.7% 14.2% 16.9% 19.8% 23.4% 27.8% 33.2% 40%),持续3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