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节的小饼干(多cp)

来自食之契约WIKI_BWIKI_哔哩哔哩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贡献者 :
丿奶丶茶灬

食之契约WIKI > 同人馆 > 愚人节的小饼干(多cp)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本文由 夜鹰8343 原创。未经许可,请勿擅自修改,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带链。
  • 关东煮写信之后这个愚人节到底发生了什么


  • 关阪,威御,萨法,奶茶,枪火要素有


————————————————————

『餐厅』

  “难为你了……”御侍听完前因后果之后不禁觉得——关东煮也太暖男了吧!既照顾了大阪烧的心情,又让自己避免了大阪烧的小小恶作剧。

  “其实偶尔一次恶作剧,我也不会生气的。”

  “让御侍大人受惊总归是不好的。”

  屋子里烧瓶敲击的声音突然就响亮了一些。

  御侍挠了挠头:“嗯……如果大阪烧没有来我这里,也就证明……她是不是,去找其他飨灵恶作剧了啊……”

  关东煮:“……我明白了,御侍大人,我现在去提醒其他人。”

  “一路小心。”御侍目送着关东煮走远的背影,拽了椅子坐到威士忌桌前:“威士忌刚才有在吃醋对吧?”

  “……”翻书的声音。

  “哦!这绝对是在吃醋吧!”

  “……”

  “不说话我就默认了哦!”

  『街道』

  “呼!咿呀哈哈哈哈哈哈——”

  路过的粽子没想到双黄莲蓉月饼在这儿埋伏着,结果被吓了一大跳。

  “愚人节快乐粽子~”

  “双黄莲蓉月饼——粽子——”

  大阪烧看到了熟人,一路小跑过来把饼干打开,“这个是我新做的饼干——”

  “哈!你肯定在饼干里加了东西!”

  “咦???”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拆穿了!!

  双黄莲蓉月饼发出开心的哼唱声:“恶作剧饼干什么的,我可是很久以前就玩过了呢~这种一看就有问题的东西我才不会——唔!!!”

  大阪烧在双黄莲蓉月饼长篇大论恶作剧技巧之前就把饼干塞到了她嘴里。

  “唔唔唔唔唔——!大阪烧你!!”恶作剧之王双黄莲蓉月饼!竟然在愚人节这个日子!翻车了!!

  她看着跑远的大阪烧:“看我明年怎么整你——”

  『荷鲁斯之眼』

  法棍面包在大阪烧一脸期待的样子下,没什么戒备地吃了一块饼干。

  萨赫蛋糕拿起了饼干作势要吃的时候,法棍面包连忙咳嗽着阻止:“前辈不要——咳咳咳!饼干里面有、咳、!”

  “芥末?”

  在场所有人都用惊讶的眼神看着萨赫蛋糕掰开了饼干,仔细闻了一下:“大阪烧小姐在做饼干的时候用了不同的馅料吧?这一份是芥末。其他的还有……辣椒粉和牙膏对吧。”

  “是……咦!你怎么知道!”

  “April fool's day,节期为公历4月1日,是从19世纪开始在西方兴起流行的民间节日,并未被任何国家认定为法定节日。在这一天人们以各种方式互相欺骗和捉弄,往往在玩笑的最后才揭穿并宣告捉弄对象为“愚人”——大阪烧小姐,你没有掩饰住你期待看到整蛊现场的雀跃,这样不太合格哦。玩笑的性质极少包含实质恶意,所以芥末饼干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

  萨赫蛋糕的表情变得认真起来,“中午十二点之后就不可以再开玩笑了,不然开玩笑的人就是比被整的人还傻的大傻瓜哦。”

  “咦?!”

  不过看了看还剩下不少的饼干,大阪烧决定——今天一定要把它们都送出去!

  『撒旦咖啡屋』

  这里今天也很热闹——店员们齐聚一堂忙着店里的生意,因为想吃葡式蛋挞的甜点,拿破仑蛋糕也来了,一同前来的还有b—52鸡尾酒和布朗尼。

  红茶第一个中了大阪烧的玩笑,脸都红了起来。牛奶刚从后厨端了饮料给客人,给红茶的座位放了杯冰水之后,她和b-52鸡尾酒一起拿起了饼干。

  “谢谢大阪烧,饼干很好吃哦。”

  “……咦?”大阪烧疑惑了,难道这一份她拿错了,是正常的饼干?可是红茶明明就中招了啊?

  “真的、很好吃吗?”

  “是的。您没有尝过自己做的饼干吗?”

  看着面色如常的牛奶和b-52鸡尾酒,大阪烧疑惑地拿起饼干咬了一口——

  于是下一秒,赶到咖啡屋的关东煮就听到了大阪烧的尖叫:“好辣好辣好辣啊啊啊啊啊啊!!!”

  牛奶平常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也露出一丝微笑,不动声色地把红茶喝过水的杯子也拿起来喝了一口:“愚人节快乐,大阪烧小姐。”

  “呜……”大阪烧似乎是泄了气,但是很快又抖擞精神:“这一次不会出错了!目标——御侍大人!”

  另一边……

  布朗尼看着表情如常但是面色发红的鸡尾酒:“你不喝一点什么吗,52……”

  b-52鸡尾酒:“……水,多谢。”

  『餐厅』

  “那我吃了……”

  御侍拿起饼干,正要在大阪烧期待的眼神中咬下第一口——

  “??!!威士忌你做什么!”

  就看到威士忌就着自己的手把那块饼干吃掉了,然后露出谁都会相信的商业微笑:“饼干很好吃,大阪烧小姐。”

  “真的?”可有了之前在咖啡屋的教训,这次大阪烧根本不信。她把饼干袋子推到两人面前:“那还请御侍大人和威士忌先生你们多吃一点——”

  于是接下来大阪烧就看到,每当御侍拿起一块饼干,威士忌就会把它吃掉,动作配合逐渐行云流水有了规律,一小包饼干很快……见底了。可是威士忌的表情仍然没有变化。

  不对啊,给御侍大人准备的这一份可是特别加料的!为什么威士忌一点反应都没有!

  大阪烧带着疑惑的表情和关东煮一起回去后,御侍终于忍不住笑着看着开始喝水的威士忌:“也不用全都帮我吃掉吧……”

  芥末辣椒牙膏三者的配合过于完美,威士忌一直忍着此刻也终于有点头晕眼花。谁知一抬头,就看到的御侍笑意盈盈的脸。

  然后是骤然缩短的距离,御侍的舌头趁着这个毫无防备的吻伸了进来,仔细搅动翻涌着口腔的每一寸,这种感觉比最辣的芥末更让威士忌战栗不已。

  结束的时候御侍的嘴角牵出潋滟的银丝,笑着说:“大阪烧的饼干还真是可怕呢。”

  “愚人节快乐,维特先生。”