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通知:

小馄饨

阅读

  ·  

2022-05-18更新

  ·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阅读:

  

更新日期:2022-05-18

  

最新编辑:丿奶丶茶灬

刷新 历史
编辑WIKI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尼克妮可妮
长夜应无寒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小馄饨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慵懒午后
  • 寻声梦歌
  • 花开堪折
小馄饨初始皮肤.jpg

画师:

小馄饨满星皮肤.jpg

画师:

小馄饨换装.jpg

画师:

小馄饨换装2.jpg

画师:

小馄饨换装3.jpg

画师:

小馄饨头像.jpg 小馄饨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 CV(中配)
梶裕贵 谢添天
专属堕神 头像-瓜子巨炮.png
瓜子巨炮
头像-暴食.png
暴食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南瓜饼.png南瓜饼
实装日期 2017年12月14日
获取途径 碎片融合空运15日签到
初始属性 / 满级属性120级,含神圣契约,不含神器属性
Att icon.png 攻击力 55 / 1209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82 / 2953
Def icon.png 防御力 10 / 19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668 / 2882
Hp icon.png 生命值 379 / 5874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669 / 2379
食物 小馄饨
类型 主食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前202~1世纪
性格 随性
身高 183cm
关系 喜欢: 庐山云雾头像.jpg 庐山云雾
信条
不要自添烦恼,活的逍遥自在一些。
简介
小馄饨外形如同鸡蛋,在道家看来好似天地未开时的混沌,所以得名馄饨。而道家阴阳相生的特点也恰恰在馄饨之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也渐渐被更多人所喜爱。
背景故事
随心所欲生活着的青年,平日里一直与自己饲养着的饨魂形影不离。怕麻烦,万事都喜欢差遣饨魂去完成,这间接导致了很多人猜测其实饨魂才是他的本体。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小馄饨-基础技.png
饨魂圣召
(1级)小馄饨召唤饨魂袭向敌方,对敌方距离最远的目标造成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25点伤害。
(41级)小馄饨召唤饨魂袭向敌方,对敌方距离最远的目标造成攻击力180%的伤害,并附加395点伤害。MAX
能量技
小馄饨-能量技.png
魂灵之焰
(1级)小馄饨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追加78点伤害,并削弱5点攻击力,持续5秒。同时使自身下5次普通攻击时,每次攻击的攻击力提升10点。
(41级)小馄饨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追加1232点伤害,并削弱45点攻击力,持续5秒。同时使自身下5次普通攻击时,每次攻击的攻击力提升90点。MAX
连携技
小馄饨-连携技.png
超级魂灵之焰
连携对象 龟苓膏头像.jpg 龟苓膏
(1级)小馄饨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追加94点伤害,并削弱5点攻击力,持续5秒。同时使自身下5次普通攻击时,每次攻击的攻击力提升15点。
(41级)小馄饨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追加846点伤害,并削弱45点攻击力,持续5秒。同时使自身下5次普通攻击时,每次攻击的攻击力提升135点。MAX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暇な時は、庭の花をよく見ている。花が咲こうと散ろうと、どうでもいいけどね。ただ、君のことは、少し気になるかな。
闲暇时看着庭院的花开花落,它们的去留我并不在意。但你,让我有一丝兴趣。
登录
帰ったかぁ?
回来了。
冰场
飩魂はここにいるのが好きらしい。
饨魂似乎很喜欢待在这里。
技能
さっさと片付けよう、飩魂。
快些解决吧,饨魂。
升星
なんて強い力だ。飩魂、ちゃんと一滴残らず吸収するんだよ。残すともったいないからね。
这些强大的力量,饨魂你可要好好地吸收干净,别浪费了。
疲劳中
飩魂に元気がないね。今日は失礼するよ。
饨魂没什么精神,今天就不陪你了。
恢复中
飩魂はもう大丈夫。うん?飩魂の心配ではない?まさか私を心配してるのか?
饨魂已经没事了。嗯?不是担心它?难道你是在担心我吗?
出击编队
散歩に行くのもいいな。
出去散散步也好。
落败
きみ…
你…
通知
出来たよ。
饭好了。
放置台词1
碁は打てるか?
会下棋吗?
放置台词2
そんな事はほっとけ、もっと自由気ままに生きるべきだ。
不要自添烦恼,活的逍遥自在一些。
触碰台词1
飩魂も喂食が必要だ。こいつが食べるのは……
饨魂也是要吃东西的,它吃…
触碰台词2
飩魂を良く見てるね。さては、こいつのこと、お茶や喂食を運べるし、洗濯などの家事も出来るし、便利だと思ってるでしょう?
你是不是在想,我有饨魂在,又能端茶送水,又可洗衣做饭,真是方便?
触碰台词3
何を焦ってるんだ。何事もゆっくりと、ね。
那么心急做什么,万事都要慢慢来。
誓约台词
今までは、何にも縛られずに、自由気ままに生きようと思っていた。君と出会うまでは。こんなにも一人の人間に執着するようになるとは…何度生まれ変わろうとも、君を離さない。
原来我也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洒脱,遇到你之后就想要生生世世都和你纠缠在一起。
亲密台词1
君に関することなら、私自ら手を貸そう。
只要是与你有关的事,我都会亲力亲为。
亲密台词2
初めて飩魂がいることに不便を感じる。これからは君と一緒にいる時は、こいつを外で遊ばせよう。
第一次感觉到有饨魂在真是不方便,以后与你待在一起的时候,我让它去外面闲逛两圈吧。
亲密台词3
私から離れようと考えても無駄だ。君がどこに逃げようとも、必ず見つけて、私のもとに連れ戻す。
不要想着有一天从我身边离开。无论你逃去哪里,我都会将你追回来。
换装独白
慵懒午后 嗯……偶尔让饨魂休息一下,亲手泡一杯茶也未尝不可,不过只能是偶尔。
寻声梦歌 是听见歌声才来了吗?会停留多久呢?嗯,像我一样自由自在的才好吧。
花开堪折 嘘!莫要被发现了。这院里刚开的花龟苓膏可宝贝着呢,若是他见着又该唠叨了。

故事

为人子


  我是小馄饨,我的御侍很小的时候,就将我召唤了出来。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的便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娃娃,年纪小小的他板着一张故作严肃的脸,但是却没有办法掩盖自己眼底的兴奋。

  他向我伸出了还有些圆润的手,最终还是没能忍住露出了一个甜滋滋的笑容。

  「从今天起,我会保护你的!」

  我看着眼前这个绵软甚至还有些奶音的孩子,忍不住笑开蹲下了身子,抓住了他的手,看着他清澈的眼睛。

  「好,你保护我。」

  雍容华贵的装饰和价值不菲的锦衣玉袍,我清楚地知道,我眼前这个小小的孩子,并不会是什么普通人家的小孩儿。

  但我也没能想到,他的身份竟比我的预计,还要尊崇。



  立于这个国家之巅的那个男人,是他的父亲。

  他还有着数十个兄弟,此时的他并不能明白他的母妃看向他时,那担忧的眼神是为了什么。

  依旧还是个孩子的他,对于故事中的集市、糖人、糖葫芦,充满了憧憬,那双又大又明亮的眸子中的光芒让我忍不住向他伸出了手。

  「既然那么想知道 ,我带你去看看好不好?」

  旋转的花灯,琳琅满目的小玩意儿,所有的东西都吸引着从未离开过深宫的他。
  看着他灿烂的笑容,我的嘴角也无法抑制地勾起。

  手中小小的手掌忽然脱开,穿着华贵的孩子将一个小小的乞丐护在了身下,怒视着那些对他拳打脚踢的人们。

  「这样很危险。」
  「但是我不能不管!」

  看着他倔强的眼神,我有些无奈地揉了揉他柔软的发丝。

  集市的灯火一直亮到深夜 ,我带着他在集市上逛到很晚,一直到他逛累了,于是我们并排坐在河边,将双脚泡进了冰凉的河水里,看着河灯随着河水越飘越远。

  「对了,你刚刚许了什么愿望啊?」
  「啊……不是说和别人说了就不灵了……不……不要说了吧……」
  「我是你的飨灵,可不是人。说说看,说不定我能帮你实现呢。」
  「小馄饨你实现不了的。」
  「说说看嘛。」
  「我……我想,以后找一片世外桃源,然后带着娘亲隐居在里面,朋友们路过会来看我,我自己无聊了也能去集市看……不需要和兄长们争宠,不需要担心父皇怪罪,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过好自己的生活……」

  我无法忘记他说着这句话时的表情,那高兴的表情与那些普通的孩子一样天真烂漫。
  但是一切的美好,都是十分短暂的。

  回到宫中时,他那位贤良温柔的母妃,第一次露出了如此愤怒的表情。
  即便在这样的震怒下,微红的眼眶无法掩盖她内心的担忧。
  她斥退了所有宫人,令御侍跪在了自己的面前。

  她用戒尺狠狠地打向孩子的大腿,即便那双颤抖的手几次都无法捏稳她的戒尺。
  一下,两下,微颤着的双手却完全不打算停止。
  直到她泪流满面地抱住腿上已经肿得无法行走的孩子的时候,才崩溃地哭出了声,昔日的美丽妆容此时也已经花作了一片。

  「娘亲知道,是娘亲对不起你,将你生在了帝王之家,让你没了其他的选择,但是,你是帝王家的孩子,娘亲害怕,真的害怕……算娘亲求你……不要再奢求那些个普通人的日子……好不好?好好地活着,求求你。」

  他的母亲足够温柔,想要尽全力给他普通人家孩子能有的一切,就连称呼都因为显得生分而不愿意使用敬称。

  但,那时站在门口目睹了全程的我刚刚才知道,他一个兄弟,已经死于那些忘却亲情的同胞手中。

  这个孩子,无论受了多重的惩罚,身上有多疼,都没有哭过。

  但他却在母亲温暖的怀抱和滚烫的眼泪下,嚎啕大哭。

  他松开了自己攥的发白的拳头,像是将自己的梦想彻底放手那样,垂下了一直骄傲抬着的头。

  我是不是……做错了……

为人臣


  孩子一天一天地长大,从一个小小的少年,长成了一个俊逸挺拔英姿飒爽的青年,幼时皓如明月般的纯净笑容此时渐渐被一些无奈、不甘所取代。

  他废寝忘食地学习,拼尽全力,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努力地想要改变什么。

  陪伴在他身边的我,却只能在他累倒在书桌前时,为他披上一条薄被。

  书桌旁的竹简越堆越高,就连一旁给他补身的鸡汤已经凉透,结起了油花。
  桌上的油灯明灭不清,他看着竹简上的悲报红了眼眶,仰起头却连发泄都无法肆意进行。

  他的挚友,在他的兄长们的博弈中, 沦为了牺牲品,然而他却连哀悼都无法做到,只因身边不知暗伏于何处的暗探。

  一个小小的地方官,哪里能斗得过已经和官宦们层层勾结在一起的势力。
  很快,他的那位挚友便变成了势力斗争之中的牺牲品。
  御侍接到消息的时候,那个曾经和他坐在一起纵情诗词高谈阔论的年轻人,已经埋骨于皇城郊外。

  再也无法忍耐下去,我让饨魂驱散了所有的下人,整个硕大的房间之中只余下了我们两人。

  如同孩童时一般,将他的脑袋拥在怀里轻轻安抚。
  这个已经习惯不再在他人面前落泪的孩子,此时的手指紧紧地攥着我的衣摆。

  「我不想变成皇兄他们那样的人,我也不想变成父皇那样的人。」
  「……你不会的。 有我在,你不会的。」
  「我不想和他们争,我只想好好地护好我这一方百姓安乐,护好亲友安康,难道不可以吗……为什么……为什么……」
  「我带你走吧。」
  「不行,我不会走的,我绝不会向他们认输的。但是我希望你能看着……不要让我陷进去……我绝不能把国家,交给那群会残害手足,残害忠良的家伙。」

  埋在我怀里的人虽然还有些颤抖,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起头,虽然眼眶还有些泛红,说出口的话语却是无比的坚定。

  那个曾经因为放弃了自己的梦想而痛苦不堪,两眼哭得红肿不堪的孩子,就如同初见时对我承诺的那样,保护起了那些甚至不记得名字的人们。
  但是作为一个不得势的皇子,他连挚友去世的消息,都没能及时知道。

  他说,他是这个国家的皇子,自出生就享受着平民们没有的待遇,自然也要负担起相应的责任,他不只是他的父亲的臣民,更是他们的臣民,如果想要保护他们,他需要更大的权利。

  权利就像是洪水猛兽,纵使你不情愿,也会逐渐将你吞噬殆尽。

  我会作为他的飨灵,一直站在他的身边牢牢,替他守住他的本心。

  我看着他的眼神,发现那时抱着母亲嚎啕大哭像是失去了整个世界一样的那个男孩儿,真的已经,长大了。

  我知道,他一直有一副他挚友所画的桃源美景,我和他一直都很喜欢那副画,那和我们梦中的桃源简直一模一样。

  我为他来挑灯的时候,时常发现他望着这幅画出神,仿佛哀悼着被他自童年就放弃了的梦想。

  从那一天起,那副画,被锁进了他的柜子深处。

为人君


  也是从那一天起,曾经的御侍,他就变了。

  我知道他从来不是一个愿意与其他人虚与委蛇的人,但是从那一天起他却学会了阿谀奉承。

  曾经被我们嗤之以鼻的奸险小人,也逐渐被拉拢了过来。

  在那些轻视我们、欺凌我们的兄长,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成长到了他们无法匹敌的程度。

  我能清楚地看见,立于所有人之上的帝王,以往不满的眼神也逐渐变成了欣赏。

  有人说他现在长袖善舞的样子比起以前的严肃模样,实在是讨人喜欢不少,但是只有我能知道,睡梦中,他紧蹙的眉心再也从未舒展开。

  我立于他的身侧,看着他嬉笑怒骂间定下他人的生死,指尖轻扣桌面盘算着如何让他人踏入自己安排好的棋局。

  他的目光不再分给弱者,我看着他那双干净的手一点一点被染黑。
  我记忆中,曾经如玉的直爽少年,慢慢变成了无法一眼看出深浅的心思深沉之人。

  如果不是我能够看见他案板下依旧还在轻颤的指尖,可能我会和他昔日身边的人一样,甩袖离去。

  我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孩子,一点点走到了这个顶端被万人敬仰。
  我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孩子,一点点长成了自己过去最为讨厌的人。

  我无力阻止他的改变,因为那是他选择的道路。

  终于,年迈的帝王逝去,昔日的兄长如同跳梁小丑一般再也无力回天。

  他即将脱去了自己习惯的浅色外衣,换上繁复华丽的墨色盛装,束着隆重的发冠,一步一步地踏上那个至尊之位。

  我看着拦在我面前的几个侍卫,有些无奈的笑了。

  「他说了什么。」
  「陛、陛下说!你在他身边许久,如今陛下登临帝位,已经不再需要你了,念在你多年的陪伴,你走吧。不要再回来了。」
  「只有这些?」
  「……公子,听我一句劝,快走吧。帝王心思可容揣测,你知道的太多,只是流放,已是帝王开恩。」
  「好。让我再见他最后一面。」

  我如愿站在明天便成为帝王的人面前,看着坐在台阶上一边哭一边笑着的人,如同初见时蹲下身,向他伸出了手。

  「我带你走,好不好。」

  喝得烂醉的人,也不知有没有听清我说的话。他抓着我的袖子低下头,脚下柔软的绒毯上落下了一个个圆形深色痕迹。

  仿佛是为自己哀悼,也仿佛是为曾经不敢哀悼的朋友进行事后的弥补。

  「我终于 ,还是变成了父皇 ,皇兄他们的模样。」
  「我带你走。好么?」

  哭得像是个孩子一样的人在哭完后,抬起头,那双被水浸过的眸子黑得发亮,笑得灿然。

  「小馄饨,我放你走吧。」

  我终究还是没能看到他坐在那个位置上的样子。

为人友


  我并没有走出多远,仅隶属于他的内侍便向我恭敬地走来。

  他递给我的是一一个早已整理整齐的包裹,包裹中有着一叠并不厚的银票。

  这叠少得可怜的钱财,是他沾染那些黑暗之前,所有的财产,除了银票之外,包裹中还有一封厚厚的信。

  我找了一家客栈,尚未走进店门,便有小二迎了出来。

  「公子~有位客官给您留了最好的客房,专门让我在这儿等着您呐~」
  「嗯?」
  「他还让我给您带句话~」
  「什么话?」
  「他让我和公子说,他现在有实力能保护自己的朋友了,让您别为他担心,他很高兴。」
  「……谢谢。」

  走进他给我准备好的客房,所有的布置一如我以往的房间那般,就连香炉中的气味都是我喜欢的那种并不怎么常见的味道。

  坐在桌前,打开了那封厚厚的信。

  信中的他,还是我记忆中那个和我并排坐在小河边,用河水泡着脚的家伙,洗去了他竭尽全力伪装出来的外表。
  那个会因为小乞丐而挺身而出的冲动少年,并没有改变。



  长长的信将我们自相识后的一点一滴全部记录了下来。
  有些连我都已经不曾记得的细节他都没有遗忘,然而这能够令人会心一笑的文字忽然戛然而止。

  将信向后翻了一页,略带颤抖的落笔将信纸的边缘染上了墨点,一些字被圆形的水迹晕开。

  我仿佛能看见那个害怕变成孤身一人的孩子,一边忍耐着哭泣一边写下这封送我离开的信件。

  他不希望我看见现在那个皇位上的他,因为只有我还记得,曾经那个笑着和我说想要带着娘亲一起隐居,曾经为了小乞丐而大发雷霆的他。

  他变成了他最讨厌的模样,做尽了他最讨厌的事情,但是他不曾后悔。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不会再次绝望的发现,他的诺言,是多么的苍白无力。

  他曾经因为自己的无力而错失了一个挚友,但是现在,他已经拥有了保护所有他想要保护的人的力量。

  眼眶莹湿,信上的文字开始不再那么明晰,捏了捏眼睛睁大了眼睛不让泪水落下,我深吸一口气继续将信读完。

  我一直以为我藏得很好的想法,没想到早已被这个家伙察觉,就如同我发现他会盯着那副画出神一般,他也发现我盯着画憧憬的眼神。

  他已经因为自己而将我锁在了他的身边太久,现在是时候,放我离开了。

  他终其一生,可能再也无缘他梦中的世外桃源,也无法再去看想象中的山山水水,但是他却能放同样渴望着那些的我自由。

  「你要记得,就算你在外面逍遥自在,也要看着我啊,我一个人在这里,真的好怕我有一天,会变成他们那样。」

  泪水再也无法抑制,一滴一滴,将原本还能勉强看清的字迹打得模糊不清。

  「好,我会的。我一定会的。」

小馄饨


  传闻在小馄饨所在的国家附近,那个名为耀之洲的地方有着一片很博大的土地。
  它上面有着数不清的名山大川,也有很多不知名的世外桃源。



  如果说,让小馄饨选的话,他绝不会选择在这小小的宫廷中现世。

  但是他不但在宫廷中现世,还在那个枯燥无趣的环境中,守着一个小孩儿的良心,整整守了二十多年。

  那个被母亲悉心的教导的孩子,在小馄饨的引导下,一点一点地长大,成了一个足以令所有人敬畏且尊敬的帝王。

  他以雷霆果决的手段,解决了寄生于这个国家中的蛀虫,拔去了无数毒瘤,不惜撕破伤口挖出了埋在伤口深处的烂根。



  没有人知道,这个严厉且没有任何事情能瞒过他的眼睛的帝王,曾经也只是一个,希望能够平平凡凡度过一生,看遍山山水水的孩童。

  这个孩子一点点成长起来,变成了一个有担当的青年。
  他看着时常趴在庭院发呆的小馄饨,攥紧了拳头。

  他知道,如若不是他,小馄饨定然不会被束缚在这片天空之下,仰望着飘出视线的云朵发呆。

  纵使身边的人除了他,已经全部离去,不论他多么不舍,他都已经决定,要放这个陪伴了他二十多年的朋友自由。

  令他惊喜的是,小馄饨在离开后,还会时不时的派那个圆溜溜的饨魂送来一份份手信 。有时,会有一些简单的糕点,有时,是一封报平安的信件。

  而每次信件的最后,小馄饨都会认真地告诉他,最近外面的世界因为他又变好了一些。



  少年成长为青年,青年渐渐老去。
  有时是半个月,有时是三天,这一封封的书信没有停歇过。
  而皇帝也时不时会和他在信中说些自己身边的趣事,一直到帝王故去,他的手中都还有半干的墨迹,然而桌上却没有了信函。

  也许是为了实现帝王曾经信中的请求,他们两人,都默契地再未提过再见,而留在小馄饨脑海中的,也一直都还是那个坐在河边用脚踢着水的少年。

  小馄饨揉了揉因为悲伤而蜷缩在身边饨魂,看着手中写到一半就没了下文的信,抬起头看着自他继位之后越来越热闹的集市。

  陡然映入他眼帘的,是那-身漆黑的长发男子一脸无奈地拉着身边笑得正欢的女孩儿在街上走着的样子。
  小馄饨忍不住笑开,转身离开了集市。

  而身后的那个一身漆黑的男人也仿佛感觉到什么似的,转过头看了一眼,但却并没有发现翩然离去的小馄饨。


小馄饨Q版.png 小馄饨慵懒午后Q版.png 小馄饨寻声梦歌Q版.png 小馄饨花开堪折Q版.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